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分割的搜尋結果,共259

  • 《電腦設備》光寶科固態儲存事業部,分割予子公司建興

    光寶科技(2301)股東臨時會通過依企業併購法第35條,將固態儲存事業部門台灣業務分割讓與百分之百持股之既存子公司建興儲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光寶集團董事長宋恭源表示,此次營業分割讓與案將落實集團專業分工,以期事業部在獨立運作下多元化經營、提昇整體營運績效及市場競爭力。

  • 光寶科股東臨時會 通過分割營業讓與固態儲存事業部

    光寶科今日召開股東臨時會,依企業併購法第35條,通過將固態儲存事業部門台灣業務分割讓與百分之百持股的子公司建興儲存科技。 本次擬分割淨資產之帳面價值為新台幣 4,482,404仟元,此營業價值係以光寶於民國108年6月30日經會計師核閱財務報表相關部門帳面價值為基礎計算,由建興公司以每股面額10元發行新股,計發行普通股448,240,400股予光寶作為移轉營業價值的對價,亦即光寶因本分割案將取得建興發行新股股數為448,240,400股,每股面額10元,共計4,482,404仟元。本次分割讓與營業價值已請會計師事務所出具合理性意見書,並預訂於民國108年12月12日為分割基準日。

  • 中友 辦理分割減資重設新公司

     中友百貨(5901)26日董事會決議辦理分割減資重設新公司案,預計明年8月31日起,將百貨部門與營建部門分割,進行組織重整,象徵兩部門兄弟分家、各自努力,中友百貨未來朝重新上市櫃目標邁進。

  • 中友百貨辦理分割減資重設新公司 邁向重新上市櫃

    台中最老牌的百貨業者-中友百貨(5901)26日指出,為進行專業分工以強化經營體質、提升經營績效、增加股東權益,董事會決議通過辦理分割減資重設新公司案,預計自2020年8/31起,將百貨部門與營建部門正式分割減資,進行組織重整,象徵兩部門兄弟分家、各自努力,中友百貨未來將朝重新上市櫃目標邁進。

  • 仂運高精度離合齒 分割精度高達±1秒

    仂運高精度離合齒 分割精度高達±1秒

     仂運工業公司研發製造的「高精度離合齒」,分割精度高達±1秒,用於提高第四軸、分度盤、刀塔、航太、機械手臂等應用對高精度的需求。

  • 陸國防部慶祝建軍92週年 陸防長: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大陸國防部今晚6點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招待會,慶祝解放軍建軍92週年。中央軍委委員、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致詞時表示,必須始終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國軍隊將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 \n \n據大陸國防部官微消息,人民大會堂主席台帷幕中央懸掛著巨型「八一」軍徽,兩旁是十面鮮艷的紅旗。「1927-2019」醒目的大字,意味著解放軍已建軍92年。中央軍委委員、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中央軍委委員、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苗華,中央軍委委員、軍委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張升民出席招待會。 \n \n魏鳳和致詞時強調,必須始終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牢固確立習近平強軍思想在國防和軍隊建設中的指導地位,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確保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指揮。 \n \n魏鳳和強調,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任何分裂中國的企圖都不可能得逞,任何對中國軍隊決心意志的低估都極其危險。中國軍隊將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 \n \n魏鳳和指出,大陸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堅持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係、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堅持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永不稱霸、永不搞擴張、永不謀求勢力範圍,堅決反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大陸軍隊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有信心有能力戰勝一切艱難險阻。解放軍將秉持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深化和各國軍隊交流合作,積極參與國際和地區安全事務,為維護世界和平穩定作出更大貢獻。 \n \n解放軍駐京各大單位、軍委機關各部門、武警部隊負責人出席招待會。出席招待會的還有中共中央、國務院有關部門,北京市、對外友協負責人;軍隊離退休老幹部代表,部隊英模、首都民兵、軍烈屬和全國雙擁模範、原國民黨起義人員代表以及外國駐華使館武官和夫人等中外嘉賓。

