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六項保證的搜尋結果,共100

  • 美國準亞太助卿:北京威脅升高 強化台美關係

    美國準亞太助卿:北京威脅升高 強化台美關係

     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被提名人康達(Daniel Kritenbrink)15日在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任命聽證會上表示,高度關切北京對台灣不斷升高的威脅,重申美國對台堅若磐石的承諾,強調美國將依據《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協助台灣獲得自我防衛所需能力,並進一步強化台美在各個領域的堅實關係。  被問及是否支持調整戰略模糊,朝向戰略清晰時,康達說,長久以來基於台灣關係法、美中三個聯合公報和六項保證的一個中國政策,確保多年來的台海穩定和台灣安全,但是「我認為維持現狀和這樣的安全,是個動態的過程。隨著來自中國的威脅升高、北京對台灣挑釁和霸凌行為增加,我們也應該調整我們的回應。」  康達也指出,台灣在全球公衛扮演重要角色,因此美國應支持台灣拓展國際空間,確保台灣全面參與不以主權國家為加入條件的國際組織。  對於康達上述講話,我外交部表示,康達公開表達對我國的強勁支持,展現拜登政府一貫的挺台立場。未來我國政府期待在台美關係現有的友好穩固基礎上,繼續與拜登政府團隊共同努力,以深化台美雙方日益堅實的全球夥伴關係。  此外,捷克布拉格市長賀吉普發表短片,鼓勵台灣面對疫情保持堅強,同時呼籲疫苗取得勿因政治力受影響。對於國際間患難見真情的珍貴友誼,外交部謹代表我國政府與人民感謝我方深信「德不孤、必有鄰」,面對全球疫情依然嚴峻,台灣會持續與國際夥伴團結合作,共同抗疫。

  • 台成習近平政策核心 美國安顧問:聯合印太盟友關注台海

    台成習近平政策核心 美國安顧問:聯合印太盟友關注台海

    據《日經亞洲》等外媒報導,隨著美國總統拜登就職滿百日,美智庫阿斯本研究所(Aspen Institute)於4月30日舉行拜登就職百日研討會。會中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提到,中國大陸進行戰略調整,使得習近平將台灣列入外交政策核心議題,並提升對台壓力。美國將聯合印太盟友持續關注台海和平,並加強民主政體間的合作,以為因應。 這場研討會開幕不超過5分鐘,話題便轉向台海緊張情勢。面對北京頻頻派出軍機擾台、增強對台嚇阻,主持人問蘇利文,華府應如何兼顧既有立場,而又不帶挑釁且具體地協助台灣抵抗北京犯台。 對此,蘇利文回應,由於事關大陸政治聲望與長期穩定,習近平將台灣列入外交政策的中心,並提升對台壓力;美國立場簡單而一貫,即建立在「一個中國原則」、《臺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上。 他解釋,美國反對片面改變台海現狀,樂見一個穩定的兩岸關係。美方不但與北京溝通,同時也向盟友提出保證。美國會持續履行《臺灣關係法》,提供台灣防禦性武器,並擴大印太地區的其他國家對台海穩定與兩岸關係的關注。與此同時,美國與台灣民間、民主的交流將持續擴大。 談到美台合作,蘇利文認為台灣在新冠疫情控制、對於資訊戰、網路與駭客的防護,值得美國師法。但他也強調,這不意味著讓台海情勢升級或改變兩岸現狀,而是兩個民主政體一同解決重大議題。美國應在多個不同的領域表態支持台灣。 他強調,加強與台灣交流、對台支持不等於美國由戰略模糊轉變為戰略清晰,拜登政府的立場與過去數十年來的美中政策相符。 他也提到美國評估,北京在過去5年內進行部分戰略調整,並帶來三大影響;第一,北京在外交與軍事上產生改變,並擴大對印太國家的嚇阻。第二,大陸經濟愈發朝國家控制的方向發展。第三,北京在主權議題上祭出更激烈的行動,如在香港與新疆。 另外,部分共和黨憂心,拜登為了爭取北京在氣候變遷的合作,可能會「出賣台灣」;蘇利文表示,美國與中國大陸在氣候變遷上的合作,「並不是北京在幫我們忙……,這是每個國家的基本責任」,美國不會用其他議題的退讓進行交換。 問及如何因應俄國、大陸與美國的競爭,蘇利文表示6月登場的北約布魯塞爾峰會,將著重未來10年的戰略想定與挑戰。屆時美國會重建聯盟,也會在非傳統領域中找出聯合友人的方法。 他還提到美日印澳四方會談,其讓有能力的民主國家一起制訂一成、建立共同價值觀為基礎的國際體系,進而創立良好環境因應陸、俄侵略行為。 不過,他也重申華府的目標不是嚇阻大陸、發動新一波冷戰或衝突,而是積極競爭並保護「我們的價值觀」。

  • 中美共管台灣 李義虎稱不可能

    中美共管台灣 李義虎稱不可能

     美國新任總統拜登上台後,對美台關係和台海局勢將產生什麼影響?大陸資深涉台學者李義虎表示,有三項情況值得注意,一是拜登政府表示仍然堅持一個中國政策;二是拜登政府仍然堅持近年來執行的挺台政策,仍然會繼續打「台灣牌」;三是拜登對《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的態度。至於「中美共管論」、「拜登對台政策回歸論」和「重啟論」,李義虎認為都是不可能的。  拜登對華手段 偏理性溫和  大陸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李義虎在今年大陸全國兩會期間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表示,無論是川普還是拜登執政,中美關係是影響台海局勢和美台關係最重要的制約因素。他預測,拜登所採取的對華政策手段和做法有可能理性溫和的成分多些,但另一方面,美國將會藉香港、台灣、新疆等議題對中國施壓,藉台海議題作為其與中國進行「戰略競爭」的手段。  就拜登對台政策來說,李義虎指出,有三點值得注意的情況:  一是拜登政府表示仍然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同時,美方也明確向台灣方面傳達不能搞「台獨」,顯然是畫出了紅線。  陸武力解決 美給軍事保證  二是美國政府仍然堅持近年來執行的挺台政策,仍然會繼續打「台灣牌」,但打牌的頻率和力度很有可能降低。不過,拜登、美國務卿布林肯等反覆提到的大陸所謂對台脅迫、擠壓,就此做出強硬表態,這既有前朝的影響,也是拜登政府的基本立場。布林肯甚至表示面臨所謂大陸武力解決要對台灣予以軍事保證。  三是一個十分值得注意的情況,就是拜登對《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的態度。拜登多次強調《台灣關係法》的重要性,他甚至認為沒有必要搞那麼多的立法,在台海真正發揮作用的是《台灣關係法》。而且,去年民主黨大會通過的政綱不再提一個中國政策,但卻把《台灣關係法》放在了重要位置。  至於最近學界有「中美共管論」、「拜登對台政策回歸論」和「重啟論」,李義虎認為都是不可能的。這些觀點對十幾年來中美關係、美台關係演變的過程和結果沒有弄清楚。必須強調,現在中美共管的條件已經不存在了,只有小布希時期可以,那時具備「共管」的條件,現在再提此論純粹是刻舟求劍、緣木求魚。

