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冤殺的搜尋結果,共07

  • 反滲透法會誤殺、冤殺?卓榮泰:絕對不會

    反滲透法會誤殺、冤殺?卓榮泰:絕對不會

    民進黨主席卓榮泰今接受電台訪問被問到反滲透法時表示,反滲透法是防止境外政治勢力透過不當方式進來,傷害國家安全;主持人追問,「不會誤殺?冤殺?」卓說,「絕對不會。」 \n \n對於兩岸關係,他說,蔡總統不挑釁,也不會退縮,過去幾年破壞台海現狀是中國,台灣要維護現狀不是他飛機可以亂飛的現狀,但中國就是要用這種方式要台灣屈服,現在最根本把台灣成自由民主一份子,才會回到台海原來那種相安無事的現狀,這也是蔡總統一罐政策。 \n \n卓榮泰今接受《POP大國民》蔡詩萍專訪,被問到藍營目前很多不表態,民進黨戰略中,反滲透法會不會逼走中間選民?民進黨又該如何調整兩岸關係? \n \n卓說,對中國人民要和善相處,但和中國北京政府跟中國共產黨是不一樣。民進黨副總統副總統候選人賴清德說,「我們是反中共不是反中,這是大家討論出來的結論」。 \n \n主持人說,若中共發展不一樣時,也可以改變?他說,是啊!可變成好鄰居相處,「我們不會無端反中,但是他們的一黨專政等,不可能移植到台灣」;「中國可以是文化、歷史及地理,對我們來說,是沒有感情上的撕裂」。 \n \n提到反滲透法,他說,中國在文化、經濟正常交往,台灣完全開放、歡迎,若盜用文化、經濟智慧財產權等機密,本就有法規範,有機制保衛,但若境外政治勢力透過不當方式進來傷害國家安全,國家應該要有這樣防衛能力,這才是目標,滲透兩個自身就有一定價值判斷。 \n \n對於日本前駐台代表沼田幹夫日前談到,台灣明年一月總統大選民進黨與國民黨候選人票數差距可能是5個百分點或以內。 \n \n卓表示,這更加深他們的結論,無論民調呈現什麼數字,完全都不敢大意,調查結果讓他們回頭去看所有民調當中所有無不準確、優勢區域是不是有鬆懈,進攻的方式是否不夠對,目前在做全面調整。 \n

  • MLB》被主審冤殺!洋基中斷9連勝

    MLB》被主審冤殺!洋基中斷9連勝

    洋基10日對藍鳥的比賽發生荒唐判決,洋基陶企曼(Mike Tauchman)在4局上打擊的時候,主審突然凌空大喝一聲,宣布把洋基外野手賈登納(Brett Gardner)驅逐出場。「為什麼?我沒怎樣啊!」氣得賈登納衝出休息室找主審理論,從重播看來賈登納當時坐在休息室根本沒出聲,可能是主審出現幻聽。 \n \n這位菜鳥代班的主審席格(Chris Segal)判決尺度頗有爭議,好壞球前後不一,賈登納原本默默無語,在休息室用球棒敲天花板抗議。後來陶企曼打擊,一顆明顯偏低的壞球又被判成好球,這時洋基休息室傳來叫罵聲,席格頭也不回,他認為一定是賈登納在吵,大吼著把他驅逐。 \n \n沒想到這又是一次誤判,在休息室叫囂的並不是賈登納,而是總教練波恩(Aaron Boone)和其他球員。波恩連忙出去解釋,「是我出聲抗議的,要趕就趕我。」但是主審席格不聽,堅持要賈登納出場,波恩拚命安撫才拉住暴跳如雷的賈登納。 \n \n賈登納解釋自己沒有說話,但主審拒絕認錯,賈登納還是被趕出場了,賈吉(Aaron Judge)接替守備右外野。憤怒的陶企曼隨後揮出全壘打,不過在這種尺度之下,洋基打線寸步難行,最後藍鳥以8-2獲勝,中斷洋基9連勝。 \n \n轉播台嘲笑說:「這位主審是魔術強生,不用回頭就能動手。」賈登納平日脾氣暴躁,這回卻是冤枉他了,「我根本沒張嘴,我跟他說不是我,不是我啊。我最不爽的是賈吉本來輪休1天,卻因為這種鳥事被迫上場。」 \n \n由於原本的主審去度假,席格是從3A被叫來代班的。總教練波恩說:「年輕的主審難免這樣,希望他愈變愈好。」他也誇了一下賈登納,「當我試圖拉住賈登納時,才發現這小子力大如牛,既強壯又敏捷。」

