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判斷錯誤的搜尋結果,共47

  • 汽車產業 安永:應留意貨物稅與奢侈稅

    在環保意識的抬頭下,電動車發展成為一大商機。安永(EY)聯合會計師事務所近日舉辦「汽車相關產業供應鏈」線上研討會指出,汽車產業須留意貨物稅、特種貨物及勞務稅(奢侈稅)課徵。

  • 莫因「政治正確」造成形勢誤判

    莫因「政治正確」造成形勢誤判

     美國白宮國安會主管印太事務官員坎貝爾日前指出,美中「接觸」的時代已經結束,今後主導美國對中戰略的模式將是「競爭」。而北京大學教授王緝思早在今年1月就指出,中美對抗遠遠超過大國權力競爭和意識形態分歧。  王緝思是中國大陸首屈一指的美國問題專家,我過去曾因兩岸智庫交流與他多次接觸。王教授和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密西根大學教授李侃如,先前共同提出的中美「戰略互疑」(Strategic Distrust)一說,至今仍具有重要參考價值。根據《南華早報》報導,王緝思今年5月在一次演講中提到,若與美國的「中國研究」比較,中國的「美國研究」實在太弱了,雙方存在嚴重的「知識差距」(knowledge gap)。  中美關係將是一場長期性的戰略競爭,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大陸學界對「美國研究」進行反思,誠然有其必要。有大陸學者坦言,中國大陸學界不像美國那樣,擁有完全學術自由的討論空間;尤其「海歸派」學者,受當局限制更多,連在當地會見外國人都須經過批准。學者擔心,這些現象都會造成「美國研究」人才枯竭,不利於北京制定政策。  台灣的情況比中國大陸更為嚴重。中美戰略競爭,台灣的處境就似「兩大之間難為小」,理當對眼前這兩名「大漢」,仔細端詳、精心研究。以「美國研究」為例,台美關係如此密切,美國對台灣的影響力可謂無所不在;但難以想像的是,目前國內大學的美國研究所無人問津、招生名額不足,被迫關門大吉者時有所聞。  再以中國大陸研究為例,台灣視中共為安全威脅,但對這個威脅的源頭卻是不求甚解。冷戰時期,台灣一度是世界中共研究的重鎮。我因工作關係,曾接待過當時名不經傳,後來在美國對華政策扮演重要角色的美國學者奧森伯格和白邦瑞等人。他們來台取經的目的,除收集資料外,就是要拜見恩師,當時著名的「匪情專家」郭華倫教授。記得郭老師語帶客家口音,講述那段「兩萬五千里」的親身經歷時,訪賓聽得目瞪口呆,不斷振筆急書。今年是中共建黨一百周年,歷史能夠提供今人許多經驗和教訓。但台灣今天專研「中共黨史」者,除中研院院士陳永發教授外,已後繼乏人了!  學術研究能幫助決策者做出形勢判斷。毛澤東就強調形勢判斷的重要性,所謂戰略和戰術,都是根據形勢判斷所得出來的,而「誤判形勢」常常是因為有了「先入為主」的想法。有「冷戰之父」之稱的喬治.肯楠,當年提到西方面對前蘇聯的威脅時,有人把蘇聯視為八呎高的巨人,西方只能在她的腳下顫慄;有人則空想「暴政必亡」,只要在家「坐享其成」就好。前者是過度悲觀的「投降主義派」,後者則是盲目樂觀的「自大主義派」,兩者皆不可取。  前總統李登輝是學者出身,他在制定大陸政策時,常常喜歡聽取身旁智囊的意見。記得當年面對中共內部「六四事件」和1996年台海危機時,李曾指示智囊進行兵棋推演,研判結果和後來的發展不謀而合。李總統欣喜之餘,曾下令犒賞參與的學者群。  如何客觀看待中共、美國和中美關係,是台灣當前面對的重要課題。我認為,除了應避免肯楠所說的兩種極端錯誤外,更應防止為了「政治正確」,而扭曲了我們實事求是的認知圖像。今天台灣抗疫失策、沒有做好超前部署的工作,問題就出在誤判形勢。政府的決策過程,確有許多值得檢討的地方。  錯誤的政策比貪汙還可怕,而錯誤的政策,常常是因錯誤的判斷而形成的。疫情當前,主政者能不引以為戒乎?(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 美逢中必反 陸專家談斷供稀土反制

    美逢中必反 陸專家談斷供稀土反制

     解放軍核安全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楊承軍撰文指出,美國對中國從古至今充滿誤判,近來更是「逢中必反」,無論誰當總統,都不會想和中國雙贏。  中國在意識形態、經貿往來、網路安全、文化交流都必須與美國鬥爭,方能確保中國發展,必要時中國還應該打出斷供美國稀土這張牌。  楊承軍表示,美國對中國的戰略判斷歷來多有錯誤,從美國最近解密的71份機密史料看,1950年美國判斷中國不會與進入北韓作戰;1964年認為中國不可能成功研製原子彈;1966年認為中國不會支持越南抗美;1978年認為中國不可能成為最大發展中國家;1988年斷言中國GDP不會超過日本而位居世界第二。  楊承軍說,這種錯誤的判斷到今天仍在繼續,近年來,美國幾乎發展到「逢中必反」的境地:認為中國發展的目的就是為了取代美國的國際地位,就是為了在高科技領域與美國一決高下,就是為了在軍事上對抗美國,就是為了爭奪世界霸權。  楊承軍指出,美國除了實行軍事禁運外,更竭力封殺中國高科技產業。製造出「中國威脅論」,就是為遏制中國發展,防止中國取代其國際地位。若美國執意把中國視為敵人,那中國完全可以成為一個合格的對手,儘管中國並不樂意如此。  楊承軍認為,中國應落實《出口管制法》。中國目前供應全球90%以上稀土,而美國也是稀土購買大國,如果對美國斷供,將使美國許多產業無法正常生產,必要時中國可以打這張牌。