  • 美前國務卿舒茲辭世 享嵩壽100歲

    美前國務卿舒茲辭世 享嵩壽100歲

     二戰後任期最久美國國務卿舒茲(George Shultz)6日在家中辭世,享嵩壽100歲。他任內促成美國與前蘇聯冷戰和解,美國還就對台軍售議題與中國簽訂《八一七公報》,同時向台灣提「六項保證」,迄今仍是美國兩岸政策重要基石。  舒茲服務超過30年的智庫「胡佛研究所」7日發布聲明,證實舒茲於6日逝世,但未說明死因。胡佛研究所所長、前國務卿萊絲表示,舒茲是偉大的政治家和愛國者,將受到歷史銘記。現任國務卿布林肯也發文悼念,「舒茲是個傳奇…他透過高明策略和強大耐心,強化美國對外關係並提升利益。」  舒茲於1920年12月13日紐約出生,於普林斯頓大學主修經濟,1942年畢業後加入陸戰隊,1945年退伍,後於1949年取得麻省理工學院工業經濟學博士學位。  共和黨籍的舒茲於1955年、即艾森豪總統時期首度入閣,擔任高階經濟顧問,後在尼克森政府中先後擔任勞工部長、財政部長、白宮管理和預算局主任等。  1982至1989年間,他於雷根政府擔任國務卿,期間促成美國與前蘇聯結束歷時40年的冷戰,同時奠定美國與亞太、東南亞國家的外交基礎。他也曾在麻省理工、芝加哥大學和史丹佛大學等頂尖大學任教。  在涉台關係方面,舒茲於1982年8月17日在發送給時任美國在台協會處長李潔明的電報中,揭示對台「六項保證」,包括不改變關於台灣主權的立場、不對台施壓,要求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談判等,至今仍是美國對台、對中政策的基本架構。那一年舒茲被任命為國務卿前,也曾經訪台,會晤蔣經國總統。

  • 前美國務卿舒茲任內揭六項保證 確立對台方針

    前美國務卿舒茲任內揭六項保證 確立對台方針

    前美國國務卿舒茲(George Shultz)昨以百歲高齡去世,他在雷根政府時代揭示對台六項保證,至今仍是美國對台政策的基本方針。 舒茲(George P. Shultz)生前是史丹佛大學智庫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傑出研究員、史丹佛大學商學院名譽教授,職涯在政府、學術界和商界都有傑出表現。 舒茲曾為3位美國總統服務。他最為人知的是1982年到1989年間擔任前美國總統雷根的國務卿,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任期最久的一位國務卿。 舒茲於1982年8月17日發送給時任美國在台協會處長李潔明的電報,揭示對台六項保證,包括未改變關於台灣主權的立場、不對台施壓,要求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談判等,至今仍是美對台與對中政策的基本方向。 舒茲生前擔任過4個不同的內閣職位,包括國務卿、財政部長、勞工部長和白宮管理及預算局長。 他曾在3所美國頂尖大學任教,包括麻省理工、芝加哥大學和史丹佛大學。他也曾擔任大型工程與建築公司總裁長達8年。 舒茲在胡佛研究所服務超過30年。2019年12月17日,他出席蔣經國私人日記公開發布會,親自見證一段重要的歷史。 舒茲於2月6日去世,享嵩壽100歲,他過世的消息由胡佛研究所公布,但沒有提及死因。 前美國國務卿萊斯(Condoleezza Rice)目前是胡佛研究所所長,萊斯說,舒茲是「偉大的美國政治家和真正的愛國者,他讓這世界變得更美好,而被歷史銘記。」 去年12月13日是舒茲的百歲生日,他在「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發表文章「百歲生命中我所學到關於信任最重要的10件事」(The 10 Most Important Things I’ve Learned About Trust Over My 100 Years),提到他早年就知道「信任」的可貴,而且一生不斷地重新學習人際間信任的價值與重要性。 「有信任才能通行無阻」(Trust is the coin of the realm)是他的名言,也是他一本著作的書名。他寫道,「室中有信任、好事會發生,不管那是起居室、教室、更衣室、辦公室、政府工作室或戰情室。當室中無信任,好事不會發生。其他一切都只是細節」。 舒茲於1920年12月13日出生在紐約、成長於紐澤西州。他在普林斯頓大學主修經濟,1942年畢業後加入美國陸戰隊,直到1945年退伍。他於1949年取得麻省理工學院工業經濟學博士學位。 1955年,舒茲首次入閣,擔任艾森豪總統的經濟顧問。1969年舒茲被尼克森總統任命為勞工部部長,1972 年起擔任財政部長,同時是經濟政策委員會主席,與蘇聯進行一系列貿易談判。 1974年舒茲離開公職加入民間能源公司貝泰集團(Bechtel Group)擔任總裁8年,在業界服務期間,他仍與學界保持緊密關係,並在史丹佛大學任教。 他再次入閣是在雷根政府時代,舒茲扮演兩個重要角色,一是經濟政策諮詢委員會主席,另一是國務卿。在國務卿任內,舒茲除了成功結束美蘇冷戰,並讓美國與亞太和東南亞國家發展出堅強的外交關係。 卸下公職之後,舒茲又再次在企業與學界兩棲,擔任貝泰集團的資深顧問,並回到史丹佛大學,在商學院執教、胡佛研究所進行研究。 舒茲一生中有多本著作、獲獎無數,1989年1月他獲得美國最高的平民榮譽「總統自由勳章」;他並獲頒數家美國大學的榮譽學位。 舒茲的回憶錄「動盪與勝利:我擔任國務卿的歲月」(Turmoil and Triumph: My Years as Secretary of State)成為公職人員的回憶錄典範。 舒茲逝於史丹佛大學校園內的家中,身後留下妻子、5名子女和11位孫子和9位曾孫。(編輯:高照芬/周永捷)1100208

