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六福皇宮租的搜尋結果,共15

  • 御頂不租了 六福皇宮B3將重新招商

     受疫情衝擊,加上婚宴市場環境改變,先前向國泰人壽承租原六福皇宮大飯店地下3樓宴會樓層,預計打造全台首家日式主題婚宴會館的御頂國際集團決定收手,並與國壽解約,留下空間勢將重新招商。  對於計畫改變,御頂國際董事長李日東僅低調表示,「疫情衝擊,生意難做」。惟據了解,御頂決定撤退的原因是,御頂原規畫時程是今年9月將婚宴場館改裝完成,10月正式營運,搶攻年底前婚宴旺季,但國泰方面則希望御頂與樓上「JR東日本大飯店台北」同步完成改裝,並在4月前取得執照;在雙方無法取得共識下,御頂決定收手。  位於北市南京東路三段的原六福皇宮大飯店,房東是國泰人壽,建物地下6層、地上15層 ,基地面積1,757坪,樓地板面積18,757坪,六福旅遊集團不再續租熄燈後,拖了一年多,最後才由捷福旅館管顧引進日本飯店。  捷福旅館管顧公司是由JR東日本在台子公司台灣捷爾東事業開發與旗下日本飯店株式會社,以及福泰飯店關係企業福康投資合資設立。而鑑於少子化、晚婚人口增多,加上婚宴場館供過於求,宴會事業經營不易,捷福只願承租客房樓層,並斥資6億改裝為有288間客房的「JR東日本大飯店台北」,至於B3的宴會樓層由國壽自行招租,後由旗下有「晶宴會館」與「頂鮮101餐廳」的御頂國際集團承租。  按御頂最早規畫,租下原六福皇宮B3後將規畫為三個宴會廳,三個廳的彈性隔間打開連通後,可同時容納110桌客人,並引進日式婚宴概念區隔市場。新的宴會場館除50%業績來自婚宴, 另外50%營收希望來自會議MICE市場、與不同形式的發表會或展銷會。  唯新冠疫情衝擊觀光旅遊產業,雖國內疫情受控後,國旅市場大爆發,內需餐飲市場亦升溫,但台北市觀光飯店的住房與宴會生意仍欲振乏力;此外,少子化與晚婚趨勢,以及未來二年北市尚有新飯店陸續加入營運,婚宴市場供過於求,同業認為這才是御頂撤退的主要原因。

  • JR東日本租下六福皇宮  密談1年險破局內幕!

    JR東日本租下六福皇宮 密談1年險破局內幕!

