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公共廣播電視的搜尋結果,共10

  • BBC NHK經驗 財源獨立是關鍵

     公共媒體理應保持公正、客觀、自主,但在台灣卻不時隨著政黨輪替,跟著改變立場以及新聞走向。相較國外知名公共媒體,包括英國BBC與日本NHK,收視戶都必須繳交費用,因為保持經費較高程度的自主性,才能維持公信力與獨立性。 \n 以英國為例,公共電視BBC依據「皇家憲章」為基本法源,由政府與BBC簽訂協議書,訂定公共服務的架構與義務,並設有執照費的規定。一般民眾不論是透過任何渠道收看,每戶每月都要繳交12.13英鎊的費用。BBC的12名理事(Trustees)由英國政府經獨立審查程序後提名、英女皇任命,董事會設董事長和副董事長各1名,對外全權負責,對內聘任總經理(director-general)與專業經理人。 \n 日本公共電視NHK則是依據「廣播電視法」所成立,為了公共利益,必須對全國播出內容豐富的高品質節目及進行海外廣播。值得一提的是,廣電法並未將繳費給NHK訂為國民義務,端看收視戶的意願,因此,NHK對不繳費者也無法強制執行,但NHK的經費仍有90%都來自收視費。 \n 日本總務省負責董事的提名作業,董事人選獲得參眾兩院同意後,由總理大臣任命,監事則由董事會從董事名單中選出,董事會由12位董事組成,監事則會由經營委員中選任三人組成。 \n 台藝大廣電系教授賴祥蔚表示,台灣公共電視的董事由行政院長提名,但要經過立法院同意,之後再由董事之間互選出董事長,在這種情況下,董事長還是有一定的獨立性。至於國外有公信力的公共媒體,也多是由互相選舉的方式產生董事長。 \n 賴祥蔚說,中央廣播電台及中央社則是由政府直接決定,不需要立法院的把關,如果要維持公共媒體的自主性,應該把公共電視的制度套用在央廣跟中央社身上。

  • 黨政軍退出媒體真相系列五:賴祥蔚》公共精神不死 只是學界墮落

    黨政軍退出媒體真相系列五:賴祥蔚》公共精神不死 只是學界墮落

    「追求公共30年,一朝回到解嚴前。」看到最近公廣集團的諸多爭議,讓許多人不由得有此感嘆。其實不只30年,早在還沒解嚴之前的1973年,當時在黨國體制下就有大老主張成立公共電視;1982年,行政院新聞局決定成立公共電視節目製播中心,1990年進一步成立公共電視建台籌備小組;1998年公視開播。 \n 什麼是公共電視?簡單說,就是不受政府干涉、不受商業扭曲,真正屬於公民的電視。從最近的紛紛擾擾來看,很多人已經悲觀認定:公共電視根本不可行,因為政治力無所不在。有人期待文化部介入,直接決定董事長人事,這其實是大走回頭路。 \n 筆者在20多年前就曾經撰文以「周處除三害」來提醒公共電視在擺脫了政治與商業這兩派的控制之後,要當心沒有他律,反而更不能自律,於是公視本身也成為危害公共精神的一害。是否不幸言中,自有公評。 \n 公共電視是董事長的嗎?是董事們的嗎?是員工或工會的嗎?當然都不是。公共電視屬於所有公民,不只是經費來自於全民的納稅錢,也應該服務全民。 \n 理想好說,實踐卻難。從董事的提名與審查開始都充滿了政治力。制度再理想,仍要具有良知的人落實。 \n 公視的問題在哪裡?說穿了,在於台灣欠缺真正的公共精神土壤,當社會普遍不看重公共價值,只看黨派、只求權位、只想利益,又如何奢談公共電視? \n 公視的危機,也可以從台灣欠缺公共知識分子與公共領域看出。如果說台灣的公共電話比公共知識分子還多、公共廁所比公共領域還大,或許戲謔卻又寫實。 \n 德國哲學家哈伯瑪斯提出的公共領域概念,固然有資產階級的限制,但論述重點值得肯定,就是期待每個人都可以平等、理性對話,而不受政治、經濟力量的干涉或扭曲。台灣的公共廁所越來越多,公共領域卻越來越少。 \n 至於公共知識分子,薩伊德與波斯納兩位思想家都曾經分享見解,前者期待知識分子應該勇於說理及挑戰權威,後者呼籲知識分子積極貢獻社會,而不是死守象牙塔。台灣的大學很多、學者更多,可惜有些學者不碰公共事務,有些學者積極討好權力當局,有些學者只會黨同伐異。台灣的公共知識分子太少,比起逐漸消失的公共電話還要少。 \n 選擇性的正義絕對不是正義,就像呼籲黨政軍退出媒體或是反媒體壟斷,當然不能分藍綠。如果只是針對藍營或旺中,真正目的是反藍或反中,何不直接挑明?而當年跟著民進黨上街呼喊「黨政軍退出媒體」的知識分子如今哪裡去了?民進黨今天敢將黑手伸進媒體,不就是這些政客、學者的搖旗吶喊助勢?更何況還有些學者因此躋身公廣集團的高層。「反旺中」更帶有強烈的意識形態,骨子裡就是反中,卻以反壟斷為名,如今看到公廣集團的全面綠化、獨化,許多人才幡然醒悟,難道不是最大的諷刺? \n 一路走來,筆者為了公視批藍也批綠,日前有人警告:「有家有負擔,公然批判蠻幹的政府,很替你擔心。」身為學者,就算只能狗吠火車,依然要言所當言。狗年在即,就是要大聲地吠,期待民主台灣的公共精神永生不死。(系列完) \n(作者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 落實黨政軍退出媒体 上市公司不應擁有新聞台

