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八路軍的搜尋結果,共14

  • 兩岸史話-平型關一役 成為抗日英雄

    兩岸史話-平型關一役 成為抗日英雄

     紅軍大學於一九三七年元月改名為「抗日軍事政治大學」(簡稱「抗大」),將學生招收範圍擴大到黨、政方面,更擴張了毛澤東的勢力,鞏固他個人的地位。「抗大」仍續由林彪擔任校長兼政委,毛則繼續講述其思想理論,「論持久戰」即在此一時期所講。 \n 1936年七月,美國記者愛德格‧斯諾訪問保安,特別採訪了林彪。斯諾在所著《西行漫記》一書中,有一節記述採訪情形:「這個(紅軍)大學的校長(林彪)是二十八歲(事實是二十九歲)的軍隊指揮官,據說他從來沒有打過敗仗。……林彪是三、五個從未受過傷的紅軍指揮官之一。這是他和毛澤東所共有的聲名。他在前線作戰了百餘次,在戰場指揮了十餘年,經受了他部下所熟知的種種艱苦,而南京方面對於他的首級又有拾萬元懸賞,他還是十分健康地活著,神秘的受不到傷。一九三二年,林彪任紅軍第一軍團總指揮,這一軍團當時有兩萬支步槍,成了紅軍最可怕的一部份。多半由於林彪那非凡的軍事才能,這一軍團把一切奉派來剿共的政府軍擊破,打敗,或者解除武裝,而本身從未敗潰。……不到三十歲的年紀,他就已博得了紅區以外的贊許。……他被稱做『突擊』戰術的創始者……紅軍第一軍團的許多勝利據說都可歸因為其『突擊』戰術的巧妙運用。」這是中共利用斯諾進行國際宣傳的手法,事實上林彪在六○年代,曾親口說他在閩西漳州一帶負過傷。 \n 毛澤東任軍委主席 \n 「西安事變」前夕,十二月七日,中共中央擴大了軍委組織,由毛澤東任主席,周恩來、張國燾任副主席(抗戰開始後由朱德任副主席),朱德,彭德懷、林彪等二十人為委員。此時,毛澤東正式成為名符其實的中共中央軍事最高領導人。 \n 西安事變後,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抗日戰爭爆發,九月國共達成第二次合作協議。中共紅軍改編為國軍第八路軍,毛澤東讓林彪回到部隊任八路軍一一五師師長,進駐晉察冀邊區。 \n 九月二十二日,日軍第五師團第二十一旅之一部向平型關進犯。閻錫山要求八路軍配合作戰。毛澤東指示林彪:「我軍應堅持既定方針,用游擊戰配合友軍作戰。……基本不應動搖此方針。」林彪回電:「應堅持集中一個旅,暫時不分散。」等於拒絕了毛澤東的指導。毛澤東只得答應:「這種一個旅的暫時集中,當然是可以的,但如許久還無機可乘時,仍以適時把中心轉向群眾工作為宜。……林(彪)率陳旅即使能打一、二勝仗,不久仍須轉向五台來的。」 \n 林彪親自偵查選擇平型關東北地區預判日軍必須經過之道路兩側高地,決定採取一翼伏擊的戰術襲擊日軍。二十五日晨七時許,日軍進入伏擊地域,因雨後道路泥濘,車輛人馬擁擠,行動緩慢,林彪命令全線開火射擊,重創日軍,共殲滅日軍一千餘人,繳獲步、機槍千餘挺,和大批軍用物資,為中國抗日戰爭開始後,首傳捷報。中共乘勢宣傳,林彪因而聲名大噪,亦提高了毛澤東和共軍國際名聲。林彪雖立此大功,但毛澤東心有不滿指責林彪:「目前紅軍不宜過早暴露,尤不宜過早派遣戰術支隊,……暴露紅軍目標,引起敵人注意,那是不利的。」爾後即禁止再有類似平型關戰役對日軍積極作戰的事件發生。 \n 在平型關戰役後,朱德、彭懷德未體認毛澤東意圖,仍發出「軍分會對目前華北戰爭形勢與我軍任務的指示」,主張八路軍應積極配合國軍,殲滅深入山西之日軍。毛澤東對此多次提出批評,堅持八路軍應成為山西游擊戰爭之主體,在「統一戰線」之原則下,放手發動群眾,擴大自己,徵集給養,收編散兵,而不是配合國軍作戰,亦不靠國民黨發餉,而是自己籌備供給。事實上,在抗戰期間,毛澤東在日本占領區積極發展游擊戰,目的在建立根據地,壯大自己,而非真正抗日,所以不贊成林彪的積極抗日態度,而從林彪堅持打平型關一役,亦顯示其是一位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者。 \n 愛國主義抗日英雄 \n 平型關一役後,林彪成為全國知名抗日英雄,各方賀電紛至,蔣介石亦有賀電,表示「深堪嘉慰」。此所以,林彪一九四一年底自蘇返國途中,蔣介石會電令戴笠和沿途國軍「以禮相待」,「護送到延安」。但是林彪卻為此役付出慘痛代價,日軍為報復林彪,於一九四一年燒毀了林彪湖北黃岡祖厝,乃父林明卿被迫舉家南逃,林彪母親在一九四三年九月十九日逃至廣西柳州病故。其他在逃難路上病故的還有林彪四弟媳、四弟的女兒等人,林明卿三年後輾轉到延安。中共建政後,林彪派人去柳州找母親墓地,已找不到。(待續)