    六福皇宮,這個曾被房租壓死的五星級飯店,歇業後,大樓閒置近1年,新房客近期確認,竟是日本最大的鐵道集團:JR東日本。 這棟建物,是國泰人壽所有;六福旅遊集團總裁莊秀石曾向友人透露,六福皇宮承租20年,付給國泰的房租,累計高達80億元。 大樓閒置時不乏有人洽租,但都因不利飯店經營的內部結構,及租金條件而打退堂鼓。別人向後退,JR東日本卻往裡衝,跟國泰一簽就是20年租期,將開設該集團首個海外飯店。 日本人以做事謹慎聞名,尤其海外市場的投資案,更是謹慎再謹慎,絕不打沒把握的仗。前有六福的慘痛經驗,為何該集團仍要將該建物,做為拓展海外市場的前哨站? 並且,這不僅是一棟飯店的出租案,它的指標性在於,它將掀起日系飯店、與以日客為主力的本土飯店,激烈的肉搏戰。 要讓指標案例發生,並不容易。JR東日本與國泰人壽整整商談1年;為了一個宴會廳,雙方人馬差點拍桌翻臉。 為了一個宴會廳,差點翻臉 背後有一個極為關鍵的人物,是福泰飯店集團總裁廖東漢,福華飯店集團第二代9個兄弟中的老么,也是第二代中,最活躍的一人。 廖東漢接受商周獨家專訪,說明這場投資案的來龍去脈。 JR東日本的飯店事業中,有眾多飯店品牌,其中最知名是大都會飯店。這次來台的JR東日本大飯店台北,是該品牌的最新成員,惟等級較高,定位為五星級飯店,規畫288間房,首年平均房價目標是5500元,預計2021年春季開幕。 該飯店總投資額5億,廖東漢入股5%。他說,這個投資案,他只扮演silent partner(隱名合夥人)角色,他著眼的是未來與JR東日本更廣闊的合作。 1987年,日本國有鐵道施行分割民營化,成立7家鐵路公司,合稱JR(Japan Railways),其中又以JR東日本的營運規模最大,旗下事業涵蓋鐵路、巴士、飯店、百貨零售等。 近年日本企業加速來台發展,JR東日本也沒缺席,除了旗下商場atré進駐台北微風南山,之前台北雙子星招標時,北捷籌組團隊裡,也能看見其身影。 瑞普萊坊市場研究暨顧問部總監黃舒衛指出,日本是全球高齡化最快的國家,長期內需市場勢必萎縮;消費稅率10月1日起提高後,對內需更是雪上加霜,迫使日企加速把營收成長動能移到海外。 內需萎縮同時,赴日遊客人數卻持續成長,外國遊客將成日本飯店業最重要的成長引擎。 這是對拓展海外向來保守的日本飯店,今年開始走出日本市場的原因,「因為它們必須向外國遊客推銷自己。」仲量聯行在今年7月的一份報告裡分析。 在這大環境下,JR東日本一直想在台灣開設飯店,積極尋找台灣的合作夥伴。 去年11月,在台北福華飯店前日籍總經理清水啟一的牽線下,JR東日本與福華飯店集團結盟成為策略夥伴,因為這層關係,結識了廖東漢。 JR東日本請廖東漢推薦適合開設飯店的不動產,廖推薦六福皇宮原址,對方也被其氣派的外觀吸引,於是去年11月,開始與國泰人壽洽談承租。 不過,協商過程碰到一大難題。原本六福皇宮地下3樓有一個可容納800人的宴會廳,JR東日本認為,台灣也有少子化、不婚的問題,做婚宴一定虧錢,所以不願承租,但國泰也不讓步。 和事老提案:找第三方承租 「為了B3這個(問題),(JR東日本)跟國泰吵,國泰也很不高興啊!哪有人只租95%,剩下5%不租的?」身為牽線人的廖東漢,全程參與協商過程。 他回憶,日本人堅持不租,「整個7、8月都在吵這個,還差點拍桌子,我原本以為要破局了。」他說,眼見雙方僵持不下,他提出折衷方案,就是國泰另找人承租地下3樓。 後來,國泰費了一番力氣,找到一個婚宴會館願意承租,雖然JR東日本對跟其他租客共用建物仍有點意見,但至少雙方有台階下。 廖東漢笑說,國泰為了這個案子,真的很忍耐,除了不租宴會廳,JR東日本還要求很多條件,包括要更換電梯、熱水鍋爐等。換成別人,國泰早就轉頭走人了。 「蔡宏圖(國泰金控董事長)很給我面子!」他說,他與蔡宏圖是舊識,加上他長子廖炳燿與蔡宏圖長子蔡宗翰,從小在美國學校就認識,雙方淵源很深,「他兒子(蔡宗翰)有來我這,我兒子跟他談的,大家都希望促成這個投資。」 但六福皇宮被房租壓垮的殷鑑不遠,JR東日本攜手廖東漢,要如何扭轉形勢? 轉租名餐廳,賺租金+人潮 其實,六福皇宮熄燈後,曾有多家飯店集團有意承租,後來都打消念頭,最主要原因,就是該建物在內部結構設計上,有許多經營飯店者難以克服的先天障礙。 譬如六福皇宮當時有七個餐廳,多數集中在地下1、2樓,生意並非不好,但營業面積沒有大到可容納足夠客人,來分攤建築物租金。 為何當初會有這樣的設計?這有其時代背景。該建物申請建造執照時,就已確立是國際觀光旅館;完工後,所有樓層也是登記為國際觀光旅館。 但問題是,早期觀光飯店低樓層、地下室流行做店鋪,像台北福華、台北圓山有很多賣西服、女性服飾、紀念品的小店,所以六福皇宮地下室,才有這麼多要大不大、要小不小的空間。 六福不是沒想過,把這些難運用的空間租出去當二房東。但招租時,商家因面積問題打退堂鼓,且當年鮮少有把飯店空間租給外面餐廳的做法,所以一直乏人問津,六福只能自己經營餐廳,苦撐了20年。 廖東漢說,他知道六福皇宮空間格局的問題,所以未來只會保留一個自助餐廳及日本料理,其他餐廳空間由JR東日本找知名餐廳承租,當二房東。 跟20年前相比,現在台灣餐飲品牌遍地開花,飯店不見得要自己做餐飲,租給知名餐廳彼此導流,已成為趨勢。像高檔和牛料理餐廳樂軒,今年8月進駐台北晶華,便是一例。 整合集團資源,搶200萬日客 至於最關鍵的問題:租金是否有比六福承租時低?廖東漢未多加透露,只笑說:「我有幫忙談到很合理的條件啦!」 他強調,JR東日本承諾,會動用集團所有資源支持,例如,它持有日本最大旅行社JTB 20%股權,未來其來台的旅行團,就會入住,「不用付授權費(六福皇宮要付給威斯汀品牌授權金)、租金又合理,還有日本人的豐富資源,起跑點比六福好太多了!」 日本旅客來台,多選擇中山北路二段上的飯店,如大倉久和、老爺、晶華、國賓,及捷運南京復興站旁的兄弟飯店。 廖東漢認為,今年日本旅客入境人數將突破2百萬人次,加上中山北路上做日客的飯店,平均住房率都在85%以上,「我跟他們分一杯羹,住房率80%是基本門檻,我很有信心。」 JR東日本加入戰局,西鐵集團、三井不動產選定西門町及台北市舊市議會原址興建飯店;日本規模最大的連鎖商務飯店東橫Inn,據聞也在找點;加上大倉久和、台北老爺(委由大倉日航酒店管理集團經營管理)等既有日系品牌,台灣將迎來一場東洋飯店大戰。 飯店業者分析,相較歐美旅客喜歡體驗當地飯店,日本人對日系品牌忠誠度高,台灣日系飯店越來越多,非日系、但又主攻日客的本土飯店,將承受空前的競爭壓力;飯店業對日語人才的需求,也將水漲船高。 擁有雄厚資源,是JR東日本最大優勢;廖東漢亦會協助覓才,組經營團隊。兩強聯手,看能否破除租金魔咒,變成日系飯店成功插旗的指標案。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669期。

