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冶山的搜尋結果,共03

  • 兩岸齊心 共籌書畫大師夏荊山文化藝術盛典

    國畫藝術名家夏荆山為兩岸國畫藝術傳承發揚人,台灣「財團法人夏荆山文化藝術基金會」與南京大學博物館、MBA教育中心、藝術學院等單位共同主辦的一系列包括書畫藝術展、文創藝術獎及夏荆山研究中心揭牌儀式,12月1日在南京大學星雲樓展開,為2018年底的中華經典書畫藝術、文化傳承的又一佳話。 \n \n夏荆山的佛畫藝術,上承宋元道釋人物的工整細緻,蘊含中國傳統書畫藝術特有的文人畫精神,又融入了西方的透視技法,並在此多元的基礎上注入自身感悟與創新,為佛畫藝術開創了新的美學境界。2014年成立的「財團法人夏荊山文化藝術基金會」又矢志於推動精緻書畫藝術及中華文化,持續舉辦學術研討會、跨界展及文創藝術獎。今年更是特別與南京大學藝術學院合作籌辦「夏荊山研究中心」,以南京大學豐富的研究資源,開展更深入的中華書畫研究。 \n \n \n12月1日系列活動開幕,來自兩岸及日本、英、美、澳洲學術界及業界貴賓齊聚,包括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佛學研究中心院長Ulrich Pagel、南京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封鈺、南京大學藝術學院教授暨夏荊山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童強,以及日本森美術館館長南條史生、大英博物館美國大都會美術館代表均到場;另有南京大美天第文化創意有限公司﹑南京師範大學美術學院、棲霞區殘疾人聯合會及台灣等諸多大學院校等共襄。 \n \n本屆「荊山經典.文創藝術獎」1日頒獎典禮上由夏荊山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趙忠傑開場致詞,已邁入第二屆的賽事,以夏荆山畫作為創作主題及元素,分平面設計、禮品設計、數位動畫三組,且另增設三組特別獎:國際文化創意特別獎、特殊公益獎、基金會特別獎各一名。本屆特殊公益獎得主胡晨怡為聽障者,以手語接受媒體訪問時指出,作品《自由翱翔的和平鴿》象徵友誼、團結,也反應內在的精神需求。 \n \n本屆「荊山經典.文創藝術獎」參賽人數較去年倍增,且選手來自兩岸三地、美國、西班牙、韓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等地,角逐總獎金新台幣250萬元的獎項,競爭激烈,得獎機率僅為4%,而此次獲獎作品,更被納入「荊山時代:夏荊山書畫藝術暨荊山經典文創藝術獎作品展」即日起至14日,於南京大學美術館展出。 \n \n同時,夏荊山文化藝術基金會與南京大學藝術學院共同成立的「夏荊山研究中心」,揭牌儀式上由南京大學原校長助理李成、東京森美術館館長南條史生、倫敦大學學院博物館與藝廊教育客座講師John Reeve、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佛教研究中心院長Ulrich Pagel、夏荊山之女夏圭君、棲霞區委常委常務副區長錢維、夏荊山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趙忠傑、南京大學校長助理孫冶東、香港浸會大學新聞學院高級講師李文、南京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童強等共同見證。基金會並特贈夏荊山鍾馗系列名作《樹下飲茶》予南京大學藝術學院,攜手合作,共同傳承中華文化。

