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公事所的搜尋結果,共07

  • 強調其相關言行已逾越紅線 邱純枝 怒告黃育仁加重誹謗

     東元經營權之爭愈演愈烈,針對菱光董事長黃育仁指控,東元董事長邱純枝9日至台北地檢署按鈴申告,提出加重誹謗告訴。她指出,她只是東元持股0.1%的股東和經理人,也僅擔任東元及東元相關公司職務,黃家家族公司運作「一概沒參與」。至於公開收購論受益者也是黃家,家族企業好好經營、接班人也是黃育仁,怎會說她是受益者。

  • 家事就是公事 企業得為員工顧老

     在外商擔任主管的小薇,多年前因母親過世,常年在外工作無法常在身邊照顧老父,讓老父住進知名養生村,但因父親覺得無聊又搬回舊居住。這幾年,看著老父逐漸衰老,想辭職陪伴但遭堅持勸阻,一想到日漸衰弱的老父,她心裡犯愁、腦中不斷盤算著:該不該辭職?  在台灣養兒育女值得慶祝,而數得出名號的企業都有「育幼」措施,但是,照顧健康惡化的父母,卻是難以開口的痛,照顧父母的疲勞及不安積在心底,照顧憂鬱症也快速增加。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認為,這是整個社會價值觀的問題。  當勞動力愈來愈珍貴時,留學英國、熟悉歐洲長照制度的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指出,歐美各國已開始注意,工作者為了照顧長輩,被迫離開職場或轉換工作型態所造成的影響,特別是歐洲國家都是「把家事帶進辦公室」,家事就是公事。歐洲國家企業作法是,允許一段時間帶薪照護假,或聘請心理諮商師協助員工紓解照護壓力等方式,讓員工在工作與照顧父母間,取得可能的平衡,這幾年,日本也有不少企業為了能夠留住「人」,不僅主管得「學會」體貼員工,企業甚至會為員工量身打造工作模式。  在台灣,已注意到「顧老」的企業並不多。詢問數得出名號的企業、甚至是外企在台灣,有無類似國外做法時,幾乎得不到肯定的答案。  誠如陳亮恭所言,在台灣的社會氛圍「帶小朋友上班,都要偷偷摸摸」,遑論「家事就是公事」。這顯示一個事實:各界對即將到來的高齡社會,沒有充分準備。  值得慶幸的是,已有企業開始思考如何協助員工照顧高齡父母。錸德集團為了讓員工上班無後顧之憂,成立了日照中心,而第一個受惠的是老董事長葉進泰。錸德因此跨入大健康與照護產業,與新竹縣府在竹北打造「合好一起錸」大樓,推動以社區融合、全齡照護為主軸的在地照護創新社會福利場域。  科技大廠華碩在興建關渡企業總部時,曾思考打造同時能「育幼」又「顧老」的幼兒暨長照中心,讓員工可以把「家事帶到工作場所」,更可讓「三明治世代」員工的高齡父母與幼兒「不用分離」:即使日照中心,依然能看到寶貝孫兒。結果,計畫因為卡在法規:日照中心歸衛福部管轄屬福利機構、幼兒園主管機關是教育部,屬文教事業,不能「混為一談」,因而胎死腹中。事實上,成立於1979年竹科園區管理局,也已意識到園區內的科技廠商主要幹部年齡多在45至55歲,園區內許多人都面臨父母需要照顧的難題,進而正構思研議,要在園區內設置長照中心。  「企業要有競爭力,就要讓員工無後顧之憂」。陳亮恭認為,科技業的資產就是人,特別需要有創新的人,讓員工維持創新力的任何投資,「對企業都是划算的」。況且,未來「人」力會愈來愈珍貴。