  • 新美齊決分割 凱銳2021掛牌

     顯示器代工大廠、大同林家第四代林傳凱、林傳捷兄弟主導的新美齊集團,決定分割為兩家上市櫃公司。新美齊董事長林傳捷24日表示,新美齊全力轉型到房地產,未來聚焦在建設、酒店式公寓和物業三大事業體;林傳凱主導的凱銳光電,預計2020年底提出分割案,力拚2021年單獨上市櫃。 \n 大同公司創辦人林尚志的第四代接班人林傳凱和林傳捷,在父親林鎮源2013年癌逝之後接棒母親溫靜如創辦的新美齊集團,力拚集團轉型。 \n 現年36歲的林傳捷表示,新美齊集團正全力進行多角化布局;旗下控有綠能、汽車、光電的子公司凱銳光電投控,預計2020年底,提出與母公司分割案,力拚在2021年初完成分別上市櫃。 \n 凱銳光電投控由哥哥林傳凱擔任董事長,強項是車用電子娛樂系統,今年拿到Volvo新北市經銷權;林傳凱也是樂壇天后蔡依林的姊夫。 \n 林傳捷表示,新美齊上星期被納入「公司治理100指數」成分股,未來將擴張建設、酒店式公寓和物業三大事業體。 \n 其中建設事業持續購地、推案;酒店式公寓計劃持續收購台北市高端物業,正評估台北市松山機場附近的資產,價購中;至於新美齊物業,除目前台北市信義路捷運東門站的「新美齊259」小豪宅之外,將持續擴張新據點。 \n 他說,新美齊將籌備成立仲介部門,跨足房屋仲介業,但不會單獨設立一個自有房仲品牌,對外接案源來經營,而是在新美齊物業公司,以跨平台方式統合建設、物業管理、酒店式公寓和仲介等多元化需求,提供自家客戶更多元服務,無論租賃、買賣,或需要專業代管,都能透過新美齊。 \n 新美齊近幾年衝刺建設開發事業,去年貢獻營收占比已到52%,已達可以轉掛到營建類股的標準;累計2018全年營收高達61.27億元,改寫近幾年新高紀錄,EPS達3.46元。 \n 林傳捷在房地產業的驚人之舉還包括去年底天母預售新案還沒開案、就被美國AIT「相中」,以11.6億元全數收購,作為未來AIT官員的宿舍。 \n 新美齊如今再傳喜訊,集團積極發展中的月租型高端酒店式公寓事業體,旗艦代表作「PARK 259」,月前揭露的實價登錄資訊顯示,每坪月租高達4,141元,已刷新酒店式公寓價格新高紀錄。

  • 避免球員兼裁判 Gogoro電池交換部門分割獨立

     Gogoro因應同聯盟的其他品牌電動機車8月開賣,為免球員兼裁判,22日宣布,將能源交換平台部門分割為子公司「睿能新動力公司(開曼)-Gogoro Network」,獨立提供服務。 \n Gogoro除了賣電動機車,業務觸角也走向多元化,日前宣布在桃園推出第一個共享電動機車服務GoShare,並成立子公司「睿能數位服務」經營,預計8月中上線。 \n Gogoro在22日又宣布,將負責營運電池交換平台業務部門,獨立為子公司Gogoro Network。Gogoro表示,包括山葉、宏佳騰、摩特動力等聯盟夥伴的電動機車,8月起將陸續開賣上路,加上自家GoShare業務啟動,必須將電池交換平台業務,從負責Gogoro品牌電動機車銷售的「睿能創意營銷」切割獨立,除滿足接下來將快速成長的業務需求外,也彰顯公平對待每個聯盟品牌及車主,避免球員兼裁判。 \n Gogoro說明,Gogoro Network四大主要業務包括雲端基礎設施、GoStation電池交換站、Gogoro Network智慧電池、Gogoro Network App的建置、維運。 \n Gogoro強調,目前全台電池交換站已突破 1,292站,預計至年底前推至1,500站,換電站通路合作夥伴包括中油、台塑加油站、知名連鎖超商、超市、量販店等,強調是「最多用戶與車廠選用的智慧交通工具開發平台」。