  • 蔣介石經歷三次失敗婚姻 宋美齡靠這招俘獲他

    在蔣介石的一生中,四段婚姻,三次失敗,曾有過四個女人伴其左右。一是原配毛福梅,她也是蔣唯一親生兒子蔣經國的母親,一位是算小妾的姚冶誠、他也是蔣養子蔣緯國的養母,一個是蔣介石陪伴身邊的女友陳潔如。最後一個則是聞名於世的宋美齡。要說到這四位女人的故事。必須要提到蔣介石的親媽。老百姓常說:「性格決定命運」,蔣介石的性格形成就頗為有意思。 \n \n蔣介石大約9歲時喪父,15歲的時候就結婚了,23歲得子。因為早年就沒有了父親,所以蔣介石對於母親的情感就異常的依戀。而蔣的大部分少年時光,是在和母親和外祖母的陪伴下度過的,而其外祖母46歲守寡,蔣母親32歲守寡。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蔣介石難免會養成一些脆弱、敏感、多疑,愛整潔等女性化傾向。在某種程度上,他的性格裡有很多女性的情感要素,可以說有點戀母情節。相反,寡婦的心態一般都是將兒子作為精神寄託。 \n \n言歸正傳,蔣介石的第一任夫人為毛福梅,因為是奉母命成婚,而且當時蔣介石只有15歲,所以二人沒有什麼感情基礎。而蔣介石又是學習過新思想的人,所以對這樁婚姻,蔣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兩人思想上的巨大差距,使得蔣介石對毛福梅幾乎沒有什麼共同語言。後來二人的關係糟到什麼程度,蔣在日記中寫道:「人影步行,皆足刺激神經」的地步。簡直就是不想再多看她一眼。 \n \n面對這種情況,蔣介石娶了一個小妾,名叫姚冶誠。在過去的社會中,男人娶妾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原配毛福梅也並沒有什麼意見。然而,在日後的生活中,姚冶誠的缺點也逐漸顯露出來,首先,姚冶誠好賭,可能是由於姚冶誠出身青樓的原因,一次,蔣介石早晨起床,看到樓下依舊是燈火通明,姚冶誠竟然賭了一晚上,此情此景讓蔣介石火冒三丈,他大罵姚冶誠不會治家,「娶妾之為害,實不勝言」。除了賭博,讓蔣介石不能容忍的是,連他生病時,姚冶誠都不聞不問,一次蔣介石染上傷寒,發燒到39度,姚冶誠竟然也沒有在旁邊悉心照料。最後二人勢如水火,但因蔣緯國的養育問題,還是強忍下來沒有分手。 \n \n在這樣的情況下,蔣介石在上海認識了新歡陳潔如,當時的陳潔如只有15歲,他倆的關係大概始於民國8年,也就是1919年,蔣介石在上海進行革命工作時,兩人如膠似漆,兩人的關係好到什麼程度,當時為了陳潔如,蔣介石不惜頂撞自己的母親,這對於一個從小對母親畢恭畢敬的人來說,簡直是根本不可能做出的事情。而此時,正是蔣介石事業起步時期,經常在外領兵打仗,所以二人的關係也因蔣介石長期不在而產生了矛盾,這時,蔣性格中疑心重的缺點又一次顯現,他總是擔心陳潔如出軌,他始終不放心陳潔如一個人在上海。也難怪,當時正值荳蔻年華的陳潔如,獨自留在十里洋場的上海,也真是夠折磨蔣介石的。 \n \n蔣介石出兵打仗,煩心事非常多,而陳潔如又是一小孩,很不成熟,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二人之間的矛盾又日益顯現出來,在蔣介石日記中,他又經常寫下這樣的語句:「潔如不知治家之道,完全如一小孩時,不如吾意」,他承認陳潔如又不愛學習,又不會治家,後來他還專門為陳潔如設計了後路,他託人對陳潔如說:「你不要管閒事,安心學習五年,或者出洋留學,將來為我之助,如何?」,不論如何,最後蔣介石與陳潔如是不歡而散。所以,蔣介石對陳潔如的感情用蔣自己的話來說,那真是「恨之又愛之,憐之又痛之也。」 \n \n原配沒有感情基礎,而妾室又好賭治家無方,陳潔如又是一小孩,水平低下,嬌慣任性。這些缺點都讓蔣介石對婚姻心灰意冷。然而,直到一個人的出現,徹底扭轉了這個尷尬的局面。她就是宋美齡。宋美齡首先出身於世家大族,從小就接受過良好的教育,說的一口流利的英語,據說,宋美齡幼年一直是吃西餐長大。總之,宋美齡的家世、才學、品貌與前三位比起來簡直就是有天壤之別,雲泥之判。 \n \n然而,拋開政治因素、家室不說,宋美齡身上的一個特點是其他三位前任所最缺乏的,那就是—體貼。宋美齡是一個極其體貼的人。這也是宋美齡感動蔣介石的一個重要因素。一次,蔣介石在南昌同樣感染風寒,宋美齡全程照顧,為此,蔣介石在日記中寫下:「吾妻護我病,保我身,無刻不在心,無事不入微。誠賢良夫人也……一身得愛,除母親外,惟吾妻爾。」又如,在營救蔣經國回中國這件事上,宋美齡幾乎是動用了她幾乎所有的關係,要知道蔣經國可不是她的子嗣。這一點讓蔣介石非常感動。甚至在西安事變中,在危機時,蔣介石甚至已立下遺囑,在遺囑中,蔣介石對兩個兒子說:「如你們自認為我之子,則宋女士亦即為兩兒唯一之母,我死之後,無論何時,皆須以你母親宋女士之命是從,以慰吾靈。」,蔣介石直接讓自己兩個兒子認宋美齡是媽。 \n \n總之,拋去其他外界原因,僅從個人素質和性格的角度來說,毛福梅、姚冶誠、陳潔如都是有其內在缺陷的。蔣介石由於家庭原因造成其外表堅毅,內心空虛的獨特性格,所以在他心中總是想找到與自己性格向匹配的好女伴。在這個過程中,毛福梅無感情,姚冶誠好賭治家無方,陳潔如年少無知,愛恨交織,陳潔如也無法真正融入蔣的生活。 \n \n後來,毛福梅被日軍飛機炸死,姚冶誠隨國民政府去往台灣,一直由蔣緯國照顧,後來葬於台中大肚山,而陳潔如,最後終身未嫁,留美深造5年後,民國21年回到上海與養女一起居住。而只有宋美齡在個人學識、家庭出身和性格方面都完全符合蔣介石對另一半的要求,而之前三個人的缺點在宋美齡身上完全找不到蹤影。蔣宋二人有共同的革命理想,而在蔣介石每每遇難時,宋美齡總是可以從大局出發,識大體,認大局。並在事業上很好的幫助了蔣介石,而在性格上,宋美齡的體貼成為了蔣介石最滿意的一點。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閩台物語-福建都城隍廟 台灣各城隍廟祖廟

