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公債的搜尋結果,共1,269

  • 觀念平台-學費跳票只是小落石 後面還有財政土石流

     私立高中職學費全面補助政策跳票,引起社會嘩然。未來各項政務的跳票、倒退或補助資格嚴審,其實都是預料中的事,不過人民再怎麼嘩然,最終還是徒然,因為兩年下來的稅制和財政政策方向已經命定了這個結果。 \n 財政部國庫署的中央政府公債統計,納入《公債法》法定舉債額度九八年是一六五○億、九九年是二二八七億;而未列入《公債法》的特別預算(消費券、振興經濟、莫拉克等)舉債九八年二五二五億、九九年是三○五○億。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特別預算的舉債高過年度總預算,縱使行政院已經投機的將許多非緊急性公共建設和搶救失業的經費納入不受公債法規範的特別預算編列,但光計算納入公債法年度總預算的法定舉債額度存量,已經高達四兆六千億,是我國GDP的三五.○八%,逼近公債法四○%舉債上限。 \n 去年因為景氣不佳造成稅收短徵二千六百億,這姑且視為是短期現象可以不怪政府。但是兩年來營所稅、綜所稅、遺贈稅、期交稅調降,還有增加特別扣除額、保留促產研發抵減,在還沒有估算企業大幅增加未分配盈餘而增加的綜所稅損失,林林總總的減稅案合計每年稅損就高達二○九五億。據財政部估計促產落日第一年不過回收三四○億,也就是說,明年各級政府法定稅收將短少一七五五億。九八年我國國民平均稅賦負擔率來到十二.二%,有媒體預估未來還會探底到十一.三%。 \n 國家舉債已經沒空間,稅收又急速下降,除了造成標準普爾和惠譽等公司持續將我國國家主權信評調為負向外,這樣的財政現況已經開始嚴重影響到基層民眾的勞動再生產。舉例來講,九十九年度中央政府社會福利預算扣除補助北、高及各縣市政府勞健保欠費補助,實則減少了九十六億;各部會在籌編民國一百年預算,也被主計處要求統一減列五%;最攸關民眾的社會救助法修法,因經費無著落,仍躺在行政院。且台灣在不久的將來,可能還要面對軍公教退撫基金、勞保、國保、農保在民國一一八年以前相繼破產。(破產指基金歸零,每年支出大於收入;依據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第四次精算作業期末報告;勞保基金將於民國一一六年破產) \n 從這個角度看,公私立高中職學費補助政策還算是一個民眾還沒享受到福利的新政策,這個政策跳票算起來只是一陣落石而已,更大的財政土石流還沒來。當土石流真的來了,極有可能全面淹沒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社福、醫療和教育基礎。台灣應有渺茫的機會做好財政邊坡和擋土牆,不過我們有一個認為台灣財政狀況很好,認為舉債不達上限是笨蛋的財政部長;最近又多了一個企圖取消《公債法》債限、舉債度日的主計長。人民能不擔心嗎? \n (作者為公平稅改聯盟發言人)

  • 馬催修法提高公債上限 有得喬

     為了趕在五都升格前完成地方財政配套修法,府院黨五人小組力促立法院臨時會通過《財政收支劃分法》及提高地方政府舉債上限的《公共債務法》等修正草案。不過,行政院長吳敦義昨表示,相關法案還有部分意見尚待整合;立院朝野黨團對此也持保留態度。 \n 針對公債法爭議,財政部長李述德主動召開長達兩個小時的記者會,他強調,公共債務修法是為強化管理,同時在預算法及決算法的明確規範下,地方政府債限不可能也不會破表。 \n 李述德說,由於現行地方債限管制不符實際,如果不予以修定,新改制後的四直轄市債限將無法可循。 \n 立院財政委員五月即初審通過公債法修正案,該草案取消中央、地方舉債上限不得超過前三年國民生產毛額(GNP)平均的四十八%之限制,並放寬直轄市舉債上限到當年歲出的二○○%,縣市則從四十五%放寬到七十%,全國總舉債上限將高達GNP的五十二%;預估「五都」改制後,未來光五個直轄市就可舉債一兆二千億。 \n 草案中第五條大幅提高中央、地方政府舉債上限,引發外界「債留子孫」的爭議。 \n 立法院長王金平表示,馬英九總統日前曾表達期待,希望立院能盡快三讀通過公債法修正案。但吳揆指出,部分地方政府因合併升格業務移轉,財務結構有所改變,因此包括財政劃分及舉債限制,都尚有意見待整合。 \n 他強調,雖與其他國家相較下,我國的財務狀況還算穩健,但仍須謹慎處理債務累積,以維護財務健全。 \n 對於《公債法》等地方財政相關修法尚未排定實質協商時程,林鴻池強調,即使未能趕在五都升格前完成修法,中央政府仍可循另外編列預算等途徑達到相同的效果,反正各地方政府只要拿到錢就好,「不會管錢從哪裡來」。柯建銘則指出,公債法修正案雖然牽涉國家財政,但政治爭議不大,仍有機會趕上五都升格。

  • 面對輿論撻伐 陳冲促研議補強

     公共債務法修正草案引起地方政府反彈,要求增加財源,但另一方面,財政學者大聲疾呼,依政院版修正通過恐「後患無窮」。據悉,行政院副院長陳冲高度關注輿論對公債法修法方向的批評,已先行了解,將審慎研議有無補強之道。 \n 立法院昨天休會,但因為財劃法與公債法,攸關五都明年成立時的財源分配,其修法自有其迫切性,政院不排除將向立法院提出,召開臨時會審議五都相關配套法案。 \n 公債法引發爭議,使得陳冲高度關切,昨天一早即向政院幕僚單位了解修法過程,並責成提供相關資料。政院除指示財政部召開記者會說明外,陳冲將與財政部深入研究,引發地方舉債恐後患無窮部分,是否有補救之道,讓外界祛除疑慮,作出週延決策立場,以利爭取朝野立委及外界支持。 \n 各縣市長首長對公債法修正案也很不滿,紛紛寫信給馬英九總統告御狀,指財源分配不公,特別凸顯新北市,馬英九也指示政院要講清楚、說明白。

