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刑事訴訟法的搜尋結果,共32

  • 《刑事訴訟法》三讀 法官可命被告於宣判日到庭

    《刑事訴訟法》三讀 法官可命被告於宣判日到庭

    刑事案件被告本人過去是否到庭聽判定義模糊,而導致可能棄保潛逃;立法院今三讀通過《刑事訴訟法》修正案,強化防逃機制,明定被告經法院裁定停止羈押後,得命被告於宣判日到庭,防止被告在接受審判前就潛逃。新法也新增,被告除了要定期向法院、檢察官等指定機關報到,也可能要接受適當的科技設備監控、不得離開住居或一定區域,且未經法院或檢察官,不得處分財產。

  • 刑事訴訟法部分條文修正案 三讀通過開新篇章

    刑事訴訟法部分條文修正案 三讀通過開新篇章

    立法院24日三讀通過「刑事訴訟法(限制出境、出海)部分條文修正案」,法務部晚間發出新聞稿表示,為防止涉嫌犯罪被告逃匿,司法實務上法官與檢察官常諭知限制出境、出海,但是因限制出境、出海對於人民入出國境的權利影響甚大,刑事訴訟法卻未有明確的法律規範,僅賴司法實務透過判決及司法解釋的方式,說明限制出境、出海為執行限制住居方法的一種,長久以來受到各界的質疑。這次修法三讀通過,有了明確規定,是為我國刑事訴訟法制寫下新篇章。

  • 採非法律之行政簽結案件 監委王美玉提案糾正法務部

    採非法律之行政簽結案件 監委王美玉提案糾正法務部

    監委王美玉14日提案糾正法務部,表示檢察機關偵查「他」字案件,採用拘提、搜索、監聽等強制手段,但卻不為刑事訴訟法所定終結偵查之處分,而採非法律之行政簽結方式,嚴重侵害訴訟當事人基本人權。

  • 刑訴法修正郵務「送達」  法部:會督促檢察機關遵守

    刑訴法修正郵務「送達」 法部:會督促檢察機關遵守

    立法院今三讀通過刑事訴訟法第57條及第61條條文修正案,修訂刑事訴訟法有關「送達」之規定,法務部表示,將督促全國各檢察機關,就拘提前的傳喚,務必依據刑事訴訟法規定,以維法治及人民權益之保障。 \n \n法務部表示,刑事訴訟法第57條及第61條條文修正案今經立法院三讀通過,修訂刑事訴訟法第57條及第61條有關「送達」之規定,並於刑事訴訟法第61條第3項明定:「拘提前之傳喚,如由郵務機構行送達者,以郵務人員為送達人,且應以掛號行之;其實施辦法由司法院會同行政院定之」之規定。 \n \n法務部表示,該法經總統公布生效後,法務部會督促全國各檢察機關,就拘提前所為之傳喚,務必依刑事訴訟法第61條第3項規定,以維法治及人民權益之保障。