  • 前五角大廈中國事務官員:共機擾台是演練對台作戰模式

    前五角大廈中國事務官員:共機擾台是演練對台作戰模式

    中共軍機連日來頻頻派遣軍機進入台灣西南方防空識別區,且機隊規模愈來愈大。外界認為是向新上任的美國總統拜登發出警訊。但是前美國國防部中國事務官員唐安竹(Drew Thompson)則分析稱,共機擾台的行動並非為了直接向拜登發出警訊,主要是藉此演練以熟悉對台作戰模式,此外還能測試台灣防空的反應。而拜登政府反應迅速,顯示他們對中國議題早有一套完整的想法。 曾在歐巴馬與川普政府時期擔任過國防部中國、台灣與蒙古科科長的唐安竹,目前是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資深訪問研究員,他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分析近日大規模共機擾台時指出,外界很難真正知道中共解放軍每次軍事行動背後的考慮為何,這波的軍事行動不僅僅是發出政治信號,這是自2016年以來共軍在台灣周邊的行動逐漸增加的趨勢。 唐安竹說,這次的軍事行動符合過去5年多共軍建立的軍事模式,此次任務可能有多重目的:第一,其目的是常態訓練;第二、熟悉與台灣爆發衝突可能遇到的情況;第三、可能為測試台灣的防空反應。目前還不太清楚共軍是否藉此給拜登政府發出什麼信號,但不能否認的是它時機上確實與拜登宣誓就職十分接近。這次的軍事行動也為拜登政府製造機會來制定他們回應中國對台灣的軍事威脅與恐嚇。 他說,拜登政府的聲明令人印象深刻,一是回應速度很快,顯示早已胸有成竹。另一方面是聲明的措辭非常謹慎,但同時也對台灣和所有美國的盟友做出堅定的保證。 唐安竹指出,聲明也能看出拜登政府如何建構其「一個中國政策」,這個政策不是美國總統可以隨便修改的東西,拜登政府「一中政策」定格在「3個公報、《台灣關係法》和6項保證」上,而過去經常聽到的「一中政策」是以3個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為基礎的,6項保證很少被提及。拜登政府在聲明中完整的提到6項保證,確實很重要,顯示這是慣例,也有約束性。這份聲明確實能為未來四年拜登政府針對台海及鄰近地區會做出的相關決策提供了一個範本。這對美國實現對台灣安全承諾來說,此舉是個很大的升級。 對於美國航母戰鬥群在共機擾台時在南海出現,唐安竹說,這是美國常態性的行動,不是為了對抗中國,而是確保美國軍艦能在太平洋與印度洋之間自由航行。美國經常在太平洋與印度洋之間調動兵力,中共解放軍也時常讓空軍在台灣周圍進行訓練和演習,兩者不能混為一談。 外界也有專家認為共機擾台會增加台灣的防空壓力,唐安竹表示,共軍有權利在國際領空展開行動,台灣感受到的是政治性的壓力,有些時候是自我施加的。台灣沒有義務派軍機攔截每一架進入其防空識別區的中共軍機。維持防空識別區的唯一用途是識別飛機,台灣軍方可以通過雷達等其他儀器來完成這項工作。或許台灣要思考的是,是否要增加國防預算,台灣也有地對空飛彈,它也可以保衛台灣的領空。派出軍機攔截是台灣自己認定有這麽做的需求,這些作法會帶來一些花費,一切都取決於台灣,這是政治問題,而不是軍事行動問題。

  • 美對台安全 有不分黨派承諾

    美對台安全 有不分黨派承諾

     美準國務卿布林肯19日在參院表態,指美對台灣安全有「不分黨派的承諾」,北京若對台動武,將是「嚴重錯誤」。布林肯出席參院外委會人事任命聽證會,在回答共和黨參議員羅姆尼詢問如何看待台灣在美區域利益角色時表示,美國對台有長期且不分黨派的承諾,如《台灣關係法》,拜登政府絕對會持續這項承諾。  對台動武 警告是嚴重錯誤  布林肯說:「我們對台灣和《台灣關係法》有一長期、兩黨的承諾。我們需要確保他們有辦法阻止侵略,保護自己。我希望看到台灣更多地參與世界。它在很多方面都是民主典範,擁有強大經濟和科技實力,他們處理新冠病毒也有很多值得借鏡之處。」  布林肯說,只要國際組織允非國家成會員,台灣就應加入,即使要求國家才能加入的國際組織,台灣也應有方式參與。針對美台取消交往限制,他回應將依《台灣保證法》進一步審視,為美台交往創造更多空間。  美台交往 依《台灣保證法》  布林肯提到,蔡英文競選總統期間,他曾在國務院與她會面;蔡就任後,他也曾以副國務卿身份和她談話數次。布林肯說,川普對中強硬「正確」但強調將更著重與其他民主國家合作,聯手向北京施壓。  國防部長提名人奧斯汀上將出席聽證會時,也重申《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我將確保履行承諾,支持台灣自衛能力」;針對陸方威脅,他說,「我認為中國將是未來最大挑戰」,他會將目標放在「擴大美中軍事實力差距」。此外,準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準財長葉倫都表示將對中採強硬立場。  涉台問題 陸稱不與美衝突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此作出3點回應:一,中方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二,中方在中美關係、台灣、涉港、涉疆等立場一貫明確,中方致力同美方發展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關係;三,盼美方正確看待中國和中美關係,同中方相向而行,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動中美關係重回正確軌道。

  • 美新任國防部長 承諾對台六項保證

    外交部指出,美國防部長提名人奧斯汀(Lloyd Austin III)上將於美東時間1月19日出席美國聯邦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召開的任命聽證會中,公開重申《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展現美方台灣安全的一貫堅定承諾。 國防部長提名人奧斯汀上將回應參議員提問表示,美國多年來對台灣都是跨黨派堅定支持,將繼續確保美方履行支持台灣維持自我防衛能力的承諾。 奧斯汀上將另以書面回應議員提問表示,拜登總統當選人曾多次重申,美國須維持強大、有原則及跨黨派一致的對台支持,此與美方長期以來對美中「三公報」、《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的承諾一致。美方將持續支持以符合台灣人民意願及最佳利益的方式,和平解決兩岸議題。 外交部重申,未來我國政府將在過去奠定的深厚基礎上,與美國拜登政府團隊攜手合作,進一步強化台美緊密安全夥伴關係,共同捍衛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並為印太區域的和平、穩定做出貢獻。

  • 川普簽署台灣保證法 府:提升臺灣的自我防衛能力

    川普簽署台灣保證法 府:提升臺灣的自我防衛能力

    美國總統川普簽署聯邦政府撥款法,包含「2020年臺灣保證法」的本文,且匡列300萬美元授權額度予「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總統府表示,對於美國行政部門及國會跨黨派友人,協助提升臺灣的自我防衛能力及國際參與,總統府表達誠摯感謝。我國政府也會在既有的良好基礎上,持續與美方深化合作夥伴關係,持續作為國際社會的良善力量。 美國總統川普於美東時間12月27日正式簽署「2021會計年度聯邦政府撥款法」,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表示,對於美國行政部門及國會跨黨派友人,在協助提升臺灣的自我防衛能力、推動臺灣國際參與,以及持續推動「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的大力支持,總統府代表我國政府及人民表達誠摯感謝。 他說,總統府誠摯感謝川普總統任內推動11次軍售案,在在顯示美國政府以具體行動落實《臺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的安全承諾,強化我國軍戰略與防衛需求。同時,在川普總統任內,透過《臺灣旅行法》的落實,不僅讓臺美間的政府部門有更多高層次的互訪交流,亦大幅深化臺美雙方的合作夥伴關係。 張惇涵表示,在此次的撥款法中,除再次重申協助臺灣加強自我防衛能力、支持臺灣有意義參與國際組織外,也建議美國國務卿檢視對臺交往準則,並針對檢討結果以及《臺灣旅行法》執行情形向國會提交報告。 此次也首度授權撥款300萬美元,支應GCTF相關活動。前述各項作為不僅有助於臺美合作更加拓展,他說,這有助未來臺美日三方透過GCTF平台,與理念相近國家持續開拓合作範疇。 張惇涵強調,美國是臺灣在國際上重要的盟友,也是共享自由民主價值的堅實夥伴,近年來,臺美雙方在共同努力下,順利推展政治、經濟、安全等各項領域的合作夥伴關係。而作為國際社會負責任的一員,我國政府也會在既有的良好基礎上,持續與美方深化合作夥伴關係,持續作為國際社會的良善力量。