  • 李述德:政府舉債不會破表

     為配合明年五都升格,財政部所提出公債法修正草案受到各界質疑相關問題,財政部部長李述德8日召開記者會表示,依據公債法修正案存量與流量規範,政府舉債根本不可能會如外界揣測「破表」情況。 \n 李述德昨日舉行記者會,就公債法與財政收支劃分法修正草案,一次說清楚。他表示,政府是一個整體概念,地方政府常為財源不足所苦,本次「公債法」修正原則是希望無論中央、地方政府舉債都能朝向債限合理化、還本制度化與資訊透明化等三大原則努力。 \n 他進一步解釋,為賦予升格地方自治團體合宜治理能量,將現行地方債務餘額按GNP管制比率改按當年度總預算及特別歲出總額為計算基準,比率分別為直轄市250%、縣(市)70%及鄉(鎮、市)25%。但地方年度舉債額度不得超過當年度歲出總額15%的限制。(右表) \n 李述德說,過去採用GNP比例債限,各地的比例不同,例如台北市舉債上限是GNP的3.6%,依原本算法,高雄、台中、台南、新北市都有不同比例,一個法不可能寫進那麼多比例,財政部就依據台北市的比例換算為歲出總額的250%。修正草案後的算法,未來台北市舉債上限還減了200億元左右,所以,不是每個直轄市在修法後都會提高舉債額度。 \n 至於縣(市)部份,李述德認為,原規範採GNP的2%為舉債上限,不僅實務上有執行困難,同時地方財政與GNP連動,實不具有任何實質意義。 \n 至於是否地方會不斷舉債,甚至債留子孫,他強調,在公債法修正草案與預算法都有明文規定政府每年編列預算時,先行編列攤還本息預算與15%舉債上限之限制,實務上根本不可能發生這種情況,何況「我們還有公務人員懲戒,公務人員根本不可能會去做違法的事。」 \n 為讓還本能夠制度化,公債法修正草案裡就規範當各級政府超過一年債務未償還餘額預算數,達債限90%時,應本於財政自我負責精神,應即時採取改正措施。 \n 同時,各級政府各年度也應按一定比例以上編列債務償還預算,另增訂各級政府得視歲入執行情況,例如有超收時,於預算外彈性增加年度還本規定,讓政府舉債還本真正達到制度化。李述德也提出,財政部為提高債務透明度,每半年就將各級政府舉債情況上網更新一次,此舉,也大大提升了債務管制效果。 \n 過去各級政府為了財劃法爭論許久,李述德說,大家都希望中央可以均權又均錢,以前統籌分配款會被質疑分配不均,這次就是要解決這些問題才會提出公債法修正案與財劃法修正案,把權與錢下放到地方,提升地方的自主性。地方財政自主是政府長治久安的制度,要讓權與錢分配平均的基本原則就要把分配制度、方法與公式統統入法。 \n 根據財政部的試算,財劃法修正案若通過,中央將下放約1千億預算給地方,李述德分析,地方有四大財政收入來源:地方稅歲課收入、中央統籌分配款、中央補助款與歲外收入,修法後,讓地方所分配到的款項有一定的制度與規範,同時也有誘因鼓勵地方自籌財源,擴大地方職能,要加速國家發展,畢竟地方政府也要負責任。

  • 公債法修正惹疑慮,馬英九促政院說清楚講明白 政院:地方債限仍受流存量管制

     公共債務法修正案放寬地方政府舉債為「歲出」連動,遭外界批評。總統府昨天召開五人小組會議,馬英九總統要求行政院對外說明清楚以釐清疑慮。行政院表示,此次修法適度調整地方債限管制架構,但仍受流量及存量債限管制,可使地方政府施政更具彈性。 \n 根據行政院通過的「公債法」修正草案,在債限管制方面,中央仍維持現行存量及流量的債限規定,亦即超過1年債務限額為前3年GDP平均數的40%,年度舉債額度為當年度歲出總額的15%。 \n 地方部分則因應「地方制度法」的修正,賦予地方政府自治財源,升格後的5個直轄市,縣市及鄉鎮市,未來分別受相同的債限規範,現行地方長期債務存量債限比率從按GDP管制,全部改以歲出預算為基礎,惟年度舉債額度仍與現制相同,為不得超過15%。 \n 財政學者批評公債法修正案放寬地方債限,只會讓地方財政惡化積重難返,雖然公債法在立法院本會期並未通過,不過馬英九對外界的批評相當在意,總統府昨天召開五人小組高層會議,馬英九要求行政院務必要對外說明清楚。 \n 行政院表示,為配合推動以地方自治為主軸的行政區調整政策,及因應「地方制度法」賦予準直轄市位階,此次「公共債務法」是以「債限合理化、還本制度化、資訊透明化」為原則進行修正。 \n 行政院強調,公債法修正後,中央維持現制不變,地方部分則考量行政區劃變革,升格的地方政府因業務擴大應賦予較高的自治能量,也應給予合理的債限規定。在務實情況下,適度調整地方債限管制架構,但仍受流量及存量的債限管制,可使地方政府施政更具彈性,並符合業務發展需要。

  • 談公共債務法修正,財長發諍言 李述德:有人有錢 要你幹嘛?