  • 救人反被告到毀前途!台大醫嘆「在台當醫生豬狗不如」

    救人反被告到毀前途!台大醫嘆「在台當醫生豬狗不如」

    台灣醫療糾紛案件時有所聞,「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臉書,近日上傳一段影片,台大醫院整形外科主治醫師黃慧夫在鏡頭前沉痛告白,一場近乎讓他前途全毀的官司,讓他對台灣醫界灰心不已,痛呼:「在台灣千萬不要當醫生,醫生是一個豬狗不如的行業」,若兒子從醫打斷腿。 \n \n「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臉書近日PO出影片,黃慧夫依據自身行醫13年經歷沉痛告白,奉勸所有學醫的人「如果有能力做好進修、對醫學有興趣,去別的國家當醫生都比台灣好」,原因追溯到他10年前在亞東醫院進行的一場手術。 \n \n十年前一名14歲李姓少年無照騎車外出失控撞車,被送往亞東醫院。時任醫院醫師的黃慧夫立刻替他進行右腿筋膜切開術急救。術後五天患者自行轉院,卻引發小腿持續內出血致壞死,最終只好截肢,而黃慧夫遭少年家屬控告業務過失傷害致重傷罪,一審被判無罪,二審卻在無新事證、新鑑定報告情況下,直接翻盤判成有罪、判刑 4 個月。黃慧夫想上訴,卻受限於刑事訴訟法 376 條第一款規定,特定案件二審確定後,不得上訴三審,最終黃慧夫以易科罰金 12 萬元定讞。 \n \n對此黃慧夫表示相當無奈!因為起初制定刑事訴訟法376條的目的,是在讓輕判的案件不要拖太久,但這也相對限縮了人民訴訟權。去年底,立法院終於三讀通過「刑事訴訟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未來特定類型案件即使一審無罪、二審改判有罪,仍可上訴;但黃慧夫的醫療糾紛案已終結,即使修法他仍無法獲得上訴機會,還連帶影響醫院升遷、進修,留下一輩子難以抹滅的汙點。 \n \n面對這樣的結果,黃慧夫體悟到「防衛性醫療」的重要性,但最悲哀的也莫過於如此:「當醫生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如何盡心盡力治病人,而是如何先保護好自己」。 \n \n當時已有許多整形外科的醫師轉向醫美產業「淘金」,黃慧夫仍選擇留在又累又忙的醫學中心付出熱情與心力,但這樣的使命感卻在法律前顯得豪無價值!讓黃慧夫感到相當灰心,感嘆「在台灣當醫生是一個豬狗不如的行業」。對於自己的孩子懷有未來當醫生的志向,他選擇反對:「我不准他當醫生,他當醫生我就打斷他的腿,這是一個錯誤的選擇、錯誤的職業」。 \n

  • 引入「認罪協商」制 日本將施行新版刑事訴訟法

    日本政府16日在內閣會議上決定6月1日起施行引進「司法交易」(認罪協商)的《修正刑事訴訟法》。即,嫌犯或被告若協助警方調查其他嫌犯的犯罪罪證,將可減輕求刑或免於被起訴。 \n \n 修正法規定,認罪協商的對象除了藥物、槍械、贈收賄、詐欺組織犯罪等之外,還加上違反禁止壟斷法、金融商品交易法、破產法、商標法、專利法、租稅法等約50項經濟犯罪。 \n \n 此法將有助於組織犯罪的搜查,但也有因虛假的供述而產生冤獄的危險。許多與經濟活動相關的法律也被列為認罪協商的對象,更可能影響到企業的經濟活動。 \n \n此外,日本為配合司法制度改革,2016年5月已修法通過在檢察、警察的偵查中必須錄音、錄影。這次刑事司法制度改革的相關法中規定,針對審判員審判的案件以及檢察單位獨自搜查的事件,明年6月2日以前搜查機構在偵訊調查時,一定要錄音、錄影。 \n \n 司法交易(認罪協商)制度是日本至今沒有採用過的制度,引進後將大大改變偵查辦案的手法。

  • 王炳忠改列被告?法務部次長蔡碧仲:不可指鹿為馬

    王炳忠改列被告?法務部次長蔡碧仲:不可指鹿為馬

    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今針對《刑事訴訟法》相關議題檢討舉行公聽會。與會專家學者以近期王炳忠案為例,質疑檢察官長久以來有把證人轉被告的惡例。法務部次長蔡碧仲今(25日)全力反擊,蔡說王炳忠等人最後被無保請回,為何一再以為檢察官要把王炳忠等人由證人轉被告? \n \n學者專家以及立委藉由這場公聽會質疑檢察官長久以來利用《刑事訴訟法》的漏洞,先是以證人身份約談,證人不能請律師,也沒有24小時期限保護,折磨人後再轉被告,且檢調搜索時應該也要讓證人可以有辯護人陪同,以維護權益,有修法必要。 \n \n蔡碧仲則表示,《刑事訴訟法》可以檢討,許多議題也是這幾年來司法界討論很久的事情。但不了解為何大家一直把過去的其他案例,拿來比擬這次的王炳忠案,「這是比擬不倫,各位有沒有積極證據認為我們有成見打算把王炳忠由證人改列為被告?」 \n \n蔡碧仲強調,即便王炳忠直播了整個過程,檢調過程中也沒以暴力脅迫,也沒有把他轉列被告,最後是無保請回,「為何各位對如此彰顯的事實,還要一再以為我們是要把他變成被告?」 \n \n蔡碧仲表示,對於搜索時律師到底能不能在場,大家都可以討論,不可指鹿為馬;對於是否有急迫性搜索?蔡碧仲表示,當下王炳忠進行了抗拒,且搜索是同時間點搜索,這就是必要性,如果24小時前通知,檢調機關到他的住所是還能搜到什麼?

