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分贈親友的搜尋結果,共06

  • 校長製筆手藝佳 親友以奇木交換

    校長製筆手藝佳 親友以奇木交換

     雲林縣四湖鄉建陽國小校長黃瑞璋熱愛木工,今年嘗試製作手工原木筆,除了送給成績優異學生做為獎勵,也分送親友以筆會友,工藝已達職人水準。由於只送不賣,親友便回贈各種珍貴木材,「木材換木筆」蔚為美談。 \n 黃瑞璋5年前因兒子的木質玩具關刀毀壞,買不到類似產品,決定自己動手製作,從此展開了他的木工生涯,早期大多製作家具,今年初妻子說「能不能做1支筆給我」,黃瑞璋便開始研究如何製作原木筆。 \n 黃瑞璋上網蒐集手工原木筆的製作技巧、購買原子筆、鋼筆、自動鉛筆套件,第1枝筆花了半天才完成,後來技巧日漸成熟,約1小時便可完成,分送給表現優異學生與親友,至今已送出上百枝,「原木筆職人校長」稱號不脛而走。 \n 黃瑞璋說,由於原木筆只送不賣,親友便回送他各種木材,包括珍貴的黑檀木、紫心木、索羅門紫檀、非洲紅木、肖楠等,也有較常見的楓木、龍眼木、台灣檜木、櫸木等,其實只要是木材,連海邊最常見的木麻黃也可拿在製筆。 \n 旅居美國的建陽國小校友蔡逢達醫師日前回到母校,捐贈10萬元助學金給學弟妹,黃瑞璋回送2枝原木筆,使用家鄉樹木製成的原木筆,讓長年在國外的蔡醫師感到特別有意義。 \n 黃瑞璋說,每枝原木筆的木紋都是獨一無二的,非常有紀念價值,現在用筆書寫已逐漸被電腦打字取代,希望他的原木筆能讓大家重拾書寫的樂趣。

  • 校長化身職人製筆師  手工原木筆只送學生與親友

    校長化身職人製筆師 手工原木筆只送學生與親友

     四湖鄉建陽國小校長黃瑞璋熱愛木工,今年嘗試製作手工原木筆,除了送給成績優異學生做為獎勵,也分送親友以筆會友,其製筆工藝已達職人水準,由於只送不賣,親友便回贈各種珍貴木材,「木材換木筆」蔚為美談。 \n \n 黃瑞璋5年前因兒子的木質玩具關刀毀壞,買不到類似產品,決定自己動手製作,從此展開了他的木工生涯,早期大多製作家具,今年初妻子說「能不能做1枝筆給我」,黃瑞璋便開始研究如何製作原木筆。 \n \n 黃瑞璋上網搜集手工原木筆的製作技巧、購買原子筆、鋼筆、自動鉛筆套件,第1枝筆花了半天才完成,後來技巧日漸成熟,約1小時便可完成,分送給表現優異學生與親友,至今已送出上百枝,「原木筆職人校長」稱號不脛而走。 \n \n 黃瑞璋說,由於原木筆只送不賣,親友便回送他各種木材,包括珍貴的黑檀木、紫心木、索羅門紫檀、非洲紅木、肖楠等,也有較常見的楓木、龍眼木、台灣檜木、櫸木等,其實只要是木材,連海邊最常見的木麻黃也可拿在製筆。 \n \n 日前旅居美國的建陽國小校友蔡逢達醫師回到母校,捐贈10萬元助學金給學弟妹,黃瑞璋回送2枝原木筆,使用家鄉樹木製成的原木筆,讓長年在國外的蔡醫師感到特別有意義。 \n \n 黃瑞璋說,每枝原木筆的木紋都是獨一無二的,非常有紀念價值,現在用筆書寫已逐漸被電腦打字取代,希望他的原木筆能讓大家重拾書寫的樂趣。

  • 作家古之紅8日追思禮拜 分贈遺作

     五○年代文壇知名作家古之紅(本名秦家洪)日前病逝台中,享壽八十八歲,追思禮拜訂於十二月八日上午十時在台中市立殯儀館景福廳舉行,現場將分贈他的最後遺作《煙雨江南》給與會親友作為紀念。 \n 秦家洪一九二五年出生於上海書香世家,祖父為前清詩人,父親為執業醫生。自幼即特別喜愛詩作,二十歲出版第一本詩集《低能兒》。 \n 秦家洪著有小說《蒙恩記》、《杜鵑》、《紅樓恨》,劇本《完璧歸趙》、《財迷狂想曲》等十餘部在中廣、台視頻道播出。二○○四年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發表「往事那堪回味」一文,回首六十年前與胡蘭成、張愛玲夫婦相見於南京的往事,還曾引起兩岸文壇不小回響。 \n 秦家洪一九五三年創辦《文藝列車》,與版畫家陳其茂、女作家郭良蕙共同主持編務,一九五五年又獨力創辦《新新文藝》。 \n 秦家洪一九四八年來台,先後在虎尾女中、台中女中任教國文,作育英才四十載。所育二男一女,長子正華曾任職中國時報副總編輯、中國電視公司行政部經理。次子正榮經營幕後企業有限公司。女兒硯琪為台中高工教師,夫婿葉志雲亦曾任中國時報記者。

