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利比亞狂人的搜尋結果,共11

  • 曾來台訪問 狂人格達費次子賽義夫謀東山再起

    曾來台訪問 狂人格達費次子賽義夫謀東山再起

    據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報導,曾來台訪問、前利比亞狂人格達費(Muammar Gaddafi)次子賽義夫(Saif al-Islam Gaddafi),在父親倒台、獲釋旅居海外後,近日透過家族律師哈立德·扎伊迪(Khalid al Zaidi)對外表示,賽義夫已祕密和利比亞各部族聯繫,並參與政治調解的活動,為追求母國終極和平,他有意東山再起!」但對於賽義夫當前的行蹤,哈立德不願透露,只表示他身體仍舊相當健康。此次發言,也讓利比亞革命六年後,再次出現有變局的可能。 \n \n現年45歲的賽義夫,出生於利比亞的黎波里(Tripoli),是統治該國長達42年的狂人總統格達費次子。從小表現傑出,倍受格達費喜愛,曾赴瑞士、奧地利、英國等國留學,最終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獲博士學位。通曉流利的英語、德語和法語,深受西方思維模式和生活習慣影響,返國後長期擔任格達費慈善基金會主席。他曾被外界視為格達費的接班人,但從未被真正證實過。 \n \n賽義夫曾於2006年旋風式來台訪問,得到當時的總統陳水扁接見,並邀請前總統訪問利比亞,陳前總統也於當年5月回訪,由賽義夫親自到機場接機。但當2011年爆發內戰和革命後,賽義夫與父親雙雙遭國際刑事法院(ICC),以「反人類罪」的罪名通緝,而格達費在當年10月於國內遭擊斃、賽義夫也於隔月在南部塞卜哈地區被逮捕,一度遭以危害人類罪、戰爭罪被判處死刑,後於今年6月被當前利比亞政府無罪釋放。 \n