  • 民調被批不客觀 民團反批民進黨誤導民眾

    民調被批不客觀 民團反批民進黨誤導民眾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公布民調,5成6民眾認為不必急著在立法院臨時會處理國民法官法,遭民進黨批評無法反映真實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林永頌今晚反批民進黨的民調,不僅加上自己的價值判斷,還進一步曲解陪審制與參審制,「這不只是誘導,而是誤導民眾」。  民進黨團下周擬強渡關山,在立法院臨時會通過國民法官法等多項相關草案,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今天公布委託「台灣民意與政策顧問有限公司」設計的民調,對於蔡政府和民進黨團全力推動的參審制,有高達9成2的人表示不瞭解或沒聽說,5成6民眾認為執政黨不必急著在臨時會處理這項有爭議的法案。 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隨即表示,根據民進黨7月初公布的民調,有7成2民眾支持民眾加入審判,批評民團的民調,「設計上沒辦法實質反映出真實民意」。  還說,民進黨所做的民調,以「國民法官制」所作的判決需要說明理由,且可就事實認定錯誤上訴;「陪審制」的判決結果不需要附理由,且不可以就事實認定錯誤上訴,在經過訪員說明後,有8成民眾支持「國民法官制」。 對此,林永頌表示,民進黨7月公布民調後,台灣民意與政策顧問有限公司首席顧問游盈隆就要求民進黨公開民調題目,但民進黨一直未公開。「對我們的民調是雞蛋裡挑骨頭,對自己卻連雞蛋都不拿出來,還有臉說別人」。 民進黨認為民調在執行時,應具體陳述制度優劣、利弊,才能如實反映民意。林永頌表示,基金會的民調題目,清楚且客觀中立的說明陪審制與參審制的定義,不帶主觀的價值判斷,反觀民進黨的民調,卻是先主觀的作出參審制較好的價值判斷,再透過錯誤的定義來誤導民眾。 他說,民進黨根本搞不清楚陪審制和參審制到底是什麼,民進黨所謂「陪審制」判決結果不需要附理由,且不可以就事實認定錯誤上訴的說法,根本就是錯誤認知。事實上,無論是參審制還是陪審制都可以上訴,陪審制也要說明理由,而且他相信比起判決書,民眾更想要的就是理由。 林永頌批評民進黨的民調設計,不只是在做不當的誘導,簡直就是誤導,這樣的得出的結果根本不客觀,相較之下,司改基金會委託民調專家游盈隆所做的民調,不僅公開題目且內容設計持平客觀,「民進黨先抹黑別人,再來說黑色不好,這樣子對嗎?」

  • 挨批視野狹隘!白宮圍剿佛奇 過失清單一長串

    挨批視野狹隘!白宮圍剿佛奇 過失清單一長串

    就在美國面臨新冠肺炎疫情反撲之際,美國媒體報導,白宮已開始對首席傳染病專家佛奇(Anthony Fauci)發動攻擊,白宮內部流傳一長串清單,上頭羅列佛奇對疫情的各項錯誤判斷及評論,民主黨議員痛批,佛奇是說真話的人,卻遭川普邊緣化,白宮此舉根本是因為川普眼紅佛奇的高人氣,想要摧毀他。 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NIAID)主任佛奇(Anthony Fauci)與總統川普的關係惡化,佛奇飯碗可能不保?綜合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NBC News)報導,白宮已開始針對佛奇展開攻擊,試圖降低他的聲譽。 11日,一名白宮官員透露,好幾名白宮官員正在關注佛奇犯錯的次數,這名官員甚至亮出「一長串清單」,上頭羅列疫情爆發初期,佛奇的評論以及過往相關訪談內容,當中包含佛奇在1月時曾表示「新冠病毒不是重大威脅」、「無症狀感染者不會傳染」,以及3月時,佛奇指出「民眾不需要戴口罩」等語。 CNN形容,白宮對佛奇發動的攻擊,猶如政治人物針對對手展開的「敵情研究」(opposition research)。 另一名資深官員指出,部分白宮人士並不信任川普,他們認為佛奇的言論並不符合川普的最大利益;一名政府官員則指出,儘管對於佛奇提出的防疫措施意見分歧,他們並不懷疑佛奇的動機,相信他只關心公眾健康。 另外據《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報導,美國首席病毒檢測官員、衛生及公共服務部(HHS)助理部長賈諾(Brett Giroir)昨(12)日接受NBC節目「會晤新聞界」(Meet the Press)專訪時明白指出,儘管他個人相當尊敬佛奇,但也認為佛奇「並非百分之百正確」,尤其對於佛奇暫緩解封的建議,直言佛奇對疫情的看法相當狹隘,「只從非常狹隘的公衛角度看事情。」 佛奇多次公開在報章雜誌及電視專訪中反駁川普對疫情的看法。他曾說,和其他國家相比,美國真的不能說自己做得很好,「我們真的沒有」;他更打臉川普在國慶演說中提及「美國99%的感染病例完全無害」的說法,稱不曉得川普哪來的資訊,直言川普的說法和事實完全不符。川普則在上周公開反擊,批評佛奇是個好人,「但犯了很多錯。」 民主黨籍的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謝安達(Adam Schiff)周日痛批白宮對佛奇的圍剿行動相當「差勁」,他稱這種行為非常有「川式作風」,「他(川普)沒辦法接受美國人信賴佛奇卻不信任他的事實,因此要摧毀他(指佛奇)。」 謝安達說,美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一位「說真話」的人,以便讓美國人了解到現在面臨的是什麼樣的疫情、以及如何應對,「這就佛奇一直試圖在做的事,但卻遭到川普干預、邊緣化。」