  • 六福皇宮租出去了 曝日企新房客背後盤算

    六福皇宮租出去了 曝日企新房客背後盤算

    JR東日本飯店集團確定承租經營台北市南京東路上原六福皇宮大樓,並引進JR東日本飯店集團旗下品牌「Hotel Metropolitan」,經過改裝後,預計2021年正式開幕。這是JR東日本飯店集團進軍海外的第一個據點。 東日本旅客鐵路株式會社執行總監三輪美惠、日本飯店株式會社社長里見雅行、台灣捷爾東事業開發董事長石黑陽一,以及國泰人壽劉上旗,預計於今(6)日中午宣布此一訊息。 台北JR東日本大飯店,基地面積1756坪, 佔地21個樓層,樓上15層、地下6層,共288個房間 同時設有餐廳宴會廳游泳池健身房停車場等設施 ,內裝設計標榜將「展現地方特色」, 並運用藝術品與精緻的裝飾 ,傳達台灣與日本的獨特質感,打造融合台日風格的體驗型飯店。

  • JR東日本洽租 點亮六福皇宮

    JR東日本洽租 點亮六福皇宮

     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大飯店熄燈後,留下的旅館大樓有人願意接手承租了!據調查,看好日客來台旅行市場胃納,JR-EAST東日本旅客鐵路株式會社旗下JR東日本飯店集團(JR-EAST Hotels)已向六福皇宮房東國泰人壽表達承租意願,將引進旗下大都會飯店(Hotel Metropolitan)入台,正式跨足台灣觀光產業市場。  據了解,JR東日本飯店集團近2年向國壽表達承租六福皇宮旅館大樓意願,目前合約已達「最後一哩路」階段,一旦雙方正式簽約,台北大都會大飯店也將成為JR-EAST東日本旅客鐵路株式會社繼攜手日本航空(JAL)取得的台灣「創造旅行社」的100%股份,以及進駐微風南山開設「atre」購物商場之後的又一大型投資,顯示JR東日本集團布局台灣的雄心。  ■日系觀光飯店大戰更激烈  目前台灣觀光飯店市場直營或加盟的日系飯店品牌有台北老爺酒店(Nikko Hotels International日航酒店)、大倉久和(Okura Hotels Resorts)、華泰王子(Prince Hotels Resorts),以及日勝生加賀屋(Kagaya)與燦路都(Sunroute Hotel Chain)飯店,後續還有皇翔建設引進的「格拉斯麗酒店」(Hotel Gracery)」,宏普建設引進的「三井花園飯店(Mitsui Garden Hotel),以及日本西鐵集團在台直營的「索拉利亞西鐵酒店(Solaria Nishitetsu Hotel)等,大都會大飯店入台後,日系觀光飯店在台大戰更形激烈。  ■曾被多家企業評為不好賺  位在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的原六福皇宮,建物地下6層、地上15層,基地面積1757坪,樓地板面積18757坪,六福旅遊集團不再續租熄燈後,包括寒舍集團、晶華酒店集團都曾有意承租,最後都因精算後覺得「不好賺」而打退堂鼓。JR東日本集團則早在2018年初市場傳出六福旅遊集團決定收手後即開始與國壽接觸。  據了解,JR東日本與國壽談了快2年卻「只聞樓梯響」,主要是卡在日方認為台灣少子化、結婚人口遞減,所以只想承租客房樓層,無意租地下樓的宴會廳與餐廳,但國壽堅持整棟出租。  六福皇宮旅館大樓原本僅限做國際觀光旅館,但國壽以產業結構調整為由申請都更,並在8月已經台北市都委會審議通過可作其它商業用途。但據了解,國壽備妥資金改裝,其實始終都是朝旅館飯店方向規畫,且六福皇宮自去年12月31日熄燈後,該大樓閒置迄今。  ■客房與餐飲樓層分割出租?  為了不讓資產閒置,近日市場傳出,有多家餐飲與宴會集團接到租金報價,並受邀請前往勘察場地,此一「招商」動作,無論是表示國壽已認真考慮依日方要求,朝客房與餐飲樓層分割方向出租,或是JR東日本想作二房東,都顯示大樓出租已露曙光,雙方簽約已是遲早的事。

