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刑事訴訟的搜尋結果,共23

  • 社會安全防護 司法院研擬修法

    社會安全防護 司法院研擬修法

    司法院為兼顧精神障礙者之訴訟權益與社會安全防護的需求,成立「刑事訴訟法關於精神障礙法制研議委員會」,延聘審、檢、辯、學各方代表研討相關議題,並開會研擬相關訴訟法修正,與會者有人建議精神障礙者涉刑案,轉軌改依精神衛生法處理之可能性。

  • 通姦罪違憲 司法院配合修正刑訴法

    通姦罪違憲 司法院配合修正刑訴法

    大法官宣示《刑法》通姦罪違憲,司法院為配合修法,16日召開第185次院會,通過《刑事訴訟法》與通姦罪相關的告訴人規定修正草案,近日將函送行政院會,銜提請立法院審議。

  • 殺警判無罪檢提抗告 台南高分院火速撤銷發回更裁

    殺警判無罪檢提抗告 台南高分院火速撤銷發回更裁

    持刀殺死鐵路警察李承翰的鄭姓嫌犯昨天被判無罪,並諭令50萬元具保,嘉義地檢署當天立即提出抗告後,台南高分院以檢方指摘原裁定未審酌精神衛生法及刑事訴訟法等相關規定為有理由,1天之內火速撤銷原裁定,發回嘉義地院重新裁定。

  • 「律師歌手」蘇明淵推新輯 刑事訴訟故事全入歌

    「律師歌手」蘇明淵推新輯 刑事訴訟故事全入歌

    「律師歌手」蘇明淵將於12月25日推出全新台語創作專輯《善良的歹人》,擁有律師執照的他,在法律界執業20多年,最多同時開立兩家律師事務所,看盡人生悲歡離合,熱愛音樂的他重新回到歌壇,笑稱出唱片比打官司還難,「打官司是每天要做的事,知道什麼時候會有結果,但是出唱片是完全無法預測的事,結果會有多少迴響,真的很難預測。」 \n就讀法律系大三那年,蘇明淵參加大專民歌比賽嶄露頭角,便以優異音樂才華獲唱片公司青睞,簽約「金點唱片」並以「蘇兒真」之名推出兩張專輯,當時他是港星梁朝偉、孫耀威的小師弟,雖頭銜風光,但成績不如預期,鎩羽而歸收場,最後他為了生計,全心投入考上律師執照,展開打官司的人生。 \n \n \n \n \n蘇明淵在律師執業期間,仍然持續創作音樂,前後共寫了200多首歌曲,創作能量驚人,他說,音樂是夢想,熱愛的事情,不管怎麼樣都無法切割。今年初以歌曲〈無根的日頭花〉,獲得文化部「臺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河洛語(台語)組首獎,更讓他重拾信心,再次追求音樂夢。 \n此次以本名推出新專輯,發片前更在官網進行「正名運動」,他說名字是父親取的,像是回到最初的原點。以律師身份踏入歌壇史無前例,他解析律師和歌手的異同,「律師是工作像個職業,為了生活養家,而歌手則像一種興趣;一個是理性,要辨護去說理,一個則是藝術,要發揮你的感性。」但兩者也有共同之處,「雖然一個是用講的、一個是用唱的,但都是要讓人同理你。」 \n \n \n新歌中寫進別人的故事,而蘇明淵則用實際行動來詮釋自己的人生故事,不畏坎坷勇敢追逐音樂夢。也因為在律師工作中接觸許多負面氛圍,他仍認為有希望藏在裡面,「不要放棄希望,即使經歷那麼多痛苦,永遠要去發掘人性的光明,因為埋藏帶悲傷面,還是有顆光明的種子。」 \n蘇明淵新專輯創作題材新穎獨特,唱片公司也突發奇想,創新推出新歌「國際搶先聽」影片,將歌詞加入羅馬拚音與日文拚音,讓不熟悉台語的歌迷也能跟著唱和。新歌〈善良的歹人〉劇情版MV將於12月25日首播。 \n

  • 司院刑事訴訟金字塔化上訴條件過嚴 政院明擬通過折衷版

    行政院會明將討論司法院函送「刑事訴訟法」及「刑事訴訟法施行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政務委員羅秉表示,本次修法是為落實司改國是會議分組決議,建立「金字塔化」的刑事訴訟制度,並強化一審事實審查功能。但行政院已參考律師公會全聯會、台北市律師公會及法務部意見,提出較現制嚴、較司法院版寬鬆的折衷版,希望院會能順利通過。 \n \n羅秉成說,刑事訴訟制度對上訴二、三審的條件相對寬鬆,因此上訴案件相當多,被形容為「圓筒型」,案件積累影響司法效率;司改國是會議中,分組決議要進行「金字塔化」訴訟改革,也就是修正上訴要件,讓上訴案件減少,形成成金字塔化。 \n \n另外,為使案件分流,羅秉成也說,這次修法也多了審查庭程序,讓「明案速判、疑案慎斷」,建構分流訴訟制度。目前是建立堅實的第一審制度,不要留一些問題到二審,讓問題到二審時還要反覆調查。 \n \n羅秉成並表示,各界對司法院所提的金字塔化確實有不同意見,主要是擔心上訴規定太嚴,影響當事人上訴權益,政院已聽取律師公會全聯會及法務部意見,提出較現制嚴、較司法院版寬鬆的折衷版,希望院會能順利通過。