  • 今年人均負擔台幣1.45萬元 118億美元 AIT認證 台灣是美軍售最大買家

    今年人均負擔台幣1.45萬元 118億美元 AIT認證 台灣是美軍售最大買家

     美國川普政府任內10度對台軍售,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酈英傑昨天表示,美國依《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對台軍售,2020年台灣是公認美國對外軍售最大宗客戶,總計118億美元的紀錄是台灣史上單一年度最高金額,折合台幣約3422億,若以台灣總人口2357萬計算,形同每人今年平均負擔約1萬4500元軍費。酈英傑更透露,明年還有一筆52億美元對台軍售已經通知國會。  酈英傑透露 明年還有52億美元  中華民國國際關係學會昨舉辦2020年會,酈英傑受邀發表專題演講時,作上述表示。酈英傑指出,這些軍購項目對台灣發展不對稱作戰能力具有相當關鍵的力量。去年美國對台軍售107.2億美元,明年52億美元對台軍售,一旦完成後續作業程序,台灣歷來對美軍購總金額將超過700億美元,規模折合逾台幣2兆。  酈英傑強調,美國兩黨共識就是遵循《台灣關係法》承諾,向台灣提供必要數量的防衛物資及技術服務,使台灣維持足夠自衛能力,「這樣的趨勢也會在新政府上任後看到。」  根據公開資料,美國今年為止對台軍售5次,累積金額為55.81億美元,包含MK48魚雷(Mod 6 AT);愛國者三型飛彈零組件相關更換、維修、測試與後勤支援;海馬斯(HIMARS)多管火箭系統、增程型距外陸攻飛彈(AGM-84H/SLAM-ER)、F-16新式偵照莢艙;魚叉飛彈海岸防禦系統(HCDS);MQ-9B「海上衛士」無人機。  官方數字55.8億美元 有待確認  AIT昨晚回覆記者表示,今年美國對台灣軍售公布的數字是55.8億美元,至於其他數字還有待與華府再確認。  根據國防部明年度預算書所揭露內容,陸軍明年將就「銳霆計畫」赴美召開會議,而「銳霆計畫」即是M109A6「帕拉丁」自走砲;駐美代表蕭美琴8月參加華府智庫座談也證實爭取向美國採購「智慧水雷」。這兩項軍備都尚未獲美方正式公告批准。  酈英傑提到,美國日前解密《八一七公報》及雷根政府對台《六項保證》兩則電報,國務院亞太事務助卿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在向美國傳統基金會發表談話時表示,解密電報是為了重申對台軍售承諾,並需要透過這樣歷史回顧,來防止北京習慣性的扭曲它。  酈英傑說,美國完全履行《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而「六項保證」是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策基礎,現成為政策指引的主要公開文件。

  • 別把美國安慰劑當定心丸

    別把美國安慰劑當定心丸

     從最初遮遮掩掩,私相授受,到如今白紙黑字,美國官方近期高調申明「六項保證」仍然有效,無疑給民進黨政府打了一劑強心針。然而,「六項保證」看似保障台灣的利益,實則美國渾水摸魚,充其量只是一副安慰劑。  從「六項保證」的背景來看,當時的雷根政府投機取巧,玩了一招兩面三刀。根據美方解密的檔案,雷根總統一方面想在中美建交遺留的軍售問題上盡快給鄧小平一個交待,防止中美關係出現嚴重倒退,從而影響美國的抗蘇大計。另一方面雷根也不願得罪國會的親台勢力和台灣的蔣經國當局,更不想從此放棄「台灣牌」。  於是,美國在與大陸公開發表的《八一七公報》中承諾:「不尋求執行一項長期向台灣出售武器的政策」、「逐步減少它對台灣的武器出售,並經過一段時間導致最後的解決。」與此同時,雷根又私下通過李潔明向蔣經國作出旨在對沖《八一七公報》的口頭保證,以慰藉再次感到被美國出賣的蔣經國。  從「六項保證」的內容來看,美國在關鍵問題上語焉不詳,故意留下各自解讀的空間。「六項保證」中有一條是台灣要求美國增加的對台灣主權問題的保證──未改變對於台灣主權的立場。現在最大的爭議恰恰就是關於美國對台灣主權的立場。  如果回到「六項保證」問世的原點,曾陪同蔣經國接收該保證的錢複對美方立場的解讀是「美國不支持中共對台灣主權的主張」。在上世紀80年代初,兩岸對「一個中國」仍有共識,台灣的主權歸屬不存在疑問,因此這一保證可以被理解為「美國不否認台灣屬於中國,但對中共當局對台灣的主權主張有所保留」。然而,隨著兩岸關係和中美關係的丕變,在台灣和美國都有人將這一條解讀為「美國不會正式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這一認知顯然與美國對北京作出的無意執行「一中一台」政策的公開承諾相悖。耐人尋味的是,面對有心人士的曲解,美國政府一直裝糊塗,從不主動澄清。  無論美國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如何信誓旦旦,38年前的「六項保證」既不是美國國內法,也不是國際條約。即使2016年美國國會兩院通過了將「六項保證」付諸文字的共同決議案,在美國法律上也是沒有約束力的。因此美國算准了大陸即使感到不滿,也不會大動干戈。更重要的是,「六項保證」全部是負面表列,換言之美國什麼都不用做,最多動動嘴皮子,民進黨政府就要死心塌地追隨美國,簡直是無本萬利的買賣。  中美雖然在台海劍拔弩張,但美國還沒和大陸徹底翻臉。史達偉在逐字念出「六項保證」時,仍不忘重申美國未改變一中政策。即使有美國重磅智庫學者撰文呼籲華盛頓應明確表態出兵協防台灣,前提仍然是美堅持一中政策。因此,民進黨千萬別把安慰劑當做定心丸,進而有恃無恐加劇與大陸的對抗,這樣做最終只會害了台灣。 (作者為大學教師)