  • 沒有人是透明的

    沒有人是透明的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出書,大爆川普總統的料,川普要是能早知道,絕不會放一個這樣的人在身邊。北韓領袖金正恩身邊的妹妹金與正,大改外界對她昔日的祕書印象,竟下令轟炸開城的兩韓聯絡辦公室。國民黨江啟臣等立委對監察院人選表達不滿,以主席之尊帶頭占據立法院。國民黨不一樣了?陳菊讓人不放心?對政治人物選民往往看不懂,但對你我身邊的陌生人或熟人,我們就真正看得懂嗎?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全球暢銷書作者葛拉威爾出版了新作《解密陌生人》,暮鼓晨鐘般提醒我們,對陌生人的判斷往往是錯誤而自以為是的,但這卻往往鑄下了大錯。原書出版才半年,看看美國明尼蘇達州發生的黑人佛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壓窒息致死案,造成了全美社會的抗議動盪,以及波頓出書對川普的政治攻擊,真是血淋淋的預言。  美國間諜其實一堆是古巴雙面諜;911恐怖攻擊者其實就在你身邊;英國首相張伯倫是大戰前少數當面與希特勒晤談過的領袖,卻堅定相信他不會發動戰爭;聞名世界的馬多夫龐氏騙局,害慘了全球金融市場。葛拉威爾以一貫社會資料的收集與精彩的故事描述,提出這一連串的識人不明指控,說明了我們對陌生人無法判斷,對自以為熟識的人也藏有許多的不了解。  就像在《引爆趨勢》提出稀有、媒介與環境能造成社會與流行的引爆點,葛拉威爾在《解密陌生人》書中一樣有確切的分析建議,他認為是「預設為真」害了我們,我們不能再這麼自以為是。是「透明性」作祟,其實沒有任何一個人是透明的,我們並不全然了解。是「偶合」的情境因素,無形中深深的影響了我們的行為。這三項正是我們解密陌生人的方法。  你會覺得這個總統或市長怎麼會是我們選出來的人?你老是想不透老闆或同事怎麼會這樣對你?你懷疑過你的競爭對手、朋友、親戚或枕邊人的言行嗎?那就更不用說我們對不得不見的陌生人一無所知了。  人類心理學家最大的謎題是,為什麼我們對察覺別人的謊言如此笨拙?人類數千年來的進化,卻沒有培養出這種能力!我們自以為了解別人,我們也覺得對自己充分了解,導致於我們應該在傾聽時,卻不斷說話,在別人表達他們被誤解或遭到不公平對待時,卻缺乏理解與耐性。這就是今天美國社會、台灣社會,甚至是全球輿論與人心不安的主因。  我們要怪的不該是社群網路與科技的發達,要怪的正是我們對人心的不了解。這書讓我們知道該怎麼面對陌生人、面對親人與面對自己。  (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

  • 確診隔離卻「私會已婚女友」!英防疫專家請辭:做了錯誤判斷

    確診隔離卻「私會已婚女友」!英防疫專家請辭:做了錯誤判斷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目前英國新冠肺炎死亡人數已成了歐洲第一,但近日推動英國政府實施社交距離規定的主要人物、傳染病專家佛格森(Neil Ferguson)自己卻違反了規定,讓「已婚女友」在隔離期間到他家,他也因此辭去職務。 綜合外媒報導,51歲的佛格森是英國冠狀病毒應急科學諮詢小組(SAGE)的傑出成員,他也協助英國政府實施社交距離規定,而他自己在3月18日出現發燒、咳嗽等症狀,經篩檢後確診,並隔離在家。 不過佛格森隔離期間,卻有一名「已婚女性友人」曾到他家中2次,已違反了社交距離及防疫規定。消息傳出後,佛格森發聲明表示,因自己的錯誤判斷,採取了錯誤的行動,決定辭去政府科學顧問一職「針對自己破壞了為抑制疫情而生的社交隔離規範,為此深感遺憾。」據悉,這名女性友人是佛格森的女友。 更多 CTWANT 報導