  • 搜王炳忠挨轟「綠色恐怖」 檢調回應:抗搜者得強制搜之

    搜王炳忠挨轟「綠色恐怖」 檢調回應:抗搜者得強制搜之

    新黨青年委員會召集人王炳忠等人,今天上午遭檢調找鎖匠破門而入、強行搜索,氣得移送時痛批檢調行為已是綠色恐怖。對此,檢調傍晚發布新聞稿強調,《刑事訴訟法》有明文「搜索應保守秘密」且「抗拒搜索者,得用強制力搜索之」,執行搜索之調查官以強制力制止受搜索人進行直播等行為,於法有據。因王炳忠在搜索時開直播,以強制力制止他直播於法有據,另,偵查中案件的律師沒有得在場的規定,搜索也有正當理由。 \n \n北檢新聞稿全文如下: \n \n有關今日王姓民眾等人因違反國家安全法案件,由調查局調查官,持法院核發之搜索票至台北市、新北市等住居所執行搜索,本署說明如下: \n \n一、按刑事訴訟法第150條第1項規定「當事人及審判中之辯護人得於搜索或扣押時在場」,故偵查中之辯護人並無於偵查中搜索時得在場之規定。 \n \n二、「搜索應保守秘密」且「抗拒搜索者,得用強制力搜索之」,同法第124條、第132條訂有明文。執行搜索之調查官以強制力制止受搜索人進行直播等行為,於法有據。 \n \n三、「對於第三人之身體、物件、電磁紀錄及住宅或其他處所,以有相當理由可信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或應扣押之物或電磁紀錄存在時為限,得搜索之」。法院今日係以王姓民眾等人為第三人之身分,認為符合上述規定據以核發搜索票。 \n \n \n調查局新聞稿全文如下: \n \n1.本案自立案調查到報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指揮偵辦,均全力配合檢察官指揮,為順利執行作為,於案件開辦前,先行完成搜索票、傳票及拘票聲請。本局執行人員於執行證人查證時,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96之1條第1項、第175條規定,先後使用證人通知書、傳票通知證人到場查證,惟遭當事人拒絕,經報請承辦檢察官指示,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78條規定,出示拘票拘提當事人。 \n \n2、 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50條第1項規定:「當事人及審判中之辯護人得於搜索或扣押時在場。但…認其在場於搜索或扣押有妨害者,不在此限。」因而本局執行人員於律師要求進入搜索現場時,經請示承辦檢察官後,依據上述規定,未同意被搜索人之律師於搜索期間進入搜索現場。 \n \n3、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24條規定:「搜索應保守秘密。」並考量偵查不公開原則,本局執行人員依法禁止被搜索人等在場人使用社交軟體進行現場直播,並無不當。 \n \n \n

  • 旺報短評》給警方掌聲

    南京員警冒著大雨淹水帶嫌犯指認現場,在大陸引發軒然大波,有人指責這是作秀,有人罵員警不懂變通;事實是員警為了符合《刑事訴訟法》規定,拘傳24小時內必須將嫌犯移送出去,所以冒大雨補強證據,以免逾時。這正是公權力執行者守法的表現。 \n兩岸的《刑事訴訟法》都規定,逮捕嫌犯起24小時之內,必須將嫌犯及犯罪事實移送審理機關,否則即違法。台灣規定比較嚴格,「檢警共用24小時」,原則上警方用18小時、檢察官複訊不超過6小時。 \n大陸在《刑事訴訟法》之下,以《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限定警方得拘傳嫌犯24小時,檢方時間另計,所以比台灣員警多了6個小時。但這個時間也很緊張,必須將犯罪證據,「辨認作案現場及贓物藏匿地」都完成。遇到慣竊、重大刑案時,時間常不夠用。 \n南京警方這回冒著風雨,水淹半身也要押解嫌犯到犯罪現場、行經路線去指認,即為符合法令規定而為之,代表南京員警尊重法律,並非蓄意凌虐嫌疑犯。 \n根據正常取證作業,嫌犯淋著大雨指認時,警方至少要出動4到5個人,押解戒護、錄影蒐證、現場再蒐查,若配置外圍戒護警力,出動的人員會更多。 \n司法公正,從偵查伊始就該步步謹慎,才能凸顯「依法治國」精神。如果每個員警都有這樣意識,自偵查階段就重視程序正義,可以確保當事人的權益,真正做到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所有的執法者,都應當如此,民眾也應支持這樣守規矩的警察。 \n