  • 兩岸史話-尋找祖國三千里

    兩岸史話-尋找祖國三千里

     打倒日本帝國主義,使中國富強起來,是台灣人擺脫「二等國民」的唯一途徑。 \n 他清楚知道,如果繼續留在學校,早晚也要被徵調去當日本兵,於是決心投奔新四軍。他獨自坐船,離開上海,到舟山群島,再轉溫州、永嘉,卻始終找不到門路。1945年春天,他在福州參加了國府所屬海軍,並且一度準備配合盟軍登陸計畫,乘坐帆船回台灣,投入實際的戰鬥。 \n 尋求抗日救國之路 \n 1943年,九州大學畢業的范子唐,與就讀日本大學夜間部的嚴盛滿、東京醫學院的劉燕鑒和日本大學附屬第二商業學校的劉燕瑟等在東京苦學的客家進步青年,為了尋求抗日救國之路,聚在一起研討孫中山先生的「救國論」。 \n 1944年,劉燕瑟考入東京的中央大學後,與已經畢業的嚴盛滿討論具體的抗日方案,決定與日本大學畢業後在「滿洲首府新京」(今長春市)工作的同鄉蘇鴻洞聯繫。8月,蘇鴻洞安排劉燕瑟前往同一公司任會計。冬季,劉燕瑟又安排嚴盛滿、劉燕鑒和其他幾名台胞到新京就職,並展開抗日活動。 \n 1945年1月,劉燕瑟結識了在新京圖書館工作的任家鼎等東北進步青年,並把這些台灣和東北的進步青年聯合起來,組織「中華進步學會」,共同抗日。同年7月,劉燕瑟和蘇鴻洞帶領2名台灣青年,離開新京,尋找東北抗日民主聯軍。任家鼎等人也組織「中華進步學會」的一部分東北青年,從另一條路去尋找東北抗日民主聯軍。嚴盛滿等人則留在新京,等待消息。 \n 1945年2月,高雄州立高等女子學校畢業後,前往東京日本女子牙科醫學院就讀的楊美華(1924-?),放棄還差半年就畢業的學位,以應聘日本公司技術人員名義回國。在學校,她結識了許多思想進步的台灣同學,祕密閱讀了孫中山的《三民主義》,郭沫若的《北伐旅次》,倍倍爾的《婦女論》以及小說《女兵》等禁書,並經常一起討論「台灣向何處去」以及人生的價值問題。 \n 後來,她閱讀了東京帝大教授矢內原忠雄的《帝國主義下的台灣》,對日本帝國主義掠奪台灣的歷史和現實有了更加透徹的瞭解。她還聽過矢內原忠雄明確表示反對日本侵略「滿洲」的演講。在右翼分子搗亂下,矢內原不顧個人安危,勇敢說真話的表現,讓她自我反省:自己是一個中國人,難道就不能為中華民族的獨立和自由做一番奮鬥嗎? \n 她逐漸明確認識:打倒日本帝國主義,使中國富強起來,是台灣人擺脫「二等國民」的唯一途徑。同時,自認為是中國人,卻連中國話都不會說,祖國是什麼樣子也都沒見過的她心想,只要能踏上祖國的土地,為祖國母親盡微薄之力,就是死了也心甘情願。 \n 她於是從九州門司港搭船到朝鮮釜山港,然後改乘火車,經山海關,終於平安到達淪陷區山東張店,在當地的華北輕金屬公司南定鋁廠醫務室工作。不久,她便和鋁廠周圍的八路軍游擊隊取得聯繫。到了6月的某一天,八路軍一位地下工作人員祕密進入鋁廠,和她見了面,表示歡迎她參加抗日工作,並將在時機成熟時安排她到解放區。 \n 除了上述幾位台灣青年學生之外,早在盧溝橋事變之前便回到祖國大陸,然後在延安、八路軍或新四軍參加抗戰的,至少還包括以下幾位在台灣出生的青年學生: \n 楊誠:1916年生於台南市小商人家庭。1917年隨父母到印尼謀生,14歲時回祖國大陸進中學,就讀北大法商學院俄語本科時積極參加學生運動,擔任北平總聯絡員,1937年10月奔赴延安。 \n 沈扶:1913年生於北市淡水河畔一條小街。為了不受日人的奴化教育,1930年6月舉家離台,歸返祖國。1937年日軍占領上海3天後,搭乘英輪到香港,決定設法到延安,參加抗戰。1938年7月,他通過哥哥的朋友介紹,前往廣州八路軍辦事處辦理手續,經西安八路軍辦事處,抵達延安,進入魯迅藝術學院第2期美術系學習。1939年,他調到第18集團軍總政治部對日工作部門,管教日本戰俘,並研究和翻譯對日資料。 \n 董克:生於台南市商人家庭。1930年夏,先到廈門雙十中學,再到集美學校學習。其後因白色恐怖而投靠馬尼拉的親戚。盧溝橋事變爆發後,他在僑領王雨亭先生指導下,展開抗日救亡運動。 \n 響應中共中央號召 \n 1938年5月的一個深夜,與另外6位華僑青年,由王雨亭安排,經香港轉抵西安,再由八路軍辦事處派1位嚮導,領著他們一站又一站向延安進發。那年冬天,他在陝北公學和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學習和鍛煉後,響應中共中央號召,參加在敵後建立「抗大」第1分校的隊伍。畢業後,在冀魯豫地區先後從事宣傳鼓動與農村「土改」工作。 \n 翁阿冬:台北人,台共領導幹部翁澤生之妹,得知翁澤生犧牲的消息後立誓「把血淚變成銳利的刺刀,刺在每個敵人的身上」。1938年,經廖承志介紹,隻身經新加坡、香港,投奔抗日聖地延安,參加抗日隊伍。為避免連累台灣親友,接受陳雲建議,改名馮志堅。 (系列完) \n (作者為中華兩岸和平發展聯合會主席)