  • 兩岸史話-文化實踐、社會實踐不可分割

    兩岸史話-文化實踐、社會實踐不可分割

     社會亦非文化現象產生的簡單背景,社會本身亦是一種文化建構,作為一種範疇的社會類別本身,亦需要被研究與重新概念化。其中最重要的工作,或許是在認識論領域「重建更堅固的社會概念」。 \n 在當下西方,新文化史已經有統攝整個歷史研究領域之勢,幾乎所有的事情都已經被寫出或可以被寫出它的文化史;新文化史也同更多的相鄰學科發生了密切關係,包括文藝學、社會學、民俗學、語言學、藝術史、書志學、地理學、考古學,甚至是生態學和生物學等,成為一個各學科的學者都在實踐與對話的領域。到20世紀末、21世紀初,一個新文化史研究的國際化潮流已經出現,流風所及,中國大陸歷史學界亦受到一定的影響。 \n 文化史邊界問題 \n 隨著新文化史影響的不斷擴大、其自身問題的不斷暴露,以及人類學家對文化概念與人類學科自身理論的檢討,乃至關於文化經典、多元文化主義的爭議和文化泛本質化等問題的出現,人們對新文化史的批評與質疑也如影隨形。 \n 尤其針對「文化」的定義及其同社會的關係乃至文化史的邊界問題,像雷蒙.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50多年前所指出的,假若什麼都是文化,沒有什麼不是文化,如此賦予文化這樣一個無所不包的總體解釋,就意味著它也難以解釋任何東西。又如夏提葉(Roger Chartier)之質疑:「如果所有姿勢,所有行為舉措,所有能夠被客觀評測的現象,都必定是個體將意義付諸於事物、文字和動作的結果,到那個時候,我們是否應該改變觀察的視角,將所有的歷史,無論是經濟或社會史,人口史或政治史,都視為文化史?在這種基本上屬於人類學式的視角下,所產生的危險是會出現一種帝國主義式的定義,將所研究的範疇等同於歷史本身,進而導致自身的崩解」。 \n 故有評論家指出,隨著文化史的盛行,可能就沒有「文化史」這樣的領域,有的或許只是歷史學家在「用一個文化的模式」來研究歷史,「現在也許到了去追問什麼不是文化史,以及它何以至此乃至未來何去何從之時」。年鑑學派過去曾經試圖吸納各種社會科學進入歷史學,結果使歷史學面臨喪失自己特性的危險,今天的新文化史是否會重蹈覆轍呢? \n 眾所周知,新文化史經常被視為一種「人類學的歷史學」,就在於它從人類學那裡受益良多,所以,新文化史家同人類學家在談到「文化」時一樣都使用複數,並不會認為某個文化會更優越於其他文化。他們也都會反對一些社會本能主義的解釋,以及一些非歷史的、本質論式的預設和概念,而把文化當作一個「社會生活的類別」(category of social life),與經濟、社會和政治不同,又非全然無關。可惜歷史學家在借用別的學科的重要概念時,往往表現得不夠嚴謹和主動,像新文化史家從人類學那裡援引「文化」這個關鍵概念,即是如此。 \n 於是,他們就會濫用人類學民族誌的權威和方法。同樣,文化本身是一個眾說紛紜、極難定義的現象,它不是一個等著被描述的科學「客體」,也不是能夠被明確闡釋的象徵與意義的統一體,「文化處於鬥爭之中,是暫時的、不斷生成的」,「文化和我們對『它』的看法都是歷史地生產、激烈地爭鬥出來的」。進言之,文化並不那麼容易再現和復原,更不會輕易被「發明」出來,可卻很容易會被簡單化、同質化與有名無實化。 \n 因之,新文化史家「在將文本的類比擴大到更加深奧的研究物件上的同時,不知不覺地誇大了他們所研究的文化領域的一致性」,從而妨礙了對文化差異和多樣性的研究。一旦把所有的日常生活實踐泛化為文化建構的因素,不管是經濟的或是社會的,無形中會導致兩個重要的缺陷:「其中之一是文化主義,也就是過分注意歷史的文化和符號方面,而忽略了結構的決定因素。 \n 另一個是對於語言的體性,對於語言在社會上的構成方式以及它在社會上又構成什麼不注意。」這樣的取徑正落入新文化史家之前所批評的單一決定論的窠臼。恰像社會史家艾文斯(Richard J.Evans)指出的:「對於文化和語言的新強調,破壞了常見之於馬克思主義、年鑑學派和新韋伯主義的社會史中那種優先考察原因的做法,在其中,經濟因素通過社會發揮作用,依次被政治和文化因素表現。 \n 但如今,經濟決定論被文化決定論取而代之,其中,文化本身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從而缺乏任何一種普世性的解釋力。」艾文斯進而認為,對文化因素的強調和對社會因素的忽視,其實質是穿新鞋走老路,重蹈了舊式政治史只重視菁英的覆轍,在研究典範上可能是一種退步;況且舊的社會史亦沒有完全忽略政治、語言和文化的建構效果,所以,社會史並沒有窮途末路到該被我們澈底拋棄之際。 \n 由社會習俗所決定 \n 因此,在一些學者看來,「文化」不能被看作一種促進變化的根本原因,也不能獨立於包括社會的或制度的因素之外而發揮作用。 \n 進一步說,文化的意義亦不能簡單地被貶低為語言學對於某個文本的破壞,或被視為某種狹隘的形式,其仍是由社會習俗所決定。亦即「文化不再是解釋發生的根基;相反,它代表的僅僅是關於一切有關歷史變化的解釋的一部分,解釋的效果(以及侷限性)需要與其他因素、經濟、政治等一起進行準確評估」。夏提葉甚至早在20世紀80年代就曾指出:「文化並不能被當作是一個可以與經濟和社會相區別的產物及實踐的特殊領域,文化並不優於或超越於經濟與社會關係,亦不能視其與之漠不相關。」文化實踐或許永遠都是同社會實踐混雜在一起、不可分割。 \n 然而,社會亦非文化現象產生的簡單背景,社會本身亦是一種文化建構,作為一種範疇的社會類別本身,亦需要被研究與重新概念化。其中最重要的工作,或許是在認識論領域「重建更堅固的社會概念」。但如何理解社會與文化,乃至經濟、政治之間的關係及複雜互動?仍然是一個需要仔細討論的大問題,這也為20世紀末、21世紀初後社會史的興起提供了空間。(待續)

  • 新文化史看中國──文化實踐、社會實踐不可分割(二)

