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分母的搜尋結果,共11

  • 陸財政部官員:項債償還過度依賴土地出讓收入已現風險

    大陸財政部預算司巡視員王克冰17日表示,專項債償還過度依賴土地出讓收入,雖然專項債風險總體可控,但目前已經有風險跡象;去年專項債餘額達7.39兆元(人民幣,下同),已經超過了政府性基金收入7.14兆元的規模。 \n \n王克冰表示,就償債來源來看,目前專項債償債來源比較單一,高度依賴土地出讓收入,現在政府性資金收入中,和土地相關的收入就占94%。 \n \n王克冰說,「一般用債務率衡量債務風險,分子是專項債餘額,分母是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現在逆週期調節,分子要擴大,分母應該更快跟著擴大,項目風險才能控制住,但現在則相反,分母受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影響,分母擴大的量很小」。 \n \n據財政部稍早公佈財政收支數據顯示,累計1至11月,大陸全境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6兆8080億元,年增率為9.5%;其中地方土地出讓收入年增率8.1%,比前10個月6.9%的增速有所提升。 \n \n大陸財政部近期提前下達了明年部分新增專項債務限額1兆元,佔今年當年新增專項債務限額2.15兆元的47%,財政部方面表示,各地要做好專項債發行使用工作,早發行、早使用,確保明年初即可使用見效。

  • 西裝男醉倒信義威秀街頭 網友感嘆:來當分母的吧?

    西裝男醉倒信義威秀街頭 網友感嘆:來當分母的吧?

    不少年輕人都喜歡上夜店狂歡消解壓力,但有時候嗨過頭了可是會後悔莫及的!一名網友在網路上表示,清晨經過許多夜店進駐的信義威秀附近時發現,一名子男子躺在地上,一旁還有一灘嘔吐物,研判應該是從夜店狂歡完後不勝酒力而醉倒路邊,照片也引起網友熱議。 \n \n該網友在臉書「爆料公社」上PO文表示,他清晨經過信義威秀附近時,看見一名身穿深藍色西裝及皮鞋的男子倒臥路邊,一旁還有一大灘的嘔吐物,該名喝醉酒的男子渾然不知,就這樣躺在路旁酣睡。原PO不禁感嘆「要瘋要玩可以,但是一定要有朋友,被丟棄在這真的有點哀傷感。」事後,原PO擔心會有其他車輛不注意輾壓過這名男子,於是拿起路旁的三角椎幫他擋住。 \n \n當時,一旁的警衛還神色自若的對原PO說「這很常見啦,不用管」,可見這樣的場景經常上演。該文引起熱議,不少網友紛紛留言表示,「穿的人模人樣,丟人現眼」、「他來幫忙付錢的而已」、「會把朋友丟著不管的都是酒肉朋友,真的好兄弟、好朋友才不可能讓喝醉的你睡路邊,酒肉的不要也罷」、「被棄屍的邊緣人」、「有點哀傷感」、「確定有呼吸還在睡就好XD」。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n【★★★★★精選必看】

  • 爸買金飾嚇跑女友 小鐘聚會當分母

    爸買金飾嚇跑女友 小鐘聚會當分母

    「客家一哥」小鐘11日主持客委會活動,被問感情他稱沒有新進展,但爸爸很替他著急婚事,兩三年前他曾帶著女友回家,爸爸竟把結婚金飾都買好了,反而「呷緊弄破碗」,把當時的女友給嚇跑。 \n \n他說自己已經過了對婚事著急的時期,但每次跟朋友出門,大家都聊爸爸經,插不上話讓他感覺像局外人,他還笑說:「我們帳單出去都是平分,算戶的!人家一家好幾口,我只有一個人。」讓他感覺虧很大。 \n \n媽媽嘴上不催他結婚,但抱狗狗都像在抱孫子一樣,媽媽常煮福菜湯給他喝,他搞笑說「常常會喝到媽媽的頭髪在裡面」,最近回家媽媽又煮了福菜湯,一喝又吃到頭髮,拿出來一看是媽媽斑白的頭髪,讓他百感交集。 \n \n小鐘在記者會上演唱自己的創作曲<Dancing Good Good>,他說沒放棄當歌手,希望明年可以出個人專輯,夢想能辦一場售票演唱會,如果辦成想邀咻比嘟嘩、羅志祥、周杰倫等圈內好友當嘉賓。既然是夢想為何不自己唱就好?他笑說「那票房會很可怕」。

