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公共支出的搜尋結果,共193

  • 拜登預算案 遭前財長打臉

    拜登預算案 遭前財長打臉

     美國總統拜登28日向國會提交2022財年預算案,總金額6兆美元,大幅提高基礎設施、公共衛生、教育、對抗氣候變遷等項目的支出,而為了籌措財源要針對企業和富人加稅。但美國前財長桑默斯等經濟學家警告,政府過度支出恐引發衰退風險。

  • 大陸公布首份國家基本公共服務標準

    大陸公布首份國家基本公共服務標準

    4月20日,大陸國家發改委等21個部門公布《國家基本公共服務標準(2021年版)》,涉及教育、醫療、養老等9個方面、22大類、80個服務專案,確定了具體服務物件、內容、標準、支出責任和牽頭負責部門。這將推動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到一個新的階段。

  • 學者觀點-拜登的經濟振興與策略布局

    學者觀點-拜登的經濟振興與策略布局

     今年三月底,拜登總統提出2022年支出計畫,闡述其優先支應科目和以公司稅開源的預算規劃,正式開啟兩黨協商的第一步。一如財政部長葉倫早先的發言,財政擴張必須要一次做足、一次做大的立場宣示,以期在疫苗注射順勢達標之際,同步帶起消費信心、企業經營與公共建設的擴張性支出。

  • 北市警察機關首座公共藝術 造價500萬鐵鴿引關注

    北市警察機關首座公共藝術 造價500萬鐵鴿引關注

    北市萬華警分局大門前施工頻仍,造價490萬餘元的公共藝術即將完工,造型是1隻展翅高飛,代表警察的鴿子,因十分顯眼引發往來民眾議論,對此萬華警方表示,整個工程是按「公共藝術設置辦法」發包定造,價格則為全棟大樓造價的百分之一,也就是490萬1000餘元,近日陸續施工、組裝,經驗收後預於5月左右完成,經費是由文化部支出,並未動警局任何預算。

  • 美基建漏氣 資金缺口飆2.6兆美元

    美基建漏氣 資金缺口飆2.6兆美元

     美國土木工程師學會(ASCE)3日公布四年一度的「基建成績單」報告指出,美國基建設施面臨約2.6兆美元的資金缺口,呼籲聯邦政府大幅增加支出,以改善年久失修的道路、港口與橋梁。

  • 促參2.0修法 三大重點吸金

    促參2.0修法 三大重點吸金

     為引進民間資金,我國持續鬆綁法規。財政部近日預告「促參法修正草案」、即為「促參2.0」,最快4月送政院處理、上半年送立院審查。促參2.0涵蓋三大方向,包括擴大促參法公共建設適用範圍、新增有償取得公共服務機制(PFI)、增訂促參案調解程序。 \n 官員指出,促參2.0將公共建設範圍擴大到建設與服務,除了既有的交通、新市鎮開發、觀光遊憩、社會福利、運動、綠地等14項以外,本次修法也增列綠能設施、數位建設等項目。 \n 為減輕政府公共建設支出,促參2.0也新增PFI制度,由政府與民間訂定長期購買或承租契約、並將興建的財源籌措交由民間業者負責。透過PFI方式,政府不用花費大筆建設支出,紓解舉債建設的財務壓力,且政府可避免舉債上限超標。 \n 官員表示,將PFI制度入法主要為提供法源,未來PFI制度可應用在長照,像政府與民間業者簽定十年期長照服務、按年計費,每年定期檢視成果,業者在十年內必須有五年為特優、三年為優等。他也指出,我國現有ETC系統、汙水處理廠已運用PFI概念,例如ETC由遠通電收代高公局收取通行費,全部通行費都先繳給高公局,高公局再依約定標準,給付遠通電收「委辦服務費」。 \n 促參法自2002年上路,截至2020年底,累計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案件為1,836件、其中有209件解約。以標的而言,解約案多為文教設施,其次為觀光設施、交通建設等,而業者解約原因有半數為財務困難或經營不善,其餘則為天災、地方團體反對、環評未過等因素。 \n 然而,促參案件一旦解約,政府必須花費更多時間與數倍金錢處理土地、建物殘骸。 \n 官員指出,為減少解約案,促參2.0也設置調解機制,原本促參業者依序在協商、協調委員會、仲裁等程序未果即走上法院訴訟,但未來在協調委員會後新增調解委員會,由財政部與專家學者擔任第三方調解人,化解部分促參爭議並減少解約情況。