  • 深夜禁訊問法官可休息 法警剃光頭抗議:我們呢

    深夜禁訊問法官可休息 法警剃光頭抗議:我們呢

     「難道只有法官需要休息?」今天新上路的刑事訴訟法「偵查中羈押審查程序絕對深夜訊問禁止」新制,規定晚間11點才送到法院被告,一律在拘留室休息到翌日上午8時,才由輪值法官訊問。10多名法警不滿,今天中午替光頭抗議,「都不用顧慮基層司法人員也要休息?」將號召全國各法院法警,在制服上連署簽名抗議。 \n \n 台中地院簡姓法警表示,修法前之刑事訴訟法第93條第5項,本賦予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之人民,有接受法官「即時訊問」及「是否接受深夜訊問」權利。但修法後,規定晚間11時後才受理聲請羈押之犯嫌,被拘禁至翌日日間8時後,才能接受法官訊問,等同是無條件拘禁人民9小時。 \n \n 簡姓法警指出,拘留室並非適當休息場所,毫無休息可言;像是27日晚間,台中地院有4名被告等了9小時才訊問,10多名家屬在庭外苦候一整晚,直到今天上午才等到法官開始訊問。 \n \n 抗議法警剃光頭表達不滿,認為法院拘留所根本不是能真正供被拘禁犯嫌「好好休息,避免疲勞」,法徒具形式之新制,枉顧憲法關於基本人權保障之規定,又不顧司法基層人力不足下,他們將號召全國各法院法警響應,要在法警制服上連署簽名,遞交立法院及司法院陳情,以表達不滿與失望。

  • 部隊長官有司法警察權?司法院否決

    軍事審判回歸普通法院審理後,由於軍事案件有其特殊性,國防部提議讓部隊長官有司法警察官身分,軍事機關長官有請求檢察官上訴、直屬長官獨立上訴權等,但司法院今日邀請法官代表及法務部、專家學者開會後,認為國防部建議沒有修改刑事訴訟法必要加以否決。  \n \n司法院今日召開「軍事審判法修正施行後國防部對刑事訴訟法修正建議諮詢會議」,由刑事廳蘇素娥廳長主持,邀請國防部、法務部、法官代表及專家學者,逐一就國防部建議修正之條文規定共同討論研商,以凝聚共識。 \n   \n國防部建議將部分軍事審判法之規定,納入刑事訴訟法之修法參考,包括賦予部隊長官或艦船長之司法警察官身分、直屬長官得獨立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並於起訴後得聲請為輔佐人、賦予被告上級軍事機關長官有請求檢察官上訴之權等。 \n \n與會代表認為,國防部的建議與刑事訴訟法之規範意旨不合,部分建議事項則可透過「檢察機關辦理刑事案件與軍事機關加強聯繫要點」及司法行政作業的配合,加以因應,因此暫無修正之必要。

  • 防逃最後一哩路 法務部籲一定刑度羈押

    為完成防逃最後一哩路,法務部今天呼籲,刑事訴訟法應修法增訂被告宣判應強制到庭,且判處一定刑度以上徒刑應當庭羈押。 \n 近年來不斷發生法院判決有罪的被告棄保潛逃事件。法務部表示,現行防逃機制不具強制力、不能拘束被告自由,司法機關須耗費大量人力、物力,無法真正防止被告逃亡。問題癥結在於現行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不足,例如宣判時被告不需到場,法官縱然判處重刑,也無法立即對遭重判的被告羈押,被告更可從容策劃逃亡。 \n 法務部指出,反觀德國、日本、美國明定被告到庭聽判是義務,同時規定一旦法院宣告重刑時,此時因被告逃亡風險增高,法院應接續審酌是否當庭羈押。 \n 法務部表示,日前參與相關研討會的專家、學者也認為,應修正刑事訴訟法增訂被告有宣判時到庭義務;判處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時法院應當庭羈押,以預防逃亡;若裁定保釋應視情形附加多樣化替代處分(例如定期報到、禁止處分財產等),若違反法院命令時,可考慮另科以刑責。因此,法務部呼籲儘速修正刑事訴訟法,以阻絕被告逃亡潮。1050622 \n