  • 美對台六項「未曾+不會」的保證

    美對台六項「未曾+不會」的保證

     美國政府日前公布解密1982年對台「六項保證」(6 assurances)的原始文件,以更為「戰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的形式,表明堅定維繫台海均勢及安全。解密文件四個「未曾」(has not),兩個「不會」(will not)的用詞,藉由高調公開,可視為38年後的對台再保證(reassurance)。  華府與北京進行建交談判中,如何處理台灣問題,尤其是美國對台軍售,始終是雙方最根本的分歧。若不是鄧小平拍板先建交再談軍售問題,卡特總統未必能在1978年底達成建交協議。  繼任的雷根總統基於對抗蘇聯的總體戰略指導,當時中東與南美洲的形勢變化,以及北京一再糾纏的對台軍售議題,同意與北京在1982年8月17日簽署第3項聯合公報。  日前美國政府公布的2份解密電報,證實了雷根總統早在《八一七公報》簽署前的7月10日,即已訓令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處長李潔明,以口頭及non-paper方式,向蔣經國總統與即將出任駐美代表的外交部政務次長錢復,轉達雷根總統說明與北京簽署公報的原則內涵,以及對台灣的相關保證,並且在美中公報簽署當日,再度電報李潔明處長,將「六項保證」逐條列舉。  今年7月16日由美國國安顧問歐布萊恩簽署解密,並於8月31日公布的兩份電報;連同美國前國安顧問波頓2019年8月30日解密,雷根總統給國務卿舒茲,以及國防部長溫伯格有關對台軍售的備忘錄;美國對台「六項保證」終於透過「1備忘錄,2電報」完整呈現在世人面前。  依據美國亞太助卿史達偉1周前在美國傳統基金會發表的演說,以及AIT官網之記載,雷根總統的六項保證「始終是美國對台及對中政策的根本要素」。從此,美國對華已成為「一三六」的政策,亦即「一個中國政策」,包括《台灣關係法》,美中三項聯合公報及美對台六項保證。  在兩岸實力差距極度加大,華府清晰重申四個「未曾」,兩個「不會」的「六項保證」,當有台海再平衡之意圖,然此刻我們也須回顧38年來實踐的心得。  第一項保證「未[曾]同意設定終止對台軍售的日期」,形同《八一七公報》簽署前1個月,即表達不會認真執行逐年遞減對台軍售質量的內容。38年來的事實證明,美國更重視該公報以「和平解決兩岸分歧」以及「中共對台威脅」做為對台軍售準據的前提。然而,斷交後的對美軍購之談判與接裝,內責外迫之窘,忍辱負重之難,只有歷年參與官士們點滴心頭。  第二項保證「未[曾]同意就對台軍售議題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徵詢意見」,出自美方超級強權地位之自我認知,以及對台海安全態勢的專業評估。美國軍售決策不受制於北京,固為幸事,然亦不乏為調控美中關係張弛,或反映台美關係良窳,而故意延遲處理我軍購需求之情事。  第三項保證「不會在台北與北京之間擔任斡旋角色」,與第六項保證「不會對台施壓,要求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談判」,證實雷根「如何解決台灣與中國之間的問題,那是中國人民自己的事」一貫立場。從國共、以巴、兩韓等歷史經驗觀之,美國擔任調人,著實令人不敢恭維。  第四項保證「未[曾]同意修訂《台灣關係法》」,凸顯該法賦予美方寬廣的詮釋空間與執行彈性,本足以應對北京之壓力。近年來基於該立法精神所衍生的友台立法與提案陸續加碼上架,自然掃除意圖修改《台灣關係法》之現實性與必要性。  第五項保證「未[曾]改變關於台灣主權的立場」,則有對立之解讀。一造藉此支撐「台灣地位未定論」,為台灣未歸還中國立論;另一造則以《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為中華民國主權作證。詳細檢視文件原文及時空背景,其實美國僅係陳述其「認知」(acknowledge)卻未「承認」(recognize)北京對台之主權主張而已。  美國對台「六項保證」原件之終於面世,固反映當前華府政策圈將對華政策轉向「戰略清晰」之意圖,我們在欣慰之餘,亦須自覺「未曾」並非將來不會,「不會」亦非永遠不變。畢竟天下無恆久之盟,亦無永遠之敵,惟利益恆久遠。(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 胡北勝》別把美國安慰劑當定心丸

    胡北勝》別把美國安慰劑當定心丸

    從最初遮遮掩掩,私相授受,到如今白紙黑字,美國官方近期高調申明「六項保證」仍然有效,無疑給民進黨政府打了一劑強心針,令整個綠營歡呼雀躍。然而,「六項保證」看似保障台灣的利益,實則美國渾水摸魚,充其量只是一副安慰劑。 從「六項保證」出台的背景來看,當時的雷根政府投機取巧,玩了一招兩面三刀。根據美方解密的檔案,雷根總統一方面想在中美建交遺留的軍售問題上盡快給鄧小平一個交待,防止中美關係出現嚴重倒退,從而影響美國的抗蘇大計。另一方面雷根也不願得罪國會的親台勢力和台灣的蔣經國當局,更不想從此放棄「台灣牌」。 於是,美國在與大陸公開發表的《八一七公報》中承諾:「不尋求執行一項長期向台灣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灣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數量上將不超過中美建交後近幾年供應的水平,它準備逐步減少它對台灣的武器出售,並經過一段時間導致最後的解決。」與此同時,雷根又私下通過李潔明向蔣經國作出旨在對沖《八一七公報》的口頭保證,以慰藉再次感到被美國出賣的蔣經國。當蔣經國希望美國主動公開「六項保證」時,美方又虛以委蛇,不肯留下任何官方文字記錄。無奈之下台灣只能在《八一七公報》見報次日單方面曝光「六項保證」。 從「六項保證」的內容來看,美國在關鍵問題上語焉不詳,故意留下各自解讀的空間。「六項保證」中有一條是台灣要求美國增加的對台灣主權問題的保證─未改變對於台灣主權的立場。現在最大的爭議恰恰就是關於美國對台灣主權的立場。 如果回到「六項保證」問世的原點,曾陪同蔣經國接收該保證的錢複對美方立場的解讀是「美國不支持中共對台灣主權的主張」。在上世紀80年代初,兩岸對「一個中國」仍有共識,台灣的主權歸屬不存在疑問,因此這一保證可以被理解為「美國不否認台灣屬於中國,但對中共當局對台灣的主權主張有所保留」。然而,隨著兩岸關係和中美關係的丕變,在台灣和美國都有人將這一條解讀為「美國不會正式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這一認知顯然與美國對北京作出的無意執行「一中一台」政策的公開承諾相悖。耐人尋味的是,面對有心人士的曲解,美國政府一直裝糊塗,從不主動澄清。 無論美國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如何信誓旦旦,38年前的「六項保證」既不是美國國內法,也不是國際條約,根本沒有任何法律效力。即使2016年美國國會兩院通過了將「六項保證」付諸文字的共同決議案,在美國法律上也是沒有約束力的。因此美國算准了大陸即使感到不滿,也不會大動干戈。更重要的是,「六項保證」全部是負面表列,換言之美國什麼都不用做,最多動動嘴皮子,民進黨政府就要感恩戴德,死心塌地追隨美國,簡直是無本萬利的買賣。 中美雖然在台海劍拔弩張,但美國還沒和大陸徹底翻臉。史達偉在逐字念出「六項保證」時,仍不忘重申美國未改變一中政策。即使有美國重磅智庫學者撰文呼籲華盛頓應明確表態出兵協防台灣,前提仍然是美堅持一中政策。因此,民進黨千萬別把安慰劑當做定心丸,進而有恃無恐加劇與大陸的對抗,這樣做最終只會害了台灣。 (作者為大學教師)