     「只要能善加運用BOT與特種基金的彈性,不用等10幾年,重大建設在全國各地就能『遍地開花』!」財政部長李述德在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如何快速推動公共建設在全國各地生根的關鍵。 \n 李述德還針對公共債務法修正案指出,地方的舉債和其歲出連動,不是沒有上限,台北市的債限就會下降。今天李述德將舉行記者會,說明公債法和財政收支劃分法的修正案內容,以釋群疑。 \n 李述德強調,如果公債法今年不修正,今年底5都升格後,新北市、台南市、台中市明年連一塊錢都不能借,因為公債法對舉債都明文規定;高雄市只能依現行的規定舉債。公債法修正後,台北市的債限反而會下降。現行規定台北市的債限為GNP的3.6%,可以借到4680億元,修正後,只能借歲出的200%,為3000多億,下降1000多億。不過,台北市97年度1年期以上的非自償債務為1600多億,距離法定的債限尚有一段空間。以下是專訪紀要: \n 推動公共建設 財政不是問題 \n 問:馬總統提出「黃金10年」的願景,財政部如何統籌資源完成? \n 答:黃金是金礦的一種,當然就要靠挖掘。這部分,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創造商機,引進民間資金與力量一起投入,財政部要作的,是把租稅、土地、資金3大條件作好,讓企業有好的經營環境,包括土地的提供,不論是合作、聯合開發、或設定地上權各種層次,我們都評估。 \n 租稅條件方面,政府具有反景氣循環的功能,因此如何運用租稅工具應與整體經濟環境的需求結合,也就是「放小魚釣大魚」。例如,今年的所得稅收預算數字,雖因前2年景氣不佳而減少,但今年各項稅收,目前看來均有相當增加,預算達成率數字約102%,要推動公共建設,財政不是問題。 \n 我記得以前還在當北市府財政局長時,曾有一次在內部會議中,教育局長提出了多項教育相關經費支出,從增設學校、翻新體育館、設立各區運動中心一路說下來,每樣都有道理都該做,但怎麼做呢?最後一句話最關鍵,就是「總經費需要1500億元,請財政局籌措」,當場我聽了差點沒從椅子上滑下來。 \n 不過還是得想辦法。以前有一位老長官很坦白的跟我說,「就是沒錢沒人,才會找你」,有錢有人的話,還找你幹嘛?這位老長官的教誨,我一直銘記於心。 \n 問:北市府時有好幾個BOT推動市政建設的經驗,其中的關鍵與環節為何? \n 答:台灣有二個全世界「最高」的BOT案,一個是高鐵,金額是最全世界最高,另一個是樓層最高的台北101。其實台灣第一個BOT案,源起於清朝的劉銘傳,他蓋基隆到新竹的鐵路就用了BOT的觀念,民間重效率,只要把錢的部分談好,剩下就好辦事。 \n 建設的關鍵不是花錢,是分析財務報表找出解決的方法。例如,中興新村開發案,原本要花200億元的開發案,如果能透過投資200億、250億元,藉由開發利益,再賺回250億或150億元,這就是好案子。 \n BOT案不見得要100%的自償性,在3成以內的額度由政府補助,我認為都是合理的。所以不只BOT,像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model)、PFI(Private Finance Initiative),這些政府在一定範圍內負擔部分費用的模式,都可採行。 \n 活用BOT 重大建設遍地開花 \n 問:作這些BOT案或PPP案時,是否有預算制度內可採行的變通之道? \n 答:要活用資本計劃基金,也就是運用特種基金。現在整個中央政府有100多個特種基金,地方政府倘若能模仿、複製這項機制,以成立特種基金方式,把財務規劃期間拉長到20年,例如1年內編列鉅額公務預算的困難,那麼地方建設不用等10幾年,只要花2、3年工夫就能「遍地開花」。 \n 還有一種叫作「私有財產開發基金」,OT公共建設再讓政府收取權利金,也可考慮。例如政府先借20至30年的錢,分4年完成建設,再OT出去給民間企業,政府收取權利金,先前小巨蛋、交九都是如此,以1年3000萬元權利金為例,大約10幾年就可回收政府投入成本。 \n 問:央行國庫局長施燕接掌輸銀理事主席,是您建議的嗎?可否談談用人哲學?行庫是否會成為央行優秀人才的另一出路? \n 答:我向彭總裁請益、推薦央行的優秀人才,我們在人選上會先列出好幾個優秀人選,再由上面作最後決定,推薦的過程很保密,往往連當事人都不知道。我認為公家體系裡,人員的互調、流通,是培養人才的重要方法,我來財政部後,大家可以發現,國庫署出身的官員被調往國稅局體系的很多,我希望能把財政部體系的同仁,都培養成「全能的財政人」,不僅國庫署、賦稅署、財資中心互調,包括國庫署、賦稅署內各組也會互調,就是希望培養全方位的接班人。

  • 限縮壽險海 外不動產 投資改投公共建設NO

     對於要調降保險業國外投資上限及不動產投資上限,以期能將保險資金引導到公共建設的議題上,我個人是十分贊成政府引導壽險資金投入國內重大建設,但不贊成再對壽險資金投資海外或不動產再作限制。從2年多前,壽險公會就一再提議,政府應將愛台12項建設具體化,且發行建設公債等,引導壽險資金投資,只要有自償性、獲利性的投資,壽險資金搶都來不及。 \n 壽險資金有成本 不是作公益 \n 我並不贊成修法調降保險業海外投資上限及不動產投資上限,我想先強調,壽險資金是來自保戶,壽險公司提供保障,再自保戶方面收取保費,因此壽險公司對保戶是有承諾的,承諾在年老、身故、意外、生病時有一定的給付,如果壽險公司沒有辦法把這些保費好好運用、投資,到時沒辦法給付給保戶該怎麼辦,所以壽險資金其實是有成本的,不是公益資金。 \n 4月政府標售30年期公債,利率才2.23%,10年期公債才1%多的利率,但現在國外公債都有4%到5%以上的報酬率,壽險資金當然要到海外投資,這是要達成對保戶的承諾;同時,現在已經是世界村的世界,如果台灣要再立法綁住自己的業者,限制資金只能投資國內,那壽險業者要如何與國外的業者競爭? \n 再好比壽險業者最近一直在爭取的開放投資大陸有價證券,光大陸的公債利率就有3%以上,人民幣匯率方面又相對穩定,較沒有匯損問題,壽險業者爭取這些投資項目,只是為了降低利差損的風險,讓所有保戶能鰥寡孤獨者皆有所養,能有一定的保險保障,如果硬是要壽險資金不准投資獲利,那未來無法賠付給保戶,不是有更多社會問題。 \n 再拿投資不動產來說,保險法的投資上限是30%,現在才大約5%左右,且多數是投資商用不動產,以收取租金為主,不是去介入一般住宅,並不會影響一般民眾的生活,同時,不動產是經濟發展的龍頭產業,如果要限制不動產的投資,不就是綁住了台灣經濟發展?中國人的觀念:有土斯有財,投資不動產一向是中國人喜好的項目,現在有聲音主張不准保險業投資海外、不准投資不動產,投資國外也不行,投資國內也不行,似乎是有點矛盾。 \n 買賣樓動作頻繁是為了符合RBC \n 壽險業者不是不願意投資公共建設,但現行「保險業資金辦理專案運用公共及社會福利事業投資管理辦法」規定,對於同一對象投資限額以其資本額及發行股數的10%為上限,保險業等於拿錢投資,卻無法監督,沒辦法說話,投資就很沒有保障,同時有些公共建設案或BOT有許多不確定性,自償性不足,又沒有政府保障下,保險資金不敢投資。 \n 保險局黃天牧局長說得很好,壽險資金不該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應該要分散風險,如果現在立法院將不動產投資上限從30%降到20%或10%,反而會使保險業者拚命將額度用滿,那樣風險不是更高。 \n 我認為保險公司自己會衡量社會觀感及價值,同時也會注意自己的社會責任,不會隨意的炒作土地,也不會唯利是圖;近期大家看到保險公司大量投資不動產,同時又大量拍賣早期投資的房產,這些並不是保險公司願意的,主要是為了符合主管機關訂定的RBC規定,現在經濟環境並不穩定,股市面臨下檔風險,如果不賣地實現獲利,那麼RBC就達不到法定標準。 \n 所以保險業近期也都建議,如果不動產增值利益可以計算到RBC裡,那麼壽險公司就不用忍痛賣地,有金雞母誰不想留下來,沒有人願意賣。再來說有些壽險公司參與造鎮、開發大型社區,這些其實也是協助政府發展台北市區以外的土地,有些新市鎮規劃的美輪美奐,這些應該是政府要主導,引導保險資金去作,現在只是業者主動去開發,我覺得政府現在應該作的,是引導保險資金去開發新市鎮、都市更新、重大建案等,而不是去防堵。 \n 公債若保證高利 壽險興趣高 \n 保險資金是長期資金,各國政府也會善用這種長期資金,進行如國民住宅興建、造鎮等,如日本政府就用成立公法人「住宅公團」的方式,由政府在背後保證,讓住宅公團去主導,例如日本很有名的東戶塚,就是利用壽險資金,將原本的公墓區改造成商用大樓區,不少壽險公司的訓練中心、大樓都在那裡。 \n 英國新鎮也是這樣,許多造鎮開發計畫,長達20到30年,壽險資金剛好也是這麼長期的資金,如果政府可以保證固定的利率,其實壽險金很願意參與,台灣政府也可以考慮發行建設公債,30年期利率3%,相信壽險公司搶著要,現在壽險業平均資金成本3%到4%,只要有高一點的報酬率,大家都想要降低利差損的缺口。 \n 我再次強調,引導壽險資金就好比治水,要用疏浚的方式,而不是四處築堤去防堵。(壽險公會秘書長洪燦楠口述,記者彭禎伶記錄)