  • 六福皇宮熄燈淪最貴鬼樓 空租半個月沒人接手

    六福皇宮熄燈淪最貴鬼樓 空租半個月沒人接手

    屹立台北南京商圈20年的地標-威斯汀六福皇宮,因租約到期於去年底熄燈謝幕,目前空租半個月還沒人接手,推算租賃方國泰人壽損失租金可能超過2千萬元。而原本熱鬧繁華的大樓,如今入夜後卻漆黑一片,只剩保全在旁看守,彷彿淪為鬼樓,也與人來人往的街道形成強烈對比。 《蘋果日報》報導,六福皇宮退租後,房東國泰人壽仍沒有表明誰將接手,據了解,六福皇宮2017年的房租約達4.9億,目前空租半個月,換算國壽損失租金可能超過2千萬元。 業界人士透露,去年4月六福皇宮傳出退租消息後,不少商仲和國泰人壽接觸,但得到回應卻都是「不麻煩了」,據悉國泰有意將建物整理後,再找下一個房客,但目前還在評估中,先前傳出同是蔡家的「寒舍集團」會是下一任房客,最後也不了了之。 商仲業者分析指出,寒舍集團在南京東路上有與大陸建設合作的飯店案正進行中,若要在步行約10分鐘的距離內再開一間飯店,需要再思考其定位。

  • 六福皇宮吹熄燈號 國壽澄清 沒有年年漲租金

     國泰人壽11日針對六福租約回應,2004年SARS風暴時國壽就曾「主動」調降六福皇宮租金7.3%,2009年又因六福皇宮經營不如預期,同意調降租金並修改租約,從2009~2017年降租幅度更逾20%,「沒有年年漲租金」。  國壽發言人林昭廷強調,六福皇宮租金是依照一般飯店業、百貨業普遍採用的「包底抽成」計算,若營收獲利表現佳,國壽才能收到額外抽成,但六福皇宮20年來,只有四年讓國壽抽到成。  立委余宛如11日在財委會則質詢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表示保險局規定保險業投資不動產有最低投報率要求,才造成國壽趕走六福皇宮。對此顧立雄回應,會再重新檢視不動產投報率規定,看當初訂定的時空背景及原因,再討論是否需要調整。  國壽昨日有三大澄清,一是沒有年年漲租金,造成六福皇宮難以經營;二是調降租金同時有重新訂定2009~2024年租約,其中有要求六福皇宮餐飲營收必須達到同等級飯店的水準,這是雙方合意的;三是全案不是因為金管會規定不動產最低投報率的規定,光是包底的租金,就可達標。  國壽指出,飯店是高成本建物,當初南京東路三段的建案起造設計及相關規劃,都是依六福開發當初提出的營業預期及計畫「量身訂做」,國壽投入的興建成本相當龐大,當然會希望六福皇宮生意興隆,提升營業額,雙方才能「共好」,國壽也才有可能儘早回收投資成本。