  • 3歲童冤成白骨5年 魔父殺子棄屍判9年半

    3歲童冤成白骨5年 魔父殺子棄屍判9年半

    人神共憤!基隆市1名白姓男子(36歲)2011年間,因為不滿3歲半的兒子深夜尿床哭鬧,突然情緒大爆炸,對幼子飽以老拳,並惡狠狠勒住脖子,舉起來後重摔在地,並喝令兒子如行軍般「1、2、1、2」原地踏步,幼子突然昏厥身亡,豈料白男竟將兒子棄屍荒野,基隆地院審結,依家暴傷害致死、棄屍等罪判白9年6個月有期徒刑。 \n \n檢警調查,白男與石姓女子2006年結婚後,隔年生下兒子,曾涉案入獄服刑,出獄後擔任工地工人,與另一名王姓女子交往,2人帶兒子一起在基隆市租屋同居。但因白男收入不穩定,心情起伏大,於2011年母親節後的晚間,發現兒子尿床哭鬧,於是突然暴怒,痛打兒子。 \n \n白男當時亂拳毆打幼子的肚子,並將幼子舉起來,勒住頸部,王女見狀趕緊勸阻,但白男不聽,氣得將兒子重摔在地,接著喝斥兒子要向行軍一樣原地踏步,且要求邊喊「1、2、1、2」的口號,兒子照做後,突然倒地昏死,王女嚇得叫白男趕緊將兒子送醫,不料竟遭白男毆打。 \n \n隨後,白男幫兒子做了CPR急救後便放回床上,直到隔天下午才發現兒子已氣絕身亡,因深怕東窗事發,趁王女上班時,悄悄將兒子的遺體用棉被包裹,騎車到產業道路,將兒子棄屍在電線桿山坡下,逃離現場。 \n \n直到2014年,基隆市政府社會處發現白童已屆入學年齡,卻遲未入學,人間蒸發,經檢警偵辦後,白男到了2016年6月才坦承犯行,並吐露棄屍地點,檢警遂至現場採證,並起訴白男。 \n \n基隆地院近期審結,將白男依家暴傷害致死判處有期徒刑9年,依遺棄屍體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合併應執行有期徒刑9年6月,全案可上訴。 \n \n

  • 冤殺聶樹斌 陸異地重審還清白

    冤殺聶樹斌 陸異地重審還清白

     大陸河北省男子聶樹斌於1995年因故意殺人罪、強姦婦女罪被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他已於1995年被槍決。但最高人民法院今年6月提審改判,12月2日宣告改判無罪。其父親聶學生與姊姊聞訊後大哭,聶父說,等了21年,終於迎來遲到的正義。 \n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官方微博2日上午發布消息稱,河北高院堅決服從並執行最高法的再審判決,謹向聶樹斌的父母及其親屬表達誠摯的歉意,並汲取深刻教訓,就是否存在違法審判問題及時展開調查。 \n 此案因為2005年1月17日,另案被告人王書金坦承是聶樹斌案真凶,有了轉折。自2007年5月起,聶樹斌的家人向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和多個部門提出申訴,認為聶樹斌不是凶手,要求改判無罪。 \n 真凶認罪 家屬爭改判 \n 澎湃新聞網報導,2014年12月4日,根據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請求,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複查本案。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經複查認為,原審判決缺少能夠鎖定聶樹斌作案的客觀證據,被告人作案時間、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存在重大疑問,據以定罪量刑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建議最高法重新審判該案。 \n 最高法同意山東省高級法院意見,於今年6月6日提審該案。最高檢認為,原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應改判聶樹斌無罪。 \n 聶案再審 曾遇大阻力 \n 另外,有大陸媒體稱,河北公檢法過去11年來一直拒絕複查此案,《河南商報》前代理總編輯馬雲龍回憶,2005年3月,時任河北省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劉金國曾召開公檢法聯席會議,稱要成立聶樹斌、王書金案專案組,要求在一個月後完成調查。未料,才一周,劉金國就被調職。 \n 2008年,時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也牽扯其中。馬雲龍說,背後的阻力來自河北公檢法,有一股強大的力量。2013年,曾有消息稱要對王書金二審,要他翻供,馬雲龍急了,寫了篇文章〈一場驚天醜劇就要上演,真凶王書金將全面翻供〉,在網路上引起議論。所幸,他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因此,讓後來聶案可重審,直到宣告無罪。