  • 觀念平台-新版公債法 魔鬼的誘惑

     行政院正進行《公債法》的修正,擬取消現行政府舉債不得超過GNP四八%的規定,將訂定中央舉債上限四○%,地方舉債額度為歲出二○○%,總舉債上限將上達GNP五二%,舉債金額多增加五千多億元。 \n 何以行政院選在這時候修訂《公債法》,很顯然是因應年底五都升格後,發現錢不夠用了,如果不修訂舉債上限,地方政府明年的預算將編不出來。既不願修改《財劃法》,下放統籌分配地方稅款的權限,也不敢輕犯選舉的忌諱,加稅增加國庫收入。黔驢計窮下,弄出個前所未有的歪點子,地方舉債額度改以歲出計算,等同是中央請客,地方埋單,卻把爛攤子丟給地方,沒擔當也不負責任。而財政部長李述德還大言不慚辯解,舉債如同融資,不是壞事,大家要有理財與財務策略的觀念。舉債是被認同的,但應在合理範圍。若因歲收不足,迴避加稅,瞞天過海增加舉債額度,難保那一天不會破產。 \n 對於外界質疑舉債以歲出計,將造成舉債無上限的後果,財政部倒顯得樂觀,強調地方議會會嚴格把關,且舉債有還本的設計,不致產生失控的局面。如此說法能相信嗎?只要花越多錢,就可以借更多的錢來使用,誰能抵擋這樣的誘惑呢?再者,國庫署製作的政府負債狀況表,卻不敢公布地方政府歷年未償債情形,其中內情不言可喻,如果過去的信用不佳,如何能夠相信未來會確實管控,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 社論-公債上限 政府不能再放寬了

     在五月初,立法院開始審議公債法修正案,主要目的就是要調整各級政府舉債上限的額度。本周立院要對該法做朝野協商,可見此事將在近期有些進展。我們認為,公債法上限既沒有調整的必要性,也沒有調整的合理性,而此事若操作失當,甚至很有可能成為影響年底五都選舉的重要因素。 \n 本報先前言論曾已多次論及三都十五縣與後續五都政策的倉卒與錯誤。當初,本報的論點有三:其一,幾都幾縣生活圈不是一個地方制度議題,而是個經濟地理議題。其二,各地方政府間的不平等來自於財政劃分法者多,來自於縣市區劃或升格與否者少。其三,就解決次序而言,財政劃分討論應先於地制升格,否則日後將治絲益棼,且在時間與五都六○%人口的民意壓力下,新五都的財政制度規劃將逐漸喪失理性討論的空間。過去數月事情的發展,在在證明我們當初論點的正確。 \n 此次財劃法的修改緣由,是預期在年底五都選舉之後,台灣地方政府將出現前所未有的新局。有人認為,要讓地方政府施政更有空間,必須要將地方政府的舉債上限放寬;但這樣的想法恐怕是昧於台灣政治生態,與現實有相當的差距。 \n 台灣的地方首長多年來有一項共同的心理特質,就是認為「天塌下來還有中央頂著」。在這樣的心理預期之下,地方首長往往傾向做一些有利於自己選舉的事,但是對於防災等「最後由中央政府概括承受」的業務,地方政府總是疏於經營。 \n 若是將地方舉債上限調高,其後果就是縣市首長也將他們討好選民的業務支出擴大,而不會增加多少中長期、具建設性的支出,根本不可能落實馬總統「生活圈」的理想。 \n 不僅如此,由於地方首長與民代同屬草根,其民粹色彩強、欠缺「留給未來縣市長發揮空間」的永續思惟,故即使現在預留許多年後才會借到頂的公債上限,地方首長也一定會在短期內儘量用光額度,完全達不到中長期永續發展的理想。整體而言,在沒有其他配套措施的情形下,地方政府的舉債上限若予以放寬,則我們可以斷言,台灣各級政府的舉債總數勢必快速上升,並在最短期間內「達到高標」。更何況,修法的內容竟然是將舉債額度與地方預算掛勾,形成「花越多錢就能借更多錢」的內在陷阱,愚蠢至極。 \n 如果要讓新五都的首長更有施政的發揮空間,則比較該做的改變,應是讓地方有較大的地方稅目稅率決定權,而非提高其負債餘額的數目。地方總負債餘額來自於其連年入不敷出,故地方政府或者該設法增加地方稅、或者可節約其不必要的地方支出,無論如何要在收支流量上達成平衡。如果赤字缺口不解決,而只是將舉債上限調高,則唯一的後果,就是讓地方政府拚命快速發債借錢達到上限,是標準的頭痛醫腳式民粹做法。 \n 這次的《財劃法》修正,由於五都民意龐大,中央政府不敢攖其鋒。但由於中央財政也已捉襟見肘,無法吸收地方無盡需索,於是行政院與財政部就順勢一推,把財政負擔丟給更弱勢的未來子孫去負擔。沒錯,放寬舉債上限是當代人(包括中央與地方政府)皆大歡喜的方案,但是其政策後果與將來要償還的舉債本息負擔,卻結結實實地落在我們子孫輩的肩上。政壇上弱肉強食,不負責任地推擠爭奪,後果卻丟給將來的世代,馬總統能夠心安嗎? \n 倉卒推動地方制度法、草草通過五都升格案,是當局已然犯下的重大錯誤,無可挽回。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亡羊補牢,不要讓既成的錯誤引導一波又一波的後續扭曲。本報早就預言《財政收支劃分法》是地制法修改後的大戰場;如今,馬總統必須要堅持公債上限不動的大原則,在中央政府割給地方之預算總額固定的原則下,慎重協調地方政府之間的財劃原則。這條路雖然辛苦,卻是唯一正確的選擇。地方政府之間或中央與地方間相互較勁,那是政治折衝;但若中央地方聯手佔未來子孫的便宜、修公債上限額度,那就是政治人物的道德瑕疵了。馬總統,不可不慎啊!