  • 中時專欄:黃介正》美對台六項「未曾+不會」的保證

    中時專欄:黃介正》美對台六項「未曾+不會」的保證

    美國政府日前公布解密1982年對台「六項保證」(6 assurances)的原始文件,以更為「戰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的形式,表明堅定維繫台海均勢及安全。解密文件四個「未曾」(has not),兩個「不會」(will not)的用詞,藉由高調公開,可視為38年後的對台再保證(reassurance)。 華府與北京進行建交談判中,如何處理台灣問題,尤其是美國對台軍售,始終是雙方最根本的分歧。若不是鄧小平拍板先建交再談軍售問題,卡特總統未必能在1978年底達成建交協議。 繼任的雷根總統基於對抗蘇聯的總體戰略指導,當時中東與南美洲的形勢變化,以及北京一再糾纏的對台軍售議題,同意與北京在1982年8月17日簽署第3項聯合公報。  日前美國政府公布的2份解密電報,證實了雷根總統早在《八一七公報》簽署前的7月10日,即已訓令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處長李潔明,以口頭及non-paper方式,向蔣經國總統與即將出任駐美代表的外交部政務次長錢復,轉達雷根總統說明與北京簽署公報的原則內涵,以及對台灣的相關保證,並且在美中公報簽署當日,再度電報李潔明處長,將「六項保證」逐條列舉。  今年7月16日由美國國安顧問歐布萊恩簽署解密,並於8月31日公布的兩份電報;連同美國前國安顧問波頓2019年8月30日解密,雷根總統給國務卿舒茲,以及國防部長溫伯格有關對台軍售的備忘錄;美國對台「六項保證」終於透過「1備忘錄,2電報」完整呈現在世人面前。  依據美國亞太助卿史達偉1周前在美國傳統基金會發表的演說,以及AIT官網之記載,雷根總統的六項保證「始終是美國對台及對中政策的根本要素」。從此,美國對華已成為「一三六」的政策,亦即「一個中國政策」,包括《台灣關係法》,美中三項聯合公報及美對台六項保證。 在兩岸實力差距極度加大,華府清晰重申四個「未曾」,兩個「不會」的「六項保證」,當有台海再平衡之意圖,然此刻我們也須回顧38年來實踐的心得。  第一項保證「未[曾]同意設定終止對台軍售的日期」,形同《八一七公報》簽署前1個月,即表達不會認真執行逐年遞減對台軍售質量的內容。38年來的事實證明,美國更重視該公報以「和平解決兩岸分歧」以及「中共對台威脅」做為對台軍售準據的前提。然而,斷交後的對美軍購之談判與接裝,內責外迫之窘,忍辱負重之難,只有歷年參與官士們點滴心頭。  第二項保證「未[曾]同意就對台軍售議題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徵詢意見」,出自美方超級強權地位之自我認知,以及對台海安全態勢的專業評估。美國軍售決策不受制於北京,固為幸事,然亦不乏為調控美中關係張弛,或反映台美關係良窳,而故意延遲處理我軍購需求之情事。  第三項保證「不會在台北與北京之間擔任斡旋角色」,與第六項保證「不會對台施壓,要求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談判」,證實雷根「如何解決台灣與中國之間的問題,那是中國人民自己的事」一貫立場。從國共、以巴、兩韓等歷史經驗觀之,美國擔任調人,著實令人不敢恭維。  第四項保證「未[曾]同意修訂《台灣關係法》」,凸顯該法賦予美方寬廣的詮釋空間與執行彈性,本足以應對北京之壓力。近年來基於該立法精神所衍生的友台立法與提案陸續加碼上架,自然掃除意圖修改《台灣關係法》之現實性與必要性。  第五項保證「未[曾]改變關於台灣主權的立場」,則有對立之解讀。一造藉此支撐「台灣地位未定論」,為台灣未歸還中國立論;另一造則以《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為中華民國主權作證。詳細檢視文件原文及時空背景,其實美國僅係陳述其「認知」(acknowledge)卻未「承認」(recognize)北京對台之主權主張而已。  美國對台「六項保證」原件之終於面世,固反映當前華府政策圈將對華政策轉向「戰略清晰」之意圖,我們在欣慰之餘,亦須自覺「未曾」並非將來不會,「不會」亦非永遠不變。畢竟天下無恆久之盟,亦無永遠之敵,惟利益恆久遠。 (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 別對美戰略彈性太興奮

    別對美戰略彈性太興奮

     美國國務院亞太事務助卿史達偉日前明確指出雷根政府時期對台「六項保證」之內容,而外交關係協會會長哈斯近日與該會研究員合著於《外交事務》之文章更主張,美國應以戰略清晰取代戰略模糊政策,重置嚇阻來確保台海及亞太穩定。  美國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後,過往行政部門提及「一個中國政策」時多以「三公報一法」稱之,即便是雷根政府提出「六項保證」之後,「六項保證」之內容仍未由行政部門白紙黑字示之,「六項保證」一詞也鮮少與「三公報一法」相提並論,但此三者的確是美國處理兩岸議題的基石,也有助美國在兩岸之間成功地扮演離岸平衡者。史達偉本次發言的重要性之一,應在於美國行政部門首次逐條說明了該保證之內容。  但我們不能忽視「六項保證」的雙面性:雷根時期的《八一七公報》及「六項保證」有效地維持了美國在兩岸之間的離岸平衡者角色,而柯林頓總統在國會服務研究處將「六項保證」形諸文字1個月餘後,則在上海宣布了對台「新三不政策」。歐巴馬時期,在美、中與兩岸之間都呈現相對穩定的局面,「六項保證」也形成了美台合作基礎、甚至是美中台三方關係的良性循環。  持平而論,中國大陸方面對當前美中關係、甚至兩岸關係惡化,有其責任,但美國在兩岸議題上最符合其國家利益的立場應是維持其戰略彈性,亦即由美國回應台海變化之情勢,但方式與規模則操之在美。  除哈斯等人有關戰略清晰之中庸務實派觀點外,其他亦有如要求美國與台灣簽訂安全保障條約、甚至建交等主張,近來引起部分美方人士的質疑,包括這些舉動可能動搖美中建交之基礎、引起中國大陸極端民族主義而採戰狼攻勢、迫使亞太盟友選邊站等,也有這到底是不是台灣想要的等疑問。這些建制派之間的辯論,尚未影響川普政府目前相對友台的走勢,也可看出美國更傾向以戰略彈性來加強對中國大陸的嚇阻。  然而,理性決策者必須做最好的打算,並做好最壞的準備。此處不是要危言聳聽,但歷史經驗顯示,中共在對外用兵的處置上仍是理性決策成分居多;未來當中共決定對台動武,必定會將美軍及第三方如何介入納入考量。台灣的民主成就絕對為世界所讚賞,然自滿易招致失敗,民眾應務實看待兩岸情勢,避免中共不會犯台或兩岸一旦開戰美國必定會介入,直到幫助台灣成功獨立建國等極端自滿的思維。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教授)