  • 採非法律之行政簽結案件 監委王美玉提案糾正法務部

    採非法律之行政簽結案件 監委王美玉提案糾正法務部

    監委王美玉14日提案糾正法務部,表示檢察機關偵查「他」字案件,採用拘提、搜索、監聽等強制手段,但卻不為刑事訴訟法所定終結偵查之處分,而採非法律之行政簽結方式,嚴重侵害訴訟當事人基本人權。

  • 《知法不玩法》劉昌崙:保留法律追訴權沒意義

    《知法不玩法》劉昌崙:保留法律追訴權沒意義

    \n在夜市賣鹹酥雞20年的老張,前陣子突然被同業爆料,他賣的鹹酥雞是用黑心油炸的,生意因此大受影響,氣得老張要求爆料者發文道歉,否則將「保留法律追訴權」。然而,這樣的說法有意義嗎?「法律追訴權」又能保留多久? \n \n 老張在夜市賣鹹酥雞已有20年,一直是當地的人氣攤位,想不到有同業疑似眼紅,在網路爆料「老張的鹹酥雞是用黑心油炸的!」害得老張被衛福部食藥署盯上,追查他使用的沙拉油是否有食安疑慮。 \n \n 雖然事後證明老張沒有使用黑心油,但生意已一落千丈,委屈的老張,除了在網路秀出檢驗報告自清,並要求爆料者發文向他道歉,否則就要「保留法律追訴權」。 \n \n 一般人講的「我要對你保留法律追訴權!」意思可能是「我現在暫不提告,但我要保留我將來告你(民事訴訟或刑事訴訟)的權利」。 \n \n 可是,提起民事或刑事訴訟,本來就是憲法保障人民享有的訴訟權,想告就可以告,不想告的話,根本不需要「保留」,所以在法律上,對別人講「我要對你保留法律追訴權」沒有實質意義。 \n \n 但不管民事或刑事訴訟,提告是有時間限制的,在民事訴訟,叫作「請求權時效消滅」,在刑事訴訟,叫作「追訴權時效消滅」。 \n \n 民事上的「請求權時效消滅」,是指民法對各類請求權的行使,均設有一定的行使期限,假使債權人逾越該期限才主張權利,此際,債務人得主張時效抗辯而拒絕給付。在沒有其他特別規定的情況下,一般請求權的消滅時效是15年;利息、紅利、租金、贍養費、退職金等1年或不及1年的定期給付債權,其各期給付請求權的消滅時效為5年;另外,若是旅費、飲食費、藥費、律師及會計師的報酬等類之請求權,其消滅時效為2年。如果債權人沒有在上開規定的期限內向法院起訴,導致其各項請求權之消滅時效完成,嗣後其再向法院訴請債務人給付,債務人即得以時效抗辯拒絕給付。 \n \n 而刑事訴訟對於犯罪行為的追訴,就叫「追訴權時效」。所謂追訴權是檢察官或犯罪被害人,對於犯罪,向法院提起確認國家刑罰權之有無及其範圍的權利。按照刑法規定,依所犯之罪的最重刑度不同,會有不同的追訴權時效,例如犯最重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追訴權時效為30年;犯最重本刑為3年以上10年未滿有期徒刑之罪者,追訴權時效為20年;犯最重本刑為1年以上3年未滿有期徒刑之罪者,追訴權時效為10年;犯最重本刑為1年未滿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之罪者,追訴權時效為5年。上面所列的各項追訴權,若沒有在上開期限內起訴就會消滅。 \n \n 綜上所述,就算你對別人說:「我要保留法律追訴權!」還是要注意法律上的時效問題,免得最後決定提告,卻因超過期限而耽誤自身權益。 \n──────────────────────────────── \n作者/劉昌崙(聯大法律事務所所長) \n \n曾任高雄地方法院法官、高雄地檢署檢察官、板橋地檢署檢察官,現為聯大法律事務所所長,並擔任國防部後備指揮部法顧問、世界自由民主聯盟中華民國總會監事法律顧問,以及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文山第二分局法律顧問等。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刑訴法修正郵務「送達」  法部:會督促檢察機關遵守

    刑訴法修正郵務「送達」 法部:會督促檢察機關遵守

    立法院今三讀通過刑事訴訟法第57條及第61條條文修正案,修訂刑事訴訟法有關「送達」之規定,法務部表示,將督促全國各檢察機關,就拘提前的傳喚,務必依據刑事訴訟法規定,以維法治及人民權益之保障。 \n \n法務部表示,刑事訴訟法第57條及第61條條文修正案今經立法院三讀通過,修訂刑事訴訟法第57條及第61條有關「送達」之規定,並於刑事訴訟法第61條第3項明定:「拘提前之傳喚,如由郵務機構行送達者,以郵務人員為送達人,且應以掛號行之;其實施辦法由司法院會同行政院定之」之規定。 \n \n法務部表示,該法經總統公布生效後,法務部會督促全國各檢察機關,就拘提前所為之傳喚,務必依刑事訴訟法第61條第3項規定,以維法治及人民權益之保障。