    在當下西方,新文化史已經有統攝整個歷史研究領域之勢,幾乎所有的事情都已經被寫出或可以被寫出它的文化史;新文化史也同更多的相鄰學科發生了密切關係,包括文藝學、社會學、民俗學、語言學、藝術史、書志學、地理學、考古學,甚至是生態學和生物學等,成為一個各學科的學者都在實踐與對話的領域。到20世紀末、21世紀初,一個新文化史研究的國際化潮流已經出現,流風所及,中國大陸歷史學界亦受到一定的影響。 \n \n文化史邊界問題 \n \n隨著新文化史影響的不斷擴大、其自身問題的不斷暴露,以及人類學家對文化概念與人類學科自身理論的檢討,乃至關於文化經典、多元文化主義的爭議和文化泛本質化等問題的出現,人們對新文化史的批評與質疑也如影隨形。 \n尤其針對「文化」的定義及其同社會的關係乃至文化史的邊界問題,像雷蒙.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50多年前所指出的,假若什麼都是文化,沒有什麼不是文化,如此賦予文化這樣一個無所不包的總體解釋,就意味著它也難以解釋任何東西。又如夏提葉(Roger Chartier)之質疑:「如果所有姿勢,所有行為舉措,所有能夠被客觀評測的現象,都必定是個體將意義付諸於事物、文字和動作的結果,到那個時候,我們是否應該改變觀察的視角,將所有的歷史,無論是經濟或社會史,人口史或政治史,都視為文化史?在這種基本上屬於人類學式的視角下,所產生的危險是會出現一種帝國主義式的定義,將所研究的範疇等同於歷史本身,進而導致自身的崩解」。 \n故有評論家指出,隨著文化史的盛行,可能就沒有「文化史」這樣的領域,有的或許只是歷史學家在「用一個文化的模式」來研究歷史,「現在也許到了去追問什麼不是文化史,以及它何以至此乃至未來何去何從之時」。年鑑學派過去曾經試圖吸納各種社會科學進入歷史學,結果使歷史學面臨喪失自己特性的危險,今天的新文化史是否會重蹈覆轍呢? \n眾所周知,新文化史經常被視為一種「人類學的歷史學」,就在於它從人類學那裡受益良多,所以,新文化史家同人類學家在談到「文化」時一樣都使用複數,並不會認為某個文化會更優越於其他文化。他們也都會反對一些社會本能主義的解釋,以及一些非歷史的、本質論式的預設和概念,而把文化當作一個「社會生活的類別」(category of social life),與經濟、社會和政治不同,又非全然無關。可惜歷史學家在借用別的學科的重要概念時,往往表現得不夠嚴謹和主動,像新文化史家從人類學那裡援引「文化」這個關鍵概念,即是如此。 \n於是,他們就會濫用人類學民族誌的權威和方法。同樣,文化本身是一個眾說紛紜、極難定義的現象,它不是一個等著被描述的科學「客體」,也不是能夠被明確闡釋的象徵與意義的統一體,「文化處於鬥爭之中,是暫時的、不斷生成的」,「文化和我們對『它』的看法都是歷史地生產、激烈地爭鬥出來的」。進言之,文化並不那麼容易再現和復原,更不會輕易被「發明」出來,可卻很容易會被簡單化、同質化與有名無實化。 \n因之,新文化史家「在將文本的類比擴大到更加深奧的研究物件上的同時,不知不覺地誇大了他們所研究的文化領域的一致性」,從而妨礙了對文化差異和多樣性的研究。一旦把所有的日常生活實踐泛化為文化建構的因素,不管是經濟的或是社會的,無形中會導致兩個重要的缺陷:「其中之一是文化主義,也就是過分注意歷史的文化和符號方面,而忽略了結構的決定因素。 \n另一個是對於語言的體性,對於語言在社會上的構成方式以及它在社會上又構成什麼不注意。」這樣的取徑正落入新文化史家之前所批評的單一決定論的窠臼。恰像社會史家艾文斯(Richard J.Evans)指出的:「對於文化和語言的新強調,破壞了常見之於馬克思主義、年鑑學派和新韋伯主義的社會史中那種優先考察原因的做法,在其中,經濟因素通過社會發揮作用,依次被政治和文化因素表現。 \n但如今,經濟決定論被文化決定論取而代之,其中,文化本身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從而缺乏任何一種普世性的解釋力。」艾文斯進而認為,對文化因素的強調和對社會因素的忽視,其實質是穿新鞋走老路,重蹈了舊式政治史只重視菁英的覆轍,在研究典範上可能是一種退步;況且舊的社會史亦沒有完全忽略政治、語言和文化的建構效果,所以,社會史並沒有窮途末路到該被我們澈底拋棄之際。 \n \n由社會習俗所決定 \n \n因此,在一些學者看來,「文化」不能被看作一種促進變化的根本原因,也不能獨立於包括社會的或制度的因素之外而發揮作用。 \n進一步說,文化的意義亦不能簡單地被貶低為語言學對於某個文本的破壞,或被視為某種狹隘的形式,其仍是由社會習俗所決定。亦即「文化不再是解釋發生的根基;相反,它代表的僅僅是關於一切有關歷史變化的解釋的一部分,解釋的效果(以及侷限性)需要與其他因素、經濟、政治等一起進行準確評估」。夏提葉甚至早在20世紀80年代就曾指出:「文化並不能被當作是一個可以與經濟和社會相區別的產物及實踐的特殊領域,文化並不優於或超越於經濟與社會關係,亦不能視其與之漠不相關。」文化實踐或許永遠都是同社會實踐混雜在一起、不可分割。 \n然而,社會亦非文化現象產生的簡單背景,社會本身亦是一種文化建構,作為一種範疇的社會類別本身,亦需要被研究與重新概念化。其中最重要的工作,或許是在認識論領域「重建更堅固的社會概念」。但如何理解社會與文化,乃至經濟、政治之間的關係及複雜互動?仍然是一個需要仔細討論的大問題,這也為20世紀末、21世紀初後社會史的興起提供了空間。(待續) \n