  • 旺報社評》收回鼓勵台商回流過時政策

    旺報社評》收回鼓勵台商回流過時政策

    國際貨幣基金會最新公布《世界經濟展望》報告,2021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將達到8.1%,遙遙領先所有大型經濟體。相較大多數經濟體,因疫情衝擊,去年經濟多陷入嚴重衰退,大陸不只沒有衰退,反而出現2.3%正成長。今年基期已不低,還有機會成長續超過8%,大陸成長動能不容小覷。 \n \n \n 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分析,大陸亮眼的經濟數據,主要基於三項因素:有效遏制疫情傳播、持續擴大公共支出、人行提供大量流動性。她的說法看似合理,但並未抓到精隨。因為除第一項有效控制疫情因素外,後兩項幾乎是全世界主要國家的刺激經濟作法,而且執行得更激進、徹底。 \n 例如在提供流動性方面,美國聯準會及歐洲央行這一波印鈔都超過3兆美元,大陸人行連1兆美元都不到,差距十分懸殊。更不用說,整體公共支出規模,大陸完全比不上歐美先進國家。光以紓困規模來看,美國及德國紓困金額占GDP比重都在3成以上,大陸不過6%左右,但歐美先進國家的經濟表現明顯不如大陸。顯見這一波大陸經濟走勢,絕非只是擴大公共支出與提供大量流動性。 \n 真正的關鍵,在於近年大陸積極推動經濟結構轉型,包括對內經濟改革與對外市場開放,成效正在逐漸顯現。特別是歷經3年多的中美貿易、科技與金融戰,雖壓抑大陸經濟表現,卻也逼使北京加快經濟結構調整步調。不管是愈來愈加倚重的內需消費,或是以新基建為主的高科技戰略產業發展,再或是資本市場的改革與開放,都可清楚看到,政策牛肉端出的速度與力道,遠勝於從前,讓外資對大陸經濟前景轉趨樂觀,從減碼轉為加碼。 \n 根據聯合國貿易暨發展會議(UNCTAD)統計,2020年全球外人直接投資(FDI)受到疫情影響,規模從2019年1.5兆美元降至8590億美元,劇減42%,大陸卻來到創紀錄的1630億美元,成長4%,也首度超越美國(1340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外人直接投資國。進一步查看細項可以發現,流入中國的FDI,主要集中在資通訊(ICT)及生技製藥產業,高科技產業的FDI成長達11%,為了併購而來的FDI更是大幅成長54%。足以證明,大陸成功的經濟與產業轉型,正在吸引外資的目光。 \n \n \n 這個趨勢還會持續,尤其隨著拜登取代川普,原本劍拔弩張的中美關係,將有機會稍微緩和。畢竟從拜登過往的執政風格與外交及貿易人事布局來看,未來在處理中美貿易紛爭上,可能會更傾向用談判來取代直接衝突。對亟待轉型升級的北京來說,少了外在紛擾,將可以把心力放在內部改革與市場開放上,推動經濟結構調整,進而拉抬經濟成長,也會進一步吸引外資投入。 \n 台商要重新思考,過去基於美中貿易戰可能產生額外交易成本因素,選擇離開中國,是不是一個好的決定。當外資重新擁抱大陸市場,台商反其道而行,絕對不是最佳策略。另一方面,對於那些本來就打算深耕大陸市場的台商來說,也不能墨守成規,而需跟著轉換思維,重新思考未來在大陸的經營模式與布局策略,方能抓緊大陸轉型商機並創造自身的藍海。 \n 政府是台商最大的後盾,應思考如何協助台商在兩岸經貿及投資往來中發揮優勢,而非放任台商自生自滅,甚至扯後腿、單方面鼓吹台商離開大陸。我們一再呼籲,政府必須正視兩岸經貿的高度依存關係,及早做出正面回應,就是不希望看到台商夾在兩岸政府之間,進退失據,錯失大陸潛在的龐大轉型商機。 \n 疫情徹底擾亂各國經濟走勢,也改變世界經濟樣貌。美國能否續執全球經濟牛耳,中國有無可能彎道超車,沒人能夠說得準。但可以肯定的是,大陸正為可能的全球經濟與產業板塊重組,積極做出改變與調整。外資也針對這樣的改變,用實質投資投下肯定的一票。政府應重新評估,是否收回鼓勵台商回流的過時政策。

