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分室的搜尋結果,共04

  • 立院臨提 4G收訊公布分室內外

     立法院交委會今天通過民進黨籍立委蔡其昌臨時提案,NCC在3個月內要求電信業者公布4G涵蓋率時,應區分室外、內收訊品質。 \n 蔡其昌提案指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稱今年底4G涵蓋率可提前達95%,但涵蓋率高不能代表消費者實際體驗良好。經查在電信業者網站稱4G涵蓋率良好地區,室內至今仍無法連接4G網路;民眾因業者廣告申辦,卻無法在辦公處或住家使用4G網路,造成消費者權益受損。 \n 交通委員會決議通過蔡其昌提案,NCC應效仿其他國家經驗,在3個月內要求電信業者公布4G涵蓋率時,應區分室外與室內收訊品質,並要求業者加強布建室內4G訊號,確保消費者在室內使用權益。 \n NCC主任委員石世豪上午在立院交通委員會答復民進黨籍立法委員李昆澤質詢時表示,除研議適當方式讓業者公布4G服務品質,NCC也會量測。 \n 此外,李昆澤等人臨時提案指出,現行電信法雖規定手機在上市前須經NCC審驗合格,但資訊安全檢測未納入強制審驗項目,對消費者保護不周。要求NCC應在1個月內提出手機資安檢測機制及相關配套,管理手機資安。 \n 交通委員會也決議通過中國國民黨籍立委羅淑蕾提案,NCC應立即提出中國大陸製手機的資安風險評估,如果確實會有資安漏洞,就必須建請行政院國家資通安全會報嚴禁公務機使用。1031001 \n

  • 港浸大與湖南大學成立實驗室

     香港浸會大學與大陸湖南大學日前簽署合作協議,成立「化學生物傳感與計量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湖南大學)香港浸會大學分室」。 \n 浸大分室成為這個重點實驗室的香港分室,雙方日後將共同展開分子科學、生物醫學與轉化科學的研究,特別是在中醫藥系統生物學與創新藥物等方面的研究。1021105 \n