  • 朱敬一:舉債無限 後患無窮

     因應五都升格需擴大財源問題,財政部提出公共債務法修正案,悄悄地取消中央與地方政府舉債總上限規定,同時把直轄市舉債存量放寬為當年度歲出的二五○%,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中研院院士朱敬一指出,「舉債的水龍頭一打開,卻沒有安全閥,此舉將禍延子孫,後果不堪設想。」 \n 立法院本周將針對公共債務法進行朝野協商,預定本會期通過公共債務法修正案。行政院版本悄悄刪除「中央與地方舉借一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預算數,合計不得超過前三年GNP平均數之四十八%。」這項規範政府舉債總上限的條文。 \n 新版本對於直轄市舉債額度規定,不得超過當年度歲出的二五○%。 \n 「公債上限是經濟永續發展的『溼地』,一定要守住。」朱敬一指出,新版有三個問題,首先,這樣作法無異是鼓勵地方政府「花越多,借越多。」公債法針對地方政府舉債額度改由當年度「歲出」來規範,而歲出由地方議會通過即可,這種作法非常奇怪,這是「假上限、真放水」。 \n 他指出,目前以「前三年GNP平均值」為基礎,讓公債上限與穩定收入掛勾,讓償債基於穩定的基礎,而新版改以當年歲出來規範,完全破壞這個穩定的基礎。 \n 其次,新版本公債法把地方舉債上限大幅放寬,將與地方政府的利益相結合,以後再也收不回來,將導致舉債失控,問題非常嚴重。因為地方政府可以不斷擴大歲出的規模,中央也無法干涉。 \n 第三,新版本公債法呈現專業錯亂。這次五都升格所衍生的是「流量」問題,即五都需要擴大財源,這不能以修改公債法來解決,因為公債法所規範的是「存量」問題。財政部想要以「資產負債表」來解決「損益表」的問題,這是專業的錯亂。 \n 如果以小孩長大了,需要更多零用錢為例,朱敬一說,這個年輕人想要有更多零用錢,必須去兼家教以增加收入,而不是向父母借更多的錢。 \n 財政部目前的作法是把中央與地方舉債總上限取消,因為地方之間爭利益擺不平,就欺負沒有發言權的子孫,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反而引發無窮的後遺症。 \n 此外,金融海嘯之後,歐美主要國家在債台高築之下,目前施政主要方向是健全財政,而非進一步擴大舉債,增加赤字預算。朱敬一說,這次公債法修正過程中,如果政府總債務上限完全取消,代表政府的債務可以無限上升,這不僅違反世界潮流,更是禍延子孫的作法。這對於來不及有發言權的下一代子孫非常不公平。 \n 朱敬一建議,政府應朝向修正財政收支劃分法中統籌分配稅款比例,削減中央的統籌分配稅款,進一步增加地方的財源,而不是取消公債上限,製造無窮的後患。

  • 學者憂地方舉債無上限

     目前在立院等待朝野協商的公共債務法修正案,將地方政府債限改以依其「歲出」的比例為基礎,財政學界一面倒表示反對。多位學者不約而同表示,政府債限應與「客觀的外生指標」相關,但我國把地方債限與「支出」連動,將造成舉債飆向「無上限」,讓國家冒很大風險,已違反國際慣例做法。 \n 藍綠陣營對5都選舉,都派出天王級人士參選,而公債法修正案對高雄市、新北市的債限影響很大,公債法和財政收支劃分法最快在本會期、上半年通過三讀,最遲在今年底完成立法,以因應年底的升格。 \n 台北商業技術大學副教授孫克難表示,公債法設定上限的目的在於控制國家風險,國際上習慣把政府「總債限」設定與GDP/GNP相關,再分配中央和地方的債限,做總量管制,以防止國家風險太高。就像個人向銀行借錢,如果達到一個上限,信用亮紅燈就要列管,不再貸放給他。 \n 孫克難並說,公債法最該修正的是把「公債定義」弄清楚,再把管制規範與實際舉債一致。但台灣該修的不修,不該修的卻修,未來只有中央債限與GNP連動,地方卻與支出連動,國家如何掌控風險?這種做法在國際上未曾見過。 \n 財政部國庫署長黃定方昨(1)日表示,目前地方債限是台北市為GNP的3.6%、高市1.8%,要如何分配給5都?其餘縣市為GNP的2%,又該如何分給其餘每一個縣市?難道只分0.0幾的GNP?大小縣市規模差很多,無論怎麼分配舉債額度,各縣市一定都會吵翻天。 \n 談到風險管理,黃定方表示,目前地方債限有雙重管制,有GNP與歲出,一般縣市舉債的存量上限為GNP的2%,個別地方為歲出的45%,總存量早已破2%,但個別都還沒有超過歲出的45%,可否再舉債?這裡存有矛盾,也是無法管理。 \n 但另一位不願具名的財政學者表示,國際上做法,歐盟規定政府債務的「流量」和「存量」各為GDP的3%和60%,英國也學歐盟。德國憲法明定,舉債只能用於公共建設,嚴格限制舉債。日本沒有債限限制,所以日本舉債已破GNP的2倍,是很差的示範。美國債限是「定額」,每年修法。我國這種「支出定例」則是前所未見。 \n 地方舉債修改成與歲出相關的「齊頭式平等」,是政府便宜行事,可以「暫時平息爭議」,但後遺症很大。因為各地方大小差很多,面積、人口、資源、經濟發展,都不一樣,但地方政府未來一定會努力增加支出、變大,向「台北市看齊」,所以規定「舉債流量」為歲出的15%,也沒有意義,地方的舉債等於沒有上限,並且「誤導國家資源分配」,後患無窮。