    落實黨政軍退出媒体 上市公司不應擁有新聞台

    \n廣播電視表達的言論自由,為憲法第11條保障的範圍,惟不得濫用自由、危害國家利益或侵害他人權利,國家得依法限制。另廣播電視是公共資源,為免被壟斷與獨占,國家應制定法律,謀求廣播電視的均衡發展,民眾有更多利用媒體的機會(參照司法院釋字第364號解釋)。 \n \n 為使黨政軍勢力全面退出廣播電視媒體,立法院於民國92年12月9日三讀通過「廣電三法」(即廣播電視法、衛星廣播電視法與有線廣播電視法)黨政軍退出媒體條款修正案,明定黨政軍勢力徹底退出媒體。黨政軍條款於104年12月修法時,一度討論是否解除限制,惟最後立法院未變更內容。黨政軍條款既仍有效施行,不僅行政機關有依法行政義務,司法機關亦有依法審判義務,縱有疑慮,仍不得逕予排斥而不用。 \n \n 金管會轄下六個證券周邊單位包括證交所、櫃買中心、期交所、投資人保護中心、集保與清算公司、證券發展基金會。投資人保護中心是為金管會所屬之財團法人毫無疑義,為政府之機關,屬黨政軍性質。依據證券投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法規定,投資人保護中心對於每家上市上櫃公司原始投資股數必須購買一張股票,在一般公司並無違法與不妥,而在有法律特別規定禁止黨政軍介入的廣電媒體,就變成明白而當然的違法樣態。 \n \n 有鑑於投資人保護中心會買入每家上市上櫃公司一張股票,被投資人保護中心持股的上市、上櫃公司,在現制下已不得再投資媒體。因此包括富邦(買凱擘)、鴻海(買TBC)、宏達電(買TVBS)、台塑(買八大),都是以私人名義和自有資金購買媒體,亦經主管機關通傳會核准在案。一旦行政機關無正當理由違背其既已建立的行政慣例,即違反憲法及行政程序法第6條的「平等原則」。 \n \n 換句話說,在黨政軍退出媒體一股不留的法律規定下,上市公司台灣數位光訊就因投保中心的參股,喪失購買東森電視的資格。通傳會必須因黨政軍投資台數科的行為,不同意台數科與凱雷集團的東森電視交易申請案。 \n \n 再者,上市公司股票在交割時即視同辦妥過戶手續,無法拒絕特定對象投資;上市公司若投資經營媒體,具有黨政軍股東成分的公司、個人或其特定親屬,均可能於公開市場購買該上市公司股票而介入媒體經營,黨政軍條款將形同虛設。黨政軍條款所限制者,不僅包括政府、政黨、其捐助成立之財團法人及其受託人的「直接投資」,也包括其「間接投資」媒體在內。 \n \n 民法第71條規定:「法律行為,違反強制或禁止之規定者,無效。但其規定並不以之為無效者,不在此限。」故而如有黨政軍購買已經投資系統經營者之上市公司如台數科股票,自屬有效。上市公司台數科因具有黨政軍投資股東成分而違反黨政軍條款,不得再投資衛星廣播電視事業,至為灼然。 \n \n 上市公司基於證券市場交易原則及股份自由轉讓原則,以及公開發行股票公司股務處理之規定,無法拒絕被任何黨政軍直接或間接投資可能。於法律言,上市公司發行股票中之一千股或一千張由黨政軍持有,均是具有黨政軍色彩之機構。亦即,台灣數位光訊是上市公司,無法選擇或拒絕特定人買賣該公司股票,且股東組成亦因股份自由轉讓而隨時變動,不適格投資東森電視。 \n \n 黨政軍條款既是廣電相關三個法律均有的立法,可見民意對此議題看法之堅定。法院於審判其間即使有憲法爭議,也必須經由大法官解釋,否則即須依法判決。監察院曾多次調查「黨政軍退出媒體條款」相關之案件,且曾有糾正意見,態度明確。 \n \n 為使黨政軍勢力徹底退出媒體,不以任何形式介入媒體經營,故禁止黨政軍以直接、間接投資方式操縱媒體,進而維護媒體專業自主,以落實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若允許任何人皆得以於證券市場自由購買其股票的上市公司得進一步投資媒體,將使得「黨政軍退出媒體條款」的規範目的完全落空。通傳會必須依法作成決定,依法維護媒體避免被壟斷獨占。 \n \n法庭側記 \n \n 台中地方法院上周開庭審理台數科控告宋麗華用一張股票卡住東森電視交易案,提起「確認股東關係不存在」之訴,法官說:「投資人保護中心也持有台數科一張股票,難道也違反黨政軍條款而無效?」本案顯然無法以民事判決解決爭議,「除非股票停止交易,但可能嗎?」法官見解和學者李復甸的觀點不謀而合。 \n \n 法官認為,黨政軍條款的立法意旨是為禁止黨政和媒體掛鉤,投保中心也持有每家上市公司一張股票,難道也違反黨政軍條款而無效?而且黨政軍條款處罰對象是系統業者,並非購買人宋麗華。台數科請法官禁止宋麗華行使股東權,買股行為自始無效,當場被法官的質疑打臉。 \n \n 法官還說宋麗華在辯論終結前可能賣出股票,本案沒有訴訟實益;而且除了宋麗華這一張股票,可能還有無數張,沒完沒了,顯然無法以民事判決解決爭議,「這應該去打行政訴訟吧?NCC審酌事由很多,是否違反黨政軍條款只是其中一部分,這是否是立法不當的問題?」 \n \n \n \n \n李復甸小檔案: \n \n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系資深教授 \n世新大學法學院院長 \n中華民國憲法學會理事 \n國際法學會常務理事 \n法曹協會常務監事 \n司法院法官學院講座 \n法務部司法官學院講座 \n第六屆立法委員 \n第四屆監察委員 \n \n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04期《時報周刊》,本期一套雙本特價69元。 \n \n本刊與樂扣樂扣Lock Lock合作,推出「Life 樂生活」贈獎活動,凡訂閱雜誌1年期(新訂戶2,997元、續訂戶2,830元),即享以下好禮6擇1免費送。(A)全聯福利中心禮券500元。(B)樂扣樂扣英雄不鏽鋼保溫杯2件組(市價1,490元)。(C)樂扣樂扣HARD&LIGHT彩色好潔輕鬆煮炒鍋(市價1,349元)。(D)樂扣樂扣大容量真空不鏽鋼保溫瓶(市價1,399元)。(E)《愛女生》雜誌一年。(F)《時報周刊》雜誌8期。 \n \n \n時周「新官網」粉墨登場,更貼近社會時事脈動,給您不一樣的感受。 \n \n \n \n訂《時報周刊》一年,送BWT德國倍世Mg2+鎂離子健康濾水壺2.6L(內含一濾心),限量優惠中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00-000-668。 \n \n \n