  • 國壽滴血反擊:六福租20年 有14年只交底租

    國泰人壽遭六福控訴年年漲租金,讓六福皇宮必須吹熄燈號,國壽發言人林昭廷11日強調,六福皇宮的租金是依照一般飯店業、百貨業普遍採用的「包底抽成」方式計算,若營收獲利表現佳,國壽才能收到額外的抽成,否則就只能收底租,但六福皇宮這20年來,只有4年讓國壽真的抽到成。 六福執行長莊豐如日前淚訴國壽年年漲租金,造成六福皇宮經營成本過高,租不下去,國壽11日正式回應,強調2004年SARS風暴,就曾「主動」調降六福皇宮租金7.3%,2009年又因六福皇宮經營不如預期,同意調降租金並修改租約,從2009年到2017年降租金幅度更逾20%,澄清並沒有年年漲租金。 同時此案是因為六福皇宮無法達成租約要求條件,又想再要求降租,國壽只好忍痛說分手,由於建物就是依飯店要求興建,未來也只能再租給飯店業,因此歡迎國內外飯店業者來洽租。 國壽昨日共有三大澄清,一是沒有年年漲租金,造成六福皇宮難以經營;二是調降租金同時有重新訂定2009到2024年的租約,其中就有要求六福皇宮餐飲營收必須達到同等級飯店的水準,這是雙方合意的;三是全案不是因為金管會規定不動產最低投報率的規定,光是包底的租金,就可達標。 國壽指出,飯店是高成本建物,當初南京東路三段的建案起造設計及相關規劃,都是依六福開發當初提出的營業預期及計畫「量身訂做」,國壽投入的興建成本相當龐大,當然會希望六福皇宮生意興隆,提升營業額,雙方才能「共好」,國壽也才有可能儘早回收投資成本。 林昭廷表示,六福皇宮的住房率其實不錯,平均都有7成以上,但是餐飲業務卻一直無法達到國壽降租時的要求,當時國壽讓出20%的租金收入,但要求六福皇宮2009到2014年必須提升餐飲營收,但2016年查帳後確定無法達標,還多給緩衝期,一直到2018年底才結束合約。

  • 六福皇宮想降底租 國泰金:幾經協調沒成功

    六福公主淚崩,讓六福皇宮因房東國壽租約到期將不續租,年底將吹熄燈號的問題浮上檯面;國泰人壽今下午舉行「幸福未來、人生保藏論壇」,六福皇宮成了媒體關注焦點,國泰人壽副總林昭廷表示,繼2003年SARS主動調降六福7.3%的租金後,2009年六福反映營運困難,接下來的8年累計降幅已超過20%,由於六福還想再降底租,與國壽幾經協調沒有成功,雙方才決定於今年12月31日終止契約。 六福開發於1999年就六福皇宮飯店所在建物,與國泰人壽簽訂租賃契約、租期20年,當時經濟蓬勃發展,國泰人壽以量身訂做方式興建這座飯店;林昭廷表示,租金收取方式與很多飯店、百貨一樣採「包底抽成」,即訂定一個底租,當飯店營運表現超過一個標準可以抽成。 六福皇宮與國泰人壽近20年的合作關係中,林昭廷坦言,若單從底租的觀點來看,平均投資報酬率有超過3%,但抽成部分,只有4年有抽成。 林昭廷進一步表示,六福皇宮營收分為客房、餐飲兩大區塊,客房的住房率平均高達7成,加上價格優勢,整體表現算不錯,但餐飲部分與同等級的飯店相比,卻沒有達到水準,加上六福希望調降底租,雙方協調不成功,國壽決定待契約結束後,將飯店重新翻修,並對國內外飯店品牌招標。 至於國泰是否收回建物、留給自家人使用?國泰人壽總經理劉上旗表示:「應該不太可能」,強調建築物的硬體架構是飯店,以開放心胸歡迎國內外的業者來競標;林昭廷則表示,飯店招標過程不需公開,除了飯店口碑外,更重要的關鍵還是看業者的經營能力。