  • 美最高法院將同意對電腦進行司法搜索

    美最高法院將同意對電腦進行司法搜索

    美國最高法院很可能在5月1日的會議同意一項具有爭議性的修正案,此修正案將准許法官發出對電腦資訊的司法搜索票,讓執法單位可以在偵察中取得所需要的電腦資訊,而且此一法案同樣適用在美國境外執法。 \n據路透社報導,推動此項修正案的美國司法部指出,這是為因應數位時代到來而對刑法上做必要的執法程序修正,而以此進行的司法搜索或扣押當然必須有合法的程序。 \n包括Google及其他民權組織如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與網路權利推動組織Access Now等皆反對此項修正案,認為如此一來將擴大聯邦調查局(FBI)侵入電腦網絡的權力,讓人民對抗不合理搜索與扣押的憲法權利遭到嚴重破壞。 \n就算最高法院通過這項修正案,該法案仍需經參眾兩院的委員會批准,這在美國即將舉行總統大選前,完成的難度相當高。 \n這次的修正案是針對美國聯邦刑事訴訟法第41條,該法條經常有修正案。最近因為FBI偵辦一宗以匿名網路為基礎的兒童網路色情案,必須透過搜索票取得相關證據,才由法院提出對刑事訴訟法的2條修正意見。 \n近幾年來有關擴大FBI偵查權力的辯論不斷發生,特別是在蘋果公司拒絕對恐怖分子手機進行解碼的爭議後,FBI在數位領域的司法調查權限更受矚目。 \n目前美國國會可以在12月1日的期限前否決刑事訴訟法第41條修正案,奧勒岡州民主黨參議員懷登(Ron Wyden)已聲明要動員其他議員反對此案。他上個月曾說,FBI一旦取得網路資訊搜索票,就有權藉此駭入數百萬台電腦,如此FBI與一般電腦駭客一樣,對人民造成的危害沒有什麼差別。 \n目前的刑訴法41條是在2013年修正的,主要針對電腦駭客行為提供司法調查的權力。Google與其他反對新修正案的組織認為,修正案對刑事訴訟法有根本性的改變,應該在國會內仔細地進行辯論。 \n

  • 兩岸警察 拘留權力大不同

     台灣沒有刑事拘留這個名詞,這是大陸《刑事訴訟法》賦予警察與檢察機關的權力。此案若發生在台灣,因並非現行犯,警方接獲報案,只會發出傳喚通知書,約談當事人到案說明,作成筆錄之後送交地方檢察署,由檢察官認定是否涉案,警察無權直接拘留。 \n 大陸的警察機關要刑拘一個人,依其《刑事訴訟法》,必須製作「呈請拘留報告書」給警察單位負責人簽名,行動時須出示拘留書,跨省執行還要會同當地公安機關。 \n 大陸刑拘一般不超過14天,最長不能超過37天。拘留後,除有礙偵查或者無法通知的情形以外,應當把拘留的原因和羈押的處所,在24小時內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或者他的所在單位。 \n 中聯重科對陳永洲提出的是《刑法》「損害商譽罪」告訴,罪名若成立,刑度為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長沙警察是依他們的《刑事訴訟法》辦案,刑拘陳永洲以利偵查。只是這種方式過於粗暴,難免引起議論。

  • 司法院:被害人訴訟參加須詳議

     司法院刑事廳長林俊益今天表示,德國、日本有被害人訴訟參加制度,但這會改變實行多年的訴訟制度,須從長計議。 \n 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吳宜臻在立法院舉行「刑事訴訟法被害人訴訟參加制度」公聽會,與會的台灣犯罪被害人人權服務協會副理事長劉承武說,被害人要的是與被告一樣有每次聽審的機會,希望加強被害人訴訟地位,及被害人主動參與訴訟程序這樣的公道正義,保障被害人權益。 \n 林俊益表示,現行刑事訴訟制度是3面訴訟關係,有審判者、追訴者及被告,對被害人權益保障不夠周全。從去年12月開始研議刑事訴訟被害人訴訟權利告知書,列出12項權利,告知被害人當案件起訴後,如何掌控程序,預計實施後,會與第一次準備程序開庭通知單一併寄出。 \n 法務部次長蔡清祥說,法務部保護被害人不遺餘力,基本上支持修正刑事訴訟法,強化被害人在訴訟中的地位。 \n 與會的法律團體人士質疑訴訟程序向被告傾斜;司法院刑事廳法官何信慶說,司法院以保障人權為目標,不會往哪邊傾斜。1020423 \n