  • 中興電新能源事業分割 設中興氫能科技

     中興電(1513)看好氫燃料電池遠景,在香港設ME Energy公司,將中興電工與氫能相關海外子公司及研發子公司全併至底下運作,27日股東會通過新能源事業群母子分割設中興氫能科技,完成最後一塊拼圖。ME Engery為日後IPO鋪路,將釋股二成,預計下半年首輪募資。 \n 中興電董事長江義福指出,電力設備及電力工程等重電在手訂單110億元,今年起三年內陸續入帳,機場捷運等維修業務訂單亦有20多億元,看好中興電今、明兩年營運。此外,嘟嘟房停車場事業去年營收18~19億元,今年預估20億元,明年也會循此母子分拆模式,與中興電分割獨立成新公司。 \n 中興電去年合併營收122.36億元,EPS回升至1.33元,股東會通過每股配發現金股利1元,以及中興電工新能源事業群採母子分割,成立中興氫能科技,發行普通股6千萬股,總計6億元,中興電以有形及無形資產等營業價值作價,暫定2020年4月17日為分割基準日。 \n 江義福指出,中興電利用甲醇重組製成氫燃料電池,賣至美國、中國大陸、印尼、印度、菲律賓及南非等國家,去年燃料電池等氫能事業營收2億多元,今年大陸、印度及印尼都下單,泰國正洽談訂單,今年營業額6億元以上。

  • 選擇調解真實原因曝光!雙宋離婚確定「清算30億財產」

    選擇調解真實原因曝光!雙宋離婚確定「清算30億財產」

    男神宋仲基與女神宋慧喬夢幻婚姻確定終結,昨雙宋先後宣布離婚,其中男方在聲明中用到「調解離婚」一詞,引發外界諸多揣測,而韓媒事後以法律角度解出雙宋離婚選擇「調解不協商」的真正原因,同時確認了身為演藝圈吸金機的雙方,竟需要為感情破局一事,清算超過30億高額財產,正式離婚庭期也出爐,到了8月份,「宋宋CP」將正式成為過去式。 \n據悉,韓國演藝圈過去從未有過主動宣告離婚的案例,因此雙宋在一切底定前先公開此事,實屬罕見,且用申請調解而非協議離婚的方式,在南韓民法上來說,通常是沒有過錯的一方才會願意申請調解,而韓媒也以法律角度解出雙宋採調解離婚的原因,表示若是協議離婚,則當事人需要親自到法院辦理相關手續,至少得出席兩次才能解決,而雙宋若現身勢必引起各界騷動,然若選用調解離婚的方式進行,則此事可全權委任律師處理,雙方可在不見到面的情況下「速戰速決」,又能維持低調作風,推測這是雙宋採取調解離婚的真正原因。 \n而談到離婚,必然牽扯財產分割問題,據了解,宋仲基與宋慧喬出道多年人氣不墜,雙方都累積不少身家,因此在離婚清算上,會需要花更多時間談判處理,據悉,男方一年收入約1.2億台幣,接拍新片《阿斯達年代記》又入帳5千萬台幣,房產部分,他在首爾有棟2700萬的豪宅,結婚那年更在梨泰院砸3億台幣購買180坪豪宅,本被傳要當作結婚後的新房,但事後證實兩人沒入住該處。 \n至於宋慧喬,不但代言、戲約多,名下房產也更勝宋仲基,據悉,她在首爾高地價路段擁有2豪宅、1公寓,2008年在紐約買的房子,去年轉賣後倒賺1千多萬台幣,名下不動產高達6.5億台幣,房產加總更逼近10億台幣,雙方的各式財產加起來,竟超過30億台幣,這些都因為離婚,尚待清算分割。 \n韓媒推測,兩人若都滿意離婚條件願意簽字,則可授權法定代理人代辦手續,若其中一方拒絕離婚,則將由調解離婚變成訴訟離婚,屆時雙宋便須親上法庭協調,而韓國法律規定,無子女的情況下,離婚有一個月考慮期,而雙宋離婚調停庭期定在7月底,然因7月底開始連續一星期為韓國法庭固定暑假休假日,因此要到8月初才能開庭,無意外的話,雙宋屆時將會正式離婚。 \n