  • 教師著書贈親 兩岸傳情15年不輟

     千里送書為鄉情!八十一歲水林國中退休老師許文權,十六歲從福建到台灣,四十年後才再度回到福建老家,他以自己的人生經歷寫下「中華情遊子意」等六書,每次回福建便帶二、三十本書贈予親友及各圖書館,十五年來已送出近千本,以一己之力,默默進行兩岸文化交流。 \n 許文權的家族在兩岸來來去去,見證大時代的悲歡離合,其先人在清嘉慶年間從大陸遷台定居,後來祖父因甲午戰爭台灣割讓日本,舉家遷回福建。他卅七年來台灣找堂兄,隔年卻遇上政府遷台,從此與家人分隔兩岸,直到四十年後開放探親才又返回家鄉。 \n 對於這段時空交錯的歷史,許文權十餘年前退休後開始提筆著書,先後完成「中華情遊子意」、「近六十年台灣風雲」、「百年遊子回故鄉」、「仁義,美德的故事」等六本書,並自掏腰包印製分贈台灣、大陸親友與圖書館。 \n 生性節儉的許文權,每年回福建兩次都會帶二、三十本自己的著作回去,再從福建寄書給大陸各圖書館或旅外親友,他說,在大陸寄一本書只要新台幣十元,若直接從台灣寄往大陸,一本要上百元,所以分批帶書回大陸「把帶書當成是運動,而且這樣也比較有誠意」。 \n 十餘年來,許文權就用這種方式寄出近千本書,親友讀後回響熱烈,各圖書館也都回函表達感謝,認為許文權的書,深刻描寫了兩岸時空交錯的歷史與兩岸人民的心情。 \n 許文權最近完成「仁義,美德的故事」一書,他說,大陸因文化大革命,倫理觀念遭破壞,目前大陸當局積極推廣「弟子規」等倫理相關書籍,他這本書主要訴求「仁是愛人,義是助人」,盼盡一己之力,讓兩岸交流更加和諧。

  • 砸百萬種孤挺花 吳俊育免費送人

    砸百萬種孤挺花 吳俊育免費送人

     台塑六輕員工吳俊育愛花成癡,今年初花了上百萬元積蓄整地與購買孤挺花球根,一百多坪的花園最近開滿了各式孤挺花,除了分贈親友,民眾經過花海下車參觀,也都獲贈美麗花朵,以花會友、傳為美談。 \n 卅八歲的四湖鄉民吳俊育自小喜歡「拈花惹草」,經他雙手照顧的花草總是生機盎然,是大家眼中的「綠手指」,今年二月他把自己的興趣變成副業,花了上百萬元整理住家旁空地與購買七千多顆孤挺花球根,希望日後上網販售增生的球根。 \n 最近孤挺花球根陸續開花,但因是第一年種植,開花率僅三成,也還沒有增生小球根,吳俊育乾脆把花朵分贈親友鄰居,許多民眾開車經過被這片美麗花海吸引,紛紛下車詢問,吳俊育也不收錢,免費贈送數朵孤挺花給每一個愛花人。 \n 吳俊育表示,他在六輕工作十餘年,大部分積蓄都被他拿來種植這片孤挺花,一開始還擔心家人會反對,但家人認為這是很好的興趣,即使沒有賺錢也能美化環境,還全家動員與他一起照顧花園,讓他大受鼓勵。 \n 吳俊育說,他所以會選擇孤挺花,是因為孤挺花生命力強,只要不積水造成球根腐爛,母球根會不斷分生小球根,很適合在沿海地區種植,每年三、四月開花期還可以轉型為觀光花園,以花會友,獨樂不如眾樂!

