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刑前治療的搜尋結果,共06

  • 莫忘來時路/6月23日-性侵犯治療落空

    莫忘來時路/6月23日-性侵犯治療落空

     2011年6月23日,最高法院撤銷林姓男子入監執行強制治療的命令,並在裁定書中給法務部上了一課,最高法院不再為法務部違法將性侵犯送監獄強制治療的措施背書,要求強制治療應在醫院,直指法務部行政命令,不但是便宜之計,更欠缺專業及不合時宜,也有違法理情。 \n 性侵犯如何矯正、治療,以杜絕再犯,一直是大眾關注的議題,甚至打算以化學去勢,減少性侵犯再犯威脅。 \n 為治療性侵犯,1999年3月,刑法增訂第91條之1,實施刑前強制治療,立法院附帶決議要求衛生署培植專業人員,並與司法院及法務部會商指定合格鑑定及治療機構,收容處所未限定醫院,法務部於是責由較有經驗的台北、台中、高雄等監獄,設置專區,並聘請醫療人員入監治療。 \n 然而,矯正機關非專業出身,治療易流於形式,性侵犯出獄後再犯,社會要求修法,2006年7月1日,立法院再修正將刑前改為刑後,同樣地,法務部向許多公立醫院詢問都遭拒,法律形同具文。 \n 其中,法務部與國軍台中總醫院洽談設置治療處所,結果民意反對抗爭,法務部決定改為自行籌建,並先指定中監附設培德醫院收容這些性侵犯,委託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進行身心治療。 \n 為擔心居民反彈,治療處所設在何處?法務部祕而不宣,結果當法務部打算在台中監獄培德醫院外另興建一座「性侵犯治療所」的消息曝光,地方撲天蓋地反彈,台中市府怒嗆中央偷天換日,最後決定將該地變更為「矯正教育館」,性侵犯治療所胎死腹中。 \n 行政效率牛步化,加上衛福部的消極不配合,性侵犯再犯的陰影迄今始終籠照整個社會,日前2名性侵假釋犯脫離電子腳鐐監控,讓社會頓時陷入恐慌,當年最高法院的登高一呼,如今看來仍不敵現實,民眾只能提高警覺,自求多福。

  • 社論-性侵犯強制就醫治療 法務部應照辦

     最高法院針對性侵犯出獄後再犯的問題,日前做出重要裁判,撤銷性侵犯入監強制治療的命令,對法務部提出指示性見解,要求強制治療應於醫院實施;並認為應依犯罪類型和行為程度,設計適當的治療方法,以建立性侵犯的自我內控能力。 \n 最高法院說明性侵犯的治療,應整合法律、精神醫學及犯罪心理學專業人員,包括精神醫師與心理師,組成醫療小組,配合應有的軟硬體治療設施為之,不能用兼差醫師充任。最高法院合議庭指出,強制治療的場所,以醫院最為適當,用社區強制治療替代獄中治療的方式處理,不能長期不加設置治療醫院,僅採不夠專業也設備不足的監獄治療為權宜之計,必須有所改變。行政院以降的法務部、衛生署多年缺乏積極作為,最高法院決定不再緘默不理。 \n 用法律的語言說,民國九十年修正刑法,配合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的規定,立法政策上已經確定,如強制性交罪犯的強制治療方式,以刑後治療較具成效,最佳的矯正時點係出獄前一年至二年期間,不應為無效之刑前強制治療。這是最高法院不願再為法務部違法將性侵犯送監獄強制治療背書的法律依據。 \n 法務部之回應,則是最高法院的見解理想崇高,但執行上具有困難,問題不在法務部不願覓醫院治療,而是無醫療院所願意接辦,才會暫留在監所治療。目前法務部係在台中監獄附近規畫籌建性侵犯刑後治療處所,預計二年後啟用。 \n 我們要為最高法院的裁判見解拍手喝采,法務部的說詞,則恰恰凸顯了執法不夠認真,便宜行事的官僚態度,應該受到執法怠惰的批評。 \n 性侵犯強制治療應以醫院而且是公立醫院為最適當的處所。因為性質上,強制治療是一種保安處分,屬於矯治性的措施,而與監獄之為施以刑罰的處所,格格不入。法務部身為刑事政策的執行機關,對此中的區別,應該再清楚不過。刑法的修正,法務部是主要的主管部會,民國九十四年之前向立法院提案,法務部不能諉為不知,民國九十四年立法院修法通過,就應該積極依法執行新的強制治療政策。現在時隔六年之後,要由最高法院以裁判指出法務部嚴重怠忽之處,法務部還要以公立醫院不肯配合做為推諉詞令,真是一件令人臉紅的事。 \n 性侵犯的強制治療,是交由醫療專業處理的專門事務,一般公立醫院不願處理,當然有其原因,但此必非法務部今天才知道,更不是多年之後還可以拿來搪塞的理由。強制治療並不適合由監獄實施,是法務部同意的基本道理,也不適合由私人醫療院所辦理,更是顯而易見的道理,公立醫院不願辦理,法務部怎能兩手一攤,再回到監獄應付了事。監獄強制治療不生實際效益,「治療」完畢後,進入社會再犯,性侵犯固然難逃責任,以法務部主事者怠惰執法的態度程度言之,難道不該就性侵犯再犯的受害人所受的侵害,負起道義責任甚或是法律賠償責任?法務部所怠為之事,是早該籌辦專門的性侵犯刑後治療處所,而不是明知監獄的「治療」無效,卻遲至修法六年之後,還說規畫籌建的專門治療處所尚要二年之後才能派上用場。 \n 最高法院說是忍無可忍,我們深有同感。其實審判部門對於行政部門一向都是過分客氣,明明是怠於執法,也出於尊重的態度給予包容,法務部養成得過且過的積習,明知監所的問題叢生也好官自為。 \n 我們呼籲最高法院以降的各級法院,對於包括法務部在內的行政機關,有法不依或是怠於執法的種種情事,以後不必到了忍無可忍才行使司法審查,應該給予反對而必要的糾正,才是正理。就像是這次的最高法院裁定,給法務部上了寶貴的一課,同時保障了性侵被害人與性侵犯的合法權益,其實是多多益善!