  • 印度放寬外資投資保險業上限

     印度周一發表下個財政年度(4月起)財政預算案,提出讓醫療健保支出倍增,放寬外國人投資其龐大的保險市場,以協助飽受新冠肺炎打擊的印度經濟復甦。該預算案刺激印股SP BSE Sensex指數周一大漲5%收48,600點,逼近1月20日所創的收盤新高。 \n 財長希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估計4月初展開的2021/22度財政年度赤字,相當於國內生產毛額(GDP)的6.8%。迄3月底止本年度赤字,估計從原先預期7%擴大至9.5%。 \n 她建議把醫療健保支出增加135%至2.2兆盧比(約302億美元),協助改善公共衛生系統,和購買巨量疫苗為印度13億人口接種。 \n 印度是全球新冠肺炎確診人數第二高國家,僅次於美國,但醫療健保支出占GDP比率僅約1%,是所有主要國家裡最低。 \n 對外國直接投資保險業的投資上限,希塔拉曼提出把目前不得超過保險業規模49%,放寬至74%。 \n 印度只要能控制疫情,就能令經濟復甦。因為去年為防疫而全國封鎖,令數百萬計民眾失業。政府估計本年度經濟將萎縮7.7%,但下年度可望成長11%。 \n 印度馬亨達(Mahindra)集團董事長馬亨達(Anand Mahindra)認為在目前經濟極嚴峻情況下,政府有責任增加財政支出至足以恢復經濟的程度,否則廣大民眾會受苦。 \n 希塔拉曼在預算案裡撥出2,000億盧比,讓背負一堆壞帳並拖累經濟成長的國營銀行進行資本重整。 \n 預算案消息使印度10年期公債殖利率在周一,從盤中低點5.888%急速回升至收盤6.06%。債息上升表示債價下跌。 \n Anand Rathi證券首席經濟師哈扎(Sujan Hajra)認為債市反應,表示市場預期政府將增加更多支出來推動經濟成長,不再維持財政紀律。 \n 他說這舉動受市場歡迎,認為能對經濟成長有正面影響,從而降低對公債的避險需求。

  • 拚經濟 政府公建今年逾6,100億

     國發會副主委施克和28日表示,政府投資、民間消費將是支撐今年經濟成長的重要動能,政府擴大支出,公共建設經費投入逾6,100億元,為歷來最高金額,也較去年多出兩成達1,000億元,未來預算執行率也是GDP成長的關鍵。 \n 公建投入金額增加,但相關人力及物料問題,蘇揆提出預警表示,隨台灣重大投資、公共支出增加,相關人力是否有欠缺,相關物料因此有上漲,應有相關因應作為,勞動部、經濟部、工程會協同各相關部會,對於問題能夠預見於先,提出相關對策來對應、解決。 \n 施克和在院會後記者會指出,除政府投資外,民間消費也是支撐GDP重要力道,全球疫情尚未趨緩,政府仍需持續加速公共建設支出,提振內需帶動經濟成長。 \n 行政院會28日聽取國發會報告「109年度整體公共建設計畫執行情形」,去年整體公共建設計畫經費5,046億,至去年底執行4,818億,執行率95.48%,比前一年提升2個百分點。蘇揆指出,台經院估科技大廠加碼投資台灣,離岸風電等綠能投資升溫,今年民間投資可望提升達4.83%。 \n 國發會指出,國發會與工程會今年將積極協助計畫主辦機關排除困難,加速計畫規劃執行,提升執行效率,持續衝高公共建設執行率。蘇揆要求各部會首長要更精確,公共工程執行率不是只有以95%為目標,而是應該有規劃、訂定,貫徹執行。

  • 《經濟》去年公建執行率13年最佳 蘇貞昌:預先因應可能問題

    行政院長蘇貞昌今(28)日在行政院會表示,2020年整體公共建設執行率達95.48%,創13年來最佳成績,除要求從優敘獎表現績優的單位及同仁,亦責成各部會預先針對重大投資、公共支出增加,連帶可能造成人力欠缺、物料價格上漲等問題提出對策與因應解決。 \n \n蘇貞昌表示,去年在院會及專案會議中,多次要求能加大、加快、加碼投資並執行公共建設,避免過去SARS期間因公共支出減緩而影響國內經濟發展情況再度發生。感謝各部會通力合作、認真執行,使去年整體公共建設執行率大增2個百分點,創13年來最佳成績。 \n \n蘇貞昌感謝各部會首長親自督導、重視並拿出方法,加上團隊同仁齊心合力,才能繳出此績優表現,許多部會執行率甚至超過95%的預設目標。透過今日國發會報告的執行數字,相信各部會首長都能更精確瞭解業管部會的良好及不足之處。 \n \n對於未能做到的原因,以及隨著台灣重大投資、公共支出增加,是否出現人力欠缺、相關物料上漲等狀況,蘇貞昌指出應有相關因應作為,請勞動部、經濟部、公共工程委員會協同相關部會,預先針對可能問題提出對策,加以因應解決。 \n \n蘇貞昌強調,執行率不是只提升數字,還要瞭解如此努力下為何仍有問題未解決,並須預先針對擴大內需後可能產生的連鎖效應有所因應,請各部會首長對於業管業務貫徹執行並管考。