  • 華人是新加坡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人的認知、情緒,都嚴重受到「心態」的影響。語言是心態的外在表徵,因此本文通過「華人」、「新加坡人」這兩組方塊字來透析一下所謂的「心態」。 \n 請別嫌我囉嗦,事實上,我現在使用的溝通工具是文字,而你讀到的也是文字,雖然你我視覺上看到的都是同一組文字,但是非常可能你我因為心態的不同,對同一組文字的認知、情緒反應會出現很大差異。例如,你我當下眼前的文字,在台灣叫作「中文」,在中國叫做「漢字」,在日本叫做「支那字」,在新加坡叫做「華文」,同一組符號有這麼多不同名稱,凸顯的就是「心態」的不同。為了擺脫心態的囚籠、保持討論的客觀性,因此一陣子以來我堅持使用「方塊字」(也就是英文Character的翻譯)來稱呼你當下看到的文字符號。 \n 回到本題:「華人」是「新加坡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選擇這個奇怪且刺激的題目,為的就是刺激。刺激的原因,你我都知道,就是這句法引起的聯想:大家已經耳熟能詳、有些人衷心擁護、有些人一聽就跳腳的「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組方塊字句子。 \n 但是,這兩句句法類似的命題,反映出的心態是完全相反的;前者的心態是在對事實做描述,而後者的卻是一種企圖扭轉事實的威懾命令心態。 \n 在事實描述心態下,馬來人、印度人也是新加坡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事實上,只要是新加坡公民、拿新加坡護照,管你血緣、種族、文化背景,就是新加坡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拿新加坡護照的人,即使具有華人、馬來人、印度人血統或文化,是可以被新加坡分割的。 \n 看見了嗎?事實描述的心態和企圖扭轉事實的威懾命令心態,這兩種截然相反的心態,卻可以在文字語言中,以同一種句型、語法魚目混珠、抽梁換柱。 \n 我明白,以上太抽象了。那容我用兩個具體的生活例子,闡明文字用語和心態之間的關係。 \n 第一個是我經常引用的個人生活經驗例子。1969年,我由台灣去到新加坡,插班進入初中二年級。人生地不熟,上學兩周就被同學打了,原因是我用語不當,時常對同學說「你們華僑」。打我的同學,雖然只是輕輕一下,丟下一句話:「我們是新加坡華人,不是你們的華僑。」那時,新加坡獨立剛滿4年。 \n 10幾歲的孩子在家講福建話,在學校講摻雜著不三不四英文的華語,心態上認知、承認自己是「華人」,但不是「華僑」,但他同時也認知他和我讀的學校名字就叫作「華僑中學」,當時新加坡最大的銀行叫「華僑銀行」。一下子,我就學會了幾個在那之前從來不會的用語:「新加坡華人」(Singapore Chinese),「新加坡人」(Singaporean)。 \n 正好50年前,我在新加坡因為用「你們華僑」被打,50年後的今天如果還有台灣人在新加坡說「你們華僑」,應該不會挨打,而會被新加坡人當成山頂洞人,你是從哪個山洞鑽出來的啊? \n 第二個例子,就發生在最近。2019年5月4日,北京大學在新加坡辦了一場「五四運動百年回顧」活動。是不是很怪?50年前就已經不承認自己是「華僑」或「中國人」的新加坡人,竟然回心轉意開始接受紀念中國的五四運動了?什麼心態? \n 新加坡前(華人)部長楊榮文(George Yeo),用英文發表了一場紀念五四運動的演講。其大意是:五四運動精神是世界歷史的一部分,100年前五四運動中的強烈民族主義成分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當年中國是衰弱的、被世界列強看輕的,但若今天再搞民族主義,就是錯的。他的原文翻譯:「如果『五四』的百年遺訓是不斷強調抵抗外國人,那將是錯誤的,中國100年前激烈的民族主義是正確的,因為那是自衛。但今天需要的不是緊握的雙拳,而是友誼的雙手。」 \n 這項對中國的批評,多麼的大氣!言下之意:我們新加坡華人,沒有否認我們曾是中國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中國今天強大了,竟然還在用100年前的心態面對世界,請自己檢討一下。 \n 心態決定認知,而統戰就是通過語言文字,讓對方不知不覺改變心態的技能。新加坡華人了解這點。新加坡人夠大氣,給按個讚! \n (作者為戰略顧問公司負責人)

  • 中時專欄:范疇》華人是新加坡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中時專欄:范疇》華人是新加坡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人的認知、情緒,都嚴重受到「心態」的影響。語言是心態的外在表徵,因此本文通過「華人」、「新加坡人」這兩組方塊字來透析一下所謂的「心態」。 \n 請別嫌我囉嗦,事實上,我現在使用的溝通工具是文字,而你讀到的也是文字,雖然你我視覺上看到的都是同一組文字,但是非常可能你我因為心態的不同,對同一組文字的認知、情緒反應會出現很大差異。例如,你我當下眼前的文字,在台灣叫作「中文」,在中國叫做「漢字」,在日本叫做「支那字」,在新加坡叫做「華文」,同一組符號有這麼多不同名稱,凸顯的就是「心態」的不同。為了擺脫心態的囚籠、保持討論的客觀性,因此一陣子以來我堅持使用「方塊字」(也就是英文Character的翻譯)來稱呼你當下看到的文字符號。 \n 回到本題:「華人」是「新加坡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選擇這個奇怪且刺激的題目,為的就是刺激。刺激的原因,你我都知道,就是這句法引起的聯想:大家已經耳熟能詳、有些人衷心擁護、有些人一聽就跳腳的「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組方塊字句子。 \n 但是,這兩句句法類似的命題,反映出的心態是完全相反的;前者的心態是在對事實做描述,而後者的卻是一種企圖扭轉事實的威懾命令心態。 \n 在事實描述心態下,馬來人、印度人也是新加坡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事實上,只要是新加坡公民、拿新加坡護照,管你血緣、種族、文化背景,就是新加坡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拿新加坡護照的人,即使具有華人、馬來人、印度人血統或文化,是可以被新加坡分割的。 \n 看見了嗎?事實描述的心態和企圖扭轉事實的威懾命令心態,這兩種截然相反的心態,卻可以在文字語言中,以同一種句型、語法魚目混珠、抽梁換柱。 \n 我明白,以上太抽象了。那容我用兩個具體的生活例子,闡明文字用語和心態之間的關係。 \n 第一個是我經常引用的個人生活經驗例子。1969年,我由台灣去到新加坡,插班進入初中二年級。人生地不熟,上學兩周就被同學打了,原因是我用語不當,時常對同學說「你們華僑」。打我的同學,雖然只是輕輕一下,丟下一句話:「我們是新加坡華人,不是你們的華僑。」那時,新加坡獨立剛滿4年。 \n 十幾歲的孩子在家講福建話,在學校講摻雜著不三不四英文的華語,心態上認知、承認自己是「華人」,但不是「華僑」,但他同時也認知他和我讀的學校名字就叫作「華僑中學」,當時新加坡最大的銀行叫「華僑銀行」。一下子,我就學會了幾個在那之前從來不會的用語:「新加坡華人」(Singapore Chinese),「新加坡人」(Singaporean)。 \n 正好50年前,我在新加坡因為用「你們華僑」被打,50年後的今天如果還有台灣人在新加坡說「你們華僑」,應該不會挨打,而會被新加坡人當成山頂洞人,你是從哪個山洞鑽出來的啊? \n 第二個例子,就發生在最近。2019年5月4日,北京大學在新加坡辦了一場「五四運動百年回顧」活動。是不是很怪?50年前就已經不承認自己是「華僑」或「中國人」的新加坡人,竟然回心轉意開始接受紀念中國的五四運動了?什麼心態? \n 新加坡前(華人)部長楊榮文(George Yeo),用英文發表了一場紀念五四運動的演講。其大意是:五四運動精神是世界歷史的一部分,100年前五四運動中的強烈民族主義成分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當年中國是衰弱的、被世界列強看輕的,但若今天再搞民族主義,就是錯的。他的原文翻譯:「如果『五四』的百年遺訓是不斷強調抵抗外國人,那將是錯誤的,中國100年前激烈的民族主義是正確的,因為那是自衛。但今天需要的不是緊握的雙拳,而是友誼的雙手。」 \n 這項對中國的批評,多麼的大氣!言下之意:我們新加坡華人,沒有否認我們曾是中國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中國今天強大了,竟然還在用100年前的心態面對世界,請自己檢討一下。 \n 心態決定認知,而統戰就是通過語言文字,讓對方不知不覺改變心態的技能。新加坡華人了解這點。新加坡人夠大氣,給按個讚! \n(作者為戰略顧問公司負責人)