  • 新加坡戰地記者:陳水扁害死格達費

    新加坡戰地記者:陳水扁害死格達費

    \t新加坡首位戰地記者陳加昌先生,在由台北天下文化出版社出版的新書《超越島國思維:李光耀的建國路與兩岸情》中,除了對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的崛起之路與精神世界進行了精采的剖析,同時也透露了許多不為人知的兩岸秘辛。其中最令人拍案叫絕的,就是前總統陳水扁在2006年的迷航外交,是如何促成了利比亞狂人格達費在2011年失勢,並且慘遭反對派處決的命運。 \n\t陳加昌指出,陳水扁於2006年5月獲邀前往哥斯大黎加出席阿里亞斯的就職典禮,並對巴拉圭進行國是訪問。陳水扁向華府方面提出過境美國的要求,但是卻遲遲到出發前一天,才得到美方的回應。由於美國方面表示,台灣的總統座機只能夠在夏威夷與阿拉斯加過境,而且在加完油以後就要立刻起飛離境,這個做法讓陳水扁感到華府對待他已經與其他反美國家的領導人別無二致。 \n\t在書中,陳加昌並沒有解釋為什麼華府要如此不友善的對待陳水扁,但是事後前往美國在台協會抗議的908台灣國運動方面表示,此一舉動明顯是對阿扁終止《國家統一綱領》進行報復。陳加昌提到:「看來阿扁也很有骨氣,因飛機不能在指標性城市過境,他惱羞成怒。專機出發時,突然宣布取消過境美國,也不公布過境的下一站,鬧及所乘坐的華航專機與桃園機場塔台發生爭執。」 \n\t為了向世人證明即便沒有美國,台灣的總統也能夠在全世界到處飛行,陳水扁先是下令飛機轉往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阿布達比機場加油,然後再起飛經由黎巴嫩飛往巴拉圭。在中共駐貝魯特大使館的出面阻擋下,陳水扁的華航專機不得進入黎巴嫩,最後只好經由荷蘭轉往巴拉圭,成功完成了國是訪問,並出席哥斯大黎加總統的就職典禮。 \n\t造訪完了巴拉圭與哥斯大黎加後,陳水扁仍舊賭氣不願意進入美國領土,而是轉往敵視華府的北非反美國家利比亞過境。2006年5月10日,當陳水扁座機抵達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時,格達費不僅鋪設紅地毯歡迎這位台灣來的總統,而且還親自出面給予接待,從而引來了北京方面的強烈抗議。然而,格達費的接見卻同時也被當時的民進黨政府視為那次迷航外交給台灣帶來的重大外交成就。 \n\t當時距離利比亞與美國復交的5月15日還相差五天,格達費為什麼願意冒著同時得罪華府與北京的風險款待陳水扁呢?陳加昌認為這與蔣中正總統在1962年派遣顧問協助利比亞建立空軍的歷史淵源有關,所以懂得飲水思源的格達費決定賣陳水扁一個人情讓他過境。也有不少名嘴認為,這是因為格達費早年曾經在復興崗政治作戰學校「遠朋班」受訓,所以對台灣存在著特殊的情感。 \n\t然而,格達費本人並非空軍出生,且1962年的利比亞王國也還在國王伊德里斯一世的控制之下,因此說他是因為中華民國空軍派顧問訓練利比亞空軍一事而善待阿扁可能有些牽強。至於格達費曾經到「遠朋班」受訓一事,也在2011年2月為中華民國國防部所正式否認。格達費與國軍之間勉強能夠稱得上合作的關係,一直要到1969年9月他發動武裝政變的時候才發生過一次。 \n\t而且,那一次政變的過程對於合作的參與者俞湘鍍少校和葉秉中上尉而言卻未必是愉快的回憶。因為當時以顧問身份在利比亞活動的兩名國軍軍官,是在格達費的自由軍官組織威脅之下被迫捲入他國內戰的。至於俞湘鍍少校與葉秉中上尉同格達費的所謂合作方式,據前不久過世的資深外交官陸以正先生回憶,就是關閉了利比亞全國的無線電通信網路,迫使國王的近衛部隊在無法對外求援的情況下向格達費投降。 \n\t因此,俞湘鍍少校與葉秉中上尉一度成為了格達費眼中的當紅炸子雞,可以在無需通報的情況下自由進出其辦公室。當時已經陷入外交危機的中華民國政府出於鞏固邦交國的想法,也樂於利用這層關係減緩格達費政權承認中共的速度。只不過,俞湘鍍少校與葉秉中上尉兩人後來實在也受不了格達費的極端作風,索性連台灣的退休俸都不要,以赴美旅遊的名義離開了自己的崗位。 \n\t到了1978年,格達費領導下的阿拉伯利比亞共和國還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了邦交,並斷絕了與台灣的外交關係。俞湘鍍少校與葉秉中上尉那段「鼎力相助」的歷史,或許是格達費在建立政權以後,雖採取親蘇反美政策,但是卻遲遲沒有與台灣宣告斷交的原因,但是這位崇拜毛澤東的利比亞狂人會親自出面款待陳水扁,卻可能還存在著其他因素。 \n\t其中一個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在於陳水扁領導下同時遭受美國與中共打壓的台灣,令同樣遭受西方列強孤立,同時也沒有得到北京太多好臉色的獨裁者格達費產生了感同身受的想法。尤其是中共借助美國的力量遏止與打壓台獨的行為看在他眼中,更是違背了昔日毛澤東聯合弱小國家抵抗歐美殖民列強的理想主義原則,所以才做出了與陳水扁會面的決定。 \n\t事實上,從陳水扁試圖捨棄歐美國家,嘗試藉由阿布達比、黎巴嫩與利比亞等中東國家完成過境外交的這段歷史來看,也確實不難發現民進黨政府相對於國民黨政府而言,更加重視建立與毛澤東所謂「第三世界」國家的關係。然而,中共顯然對於格達費追尋其老祖宗傳統政策的行為並不買帳,而美國似乎也因此逮到了剷除這個北非暴君的絕佳機會。 \n\t在書中,陳加昌提到了2011年美軍與北約部隊出兵利比亞的細節:「美國為了除去格達費,據說曾就教於中國的態度。過去,中國和俄羅斯表示反對。這一次,據說中國沒有表態。美國於是將它視為『中國的OK訊號』。於是放膽擴大支援利比亞國內叛軍,直到『斬首』成功為止。格達費總統飲水思源,給台灣總統陳水扁送來順水人情,給飛機降落添油,就算感恩吧,卻招來殺身滅國之禍。」 \n