  • 南方朔觀點-債務危機愈大 戰爭風險愈高

     日據時代一些富裕台灣人的後代,今天家裡還會有日本政府發行的公債債券,以及德國透過日本賣到台灣來的「馬克債券」。那些債券後來都成了廢紙,留著除了當紀念外,就是等著看將來有一天會不會變成值錢的古董。這種情況,在一些富裕的外省人家庭亦然,他們也持有許多形同廢紙的國民政府公債債券。 \n 在太平時期,持有政府公債是一種特權,也有較高的殖利率,但公債最大的風險卻是革命動亂與戰爭。若發行公債的政府垮了,新政府及戰勝的外國政府都不會認帳,買公債所投入的大筆金錢等於自動充公,這種公債即相當於「財產充公憑證」(Certificate of confiscation)。 \n 這種有關公債的負面故事,在近現代史上多矣。舊俄沙皇時代的內外債務,在俄國革命後全都被否認拒付。美國南北戰爭前的一八四○混亂年代和一八八○貪腐年代,南方各州都否認聯邦政府所發行的公債及它們的連帶義務。一戰之後德國被戰爭賠償及國家債務拖累,民不聊生,納粹崛起和咬牙打二戰,就是希望打勝這一仗,以前的一切就可一筆勾消。國家債務問題,與近代各國政治,甚至國際的戰爭與和平,都有著密切的關係,只是這種關係卻被人們忽略了。 \n 而今天全世界最大負債國無疑的乃是美國。二○○六年,美國財政及金融評論家龐勒(William Bonner)及維京(Addison Wiggin)合著了一本我認為極具前瞻性,而且也預見了金融海嘯的《債務帝國:劃時代金融危機的興起》。他們在該書裡即明言,美國無限制舉債,而後藉著美元貶值,向全球通膨輸出,以及動用它全球最大的軍力製造動亂輸出,已成了維繫這公個債務帝國的三大手段。稍早前日本央行持著美債七千億美元,它的總裁白川方明(Masaaki Shirakawa)即已明言,持有如此龐大的美債,這早已不是美國的問題,而是日本夜不安眠的難題。 \n 而今最大債權國日本早已被中國所取代。中國由於比日本籌碼多,用「廣場協議」這一招迫使日圓大幅升值而一蹶不振,當然派不上用場。中國最怕的是戰爭,近代戰爭都有「不是意外的意外」的特性,只要大國想煽起,它就容易發生。一旦被導向到中國這一邊而擴大,中國不但和平崛起無望,戰爭失敗甚至還會成為勾消債權的藉口。由美國炮製理由攻打伊拉克,還一度要製造海珊的性愛光碟,已可看出要製造戰爭理由的容易。最近南韓的天安艦事件撲朔迷離,由它的疑點重重,不是沒有偽造的理由。北韓金正日和伊拉克海珊相同,在被醜化後都不會扮可憐,反而怒氣沖沖要報復,對這種人最容易炮製出戰爭,只要幾枚飛彈打過鴨綠江,中國想要迴避都難。也正因此,如何讓天安艦事件和平落幕,的確已成了北京的大考驗。 \n 目前世局紛紛,各國債務危機深重。今年二月路透社早已發表專稿〈金融引發戰爭並非遠不可及〉。據歷史經驗,當經濟危機深重,人民不滿擴大,將不滿情緒導向到好戰這個方向,即成了常見模式。戰爭動員可以解決失業問題,戰爭打贏了可以勾消債券,戰爭的破壞使一切歸零,可以再創繁榮。我們不能忘了,一九三○年代的大蕭條,最後是靠二次大戰而解決的!俾士麥就有過名言:「對一個國家而言,戰爭是健康的。」當然他指的是強國。 \n 因此,日前發生在朝鮮半島的事,亞洲人都不容掉以輕心。朝鮮半島說沒事就沒事,要有事就可變成戰爭大事。而且我們不要以為美中關係融洽,剛開過第二輪經濟和戰略對話。因為我剛收到這一期的《美國外交事務雙月刊》,赫然就有主要評論家卡普蘭的長文〈中國勢力的地理學〉,主張西半球霸主美國應防止中國成為東半球霸主,美國國防部長蓋茲也撰文表示要以協助外國的方式加快進一步的軍力擴張。《世界是平的》作者富里德曼不久前在《紐約時報》上撰文,就表示今年的戰爭風險會比以前都高。但不管怎麼打,千萬別打到亞洲來! \n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李述德:台灣不可能變成希臘

     為因應五都升格,公共債務法修正案大幅提高地方政府債限,稅改聯盟日昨抨擊,台灣恐成「希臘第二」。財政部長李述德昨天在立法院表示,台灣舉債並未達法定上限,每年會還本付息,而希臘是還不出利息,台灣不可能變成希臘。 \n 立法院本週將就公債法修正案、財政收支劃分法、取消軍教免稅等案,進行朝野協商,但只有公債法有希望在本會期獲得三讀,後二者因為歧見高,三讀機會很小。昨天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很關心公債法修正案大幅放寬地方政府的債限。 \n 立委賴士葆表示,修正後,直轄市的舉債以其歲出的250%為上限,「花錢越多,舉債越多」、「雪球效應很大」。 \n 立委羅淑蕾則表示,五都舉債以歲出250%計算,歲出無法控制,五都可能編一堆歲出預算,再來舉債,債留子孫。她說,「李部長認為,中華民國財政是全世界最好,只是自我感覺良好,若把隱藏性負債納入計算,財政惡化狀況遠比帳面嚴重,台灣債淹腳目。政府一連串減稅,老百姓感覺是為富人減稅;稅改聯盟就說台灣可能成為希臘第二。」 \n 財政部長李述德回應表示,政府每年都按時還本付息,因此不可能像希臘一樣。此外,他支持行政院版的公債法,即中央舉債為GNP 40%、直轄市舉債為歲出的250%,但是有流量管制,及每年強制還本付息,舉債不會太嚴重。特別預算,例如,4年5千億元特別預算,在這2年到期屆滿,102年、103年的政府預算壓力會小一點,降低舉債。 \n 對於外界恐擔憂政府債務越借越多,加速舉債,卻看不到還債的本錢,但是李述德有一套不同的見解,他昨天在立法院私下對媒體表示,舉債是一種財務策略,不舉債為不正確的作法,如同企業做生意會貸款,「舉債上限不用,就像是傻瓜一樣」,必須善用政府資源;不過,他也說,政府畢竟不是生意人,會保守一點。

  • 稅改聯盟:台灣恐成希臘第二

     本周公債法將進行朝野協商,公平稅改聯盟昨日召開記者會痛批,公債法修正版本放寬各級政府舉債上限,可舉債額度暴增,不但顯示稅改神話完全破滅,還可能讓台灣成為希臘第二。稅改聯盟還點名行政院主計長石素梅最失職,放任政府取消債限、舉債度日,讓國家不敗也衰。 \n 稅改聯盟召集人王榮璋表示,立法院初審通過、即將進入朝野協商的公債法修正草案,放寬地方政府舉債上限,未來地方政府合計總可舉債額度高達一兆四千七百多億,比現行公債法規定增加三千一百多億。 \n 王榮璋進一步指出,未來五都舉債額度若以歲出來計算,等於是變相鼓勵五都灌水膨脹增加支出,形同沒有上限。 \n 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認為,公債法修法就像是發給五都一張沒有上限的「無限卡」,會讓後代子孫淪落為卡奴。 \n 稅改聯盟發言人簡錫(土皆)指出,台灣政府和發生債信危機的希臘一樣,都有為富人減稅與作假帳的問題,台灣目前舉債額度依照立法院預算中心計算約為十四兆元,加上近二年的支出,約已達到十五兆元。 \n 簡錫(土皆)說,台灣實際舉債已經超過GDP的一一六%,遠超過國際貨幣基金(IMF)認為安全的六○%,平均每人揹負七○萬元的債務,台灣已經面臨希臘第二的問題,未來國民年金、軍公教與勞工退休金都將發生問題。