  • 教部明定 分割實習、工讀合約

    教部明定 分割實習、工讀合約

     過去多所大專院校「新南向產學合作專班」爆發外籍生打黑工、被剝削事件,教育部最近發函給所有大專院校,要求須明確區隔「實習合約」與「工讀合約」,兩者不能混淆,且其中更不能訂有給學校或仲介的「代扣款項」,以保障學生勞動權益。 \n 教育部高教司長朱俊彰表示,這次發文給所有大專院校,但其中一學期有9個學分以上實習或是一整個學期都在外面實習的學校,必須在4月15日前回函說明處理及改善狀況,以作為核定招收境外生名額的依據。 \n 教育部次長劉孟奇表示,外籍生打黑工、被剝削事件發生後,教育部對大專院校查核發現,不少學校將「工讀合約」併入「實習合約」,有的還訂有代扣學費或代辦費條文,影響學生權益。 \n 劉孟奇說,實習是與課程相關,如是必修,學生一定要參加,契約由學校、學生與廠商等三方共同簽署;至於工讀則不屬於課程,學生自己決定要不要參加,契約由廠商和學生兩方簽署。現在許多學校將「實習合約」與「工讀合約」混在一起,有時還讓仲介參與,教育部決定導正。 \n 劉孟奇表示,不管是「實習合約」或是學校介紹學生去工讀的「工讀合約」,以後都不能有學校代扣款項(如學費、雜費)或仲介抽傭(代辦費)狀況,實習津貼或工讀薪資應由實習機構或工讀機構直接撥付學生。 \n 劉孟奇進一步指出,如果學校介紹學生去校外工讀,簽合約的雖是學生及廠商雙方,但學校也一定要保留合約影本,除了防止仲介介入外,也要確認每周工讀時數在法律規定的20小時內。 \n 此外,對新南向產學合作專班,教育部也決定自108學年起,校外實習必修學分改為至多1/2,其餘是選修學分,且學校不得強制學生修讀選修的校外實習課程。

  • 日友強化競爭力 6月分割資產

     潤泰集團日友(8341)7日召開重大訊息說明會,說明董事會決議將經營20年無法取得經營效益的台南下營廢棄物焚化及掩埋場分割,由新成立、旗下持股百分百的碩鼎資源再生公司承接,日友指出,此次進行組織重組目的是希望透過分割獨立運作,以提高競爭力及經營績效。分割基準日暫定於今年6月20日。 \n 日友經董事會決議,將1999年取得的台南下營廢棄物焚化及掩埋場的設置許可連同焚化及掩埋場分割出去,經鑑價總價值約為6,005萬元,按每營業價值新台幣10元換取碩鼎公司新發行之普通股1股,日友公司共換取碩鼎公司普通股股權600萬股。分割基準日暫定於今年6月20日。 \n 除宣布組織重整外,日友也在7日召開的董會中通過今年首季財報,日友因為彰濱廠第二座焚化爐執照未能如期於3月取得,加上第一座焚化爐在3月按原訂計畫進行歲修,致3月營收下滑,僅餘1.52億元,分別較上月及去年同期下滑9.52%及13.76%,並一舉創下14個月以來的新低。 \n 受到3月營收不振影響,日友今年首季營收僅5.43億元,不過仍較去年同期的4.86億元,年增11.76%,但因為毛利率下修,僅餘58.61%,創下2016第四季以來的新低,單季EPS1.53元,不敵上季的2.4元,倒是略優於去年首季的1.4元。 \n 法人指出,所幸彰濱廠第一座焚化爐已於3月底完成歲修並重新加入營運,日友4月營收應有機會回神,表現優於3月的1.52億元可期,今年第二季營收有機會優於首季。