  • 格達費死前片段再曝光 浴血求饒慘不忍睹

    格達費死前片段再曝光 浴血求饒慘不忍睹

    利比亞狂人格達費在2011年下台後,在蘇爾特(位於利比亞的城市)遭反政府武裝分子殺死後,死前的畫面屢屢曝光,近日再有一段狂人死前片段再被釋出。片段長約50秒,由反政府武裝分子阿曼尼(Ayman Almani)拍攝,從片中可見,血流滿面的格達費在一架貨車上,被一大票反政府武裝分子包圍,其中一人用槍指著他的頭,其他人則大聲斥罵他。 \n從畫面片段中,可以見到一代狂人格達費連連求饒,模樣相當狼狽。負責拍攝的阿曼尼認為,格達費該死,當時現場群情洶湧、情緒沸騰,根本沒有人能夠阻止他們殺死格達費。

  • 傳IS領袖巴格達迪土耳其就醫後 已逃至利比亞

    傳IS領袖巴格達迪土耳其就醫後 已逃至利比亞

    極端武裝組織「伊斯蘭國」(IS,Islamic State)領袖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傳出其車隊已於今年10月在伊拉克空襲中被砸中,巴格達迪也在裡面,受傷後曾前往土耳其接受治療,之後前往IS在利比亞根據地、已故利比亞狂人卡達菲的家鄉蘇爾特,避開美國的監視。 \n \n英國《每日郵報》引述伊朗通訊社FARS報導,伊拉克軍方於今年10月宣稱,其空軍在西部安巴爾省擊中巴格達迪的車隊,巴格達身受重傷隨後前往土耳其受治療。 \n \n報導指出,巴格達迪受重傷後,被帶到IS的「首都」、敘利亞城市拉卡(Raqqa)救治,但有消息人士指出,雖然醫生當時暫時保住了他的命,礙於當地缺乏專業的醫療器材,因此幾天後巴格達迪被帶到土耳其一處地點接受治療。由於擔心美國及伊拉克快追蹤到他的去向,巴格達迪進而轉往蘇爾特(Sirte),以避開監視。 \n \nFARS通訊社引述消息人士指出,當外界都集中在伊拉克、敘利亞搜索巴格達迪時,沒有人會想到他會在逃到利比亞的蘇爾特。消息人士另稱,若巴格達迪現在處於危險之中,蘇爾特便是他在地球上最後的安全落腳點,因為該處是IS在世上最安全的據點。自卡達菲被推翻後,當地陷入武裝衝突,令IS乘機建立勢力,選擇為據點。 \n

  • 利比亞副工業部長 造訪家鄉被槍殺

    《CNN》報導,一位匿名的利比亞國防官員透露,利比亞副工業部長哈桑•達洛伊於11日造訪自己的家鄉「蘇爾特」時被槍殺。 \n一位不知名的槍手於地中海城市黎波里,東南大約450公里的市場中從車上狂掃達洛伊,達洛伊當場死亡。 \n蘇爾特同樣也是利比亞狂人「格達費的」家鄉。