  • 社論-酒駕羈押 仍應修法避免濫權

     酒駕害人害己,近年幾成社會公害。馬英九總統日前與酒駕團體座談,提出酒駕超過酒測值若干或不能安全駕駛者,應一概採取預防性羈押,讓酒駕者最多失去廿四小時的自由。馬總統認為,「現在就可以做」,如果有人質疑對酒駕者採取預防性羈押違反人權,他願意到憲法法庭為預防性羈押辯護。於此同時,法務部建議司法院將酒駕涉及公共危險罪部分,提案修法納入《刑事訴訟法》預防性羈押的範圍,同時並建議內政部在《社會秩序維護法》中增訂酒駕者得付即時拘留的規定。 \n 對於酒駕者形成嚴重的公共安全顧慮,應該採取有效的對策予以排除,我們非常贊成。現行《刑法》在民國一百年增訂第一百八十五條之三,「服用酒類,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駕駛者」,構成犯罪行為,得處以二年以下有期徒刑,不可謂不重;如果政府廣為宣傳,有效執法,應該是足以遏止酒駕的規定。現在酒駕的情形雖然有所減少,但是不知法而犯法,或是明知故犯者,仍然不時出現,顯然應該在執法事務上,再思良策。 \n 馬總統提到了預防性羈押,而且說到交由警方對於酒駕者立即實施不超過廿四小時的預防性羈押,以為因應。馬總統習法出身,顯然已經考慮到警方實施羈押,應受憲法上廿四小時的羈押時間限制,而警方一旦採取此種措施,雖然只有廿四小時的拘留,也尚可產生相當的遏止效果。馬總統的提議,顯非即興之論,然而應該注意的,則是法務部的反應。 \n 預防性羈押,見之於《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得否由警察於廿四小時之內逕行實施,依現行制度,顯非無疑。因為預防性羈押的實施,不僅是幾小時的問題,還有由誰實施、為了什麼事由實施的問題。所謂預防性羈押,是為了防止刑事訴追過程中,被告又去犯罪而設的保全措施。《刑事訴訟法》採取了列舉的方式,規定什麼樣的犯罪可以實施預防性羈押,但立法院前次修法納入酒駕是公共危險罪時,並未一併將《刑事訴訟法》的預防性羈押規定付諸修改,因此連法官、檢察官亦不得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針對酒駕者發動預防性羈押,何況是警察?此中不僅涉及人權的問題,也涉及法治的問題。因為法治原則之中,包含了行政機關不可便宜行事的精神在內。 \n 法務部想方設法的同時,還提到了修改《社會秩序維護法》允許警察對酒駕者實施拘留的想法。此中也顯示出《社會秩序維護法》的規定也未及於酒駕的闕失。法務部的建議,或也不無提醒總統的意思,總統思考的措施,其實應該是拘留,並不是預防性羈押。拘留與預防性羈押的性質並不相同,拘留是行政罰,預防性羈押是刑事上保全性質的強制處分。究竟何者為宜,應該仔細斟酌。 \n 如果要以拘留處置酒駕,應該是說要將酒駕區別為兩種情形,輕者處以行政罰,適用《社會秩序維護法》;重者處以《刑法》,適用《刑法》規定,拘留是行政罰,也就是用作制裁較輕的酒駕的方法;較重的酒駕應施用刑罰,施用刑罰的部分,也才有預防性羈押的適用。換言之,法務部所提出的兩點建議,說完全了,是要在法律制度上對於酒駕的行為做一個全面的設計,應該將酒駕依其輕重分別處理,以免一概適用刑罰。 \n 然而不論如何調整,都牽涉到現行法制的修改,酒駕一概適用刑罰者,應該修正《刑事訴訟法》,以便可以施以預防性羈押的保全措施;如果要區別輕重,則必須修改《社會秩序維護法》,運用拘留做為制裁較輕的酒駕方法,較重的酒駕則仍循修正《刑事訴訟法》以便適用預防性羈押,達到遏阻酒駕的效用。 \n 我們以為法務部的建議甚為周延。此中一項必須思考的地方是,如果不循修法方式處理,而只以一種行政命令逕由警察實施預防性羈押,此例一開,不啻允許警察得於廿四小時之範圍內,無法律依據仍得逕行羈押人民;制度上並無任何控制,足以保證此種羈押不會在酒駕以外的原因亦行適用,茲事體大,馬總統雖然望治心切,實宜仍循法務部建議採取修法的途徑為是! \n \n★(未成年請勿飲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開車不喝酒,安全有保障)