  • 振興!公建預算創新高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行政院去年大力推動公共建設,點火內需,提振景氣。行政院會28日將聽取國發會報告「109年度整體公共建設計畫執行情形」,去年公共建設總金額為5,046億元,創下八年來新高,執行率更高達95.48%,創下13年來新高。110年整體公建預算更創下史上新高,逾6,000億元。 \n 行政院表示,面對疫情尚未趨緩,政府須持續加速公共建設支出,提振內需帶動經濟成長。國發會與工程會今年將積極協助計畫主辦機關排除困難,提升建設執行效率。今年整體公建預算包含總預算、前瞻和基金預算逾6,000億元,仍待立法院審議通過。 \n 分析去年各季執行情況,國發會指出,在第一季公共建設計畫確實受到疫情影響,低於過去年度平均表現,第二季起在政府加速推動下,執行成效明顯提升,避免以往過度集中在第四季執行現象,展現優於過去年度經費執行表現。 \n 去年政府一整年推動公共建設總金額為5,046億元,僅低於2010年的5,379億元、2011年的5,128億元,創下2012年以來新高,執行率更高達95.48%,創下13年來的新高。 \n 行政院長蘇貞昌在去年2月13日的行政院會中,指示相關部會加速、加大公共建設,避免上次SARS期間,因政府防疫,公共工程也因經濟活動趨緩而停滯,拖累GDP表現。另他也召集部會首長、公營事業董事長與負責人,交代公共支出絕對不能停,而且要加大、加碼、加快,並要求各部會督管國、公營事業貫徹執行,盤點問題及困難。 \n 去年7月2日的行政院會中,蘇揆要求各部會確實掌握公建計畫執行情形,達到全年整體相關建設計畫經費達成率95%。當時國發會曾預估,如全年整體經費達成率能達到95%以上,預估可較前一年增加執行995億元,對疫情後提振景氣大有助益。

  • 國發會:去年整體公建達成率創13年新高

    國發會:去年整體公建達成率創13年新高

    國發會今天行政院會提出「109年度整體公共建設計畫執行情形」提出報告。其中在國發會、工程會及各部會的共同合作努力下,109年整體公共建設計畫經費達成率95.48%,不僅達成前述加速公建措施目標,更創下近13年新高。立法院刻正協商110年度總預算案,初步統計今年公共建設經費逾6000億元,為歷年最高金額,也較109年多出將近2成。 \n國發會報告指出,109年整體公共建設計畫經費5046億元,至年底經費執行4818億元,經費達成率95.48%。進一步分析109年各季執行情況,在第1季公共建設計畫確實受到疫情影響,低於過去年度平均表現,第2季起在政府加速推動下,執行成效明顯提升,除全年較108年增加執行600餘億元外,也提前投入經費,避免以往過度集中在第4季執行的現象,展現優於過去年度經費執行表現。 \n國發會表示,為依蘇揆指示加速公共建設推動,國發會與工程會按月召開會議,分別追蹤經費執行目標及列管加速公建執行情形;工程會並協調勞動部及經濟部,超前部署調整相關規定,放寬引進外勞規定,確保砂石供需及價格穩定。另在各部會積極督導執行及克服困難下,包括營建設備資材進口困難、出國廠驗受阻、國外船機人員配合不易及協調會延期召開等疫情造成的影響,均已有效降低,使得109年整體公共建設計畫經費達成率仍能達標,將建設資源發揮最大效益。 \n國發會說,依據109年3月院頒加速公建措施規定,可依「分級獎勵、提升獎度、另予獎金、增加重大傑出貢獻」等原則,針對109年列管公共建設計畫及所屬工程標案年底經費達成率達95%以上者,給予最高達1次記2大功的行政獎勵,同時也將頒發個人及團體獎金,鼓勵各部會全力投入加速建設執行的付出及辛勞,目前已由工程會組成「重大傑出貢獻獎勵審核小組」受理部會推薦及進行評選作業。另針對經費執行不佳的個案計畫,須於各部會公共建設推動會報檢討分析原因,研提改善對策,於今年提高經費支用效率。 \n立法院刻正協商110年度總預算案,初步統計今年公共建設經費逾6000億元,為歷年最高金額,也較109年多出將近2成。面對公共建設經費持續增加,且目前疫情尚未趨緩,政府仍需持續加速公共建設支出,提振內需帶動台灣經濟成長,國發會與工程會將積極協助計畫主辦機關排除困難,加速計畫規劃執行,提升建設執行效率,持續衝高公共建設經費達成率。