  • 《興櫃股》和昇驚傳跳票,申請重整、提民刑事訴訟

    《興櫃股》和昇驚傳跳票,申請重整、提民刑事訴訟

    連鎖休閒旅宿集團和昇(2720)今晨召開重訊記者會,由總經理蘇陳信說明跳票及擬申請重整事宜。總經理蘇陳信表示,此次是由於平溪河灣度假村業主逕自軋入應退還的保證票據,導致發生存款不足跳票,已向法院申請重整,並將依法向業主提起民刑事訴訟。 \n和昇說明,10月11日董事會決議購買平溪河灣度假村,取得三分之一產權及完整經營權,經與業主協議後以分期支付買賣價金方式進行交易,10月20日完成第一期款項交付,並進行辦理不動產產權過戶登記,同時依合約開立面額7千萬元的保證票據作為履約保證。 \n蘇陳信表示,公司取得產權後及相關資料交給銀行辦理融資,以利於11月30日前支付第二期款項7000萬元。但因銀行鑑價明顯不足及作業時間延宕,導致公司無法在約定期限內,支付第二期款項價金。 \n蘇陳信說明,公司與業主在第二期款項到期日前協調後續作業,過程中業主主動提出解約要求,公司也同意辦理,由於雙方合意解約,此不動產買賣契約的法律效力理當解除,由雙方律師協商後續相關事宜,但業主未經通知便逕自提示兌現保證票據,導致公司存款不足跳票。 \n對於後續因應處置,蘇陳信表示,和昇目前負債比約25%,資產遠大於負債,公司早已規畫將資產售後回租,透過資產活化以增加營運資金。同時,公司下半年併購展圓餐飲後,年營收已達3.31億元,年增率逾2.5倍,考量有重建更生可能、為保全公司資產,董事會已決議依公司法向台北地院申請重整。 \n同時,由於買賣雙方在取得解約合意狀況下,業主已喪失保證票據請求提示兌現的權利,對於目前業主逕自將票據提示兌現,造成和昇及投資人莫大損害,蘇陳信表示,將依法透過律師向業主提出民刑事訴訟,以保護公司及投資人權益。 \n和昇上周五晚間公告,購置平溪河灣度假村因貸款鑑價及申辦進度遞延,已與地主合意解約,但地主竟將原以貸款支應7000萬元價金的保證票據提示兌現,導致公司因存款不足而跳票。目前公司整體負債比僅25%,有重建更生可能,為保全資產而擬向法院申請重整。 \n \n

  • 檢察官對輕罪案件上訴問題多 監察院建請司法院研議提案修法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規定所列罪名,非屬重罪,第一審判決無罪後,檢察官或自訴人得上訴第二審法院之制度尚有違反無罪推定原則、檢察官及自訴人應負實質舉證責任等現代法治國之刑事訴訟基本原則等情乙案,經監委王美玉、仉桂美自動調查,並於今(15)日提案經決議通過。 \n \n一、司法院允宜依據釋字第752號解釋意旨,審慎研議檢討相關訴訟制度,以符憲法第16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之規定: \n(一)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第5項規定被判決有罪者應有聲請上級法院依法覆判的權利。司法院106年7月28日釋字第752號解釋揭明「對被判有罪之被告,至少提供一次上訴救濟機會,為訴訟權核心。」 \n(二)法官、檢察官及公務員懲戒判決影響司法官及公務員之身分、財產權益甚鉅,目前所採一審一級審判制度,並未提供至少一次的上訴救濟機會。 \n(三)選舉訴訟等採二審終結制度,亦有第二審撤銷原審對被告有利判決並自為對被告不利判決,所應賦予被告適當上訴機會之訴訟權保障問題。 \n \n二、司法院允宜參照刑事妥速審判法第8條及第9條限制對無罪判決上訴之立法意旨,審慎研議並考量提案修法限制對無罪判決之上訴制度,以保障被告依據憲法第16條規定受公正、合法、迅速審判之權利: \n(一)我國刑事訴訟法制經司法院於88年7月6日至8日召開全國司法改革會議達成「落實第一審為堅強之事實審」共識後,自91年2月8日修正公布刑事訴訟法,逐漸從職權主義轉型成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刑事訴訟之目的,除發現真實,行使國家刑罰權之外,亦有保障人民免於被反覆追訴至獲判有罪,陷於長期間時而無罪時而有罪判決之焦慮及不安的風險及折磨之目的,此實乃現代法治國刑事訴訟之目的,亦為我國憲法第16條規定保障人民訴訟權之真義。 \n(二)司法院106年7月28日釋字第752號有關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款及第2款所列罪名案件,第二審判決撤銷第一審無罪判決,改判有罪時,得上訴第三審,請求救濟之解釋,本院諮詢學者專家表示,該等第376條輕罪案件之爭議多屬事實認定問題,恐難獲法律審之第三審救濟。對於遭改判有罪之被告而言,實益有限。 \n(三)且現行輕罪案件第一審無罪判決得上訴第二審覆審之規定,亦有違反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1項、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第14條第2項規定無罪推定原則及同法第161條檢察官或自訴人應負實質舉證責任等刑事訴訟基本原則之疑義。 \n(四)實行追訴的檢察官代表國家行使刑罰權,擁有強大的偵查處分權,絕大多數被告相對弱勢許多,現代法治國相關訴訟制度尚不得允許不計代價之追訴程序。