  • 我見我思-營所稅17趴問題多

     政府把營所稅大幅降到十七%,立法院上周終於正式通過;企業歡天喜地慶祝,一般百姓則漠然以對,認為與自己毫無關係。不過,減稅的利弊,短期未必反應在庶民身上,長期而言,必然對每個人都會有影響。 \n 過去各種對產業的租稅優惠,至少讓政府少了一兆元以上的稅收,而且獨厚科技業者,現在,政府說要讓科技產業與傳產的稅率一致,不能再讓租稅優惠大餅完全傾向科技產業,這個做法,沒錯。 \n 政府也說,,要輕稅簡政、要降低稅率以吸引更多投資,營所稅降到十七%後,與全球主要國家相比,如歐盟營所稅多在二八%到三三%間,美國為二八%到三一%,日本三十%、中國二五%、南韓二二%,台灣競爭優勢就凸顯出來。聽起來似乎都沒錯,不過,總體來看,卻都有問題。 \n 營所稅不是不能降為十七%,要降到十%都可以─只要政府想清楚,它要扮演什麼角色。 \n 古人說「量入為出」,如果,政府真要減稅、走輕稅簡政的路,社會也同意,那麼,就該要有心理準備,原本就已是年年赤字預算、入不敷出的政府,在財源變少後,更要少做很多事。 \n 景氣不振時,運用凱因斯的財政政策,大幅增加公共建設支出的空間變小;失業高時,也甭搞啥擴大就業方案、立即上工,更不能補貼企業雇用員工。社會福利也是能砍則砍,能不做就不做;類似社工不足,要編列預算大幅增人這種事,肯定是被刪除的,因為沒錢嘛! \n 近年各種社會福利方案日益增加,從失業救濟金、各種年金、社會安全網的建立…,只見增不見減,顯然社會對此需求是上升中;但未來都該打折扣了。錢變少、做的事減少,養了五、六十萬人的公務員,是否更該減一減了? \n 不過,稅是減了,咱們政府花錢方式毫無改變。 \n 馬總統承諾內政部社會福利的預算不會減少;上週,行政院院會通過經建會的「擴大辦理九十九年促進就業措施」,決定投入一三六億、增加十三.五萬個就業機會。愛台十二項建設繼續推動,沒喊停或調整的計畫,公務員數目只有增不見減,五都升格還要再增一、二萬名公務員哩;修改公債法讓地方政府可再借個六、七千億元,來個「以短支長」…。 \n 收的錢少了,花的錢不變,短期內,可以借貸、可以把公共建設支出用特別預算方式編列,以規避法令限制;甚至可以修改公債法,讓各級政府可借更多錢來花。長期呢?只有寄望降稅有大幅增加投資、帶動經濟的效果,這樣稅收才會增加,彌補財政缺口。 \n 否則,看看主權債信出問題而搖搖欲墜的歐豬五國,那就是咱們未來的寫照,挺嚇人哩!長期入不敷出、以短支長,別以為台灣永遠不會有那麼一天。

  • 政院擬翻案 中央債限調回40%

     據了解,公共債務法修正案,初審通過把中央債限下修至GNP的39%之後,主計處長石素梅向行政院表示,如此一來,民國100年預算會編不出來,行政院擬在下週的朝野協商中翻盤,把中央的債限調升回去至40%。 \n 因應5都升格,立法院財委會在今年5月6日通過公債法修正案,提高直轄市債限至歲出的200%、一般縣市為歲出的70%,而立委費鴻泰主張,中央也把業務下放移撥給直轄市,所以中央債限宜由GNP的40%下降至39%。 \n 但預訂在下週舉行的朝野協商,卻充滿很大變數。首先,編列中的民國100年預算案,中央政府總預算和特別預算的舉債合計逾4,000億,舉債存量將達38%多,如果立法院三讀通過新修訂的債限39%,就等同全部的舉債額度被借滿。據了解,對「接到最後一棒」的主計長石素梅而言,顯得「很難看」,所以她不接受。 \n 再者,高雄市長陳菊也不接受初審結果,要求恢復至行政院版的歲出之250%。 \n 但是,費鴻泰表示,他還是認為中央舉債不能太高,否則萬一未來出現財政危機,台灣並無IMF等國際組織可以救援,所以協商結果如何,將待下週揭曉。不過據了解,這次行政院的態度很強硬,翻盤成功的機率甚大。 \n 學者對公債法修正也有很多批評。一位逢甲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教授就說,「以歲出為計算基礎,首長很容易操控,例如,把今年歲出編列比去年成長5成,則舉債就可以自動擴大,大幅提高,等於沒有法定上限,很不合理,應改為以『稅課收入』為計算基楚,才比較客觀,不會被首長控制」。 \n 財政部統計,99年底中央政府預算數舉債餘額為4.6兆,占前3年GNP的35.2%,當債限下降至39%,只剩下3.8%的舉債空間,以GNP 13兆估計,為4,900億。 \n 主計處表示,民國100年,將提出特別預算1,900億,全數舉債。另外據了解,中央政府總預算也要鉅額舉債。 \n 這次公債法修正案,新增訂一套財政警告機制,當政府舉債至債限9成時,「地方政府」必須提出改善財政方案,唯這只規範地方政府,對中央政府並無約束力。 \n 否則,等到明(100)年預算,中央舉債達GNP的38%多時,就已超過債限的9成(36%=40%*90%),中央政府就得提出改善財政方案。

  • 短 評-減債度小月

     台灣財政赤字嚴重,公債發行節節升高,主權評等當然也年年退步。國人擔心會步冰島、希臘後塵,政客則信心滿滿的說,我們沒有外債,絕對不可能鬧國際金融風暴。 \n 台灣比較像日本。日本的政府公債已是GDP的一八一%,在先進國家中名列前茅。幸好日本沒啥外債,也就逃過希臘化的危機。 \n 不過,日本政府已決定將縮減明年度的公債發行額。財相菅直人說,如果金融市場喪失對日本的信心,最終必會重創國民的生活。 \n 國際金融風暴後,冰島、希臘被看衰,都被視為「落後」國家。其實,冰島人均所得五萬五千美元,希臘則約三萬美元,遠比台灣「富有」。但,這是「虛胖」,外資一抽走,就扁了。 \n 台灣靠著早年「經濟奇蹟」打的基礎,外匯存底高,也不借外債。威權時代,國民黨政府記取在大陸貨幣崩盤的教訓,量入為出,財政相當健全。 \n 但,民主化後,政客競開政治支票討好選民,既頻頻減稅,又不斷擴大社會福利,搞買票似的地方建設,財政赤字也因此驚人成長。政客一方面玩數字遊戲,美化帳面,另一方面修法提高公債上限。每遇質疑就說「又沒外債,不用怕」。 \n 其實,不管外債、內債,一樣都是債,早晚都要還,日本政客終於覺悟,決定減債度小月了;台灣政客還要執迷不悟嗎?