     從車水馬龍的福州東街口往福建省政府屏山大院前行,途經鼓屏路的右側,有一條窄小到不起眼的曲折「小街」,但街口赫然矗立著一塊「城隍廟官地碑」,沿牆上路標往裡走進雲步山巷,一幢兩層樓建築「福建都城隍廟」出現眼前。 \n 城隍神是守護城池的神祇,古代中國各城鎮幾乎都有城隍廟,而福州這座被擠在都市叢林夾縫裡的「福建都城隍廟」,在香火最鼎盛的清朝,卻曾是一座占地一百多畝的堂皇大廟,廟寺範圍幾乎涵蓋整座冶山,故信眾們也將福州的冶山稱「城隍山」。 \n 「福建都城隍廟」可謂台灣各地城隍廟的祖廟,福建省文史館館員、曇石山博客館長歐潭生指出,媽祖是海上保護神,城隍則是陸地保護神,古時有城必有城隍廟,清代台灣隸屬福建,所以台灣的城隍廟都歸福建都城隍廟管轄,像台灣南投竹山城隍廟,就是由此分靈過去的。 \n 雖說是台灣城隍的祖廟,但福建都城隍廟在歷盡「文革」等破四舊後,香火日漸式微、大量文物流失;直到一九九七年,在福州信徒多方奔走下,福建都城隍廟在原城隍廟陰陽司、侯爺殿的舊址重建,現初具規模的城隍廟大殿、三清閣和陳太后殿等占地面積七四二平方公尺,建築面積五八三平方公尺,然規模已不若往昔。 \n 事實上,「福建都城隍廟」的重建少不了台灣信徒,一九八○年代後期,來自台南、南投、新竹、高雄等地信徒陸續組進香團前來福州尋根,見自家祖廟如此殘破,紛紛慷慨解囊、回台募款資助重修祖廟;為此,首屆閩台城隍歷史文化學術研討會於一九九六年在福州召開,之後分別在龍海、廈門與常汀舉行了三屆,建立起兩岸城隍廟交流管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