  • 中國遊客在德國行納粹禮 將面臨刑事訴訟

    兩名中國大陸遊客5日因在柏林國會大廈前行納粹禮相互拍照,被德國警方逮捕處罰。德國媒體日前報導稱,目前警方已向德國司法當局移交該案,這兩人將面臨刑事訴訟。 \n \n據大陸《環球時報》報導,這兩名中國遊客在交保獲釋前,在警察局錄下口供,之後已隨所在旅遊團離開柏林。警方目前已向德國司法當局移交該案,由司法部門日後做出判決。柏林警方估計,兩人可能將被處以罰款。對於他們目前是否已離開德國,警方表示「並不知情」。 \n \n報導稱,德國柏林資深律師海德曼表示,德國刑法典86a條等規定,禁止傳播或在公開場合使用違憲組織標誌,包括行納粹禮等。只有涉及藝術、教育和歷史時,才不會被定罪。如果定罪會被罰款或者判處最高3年刑期。他認為,這兩名遊客顯然只是開了一個玩笑,情節較輕,應該只判罰款。 \n \n報導稱,瑞士《每日導報》駐華記者9日發表文章稱,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並不會見到行納粹禮這樣的行為。不過,希特勒在許多中國人眼裡被看作「強人」。在上海的市場裡,他也看到過希特勒紀念品。 \n \n他認為,許多中國人缺乏對納粹歷史的真正瞭解。「癡迷」希特勒也不是中國獨有的現象,「很多亞洲人把希特勒看成英雄」。在印度,曾經有一個希特勒咖啡廳;韓國有一個希特勒酒吧;緬甸還有一支著名的「鐵十字樂隊」,並用鷹皇裝飾;在泰國,還出現過希特勒炸雞……這種現象被稱為「納粹時尚」。 \n \n報導稱,許多德國華人在批評兩名中國遊客的同時,也表示警方執法過嚴。還有華人在「德國熱線」論壇上批評德國媒體熱炒該事件,對不同民族的人採訪「雙重標準」。德國《新德意志報》稱,中國遊客被嚴格處罰,但新納粹在行納粹禮時,員警卻只在一旁看著。許多德國網友也認為,不應該過嚴處罰中國遊客

  • 螢火蟲之墓案 國產署:提民刑事訴訟

    國有財產署署長莊翠雲今天表示,雲林縣古坑鄉樟湖中小學對面的蛇皇洞前國有林地,出租卻遭到砍伐案,全案除了移送地檢署偵辦外,民事部分也會提出請求損害賠償、回復原狀。 \n 媒體日前報導,雲林縣古坑鄉樟湖中小學對面的蛇皇洞前林地,最近遭人濫砍夷為平地改植苦茶樹苗,校長陳清圳發現後呼籲政府收回承租權,並檢討公有土地承租轉賣政策;縣府接獲通報查扣機械阻止業者,依違反山坡保育條例及竊占罪嫌偵辦。陳清圳說,「生態豐富的山坡成了螢火蟲之墓」。 \n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上午審查法案,民進黨立委江永昌質詢時,問到有關古坑國有林地出租卻遭砍伐案。 \n 莊翠雲指出,原來出租給民眾,這名承租人與另名民眾,違反租約與相關規定,在事發後國產署已經將現場封鎖,並移送地檢署進行刑事偵辦。 \n 她說,民事部分國產署將提出請求損害賠償、回復原狀。她表示,原本承租人是申請種竹子,國產署沒有同意把原生林砍掉,只同意在樹跟樹中間種竹子,全案承租7000多平方公尺、超用4000多平方公尺。 \n 江永昌認為,全案是由陳清圳發現,顯示國產署管理有漏洞。 \n 莊翠雲指出,未來管理會運用科技,透過內政部衛星監測系統、礦物局通報系統等,以科技看土地異動,並加強人力巡管,但目前人力不足,如果有志工團隊或當地村里長願意巡管,也可以建立相關機制。 \n 江永昌質疑,得到圖表會有時間差,國產署怎麼克服?莊翠雲說,本來半年1次提供圖表,變成每個月提供1次圖表。 \n 江永昌說,每個月還是來不及,10天樹就砍完了,不接受這個答案,希望國產署再研究。1050421 \n