  • 劉屏專欄-格達費人亡 中國棄老友

    劉屏專欄-格達費人亡 中國棄老友

     中國大陸外交部非洲司長盧沙野接受法國媒體訪問時,稱利比亞前統治者格達費「不是中國的朋友」。人死燈滅,人去茶涼。現任司長居然公開否認前任國家主席的談話,格達費地下有知,也只能對中國大陸見風使舵如此「靈活」甘拜下風。 \n 一個多星期來,這句「不是中國的朋友」轉載極廣,評論極多,但幾乎一面倒的是負面。有一篇英文評論說,「最終,中國政府拋棄了它的老朋友」,可謂一針見血。中文評論中,「兔死狐悲」、「牆倒眾人推」、「企圖抹煞歷史」、「翻臉比翻書都快」、「司長貴人多忘事」等說法更是舖天蓋地。 \n 格達費是不是中國的朋友?借用胡錦濤最近常使用的詞彙「歷史」,即可知格達費與中國大陸的革命交情。 \n 一九六九年,格達費奪權成功,周恩來總理致電格達費表示熱烈祝賀。格達費復電感謝。利比亞二號人物賈盧德隨即訪陸。 \n 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大會「中國代表權」最後一次投票,北京取代台北(上星期剛滿四十年),其中有利比亞的一張贊成票。 \n 一九八二年十月,格達費訪北京,鄧小平會見並設宴款待。格還瞻仰了毛主席遺容。 \n 一九九二年九月,依據資深外交官時延春回憶,格在利比亞全國人民大會向中國代表授勳,「表彰中國在洛克比空難(按,二百七十人殞命)一事的立場」。當時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決議制裁利比亞,中方是唯一棄權的大國,頓遭全球責難。這種「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回報是利比亞自此堅守「一個中國」立場。 \n 一九九七年二月,鄧小平過世,中國駐利比亞大使館設靈堂,格到使館弔唁,親筆寫下悼念文,以「同志」、「偉大的朋友」稱呼鄧,並「向友好的中國人民致以最誠摯的哀悼」。 \n 二○○一年七月,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格達費小說選》,中國的書評之一稱這本書「首次向世人展示了這位阿拉伯世界充滿神祕浪漫色彩的政治家的文學才能」。 \n 二○○一年十二月,政治局常委尉健行率團訪利,代表中國領導人向格表達「親切問候與良好祝願」,並對格讚譽有加。格回了一堆好話,並說「為有中國這樣一個偉大的朋友感到自豪」。 \n 二○○二年四月,江澤民訪利,隨行超過百人。江到格的前官邸(被美國炸毀)探視,發表談話稱格是「親密的朋友」,還說「盡管兩國地理上相隔萬水千山,但我們的心很接近」。 \n 二○○七年四月,武漢大學與利比亞世界綠皮書研究中心合辦「格達費的思想」研討會。主辦的中方黨官說格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n 同志,偉大的朋友,親密的朋友、心很接近……,一旦垮台,統統不算了?或者白馬非馬,「老朋友」與「親密朋友」都不算「朋友」? \n 毛澤東有「紅寶書」(語錄),格達費有《綠皮書》,利比亞人入學就要開始研讀。具有陸資色彩的某香港媒體派人專訪格,製作專題節目,用了一堆彷彿文革再現的字句形容這本綠皮書,例如「象徵著希望和生命」。吹拍捧到這地步,所以不是朋友? \n 今年初,利比亞開始動盪,中方從利比亞撤僑,人數多達三萬以上。中方當時在利國承包的工程,總金額逾美金一百億元。這幾個數字,算不上朋友? \n 格身亡後,北京當局改了稱謂,不再稱其為「強人」,改稱「狂人」,也急忙撇清關係。可是太遲了。利比亞新政府不領情,明白表示今後中方企業不應與北約國家享有同等待遇,因為其他國家譴責格時,中方依然與格密切來往;當其他國家支持反抗軍、甚至展開軍事行動時,中方態度曖昧。在主要國家中,中方最後一個承認反格達費的「全國過渡委員會」,而且是在委員會警告中方「中國在利比亞的美金一百八十億元資產可能有危險」之後。 \n 格達費的下場很慘,家破人亡,洞中被捉,挨打挨槍,公然受辱,距曝屍街頭不遠,成為獨裁者的另一面鏡子。只是他一定沒想到,死後還被四十年的「老朋友」、「親密朋友」畫清界線。 \n 或者換個角度,盧司長說的沒錯,格達費從來不是中國人民的朋友,他是中國共產黨統治階層的朋友。