  • 央視春晚疑造假 文藝兵瞎捧成老紅軍

    央視春晚疑造假 文藝兵瞎捧成老紅軍

    除夕剛過,由中國中央電視台舉辦的「春節聯歡晚會」一直是重頭戲,但是春晚中的橋段,又再被網友質疑是造假。根據《東網》報導,在春晚中被主持人介紹為「老紅軍」的86歲朱光鬥,被網友質疑根本是造假,指出以年齡推算朱光鬥根本不可能是「紅軍」的一員。事件曝光後,引來大量網友在春晚微博留言,痛批央視是在自甘墮落。 \n \n春晚節目中,主持人介紹朱光鬥為「老紅軍」,而朱更現場表演了一段快板書,不過他的身份卻引發網友質疑,根本是造假,事後春晚的微博更被網友留言洗版,有網友表示,「中共紅軍」北方部分於1937年8月已經改名為「八路軍」,南方部分同年10月改為「新四軍」,指出:「86歲是1931年出生,1937年時才6歲,怎麽可能是紅軍,沒這麼小的紅小鬼吧!」 \n \n更有網友留言爆料,指出「朱光鬥非但不是紅軍,連八路軍也沒當過。他實際上是在1946年抗日戰爭勝利後參軍的,那時候已經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了,他於1954年入黨」、「春晚小編估計是90後,竟鬧些大笑話。老朱我認識,還拍攝過。46年左右入的共軍,連老八路都算不上。典型共軍裡的文藝積極分子,靠早年幾個部隊宣傳的段子從業餘一直混上去。」對於央視疑似造假,網友紛紛怒斥「造假造到這個份上」、「可見中央電視台已經墮落到甚麽程度」、「乾脆直接說從娘胎開始抗日就OK了」。

  • 蔣介石遇上八路軍  金門食在有趣

    蔣介石遇上八路軍 金門食在有趣

    「蔣介石遇上八路軍」,這是什麼情況?金門乳山遊客中心賣店最近推出「8路軍肉飯」,配上「蔣介石特調」,吸引兩岸遊客目光,直說太有創意,紛紛拿起相機「拍照存證」。 \n 喜愛美食的金門陶藝家王明宗,平日除了創作,最大的興趣就是開餐廳,經營美食。在金門國家公園內他已擁有3家店,其中在乳山遊客中心的賣店最近才開張。與前兩家賣店不同的是,這裡除了他的文創商品、咖啡與茶外,他也嘗試賣起飯類,並取名為「8路軍肉飯」。 \n 說穿了,「8路軍肉飯」就是魯肉飯。換個名稱,吃的感覺就不一樣了。金門本地民眾楊太太說,雖說8路軍肉飯就是魯肉飯,但一般魯肉飯都很鹹,8路軍肉飯鹹淡適中,還帶有香味,相當推荐。 \n 除了「8路軍肉飯」新品,王明宗其他賣店販售多時的「蔣介石特調」和「毛澤東奶茶」,也是乳山賣店的主打。乳山賣店更將這兩款飲品和肉飯、厚片土司結合,推出A、B餐,為蔣介石和8路軍創造了相遇機會;勢不兩立的兩人,如今在這過去雙方角力的戰場上把手言歡。 \n 由於乳山是不少陸客來金門觀光的必遊勝地,每天都有不少陸客路過賣店,店門口放置的餐點看板,成了另類「景點」,只見兩岸旅客競相拿起手機拍照。 \n 一名手持錄影機的陸客直說,有意思,他說,可惜已吃過飯了,要不一定來嚐嚐。王明宗告訴這名遊客,8路軍以前打游擊,什麼肉都吃,因此推出「8路軍肉飯」。不過,這名陸客建議改為「8路軍食品」,增加粥、南瓜飯等內容。王明宗笑說,這證明創意已讓人看見了。 \n 至於「蔣介石特調」賣的又是什碗糕?其實它是石花凍奶茶,是毛澤東奶茶的「對口單位」。王明宗說,「毛澤東奶茶」已推出十多年,構想來自是毛澤東愛喝茅台酒,既然是在金門,就以高梁代替,加上鮮奶,就成了「毛澤東奶茶」。有了毛澤東飲品,蔣介石不能落後,他以健康的石花凍做成飲品,既降火氣又解渴,再冠上「 蔣介石特調」名字,果真吸引不少顧客。 \n 楊太太說,「毛澤東奶茶」酒味濃冽,很不錯喝。來自台灣的王小姐則是說,比起一般奶茶,「蔣介石特調」不算太甜,而石花凍口感介於蒟蒻和椰果之間,很有嚼勁,配上「8路軍肉飯」真是一絕,有「國共合作」的「笑」果,使吃飯這檔事變得很有趣。 \n 另外,一條根藥膳蛋也是乳山賣店的主力,遊客在賣店好幾公尺外,就可聞到陣陣撲鼻蛋香。年輕的邱媽媽吃了一個直說很入味,蛋黃也不會黏膩;她回頭買了4顆帶回家,幼兒園的兒子一口氣吃了3顆。店員不願透露藥膳內容,只笑說,保證吃了養顏美容。 \n 點子多多的王明宗還打算再推出高粱香腸,要讓金門國家公園賣店「食在真有趣」。1050416 \n