  • 國發會:疫情未趨緩  需持續加速公共建設支出

    國發會:疫情未趨緩 需持續加速公共建設支出

    \n行政院會明將聽取國發會「109年度整體公共建設計畫執行情形」報告。其中國發會分析109年各季執行情況,優於過去年度經費執行表現; 但疫情尚未趨緩,未來仍持續加速公共建設支出。 \n \n國發會指出,在各部會的共同合作努力下,109年整體公共建設計畫經費達成率95.48%。進一步分析109年各季執行情況,在第1季公共建設計畫確實受到疫情影響,低於過去年度平均表現,第2季起在政府加速推動下,執行成效明顯提升,避免以往過度集中在第4季執行的現象,展現優於過去年度經費執行表現。 \n \n國發會表示,面對疫情尚未趨緩,政府須持續加速公共建設支出,提振內需帶動經濟成長。國發會與工程會將積極協助計畫主辦機關排除困難,提升建設執行效率。 \n \n

  • 去年公建執行率95.48% 創新高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行政院去年大力推動公共建設,點火內需,提振景氣。行政院會明(28)日將聽取國發會報告「109年度整體公共建設計畫執行情形」,去年公共建設總金額為5,046億元,創下八年來新高,執行率更高達95.48%,創下13年來新高。今年整體公建預算更創下史上新高,逾6,000億元。 \n行政院表示,面對疫情尚未趨緩,政府須持續加速公共建設支出,提振內需帶動經濟成長。國發會與工程會今年將積極協助計畫主辦機關排除困難,提升建設執行效率。今年整體公建預算包含總預算、前瞻和基金預算逾6,000億元,仍待立法院審議通過。 \n分析去年各季執行情況,國發會指出,在第一季公共建設計畫確實受到疫情影響,低於過去年度平均表現,第二季起在政府加速推動下,執行成效明顯提升,避免以往過度集中在第四季執行的現象,展現優於過去年度經費執行表現。 \n去年政府一整年推動公共建設總金額為5,046億元,僅低於2010年的5,379億元、2011年的5,128億元,創下2012年以來新高,執行率更高達95.48%,創下13年來的新高。國發會官員強調,「歷年來公建執行率未達95%以上」。

  • 新竹市議會通過2021年度總預算

    新竹市議會通過2021年度總預算

    新竹市議會2021年1月11日三讀通過2021年度新竹市總預算案,2021年度歲出編列253.58億元,經議會刪減8,000萬元,刪減後歲出預算252.78億元;新竹市政府指出,其中投入公共建設的「資本支出」預算60.87億元,占歲出總預算24%,創10年來新高,市長林智堅指出,感謝議會支持,公道三道路工程、兒童探索館、新竹市立棒球場預計將在2021年完工,讓竹市邁入「大建設、高成長」的黃金年代。 \n \n林智堅市長表示,特別感謝許修睿議長與議員們的支持,強調會持續秉持財政紀律,全力以赴投入建設,與議會攜手推動各項公共建設,讓市民感受到城市的進步,並提升生活品質與幸福感。 \n \n林智堅市長指出,竹市財源不像六都充足,但卻努力「開源節流、以小搏大」,透過積極爭取中央經費,屢屢突破預算規模,竹市總預算從2016年的185億到今日近253億,因不斷推動公共建設,支應建設的資本支出也從當時的30億擴大到60.87億。 \n \n新竹市府指出,資本支出主要用於各項大型公共建設,包括老舊校舍整建工程及改善教育環境經費5.3億元、公道三用地及工程費4.8億元、一平方公里天空纜線地下化與標誌共桿整併工程及人本環境改善工程3.5億元、17公里海岸整體水環境改善3億元、新竹左岸整體景觀及水環境改善3.2億元、市立棒球場新建工程3億元、青草湖水岸環境改善1.5億元、補助中小學安裝冷氣設備相關經費1億元、歷史建築「金城新村」第二期修復工程1.8億元、圖書館新總館興建工程1億元等多項重大基礎建設。 \n \n市府指出,透過資本支出的擴大、建設變多,也帶動城市經濟發展,感謝議會的支持,市府團隊將全力以赴落實執行,給市民最高品質的城市建設。 \n \n