  • 美國戰略清晰依舊模糊

    美國戰略清晰依舊模糊

     美國在台協會日前公布雷根總統在1982年簽署《八一七公報》時,對台提出的「六項保證」,同一時間,國務院亞太助卿史達偉在華盛頓公開複述「六項保證」,表示美國對台政策清晰化,蔡總統隔海呼應。美國外交事務季刊同步刊登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會長哈斯的文章,強調美國的戰略模糊政策已不足以嚇阻中共的武力犯台,應該朝向戰略清晰方向修改。台海危機日急,美國的戰略模糊政策是否應該修改?美國官員講的戰略清晰究何所指?有何影響?  首先,美中台三方似乎都在兩岸最敏感的議題上,逐漸修正或放棄原先的模糊政策,最明顯的,就是蔡政府將兩岸主權立場明晰化,否定模糊處理政治問題,導致對岸認定台灣追求「一邊一國」的台獨立場,造成台海空前危機。不幸的是,國民黨內有些人士跟著唱和,將維持兩岸和平的方案,定位為保守,反將兩岸對峙稱為進步,國安出現重大危機!  那美國的戰略模糊又是怎麼回事?一般人指的戰略模糊,是美國對中共對台用武的反應刻意模糊化,以達到戰略嚇阻的效果。然而,戰略模糊的最大問題,就是政策不明確可能造成對手誤判,反而導致輕率行事,最明顯的案例便是1996年台海危機北京對美國意圖的誤判。陳水扁時期追求台灣主權獨立的作法亦同,迫使美方將戰略模糊加上但書,公開表示若是台灣主動挑起戰事,美國不會馳援。  然而,哈斯也稱,台海地區若爆發衝突,美軍已無必勝的把握,這也是為何美國總統川普為了勝選,不斷打台灣牌塑造反中形象,但在關鍵的台海出兵問題上卻拒絕鬆口的原因。川普在接受福斯電視台訪問,被問及如何應對中共對台用武時,只能敷衍地說「他們知道我要做什麼」,可見在此一關鍵問題上,美國是不會輕易入甕的!  史達偉和蔡總統指稱的戰略清晰,並非美軍出兵台海,那是什麼?  「六項保證」文件解密並由美國官員公開宣讀,確實是對台政策的明確表態,但其中所指的不對軍售設定終點,也不會和中共諮商對台軍售,在兩岸之間不作調人等,其實都只是既有政策的彙整或解釋,而這些原則性的宣示,美國卻將之束諸高閣40載,已清楚說明美國的對台政策並不如有些人想像的一廂情願。  史達偉講話令人關心的是美國的另外一個模糊政策,亦即台灣的主權歸屬問題。過去美方謹慎遵循《上海公報》所設定的模糊框架,強調「不挑戰兩岸中國人的共同看法,亦即世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拒絕表述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六項保證」亦不例外,強調對台灣主權議題未改變長期以來的立場。  史達偉在日前公開複述「六項保證」時,對台灣主權的表述略有不同,改稱美國「迄未同意對台主權採取立場」,予有心人士將之與台灣地位未定相連之機,令人擔心。  兩岸主權議題敏感,涉及兵國大事,不宜草率以籌碼用之!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 奔騰思潮:盧業中》別對美國戰略彈性太興奮

    奔騰思潮:盧業中》別對美國戰略彈性太興奮

    美國國務院亞太事務助卿史達偉 (David Stilwell) 於8月31日參與智庫論壇時,明確指出雷根政府時期對台「六項保證」之內容,而外交關係協會會長哈斯 (Richard Haass) 近日與該會研究員合著於《外交事務》之文章更主張美國應以戰略清晰取代戰略模糊政策,重置嚇阻來確保台海及亞太穩定。 美國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後,過往行政部門提及「一個中國政策」時多以「三公報一法」稱之,即便是雷根政府提出「六項保證」之後,「六項保證」之內容仍未由行政部門白紙黑字示之,「六項保證」一詞也鮮少與「三公報一法」相提並論,但此三者的確是美國處理兩岸議題的基石,也有助美國在兩岸之間成功地扮演離岸平衡者。 回溯歷史,在相關電文解密之前,聯邦部門最早應是隸屬國會圖書館之國會研究服務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於1998年5月就「一中政策」提供分析時,逐條列出了「 六項保證」之內容 (然文字上與日前所公布之電報內文略有出入)。 近年美台關係的進展,使得行政部門在論及美台關係時更願意提到「六項保證」,如歐巴馬時期國務院亞太助卿Kurt Campbell(2011年4月)、國務卿John Kerry(2013年2月)、亞太助卿Daniel Russel(2014年4月),川普時期國務卿 Rex Tillerson (2017年2月) 等,均在國會聽證或以書面答覆議員提問時提及「六項保證」對美台關係的重要性,然未逐條表述其內容。 美國眾議院及參議院則分別在2016年5月與7月分別以共同決議案的方式,將「六項保證」訴諸文字。史達偉本次發言之重要性之一,應在於行政部門首次逐條說明了該保證之內容。 在回應當前發展是否表示川普政府將對兩岸放棄戰略模糊、改採戰略清晰政策的問題之前,我們不能忽視「六項保證」的雙面性:雷根時期的《八一七公報》及「六項保證」有效地維持了美國在兩岸之間的離岸平衡者角色,而柯林頓總統在國會服務研究處將「六項保證」形諸文字1個月餘,則在上海宣布了對台新三不政策。而當歐巴馬時期,在美、中與兩岸之間都呈現相對穩定的局面,也使得「六項保證」成為美台合作基礎、甚至是美中台三方關係良性循環的重要性再現。 持平而論,中國大陸方面對當前美中關係甚至兩岸關係惡化有其責任,但美國在兩岸議題上最符合其國家利益的立場應是維持其戰略彈性(strategic flexibility),亦即由美國回應台海變化之情勢,但方式與規模則操之在美。除哈斯等人有關戰略清晰之中庸務實派觀點外,其他亦有如要求美國與台灣簽訂安全保障條約、甚至建交等主張,近來引起部分美方人士的質疑,包括這些舉動可能動搖美中建交之基礎、引起中國大陸極端民族主義而採戰狼攻勢、迫使亞太盟友選邊站等,也有這到底是不是台灣想要的等疑問。這些建制派之間的辯論,尚未影響川普政府目前相對友台的走勢,也可看出美國更傾向以戰略彈性來加強對中國大陸的嚇阻。 然而,理性決策者必須做最好的打算,並做好最壞的準備(Hope for the best and prepare for the worst.)。此處不是要危言聳聽,但歷史經驗顯示,中共在對外用兵的處置上仍是理性決策成分居多;未來當中共決定對台動武,必定會將美軍及第三方如何介入納入考量。台灣的民主成就絕對為世界所讚賞,然自滿易招致失敗,民眾應務實看待兩岸情勢,避免中共不會犯台或兩岸一旦開戰,美國必定會介入,直到幫助台灣成功獨立建國等極端自滿的思維。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教授)

