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再生之舞的搜尋結果,共02

  • 剛柔並濟 男子漢的夢想之舞《男生.男再生》

    剛柔並濟 男子漢的夢想之舞《男生.男再生》

    香港編舞家伍宇烈名噪一時的代表作《男生》,1996年在香港首演造成轟動,曾獲法國班諾雷(Bagnolet)國際編舞大賽獎,20年來華人地區各舞團重演不斷,如今將在台灣演出全新版本,由首演舞者之一的香港不加鎖舞踊館藝術總監王榮祿重新改編,推出《男生.男再生》,並邀請台灣編舞家周書毅參與演出。 \n \n 「經典再造對我而言是一種挑戰!我想看看我們當年寫下了《男生》經典之後,還能不能再突破,另外也想把那種對舞蹈最初的夢想和年輕世代分享,讓動能延續下去。」 \n \n 王榮祿表示,20年前他是27、8歲的大男孩,從馬來西亞到香港打拼,對未來有很多迷惘,唯一相信的只有舞蹈,在伍宇烈的邀請之下,另外找了4位和他一樣的馬來西亞舞者、加上1位中國舞者,共6名自異鄉到香港找出路的舞者一起跳《男生》。 \n \n 「雖然伍宇烈並非想透過舞蹈討論政治,但當時的時代氛圍,令香港人從舞作中自然地連想到自身歷史、政治定位,就此一炮而紅。」王榮祿表示,《男生》首演時,適逢香港97回歸前期,舞作以全男性舞者,探討的性別意識、自我定位、自我認同等議題,為香港現代舞作了開創,具有時代意義,引發大眾共鳴。 \n \n 伍宇烈版本的《男生》,開場一名身著鳳冠霞帔的舞者上台,瞬間脫掉外在的嫁衣,原來裡面是一位英姿煥發、身著西服的男性,以電影《黃飛鴻2:男兒當自強》的主題曲為配樂,在「做個好漢子,每天要自強……」的唱詞之下,跳一支融合基礎芭蕾與現代舞的獨舞,既生猛剛烈,又溫柔婉約,剛柔並濟,別具特色。 \n \n 王榮祿的《男生.男再生》,上半場讓《男生》原班人馬重現,當年的大男孩已是逼近50歲的大叔,加上33歲的周書毅,舞作內容包括在四方型的平台上跳踢踏舞、展現肢體之美的芭蕾舞、舞者和吉他共舞,同時也在舞台上自彈自唱等。下半場則是由另一批1990年代後出生的舞者加入,為展現年輕活力,王榮祿也讓舞作融入踢足球、體力拼搏遊戲等。 \n \n 《男生.男再生》將在12月3日至4日於新北市淡水雲門劇場演出。

  • 永子與高麗 獻再生之舞

    永子與高麗 獻再生之舞

     緩動著如凝滯不動的身體,極簡細膩的視覺空間感,加上關注土地自然與人類存在的意涵,縱橫國際舞壇的日籍舞蹈家永子與高麗(Eiko & Koma)帶了舞作《再生》來台,再次展現他們風格獨具又引人深思的舞蹈身體。 \n 61歲的永子與65歲的高麗,是國際舞壇上著名的夫妻舞蹈搭擋,目前居住在紐約。他們曾師從舞踏宗師土方巽與大野一雄,也曾到德國與表現派舞蹈大師魏格曼(Mary Wigman)的弟子斯密兒(Manja Chmiel)習舞,曾獲「貝絲成就獎」、「麥克阿瑟藝術天才獎」、「美國舞蹈藝術節現代舞終生貢獻獎」等舞蹈界重要獎項,累積有20多部作品。 \n 1960年代日本學運浪潮中,永子與高麗承繼日本戰後反思西化與現代化的前衛批判精神,因此,以身體表現反思西化與現代化的舞踏,對他們有深刻影響,也形塑了他們緩動內斂、強調身體與空間關係的風格。 \n 在他們的觀念裡,舞蹈非關個人的技巧或情感的表達,而是一種對生命與世界的探索。永子曾說:「我們想要舞蹈的衝動來自於進一步認識人與事物的渴望。對我們而言,舞蹈從來不是關於表達,而是關於探索。」 \n 他們把身體視為自然的一部分,而非人類所有,強調人與自然萬物的融通。如1995年的《河》,兩人在美國賓州的一條河上、岸邊石頭邊徐徐起舞,身體的呼吸與韻律隨之起伏。2000年的《夜晚仍是漆黑的年代》,透過黑洞般的佈景與詩意的身體流動,探究生死和生命的循環。 \n 《再生》是將當年度的〈掠奪〉、1984年的〈夜潮〉與1976年的〈白色之舞/破繭而出〉編組而成,可說是歷年創作回顧與對未來的展望。 \n 〈掠奪〉表現人對自然資源、人對人關係的劇烈耗損所感,〈夜潮〉以全裸表現對自然的崇敬,〈白色之舞/破繭而出〉則是對日本傳統舞蹈的重新詮釋。 \n 《再生》10月4日至6日在台北藝術大學展演藝術中心舞蹈廳演出。關渡美術館另將展出兩人1976年至2012年所有舞蹈影像作品與演出紀錄片段。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