  • 抗戰時他一句話把人氣哭 還激怒了上萬八路軍

    抗戰時他一句話把人氣哭 還激怒了上萬八路軍

    抗戰初期,有鑑於日軍囂張氣焰,經常一個大隊就敢在八路軍腹地橫行,彭德懷一直憋著勁想要在戰鬥中消滅日本一個大隊,滅滅日軍的威風。據八路軍總部特務團團長歐致富回憶,當時彭德懷心裡憋著一股勁,認為只有與日軍正面交鋒才能打出八路軍的聲威來:「八路軍是堅持敵後抗戰的主力軍正規軍,不但要會打游擊戰,必要時也得猛攻堅守頑強拼殺,敢於啃硬骨頭。」 \n當然,彭德懷對當時八路軍與日軍的差距還是有清醒的認識的,但他依然認為在有利地形條件下,八路軍還是有條件消滅數百日軍的,「即使對機械化程度和火力超強的日本第五(板垣)師團,如果在山地,還是有打勝仗的條件的。」 \n百團大戰中,彭德懷發現「在敵軍『掃蕩』時,日軍一般是一個加強營附以偽軍為一路」。因此他「總想尋機殲敵一路,使敵下次『掃蕩』不敢以營(按敵大隊相當於營)為一路,以使其『掃蕩』的時間間隔擴大,有利於我軍民機動。」 \n彭的這種想法在其簽發的作戰命令中表露無遺。1940年8月23日,八路軍總部下發電報《各線出擊部隊積極阻滯敵增援正太》說:「盡量爭取戰役時間之延長與戰果之擴大,對於敵寇以數百人或一個大隊來援之兵力,應有堅定決心,集結很優勢兵力消滅之。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使敵不敢輕易出援,即使敵敢於來援,亦必須集結更大的力量。這便能延長時間與增加敵進攻之空隙,均有利於我之破壞作業。」 \n恰在彭德懷迫切想「殲敵一個大隊」的時候,日軍獨混第4旅團的岡崎支隊(支隊長岡崎謙長)500多人孤軍闖入八路軍根據地腹地,並襲擊了黃崖洞兵工廠。黃崖洞兵工廠被襲,讓彭德怀大發雷霆,他本就有心殲敵一兩個大隊,岡崎支隊的出現正好給了他一試身手的絕好機會,因此他立即命令129師386旅趕往黃崖洞打退日軍。岡崎大隊迅速向南逃竄,於10月28日撤到武鄉縣蟠龍鎮關家垴附近,被129師386旅、385旅、新10旅、決死一縱和八路軍總部特務團等8個團一萬多人包圍。 \n這場戰鬥澈底使彭德懷明白八路軍與日軍的差距有多大,同樣也使得日軍後來有相當長的時間不敢再用一個大隊的兵力在八路軍腹地橫行。公正來說,戰略上是得利的。但在這場戰鬥裡,彭德懷的硬脾氣,不僅氣哭了劉伯承元帥,也引起了129師全師上下極大的不滿。由於扼守關家垴的600餘日軍火力極其猛烈,壓制了一二九師部隊的多次進攻。彭德懷憤怒不已,下令再次強攻。劉伯承急了,在電話裡說:「彭總,不能這樣打,這種攻堅太不值了,到了晚上再收拾他們。」 \n彭德懷在電話的另一端則喊道:「不能等,一定要現在拿下來!」劉伯承火氣上來了:「你這是賭氣,蠻幹!」彭德懷聽了也咆哮起來:「拿不下關家垴,我撤你一二九師的番號!」說罷扔下了話筒。劉伯承這時也非常氣憤,淚水都流出來了:「這個彭德懷,真拿他沒有辦法。」 \n雖然事後彭德懷向劉伯承當面道歉,而且劉伯承也表示了接受,但是一二九師的官兵對彭德懷意見很大。而且事後劉伯承元帥專門寫了有關關家垴以及百團大戰的純軍事技術報告,但是沒想到這封報告給彭德懷元帥惹了大麻煩,而兩位元帥也因此隔閡越來越深,建國後來了一次總爆發。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日籍抗日老兵代表團 赴北京參加閱兵

    據日本新聞網1日消息,由參加過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日本人八路軍和新四軍、解放軍等組成的日本老戰士代表團,當天下午離開東京飛往北京,參加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活動。 \n \n中新社報導,這個代表團有40餘人組成,都已經80多歲以上。代表團由97歲的八路軍老戰士小林寬澄擔任團長,日本八路軍、新四軍老戰士會(椰子會)事務局長小林陽吉擔任秘書長,全體老戰士在登機前合影留念。 \n \n報導稱,小林寬澄將在2日上午接受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親自授勛,並將在3日上午登上天安門城樓,與中國黨和國家領導人一起檢閱軍隊。 \n \n小林寬澄在登機前表示,能在有生之年參加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活動是十分光榮的事情。自己的一生能為中日友好作一些貢獻是十分值得的。「我永遠是一名八路軍戰士。」