  • 當中國這個品牌被抹黑時

    當中國這個品牌被抹黑時

     時下國人對批評特別過敏,但凡批評中國不是的就是抹黑,就會被腎上腺激素大量分泌的人懟得喘不過氣起來。在他們眼裡,非懟不能彰其顯愛國熱忱之純粹、鬥爭精神之堅決。但他們往往不理解,但凡可被抹黑的,一定是品牌出了問題,所以表達善意睿智的誠懇,要比逞一時口舌之利的「懟」重要得多,也有效得多。  我兒子小時候很調皮搗蛋,上課不認真聽講,作業偷工減料,還模仿家長給作業的簽名,糊弄老師。儘管,我覺得小孩做這類壞事也挺有童趣和創意,但是為了給老師一個交代,我還是要訴諸棍棒,只有觸及皮肉,才能觸及靈魂。但也有幾次,我誤會了他,打過之後才知道不是他的錯,這時兒子撅著嘴說,你冤枉了我。他期待我的賠禮道歉,平反昭雪。我說,哪有什麼冤枉!因為你的牌子倒掉了,造成我這次的誤判,所以你不僅要為你過去的錯誤付出代價,更要承擔我今天誤判的責任。如果你一貫表現很好,即便你做了壞事,我也不輕易相信。  反過來,你過去有不良紀錄,即便這次沒做壞事,我也寧信其有、不信其無,所以錯誤在你,沒有加倍揍你,已經是很客氣的啦。我兒子只能對我的邏輯無可奈何,旁人可能會以為我是強詞奪理,但實際上我說的是正確的,當事人的歷史錯誤會影響別人對他的現實判斷,如果當事人用懟來回應別人,不僅無助於修復形象,而且印象更差,就像我兒子要反駁我,他的皮肉更要受苦。但反過來,如能表現出足夠的善意,取信於人,則能走出歷史的陰影。後來我兒子懂事了,他修復了自己的品牌,我也沒有理由再扁他了。  上次,我帶學生去倫敦商學院,他們的老師給我們講「品牌建設」,他說,中國商品的品牌不行,主要是平時不注意廣告宣傳,以致國際上對中國品牌了解不多;另一個則是有人在抹黑中國產品,把明明不錯的中國產品說得不好。  對於前者,中國要做好廣告宣傳工作,對於後者則要懟回去。輪到我做點評了,我說,如果中國產品質量很好,誰要想抹黑也不會成功,就好像誰也不會抹黑澳大利亞、紐西蘭的牛奶一樣,但他們會抹黑中國的牛奶,主要原因在於中國確實有過牛奶品質不良的歷史紀錄。儘管中國出口的牛奶不僅不差,甚至與國際名牌有得一拚,但人家仍然信不過我們,這就給抹黑留下了空間。  解決問題的出路不是指責別人的抹黑,而是提高產品的質量,重構人家對中國產品的信心。即便少數人用心不良,指鹿為馬,只要大多數人相信我們,少數的用心不良就會失去市場。甚至即便明知他們的動機不那麼陽光,也不著急懟回去,只要「推赤心於天下,安反側於萬物」,人家信你不信他,他要罔顧事實地抹黑,只會倒掉他自己的牌子,為了繼續做生意,他只能放棄抹黑。我講完了,倫敦商學院的教授走上台來與我擁抱,對我的觀點大加讚賞。  我們這代人在鬥爭哲學中長大,對可能的抹黑有著天然的警惕,而且非常善於把人家懟回去,卻不太理解沒有問題的品牌抹不黑,可以被抹黑的,一定是品牌有問題。所以解決問題的出路不僅是修復現在的品牌,更是要有足夠的耐心,積累良好的品牌紀錄,瓜熟蒂落,屆時有人想抹黑也不可能成功。但如果只是一味得意在「懟回去」當中,而不是修復和積累人家對你的信心,那就懟得越成功,品牌反而就越糟糕。不信,請想一下你對周圍那些做得很差而又振振有詞的人的感覺吧。這個評價個人的規則,也適用於國家。  即便在特定情況下,非得回答人家的不敬,選擇輕鬆幽默的化解,也比義正詞嚴的反駁效果更好。有位我非常尊敬的領導人在美國大學的講演時,遭遇鞋子的襲擊,他字正腔圓地說,這種卑鄙的伎倆阻擋不住歷史潮流的滾滾向前,台下掌聲雷動。小布希也遭遇同樣的尷尬,他說,我穿39碼,請給我扔兩隻,抗議者忍住不笑已屬不易,更不用說,再扔出第2隻鞋了。顯然,我們領導人懟回去的睿智固然高明,但相較於小布希的幽默化解,則不能不說稍遜幽默一籌了。(作者為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

  • 本周選書

    本周選書

     走著瞧:一個走 在鄉間小路的中 國人 作者/寇延丁 出版社/主流出版社  曾在2014年聲援香港雨傘運動的中國公益行動者寇延丁,近三年旅居台灣宜蘭,以徒步行腳方式,「走台灣路,看民主之所在;讀台灣人,探民主之所來」。她說,台灣最吸引人的,是這片土地的多元包容;最有價值的,是社運文化,但也看到這種價值被覆蓋、被忽略,於是書寫出這部對台灣社運的「冒犯」之作。  寇延丁在島嶼最南端的恆春,參與保護百年竹塹,也從觀察者變成行動者。這本書寫給社運界的人看,寫給遭受官商欺凌、壓迫的人看,也寫給所有愛台灣的人看,因為,沒有人是局外人。  ■黑潮島航:一群  海人的藍色曠野  巡禮  作者/吳明益、張卉君  、陳冠榮  出版社/網路與書出版  寫給下個世代的藍色國土備忘錄,一趟融合了科學家之眼、文學家之筆,以及航海家氣魄的島航壯遊。本書由吳明益、張卉君等作家、攝影家、插畫家合著,耗費16天環繞臺灣海域,以獨特的航行日誌形式,書寫對於海洋、生態和島嶼的深度省思。  在2003年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福爾摩沙遶島」之後,多年未曾出海,直到2018年的「島航計畫」,基金會再度駕著15年前遶島的老夥伴「多羅滿號」從花蓮港出發,逆時針遶行台灣海域一圈,並擴及澎湖、小琉球、蘭嶼等離島海域範圍,紀錄15年後的海域和地景。  ■打火哥的30堂烈焰  求生課  作者/蔡宗翰  出版社/遠流  人人都學過防災觀念,為什麼火災意外仍然層出不窮?事實上,會造成傷亡的原因只有兩個,一是「太晚發現火災」,一是「初期應變錯誤」,而這兩者都是因為一個個錯誤迷思所造成。例如明明該逃卻跑去先做其他事、明明該躲卻硬要穿過濃煙逃生、明明不該用水滅火卻一盆潑下去。錯誤的判斷與行為,等於把自己直接推入險境。  經歷過莫拉克、凡那比風災以及高雄石化氣爆等重大災害,防災宣導教官蔡宗翰長期致力於將重要的防火、防災觀念傳遞給大眾。無論是居家防災、外出應變、課程教學,本書猶如安全寶典,教你如何判斷和做決定。