  • 法律研究所-兩岸判死謹慎 皆須再一次確認

     震驚社會的台南十歲方姓男童遭割喉命案,凶手曾文欽稱「在台灣殺一、兩個人,很少被判死刑」,所以才犯案,死刑的量刑標準引發爭議。 \n 在今年11月時台灣最高法院就已做出重要決定,從12月起,凡是死刑案件,不再閉門評議,皆應在最高法院舉行公開的言詞辯論程序,以示對於生命權的慎重。據悉,該項決定是今年年初,500餘位法官連署推動最高法院改革的其中一項訴求。 \n 台灣法律雖未廢除死刑,但對死刑的核准相當慎重。依台灣《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死刑應經司法行政最高機關令准。宣告死刑之案件,原審法院應不待上訴依職權逕送該管上級法院審判,並通知當事人,視為被告已提起上訴。 \n 大陸法律對死刑的核准亦相當嚴格和謹慎。大陸的《刑事訴訟法》第四章專章規定了死刑複核程序,依該章及相關司法解釋規定,下級法院審判的死刑案件,必須逐級上報至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複核死刑案件,應當全面審查,由審判員3人組成合議庭進行。

  • 法律研究所-管轄權轉移 兩岸皆可

     8月20日,大陸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薄谷開來故意殺人案作出一審判決,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n 依大陸《刑事訴訟法》第26條的規定,上級法院可以指定下級法院將案件移送給其他人民法院審判。薄谷開來故意殺人案就是管轄權轉移的實際案例,此案發生在重慶市,所有當事人及案情均與合肥市有關,鑒於政治和社會關係等多方面因素考慮,最終由合肥中級人民法院來審理此案。 \n 同樣,台灣法律對刑事案件管轄權的轉移也有明確規定。依台灣《刑事訴訟法》第10條的規定,因特別情形由有管轄權之法院審判,恐影響公安或難期公平者,由直接上級法院或再上級法院,裁定將案件移轉於其管轄區域內與原法院同級之他法院。