  • 客委會擬推 客家公共廣播電視集團

    客委會表示,將持續推動客家電視法制化以及設立全國性客家廣播電台,並規劃結合客家電視、電台以及策略聯盟地方頻道的資源為基礎,未來將推動成立「客家公共廣播電視集團」。 \n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今天邀請客家委員會業務報告並備質詢。 \n 根據客委會的書面報告表示,如果政府和民間沒有持續推動,客家民眾說客語的能力每年會自然流失1.1個百分點,預估約40年後客語就不存在。不過目前客家民眾各個年齡層客語聽、說能力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n 客委會表示,未來將推動媒體多元呈現客家語言及文化多樣性,整合社會資源,建立永續的族群傳播體系。其中由於公視董事會的成員當中,仍未有客籍董事,在公視的運作中,客家主題性的參與發聲尚待提升,現況並不利於客家電視永續經營。 \n 未來將持續協調推動客家電視法制化以及設立全國性客家廣播電台,並規劃結合客家電視、電台以及策略聯盟地方頻道的資源為基礎,未來將推動成立「客家公共廣播電視集團」。辦理先期制度研析及規劃等事宜,以建立永續經營的族群傳播體系。1050623 \n

  • 社論-修改《公共電視法》為公共電視董事會爭議解套

     第五屆公共電視董監事改選延宕至今已逾800日,傳為國際笑柄。其中固然牽涉政黨惡鬥以及政府組織改造期間新聞局無暇治理等因素,但是此事確實發生於國民黨作為執政黨之後,而且確實也是在國民黨主導下於2009年修法將董事從原本11-15人增加為17-23人,對此國民黨自是難辭其咎。 \n 行政院在去年四月向立法院提出《公共電視法》修正草案,提議將董事名額降為13至17人,以及將審查委員同意的門檻也由3/4降為1/2。外界最大的質疑是董事名額一下增加一下減少,其理由安在?豈是朝三暮四一句能夠帶過。至於審查委員同意門檻降為1/2,似應可予同意,因為即便有關獨立機關成員同意權門檻,相關組織法僅規定經立法院同意後任命,並未有明確同意比例之規定(包括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中選會組織法、通傳會組織法)。其有明確比例規定者,僅見諸於憲法第92條監察院行使同意權(現已不適用),以及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29條立法院行使同意權之規定,並均以過半數決議為通過。 \n 不過我們認為,行政院版《公共電視法》修正草案並未除去病根,因此建議應該改弦易轍,依公共電視之事理本質的需求好好修改公共電視法,再依據新法任命新董事,此項拖棚的歹戲才能真正落幕。早日化解爭議,政府相關主管部會確實不能再拖。 \n 最為重要的是,《公共電視法》自立法以來都是採取「董事會及董事長制」,董事產生的程序非常複雜、難度很高,並且具有高度政治性,因此《公共電視法》第20條規定董事長為專任有給職,董事會每月至少召開一次。經過如此困難程序產生之董事及董事長,很難不看重自己扮演的角色,而董事雖為無給職,但因可以參加每月舉行之董事會而高度參與公共電視之經營。惟從治理的角度而言,這麼多成員又這麼具有政治性的董事會,其實非常不利於公共廣播電視的經營。我們建議回歸公司治理的精神,使董事會專精於重大政策之監督,而將日常之運作交給執行長(或總經理)及其主導之執行委員會,避免過度干預公共廣播電視專業從業人員第一線的工作。 \n 公共廣播電視不採「董事會及董事長制」後,董事之提名宜單純化處理,人數可以減少,且其任命過程也宜儘量簡化,可以比照獨立機關,由行政院長提名董事人選(主管機關文化部得建議人選),由立法院行使同意權。現行法規定由立法院推舉11名至15名社會公正人士組成的公共電視董監事審查委員會,實際運作的結果只是忠實執行各推薦政黨的意志,此種白手套乾脆廢了。 \n 其次,應確立公共廣播電視採取執行長 (或總經理)主導之執行委員會制。隨著公共電視頻道與預算的增加,其重要性、觀點的多元性與經營的複雜度也會大幅提升,這已經不是一位總經理或兩三位副總經理以上下垂直領導方式所能夠繼續治理的機構。建議採取執行長(或總經理)主導之執行委員會制,由執行長(或總經理)、副執行長(或副總經理)、各頻道或電台之經理(或台長)共同組成執行委員會,以合議制方式治理公共廣播電視,避免因為凸顯一位執行長(或總經理),但卻所託非人而產生的種種爭議。 \n 最後,公共廣播電視短期內仍然以國家預算全額補助最為可行,既然如此,應該建立公共廣播電視之問責機制。因此我們提出以下二項建議: \n 第一,公共廣播電視應該定期接受評鑑,此項評鑑最好由外部機構負責,文化部可邀集社會公正人士組成委員會負責此項工作。文化部並依據評鑑之結果,對公共廣播電視提出之預算提供意見,供立法院審議時參考。公共廣播電視應自行編列預算,逕行送立法院審議,不需再依據現制「報請主管機關循預算程序辦理」。 \n 第二,公共廣播電視之預算應該依據其過去表現、未來經營計畫與民眾支持度,呈現良性成長,避免暴增暴減。在確保其穩定運作的同時,亦能配合閱聽大眾需求、數位匯流趨勢,強化公視提供公共傳播服務、提升文化教育水準等功能。