  • 車壇大事紀-愛的最大分母!LUXGEN M7 TURBO 全球首發

    車壇大事紀-愛的最大分母!LUXGEN M7 TURBO 全球首發

    要讓3代同堂家庭在車上盡享愛的最大分母!LUXGEN全球首發3排座豪華廂型休旅M7 TURBO,一大進化是此車內外觀都更精進,包括更富科技時尚氣息的LED頭尾燈組;獨步車壇之3屏1雲豪華座艙以及航太科技數位儀表、多功能影音整合中央扶手與菱格紋皮質座椅。新車分客貨車與客車兩大類,前者涵蓋精緻、豪華、尊爵、頂級、旗艦等型,售價各為84.5萬、94.5萬、102.5萬、110萬及113萬元;客車類則分精緻與旗艦型,售價各為94萬及127萬,選配大三排座則為129萬元。

  • 觀念平台-當團體是分母 個人是分子時…

     假設我們把政黨的力量看成一個分數,分母是所有黨員的可能的力量總和,分子是真正熱心貢獻的黨員力量總和。所以此分數的大小,端看其分母和分子的關係。分母大,分子小,則此分數小;反之分母小,分子大,則此分數大。要提高這團體的分數大小和力量,最簡單的鋸箭法就是減少分母(例如排除異議份子),但這絕對比不上鼓勵每位成員都極力貢獻增加分子來得有效。例如以三/五而言,很顯然地四/五大於三/四。 \n 分數最小的情況當然就是分子等於一的時候,而且這個「一」通常沉重地壓著整個分數抬不起頭來,不能往上提升,很不幸地國內的政黨幾乎都有此大「一」存在。所以馬英九必須切割連戰到大陸去大談一個中國,蘇貞昌無法容忍蔡英文趴趴走和談來主導議題。宋楚瑜現在無聲無息,橘營也就如同消失不見。整個政黨的分數就看分子的這個「一」在表演,即使分母很大也沒用。 \n 如果有一些份子在分母看不過去想要抬頭,老大就會威脅利誘讓你閉嘴,甚至逼你離開採用讓分母變小的鋸箭法。觀看過去政黨歷史的發展,屢見不鮮,例如台灣團結聯盟、親民黨和新黨從國民黨中分裂,民進黨的新潮流變舊潮流,大老變孤鳥,正義連線變正「一」連線等等。 \n 不只政黨如此,政府辦事也時常不思增加分子的力量,只想簡單減少分母了事。例如目前行政院組織的修訂,不思如何提升各部會的力量,只思降低部會的個數。又如國內大學過多,教育部因經費不足無法提高各大學的競爭力(增加分子的貢獻),於是要求大學合併甚或退場(減少分母)。 \n 分母是基礎和老本,減一個就永遠少一個,所謂的「再也回不去了。」除了大學退場,台灣農地的減少也是如此。由於開放農地買賣政策不當,宜蘭花蓮和台東一塊塊綠油油的農地,都變成一棟棟的豪華水泥農舍。 \n 當然如果分母已龐大到難以動彈,減少分母的事情還是必須做,否則分子再怎麼努力,整體分數力量的增加還是很慢,尤其在這網路的時代,大象很難跳舞。最好的狀況是分母精簡且分子的力量增加(從四/九到五/八),這樣團體的進步就會很快很可觀,這也就是行政院組織改造的真正目的。 \n 分母有時不是個人力量可以決定的,但每個人都可以盡力貢獻於分子。老子在道德經說:「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復守其母,歿身不殆。」雖然老子或許不是在講數學,不過我們可以知道要以天道(母)為分母,人道(子)為分子,大家要知其子,即貢獻個人的最大力量於分子,並守其母,來維護整個社會或團體的根基於不墜。 \n (作者為台灣觀光學院校長)