  • 工商社論》推動財稅改革要有膽有識

    工商社論》推動財稅改革要有膽有識

     1980年代末期及1990年代,政府積極推動重大公共建設、徵收公共設施保留地、強化社會福利制度等重大政策,造成政府支出過度且快速膨脹;再加上擴大租稅減免範圍,以及稅收成長減緩甚至停滯,使得政府財政由平衡轉為赤字,債務不斷累積,財政健全已難企求! \n 基於事態已顯嚴重,2001年8月,總統府召開「經濟發展諮詢委員會議」,其重要結論之一,就是成立行政院財政改革委員會(簡稱「財改會」),積極推動財政改革,以「五至十年內達成財政平衡」為總目標。因此,政府於2001年9月成立財改會,從課稅收入、非課稅收入、政府支出等方面,提出健全財政之改革方案,期能達成財政平衡目標。主要的具體決議,除加強支出節流,以及新增支出必須要有新增財源外,就是調整租稅結構、提高消費稅比重,同時適度調高營業稅率、取消不合時宜的租稅減免等,藉以提高租稅負擔率至合理水準,進而達成財政平衡。然而二十年過去,至今仍然無法在根本上做到。 \n 其實,歷任財長都有推動財稅改革的共識與體認,相對上似乎欠缺改革的膽量與魄力。現任財長蘇建榮多次接受媒體專訪指出,稅制結構應該調整,也須提高消費稅比重,並且擴大稅基,稅收才能適足成長。不過他也曾說因為做不到,故不會推動加稅方案。然而蘇部長針對各部會競相提出減稅優惠,倒是指出財政部會嚴守「減稅規模不擴大、稅收不減少、租稅優惠有期限」三項原則;並且主張透過人工智慧、大數據找稅源,將地下經濟地上化、攤販有效納入管理,合理課徵一些稅。此處雖然肯定蘇部長的穩健作為,卻因其主要傾向稅務行政的強化,雖然務實但相對顯得改革企圖保守。近年來出現一套說法,即所謂的「現代貨幣理論」(Modern Monetary Theory, 簡稱MMT),大幅弱化財稅改革與財政平衡的重要性與必要性。依其論點認為,在國家主權貨幣的運作下,主要透過貨幣發行而不是稅收,就可以融通各項財政支出,包括國防、基礎建設、教育、社會保障、醫療保健、住宅與環保等;只要不引起通貨膨脹,財政赤字與債務累積何患之有!此種自視為「哥白尼式」的突破,其實大有可議之處。 \n 由於透過貨幣融通各項政府支出,絕不是白吃的午餐,更不是拯救財政赤字的救星。此種近乎「烏托邦式」的觀點及「五鬼搬運」的行徑,一旦操作上癮,就很難擺脫通貨膨脹的肆虐。若是執政者執意採用MMT的說法,以印鈔票方式來融通各項支出,蔑視在財政紀律、赤字削減、公債管控、財政平衡上的應有努力,整體社會恐將付出巨大代價。縱使是美、日等貨幣主權國家,透過印鈔施政均可能面臨通貨膨脹的壓力,台灣更不能受此學說迷惑而拖累財稅改革的步調。 \n 或許鼓勵民間參與公共建設與服務,可以降低政府財政負擔,卻並不是穩定與可靠的方式。政府為了推動國防、經建、教育、社福等政務,其最適當財源當然是稅收。除了所得稅收外,調高加值型營業稅率尤其扮演重要角色。OECD國家大都是如此,稅率多在20%左右。鄰近的日本,或被推崇為實施MMT的代表性國家,其實經過包括安倍在內三位前首相的努力,在三十年內,將加值型營業稅率一路由3%,經過5%、8%,調高至10%,對財政狀況的改善及政事的推動大有幫助,可算是對日本採用近乎MMT的融通方式,進行比較負責任的矯正。 \n 就台灣而言,雖然加值型營業稅具有累退性,然而政府已於2011年開徵具奢侈稅性質的特種貨物及勞務稅,提升高所得者的稅負,將可增進整體消費稅的公平性。依據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第10條規定,營業稅徵收率經立法授權,在5%至10%範圍內由行政院定之;行政部門當可展現魄力提高現行稅率,開創健全財政的歷史新頁,實在不應在加值稅實施三十多年以來,仍然不動如山的維持在5%的稅率。況且,加值型營業稅的提高,可以矯正租稅負擔率嚴重偏低的現象,對財政赤字及債務削減發揮根本上的功效,故而調高營業稅率不應一再蹉跎。此外,若能配套加強對資本所得課稅,減少稅基侵蝕,就整體稅制而言,將會朝向具公平、效率、適足的方向邁進。 \n 其實,財政或稅制改革是一項艱難的工程,也不是財政部單一部會之事,必需仰賴各部會協同一致與大力支持。由於財稅改革會遭到利益團體的反對,政治人物也可能失去選票,改革之途必然佈滿荊棘,故必須拿出膽識與魄力來努力克服。各部會若能捐棄本位主義及各自利益,形成推動改革的共識與力量,將可健全國家財政;畢竟「財政為庶政之母」,其重要性絕對不可輕忽!