  • 社論-處理醫療糾紛 宜以仲裁取代刑訴

     馬總統日前與醫事團體座談,針對目前醫病關係所引起的醫療環境變化,以及某些令人憂心的現象,謀思改善之道,裁示應由法務部、衛生署及相關單位共同研究設立醫療糾紛的仲裁機制,讓遇有醫療糾紛的民眾能有適當的途徑解決,以有效減少醫療訴訟。 \n 現階段因醫療訴訟頻仍,導致醫病關係緊張。醫療糾紛主要訴訟型態,是刑事訴訟而不單只是民事賠償。動輒以刑罰介入醫病關係,使得醫院與醫師產生「防禦性醫療」對策,對於醫師不擅長處理的緊急狀況,寧可轉診也不冒險急救,以避免刑責加身或是訴訟纏身,而某些高風險的科別,例如內科、外科、婦科、兒科及急診科等,也已成為醫師選科的忌諱,其結果則是這些科別的醫師人才嚴重失衡,醫界普遍稱為「五大皆空」、「寧救醜不救命」的現象。前一陣子醫界呼籲醫療過失行為除罪化,也是同一種現象的產物。 \n 將醫療行為劃在刑法業務過失罪處罰範圍之外,是個引起正反不同看法爭議頗大的題目。但是,在醫療過失行為除罪化之前,研究如何解決一概使用刑事訴訟解決醫療糾紛所產生的嚴重效應,不利病人獲得正常的治療問題,則十分重要。馬總統指出醫療行為是「三分鐘決生死」的高危險行業,甚是正確;因此應該將刑事處罰與民事賠償的機制為適度的區別,才是適當解決醫療糾紛的方法。 \n 目前普遍的社會現象是,主張醫療疏失的民眾,習慣提出刑事訴訟,由檢察官處理,民事賠償則循刑事附帶民事訴訟途徑解決,許多檢察官在處理醫療疏失案件中,也將民事賠償的和解納入刑事追訴的考量,加劇「以刑逼民」風氣。 \n 即使不談醫療糾紛處理,「以刑逼民」風氣,絕不值得鼓勵,國家設立刑事訴訟的目的,從來都不該是為讓主張受害的民眾獲致民事賠償,否則根本不需要將民刑訴訟分為不同的訴訟管道,只是檢察體系似乎不乏以民事賠償為己任的檢察官,遂使得各種醫療糾紛都自動一案成為兩案,在提起民事求償訴訟之前,先提刑事訴訟,不但增加了額外的司法負擔,而且形成了醫病關係緊張,並帶來了一連串的負面效應。 \n 現在為了解決這個社會問題而提出醫療仲裁制度的想法,是個頗有創見提議。一方面,建立醫療仲裁途徑,並不是將醫療過失除罪化,不必陷入除罪化所引起的爭辯。另一方面,醫療仲裁制度確實可減少「以刑逼民」惡劣風氣。因為醫療仲裁的基礎,必定是建立在醫療仲裁契約之上的。一旦簽署了醫療仲裁契約,就不再以民事訴訟處理賠償問題,也就不再適用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管道。其實在醫療糾紛的處理之中,受害一方的請求主要是民事賠償,而刑事訴訟並不是尋求民事賠償的適當機制。一旦以醫療仲裁作為替代民事訴訟的途徑,將會使得「以刑逼民」的誘因大幅消失。以刑事訴訟追訴真正應該負擔刑事責任的嚴重醫療失誤行為,而不是一概將醫療糾紛引進刑事,可以使得刑事司法回歸正常,既不浪費司法資源,也不扭曲醫病關係。 \n 相較於民事訴訟,醫療仲裁也有其優點存在。民事賠償訴訟,審級甚多,三年五年不能結束,乃是常事,不利求償者,也對於被告的醫生形成莫大的心理負擔,仲裁一審終結,有迅速解決糾紛的優點。醫療訴訟經常涉及專業醫事知識,多數的法官並不具備相關的學識,審判程序往往須要藉重專家鑑定,隔靴搔癢,容易發生錯誤。仲裁則可由當事人選任具備醫療專業知識的仲裁人進行仲裁,專業度可較訴訟為高,確實可以成為一個替代訴訟的選擇。 \n 不過,要建立醫療仲裁的體制環境,政府部門尚有一些當為之事。通過特別立法以成就其事固屬可欲,但在完成繁冗的立法程序之前,先依現行仲裁法辦理也屬可行。此中須要衛生署開放醫療同意書納入仲裁條款,也須要法務部針對仲裁費用的繳付規定,為一些調整,由雙方當事人於仲裁前各納其半,而非如訴訟費用之原告預納全數,就值得斟酌。總之,盡速規劃,解救醫病關係於倒懸,事不宜遲了!

  • 陸委會:簽投保協議 月底前恐無基礎

     陸委會副主委劉德勳昨指出,針對投保協議,兩岸已有基本共識,只剩一小部分內容和文字仍需後續處理,一旦最後這部分完成,即會盡快安排兩會商談。劉德勳同時稱,鑒於這一小部分不易在10天內完成,可能在6月底前,沒有「簽署的基礎」,意即第8次江陳會將確定延至7月以後。 \n 被媒體問到是否因投保協議卡住才會臨時在這兩天出現變化?劉德勳說,社會各界對投保高度關注,且都有很強的正面要求,事實上,早在第7次江陳會時,雙方對投保協議的結構即有共識,目前兩岸就剩一部份內容和文字需要處理。他強調,「把這些部分確定下來,未來簽署後,真正執行時也可明確化」。 \n 關於日前副總統吳敦義提及,有關刑事訴訟法與行政拘留的問題,劉德勳回應指出,雙方在談各種協議時,一定會關注到彼此各自法令的適用與修正,而行政拘留部分,因涉及的概念非常廣泛,這部分非主要考量,重點還是會擺在人身自由、刑事訴訟上面。他說,「行政拘留問題不大,刑事訴訟才是我方的重心」。 \n 劉德勳並強調,簽署投保協議,一來要考慮到未來能落實情況,二來也要考量將來執行時是否有足夠配套,三則要思考如何與已經簽署的協議進行連結;以投保協議為例,就需要與《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進行結合,因此把所有配套都先建構好,使協議能順利落實相當重要。 \n 不過,如果投保協議無法在短期內達成最後共識,是否可能先簽署海關合作協議?對此,劉德勳表示,目前沒有切割的想法,且投保協議部分,兩岸已有基本共識,只是對部分文字及內容還需處理,因此也不會發生無限期延長召開第8次江陳會的問題,他說,「只要完備最後這部分,我們就會盡快召開」。 \n 另外,針對大陸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昨表示,兩岸投保協議和海關合作協議,已基本達成一致,且「當下也要考慮台灣的當務之急是抗災、救災這樣一些因素」;劉德勳則回應,國台辦也相當了解台灣近來氣候情況,她做這樣的說明「我們理解」。