  • 說抱歉!空服工會坦言與董座碰面是判斷錯誤

    說抱歉!空服工會坦言與董座碰面是判斷錯誤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29日在開票結果出爐前召開記者會,幹部坦承判斷錯誤,對會員信心喊話,同時宣布開票流程及結果公布後的因應,理事廖以勤表示,在勞資極度不對等情況下,面對外界批評、資方攻擊壓力,都讓這場罷工有非常多的挑戰,「雖然我們遇到亂流,過去3年我們還是沒有忘記初衷,不管結果是什麼,我們一定要慢跑到最後」,若要簽團體協商,下午即刻回市府簽約,若要繼續罷工則重新整隊。 罷工投票在12點6分結束,工會隨即召開記者會,說明如果大家的決議同意方案,大家要堅定團結,會即刻到市府簽定團體協約,如果選擇繼續罷工,我們就重新整隊,有的幹部聽了一陣心酸,淚流滿面,強調簽訂團體協約過程,工會會與會員站在一起,一起走完這條路。 「因為以為與董事長見面的機會會有協商的希望,承認能力不足,判斷錯誤,跟大家說抱歉。」常務監事王美心表示,一心只想要把大家帶回家,造成這種結果,3200個會員的工會,會員與工會應該是互相信任,經過這場戰役,說名團結與信任的重要性,希望大家仍選擇相信工會;工會幹部黃蔓鈴表示,因為誤判情勢,想要把會員安全的帶回工作上,因此錯過與長榮航空協商的時機,也讓會員陷入兩難。 廖以勤表示,我們撼動威權,帶領台灣社會走到這邊,面對外界批評、資方攻擊壓力,都讓這場罷工有非常多的挑戰,3000多人的工會有這麼多人也有不同意見,這是正常的,工會的核心價值就是會員,雖然有遇到亂流,過去三年我們還是沒有忘記初衷。 「若同意協商方案不罷工簽協商方案,我們要讓會員有尊嚴的回到天空的團體協約,若選擇罷工,我們就重新整頓,取回信任決不畏懼,一定要慢跑到最後」。 幹部將票匭貼上封條,並且以人工方式推行到多加教會,在律師見證下,進行開票,不過並不公開開票過程。 而桃園市政府勞動局長陳靜航表示,28日已接獲勞動部指示,目前已經完成簽約會場布置,不過還是要等開票最後結果。

  • 重大原則絕不妥協!環時再轟美根本判斷錯誤

    重大原則絕不妥協!環時再轟美根本判斷錯誤

    中美第11輪高級別貿易磋商無果而終,美國已在當地時間10日凌晨調升大陸2,000億美元商品關稅,針對美在貿易協議前夕突然來個回馬槍,大陸官媒《環球時報》連日砲轟,今日又在社論開炮,抨擊美在根本上就誤判,呼籲雙方談判應該要更務實。 《環球時報》今天刊出以「中美貿易談判需要以務實的態度繼續前進」(Sino-US trade talks need to move on with pragmatism)為題的社評,再度砲轟美方在貿易談判接近尾聲時突然變卦。文章指出情況惡化至此,在於「美方在根本問題上就做出錯誤判斷」,也就是深信中國會單方面在中美經濟及貿易關係中獲得利益,美方相信藉由貿易戰讓大陸單方面或是不成比例地蒙受損失,將輕易迫使大陸完全認輸,「美國完全誤解了雙方的利益基礎,同時也低估了北京的忍耐力。」 文章要美國導正對大陸的誤判,指出大陸一貫堅持保護國家核心利益,信奉經濟學的基本規律、理解中國社會捍衛自身合法權益的決心和堅強意志,同時也堅信現在這樣的政治制度及社會結構,讓中國在抵禦貿易戰風暴方面將比其他國家更強壯。 環時指出,中國已經明確表達絕不會在重大原則議題上讓步,美方將談判倒退走歸咎於陸方從原先的承諾中反悔、增加談判阻礙,但實情是華府試圖提出的條件「要嘛嚴重損害中國的主權和尊嚴,要嘛從根本上就相當不平等且不切實際」,從而讓談判更加困難。 文章稱北京相信華府在協議前翻盤是「極度衝動」的決定,不過陸方無意追究誰對誰錯,稱現況不會改變雙方貿易磋商的基本前提,呼籲在面對中國這樣的大國時,美國「不要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認定一旦貿易戰加劇,美方將在談判桌上有更多討價還價的籌碼,關稅上調絕不會削弱中國的信心及對核心議題的關切。

  • 阿通師不只說錯話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加碼反兩岸交流,先是把兩岸在未來達成和平協議的可能性封死,表示涉及國家主權「通通不准碰」,還說韓國瑜若當選總統,國家危如累卵。日前更說出「只顧肚子與豬狗禽獸有何差別」,引來眾議才緊急道歉。但阿通師道歉只是說承認錯話,而不是思想錯誤!  陳主委是否只是說錯話,社會自有公評,國民黨以要求他辭職,表達強烈反對的立場。至於這是他個人的錯誤,或是代表民進黨政府的想法,可以從他會不會被請辭看出來,常識判斷不會。  陳明通做為陸委會主委,點名高雄市長韓國瑜,指他若當選國家將危如累卵,這是嚴重的失格。陸委會主委做為兩岸事務的主管機關,憑什麼對民選首長說三道四?至於國家危如累卵說,更是賣台說升級版,行政院部會首長攻擊地方首長,絕對是超越底線。  第二個層面是豬狗禽獸說,更是嚴重的失格,等於是罵非我族類,對「只顧肚子不顧主權」的廣大人民不齒。這是赤裸裸的權貴思想的宣洩,更是對自詡多元民主社會的民進黨最大的諷刺。  陳明通最近的發言,已嚴重破壞了民主政治的基石,對政治對手流露出的不屑和詆毀心態讓人不寒而慄。  阿通師儼然成為思想導師,別人通通不准質疑,這才是讓「這個國家」危如累卵的原因。