  • 辦好自己的事

    辦好自己的事

     大陸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落幕,這次會議更側重民生議題,以提高消費的需求側管理,帶動供給質與量的提升。 \n 有三個面向值得注意,一是要有序取消一些行政性限制消費購買的規定充分挖掘縣鄉消費潛力。這代表大陸會逐漸取消一些行政性限制消費購買的規定,充分挖掘縣鄉消費潛力,並合理增加公共消費,提高教育、醫療、養老、育幼等公共服務支出效率。 \n 二是解決好大城市住房突出問題,及規範發展長租房市場。房價降不了,自然沒人敢消費。在大陸不少地方,租房者往往享受不到購房同等的公共服務保障,租房市場也存在一些黑仲介、隨意漲價、房租欺詐等亂象。這次會議明確提出住房租購同權,出發點在於保證租房居民和購房居民在公共服務獲取上的平等性。 \n 三是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及加強保護消費者權益。這從整頓螞蟻金服已可看出。大陸平台經濟經過迅猛發展,在壯大自身的同時也為經濟發展作出了貢獻,為人們生活帶來了便利,但其無序擴張、任性行為也造成負面能量。在競爭、消費者權益保護等方面,也存在需要矯正和改進的地方。 \n 如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公報中所強調,辦好自己的事,最後不外乎,如何讓人民過好日子,人民好,國家自然強。大陸在提升消費的同時,也會創造不少新商業模式,值得台商留意。

  • 工商社論》年年提特別預算已成為政府戒不掉的癮

    工商社論》年年提特別預算已成為政府戒不掉的癮

     依據我國預算法第83條的內容,為因應國防緊急設施或戰爭、國家經濟重大變故、重大災變、不定期或數年一次之重大政事,行政院得於年度總預算外,提出特別預算。從字面上言,看似四平八穩;然而「緊急」、「重大」如何嚴謹界定,避免浮濫,令人關心。 \n 檢視近二、三十年來之時間歷程,台灣政府密集的提出特別預算,不但破壞預算籌編制度,割裂年度預算的完整性,扭曲政府收支全貌,且由於特別預算多以舉債方式融通,排除公共債務法等的規範,嚴重破壞財政紀律,這是一個嚴肅的問題。 \n 預算法既然規範特別預算之提出,需具有特別性、重大性、緊急性,就不應經常性的提出,否則有名實不符之嫌。需要深切檢視的,近年來台灣真處於多事之秋,需透過一連串特別預算緊急應變?還是政府抱持便宜行事心態,大開舉債方便之門?甚至有美化政府財務狀況之譏?由於特別預算實乃緊急應變權宜之策,不應年年提出;然若一年之內提出好幾個,顯示政府預算籌編、執行與考核,大有可議之處。 \n 從新古典總體財政理論言,經常性、恆常性政府支出,應以稅收支應;突發性、臨時性政府支出,若經由改變稅制、增加稅收因應,緩不濟急,故以舉債方式融通。由於舉債收入在性質上屬於未來稅收,從長遠言,需要從稅制變革及加強稽徵上增加收入,以期改善財政狀況。故而舉債只是降低政府財政融通之交易成本,不是白吃的午餐,必須慎重行事。遺憾的是,對政客言,為了套取政治利益,卻讓後代子孫承擔成本,成為白吃的午餐,難怪樂此不疲! \n 由今(2020)年4月監察委員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政府遷台至2019年底,共辦理51次特別預算;其中自1998年修正預算法後,21年裡辦理了27次特別預算,平均每年一次以上,幾乎年年執行,甚至一年多達四次。且多有特別條例提供編列特別預算的法律依據。此種特別預算「常態化」現象,不但造成預算編列浮濫,甚至有「掛羊頭,賣狗肉」之嫌,有失「特別」應具有的意義。例如台灣水災、風災頻仍,為了有系統的持續防治,何不正常性、系統性的編入年度預算中呢?經常性的基礎建設亦然。 \n 政府「常態化」透過特別條例編列特別預算,推其偏好原因,來自不同層面。從財源需求面觀察,關鍵問題在於台灣近20年來租稅負擔率嚴重偏低,稅收占GDP比率幾乎都在12%至13%之間徘徊,使得經常性收入不但不足以支應具資本性支出,甚至連支應經常性支出都顯得吃力,故而有將部分經常支出移列特別預算之嫌,有其不得不然苦衷。雖然政府所編製的109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自88年度經過22年後,再度達到歲出入預算平衡,實非易事。然在此同時,由於經建、國防支出被法定義務性支出所排擠,推動前瞻基礎建設及新式戰機採購2項特別預算,仰賴舉債融通,甚至使得特別預算被質疑為達成總預算平衡的工具,更加凸顯國家稅收不足問題。 \n 從專屬法律面觀察,持續性公共建設計畫支出,可以循正途編入正常預算,為何偏愛特別預算,堂而皇之以舉債融通,很重要的原因,在於透過特別法方式,排除公共債務法第5條第7項有關年度舉債流量管制,以及預算法第23條有關舉債收入不得充經常支出之用的規定。如此做法,當然違反財政紀律法的精神。例如扁政府5年5,000億「新十大建設」;馬政府4年5,000億「愛台十二項建設」,蔡政府8年8,800億「前瞻基礎建設」,均是以特別預算方式破壞財政紀律。 \n 從政治壓力面觀察,由於這些特別條例及特別預算,極大成份來自利益團體及選票壓力,政治屬性極強;基於現實利益的考慮,透過舉債來融通,讓沒有選票的後代子孫承擔成本,實乃其利之所在。且可規避較嚴謹的成本效益評估過程,製造時間上的緊迫性,企圖降低預算監督力道。 \n 最後,為期矯正特別預算「常態化」之偏頗現象,關鍵在於政府應追求國家整體財政的根本平衡;尤其是擴大稅基、增加稅收,推動稅制改革,提高租稅負擔率,增進稅收結構與經濟成長的良性互動關係,並且改進稅制不公平現象。同時須針對重大支出計畫,加強成本效益評估,透過滾動式檢討,停止缺乏效益的支出項目。這些才是負責任政府的應有作為。