  • 國壽不續租 六福皇宮年底熄燈

    國壽不續租 六福皇宮年底熄燈

     股票上市的六福旅遊集團執行長莊豐如昨(10)日表示,集團旗下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大飯店因「營運成長幅度跟不上租金上漲速度」,所以在收到房東國泰人壽終止租賃契約通知函後,六福旅遊集團亦決定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大飯店營業至年底就暫吹熄燈號。  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大飯店是六福旅遊集團旗下最高檔的五星級觀光飯店,也是六福集團旗下經營的第一個國際連鎖酒店品牌飯店,在集團內具有「領航指標」意義,所以國壽與六福終止租約,在觀光旅館業界引起高度震撼。  此外,除六福皇宮外,市場尚有其它觀光飯店係向國壽承租建物經營,所以六福皇宮因租金不堪負荷而「被解約」,面對供過於求的市場競爭環境,是否引發後續連鎖效應,也是市場後續關注的焦點。  成立於1999年的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大飯店,位在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建物地上15層、地下6層,有288間客房與7個餐廳加酒吧、一個烘焙麵包坊,以及22間多功能會議室與大型宴會廳。去(2017)年平均住房率67.75%、平均房價6128元,客房平均產值(Rev PAR)約4152元,全年營收12.93億元,占六福集團整體營收達39.74%。  租金成本超過4成  表面上看,營運績效在台北觀光飯店場屬前段班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大飯店,是六福旅遊集團的「績優生」與「金雞母」,惟因租金成本高,六福皇宮實連年虧損,去年更虧2.4億元,是六福集團獲利最差的事業單位。  根據六福財報顯示,六福皇宮向國壽承租的房地與建物租金成本超過4成,換言之,六福皇宮每作100元的生意,有超過40元必須交給房東。  據了解,也就是因為租金壓力沈重,六福多年來與國壽就租金事宜展開協商,希望重新談出「合理的租金條件」。不過,對此雙方始終未達成共識。  六福與國壽的合約中訂有六福皇宮餐飲營收若未達標,則六福需支付4億元違約金給國壽,對此莊豐如表示,將於今年底認列完畢。  將支付4億元違約金  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將經營至今年12月31日後熄燈,莊豐如強調,所有消費者會員權益年底前將不受影響,同時六福亦會盡力安排六福皇宮員工至集團其它事業部門工作。莊豐如並表示,六福旅遊集團仍將持續投資經營五星級觀光飯店,且「六福皇宮」此一品牌不會就此消失。

  • 年年漲租逼死六福?國壽反擊喊冤

    六福執行長莊豐如淚訴國泰人壽年年漲租金,造成六福皇宮經營成本過高,租不下去。國泰人壽11日正式發出新聞稿反擊,強調2004年SARS風暴,就曾「主動」調降六福皇宮租金7.3%,2009年又因六福皇宮經營不如預期,同意調降租金並修改租約,從2009年到2017年,降租金幅度與原契約比較達20%,強調六福漲租所言並非事實。 國壽亦強調,六福皇宮的租金是依照一般飯店業並遍採用的「包底抽成」方式計算,國壽除了降低租金,協助六福皇宮改善經營外,也希望六福皇宮經營提升效率後,增加營業額,國壽才能分享其經營績效,提高租金收益,也才能回收國壽在此不動產投入的龐大成本,所以才會與六福開發議定,六福皇宮餐飲的經營應於5年內(即2014年前)達到與市場同等級飯店的餐飲效率水準,希望藉此達到「相互共好」的目的。 國壽指出,飯店是高成本建物,當初南京東路三段的建案起造設計規劃,都是依六福開發當初所提營業預期及計畫「量身訂做」,國壽投入的興建成本相當龐大,考量雙方風險不同,有賴飯店經營業者的經營管理,來提升營業額,國壽才有可能儘早回收成本,況且租約內容是國壽與六福雙方合意簽訂,只可惜六福皇宮的餐飲經營效率始終低於雙方議定的市場水準,國壽強調公司是「不得不」在去年3月與六福開發議定雙方租約在今年12月31日終止。 國壽最後感謝與六福開發20年的合作商誼,將於租期屆滿收回六福皇宮飯店建物後,進行必要的更新整修,並積極尋覓國內外的飯店經營業者繼續承租,以有效利用該棟建物。