  • 日資料顯示:八路軍為瓦解日戰俘鬥志進行思想教育

    共同社報導,調查中日戰爭時被中方俘虜後、又歸隊的約40名日軍士兵的日本《中國派遣軍》記錄文件發現,獲釋或逃脫後重返部隊的士兵們供述,成為俘虜是「最大的恥辱」。報導稱,據此文件可知,當時八路軍相對優待日軍俘虜,並展開瓦解鬥志的思想教育。 \n \n據悉,對一度成為俘虜的士兵進行調查的日軍文件十分罕見,或將成為瞭解被派往中國的日軍情況的珍貴資料。 \n \n此次被發現的文件是1941年2月《有關歸隊俘虜的參考資料》等一百幾十頁資料,上面有「軍事絕密」的紅印。這些文件曾保存在當時任職於「北支那方面軍」(司令部設在北京)法務部的勝尾一男(1945年陣亡)日本石川縣金澤市的家中,後由居住在東京都、現年76歲的次子勝尾哲二保管。 \n \n報導指出,接受日軍調查的多數士兵都供稱,被俘期間每天有數頓餐食及香菸發放,還有部分士兵稱接受到治療以及獲得回日所需路費。另外,資料中顯示,有士兵反映八路軍讓他們閱讀河上肇等馬克思主義者的日語著作,並教育他們戰爭是由日本的軍閥和財閥發動的。 \n \n該報導稱,八路軍被認為在當時為對日軍進行宣傳採取了不殺俘虜、厚待俘虜的方針,還釋放了部分俘虜;由此次資料的發現,再次證實了該方針曾在戰地實踐。

  • 鄭州展出2千件抗戰文物

    文匯網報導,由河南省委黨史研究室等單位主辦的「南荒村——河南百姓的抗戰故事展」,近日在在鄭州圖書館開始預展。 \n \n據悉,該展覽共展出了河南林縣南荒村抗戰文物資料和實物2000餘件。這些文獻資料,完整記錄了太行山深處一個小山村八年抗戰期間的運轉情況,保留了共產黨、八路軍組織農民全面參與抗戰的原生態歷史氣息。展品具有極高的觀賞性和研究價值。 \n \n南荒村今屬河南省林州市任村鎮,林州比較偏遠的一個山村,是抗日戰爭時期八路軍物資存放和中轉地,林北縣抗日民主政府糧食局所在地、林北縣幹部培訓基地。南荒村全村所有人家都住過八路軍,全村的青壯年都為八路軍運送過物資。鄧小平、彭德懷等曾在這個村短暫停留。八路軍曾在這個村帶領軍民修建「抗日渠」,將南荒村變成了南豐村。 \n \n此次展覽選用的文物大部分為「南荒村」1938年到1945年的歷史文獻和日常生活資料。這些資料反映了河南百姓在八年抗戰中為抗擊日本侵略者做出的貢獻。

  • 我抗戰紀念章 八路軍可申請

    我抗戰紀念章 八路軍可申請

     國防部9日表示,適逢抗戰勝利70周年,國防部將頒發「中華民國抗戰勝利紀念章」給參與抗戰的國軍,除台、澎、金、馬外,也接受居住在海外、香港、澳門與大陸地區,曾實際參與8年抗戰的官兵申請,包含當年編制在國民革命軍的八路軍、新四軍之下,後轉為解放軍編制的老兵。 \n 國防部人事參謀次長徐衍璞中將指出,老兵對於八年抗戰的貢獻必須予以正視,只要屬於國民革命軍編制、曾參予抗戰就可申請,之後歸屬的國籍,不是我們考量的因素。居住在大陸地區的參戰官兵可以透過海基會向國防部申請,只要有抗戰時的服役佐證資料,國防部都將從寬認定。 \n 徐衍璞表示,即日起只要是民國34年9月3日前入伍參與抗戰的國軍官、士、兵都可以申請紀念章,沒有數量限制,首批將製作6000份,主要針對健在的參戰官兵,須自我國防部官網下載申請表,由本人準備身分證件影本,並填寫曾參與戰役、軍種階級職務等資料寄至國防部及海基會即可。至於已經過世者,能否由遺屬出示佐證資料申請,徐衍璞說,這還要研究。 \n 舉行公開頒發儀式 \n 國防部表示,為了表示對參與抗戰國軍的尊崇,國防部將配合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的相關活動,辦理公開頒發紀念章的儀式;也會請退輔會所屬的各地區榮服處、外交部所屬的各駐外館處參照辦理,以示崇榮。 \n 刻盧溝橋蔣公圖案 \n 國防部官員指出,公開頒發紀念章給老兵的儀式還在規畫,不一定是在7月進行抗戰紀念戰力演示時頒發,畢竟7月是夏天,老兵們的年紀已經很大,要考慮其身體狀況,會選擇身體狀況良好者來參與儀式。 \n 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章是復刻民國35年抗戰勝利後所頒發的紀念章樣式,在色澤上有所微調,其下刻有盧溝橋圖案,以紀念七七事變,中間是蔣介石擔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時期的肖像,代表其領導抗戰勝利。 \n 小 靈 通 \n 八路軍、新四軍 \n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抗日戰爭全面爆發,而後中國共產黨發出《共赴國難宣言》,稱會取消紅軍番號並改編為國民革命軍,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統轄。中國工農紅軍(共軍)於陜北的主力部隊,在同年8月根據第二次國共合作有關協議,由國民政府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八路軍);同年10月,江西、福建、廣東、湖南、湖北、河南、浙江、安徽等八省的紅軍和游擊隊則整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新四軍)。(張國威)