  • 龍應台:公視是華人世界唯一

    龍應台:公視是華人世界唯一

     由文化部主辦的「國是論壇」昨日邁入第3場,以「尋找更『高』、『清』的公共空間-公廣媒體的未來」為題,邀請學者提出建言。台灣公共電視1998年成立至今,近來事端頻傳,當下面臨新任董監事人選的爭議,但論其精神,文化部長龍應台強調,「台灣的公視是全華人世界唯一,香港公共廣播電視台不算,北京更不用說。」 \n 要茁壯需更多資金 \n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羅世宏剛赴大陸分享公視發展經驗,他說當地師生聽完他所言,都極為羨慕,因為大陸只有央視,「我們花了十多年時間建立華人地區唯一的公共電視,不能讓過去努力白費。現在應該設法打造公視成為全球華人資產,台灣做為公民社會,對華人世界應發揮該有的創造力與文化影響力。」 \n 羅世宏進一步強調,儘管公視需受監督、建立更健全的體制,但公視確實具備獨特性且不可複製或取代,「相對其他國家對公廣的投資來說還是太少,要讓它成為華人世界國力擴散且廣受肯定信賴的品牌,需要更多資源挹注。」 \n 公視公民社會象徵 \n 羅世宏以大陸為例,央視旗下逾20個頻道、網路電視台和雲端數十萬小時的節目,「我們不求這麼大規模的投放能量,但如果我們要在兩岸三地甚至華人世界扮演更大的角色,公視顯然是文化部門可以灌注心力投資。公視在大陸名聲比在台灣更好,因為它是台灣民主、公民社會與人權的象徵,只有台灣才能孕育出公共電視。」 \n 羅世宏認為,兩岸影視合拍交流項目益增,但公共媒體也需要走出去,或是讓對方「走進來」,例如描繪大江南北美食的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最近就將於公視播映。 \n 政治大學廣電系教授劉幼琍同樣認為星、馬、港、澳等地的公共電視性質不如台灣。她接續以台灣公廣集團旗下的「宏觀」電視為例,指出眾人應該思考許多國家的公視在海外角色應該為何?這個全天候向海外華僑、華人播放台灣電視節目的衛星電視頻道,「它在公廣集團裡或是脫離出去,哪一種狀況對台灣能發揮最大效益、可以把台灣資訊內容對外傳布分享?」 \n 不過,台下與會者也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中華民國廣播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馬長生便直言:「對於公視成為華人領頭羊媒體,這種想法太天真,如果在國內沒有影響性,要到華人社會中是不夠的;只有先在台灣生根成長,才有機會到國外去。」