  • 《新聞分析》六福卸虧損包袱,拚拍斷手骨顛倒勇

    《新聞分析》六福卸虧損包袱,拚拍斷手骨顛倒勇

    六福(2705)旗下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因續租談判未果,將於年底熄燈謝幕,震撼觀光飯店業。不過,六福皇宮營運績效雖名列全台前十強,但因租金成本沈重,近7年實已虧損逾13億元,對於亟欲擺脫虧損的六福而言,不失為短空長多的「斷腕轉骨」契機。 而國壽規畫收回房產後重新裝修、更新設備,再鎖定飯店業者重新招租。市場傳出以寒舍集團出面接手機率較高,主要由於旗下台北喜來登、寒舍艾美均屬喜達屋SPG品牌,具長期經營經驗,且台北喜來登房東亦為國壽。對此,寒舍則表示無可奉告,純屬市場臆測。 1999年10月開幕的六福皇宮,除為六福集團首間國際品牌飯店,也是威斯汀在台首間據點。而六福執行長莊豐如當年奉命返台成為第一號員工、以籌備專員作為首份正式工作,意義更為重大,讓莊豐如昨日忍不住淚灑記者會現場,一度哽咽數分鐘無法言語。 莊豐如坦言,六福皇宮營收雖位居全台觀光飯店前十強之列,但年年調漲的租金使六福皇宮絕大時間均處虧損,實在無法長期經營。雖然與國壽多年來持續協商,並簽訂短約設立停損點,但最終仍未能取得共識,且因餐飲業績未達要求,此次尚須支付4億元違約金。 據觀光局統計數據,六福皇宮開業19年來平均年營收達11.23億元、住房率71.37%、平均房價5569元。其中,2015年營收創14.97億元高峰,客房平均產值(Rev PAR)高峰則為2006年的5301元。去年營收12.93億元,占集團營收近4成,客房平均產值為4152元。 雖然營運績效名列五星級飯店績優生,但六福皇宮因租金負擔沈重,2011年以來連7年虧損,累計虧損達13.17億元。雖然莊豐如因合約保密未透露確切租金數據,但據六福財報揭露資訊推估,六福皇宮每年租金逼近5億元,占該館成本比重逼近4成。 展望後市,莊豐如表示,六福皇宮熄燈雖將使集團年營收短少約12億元,但虧損負擔亦大幅降低,長期對財務面有利。短期內仍定調體質調整,先回歸主題和體驗旅遊等強項,積極規畫樂園、生態型活動,強打生態度假旅館,六福皇宮也不排除在其他地點重出江湖。 對於六福指稱「營運成長跟不上租金調漲」,實因金管會對保險業投資不動產設有租金收益最低報酬率門檻,使房東國壽亦有調漲租金壓力。然而,當全台營收前十強的五星級績優生也不敵營運壓力時,亦凸顯市場競爭加劇、商務客流失、實質效益空化等產業發展警訊。

  • 國壽:給過很長改善期 依約收回

     「給過很長時間,確定無法改善」,國泰人壽10日確定,終結和六福皇宮的租約。國壽發言人林昭廷表示,由於六福皇宮餐飲業務一直無法達到合約約定的標準,在國壽降租金、延長改善期等方式都試過後,確定必須終止雙方長達20年的租賃關係。  對於六福指控國壽年年漲租金,造成營運成本大漲,林昭廷晚間澄清,租約從1999年開始,2009年金融海嘯時調降租金,同時調整租約內容,主要是國壽去研究同規模的飯店,六福皇宮餐飲業務明顯需改善,因此在租約中要求2014年必須達到一定水準,2016年確定六福皇宮達不到,原訂去年就必須終止合約,國壽再給予一年緩衝期,已顧及相關情義。  由於六福皇宮依舊會營運到今年年底,之後國壽才會收回不動產,進行內部設備更新及重新裝潢,同時也會重新招租,林昭廷表示,該大樓依舊會租給飯店業。  國壽是全台最大包租公,擁有上百棟大樓,也租給不少飯店業者,多是採「包底抽成」租約方式,即飯店獲利愈佳,國壽的租金收入也會跟著上漲。  位於南京東路三段的六福皇宮,是國壽在1987年以15億多元取得的土地,1996年才找到好時機動工興建,之後就一直出租給六福皇宮,雙方租約長達20年,昨日六福公告國壽通知要終止租約,震驚市場。  林昭廷表示,其實租約去年底就該結束,但國壽再給一年的改善期,最主要還是六福皇宮必須將餐飲業務拉起來,否則就違反租約條件,但今年確定營業額依舊未能達標,所以國壽必須依約終止,也因為六福皇宮未能達成雙方約定的條件,必須再給付國壽4億元的違約金。  林昭廷強調,很久之前國壽就對六福皇宮調降租金,共體時艱,但其他飯店承租的不動產,餐飲營業額多有達標,六福皇宮降租、延約後都未能符合雙方約定的條件,所以國壽決定收回大樓,並趁機更新內部設備。  據了解,此黃金地段傳出要重新招租消息後,已有多家飯店業者洽詢要承租,林昭廷表示將會等年底收回後,才會確定再次招租的相關事宜。