  • 左權八路軍出身 列殉國將領

     國防部紀念對日抗戰勝利70週年的勇士國魂月曆列出殉國將領左權,他曾是中國共產黨解放軍將領,生前是八路軍副參謀長,八路軍是對日抗戰期間軍事力量之一。 \n 今年是對日抗戰勝利70週年,國防部編印勇士國魂月曆,列出對日抗戰殉國將領,月曆內頁引述何應欽上將「日軍侵華8年抗戰史」資訊,列出抗戰殉國將領,其中一位「左權」是中國共產黨解放軍將領,生前是八路軍副參謀長,引發討論。 \n 國防部強調左權雖加入共產黨,但是在對日抗戰期間為中華民國國軍犧牲,這是歷史真相,因此列入殉國將領毋庸置疑。 \n 根據維基百科,左權出生在湖南醴陵,是中國共產黨軍事將領之一。1942年5月,侵華日軍發動五一大掃蕩,左權於戰鬥中陣亡,時任八路軍副參謀長。 \n 維基百科指出,左權1940年與彭德懷、朱德等八路軍領導人一同指揮針對日本軍隊的百團大戰,突破日軍「囚籠政策」,取得戰果。 \n 1942年5月,日本軍隊出動大兵團突襲八路軍前敵指揮部,左權負責斷後,同年5月25日在山西遼縣(現左權縣)的十字嶺突圍戰鬥中被炮彈擊中而陣亡,另有說法為遭到日本便衣特工隊的襲擊陣亡。 \n 左權參加的八路軍是對日抗戰期間軍事力量之一,維基百科指出,八路軍全稱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前身之一。 \n 1937年8月22日,根據第二次國共合作的有關協議,中國共產黨的武裝力量中國工農紅軍處於陝北的主力部隊由國民政府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9月12日,八路軍的番號已改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南京政府提供軍費軍需支援比照正規國軍。1040106 \n

  • 春節趕拍片 陸抗日炮聲隆隆

     當整個大陸都沉浸在春節假期之際,浙江的橫店影城則抗日炮聲隆隆,在年節趕拍的十九部連續劇中,高達十部都是抗日片。大陸影劇界人士則指出,百拍不厭的抗日片已從史實戰爭片上升到科幻片,去年播出的抗日片,有丟手榴彈炸翻遠空戰機、一手把日本兵撕成兩半,及一把飛刀抵十幾把長槍等「科幻」情節。網友說,中國抗戰總部不是陪都重慶,不是延安,而是橫店。 \n 最近又搭上中日釣魚台爭端便車,在橫店蛇年跨年的十九個劇組中至少有十個劇組在「打鬼子」。於是,有劇組人員在微博上調侃:「我宣布,年初一敵我雙方休戰一天,年初二繼續開戰!」 \n 根據統計,去年全大陸黃金檔播出電視劇兩百多部,其中抗戰劇及諜戰劇超過七十部,遙遙領先其他類型劇。橫店影視城去年共接待劇組一五○個,其中四十八個劇組涉及抗戰題材,約占三成。 \n 近來因兩岸情勢和緩,加上大陸承認國軍在正面戰場抗日,國軍的角色逐漸出現在大陸抗日劇中,但仍以點綴為主,大多展現八路軍(共軍)獨當一面背離史實的劇情。 \n 有多位編寫過抗戰劇本的大陸編劇坦言,觀眾口味重了,抗日片也要加入偶像劇,找幾個花美男演八路軍或是國軍將領包小三等情節,「士兵打仗都用少林功夫或者飛鏢了,還有日本女間諜全程在跟中國軍官談戀愛也來一點,這樣才有國仇與個人情欲糾葛,又多好幾集」,有時加幾種當代武器也無所謂,觀眾看多就不驚訝了。 \n 曾做過收視調查的大陸一位業內人士直言,抗戰劇被不斷消費,與觀眾老齡化有關,就湖南而言,就很受老人的青睞。一名上海網友就說,「與朋友爭論如何更快取得抗戰勝利,餘音未落,旁邊哥們彈了彈菸灰,緩緩吐了個煙圈,悠悠說道:遷都橫店!」