  • 辛亥百年走百城 中山起步

     廣東電視台、上海廣播電視台、湖北經視、湖南電視台、南京電視台、中山廣播電視台等全國百家電視媒體代表將活動旗幟共同插放在地圖中,辛亥革命重要城市的位置,標誌著「辛亥百年走百城」大型媒體活動正式啟動。 \n 這些電視媒體將走訪與辛亥革命有關的城市和孫中山先生曾經到過的地方,用鏡頭記錄辛亥革命的歷史和百年巨變。在百年辛亥紀念活動即將到來之際,百家電視媒體共同聯手策畫「辛亥百年走百城」大型媒體活動,既是對辛亥革命的紀念,更是對中國大陸改革進程的紀錄,同時也是中國大陸電視同行對辛亥百年的崇高敬意。 \n 作為偉人故里中山市的電視媒體,中山廣播電視台承擔了部分策畫、拍攝、製作工作。該台公共頻道總監江秀娟透露,整個攝製活動將持續至10月,參與報導聯盟的電視台預計在8月分開始統一播出。

  • 社論-莫讓公共電視成為行政院組改下的孤兒

     最近公共電視台為了董事長及總經理更易問題,引發社會正反兩極的不同反應,也造成各界對其功能、組織、運作模式等,加以高度關注。由於公共電視依法接受政府補助,加上客家電視、原住民電視及宏觀電視的委託製播,每年預算規模超過新台幣20億元以上,這樣的機構應如何定位,以及該建立什麼樣的機制配套,確保其達成《公共電視法》規定的設立宗旨,的確值得探討。 \n 研究發現,民眾最認同公共電視節目的品質、教育性、照顧弱勢族群,也高度肯定資訊正確性、具有本土意識,且富有特色。因此,善用公共電視此項資產與優勢,不僅可彌補商業電視之不足,更可以促進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 \n 然而,相對於民進黨政府勇於靈活運用公共電視,國民黨重新執政之後,雖然黨務部門和立法委員積極運作提前改組,行政單位則顯現極大的自我克制,幾乎到了沒有作為的地步,其董事、董事長、代理董事長及總經理間不斷循環訴訟,可見一斑。再加上作為《公共電視法》主管機關的新聞局,因為將於101年行政院組織再造上路後成為消滅機關,所以擺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消極態度,或礙於公務機關倫理而不願意作「其言也善」式的臨別規劃,一再蹉跎改革的時機與動能。我們深深憂慮政府當局對此一重大公共議題的長期緘默與不作為,將會一直繼續到文化部成立之後,所以在此呼籲行政院,不要讓公共電視成為行政院組改下的孤兒,而應即刻協調文建會接手公共電視治理的相關工作,使新聞局專注於其國際宣傳的業務與機關的轉軌。 \n 公共電視最需要文化部政策領導與協調的是決定經營的組織型態,因為現行公廣集團成員包括公共電視、華視、客視、原視,彼此各有其歷史背景與經營文化,在相互合作上有其難處。文化部代表全民對公共電視享有所有權與監督權,應協助其解決此項難題。我們建議,將上述電視一律併入未來的公共廣播電視,而成為其中的一個頻道,各自保有其特色:公視致力於製作兒少、教育、藝術、環境等類型內容;華視則提供生活資訊、大眾化戲劇、娛樂、休閒、體育等節目為主;客視及原視負責照顧族群資訊、生活、娛樂等需求,並肩負族群文化傳承之使命。總體而言,集中而簡化的公共廣播電視組織架構,有助於其品牌打造、資源之整合與共享,當然也會有助於提升其經營績效。 \n 另一方面,文化部要建立起與公共電視的伙伴關係,在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上可以攜手合作,在公共電視的治理上扮演其外部評鑑人的角色,並應該協助公共電視改善財務,建立問責體系。具體而言,文化部可考慮修正公共電視法第30條及第32條,使得公共廣播電視編列預算後逕行送立法院審議,不需再「報請主管機關循預算程序辦理」,不過文化部可從公共電視經營之成效,對該預算之合理性加註意見。 \n 其次,文化部不應該只是由政府增加編列補助金額的方式改善其財務,而可以另闢蹊徑,例如經由強化國民對於公共廣播電視理念與成效的認同,同樣可以達到改善其財務之目標。因此文化部可修法明文允許公共廣播電視部分頻道適度接受商業廣告,以及增加對公共廣播電視之捐贈可以享有免稅的鼓勵。公共廣播電視雖然不以營利為目的,但是適度接受商業廣告,並不會影響其公共性,而且也是其表現受到外界肯定的指標,因此沒有全面禁止的必要。 \n 最後,在問責體系的建立上,文化部可以參考其他國家作法,由公共電視邀集各界代表,在內部成立正式的內容諮詢委員會,以開放心態接受外部評鑑或建議,進一步提升其社會接受度。同時,文化部可以修改公共電視法第34條及第35條,規定其所有文書、計畫、資料應該以全文上網方式供民眾免費查閱為原則,增加公共廣播電視基金經營與治理透明度,以及民眾對其信賴度。 \n 建立一個可以與商業電台平衡的公共廣播電視,乃是全民與政府無可推諉的責任;而且就是現在,不是在下一次選舉或政府組織改造之後。