  • 全台收治257人 監獄教化科負責

     最高法院駁回檢察官對性侵犯刑前治療抗告案,因法律修正,以後不會再有刑前治療措施,矯正署認為最高法院擔憂刑前治療如同「延長刑期」的疑慮,以後應該不會再發生。 \n 依據矯正署統計,目前在各監所刑前治療的性侵犯有二百四十人,另服完刑後接受刑後治療者,則有十七人。 \n 性侵犯的強制治療,是由監獄教化科統籌負責,以北監為例,目前指定一至二名教誨師或臨床心理師、社會工作員、輔導員為承辦人。其中,刑前治療之收容人統一安排至專門的輔教工場,生活作息與管教方式與其他收容人一致,但是在收容空間上,治療者與普通受刑人有所區隔,現有二百四十人。 \n 至於性侵犯刑後治療方面,法務部暫時選在台中監獄附設培德醫院,挪用部分區域規畫十五個床位作為治療處所。但因從嚴審查,導致需要強制刑後治療的性侵犯人數暴增,現在已經收容十七人。 \n 對於刑後強制治療,目前是商請中國醫藥大學提供專業的精神、心理醫療團隊在培德醫院協助治療,並定期找外面的心理專家,針對個案進行評估,每年至少評估一次。 \n 若性侵犯經評估仍有再犯之虞,將不准離開治療處所,如果認為沒有再犯罪可能,將向檢察官建議停止刑後治療,檢察官同意,再向法院聲請停止治療的保安處分,此時,性侵犯才能獲准離開治療處所。

  • 性侵犯出獄前入監評估 提前一個月

     檢、監、衛、教、社福等單位一日會商,針對九十五年修法前的性侵加害人刑後處遇無縫接軌共識,雲林縣府將提前一個月進入監所,對即將刑滿性侵犯進行評估,未能通過鑑定者,出獄當天就得接受身心治療和輔導教育。 \n 葉小妹的犧牲,喚起社會對《刑法》內針對性侵累犯刑後保安處分不溯及既往(九十五年修訂)的質疑,殺害葉小妹的林國政就是法令漏洞的加害者。 \n 在修法前,雲林地檢署邀集監所、警、縣府衛生、教育、社會與性侵防治中心等,共商防堵對策。 \n 主任檢察官蔣得龍表示,目前雲林縣尚有一百四十多名服刑中的性侵犯,其中數十人犯行在九十五年七月刑後保安處分修訂前,所以即便在監評估被列為高危險群,刑滿出獄依舊不能溯及既往,處以強制治療,行蹤和行為很難有效監控。 \n 主任檢察官何嘉仁建議縣政將刑後處遇輔導評估,在加害人出獄前一個月就進監所提前作業,如此監獄和縣府才能無縫銜接。若有有再犯之虞者,一出獄馬上進行心理輔導,並由警方訪查監控。該建議獲得各單位認同。