  • 台大國發 中山公事受政界青睞

    台大國發 中山公事受政界青睞

     近日由於政治人物涉及論文抄襲案,引發各界「學歷普篩」,不少藍綠民意代表過往的論文、指導教授等都被一一攤在陽光下檢視。除了風口浪尖上的南部高雄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外,政治人物常去就讀的碩士在職專班,台大國發所、政大東亞所、成大政治經濟所、中山大陸所,其中台大國發究所因為教出許多綠營人物而備受注目。  全國私立學校產業工會理事長尤榮輝表示,政治人物想取得學歷,仍以公立大學為優先選擇,學校當然也不能拒絕政治人物或官員,為的就是建立人脈關係,以利爭取經費、計畫案或合作案。  翻開中山公事所「歷年傑出校友」名單,2003年獲獎的碩士在職專班第一屆學生陳菊、蘇嘉全被高掛在最前頭,兩人的指導教授都是高雄捷運前董事長吳濟華。值得一提的是,吳濟華擔任指導教授的29年中(1988年到2017年)共指導了306人,等於1年指導逾10名學生,數量相當驚人。  台大國發所方面,包括桃園市長鄭文燦、高雄市議員高閔琳、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立委高嘉瑜和前立委沈發惠、前高雄市長陳菊的辦公室主任洪智坤,立場鮮明的《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通通都是陸委會主委陳明通的學生;不只如此,民進黨立委郭國文、黨主席特助洪耀南、屏東縣長潘孟安、新竹市長林智堅都是台大國發所在職專班畢業,4人的指導教授也都是陳明通(不過在「台灣碩博士論文加值系統」皆未加註是在職專班)。  另一民進黨籍立委邱志偉,博士是在出了不少政治界名人的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拿到,碩士是在台大國發所拿到,巧的是,邱志偉在台大國發所時的指導教授也是陳明通。  由於指導的綠營政治人物和媒體人眾多,  藍營立委表示,陳明通根本是民進黨  「國師」。

  • 中山公事所走入社區 南勝荔枝文創商品再升級

    中山公事所走入社區 南勝荔枝文創商品再升級

    旗山名產不只有香蕉,「荔枝」也頗具特色。國立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師生走進社區,以「來自旗山的美荔」為主題,協助南勝社區改良荔枝木商品的製成及包裝設計,協助社區發展循環經濟,開闢文創商機。 南勝社區是旗山盛產荔枝的小農村,平時社區便會利用廢棄荔枝木加工做成勝荔筆、勝荔鐘等文創小物。中山公事所長彭渰雯表示,礙於對木工及設計專業的不足,南勝社區的產品品質不穩定,包裝外觀也無法凸顯當地特色,導致行銷成績不佳。公事所師生四月起展開「荔枝木產品、包裝與體驗流程優化」行動,進入社區當地,重新設計重點商品「荔枝木餐具」。 助理教授謝政勳表示,為了解決南勝社區文創商品一直無法商品化的問題,找來木作、包裝設計的專家,提供專業技術指導。木作老師認為,荔枝木要做成文具或餐具之前,必須充分乾燥,製作後也得上漆保護,就能解決容易發霉的問題。包裝設計專家則以荔枝花及果實的土黃、紅色為基底,推出清新亮眼的新視覺設計。公事所學生也針對包裝上的文案重新構思,賦予產品鮮明的意象及生命力。 不只商品品質及質感升級,中山師生也將體驗DIY製作流程簡化,便利長者及小孩操作。南勝社區理事長張忠雄表示,學校的專業協助社區對廢棄荔枝木再利用產業的升級,解決發展循環經濟的問題,也讓南勝的文創觀光旅遊產業更有特色。