  • 全球股市絕地反攻

     歐盟為捍衛歐元,穩定全球市場的兆(美)元緊急救援計畫周一正式啟動,歐洲央行已開始進場購買歐元國家公債。在此激勵下,全球股市與商品市場齊唱高調,美股道瓊指數大漲逾400點。 \n 儘管如此,此一計畫對歐元的支撐卻是不符期待,先揚後挫,無法站穩1.3美元的重要心理關卡,顯示市場對歐洲主權債務危機仍心有疑慮。 \n 歐盟官員透露,如果緊急援助計畫無法達到穩定市場的目的,可能還會擴大援助行動。歐盟金融執委巴尼爾周一則是表示,歐盟執委會將在未來幾周內再推出一套防範危機重演的計畫,包括對市場放空行為加強規範與對債信評等機構強化監管等。 \n 歐盟周日推出高達7,500億歐元(9,620億美元)的緊急救援計畫,以期藉此重振因憂慮希臘主權債信危機蔓延而對歐元喪失的市場信心,嚇阻市場投機客對歐元資產的狙擊。 \n 週一歐洲央行總裁特里榭表示,歐洲央行已開始在歐洲債市購歐元國家公債。他並未透露購買哪一國的公債與金額,並且也否認歐洲央行此舉是受到歐盟的政治壓力。 \n 歐盟的緊急救援計畫,再加上歐洲央行進入債市以及主要工業國央行恢復緊急換匯協定,帶動全球股市周一全面上揚,繼亞洲股市大漲之後,歐美股市當天盤中也是強勁揚升,美股道瓊指數大漲4%左右,德國以及英國股市上揚逾5%,法國股市更是大漲9%以上。 \n 在匯市方面,亞洲貨幣周一兌美元匯價全面勁揚,韓元大漲2.1%,是1年來最大單日漲幅。但歐元卻是先揚後挫,一度勁揚突破1.31美元,但稍後在分析師多表示歐洲主權債務危機並不會因此獲得解決之下,歐元回跌,一路跌到1.283美元,而其激烈震盪的走勢也突顯市場對該計畫的效果以及歐洲債務危機仍是心存疑慮。 \n 另方面,國際商品市場也告勁揚,以銅為首的基本金屬都告揚升,而在油市,西德州中級原油每桶上揚逾2美元,而站上77美元,北海布蘭特原油更是逼近80美元。(相關新聞見A5)

  • 公債法修正五都債限擬改為歲出200%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昨天初審通過公共債務法修正案,其中,中央政府未償債務餘額由現行占前3年GNP平均數的40%下修為39%;直轄市的債限改為占其歲出的200%。因爭議仍不少,全案送院會朝野協商。 \n 高雄市財政局長雷仲達在主席羅明才宣布通過初審後隨即表示,高雄市99年歲出737億,如果舉債為2倍,也只有1,474億,但目前實際舉債1,500多億,已超過修正後的公債法之債限。由於此爭議非一時能在財委會中解決,所以也留待朝野協商時再處理。 \n 昨天在財委會發言時段,對於爭議最大的第5條,國民黨立委費鴻泰表示,據財政部試算,行政院版的公債法,直轄市舉債為其歲出250%,一般縣市為其歲出70%,加上鄉鎮舉債,合計相當於GNP的14.5%,比現行規定的8%提高太多,他要求下修為12%。此外,中央業務也移撥給地方,所以中央債限要下降至GNP的39%,加上地方的12%,合計為51%。 \n 立委賴士葆則說,地方舉債只用地方的歲出計算,則未來「地方的餅畫得越大,就可以舉債越多,將來會泡沫化」,大家只在比誰「花錢多」,理應建立地方財政自主,用GDP計算才對。中國大陸各省都編地方GDP,美國加州預算也是和GDP一起計算。 \n 議程後來進入法條逐條審查時,財政部長李述德表示,因為鄉鎮舉債無法用GNP計算,所以地方政府舉債不要訂在GNP的12%,也不要把全國政府舉債上限訂在GNP的51%,而把直轄市的舉債改為占歲出的200%,比政院版的250%減少一些,最後委員會決議,照李述德的提議通過。 \n 公債法12條第一項有關中央及直轄市債務強制還本部分,賴士葆提議,以當年度稅課收入至少6%強制還本,這比政院版的5%增加1個百分點。但台北縣財政局長江美桃表示,如此一來,未來升格為新北市之後,每年的還本金額要比政院版多出6至10億。所以最後賴士葆版的6%和政院版的5%,二案並陳送朝野協商。 \n 另外,12條第一項中有關縣市及鄉鎮債務之強制還本部分,最後通過賴士葆提議,按未償債務餘額的2%編列,比政院版的1.6%高出0.4%。

  • 政院版公債法修正 硝煙中重審

    政院版公債法修正 硝煙中重審

     行政院版的公共債務法修正案將地方政府的債限,大幅提高至GNP的14%,增加6%,約6,000多億元,爭議性很高,今(6)日立法院財政委員會要重新逐條審查,將出現拉鋸戰。 \n 如果行政院版的公債法三讀通過,根據各地方政府97年的歲出預算,估計地方政府舉債上限淨增加6,000多億,如果加上桃園縣即將升格為準直轄市,再增加1,000億,則全國地方政府舉債上限淨增7,000多億。 \n 除此之外,今日也要重審財政收支劃分法中於上週審查時多條被保留的敏感性條文,預期將有激烈辯論。 \n 國民黨立委費鴻泰昨天在財委會上指出,財政部被批評最近一直在減稅,包括最近貨物稅要給油汽混合車定額免稅25,000元,電動車免稅3年,電動車都是高價車,拚命減稅,讓人看得都心寒,如果真要節能減碳,應要獎勵走路的人,送給他們布鞋。去年稅入不足,債務增加5,000億,財政部要為歷史負責,不要人家要求就降稅。 \n 費鴻泰昨天並說,公共債務法現行規定中央政府債限占GNP的40%,地方政府債限為8%,二者合計48%,行政院擬把地方債限提高到14%多,淨增加6%,但中央業務也同時移撥給地方,這樣一來一往,中央的舉債上限就應該降低,使全國政府的舉債上限占GNP的48%的現行規定維持不變。 \n 此外,財政部上週六由5區國稅公布欠稅大戶名單,由於目前正在行政執行處執行的欠稅中,高達1,835億元的欠稅款將在民國101年3月4日到期,逾期就會勾銷名單,昨天也引發立委的關切。 \n 財政部長李述德表示,地方政府要升格為直轄市,財政需求變多,就像小孩長大,用錢變多,所以才要提高債限。 \n 李述德並說,全國欠稅共3,100多億元,要分二類,一類為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強制執行,約2,000多億元,第二類才是財政部國稅局在追查的部分,約1,000多億元。為了避免行政執行署執行中的1,800多億欠稅款,逾期要銷案,財政部會配合法務部做必要的處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