  • 兩岸史話-紅軍大轉移與團結抗日

    兩岸史話-紅軍大轉移與團結抗日

     葉挺仍然堅持向蘇南進發,結果他們在1941年1月被國軍包圍,葉挺被俘,這是抗戰中最為嚴重的一次國共衝突。 \n 中國方面在經過一年多的戰爭,正面戰場退至西北、華中、西南一線。敵後戰場尚未形成規模,在這個情況下中央政府出現了嚴重困難。 \n 抗戰初期,廣州是中國進口戰爭物資的主要港口,每個月從這裡進口的汽油、卡車、軍火、藥品達6萬噸左右。日軍在1938年10月占領廣州就切斷了中國的主要外援通道。經越南、緬甸和西北運入中國的物資只不過是過去從廣州運入量的百分之十而已。 \n 汪偽政府登場 \n 1938年底,汪精衛判斷中國的抗戰已經無法繼續下去,他在12月18日經昆明逃往越南河內,計劃在那裡策動雲南、四川、貴州、廣西的地方勢力脫離中央,從根本上破壞抗戰大後方。他在那裡活動了半年毫無成果,而且還受到了重慶派遣的特工追殺,只好在1940年去南京,組織在日本占領區的傀儡政府。國共雙方的裂痕也開始出現。 \n 山西本來是雙方合作最好的地區,早在抗戰前閻錫山就開始與薄一波等共產黨人合作組建新軍,抗戰初期國共雙方的軍隊在山西配合出色,但是衝突也最早在這裡出現。 \n 日軍占領太原及鐵路沿線之後,八路軍首先在山西建立根據地,這就不免與閻錫山爭奪地盤,再加上薄一波帶走了大部分新軍(40個團中34個團)。雙方合作破裂。為此毛澤東致閻錫山親筆信,承諾八路軍讓出晉西南,此後雙方相安無事。八路軍在晉東北,晉西北和晉東南分別建立了晉察冀、晉綏、晉冀魯豫三個邊區,然後大舉向冀中、冀南、山東等地發展。 \n 此時共產黨人在農村建立根據地的能力得到了充分發揮,國民黨人在這方面無法與之較量,在華北敵後區域,國民政府的基層失去了大城市的支持,大部分瓦解了,留在那裡的國軍部隊與大後方失去聯繫,有些投向了日軍,有些投向了八路軍,也有一些仍然在國民黨領導下堅持抗戰。 \n 共產黨人運用游擊戰和運動戰的本領也得到了充分發揮。1939年11月,日軍獨立混成旅在太行山區尋找八路軍主力決戰,其旅部在黃土嶺被楊成武部包圍,日軍雖然突圍而去,但是其旅團長阿部規秀被擊斃。 \n 1938年1月6日,原紅軍在南方的各游擊隊整編為新四軍,由葉挺出任軍長(葉挺在1927年底廣州暴動失敗之後脫離了中共和政治軍事活動,多年寓居澳門,在抗戰中再次出山共赴國難)。他們在大江南北建立抗日根據地,這就在一些戰略要地與國軍發生衝突。蘇北國軍韓德勤部在衝突中損失慘重,蔣介石在1940年10月19日命令八路軍及新四軍各部在一個月內轉移到黃河以北。 \n 國共最嚴重衝突 \n 新四軍軍部原設皖南,本來已準備經蘇南轉移至蘇北,蔣介石擔心他們集中到蘇北之後會更加重對韓德勤部壓力,於是要求葉挺由皖南直接渡江北上。葉挺仍然堅持向蘇南進發,結果他們在1941年1月被國軍包圍,葉挺被俘,這是抗戰中最為嚴重的一次國共衝突。不過新四軍大部仍然向蘇北集中並且在那裡建立了鞏固的根據地。 \n 這些衝突結束了抗戰初期國共之間的緊密配合,但是合作抗日的大局面尚沒有破裂。 \n 1940年8月至12月,彭德懷以約一百個團的兵力大舉襲擊日軍占領下的正太路和同蒲路北段,拔除了日軍據點多處,使這兩段鐵路癱瘓,蔣介石向八路軍總部致嘉獎電。是役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左權殉國。 \n 蘇聯駐華的軍事顧問對這階段的抗戰評論說,中國的總兵力約200萬人,166個步兵師,中央軍只有30萬人。軍隊編制極為混亂,裝備和訓練嚴重不足,從人員和輕武器裝備上比較,大約4個師才相當於日軍的一個師團。日本侵華兵力共33個師團,後來有一半用於駐守占領區大城市和交通線,機動兵力有限。所以在戰爭第一年裡,日軍戰線沿正面推進了1000多公里,第二年推進200多公里並占領武漢,到了第三年占領南昌和宜昌,只推進了不足100公里。 \n 抗戰的開始二年,中國損失兵力144萬。但是日本軍方原來的設想「出兵二、三十萬人,足以征服中國,在兩三個月解決問題」也完全落空。 \n (待續)

  • 社會研究所-小兵張嘎vs.英烈千秋

     近日,大陸與日本因釣魚台爭議關係緊張。在兩岸的影視作品當中,都曾經出現抗日題材作品。在大陸,「小兵張嘎」堪稱代表。1963年的電影《小兵張嘎》述抗戰時期,名為張嘎的小孩不畏危險,救了一位抗日被捕的八路軍,並成為八路軍的小偵察兵。這是一個典型針對兒童的愛國主義教育故事。這個故事不斷繁衍,2000年之後也被翻拍為電視劇與動畫。在這些不同版本的張嘎故事當中,日軍的形象是反應遲鈍外加愚笨。 \n 在台灣,1970年代中影也曾出現一系列的抗日電影,例如《英烈千秋》、《梅花》、《八百壯士》、《筧橋英烈傳》等。 \n 上述抗日題材作品都是意識型態下的產物。如今,電影作為政治宣傳已在台灣消失,而大陸部分電影如《南京﹗南京﹗》、《東風雨》也出現了轉變。