  • 台大公事所座談 學者評選後情勢

    台大公事所座談 學者評選後情勢

     台灣大學公共事務研究所與台灣歐洲聯盟中心日前舉辦「2018地方選舉與民主展望學術座談會」,美、德、法三名外國學者及七名台灣學者與會。外國學者對台灣民主運作之成熟,表示高度敬佩;特別是選舉和平無暴力,排隊既無爭吵也少抱怨。  台灣學者除了一致肯定此次選舉民主成就之外,廖達琪強調公投綁大選應改革,不在籍通訊投票也應上路。王業立指出選舉結果是責任政治的充分展現,同時網路也弱化政黨的重要性,並淡化剛性政黨的剛硬性格。吳重禮指出政黨世代交替伴隨選民結構的改變而生,政黨須培養人才與換血。  吳親恩分析選舉政見,發現多數候選人強調經濟發展與開發,較少重視永續與環保。蔡季廷教授解讀公投結果與大法官釋字748號解釋有諸多齟齬之處;未來公投法勢必再修改。蘇宏達認為此次選舉對「民主失敗論」是很好的反證,充分顯示憲政體制的成熟與自主。  台大公共事務研究所所長陳淳文則強調民主之餘,法治更不可缺。此次選舉結果也是人民重視法治,對執政者違法、玩法、惡行的反撲。從檢調、促轉會到中選會,本應獨立公正的機關竟成輔選機關,這樣的運作結果令人民厭惡,最終導致執政黨大敗。

  • 中山大學公事所到旗山社區尋找農村心願景

    中山大學公事所到旗山社區尋找農村心願景

    國立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與高雄市旗山區大林社區於107年7月4、5日,共同舉辦青年啟檬世代農村體驗營,帶領大學生進入高雄農村,開啟不同世代及城鄉之間的交流,由中山師生與大林社區共同打造活力新農村。 農村體驗活動首日,參與學員深入感受地方生活,除了與社區居民一起上課學習、共享餐食、遊戲互動外,也進行手工DIY體驗製作檸檬乳液、洗手乳。 社區也邀請旗山常美冰店第三代老闆郭人豪蒞臨現場,與師生、學員及居民分享「如何透過在地食材打造傳統產業新出路」,激發社區產業創意新亮點。 學員更拜訪青年返鄉型農莊承翰,帶領學員認識全台唯二「黃金檸檬」,再搭配時下流行的食農教育,讓學員了解日常早已司空見慣的檸檬有何功效及食用方法。 5日上午,學員們走入社區無毒菜園體驗農夫種菜的辛苦,並在活動尾聲進行「社區願景工作坊」,對社區未來「產品推廣、文化保存及社區遊程設計」進行討論,結合2天對社區的觀察紀錄及發現,為社區提出更具創意、具巧思的行動方案,不只是來農村社區玩兩天,更將學以致用回饋社區,實踐大學社會責任。

  • 台灣人看大陸-合肥街頭一隅

     2007年夏季,透過兩岸青年文化交流活動,第一次來到神州大地,踏上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  但內心的感受並不是置身國外,也不是國內旅遊的感覺,就是有種說不上的特殊情感。  沿著安徽農業大學的圍牆,漫步合肥市區街道,尋找著可以兌換人民幣的銀行,突然覺得這面圍牆特別的綿長。  走了許久,實在找不著方位,攔下路過的大嬸詢問銀行的所在,大嬸很親切,直指著前方說:「很近,前面左拐,10分鐘就到了。」心裡雀躍,繞了大半圈,終於可以去銀行兌換人民幣,順道看看大陸銀行的運作,增廣見聞一番。  然而,沿著圍牆走了老半天,感覺一直走不到拐彎處,簡直如同鬼打牆!難道是大陸人的腳程特別快,怎麼這10分鐘宛如已過了半小時,前方卻還是平坦大路。  在鬼打牆仍然找不到之餘,我乾脆緩下腳步,悄悄地觀察著合肥市的街景。名貴轎車呼嘯而過,在旁襯托的卻是拉著板車的老婦人。  往前一望,高樓林立,但高樓旁卻是斷垣殘壁的老舊房舍。突然!耳邊傳來巨大聲響,原來是另一處工地正在大肆整地。  此時合肥市正如早期沿海都市一般,正在經濟轉型。但極快的經濟發展,人民生活的步調卻紛亂,且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著實令人憂心。更憂心的是,台灣面對大陸各方面的磁吸,是否有能力按照自己的步伐,抑或只能隨著大陸龐大的經濟體擺動。不論是大陸青年,或是台灣青年,面對經濟發展快速的東亞,如何取得立足點?或許才是兩岸青年應該認真思考的問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