  • 公益信託修法  小錢也能做公益

    公益信託修法 小錢也能做公益

    《信託法》從1996年公布施行,其中第八章的公益信託專章,24年來都未修正,甚至因法規不夠完善,公益信託被嘲諷為「公益信託控股化」,法務部已完成修法草案,並報請行政院審議,草案內容除限制公益信託對單一公司的持股比例,對信託本旨公益的支出,也訂定支出基準,讓公益信託真正回歸公益本質。 \n \n 據統計,到2020年9月的公益信託共260件,2019年度公益信託的公益支出達21億元,公益信託項目很多,慈善、文化、學術、技藝、宗教,或其他以公共利益為目的,都可以創設公益信託,例如新竹縣芎林縣就有3筆土地設立了「環境保護公益信託自然谷環境教育基地」。 \n \n 法務部這次修法,增列了公益信託設立時財產類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可訂定動產、不動產與現金的總額比例。公益信託的財產,或設立後接受一定價額以上的非現金財產捐贈,受託人要先製作財產運用計畫報請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會同財政部許可。 \n \n 最重要的是,以往被詬病的「公益信託控股化」,公益信託的公益支出卻少得可憐。這次也增訂了相關規定,依法務部的草案,公益信託的年度支出比例,分別有「以『年度收入總額』及『信託財產總額』為基準」及「以『年度總支出』為基準」的計算基準,一雪「公益信託少做公益」之譏。 \n \n 不過,對於公益信託的稅捐減免優惠,民間團體也有話說,「台灣環境資源協會」就公開呼籲,公益信託賦稅規範散落在各個稅法中,僅優惠給信託業者。不平等的政策抑制了非金融型的如環境保護與文化保存的公益信託發展,也違反憲法上平等原則。 \n \n 此外,公益信託有關稅捐減免優惠,也應由財政部與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盡快擬出對策,讓公益信託真的用在公益。

  • 企業挺公共建設 祭五優稅

    企業挺公共建設 祭五優稅

     國稅局26日表示,為鼓勵民間企業投資公共建設,我國提供五大租稅優惠,若企業自行參與公共建設,可享有人才培訓、設備技術、研究發展等三大投抵與前五年營運免繳營所稅優惠。另企業若採認股或購買公共建設記名股票,持有四年以上可依股價20%抵減營所稅。 \n 官員指出,依照「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規定,若企業參與我國PPP(公共私營合作制),包括BOT、ROT、OT、有償BTO、無償BTO、BOO等六種,皆可享有三大支出抵減與前五年營所稅優惠,若隔年未用完抵減額度,最多可遞延四年減稅。 \n 公司因應參與公共建設購買自行使用的設備或技術,在同一課稅年度內購置總金額達60萬元以上,報稅時可適用設備、技術投抵優惠,設備部分按8%支出金額、在技術部分按5%支出金額享抵減營所稅優惠。若企業是購買防汙設備與技術,抵減比率依序為13%、5%。 \n 官員表示,企業參與公共建設,可能需要做研究發展或人才培訓,在同一課稅年度中,研發支出金額達150萬元或營收淨額2%以上、人才培訓支出達30萬元以上,且符合民間機構參與重大公共建設適用投資抵減辦法規定,兩項即可按20%支出金額抵減營所稅。 \n 此外,公司參與重大公共建設,該項建設完工後開始營運,在課稅所得年度起,最長五年內可享免課營所稅優惠。 \n 今年截至7月底,我國已簽約的民間參與公共建設(PPP)案件有46件、金額達921億元,預計年底上看千億元規模,簽約企業皆可享有四大減稅優惠。 \n 官員也表示,如果企業非直接參與公共建設,而是採取購買股票、做為股東「間接參與」,雖然沒有四大減稅的優惠,但仍可減免營所稅。依促參法規定,只要是公司認股或購買民間機構因參與公共建設而發行的記名股票,且持有股票時間達四年以上,即可按照股票價款20%限度內抵減五年內的營所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