  • 《觀光股》國泰人壽不續租,六福皇宮明年元旦謝幕

    《觀光股》國泰人壽不續租,六福皇宮明年元旦謝幕

    六福旅遊集團(2705)今(10)日下午召開重訊記者會,執行長莊豐如表示,中午收到租賃方國泰人壽通知,因對用地另有規畫而終止租賃契約,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將經營至12月31日,集團立即成立專案小組處理後續事宜,所有消費者會員權益年底前將不受影響。 莊豐如表示,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1999年開業以來,近20年來創造獨一無二的品牌價值,雖然營運屢受肯定,但因大環境不可測因素影響,租金占比高並連年調漲,經長年協商未果,非營運成本逐年增加,長年以來對集團獲利未提供正向貢獻。 莊豐如表示,在收到國泰人壽終止租賃條件函文後,立即成立專案小組處理後續事宜,以保障會員消費者權益。所有消費者會員權益至年底前將完全不受影響,並將陸續推出感謝消費者回饋方案。 為確保同仁權益,六福皇宮於今年底終止營運後,對於在任同仁亦將優先調任集團其他職缺,或盡力給予最妥適安排。莊豐如表示,未來六福皇宮仍將尋求其他開發機會,繼續為大家服務,惟目前並無明確計畫。 至於六福皇宮熄燈後對六福集團營運影響及損失,莊豐如表示,六福皇宮貢獻集團營收約4成,將繼續營運至今年12月31日,集團其他事業體正常營運不受影響。而依原合約規定,由於未達成年度餐飲營業額,需支付違約金4億元。

  • 《觀光股》驚!六福將不續約,六福皇宮恐易主或熄燈

    《觀光股》驚!六福將不續約,六福皇宮恐易主或熄燈

    六福旅遊集團(2705)繼終止台南六福莊開發案後再拋震撼彈,集團今(10)日下午5點將在證交所召開重訊記者會,由執行長莊豐如、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總經理周復華出席,說明旗下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租約到期不續租事宜。 坐落於南京東路的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為地上15層、地下6層建築,1997年動工興建、1999年10月以「六福皇宮」正式開幕,共有288間客房。2012年更名為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由六福向國泰人壽承租,據六福年報揭露,租約將在今年底到期。 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2017年平均住房率67.75%、平均房價6128元,客房平均產值(Rev PAR)約4152元,低於前年4567元。全年營收12.93億元,對六福集團營收貢獻達39.74%,惟因租金成本沉重,稅前虧損達2.4億元,幅度較前年1.54億元擴大。 市場人士認為,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近年住房率及平均房價大致維持穩健,惟營運績效難以打平沉重租金負擔,導致飯店近6年持續呈現虧損態勢,應是六福此次決議租約到期後不再續約的主因。

  • 六福皇宮GG 老謝早知道

    因為房東不續租,營運近20年的六福皇宮年底吹熄燈號,引發各界議論;老謝早在3月底發文批評,六福去年虧掉近1/3股本,愧對股東。 老謝的話言猶在耳,如今六福集團退出經營,六福皇宮後續怎麼收拾,由誰接手,值得觀察。 據老謝的臉書發文指出,同樣經營飯店,去年晶華酒店稅後純益10.6億,六福卻虧了10.29億,從損益表來看,六福本業虧損6.06億,業外虧損4.22億元,原來年初停業的墾丁泊逸酒店2.69億損失仍掛在六福的帳上,加上台南飯店的投資打退堂鼓,也提列損失,業內加業外,一年幾乎虧掉三分之一的股本,如果是六福的股東也會覺得納悶。 老謝指出,六福的創辦人莊福早年是企業風雲人物,在台灣只有不到100家上市公司的時代,莊福已擁有8家上市公司董事,還有在券商未開放新設的年代,莊福擁有多家證券公司,像遠東證券最早是莊福的。 莊福熱衷買地蓋飯店,在台北市內擁有很多土地資產,像六福客棧在松江,長春路上的三角地,共有502坪,關西六福村主題遊樂園也有27.34萬坪土地。 在1989年台股上萬點的年代,六福是超級大資產股,股價曾經漲到330元,這些年六福年年虧損,每年都說明年是轉機年,但是每年都賠錢,而且愈賠愈多。 老謝說,六福擁有龐大資產,就算下一代不成材,資產租給別人坐收租金,也不致賠錢,如今六福一年賠10億居然面不改色。再不思改善,六福已沒有再賠大錢的本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