  • 兩岸史話-青島東路三號

     沖繩島之戰尾聲,9月可能就登陸九州,希望不要來台灣。 \n 還有一點心內的變化,父親因非正牌醫生,被人家告了,不得在莊孟侯先生的大東醫院工作。我心內為了父親的委曲,這才在光復後換讀醫類。我這人好流浪,生活不喜歡太多的束縛,當醫師是苦差事。沒有去受值院醫師訓練,沒有專科醫師資格,到現在也當一個老衫的一般科醫師(考了一次內科專科,不及格)。 \n 沖繩島之戰尾聲 \n 6月10日夜動身離開台南,有颱風警報,風很強,約七、八級風(受滑翔機訓練,這種感覺是比較準確),一路滿地是被強風吹落的鳳凰花。台南的北門路一帶,左右交互挖了近4公尺深、正方形的戰車壕。 \n 「東港事件似乎過去了。」父親近車站時說了這麼一句。 \n 「歐清石先生,5月31日在台北監獄遭到轟炸死了。聽說是以不敬罪判無期徒刑。」 \n 「他們看了蘇澳案成功,也來借刀殺人,而且可以立功。連安藤總督也煩了。台南似乎比高雄安靜多了。」 \n 父親這時候瘦了許多,身穿國民服,拉著家裡僅有的一部腳踏車。我不要的行李都不帶了,只準備一些甜粿、打火石、一套私服、一些內衣,所以背袋也不重。六甲頂的疏散地還在開元寺的東北方,到車站約走一小時。時時有超出15公尺的風速,捲散了鳳凰花,地上的落花也被捲起。 \n 「沖繩島之戰尾聲,9月可能就登陸九州,希望不要來台灣。」父親說了一些他的看法。然後重重地再說一句:「近收場時,可能軍部、憲兵、特高會來一場節目。互相保重!」以後到買票、排隊就一直沒有說話。 \n 那一天我買票買錯了,應該是在樹林下車,卻在前一站下車。6月11日已經是台灣的盛夏,約多走4公里路,沒有帶水壺,還是水壼已經喝光了,途中兩、三次向民家要了水。我順路看了路邊,一些墓地也被改為碉堡了。走了兩個多小時才到部隊,先做申告。 \n 那一夜歌聲淒切 \n 我們本來相約第一個颱風來就分三批脫逃,後來我因瘧疾病倒,他們也等不到颱風。當時我們準備由山線走,其實山線反而比海線兵多,不過那時候日本人沒有發身分證,只是我們這種年齡結群走,當然是惹目的。我病重時一個星期沒有意識,就靠醫務室的早田軍曹(熱帶研究所的技士)照料。有一天下午下雨,空襲警報,聽到松山一帶有如遠雷的B24轟炸之聲,才醒過來;自此偏頭痛與失眠,接踵而來;吃多了阿斯匹靈,以後還鬧了50多年十二指腸潰瘍,出了13次血,換別人要開刀好幾次。 \n 6月13日,林丕煌到第二中隊,石玉峰去第二小隊,蔡培峰兄卻由別的小隊回第三小隊,只有我始終在第三小隊第三班。6月24日站衛兵,瘧疾發作;就在立哨時,惡寒來了,顫抖不停,繼續忍到下班。許多滿18歲的人也走了,不過那是在6月25日,發表沖繩島玉碎之後。 \n 6月23日,沖繩島第卅二軍牛島滿司令官、長勇參謀長切腹自殺。6月25日那一夜沖繩島出身的集在一起,喝著酒,唱著沖繩方言的悲歌,歌聲淒切,哭聲慘愴。班上的沖繩縣人,石原、波平,還有河村兄都到現役部隊去了。病中一直照顧我的三宅透兄也去「特甲幹」。 \n 染瘧疾體重直降 \n 我是6月26日,坐在推貨車上去五股的衛生室。當天檢查耳血,沒有說什麼,給我的藥是硫酸奎寧丸。一直到7月10日,沒有好轉。在埤子腳的陳姓民家成立醫務分室,有三個病床。7月11日我第一個住進分室。 \n 幸而我一直在蚊帳之內,沒有傳給別人。我的瘧疾很麻煩,是熱帶熱及四日熱(中國名是三日瘧)才成為譫妄性狀態 。因吃了硫酸奎寧的副作用胃口不好,而且因貧血,老是有耳鳴、有暈眩,走幾步路心悸難受。由55公斤,一下子瘦到不足44公斤。住到7月27日才退室。8月8日星期天跟人家去看釣魚又發作,小隊長陳忠卿先生(已經升少尉)要我住院,8月9日又二進宮,一直到8月13日出室。 \n 在回山上隊部時,在路邊拾到一份〈告台灣同胞書〉,還有美國的〈降落傘新聞〉,已知開羅會議、《波茨坦宣言》,還有投降的日本人吃牛排的相片。8月14日剛是舊曆七夕,我與石玉峰一起,溜去老百姓家吃了豐富的一餐。當夜睡不著,下面正是3位排長的住房,他們一直聊天到12點左右。內容是原子彈、蘇聯8月9日攻入東北及北韓;那兩位由誠部隊來的,林口的朋友消息靈通。來醫務分室的醫官可能是讀物理,還談到愛因斯坦的E=MC 2的原子能公式。(待續)

  • 台 灣 趴 趴 走-窺看金門831戰地尋春夢

    台 灣 趴 趴 走-窺看金門831戰地尋春夢

     「請先買票,憑票入場。」這可不是什麼電影院入口,而是金門831軍中樂園,後改名特約茶室的售票亭,現在重新敞開大門,變成「特約茶室展示館」,讓遊客大方窺看軍方最神秘的831內情。 \n 特約茶室是時代的產物,民國38年國軍退守金門,官兵人數達5萬人,為了解決生理需求而設立,直到民國79年廢止,設有金城總室及9間分室,有時還要到離島巡迴服務,開放參觀的「小徑分室」是其中一處。 \n 說來有點諷刺,金門特約茶室老愛開在聖賢祠堂旁。庵前831位在陳淵牧馬侯祠旁邊,金城831更誇張,與朱子祠僅有一牆之隔。 \n 館方表示,一開始設立茶室,士官兵票價10元,而當時二兵月薪才7元,一來嫌貴,二來不好意思去,上級還出公資、准公差給「試用」後,逐漸生意興隆。 \n 軍隊講階級,茶室也有分等級,年輕漂亮的女生,優先送到庵前分室接待軍官,票價也相對較貴,而且票價會依軍公教人員薪水漲幅而調整,後來茶室收費逐漸「平價」,民國78年,士官兵票價150元,當時二等兵月薪約3100元。 \n 在茶室服務的女性,被稱作「侍應生」,小徑茶室從前不見天日的房間,現在也開放參觀,每一間房都有不同心酸故事,可戴起耳機一一傾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