  • 社論-檢察官六四運動 是對人權的褻瀆

     檢察官吳巡龍發起「檢察官六四運動」,獨自前往最高法院靜坐,反對最高法院今年年初做成的決議。最高法院在該項決議中,依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負舉證責任之原則,確定法院依職權調查證據只是例外時為之,而法院依職權調查證據的前提是對被告之權益有重大關係事項,因為最高法院認為,注重當事人對等就是刑事訴訟維護公平正義的要旨。許多檢察官則認為這是法院的天平朝向被告傾斜,才有這項司法史上僅見的靜坐。最高法院隨即發表聲明表示遺憾,因為檢察官不能期待舉證不足時,法院應為檢察官補位。 \n 看到檢方靜坐,感覺實在有夠諷刺!選擇在六四這天提出抗議,竟是站在刑事訴訟基本人權的對面,不但時空錯置,顯得突兀,也揭露了許多檢察官的價值認知與人權意識為敵的程度!北京「六四」所抗議的是政府侵犯人權,現在台灣的「六四」竟然是檢察官指責法官過度保障人權,豈不是個「六四」笑話?其實台灣從來也只有保障人權不足的顧慮,哪有保障人權過度可言?現在最高法院只是強調刑事訴訟當事人對等,法院應該改變過去朝向檢方傾斜的錯誤,就遭檢方嗆聲,可見檢方人權意識的薄弱。 \n 說的更透徹些,最高法院的決議其實是在澄清過去對於刑事訴訟法價值體系的誤解。以前,刑事訴訟從不將注重被告權益看成是公平正義的要素。被告權益一旦被看成是單純的利益,被告權益勢將與公平正義對立起來;檢察官自認是公平正義的化身,將被告先天上賦予應受負面道德評價的色彩,法院考慮被告權益,則是對於公平正義的否定。最高法院的決議則是指明公平正義絕不能缺乏被告權益的考量,不能將被告權益與公平正義對立兩分;刑事訴訟之中,公平正義與注重被告權益原是同義語;不顧被告權益,即不可能獲致公平正義。 \n 最高法院肩負刑事訴訟的終局審判,也有正確詮釋刑事訴訟法的責任;此次決議,就是履行責任的表現。提出抗議的檢察官對於刑事訴訟法的認識,顯然具有嚴重的盲點與錯誤。 \n 檢察官靜坐的過程,還有可與集會遊行法對照觀察的場景。靜坐的檢察官表明是在行使言論自由;的確,不論是否認同他的言論內容,都應該肯定他公開提出主張的基本人權。然則聞風前來抗議司法不公的民眾,卻被警方阻擋,拖離現場。而有近百位檢察官到場排隊送花致意,則一概聲稱既未集會,也未遊行。檢察官企圖遊走於集會遊行法的規範邊緣,顯示了什麼?過去檢察官從來都是站在過度嚴厲執行集遊法的立場,以刑事追訴有意行使言論集會遊行自由的民眾。這次吳巡龍檢察官易地而處,親身體會一下受到現行集遊法限制言論表達與集會遊行可達何種程度,似乎立即學會了遊走邊緣的技術方法。如果按照過去的執法標準,此項舉動要受到「脫法行為」的批評,也不令人意外。但是我們毋寧以為此亦不失為檢警機關乃至於政府重新檢討集遊法立法政策的契機。而警方在面對檢察官靜坐與自發參與的民眾時,呈現出兩套執法標準,也足可使人體會限制過度的集遊法其實提供了執法者所不該擁有的寬嚴極其不一的執法空間。吳巡龍檢察官並未嘗到被警方駕離現場的滋味,否則或許就更可反省檢警執法偏差所形成的人權威脅。吳檢察官身為執法人員尚且自認並無申訴管道,抗議惟有出自靜坐一途,手無寸鐵而欲抗議司法不公的平民百姓則連有樣學樣也不可以,集遊法還不該付諸修改嗎? \n 巧的是,行政院不久前通過了集會遊行法的修正草案,主要內容是將許可制改為報備制。此一修法方向,是多年來各界強烈批評集遊法過度限制言論集會遊行自由的結果。但是這次集遊法修正草案仍未解決一個重要的題目,在吳檢察官靜坐事件中,也已暴露出應該報備或得到許可的問題。檢察官排隊向靜坐者致意,說是並不構成集會,也不構成遊行,依現有定義那是欺人之談。連檢察官們都想規避的集會定義,用脫法的方式加以規避,不是辦法,正面修改才是正辦。檢察官有了一次受到集遊法過度限制言論自由的寶貴經驗,鼓吹修改集會的定義,盍興乎來!

  • 刑訴法修改退步?陸法學家否認

     大陸刑事訴訟法昨天在人大會議中通過修正草案,但引起不同聲音。針對外界有批評說修法倒退,中國政法大學訴訟法學研究院名譽院長、教授樊崇義,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吳丹紅都不認同此一說法。 \n 樊崇義指出,這次修法進步集中表現在以下四點:一是把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刑事訴訟法;二是偵查階段引入律師辯護,使得律師能夠介入刑事訴訟的整個過程;三是證據制度的變化、偵查程式的變化,把現代科學技術、祕密偵查、技術偵查引進到刑事訴訟法中,這是刑事訴訟證據制度現代化的一個標誌;最後是解決了不得強迫自證其罪、嚴禁刑訊逼供的科學機制。 \n 吳丹紅在微博上表示,美國亦有法律規定,在不必出示與恐怖活動有關證據的情況下,允許其將非美國公民和移民無限期拘留。他還認為,73條之前的舊法,什麼罪都可以不通知,那才有問題,但實施了30年也沒人說三道四。如今修法要廢除它,規定拘捕都得通知了,反而有人忽悠說是祕密拘捕了。 \n 不過,同是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的仝宗錦不同意這種說法。他認為73條創造了一種不同於家庭監視居住且公安機關可獨自決定的新型強制措施,在家監視居住僅是限制自由,但指定地點則近乎剝奪自由,因此74條才對此折抵刑期。