  • 性侵犯刑後治療 經費、人員嚴重不足

     雲林女學生遭性侵慣犯殺害,各界要求落實刑後治療,但監委高鳳仙表示,由於過去並未重視,國內刑後治療無論經費或專業人員皆嚴重不足;九十四年修正刑法,得以對性侵犯進行刑後治療後,近六年時間,法務部卻連治療專區都沒有。高鳳仙認為,相關單位必須從經費、培育專業人士各方面進行通盤檢討,否則即便強制要求性侵犯接受刑後治療,效果恐怕也相當有限。 \n 目前台灣對於性侵犯的心理治療分為「獄中治療」、「刑後治療」,以及「社區治療」三項,其中前兩項由法務部執行,專為假釋、緩刑犯辦理的社區治療則由內政部家暴及性侵防治委員會負責。 \n 高鳳仙表示,所謂刑後治療,是指性侵犯服刑期滿後,檢方如果認為他仍有再犯疑慮,即可向法官提出刑後治療申請,如經批准,性侵犯就會住進治療專區,接受心理諮商、精神評估、團體諮詢等治療。在治療專區裡,性侵犯的收容環境會比獄中舒適,可自由寫信、通電話,只有人身自由遭限制,在檢方確認沒有再犯之虞前,不得離開機構。 \n 高鳳仙指出,美國等先進國家對於性侵犯及其後續治療的重視程度遠高於台灣,美國更強制規定治療機構,必須專門聘請一定數量以上的合格諮商師與治療師,以協助犯人無害的重返社會為目標,另外還有獨立機構每年評鑑治療成效。 \n 反觀台灣,目前就連監獄中的治療情況,都因專業社工及諮商人員不足,而成效不彰;專區更只能從軍醫院以鐘點費外聘臨時人員,難以提供整體性治療。而法務部原本規畫的專區,是在專治精神疾病的國軍北投醫院,但由於當地居民不願與性侵犯為鄰,強烈抗爭,法務部只好在培德醫院內劃出容納五十床的區域,暫時收容刑後治療性侵犯。 \n 即便治療成效有限,高鳳仙認為,全面實施刑後治療,至少能先讓有再犯之虞的刑滿性侵犯與社會隔絕,不讓憾事一再發生。

  • 馬總統:司法必須貼近庶民感受

     馬英九總統昨天召集法界人士、民間團體召開「研商反性侵法案會議」,兩個多小時會議後,馬英九作出四點裁示:一是加速修訂《刑法》中「違反性自主」相關條文,二是大幅提升法官與檢察官對性侵案件的專業素養,三為落實性侵罪犯刑前或刑後的強制治療處分,四是「預防」性侵犯罪,例如研究村里鄰長扮演通報角色,協助掌握性侵犯罪高風險家庭的狀況,有助性侵犯罪的預防。 \n 馬英九提及,他看到卅萬網友們在臉書(Facebook)上的連署;總統府也收到四千兩百多件陳情信、電郵及電話,「我聽到了,也感受到人民對政府推動改革的深切期盼!」 \n 馬英九舉例,如針對性侵兒童者應論以加重強制性交罪,並加重其刑。但在年齡認定上,應以未滿七歲或十二歲為標準,由主管機關研究。對於最高法院公布刑庭統一見解,馬英九也表示尊重,可在修法前解決判決歧異情形。 \n 其次,馬英九指示,要大幅提升法官與檢察官對性侵案件的專業素養。至於法院針對性侵案件現在設專股,將來要不要設專庭,應先考量成效等因素,作進一步研究。第三,對性侵罪犯刑前或刑後的強制治療處分,應予落實;馬英九說,應儘快設立矯治機構外的治療機構,提供出獄受刑人身心治療與輔導教育。 \n 馬英九強調第四點,預防性侵犯罪的工作也很重要,例如研究可否請村里鄰長扮演一個通報角色,協助掌握性侵犯罪高風險家庭的狀況,並協助資訊蒐集與宣導,有助於性侵犯罪的預防。 \n 他表示,司法不能孤立,更不能有知識與權力的傲慢,必須貼近庶民的感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