  • 影》機師罷工案  林佳龍:華航高層判斷錯誤

    影》機師罷工案 林佳龍:華航高層判斷錯誤

    交通部長林佳龍15日在立法院備詢時表示,華航機師罷工案一開始是華航管理階層判斷錯誤,導致演變成真正罷工,因此過年期間請華航董事長何煖軒回來處理。林佳龍認為,長榮去年勞資爭議後可以簽署3年和平協議,但是華航不行,這點需要檢討。 國民黨立委吳志揚在總質詢中指出,何煖軒在前交通部長賀陳旦的任內,就是無法溝通,不像林佳龍當過地方首長的人,心會比較軟,何煖軒談判很硬、很鐵血、很冷血,他在等高層指示,但是交通部長沒有給予指示,讓機師就在大家收假時罷工。吳志揚問林佳龍:「你是管不動,還是不敢管?」 林佳龍回應,他是管該管的,不管不應該管的,華航是上市公司,必須重視公司治理。 林佳龍說:「早在過年前,我們就看到這個事情可能演變為罷工。但是華航管理階層一直認為說,有一年的協議,但事實上判斷是錯誤的,所以演變成罷工,所以我們趕快請華航董事長回來處理。」 吳志揚追問:「誰判斷錯誤?」林佳龍回應:「華航,管理階層。」 林佳龍表示:「我們認為勞資紛爭各說各話,其實公司就輸了,所以不能從勞資紛爭而已,要從公司發展,有能力解決問題。」他認為,長榮去年出現勞資爭議後,簽署了3年和平協議,但是華航沒做到。交通部站在主管立場監督,具體談判由勞資雙方本於公司治理來進行,角色分工很清楚。 吳志揚要求林佳龍承諾,立刻撤換何煖軒,林佳龍表示,後來華航配合勞資談判,從結果來講,何煖軒轉危為安,扮演一個好的角色。

  • 假訊息充斥提升媒體識讀力

    假訊息充斥提升媒體識讀力

     臺中市政府新聞局所舉辦之拒絕「傲慢與偏見」──培養媒體識讀力研習營第三梯次課程,日前(12月18日、19日)順利結束。二天一夜的行程,由學界、業界最專業的師資,與學員們分享性平觀念、防範假消息與媒體歧視、自媒體經營等多元議題,以實際案例與活潑的解說,並結合參訪《中國時報》與三立電視台,讓學員對媒體識讀有更全面的認識。課程結束後,學員也踴躍分享心得。  在高等教育中,我們已在課本上學習到媒體識讀的觀念,以及媒體及閱讀人應有的素養,但是往往在現在的社會當中,因為利益、政治理念、個人取向…等等而使本來應該要有素養漸漸瓦解。(學員/彭伃)  保持疑惑 並非照單全收  生活在這個易取得資訊的時代,比起優先取得資訊我們更應該注重當中的正確性,尤其我們並非當事者或知情者時,會比較難去辨別資訊的真偽,而這是我們應該要有一個習慣,那就是隨時有疑惑的反應,而不是照單全收。(學員/游欣潔)  民眾可以透過不同管道來判斷某則報導、某則新聞是否正確,並且可以對錯誤報導的媒體表達意見、提出討論、要求更正等。目前各縣市的有線頻道業者都有一個提供民眾申請使用的公益公用頻道(CH3),透過這個頻道可以播放公益訊息與節目,可惜的是知道的民眾不多,所以使用率並不高。(學員/林尹純)  到底甚麼是事件的全貌?我們眼中的真實往往不能用表面的文字或影像或聲音來下定論,必須查證;而錯誤的消息應該使用公民近用權提出反應,勿任由媒體妄為。(學員/韓玉蘭)  (臺中市政府新聞局廣告)

  • KUMON為何重視訂正能力?孩子寫錯了該怎麼做?

    KUMON為何重視訂正能力?孩子寫錯了該怎麼做?

    許多孩子在學習的當下,總對自己犯的錯不以為意,以為只要把錯誤答案改正過來即可,還沒釐清那些不會之處,便急忙往下一題推進,卻不曾想過:未來再遇到類似問題時,有沒有能力解決呢?還是會再度犯同樣錯誤呢?臺北市一位高中教師看到學生的學習狀況,提到「寫這麼多的講義與考卷,學生學到什麼呢?事實上,並不是考卷與講義寫得多,就代表一定學得好,學生對於答錯部分的訂正態度,才能最真實反映學生的學習狀況」。 去年,一位考上建中的KUMON孩子偉華,提到「訂正」的重要性,他說:「每次寫完KUMON作業後,一定會特別叮嚀自己要確實完成訂正的步驟,若沒有真正釐清答案、過程,當天會留在教室直到理解題目後才回家。剛開始,覺得訂正作業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直到後來才發現,原來訂正的過程,可以更了解題目的定義和原理,真正持續進步,遇到下一個問題時,也會更加小心,避免再犯同樣的錯,因為每次的錯誤,可以累積經驗,讓學習更有成就感。」 記憶、理解,進而應用,這是學習的順序,就算考試答案寫錯了也沒關係,最重要的是,必須理解錯誤及不會的地方,長期下來,孩子確實能從訂正過程中看到學習的問題。KUMON在引導孩子訂正的過程中,首先讓他們學習發現錯誤,並且一定要重新檢查錯誤的地方後,才可以擦拭重新訂正;若需要再訂正一次,可在題型旁做上記號、給予提示,引導了解「為什麼錯誤?」主要目的是希望幫助孩子建立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從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培養主動思考與判斷的習慣,加深學習經驗,避免再犯相同的錯誤。 KUMON提醒家長與孩子們:「訂正」是學習中相當重要的一環,如何引導孩子用正確的態度看待錯誤,將錯誤扭轉為正面的知識;訂正不是要學生「重新寫」,也不是寫完就算了,主要是希望孩子可以主動發現自己不會的地方,重新檢視問題,仔細訂正需要修改的部分,真正了解學習的課題;同時,為了避免因為不懂、訂正次數過多,可及早告知老師狀況,請老師引導解惑,如此將有助於孩子從訂正過程,培養自我思考的習慣,提升學習的動機和慾望。