  • 社論-「司法為民」理想 要以實踐落實

     司法院在報上刊登廣告,用四個C自我期許能夠實踐「司法為民」。這四C政策指的是乾淨(clean)、透明(crystal)、便民禮民(considerate)與效能(competitive),目的則是「清明的法官、親民的司法」。這話看起來無人會加以反對,但要做到卻不容易。我們不妨就以最近新聞版面上司法新聞為例,看看司法改革的工作還有那些尚不到位。 \n 二次金改案二審逆轉,重判扁珍十八年、十一年有期徒刑,追繳沒收五億元犯罪所得。高院指責「總統官邸宛如金融交易中心」,採取總統享有職權實質影響力的觀點,認定扁珍利用職權介入金控合併收賄五億元,廢棄了一審認為金融合併並非憲法列舉總統職務故而無罪的判決。這次判決雖然與一般社會通念較相吻合,上訴審改判本也是正常現象,但是由於一、二審判決的落差過大,司法很難免於外界「可預測性過低」的批評。其實一、二審判決之間的反覆猶有可說,我國法院在二、三審之間周折翻轉,在最高法院各庭之間也經常見解大異,就是嚴重的問題了。這自不是「清明的司法」所應有的境界,也完全不足以言司法效能。司法院不能介入審判,左右法官審判見解,但絕非不能從制度上設法著手,為徹底之改善。 \n 另一引人注目案件,則是檢方最近針對五年前台中林女命案之疑兇,於此之前,已有一位柯姓男子被指為兇手起訴,四度被判處無期徒刑,直到更三審時合議庭認定證人指認過程充滿瑕疵,現場血掌紋與物證上之掌紋也與柯男不符,才認定柯男無罪。這個被認為江國慶案翻版的案件,顯示出司法偵查與審判刑事案件的草率,比起純粹只是法律見解的南轅北轍,問題更嚴重。從指認到科學採證的程序,都不符合正當程度的要求,卻可以一再判決重刑,從檢到審,辦案品質確實令人堪憂,自然談不上清明。 \n 像這樣的裁判品質,有任何改善的措施嗎?最近監察院審查通過出身法界的監委高鳳仙與陳健民所共同提出之調查報告,指出宜蘭地院法官與書記官審理某件妨害性自主案件,發生遲延撤銷通緝、誤送附民卷宗及遲延發醫卷宗等嚴重疏失,均僅遭司法院人審會「令飭注意」從輕發落,監察院認定司法院須要確實檢討改進人事審議制度。此一例證顯示司法品質的低落,可能正是來自於司法系統內部長期以來護短縱容的文化所造成的。 \n 護短的文化在法務部似乎更為嚴重。監察院曾就檢察機關延緩簽收判決書,變相延長法定的上訴不變期間,形成刑事被告必須於十日內上訴,而檢察官卻可任意決定何時簽收判決,實質上自行決定遠較十天為長的上訴時間,形成刑事訴訟極度的不公平,監察委員李復甸質詢法務部長曾勇夫法務部如何改善,曾部長竟然答稱將要推動修正刑事訴訟法送達規定,延長上訴期間,才能徹底解決。這不但是公然護短的說詞,簡直是有明知屬下違法失職而刻意包庇之嫌了。此種現象長期存在而無法遏止,法務部當然難辭其咎,也足見刑事訴訟法要求實施刑事訴訟之公務員應對被告有利部分注意,根本形容具文。法院法官明知檢方長期有此惡習,竟然不能普遍勇於駁回實質上遲誤上訴期限的檢方上訴,也足見司法偏頗而不知公平正義為何物的程度。 \n 這些在短短一周內出現的司法新聞,不能不引起懷疑,司法實際表現,究竟距離司法院所揭示的四C司法政策有多遠?所謂「清明」、「親民」、「透明」、「便民禮民」、「效能」等等項目,恐怕沒有一項可稱接近及格的,司法院除了研究通過了速審法,正在準備引進人民觀審制度之外,還有什麼具體作為達成四C政策?我們很高興看到司法院願意花費公帑,刊登廣告與社會溝通,更想要聽到,司法院有什麼具體的計畫,讓國人相信四C政策不只是嘴上說的好聽而已?