  • 趙建民》美國戰略清晰依舊模糊

    趙建民》美國戰略清晰依舊模糊

    美國在台協會日前公布雷根總統在1982年簽署《八一七公報》時,對台提出的「六項保證」,同一時間,國務院亞太助卿史達偉在華盛頓公開複述六保證,表示美國對台政策清晰化,蔡總統隔海呼應。美國外交事務季刊同步刊登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會長哈斯的文章,強調美國的戰略模糊政策已不足以嚇阻中共的武力犯台,應該朝向戰略清晰方向修改。台海危機日急,美國的戰略模糊政策是否應該修改?美國官員講的戰略清晰究何所指?有何影響? 首先,美中台三方似乎都在兩岸最敏感的議題上,逐漸修正或放棄原先的模糊政策,最明顯的,就是蔡政府將兩岸主權立場明晰化,否定模糊處理政治問題,導致對岸認定台灣追求「一邊一國」的台獨立場,造成台海空前危機。不幸的是,國民黨內有些人士跟著唱和,將維持兩岸和平的方案,定位為保守,反將兩岸對峙稱為進步,國安出現重大危機! 那美國的戰略模糊又是怎麼回事?一般人指的戰略模糊,是美國對中共對台用武的反應刻意模糊化,以達到戰略嚇阻的效果。然而,戰略模糊的最大問題,就是政策不明確可能造成對手誤判,反而導致輕率行事,最明顯的案例便是1996年台海危機北京對美國意圖的誤判。陳水扁時期追求台灣主權獨立的作法亦同,迫使美方將戰略模糊加上但書,公開表示若是台灣主動挑起戰事,美國不會馳援。 然而,哈斯也稱,台海地區若爆發衝突,美軍已無必勝的把握,這也是為何美國總統川普為了勝選,不斷打台灣牌塑造反中形象,但在關鍵的台海出兵問題上卻拒絕鬆口的原因。川普在接受福斯電視台訪問,被問及如何應對中共對台用武時,只能敷衍地說「他們知道我要做什麼」,可見在此一關鍵問題上,美國是不會輕易入甕的! 史達偉和蔡總統指稱的戰略清晰,並非美軍出兵台海,那是什麼? 「六項保證」文件解密並由美國官員公開宣讀,確實是對台政策的明確表態,但其中所指的不對軍售設定終點,也不會和中共諮商對台軍售,在兩岸之間不作調人等,其實都只是既有政策的彙整或解釋,而這些原則性的宣示,美國卻將之束諸高閣40載,已清楚說明美國的對台政策並不如有些人想像的一廂情願。 史達偉講話令人關心的是美國的另外一個模糊政策,亦即台灣的主權歸屬問題。過去美方謹慎遵循《上海公報》所設定的模糊框架,強調「不挑戰兩岸中國人的共同看法,亦即世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拒絕表述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六項保證」亦不例外,強調對台灣主權議題未改變長期以來的立場。 史達偉在日前公開複述「六項保證」時,對台灣主權的表述略有不同,改稱美國「迄未同意對台主權採取立場」,予有心人士將之與台灣地位未定相連之機,令人擔心。 兩岸主權議題敏感,涉及兵國大事,不宜草率以籌碼用之!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 美揭對台6項保證 避與陸撕破臉

    美揭對台6項保證 避與陸撕破臉

     美國8月31日解密對台六項保證電報,台灣各界認為是美國挺台的強力舉動,但事實上這是美國向大陸外交斡旋的一種手段,以應對大陸國防部於8月27日放話將要強力制裁美國對台軍售。  美國向陸承諾減少對台軍售的《八一七公報》,及隨之誕生的對台「六項保證」,兩者一體雙生,皆是美國在1982年對兩岸同時做出的承諾。且美國政府認為「六項保證」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皆屬於政策聲明,不具備強制效力。  在這兩個承諾下,美國對台軍售安然平順地進行了40多年,軍售內容多寡隨中美台政治環境而變化。但隨著近年來大陸軍備現代化,儘管大陸對國際宣稱會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但相關對台軍備的發展仍不減反增,尤其在大型兩棲登陸艦艇及航母發展上,速度飛快。這也是因為大陸視台灣為國內問題,從未放棄動用武力。  伴隨近年中國威脅論甚囂塵上,及其他中美各種複雜環境因素,讓美國加大對台軍售就師出有名。依據《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美國向台灣提供的武器質量和數量,完全取決於大陸對台造成的威脅程度。  但這次美國一口氣售台66架F-16V戰機及後續魚叉飛彈、海馬斯火箭炮軍售案,已讓陸方不論在外交還是軍事層面無法無視,也讓陸方難以對國人交代,及遏阻他國仿效,決定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對美國反制。陸方後續的激烈措施可能已超乎美國預期。  美國解密「六項保證」電報的背後,其實就是在向陸方解釋並清楚表明立場:美國仍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對《八一七公報》與「六項保證」仍並行不悖,美國並不想在對台軍售這個議題上與陸徹底撕破臉。  當然,陸方永不承認《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但對美國而言,《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一樣,都是中美台歷史組成的一部分。當時達成承諾的兩岸,對相關承諾的但書都早已有所了解。這也是美國為何解密「六項保證」,及國務院亞太助卿史達偉為何批評陸方扭曲歷史。  美國也認為,這次對台軍售並沒有觸及陸方紅線,陸方沒有必要大動作反制。美國國防部於2日發布的《2020中國軍力報告》,就再次重申強調了大陸對台動武的「七紅線」。而顯然美方近期對台動作並未觸及。

  • 美六項保證 蔡稱支持台海現狀

    美六項保證 蔡稱支持台海現狀

     美國務院日前解密兩則與對台軍售有關電報,明列對台《六項保證》,蔡英文總統昨表示,美方強調這六項保證是對台政策的重要基礎,國務院的公布與宣示,意味著對台政策更清晰明確。  蔡英文在出席民進黨中常會前指出,近來特別是大陸在台海、西太平洋區域間的活動,衝擊到區域的穩定與安全,美國重視區域穩定,尤其支持台海現狀不受破壞的政策明確,台灣也會善盡區域責任,努力防衛,並與理念相近國家合作。  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昨舉行「美台安全合作月紀念勳章揭幕儀式」,由處長酈英傑與退輔會主委馮世寬共同主持,感念1949年以來,有126名為保衛台灣不幸殉職的美國官兵,現場並展示兩枚由馬英九政府頒發給曾經保衛台灣殉職的美國軍官孟道登中校與林恩中校的勳章。  孟道登與林恩都在1954年9月3日金門「93砲戰」犧牲,酈英傑表示,除紀念兩位英勇殉職的軍官,還要將這兩枚紀念勳章、旗幟以及這個紀念專區用來榮耀所有在過去、現在、未來,曾經或即將參與美台戰略夥伴關係、支持台灣自我防衛能力的美國官兵們。  酈英傑指出,早在二戰期間,美台安全合作關係中就有多位傳奇人物,如指揮中緬印戰區的史迪威將軍,以及帶領「飛虎隊」的陳納德將軍,明年「飛虎隊」將屆滿80周年,期待與台灣一同慶祝。  他表示,美台安全合作關係在二戰結束後仍持續延續。1951年「美軍顧問團」成立;不久後,隨著第一次台海危機的爆發,「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也應運成立。這兩個單位在巔峰時期總共有3萬名官兵服役。台美雙方的退伍軍人及家人仍保有深刻情誼,讓這段歷史鮮明地存在回憶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