  • 壽險不動產自律規範 出爐

     為向金管會爭取鬆綁不動產「禁買令」,壽險公會理監事會昨(26)日通過不動產投資自律規範,計算租金收益率方向,壽險公會建議回歸會計精神,分子的租金以稅後收益計算,分母則以資產負債表上所列的不動產價值,即若以現金收益還原法開帳者,以重新鑑價金額為分母。 \n 壽險公會表示,為了讓壽險資金能夠重新投資不動產,自律規範會儘速送交金管管會,雖然還需要向金管會溝通,但會儘量尋求共識,力拚能在3月底前解除禁令。 \n 根據壽險公會訂出的保險業投資國內不動產自律規範,主要有幾大方向,包括計算投資報酬率時認定不動產的取得時點,將以簽約日、得標時為基準來計算,還有,若壽險公司與建商合作開發,利潤該如何分配,以及如果壽險公司透過仲介買不動產,佣金手續費等是否要計入成本之中。 \n 事實上,商辦市場過去一直是壽險業投資的主要目標,但是去年金管會祭出禁令之後,要求壽險公會先訂出自律規範後,再討論是否重新開放,且最低收益率仍必須在2.875%等。 \n 壽險公會指出,金管會主要是對收益率計算希望能有統一標準,現在同業先達成共識後,就能再向上溝通。另外,免租期的訂立與計算標準,雖然金管會立場也無法得知,但壽險公會認為,5年以內的租約,免租期不超過6個月應該算是合理,租約若超過10年,免租期最長也僅1年。 \n 壽險公會強調,一般商辦出租都會給租戶「裝潢期」,這段期間不設算租金,這就是所謂的免租期,金管會金檢時各家公司免租期長短不一,就會有逃避最低收益率監理的疑慮,統一標準後可減少爭議。

  • 高孔廉:增分母 降低對陸依賴度

     海基會副董事長高孔廉昨日在經合會第一次例會致詞時,以「分子、分母」的概念, 為外界擔心台灣會因為簽署兩岸經濟協議(ECFA)而過度依賴大陸市場提出新解;他強調,只要與其他國家進行相類似經貿活動,就不會有這種疑慮。 \n 高孔廉表示,所謂依賴度若以「分子、分母」的概念來說,當分子增加但分母不增加,便會顯得依賴度提高,目前政府正朝向「增加分母」的方向努力,也就是和其他國家也進行類似安排,短期間內應該會有成果。 \n 高孔廉昨日對海協會副會長鄭立中以「開局平穩,凸顯成效」肯定兩岸ECFA框架協議早收計畫實施的成效,也持相同的看法。 \n 高孔廉指出,根據經濟部統計數據,貨品貿易早收清單自今年1月1日實施至2月10日止,受理申請原產地證明的件數共近2000件,金額達4億多美元。若依照減少5%關稅計算,共約減免2千萬美元關稅。 \n 高孔廉說,申請的項目沒有過度集中某個地方或某一產業,有石化、農漁產品、紡織業、工具機業,地方範圍涵蓋中南部,「通通都有」,「換句話說,受益者相當普遍。 \n 高孔廉強調,也因此,這些產品未來有可能必須擴大投資生產,那麼就會帶動所得、就業,所得增加,就能帶動消費,就會因此產生經濟上的良性循環。

  • 南方都市報-中國人才流失很嚴重嗎?