  • 甘肅災區頭七 陸港澳今誌哀

    甘肅災區頭七 陸港澳今誌哀

     甘肅舟曲土石流災害至今滿七天,大陸國務院決定,今天舉行全國哀悼活動,全國和駐外使領館降半旗致哀,並停止公共娛樂活動,舟曲災情現共造成一二三九人死亡、五○五人失蹤,災後工作已轉為防疫與重建;而近日暴雨也為川震災區汶川再帶災情,共出現十六處土石流,累計有四十一人失蹤。 \n 大陸國務院昨日上午發布公告:為表達全國各族人民對甘肅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遇難同胞的深切哀悼,國務院決定,二○一○年八月十五日舉行全國哀悼活動,全國和駐外使領館降半旗誌哀,停止公共娛樂活動;而港澳特區政府也跟進發表公告,將比照辦理一同誌哀。 \n 依據過往案例,誌哀日當天除暫停一切公共娛樂活動外,大陸各報紙以黑白版發行、網站頁面改為黑白畫面,廣播電視只播出新聞類節目,以青海玉樹地震「頭七」為例,當日所有大陸電視節目一律轉播央視新聞。 \n 本月八日除造成舟曲遭土石流滅頂災情外,同省的天水、隴南兩市也因山洪與土石流,累計造成卅人死、卅六人失蹤;而兩年前受川震重災區如德陽、綿陽、成都、宜賓、樂山、攀枝花、阿壩、廣元等一二七個鄉鎮,近日亦受暴雨波及,受災超過卅八萬人,並造成十一死、六十二人失蹤,而四川廣元前往甘肅舟曲的救援道路也遭落石堵死,現正努力搶通。 \n 面對今年大陸各省分重大災情不斷,大陸國土資源部環境司副司長陶慶法指出,今年的重大地質災害,無論頻率、次數或傷亡失蹤人數,都是本世紀最嚴重的,且地質災害主要是由降雨誘發,多發生在地形陡峭、溝谷縱橫、岩石風化破碎的非監測區域。 \n 陶慶法坦言,除氣候與地震因素,社會防範意識薄弱也是主因,目前一千六百多個地質災害重點地區,機構研判、調查、預警能力薄弱,很多縣連一個專職人員都沒有。此外,根據中國地質環境監測院、國家地質調查局資料,中國至少有一萬六千個與舟曲一類的「重大」地質災害潛藏區。