  • 短 評-歷史沒有追訴期

     江國慶錯殺案軍方無人遭到起訴,引起輿論譁然。事後陳肇敏才前往江家道歉,則顯得太過廉價,難怪江家人無法接受。檢方雖以超過法律追訴期讓軍方刑求人員免責,但歷史是沒有追訴期的,讓江國慶冤死的軍方人員,都將在歷史面前接受終身審判。 \n 馬英九總統雖多次宣稱要「追查失職人員應負擔的責任」,但檢方卻未追究軍方人員濫權追訴處罰罪(刑法一二五條)、凌虐人犯罪(刑法一二六條)等刑期至少七年、追訴時效廿年的重罪,只追究輕罪而讓軍方失職人員全身而退,顯示「追訴期已過」說法大有商榷餘地。 \n 而當年營區最高負責人、前空軍司令陳肇敏,在此案平反過程中幾乎閉不現身,等到確定自己未被起訴後,才突然前往江家向江母慰問道歉。這種廉價的道歉方式,江家人當然無法感受到誠意,陳肇敏吃閉門羹並不令人意外,他這麼晚向江家道歉才讓外界驚訝。 \n 無論法律上還有沒有追訴軍方失職人員的可能,歷史是不會有追訴期的。例如蘇格蘭在一九一一年樹立了「司法冤殺」紀念碑,過去一百年來藉此顯示對於生命的尊重,以及對司法審判體系的期待與監督,彰顯司法冤殺不會隨著時間而消失。 \n 希望包括軍方在內的所有司法體系人員,都能在江國慶錯殺案中真正記取教訓,在內心深處樹立一座司法冤殺紀念碑,提醒自己永不再重蹈覆轍。

  • 我見我思-體系認錯之艱難

     作家張娟芬日前又出了本深刻之作《殺戮的艱難》,希望讀者反覆思辨後再決定支持還是反對死刑。江國慶冤案的逆轉,則讓我們再次看見「體系認錯之艱難」,迫使我們重新思索如何面對草菅人命而又不願認錯的共犯結構體系。 \n 去年五月本報獨家報導監察院針對江國慶案提出糾正時,作家袁瓊瓊強調:「如果中華民國沒有死刑,那麼江國慶這時候就可以回家了。」冤死的江國慶雖已無法回家,錯殺江國慶的體系卻必須道歉與實質平反,但連這麼起碼而卑微的正義,江家人至今都還無法獲得。 \n 如果不是「真凶」許榮洲浮現,軍方會不會對江國慶案進行形式道歉,實在大有疑問,這是第一層荒謬。稍有邏輯觀念的人都知道,錯殺江國慶與能否找到真凶是兩件事,只要證明是錯殺,軍方就應該對江國慶案進行實質道歉、賠償與平反,那有等到「真凶」大白才來落實正義的道理。 \n 好不容易露面的前空軍作戰司令陳肇敏與軍方口徑一致,都要等到此案「司法終審」後才願道歉平反,這是第二層荒謬。當前專案小組提出的新事證已足以證明江國慶被錯殺,為何要等到司法程序走完?光是蘇建和案的法律程序就已走了整整二十年,江國慶的父親等不及兒子平反就已離開人世,難道要讓江母同樣含恨? \n 正因為當年錯殺體系躲在這兩層似是而非的保護傘下,國防部才會只針對「造成社會關切與紛擾」致歉,而不是針對刑求的反情報隊、營區主官陳肇敏、自白出來當天就宣布破案的李天羽、做出死刑審判的軍法官等「共犯結構」體系草菅人命進行道歉。而江家人與社會各界怎麼可能接受這種毫無悔意的道歉? \n 事實上,從蘇建和案到江國慶案,司法體系與軍方體系之所以不願認錯,根本原因在於它們一開始就嚴重違反了「無罪推定」原則;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只求盡速給社會及受害者家屬一個交代。等到發現誤判或錯殺後,則交由「司法終審」以拖待變並集體分擔責任,以致蘇建和案至今還在跟司法程序搏鬥,而江國慶案的司法煎熬可能才正要開始。 \n 人死不能復生,對台灣社會而言,最重要的是錯殺體系真正認錯反省,才能一步步落實無罪推定原則。 \n 然而,錯殺體系(無論是軍方或司法體系)的認錯,現實上卻比登天還難。張娟芬的新書封面以荊棘做為象徵,此書再版一次就開出一個花朵;台灣的錯殺體系如果不能從蘇建和案、江國慶案及之前諸多誤判與錯殺案例中得到教訓,荊棘開滿花朵後,下一次錯殺恐怕依然故我。