  • 醫療刑法 醫病雙輸

     昨日真理大學財經法律系吳景欽教授於貴報投書,認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不管你是總統也好、升斗小民也罷,只要犯罪,都必須受到刑法的處罰,則醫療人員何德何能,而可免除於刑法的誡命規範之外?其實,吳教授對台灣醫界卑微的要求有所誤解。 \n 世界各國針對醫療過失之處理模式有三種:第一種模式是,醫療糾紛幾乎都是以民事損害賠償的方式解決,儘管立法保留了刑事追究的可能性,但是,真正進入刑事訴訟程式的案件微乎其微。這種模式以美國為代表。在美國,一九八一年至二○○○年,大約有二十四案件進入了下級法院的審判程序,醫師被起訴的機率為每年每百萬人口○.○○四件。美國有史以來,僅五位醫師被判有罪。 \n 第二種模式是,醫療糾紛主要通過民事途徑解決,但是,亦會有小部分案件進入刑事訴訟程式。以英國與日本為代表。近年來,日本平均每年十五位醫師被刑事起訴(○.一二位醫師/百萬人口/年),其中刑案占所有日本醫療訴訟案件百分之一點六。 \n 第三種模式是,大量醫療事故案件進入刑事訴訟程式,刑事訴訟氾濫是醫療事故案件的基本特徵。這種模式以臺灣為典型。刑事訴訟只是達致獲取賠償目的的手段。根據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楊秀儀教授之實證研究,民國八十九年一月一日起至九十七年六月三十日止共有三一二名醫師被地方法院刑事庭起訴(三六.七位醫師/年、一.六位醫師/百萬人口/年),其中內外婦兒四大科與急診科占八十六.二%,八十名醫師被判有罪(二五.六%),也就是說,每二三.二天,有一位醫師被判刑。故而,台灣醫界號稱「天下第一大黑幫」並不為過。 \n 台灣可能是全世界醫師犯罪率最高的國家,這絕對是可以讓人引以為傲的「台灣第一」!被告的醫師大多來自內外婦兒四大科與重症科。風險越大的科別之醫師,越易被告。目前,醫學系的優秀畢業生多不選擇「勞心勞力」、又「容易被告」的四大科了。甚至連優秀高中畢業生都不選擇「犯罪率最高」的醫學系!在可見的將來,兒童腸病毒的看診醫師,「台灣之子」的接生醫師、急重症病人的救命醫師都將嚴重缺乏。 \n 從上述國內外實證研究可知,日本與美國的司法界極少對醫療過失追訴刑事責任。難道日本與美國的病人特別低賤不敢告醫師?或許日本與美國的醫師特別尊貴而可免除於刑法的誡命規範之外?亦或日本與美國的律師、檢察官與法官能力太差而找不到醫師犯罪的證據?其實,根本原因在於極為重視病人權益的日本與美國將醫療過失之刑事構成要件界定在「客觀上注意義務的偏離必須達到明顯重大的程度」。若未達此標準,則不追訴刑事責任。 \n 從而,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邀集國內刑法學者討論,得到共識,認為台灣應仿傚日本、美國與德國的司法界,修正醫療過失刑事責任的認定標準,進而推動增修《醫療法》第八十二條第三項:「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病人死傷者,以故意或嚴重違反注意義務及偏離醫療常規為限,負刑事責任。」 \n 臺灣醫師一向「溫馴」,極少可能如二○○六年德國醫師般集體罷工。但因醫療糾紛而經常性的提起刑事訴訟乃台灣所特有,可能造成耗費極高的「防衛性醫療」,對醫療環境極為不利。也就是說,醫療刑事訴訟會造成醫病雙輸,應為智者所不採。希望我國能截取法學先進國家之制度,修正落後的醫療刑法制度,則臺灣人民幸甚! \n (作者為長庚大學醫學系外科臨床教授)

  • 醫療行為除罪化 救救醫生

     醫師與法官都擔負人民生死之重責,但醫師與法官兩者在法律上所受到的保護卻迥然不同,有如天壤之別。以最近江國慶、台中江姓女作業員命案,法官都有誤判之狀況,但卻沒有任何民事、刑事責任,也不用賠償,而是由國家賠償法代賠;反觀,若是醫生誤判,致人於死,那馬上被扣上過失殺人的大帽子,準備大筆賠償金。 \n 同樣是為民服務,同樣掌管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為何有如此不同待遇,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問題出在我國醫療糾紛案件百分之八十以刑事訴訟提出,企圖「以刑逼民」威脅醫師,這在世界各國是絕無僅有的,先進國家歐洲、美國、日本多以民事訴訟處理醫療糾紛案件,幾乎沒有醫療刑案,除非是醫療人員或醫療院所具有犯罪的蓄意。法官不負任何民事、刑事責任,是國際慣例,廢除死刑也是趨勢,但為何醫療行為除罪化這個世界潮流,法務部還大力反對?難道醫療糾紛採用刑事訴訟就會使台灣病人比美國、日本病人尊貴得到更好的保護嗎? \n 醫療行為本來就充滿不確定性,侵入性檢查、治療本身都具風險,病患當然無辜,但絕非醫師故意,這種狀況應比照藥害救濟賠償病患。同時比照歐美先進國家,醫療糾紛除罪化以民事賠償為主,動輒對醫師刑法伺候,只會讓醫師、病人雙輸。

  • 私地畫為公園遲不徵收 地主抗議

    私地畫為公園遲不徵收 地主抗議

     「政府鴨霸,欺佔民地!」高市前里長王秋茂在鳳山百餘坪私人土地,十幾年前被市公所畫為公園後一直未徵收;他多次陳情未果,提出刑事訴訟也沒用,五日帶人到公園以鐵絲網圈地,將公園一分為二,要求年底新高雄市府還他公道。 \n 鳳山市公所指出,轄區內十公尺以上需要徵收道路,總經費已超過兩百億元,公所財政根本無法負荷,才會暫時擱置王秋茂徵地案;市公所表示,對王主張地權行動予以尊重,但圈地對市民造成不便,將持續溝通。 \n 引發爭議的公二公園位於鳳山、大寮交界處,緊鄰大智陸橋;民國八十八年市公所開闢公園,卻留下早期台鐵五分車鐵軌兩旁的狹長土地沒徵收,兩塊地總面積約一四四坪,分屬三位地主,王秋茂佔有的部分最大。 \n 王秋茂昨天上午帶人前往公園,以鐵絲網圈地,公園頓時被分成兩半,剩下兩邊人行道路供行走;他說,十幾年來不斷陳情要求徵收土地,連刑事訴訟也試過,卻一直沒有下文,最後只好出此下策。 \n 「市公所連還沒開發土地都徵收,就是不編預算徵收我這塊公園地!」他表示,十幾年前土地公告地價每平方公尺三萬四千元,現在只剩下兩萬八千元,光是地價就損失四、五百萬,更不用算期間的利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