  • 日友分割資產 提升競爭力

    潤泰集團日友(8341)7日召開重大訊息說明會,說明董事會決議將經營20年無法取得經營效益的台南下營廢棄物焚化及掩埋場分割,由新成立、旗下持股百分百的碩鼎資源再生公司承接,日友指出,此次進行組織重組目的是希望透過分割獨立運作,以提高競爭力及經營績效。分割基準日暫定於今年6月20日。 \n日友經董事會決議,將1999年取得的台南下營廢棄物焚化,及掩埋場的設置許可連同焚化及掩埋場分割出去,經鑑價總價值約為6,005萬元,按每營業價值新台幣10元換取碩鼎公司新發行之普通股1股,日友公司共換取碩鼎公司普通股股權600萬股。

  • 炎洲分割出售大陸部分BOPP生產銷售業務

    為組織重整以活化資產,炎洲(4306)啟動分割出售旗下大陸子公司策略。炎洲公告分割寧波炎洲膠黏製品有限公司(寧波炎洲)予另一100%持股之新設公司,藉此調整寧波炎洲之財務結構及營運狀況得以改善。 \n其後,炎洲子公司ASIA PLASTICS(BVI)CO,LTD再出售其子公司寧波炎洲分割後新設立之公司予寧波神道貿易有限公司,分割生產及銷售BOPP薄膜製品業務,預估處分利益人民幣2112.3萬元。 \n炎洲表示,前列ASIA PLASTICS (BVI) CO, LTD為炎洲公司及炎洲公司之子公司萬洲化學共同投資。子公司ASIA PLASTICS(BVI)CO,LTD 108年04月16日董事會決議簽訂股權轉讓框架協議,並於雙方簽署股權轉讓框架協議生效後,子公司寧波炎洲始進行辦理設立及分割新公司相關程序,需要視子公司向當地政府辦理登記和權利變更進度,才能確定是否可以辦理股權轉讓及簽訂股權買賣合約。子公司後續將於確認股權轉讓日期和條件時,將按照相關規定辦理,並依法對外公告。

  • 熱門股-合勤控 轉機題材續發酵

    熱門股-合勤控 轉機題材續發酵

     合勤控(3704)第一季淡季不淡,法人看好合勤控今年有機會力拚轉盈,轉機題材持續發酵,再加上合勤控搭上5G快速車,吸引法人積極卡位,繼12日三大法人全數歸隊,大買3891張後,15日本土法人又續捧場,買超631張,推升合勤控股價噴出,再拉一根漲停。 \n 合勤控今年元月經董事會決議,將持股百分百的子公司Zyxel Singapore Private Ltd.予以清算,二月又跟進宣布將旗下子公司合勤科技及Zyxel Communications A/S(合勤丹麥)進行分割減資,擬將合勤科技及合勤丹麥通路業務事業群下之各營運事業處,分割讓與合勤投控新設之子公司兆勤科技及其新設之子公司Zyxel Networks A/S(兆勤丹麥)。

  • 聯華分割、轉型為控股公司

    聯華分割、轉型為控股公司

     聯華實業28日舉辦重大訊息說明會,宣布董事會決議通過,將台灣麵食事業、台灣租賃事業,以分割方式分別移轉予兩家100%持有之子公司,屆時聯華實業將轉型為投資控股公司,並更名為「聯華實業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基準日暫定為9月1日。 \n 董事會並決議,將配發1.6元現金股利、0.5元股票股利;同時,聯華28日已取得神通電腦過半數董事席位,3月起合併報表將納入神通電腦、神通資訊等2家子公司。 \n 聯華實業總經理景虎士28日表示,分割的主要目的,一是為專業管理,二是為提高營運彈性,將來子公司要與策略夥伴進行業務合作、合資或參股,甚至是個別上市,都有可能性。 \n 聯華此次分割台灣麵食事業相關業務,給100%持有的子公司「聯華製粉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按照台灣麵食營業價值16億元,以每股16元,換取聯華製粉食品公司新發行之普通股1股,共換取普通股1億股,未來將專注原聯華的台灣麵粉業務,易於與同業進行策略合作,提升長期競爭力。 \n 另,聯華也將分割台灣租賃事業相關業務,給100%持有的「聯華置產股份公司」,按租賃事業營業價值30億元,以每股15元,換取聯華實業置產新發行之普通股1股,共換取普通股約2億股;未來該公司將專責原聯華的租賃事業業務,專注活化集團資產,提升股東權益。 \n 聯華強調,本次業務分割及轉型投資控股公司,是公司的組織調整,對投資事業架構並無改變,股東權益也不受影響;未來將透過集團運作、資源整合,藉此提升企業營運競爭力,提高在國際市場能見度。 \n 聯華成立於1995年,以麵粉事業起家,有「駱駝牌」、「水手牌」、「絮雪牌」等自有品牌,也陸續投資氣體、石化、資訊電腦及3C電腦產品通路等事業,事業版圖逐漸擴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