  • 密碼諜戰

     似乎是不可思議的,有人要暗殺陳家鵠,槍都掏出來了,正在瞄準、準 備射擊之時,有人大喊一聲「陳家鵠」,把他救了。緊接著雙方發生槍戰,兩個對一雙,真槍真打,一點不含糊。事發 地點在陳家鵠他們住的客棧小院裡,時間在晚上八點多一點兒。陳家鵠和惠子剛從外面回來,稀裡糊塗地就目擊了一場槍戰。最後,殺手見勢不妙,倉皇而逃。 \n (文接B6版) \n 「對,中國現在到處都是鬼子,所以現在所有的中國人都在抗擊日寇,包括你,回國也是來參加中華民族偉大的抗日戰爭的是吧?」老錢自問自答,「不過,國外回來抗日的志士仁人多著呢,何止你一人,為什麼鬼子非要追殺你?你想過沒有?」 \n 「我不知道。」 \n 「我知道,因為你曾經是炎武次二的弟子。」 \n 「這能說明什麼?」 \n 「日本現代軍事密碼學有半壁江山是你的導師創建的,鬼子擔心你回國來從事破譯工作,由你破譯導師的密碼也許是最合適的人選。」 \n 「荒唐!」陳家鵠又激動起來,「我對密碼一竅不通。」 \n 「這不是事實。」 \n 「這就是事實!難道你比我還瞭解我自己,你到底是什麼人?」 \n 老錢覺得該滿足他的好奇心了,否則可能要不歡而散,「知道八路軍嗎?中國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 \n 「聽說過,是共產黨的部隊。」 \n 「其實剛才進門時你沒注意,有牌子的,可能是天黑的緣故吧。」 \n 牌子沒有挂在院門口,而在這棟辦公樓的門口,不顯眼,但確實有,一塊長條形木牌子,上面寫著:中國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辦事處。 \n 「這是中國共產黨在國民黨轄區建立的公開辦事機構。」老錢對陳家鵠介紹道,「現在共產黨和國民黨是一家人,兄弟,都以抗擊日寇為己任。你有心報國,放棄在美國優越的生活條件,回國來參加抗日戰爭,精神可嘉,我們需要你這樣的有志之士。」 \n 「你希望我參加八路軍?」 \n 「現在國內很多進步人士都在奔赴延安。」 \n 「你希望我去延安?」 \n 「對。」老錢認真地點點頭,「我知道你準備去重慶,但我個人認為延安更適合你,你去了一定可以大幹一番事業的。」 \n 陳家鵠站起來,走開去,對著牆壁問:「去幹嗎?破譯密碼?」 \n 老錢跟著也起了身,走到陳家鵠跟前,言之鑿鑿,「對,破譯日軍密碼,我們需要你這樣的人才。八路軍已經在華北開闢出大片抗日戰場,每天都在與日本鬼子正面交戰。」 \n 陳家鵠看著他,無語。 \n 老錢繼續說道:「你一定行的,我們需要你。」 \n 陳家鵠沈思一會,「可是……這……太突然了吧?我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容我想一想好嗎?」 \n 「當然可以。」老錢笑道。陳家鵠的態度讓他有幾分意外,但他還是爽快地告訴他,「不但要自己想,還要跟你的漂亮太太商量商量,好好商量商量,那裡的生活條件肯定比重慶艱苦。但以我之見,與重慶相比,延安會更安全。現在鬼子正在圍攻武漢,鬼子叫囂下個月一定要拿下武漢,即使沒這麼快,但也不會太久,我估計堅持不到年底的。武漢一失守,重慶就是前線了。國民政府已將重慶定為陪都,現在大小機關都開始往那裡撤,同時也混進去了不少日本特務和漢奸。現在敵人一心想追殺你,我覺得你去重慶很不安全。」 \n 「延安安全嗎?」 \n 「跟你在美國一樣安全。」 \n 「好,我想一想吧。」陳家鵠伸出手,準備跟他道別,「我去跟我妻子商量商量,明天給你回話。」 \n 老錢一把握住他的手,用力一拉,合腰抱住他,連連拍著他的背脊,像個老朋友,「好,好,不早了,你早點休息,我們明天見,我等你的好消息。」 \n 幾十米開外,一棟簡易的兩層樓,二樓包括一樓大部分房間是八辦工作人員的宿舍,只有盡頭兩間屋是客房,有簡單的招待設施。惠子坐在床沿上,如坐針氈,耳邊不時回響著槍聲。她不知道丈夫跟什麼人在一起,在幹什麼,但她明顯感到了恐懼。連日來,她看到聽到了太多讓她無法接受的事實,她的同胞在肆意蹂躪這片土地。這片土地在燃燒,在流血,在哭泣,在痛恨,在謾罵,在抗爭……到武漢的第一個晚上,旅館老闆不經意中發現她是日本人後,連夜把他們從旅館裡趕了出來。那個晚上,他們是在公園的石凳上度過的。 \n 幸虧是夏天啊。 \n 就是那天晚上,惠子把隨身帶的所有日式服飾付之一炬。火光中,她看見了自己的決心,又不可避免地感到了深藏的擔心。現在,她回想著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格外擔心丈夫有什麼不測。 \n 不用擔心,老錢把陳家鵠毫髮不損地送回來了,看兩人友好的樣子,惠子有理由相信他們遇到好人了,這是個安全的地方。但是送走老錢後,陳家鵠一直木然坐在窗前,丟了魂似的。 \n 惠子關切地問:「你怎麼了?」 \n 陳家鵠沉默良久,只說了一句:「關燈,睡吧。」便和衣躺在了床上。惠子關了燈,準備脫衣服。陳家鵠一把將她拉倒在床上抱住她,對著她耳朵悄悄說:「別脫,我們呆會兒就走。」 \n 「去哪里?」 \n 「我也不知道,但我們必須離開他們。」 \n 「為什麼?」 \n 「他們是八路軍,要帶我去延安。」 \n 「延安?在哪裡?」 \n 「很遠的地方。」 \n 「去幹什麼?」 \n 「破譯密碼。」 \n 「你不是已經發誓永遠不碰密碼了嗎?」 \n 「所以我們必須走,呆會兒就走。我懷疑剛才要殺我的人是他們安排的,目的就是要嚇唬我,取得我的信任,讓我跟他們走。」 \n 「那怎麼辦?他們會讓我們走嗎?」 \n 「沒辦法了,只有試試看。」 \n (本篇內文節選自《風語》,麥家著,印刻出版) \n 書介 \n 1938年對日抗戰期間,重慶成了各方間諜活躍的場域。自美返國的曠世數學天才陳家鵠成為各方拉攏對象,日本特務追殺、八路軍藉同鄉身分接近,國民黨更是無所不用其極,曉以大義、威逼利誘,甚至不惜陰謀陷害他的日籍妻子。錯綜糾葛的明爭暗鬥下,陳家鵠與妻子身不由己地落入時代羅網:間諜無所不在,真情假意難分,親情與友情全不可信,所有的善意都可能是一樁陰謀詭計。誰是敵人?誰是同志?一切的一切,彷彿待破解的密碼,暗藏殺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