     評價一種人口趨勢,我們需要觀察目標群體及其對應總體的關係。這就好比估算一個分數,我們既要看分子,也要看分母。就某些指標而言,華人移民數量的確稱冠全球,這首先因為我國人口基數巨大。兩位美國經濟學家曾估算發現在受過高等教育的群組中,只有2%左右的中國人在1990年以前遷移到了美國。法國學者多克爾(Frederic D ocquier)等人估算發現2000年以前,僅有3.1%的中國技術勞工在22歲後遷移到這些發達國家。 \n 談及人才流失,人們常常提到另一項指標「回流率」,即歸國人員占外遷人口的比例。官方數字稱:「自1978年以來,有106萬中國學生留學海外,僅27.5萬人回國。」但回流率的計算一般以當期歸國人數作分子,當期出國人數作分母,兩者並不是同一批人。前者何時出國,後者以後是否會返國,並不清楚。由於出國人員數量上升較快,回流率的分母增幅很可能快於分子增幅。如此一來,即使歸國人員逐年上升,回流率也會呈現下降趨勢。從1996年到2006年,回到大陸的「海龜」增長了5倍之多。 \n 人才基本有兩種定義:一是具備某種特殊秉賦的人,如天才少年;二是已經取得某種成就的人,如傑出學者。從中國流往發達國家的精英分子,多數通過留學管道轉為移民。這些「人才毛坯」如北大清華的大學畢業生出國深造,美國的大學為他們提供巨額獎學金、一流的師資隊伍和便利的研發環境,這些都不是中國目前能夠提供的。不能假設這些天才少年留在中國就會成為同樣傑出的人才,也不能認為中國理應完全享有這些人才。 \n 精英外遷不同於水土流失,也有異於資本外逃。人力資本流轉有利於人盡其才。雖然人才外流會減少一國的人力資本,縮小國內生產總值,可這些人才在國外能夠產生更大價值,增加國民生產總值。 \n 今天中國尚屬創新能力較低的發展中國家,技術人員外流會促進對先進知識的學習應用。即使只有一部分留學人員歸國,他們也能將發達國家的先進知識和文化傳播開來。基於大陸目前的發展階段,大規模的出國潮不僅合理,而且應當受到鼓勵,這正是當前留學政策的基調。 \n (摘自《南方都市報》2010-6-14,作者田方萌,旅美學者)

  • 分母灌水 地方舉債不破表

     根據99年地方政府的歲出預算數,如果歲出「不含保留數」,全國有14個縣市的債務存量已經超過歲出45%,即已破表,但因財政部解釋歲出可「含保留數」,擴大計算的分母,才使地方政府舉債沒有違法。 \n 債限的計算公式,以分子為未償債務餘額,分母為歲出,即未償債務餘額/歲出,縣市政府不能超過45%。所以,如果分母擴大,加上「過去未執行完畢的預算保留數」,空間加大,地方政府就提高舉債存量額度。 \n 這次公共債務法修正案,放寬地方的舉債存量與歲出連動,直轄市為歲出的250%(立法院初審版改為200%),縣市由歲出的45%提升至70%,引發爭議。 \n 財政部長李述德日前曾公開表示,地方政府舉債存量不可能破表,因為公債法有辦法「卡住」,公務員不可能違法,否則會移送懲戒、糾正。但實際上,多年來,如果不是財政部以行政裁量權,讓地方計算舉債存量時,分母的歲出可以「含保留數」,則全國一半以上的縣市的舉債已經破表。 \n 逢甲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教授陳金發表示,地方制度法實施後,地方首長的權限變大,預算案經地方議會審核通過後,不必再送當時的省政府財政廳審查,於是中央在民國85年制定實施公債法規定舉債上限,第4條規定,「縣 (市) 舉借1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預算數,占該政府總預算及特別預算歲出總額之比率,不得超過45%」。 \n 第4條沒有規定歲出可含保留數,93年時,因為很多地方政府的舉債存量即將到債限頂端,當時財政部國庫署署長劉燈城在地方首長要求的壓力下,找地方財政局長開會,同意放寬計算舉債上限時,分母的「歲出可含以前保留數」,才解除破表危機,曾有很多立委認為逾越母法規定。後來劉燈城要離開財政部時,也有意變更回「不含保留數」,但遭到地方首長全數反對,財政部已經改不回來了。 \n 據財政部國庫署統計,99年各地方債務餘額預算,除以歲出「不含保留數」,14個縣市逾越45%,違反公債法;但若歲出「含保留數」時,就統統低於45%以下,皆合公債法規定。可見「保留數」的神奇作用。 \n 例如,苗栗縣由60%降至43%,屏東由50%降至37%,雲林由64%降至44%,嘉義縣由66%降至40%,相差10多個到26個百分點之巨。 \n 這次財政部、行政院修正公債法,明定,債限的計算方式是以「當年歲出」為基礎,「不含保留數」,回歸透明。