  • 修改公共電視法 歹戲別再拖棚

    近來公共電視的風波越演越烈,我們主張應根本修改《公共電視法》,才能徹底解決此種一再上演的歹戲以及因此對公共電視造成的傷害。 \n《公共電視法》向來都是採取董事會及董事長制,董事產生程序非常複雜、困難且有高度政治性,經如此困難程序產生之董事及董事長,很難不看重自己扮演的角色,更何況董事長為專任有給職,而董事雖非專任且為無給職,卻可以透過每月之董事會而高度參與公共電視經營。但是從治理的角度而言,這麼多成員又這麼有政治性的董事會,是非常不利於公共廣播電視的經營。我們建議回歸公司治理的精神,使董事會專精於重大政策之監督,而將日常運作交給總經理(或改制之執行長)及其主導之執行委員會,避免過度干預公共廣播電視專業從業人員第一線的工作。 \n隨著公共電視頻道與預算的增加,其重要性、觀點的多元性與經營的複雜度也會大幅提昇,這已經不是一位總經理或兩三位副總經理以上下垂直領導方式所能夠繼續治理的機構。建議採取總經理(或執行長)主導之執行委員會制,由總經理(或執行長)、副總經理(副執行長)、各頻道或電台之經理或台長共同組成執行委員會,以合議制方式治理,避免因為凸顯一位總經理(或執行長),但卻所託非人而產生的種種爭議。 \n其次是主管機關之確立與職掌的問題。目前公共電視主管機關為新聞局,但是該局將在民國一百年底走入歷史,因此應該及早確立公共廣播電視基金會新的主管機關。我們建議以文化部為宜,因為新聞局部分併入該部,而公共廣播電視法第一條也以「提高文化及教育水準」為立法目的之一。至於公共廣播電視在通訊傳播上的行為仍受到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規範。文化部的職掌應該可以與公共廣播電視協調配合,以促進我國文化創意產業。 \n至於公共廣播電視的經費來源,短期內仍然以國家預算全額補助最為可行,既然如此,建議建立公共廣播電視之問責機制,其中應該包括定期接受評鑑,而此項評鑑最好由外部機構負責,文化部正適合擔任此項工作。公共廣播電視所編列之預算依據現制是「報請主管機關循預算程序辦理」,但另一個可思考的作法是由文化部可依據評鑑之結果,對公共廣播電視之預算提供意見供立法院審議時參考。公共廣播電視預算之編列與審議應該依據其過去表現、未來經營計畫與民眾支持度,呈現良性成長,避免暴增暴減。 \n經比較研究各國制度後,我們發現其提供之公共服務不僅是電視,而且包括公共廣播,事實上我國也有許多公營廣播電台,長遠而言,應該一併納入公共系統,以提升其服務的涵蓋面與整體性,故建議將「公共電視」更名為「公共廣播電視」,同時用以取代在九五年立法院通過《無線電視事業公股處理條例》創設所謂「公共化無線電視事業」、公共電視爭取到原民會對「原住民族電視台」及客委會對「客家電視台」之補助後,逐漸產生所謂「公廣集團」一詞。「集團」給人財大氣粗之負面印象,其次,各國公共廣播電視比較多的作法是在旗下設立各種頻道,而各種頻道並非獨立之法人或團體,由其組成之公共系統也就稱不上「集團」。 \n綜合以上所述,公共電視法名稱應該修正為《公共廣播電視法》。公共廣播電視應採取執行委員會制,董事會扮演的角色是決定執行委員會之經營方針與監督其經營管理,由文化部擔任主管機關,每年對其進行評鑑,依據評鑑結果,對公共廣播電視基金會提出之預算,提供意見給立法院審議參考。(谷玲玲為台大新研所教授、劉幼琍為政大廣電系教授、李秀珠為交大傳播所教授、劉孔中為中研院法律所研究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