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八大山人的搜尋結果,共04

  • 摹仿高手 以石濤、八大山人為師

     「大千前半生的畫業以『集大成』為目標,視臨摹古畫為創作的基礎」台北故宮書畫處研究員何炎泉如是分析。大千先生摹古,從石濤、大大山人、張風等人入手,後上溯五代、宋、元名家,但也因為他畫藝超凡,他仿古成真而起的趣聞也不少。 \n 張大千仿石濤堪稱惟妙惟肖,坊間流傳一軼事北京畫院創始人之一的畫家、知名收藏家陳半丁,堪稱當時一言九鼎的鑑賞權威,一次得到一冊石濤畫頁,特地設宴邀請藝林名家賞畫,受邀的除了有張大千,還有王雪濤、陳師曾等人,正當眾人賞畫滿是讚嘆時,張大千在席間笑出聲,稱自己早就見過這冊子,從第一頁、第二頁……細數,原來冊子便是他所畫。 \n 藝術鑑定學者葉國新則指出,近現代大家黃賓虹對於清初石濤研究甚深,收藏亦豐,張大千曾向他商借一幅石濤藏品遭拒,心中不服,於是臨摹了一幅石濤的手卷,託放在老師曾熙家裡,黃賓虹與曾氏原是好友,一日拜訪對此手卷大為讚賞,立刻出了高價,張大千便向黃賓虹談條件,希望交換黃賓虹收藏的那幅石濤畫,最終張大千用假畫換來了真跡。 \n 葉國新指出,張大千摹古仿古,反映了他玩世不羈的心態,「別人說他學不到石濤、八大山人的精髓,年輕氣盛的張大千只是要證明自己做得到。」葉國新表示,大千先生以仿畫換得的錢都去買古畫、古文物,且在他的遺囑中註明這些文物全數捐給台北故宮,而非留給自家後人。

  • 採訪八大山人最大收藏家 戴忠仁差點雞同鴨講

    《國寶檔案》主持人戴忠仁日前在採訪畫家泰祥洲畫展時,赫然發現重要的八大山人收藏家王少方也在座,王少方專程來看泰祥洲新作,由於王少方出生和成長都在美國,所以中文卡卡,他一度說:「對不起,我聽不懂『驚訝』是什麼意思?」戴忠仁趕緊吐洋墨水,用英文完成採訪。 \n王少方專程飛來台看泰祥洲畫展,可見他對這位當代畫家的重視,讓戴忠仁直呼:「都是英雄所見呀!」戴忠仁也進一步指出,王氏家族值得讚佩,王少方的父親王方宇早年隻身從大陸赴美在耶魯大學任教,同時王方宇成為研究八大山人的權威,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他的畫「竹石鴛鴦」圖之前在杭州以人民幣1.187億成交。 \n王少方在父親過世後,決定將父親留給他的五十五張八大山人畫作,捐給華盛頓著名的弗瑞爾博物館。王少方除了父親是著名學者外,他的乾媽是20世紀美國第一代中國骨董商的大咖:Alice Boney,乾爹是才過世沒多久,被譽為中國骨董教父的安思遠(R0bert Hatfield Ellworth),父母的至交是張大千。 \n戴忠仁將在節目《國寶檔案》中專訪王少方,聊他特地來台看泰祥洲畫展的原因,《國寶檔案》泰祥洲專輯將在今晚(24日)11點在人間衛視播出。

  • 主播手捧兩億過聖誕 八大山人冊頁首度曝光

    主播手捧兩億過聖誕 八大山人冊頁首度曝光

    人間衛視電視國寶檔案的主持人,也是前新聞主播戴忠仁今年的聖誕夜可謂春宵一刻值千金,因為他捧著兩億過節。 \n \n戴忠仁為了國寶檔案的特別節目,他採訪了全球知名的婚紗生產企業家,同時也是台灣首屈一指的收藏家許宗煒先生,兩人一見如故,收藏家不藏私的獻寶,並拿出一件大畫家八大山人的作品,是歷史上第一件出現八大山人款識的冊頁,在美術史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當年的交易價格是新台幣兩億元。 \n \n這份曾顛沛流離的冊頁只有九頁,因此戴忠仁手上所拿的薄薄一頁就值新台幣至少兩千萬。八大山人是清初著名畫家,他原是明朝皇室之後,滿清入關後,他抑鬱,發狂。但他冷峻狂放的作品風格影響後世深遠。 \n \n戴忠仁的國寶檔案節目將使這份有數百年歷史,並有傳奇色彩的冊頁第一次出現在電視頻道上。捧著價值兩億台幣寶物的戴忠仁說,這是有生以來最貴重的聖誕夜。 \n

  • 藝品賞析

    藝品賞析

     ■海棠花圖 八大山人(1626-1705) 立軸,水墨紙本 \n 此作以潑墨寫意之法繪海棠一株,對虛實、黑白和陰陽交錯的微妙運用隨處可見:枝幹或粗或細的線條,一氣呵成,內含筋骨,極見功力。以墨筆勾勒出濃淡墨色,來區分陰陽向背。海棠則是以柔和的水墨渲染而成,與用筆活潑的枝葉形成強烈對比。 \n 八大山人在起首寫題跋時常常以縱勢草書「涉事」二字打開生面,「涉事」就是「涉及世事」之意,八大山人作為皇室後裔,面對國破山河在,從內心上規避世事,寫字畫畫,是他唯一與世事接觸的地方,故曰「涉事」。此二字用筆可看出他已然突破唐法的限制,簡化起筆與收筆的動作,著眼于行筆中鋒用筆,在中鋒用筆之中求變化,並融入篆隸筆法,以篆書的圓潤線條施於行草,自然起截,了無藏頭護尾之態,以一種超逸的筆法將書法中的種種妙處藏蘊其中而不著痕跡。藏巧於拙,筆澀生樸,處處表現出八大傲岸不馴的筆致情態。 \n ■白雲秋塢圖 錢維城(1720-1772) 立軸,水墨紙本 \n 此幅《白雲秋塢圖》,以高遠縱深的構圖,寫印秋日高爽的山塢氣象。透過畫面上蒙罩的時光浮塵,定睛而觀,圖中天空留白以示遼闊,地面留白而作溪流。近景從左下一片山石起勢,向上推出雜樹簇擁,散佈於各處而顯茂盛;中景繪危聳雄峙的主峰被雲霧掩蔽一半,氣韻沉鬱而敦厚;遠景則以草草逸筆勾寫出依稀可見的山影,不以氣勢取勝,卻能以韻味怡神,更從畫面風格中體現作者從容淡雅的心性品格。格調高古,筆澈澄明,體現出錢維城濃厚的學識修養與其深厚的筆墨技巧的功力。圖上雖無年款,然從筆法風貌分析,應為錢維城繪畫成熟期的佳作。 \n 值得注意的是,畫中有房屋數間,山亭幾座,卻無一人走過,也許是身為宮廷畫家的錢維城,並不想與浮世繁華離得太遠,只是暫時拒絕普通人的生活模式,很多都隱藏在內心,這種現象更像是他澄澈心靈的依歸。細細嚼味,這看似草草卻又別意趣的畫境,可推測:錢維城雖身在廟堂,貴為朝廷大臣,經綸事務,卻懷有山林之志,便將其胸中丘壑,勾染於畫幅之上,供奉朝廷,以求御覽,個中滋味亦未嘗不是乾隆皇帝的心聲。另錢維城常用的一方印「筆沾春雨」意指自己是「筆沾春雨,沐得皇恩」,可看出,此幅為錢維城竭盡全力為乾隆帝所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