  • 保留數暗藏玄機

     逢甲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教授陳金發表示,保留數是指歲出「應付款」,以前年度已通過審查的歲出預算數,因為沒有執行,保留下來者。 \n 一般而言,較常發生在工程費上,例如,中央政府編列5年5,000億的特別預算,做重大公共建設,某年度編1,000億,但執行預算時,某些工程已經發包,但當年度尚工程落後,預算保留下來,延到隔年。 \n 如果「保留數」只是有訂定契約的工程費用就還好,金額不算大,也可以因執行契約而減少。但是實際上,沒有契約的未執行預算,在地方首長也可以「專案保留」,只要縣長、市長批准即可保留,除了人事費用不可以保留之外,其餘的活動費、業務費等,皆可保留,數目就很大。 \n 例如,94年編列100億預算,執行60億,可以保留40億,最長可保留5年,至99年。所以今年執行99年預算,94年到98年的保留數,都可以放在分母的歲出項下,分母灌水,分子的債務餘額就不會超限。 \n 但其實,94年度的100億的歲出預算中,已當成計算當年度舉債流量歲出的15%的基礎,在計算存量時又再計算一次,已經重複計算,連續重複計算5年,就更可觀。(王信人)

  • 湊分母 競爭空前慘烈

    大陸的公務員考試分為國家級考試和地方級考試,地方級考試有春考和秋考之分,國家級考試(即中央機關及其直屬機構公務員招考,簡稱「國考」)每年考一次,時間定在11月的最後一個週日。 \n4080人爭1職位 \n今年是大陸實行公務員公開招考的第11年,數據顯示,10年間報考公務員的人數激增了6倍之多。今年「國考」網上報名剛剛結束,已有135萬人通過招錄部門的資格審查,而今年計畫招考僅1.5萬餘人。 \n另外,據2010年報考研究生調查的一組統計數據顯示,有意選擇報考公務員的人數為5384人,而選擇考研的人數僅為294人,18倍的人數差距顯示出社會對報考公務員的熱度遠超考研。 \n大陸公務員考試競爭過於激烈,網友形容「空前慘烈」,有些職位都是招1個,卻有上千個人報名,大家明知道考上的機會很渺茫,但依然在報考,美名其曰:湊分母。 \n今年達到「千裡挑一」競爭度的職位(1000人以上爭搶1個職位)多達10個以上。從報名第1天起,大陸科學技術部國際合作司「歐洲處主任科員」職位和廈門海關「現場監管」一職就輪流交替占領熱門榜首位。報名截止時,僅招1人的前者通過審核人數達到4080人。 \n報考人數創新高 \n近年來經濟不景氣,台灣報考公務員人數也逐年增多。今年高普考報名人數計12萬2597餘人,創近12年新高紀錄,較2008年增加3萬951人,增加比率為33.78%。共錄取了2497人,其中高考錄取率只有5.81%,普考更只有2.84%。今年特種考試也有10萬餘人報名,比去年增加2萬餘人,也創下歷年新高。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