  • 兩岸史話-蔣中正的古鄉情懷

     編者按本文從1945至1962年《蔣中正日記》為主,輔以國史館典藏《蔣中正總統檔案》中的家書等一手資料,觀察蔣介石來台以後對故鄉的想法與做法,希望藉此探索其內心真正的情懷。對蔣而言,「故鄉」廣義上是指省籍浙江,狹義上則專指其出生地奉化溪口。本文原則上以奉化溪口為討論重點,特殊情況下擴及浙江其他地方。由於蔣介石在日記中多將「故鄉」寫成「古鄉」,題目特以「古鄉」為名,以強調其特殊意義。 \n 1949年4月25日蔣中正「謁母墓告別依依不忍舍」,離開家鄉奉化溪口,輾轉奔波上海、台灣、福建、廣東、四川各地,於12月10日飛離成都。從此終其一生,無緣回鄉。 \n 1959年8月31日蔣中正回憶10年前離家告別慈庵的情景,寫下「赤燄漫天歸故里,思親報國一生慚;京呼奔陷滬呼急,何日凱旋守墓庵」的詩句。字裡行間透露出思鄉的情懷。 \n 蔣中正來台之後,領導全國軍民在台灣整軍經武、急謀反共復國的心路歷程,固然值得探討,而其內心難免有的思鄉情緒卻是(日記以外)其他史料很難展現的部分。 \n 愛念母親 尊重父老 \n 蔣中正(1887-1975)出生於浙江省奉化縣溪口鎮,溪口位於寧波市區的西南方,以剡溪得名,鎮中有蔣、張、任、宋四大姓,父蔣肅庵(肇聰),母為王采玉。 \n 蔣中正自1906年4月赴日留學之後,其大部分時間都在外地奮鬥,返鄉只做短暫停留,其原因一是家庭親屬間的矛盾,二是與鄉人和習俗不洽。 1919年4月10日蔣母曾抱病到上海看望,臨行並要求「如余生存,每年應歸省一次」,由此可見一斑。 \n 然而基於對母親的愛念,對鄉里父老的尊重與情誼,對奉化故鄉自有一份深厚的情感。如此的特殊的故鄉情結,使奉化成為其受挫時的避風港口,1927年8月、1931年12月、1949年1月三次下野,都是先回到家鄉溪口休養一段時日,再定行止。 \n 蔣中正對於故鄉的關懷,較具體的例證,是成立武嶺學校,以植基教育與照顧鄉黨。蔣中正在擔任黃埔軍校校長與國民革命軍總司令期間,曾多次返鄉,成立武嶺學校,係受蔣母王太夫人的影響。 \n 奉化溪口自1911年辛亥革命後,出現興教辦學風潮,陸續有蔣姓在武山廟辦的武山小學、周姓在溪西廟辦的溪西小學,和毛姓在毛家祠堂辦的西河小學。1921年6月14日蔣母王采玉去世,「臨終惟命以遺產之半,自辦義務學校,以教育鄉里子弟之力不足以求學者」,於是10月間蔣中正秉承母命「在鄉辦武嶺初等小學,謀於里人,以武山、溪西、西河三小學併入之」。 \n 創辦學校 教育子弟 \n 1925年秋,「改辦武嶺小學為禽孝區立兩等小學,分私宅作校舍」。1927年7月,學校改名為「私立武嶺學校」,蔣中正親書校匾,時有學生300多人。 \n 1928年起籌建新校舍、籌組董事會,擴大學校規模,有幼稚園、完全小學及初級農部,並兼顧社會事業。武嶺學校教育方鍼,以培育地方相宜及需要之人才為標準。1932年蔣親任校長,1933年更在蔣母故鄉葛竹建立武嶺分校,自兼校長,造校舍,供王氏族免費入學。 \n 武嶺學校的經費,蔣中正計畫獨力承擔,「以後擬以薪水所入,全助學校」。後來有無按此實施,尚待進一步研究,但蔣家確實不斷的籌畫、資助。1932年1月9日,蔣中正電朱孔陽,請周駿彥即匯武嶺學校經費一萬元,仍交宋周運轉付。 \n 1934年5月16日,蔣中正令毛思誠預訂古今圖書集成兩部,分交武嶺學校、白鹿洞書院。1946年3月10日,蔣中正電蔣經國、施季言准發武嶺學校三千萬元,由滬農民銀行竺芝珊轉發,希洽辦。1946年9月17日,蔣中正電周國創發溪口武嶺學校三千萬元。 \n 關心鄉里 照顧親友 \n 蔣中正返鄉之時,亦常蒞校訓示:1930年3月22日,對武嶺學校師生「講述王太夫人與總理之遺訓」;1934年7月4日,對武嶺學校全體員生講「溪口人應以務農為本」;1934年12月25日,對武嶺學校師生講「孝悌力田之道」。 \n 蔣中正關心鄉里具體的作為,有致贈親友年節金、協助建設、戰爭摧殘後的復員、對於親友的悼念等。尤其在抗戰期間,事例更多,如1940年8月17日,奉化縣長俞隱民電蔣16日敵機炸燬武嶺學校教室六間,人民無死傷,已派員妥理善後;1940年12月9日,蔣中正回電蔣經國、蔣緯國本年各親友處年節金照去年例分送,並另送宋周運、蔣瑞春一千元以表謝忱。 \n 1941年11月7日,蔣經國電蔣中正、宋美齡,武嶺學校方面已匯去五千元作為校費及分贈親友之用等;1942年1月16日,蔣經國電蔣中正詢贛縣被炸損失情形及各親友節金應祕密照送。1941年6月3日,蔣經國奉父命,接送姑丈母宋周運、蔣瑞春等一行人遷居江西避難。 \n (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