  • 社論-糾正法務部他字案浮濫 點破司法陋習

     監察院通過李復甸委員的提案,糾正法務部與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監察院以為法務部無法律依據而逕以行政規則,經常使用派分「他」字案的模式進行偵查,偵查無結果則以行政簽結,過於浮濫;於他字案件中慣以通知書傳訊犯罪嫌疑人,妨礙當事人訴訟防禦權,應該檢討改進。法務部次長作出回應,將依監察院糾正意旨,督促所屬檢察機關確實改善。高檢署也對監察院的糾正意見,表示尊重。這件事,是沉寂已久的司法改革路徑上一個新鮮的題目。多年行之已久的慣行,也是陋習,經過監察院的慧識,點破箇中行政便宜行事的弊害,值得重視。 \n 將偵查案件分為偵字他字,看起來只是一個文號的不同,並不起眼。可是這一字之差,偵查實務上卻有玄機。區別偵字他字的,根據檢察機關之現行作法,是對於被告及事實均已明確的案件,多使用「偵」字案進行偵查;對於不確定的對象或事實,則是派分為「他」字案進行偵查。表面上看起來,這在實務上非無道理,可是由於區分偵字他字,並無法律根據,純憑行政裁量,偵字他字案件的辦案方式大不相同,於是常常開啟了偵查實務上規避刑事訴訟法律程序要求的方便之門,流弊甚大,現在監察院一一加以指明之後,問題旋即浮現出來。 \n 不妨這樣說,檢察機關派分為偵字案件偵查的案件,是偵查事務中的正規軍,一切行事,都須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辦事。首先,必須使用傳票傳訊犯罪嫌疑人,也要告知當事人偵查的罪名,被傳訊者即有權利攜帶律師到場,於偵查中行使辯護的權利。偵查完結之後,如果發現犯罪事實確鑿,當然是製作起訴書,提起公訴;如果認為事證不足,則應為不起訴處分。對於不起訴處分,告訴人可以申請上級檢察機關再議。不起訴處分一旦確定,則發生一事不再理的效力,對於同一當事人的同一事實,不能再以相同的罪名進行偵查。這是《刑事訴訟法》為了避免檢察機關於同一件事上一而再、再而三地追究當事人刑事責任,形成平民百姓難以承受的威脅,所為的保護規定。 \n 但是,檢察機關一旦使用「他」字案件進行偵查,就以犯罪嫌疑人不明為由,自動地也自以為是地不受《刑事訴訟法》偵查程序的限制。於是只以「通知書」而非「傳票」傳喚當事人,既不是傳票傳喚,就會告知當事人因是他字而且並非認定為犯罪嫌疑人,不必有律師辯護人到場。然則偵訊所得的資訊,其實與偵字案並無不同,仍然可以於日後用為起訴論罪的證據,單此一點,「他」字案加上「通知書」,即成為檢方迴避辯護人到場維護當事人合法權利的重要利器。偏偏派分偵字他字,全由檢方決定。先分他字取得相關資訊,再改分為偵字進行偵查,即成為經常使用而且看似順理成章的手法。 \n 使用他字辦案,對於檢方還有三個方便,但都是規避《刑事訴訟法》規定的手段。一個方便是,使用「他」字辦案,如果發現犯罪證據不足,則可以逕以行政簽結,免去製作不起訴處分書的麻煩;第二個方便是,不製作不起訴處分書,則有不許告訴人聲請再議的理由,也省卻了被上級檢察署發回重新偵查的麻煩;第三個方便是,行政簽結之後,隨時又可再行偵查,而以並無不起訴處分書存在為由,聲稱不受一事不再理原則的約束。這幾項方便之處,其實是假藉行政便宜的手段,不受法律的制約,既不利告訴人,也不利犯罪嫌疑人,還可不受上級檢察機關的再議監督,雖然都不是合法之事,可是實務上當然是何樂不為,而且樂此不疲。 \n 監察院既然提出了糾正案,法務部正確的改進之道,應該是立即停止派分他字案件的種種便宜行事作風,一切回歸《刑事訴訟法》的要求,將「通知書」視為傳喚,將行政簽結改為不起訴處分。如果真有實務上的需要,也應該盡速提案修改《刑事訴訟法》,在加設適當法定限制的前提下經過立法院審議通過後,依法為之,方是符合法治要求的正辦。

  • 原住民受偵訊 法扶律師須在場

     立法院初審通過《刑事訴訟法》修正草案,往後被告、嫌犯如果是原住民,在偵查中必須由律師在場為其辯護。警政署、法扶基金會也將在七月十五日起,推動新制,原住民身分者,遭警方拘提逮捕時,警察單位一定要通知法扶會律師到場,才能開始訊問。 \n 對於新措施,法界實務人士多表贊同,但認為成效,將會因路途遙遠,律師無法及時趕到大打折扣。 \n 法扶會表示,由於原住民涉犯刑案有其特殊性,如違反森林法、槍炮彈藥管制條例、野生動物保育法,這些案子雖非三年以上的重罪,但因原住民屬相對弱勢族群,面對檢警偵訊時,常因為傳統習慣與國家法制有衝突,在訴訟上,處於特別不利的地位。 \n 也因此,立法院今年六月六日司法委員會達成共識,將修改《刑事訴訟法》三十一條,增訂檢警對原住民偵訊時強制律師在場;不過,如果因等侯律師到場時間超過四小時,檢警則可以逕行訊問。 \n 目前警政署與法扶會合作,從七月十五日起試辦三個月,包括花蓮縣玉里、吉安,南投信義、仁愛鄉等,全國共有九十一個警分局,將實施偵訊原住民時強制律師到場的新制;但澎湖、金門、馬祖因律師資源不足,暫緩辦理。 \n 法界人士稱,警方通知法扶會後,再由法扶會指派律師前往,光聯絡時間就耗去近一小時;有些偏遠警局的分駐所,車程要二、三小時,不僅律師不願接案,就算找到有意願的律師,火速趕往,也不一定來得及在法定的四小時內到達,緩不濟急。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