  • 信仰如流水,載舟亦覆舟

     我們習慣了讚美有信仰的人,確實有信仰的人也對得起這樣的讚美,但卻忽略了信仰如江海之水,既能載舟,亦能覆舟,人類歷史上最燦爛的文明與最慘烈的悲劇,背後都有信仰的翻江倒海,所以對信仰不能只是一味讚美,還必需保持適度的警惕,特別是在現代社會中。  一般來說,有信仰與沒信仰的比較,後者比較關注物質享受,前者則強調精神滿足。追求物質享受的往往缺乏道德約束,選擇也比較急功近利,這就難免損害他人和社會。追求精神滿足的非常可能犧牲物質利益,乃至自己的生命,以成全他人和社會,所以他們眼光遠大,氣勢恢宏,有崇高的精神境界和道德情懷。  古往今來,許多毀家紓難、慷慨悲歌的志士仁人都有信仰,他們為國家民族做出的貢獻無與倫比,所以對他們怎麼讚美也不算過分。然而,他們犧牲奉獻的價值不是取決於他們的高尚,而是取決於他們的判斷,如果他們的判斷錯了,則他們的付出都背離他們的初衷,不僅自己的鮮血可能白流,甚至還會荼毒生靈,禍害國家。相對而言,沒有信仰的人,因為才智有限,做事淺嘗輒止,危害也有限;有信仰的人則往往才具超人,行事極端,一旦判斷失誤,則難免造成無法估量的危害。所以對信仰的覆舟,不可掉以輕心,一味簡單地肯定,非常可能後患無窮。  在得到2017雨果獎的科幻小說《三體》中,有兩位很有信仰的人物,一位叫伊文思,他為了保護一種候鳥,放棄數億美元的身價,在中國的農村含辛茹苦,像一個中國老農一樣人工造林,給飛行途中小鳥提供歇腳,然而,他發現人類的醜陋配不上他的崇高時,他就反過來聯絡「三體人」毀滅人類。  另一位非常傑出善良的天文學家葉文潔,她飽受同類的冤屈和凌辱後,寄希望於三體來改造和拯救人類,為此,她甚至選擇了殺人,並向三體人發出地球位置的信號。葉文潔與伊文思一樣,他們的奉獻與背叛都與狹隘的個人利益沒有關聯,而純粹出於追求崇高的信仰,可見,信仰偏差的危險有多麼嚴重。  當然,科幻小說的情節不會發生,但是情節背後的邏輯卻不斷重演、不斷被證明,由此不得不佩服胡適的深刻,「少談點主義,多研究些問題。」主義的宏大複雜絕非尋常之輩所能把握,高尚的動機被錯誤的主義或者理解的錯誤所誤導,其對國家民族造成損失的慘重,怎麼評估也不算過分。所以,與其貿然為搞不清的主義犧牲,不如實實在在地研究可以把握的問題。  《三體》最為悲催的情節恰恰是證明了胡適的思想,被伊文思和葉文潔看好的「三體文明」實際上比人類還要野蠻和落後,他們只是技術有領先的一面,所以如果伊文思和葉文潔能夠活到三體飛船到達地球的時候,他們對人類的絕望一定會演變成對自己的絕望,因為他們反對邪惡的努力帶來的是更為嚴重的邪惡。這表明在判斷錯誤的前提下,信仰越純粹越崇高,則危害越嚴重越慘烈。可怕的是,現代社會的複雜性決定了判斷錯誤的可能性越來越大,所以數學家和哲學家羅素要說:「我絕不為信仰而犧牲,萬一我錯了呢?」可見越是現代社會,越需要對信仰持謹慎的態度。  怎麼才能充分發揮信仰的積極作用,避免可能因判斷失誤帶來的負面影響呢?也許最好的方式莫過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是設一個為信仰而奮鬥的行為邊界,以免判斷錯誤,造成大的危害。所有為信仰而奮鬥的人,都堅信自己在拯救或造福人類,其所做的一切不僅天然合理,甚至不受塵世道德和法律的約束。也許非如此確實不足以造福國家和民族,但所有的危害也正產生於不擇手段和踐踏一切。如果明確規範誰也不能將自己的意志強加於別人,誰也無權把自己當作人民的上帝,則即便信仰錯了,也不會有大的危害。當然,限制手段的邊界,也會堵住確實高瞻遠矚的人實現偉大抱負的可能,但若沒有這樣的限制,則會有太多的人以神聖的名義禍害國家。相較之下,承受偉大人物無法成功的代價,因而不僅是必要的,甚至是合理的。

  • 美海軍公布軍艦連撞原因 欠訓練判斷錯誤

    美海軍公布軍艦連撞原因 欠訓練判斷錯誤

    美國海軍公布近月兩起軍艦撞船的調查報告,指出驅逐艦費茲傑羅號(USS Fitzgerald)和麥凱恩號(John S. McCain)的撞船意外,船員和指揮官都有疏失,有疏於訓練以及判斷錯誤的情況。 六月在日本東岸外海和商船MV Crystal相撞的費茲傑羅號,調查報告指出這事件凸顯指揮官判斷力不佳、決策錯誤,雖然無人須承擔全部責任,但是船員對這類情況毫無準備,指揮和控制也效率低下、航行訓練和準備的訓練也明顯不足。 \t 報告中也詳述數名船員英雄拯救受困士兵,在海水不斷從破洞灌入船艙時搶救人命。這樣英雄的事蹟和撞船前的疏失產生很大的對比。甲板船員一度誤認Crystal是另外兩艘較遠的船隻,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雖然最後他們發現兩艘船在相撞的路線上,但以為時已晚。報告指出當時的甲板人員發現後沒有觸發警報、或是和Crystal船取得聯繫,也沒有通知指揮官尋求上級指示和判斷。 麥凱恩號在8月21日在新加坡附近發生撞船的當天,指揮官發現其中一名士兵對控制系統不熟,因此要求值班守望人員將工作分為掌舵和控制速度,但這造成船員相當困惑,而且在換另一控制中心掌舵後,部分人員沒發現有些系統配置已改變。 報告指出該船指揮官和艦橋人員沒發現在撞上油輪Alnic MC的路徑上,在撞船後整艘船都感受到了撞擊力,一名士兵因此被夾在床板之間,呼救後其他士兵還要切斷支架才能將他救出。整船因為海水灌入睡艙以及通訊控制裝備所在的船艙而失去通訊能力,船員必須使用手持無線電對講機和電話才能維持通訊。 報告表示,麥凱恩號上的指揮官未能指派有足夠經驗的船員執行某些職務,以及其他軍官未在當天下午參加說明安全簡報會議、了解接下來運作的潛在風險等,是發生撞船的原因之一。