  • 校長被冤殺妻7年 真凶是學生

     7年前,大陸廣東省陸豐市1名副校長的妻子在家中被亂刀刺死,歹徒凶殘的殺人手法震驚陸豐。案子未破,坊間一直流傳是「副校長殺妻」。今年2月,終於追查到凶手原來是當年校內的學生。 \n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凶手殺人動機只因副校長的妻子收了凶手400元(人民幣,下同),卻沒替凶手爭取到宿舍名額。 \n 多年前,陸豐龍山中學(高中)原副校長林群生的妻子陳麗格被發現橫臥在家中,被菜刀、小刀砍傷、刺傷多達70多處。在案發現場,警方蒐集到凶手在牆壁上留下一個拇指有一道疤痕的血手印。 \n 在案發後,警方將凶嫌鎖定為兩目標,一為長期和妻子不和的林群生,一為在校學生。警方曾要求學校統計案發前有來上課、案發後就沒有上課的學生,並對全校3000多名學生展開排查。但期間,一直掛在教學辦公室的學生點名冊卻被偷,加上學生資料不全,以致對學生的排查工作中斷。 \n 辦學佳卻背臭名 \n 被指派辦此案的員警表示,在整個案件沒有明晰之前,林群生確實被列為重要嫌疑犯之一。因此,這些年來,林群生不管表現得多好,始終被扣上「副校長殺害妻子」的帽子。 \n 現為龍山中學校長的林群生哽咽的說,這個案子一天破不了,我就要戴著殺妻的帽子過一天。我妻子的岳家公開指責我是殺人凶手,案發多年後,他們還對我的兒女說,「就是你們的爸爸殺了媽媽。」 \n 由於林群生將原本二、三流學校的龍山中學重新帶到重點中學,從副校長被提拔為校長,先後獲得汕尾市優秀校長等榮譽。但每次他獲得榮譽後,網路上就會出現有關於他殺妻的文字:「殺妻嫌疑人林群生,竟然獲選為全國十佳校長,陸豐悲哉,龍山哀哉!娘家沒本事,盼望社會伸冤。」 \n 驗DNA成破案關鍵 \n 這起案件能夠破獲,先進的DNA分析技術是主要破案關鍵。2008年,從陸豐到深圳打工的陳森(原龍山中學學生),想以一種特別方式追求1名女孩,便佯裝要搶她的皮包。不料女孩真的報了警,陳森因而被判刑7個月。入獄期間,警方還不知道陳森殺人,但抽取他的血液,以提取DNA數據。 \n 今年2月,廣東省公安廳在進行DNA比對時,發現陳森的DNA裡有13個基因和龍山中學血案採集到的DNA一致,指模也相同;6月22日,警方在深圳逮捕陳森;前天(30日)上午,陸豐警方將案件移交至陸豐市檢察院。 \n 據報導,當年陳森曾找林群生幫忙解決校內住宿的問題,但遭拒絕。陳森供述,他當時曾給了陳麗格400元,希望她能夠幫忙,但住宿問題沒有得到解決。2003年4月15日上午,當時就讀高二的陳森,隻身跑到林群生家裡,責怪陳麗格沒有給他安排宿舍,雙方發生爭吵,才憤而持水果刀刺向陳麗格,又奪下她手持的菜刀,用菜刀砍向她的頭部致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