  • 2018武統論 時殷弘:判斷錯誤

    2018武統論 時殷弘:判斷錯誤

     美聯社前駐台記者溫逸德日前撰文稱,中國大陸可能在2018年部署武統台灣,輿論持續發酵。大陸國務院參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表示,大陸對台動武必須在政治、法律和輿論上先做足工作,「2018武統台灣」是錯誤的判斷;不過,他也說,美媒提出大陸「和統」漸失希望以及兩岸軍力懸殊,確實值得台灣警惕。  溫逸德以三原因認為2018年大陸將武統台灣,分別是大陸認清和平統一台灣的可能已幾乎消失、大陸僅實施海上封鎖足以讓台灣投降、川普相當「親中」。時殷弘認為前述兩原因基本正確,但對川普的態度和動武時間的說法,相當不靠譜。  攻台 未入政治準備階段  時殷弘說,大陸若要以軍事手段解決台灣問題,或以局部軍事行動影響台灣政局,但問題不光是攻台,儘管台灣軍力與大陸對比在絕對意義上可說是不堪一擊,但大陸在目前實行軍改下,能否形成一股確實的戰鬥力,確保在取得台灣過程中絕對不會出錯?他認為,大陸恐怕在明年尚無法具備對台戰鬥力的標準。  談到武力攻台,時殷弘指出「在此之前大陸總要有些準備」,但觀察大陸現行對台政策和各方面宣傳,「似乎還未進入政治準備階段」,如向大陸民眾說明必須採取軍事手段解決台灣問題的必要性、大陸應基於《反分裂法》解釋台灣情況已符合武力統一的要件,必須在歷史、輿論和政治層次面面俱到。  川普 存在高度不確定性  時殷弘並提到他不認同該記者稱川普是歷史上最「親中」的美國總統,他還反問:「他怎麼知道川普是中國最好的朋友?」若大陸對台動武,美國政府是會認定大陸是在未經挑釁之下的改變現狀、進而以軍事手段干涉台海問題?抑或美國會有完全相反的解讀?以目前情勢來看,皆存在高度不確定性。  「不過該記者說的第一、二項原因基本無誤」,時殷弘說,儘管蔡政府已拒絕一個中國為核心內涵的九二共識,但尚未觸發《反分裂法》啟動的條件,而台灣應高度警惕美國輿論的變化。

  • 短 評-蔡總統判斷錯誤

     蔡總統在接受路透社專訪時,拋出二次英川通話的話題,再度吹皺中美台三邊關係的一池春水。但蔡的美意立刻被川普否決,而且理由讓蔡總統很尷尬,因為他不想引發與大陸的關係緊張。川普並補充,他已經與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建立了良好的私人關係,就朝核問題保持密切合作。  蔡總統嘗到了英川通話的甜頭,自認為已經與美方建立了直接的溝通管道,才會認定雙方還有再度通話的可能。  當然她也提到,這還需要一定的前提,要看情勢的需求跟美國政府處理區域事務的考量。但蔡總統或許有更樂觀的期待,就是綜合考量東北亞局勢,美方需要施壓大陸更努力解決朝核問題,因此更傾向於打台灣牌,逼迫大陸就範。  不過,蔡總統恐怕打錯了算盤。從中、美雙方領導人的海湖莊園會談以及後續的連續電話溝通來看,中、美在朝核問題上,已逐步建立密切的協調合作關係。  換句話說,現階段美國不再需要藉台灣議題向大陸施壓,反而擔心台灣議題干擾中、美合作進程,因此更傾向於管控兩岸議題。不然的話,美方也不會以如此直白的語言,迅速否決英、川再度通電的可能性,為的正是避免中、美合作橫生枝節。  蔡總統應該重新審視當前的中、美、台三邊格局,放棄「拉美制陸」的戰略幻想,嚴肅思考如何正面處理兩岸關係定位問題,才能真正解決兩岸癥結,也讓台灣在這一輪地緣政治博弈中不至於淪為棄子。

  • 中時快評》蔡總統判斷錯誤

    中時快評》蔡總統判斷錯誤

    蔡總統在接受路透社專訪時,拋出二次英川通話的話題,再度吹皺中美台三邊關係的一池春水。但蔡的美意立刻被川普否決,而且理由讓蔡總統很尷尬,因為他不想引發與大陸的關係緊張。川普並補充,他已經與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建立了良好的私人關係,就朝核問題保持密切合作。  蔡總統嘗到了英川通話的甜頭,自認為已經與美方建立了直接的溝通管道,才會認定雙方還有再度通話的可能。  當然她也提到,這還需要一定的前提,要看情勢的需求跟美國政府處理區域事務的考量。但蔡總統或許有更樂觀的期待,就是綜合考量東北亞局勢,美方需要施壓大陸更努力解決朝核問題,因此更傾向於打台灣牌,逼迫大陸就範。  不過,蔡總統恐怕打錯了算盤。從中、美雙方領導人的海湖莊園會談以及後續的連續電話溝通來看,中、美在朝核問題上,已逐步建立密切的協調合作關係。  換句話說,現階段美國不再需要藉台灣議題向大陸施壓,反而擔心台灣議題干擾中、美合作進程,因此更傾向於管控兩岸議題。不然的話,美方也不會以如此直白的語言,迅速否決英、川再度通電的可能性,為的正是避免中、美合作橫生枝節。  蔡總統應該重新審視當前的中、美、台三邊格局,放棄「拉美制陸」的戰略幻想,嚴肅思考如何正面處理兩岸關係定位問題,才能真正解決兩岸癥結,也讓台灣在這一輪地緣政治博弈中不至於淪為棄子。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