  • 世.界.之‧窗-沒有格達費的利比亞

     閱讀暖身利比亞的戰爭持續了長達半年之久,隨著反抗軍獲得北約的支持和國際協助,格達費的親信、家人也一一被逮捕。儘管格達費至今仍下落不明,但是一代狂人政權已是強弩之末。本文提供了這個北非國家在後格達費時期可能面臨的挑戰,推翻軍事強人的極權政權之後,利比亞又該何去何從?閱讀文章之前,請想想以下幾個與政治相關的詞彙英文該怎麼說:(A)強人、獨裁者(B)內戰(C)權力真空(D)黨派之爭 \n The four decades long rule of Libyan (A)strongman Moammar Gadhafi appears to have finally 1run its course. A six-month-long (B)civil war in Libya could be coming to an end, as rebel forces, under the command of the Transitional National Council(TNC)reached Tripoli and are engaged in close combat with regime loyalists. Tripoli was Gadhafi's 2last stand. World leaders have called on Gadhafi to end the bloodshed and surrender. \n 利比亞長達四十年的強人政權終於走到盡頭。長達六個月的利比亞內戰即將結束,因為反抗軍所成立的國家過度委員會(TNC)已進入首都的黎波里,並且準備和政府軍一決生死。的黎波里可說是格達費背水一戰的最後之役。 \n Libya faces several important obstacles if and when the Gadhafi is ousted. One of the problems is the production of sweet crude oil. Nomura's Alastair Newton noted that "there are a number of reasons why the resumption of oil production could still take many months." \n 就算格達費被驅逐,利比亞仍面臨了許多阻礙。其中一項挑戰就是原油的產量,資深分析師Newton認為產油量的恢復不會隨著戰爭結束就馬上有轉機。 \n The other problem facing Libya would be political. Gadhafi's regime reflected a power structure dependent on the Colonel, his family and close aides. With no institutions in place to take Gadhafi's place, a (C)power vacuum could potentially be very dangerous. While the TNC has been recognized internationally and is the prime candidate for building a new nation, "[it] appears far from homogeneous in its outlook, comprising a range of views from secular to Islamist, which has sparked concerns about possible (D)factionalism highlighted by the still unexplained murder of rebel commander General Abdel Fattah Younis last month," noted Newton. \n 利比亞面臨的另一個問題則是政治問題。由於未來沒有一個機構能夠取代格達費政權的結構,權力的真空對利比亞會是很大的危機。儘管國際認可TNC,但是成員的歧見對利比亞是個不確定因子。 \n Brazilian foreign correspondent for Estado de Sao Paulo newspaper, Gustavo Chacra, said in a video post on the paper's website that NATO's support was a key factor for the rebel forces take over of Tripoli.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now is what will Libya become without Gadhafi in power? A democratic society could take hold in the long term, but short term democracy will be very difficult. There is no clear opposition leader who will take the helm," he said, adding that many of the rebels are 3hard line Muslims. "There's a lot more fighting ahead," Chacra said. \n 巴西聖保羅報特派員Chacra談到利比亞在反抗軍接管首都後所面臨的問題:「長期來說,民主社會將成形,但短期非常困難。而且反抗軍中有很多強硬派回教徒。未來還要面對很多戰爭。」 \n "The lessons of Iraq are clear both to Libyans and to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and the world stands ready to support the transition" continued Newton. \n Newton說:「利比亞和國際社會都很清楚伊拉克戰爭所留下的教訓,而這個世界也做好了改變的準備。」 \n Whatever the outcome is in Libya, it's clear that as we approach the end of an era marked by the madness of one man and his dictatorship. \n 不論利比亞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們都已經進入了一個狂人政權結束的時代。 \n 口語字彙 \n 1.run its course:自生自滅、順其自然 \n run在這裡不是「跑」,而是「駕駛」;course表示「道路」、「路線」。run its course走在自己的路線之上,表示只能靠自己,引申為「自生自滅」或「順其自然」的意思。例:Don't worry so much. Why not let it run its course? 別擔心太多,何不就讓它順其自然? \n 2.last stand:背水一戰 \n 這裡的stand可以說是「抵抗」。最後一場抵抗,表示這是最後的戰役。通常指將面臨失敗,但仍奮力一搏,因此衍伸為「背水一戰」。例:Tomorrow's proposal is going to be my last stand. 明天的提案是我的最後一戰。 \n 3.hard line:強硬派 \n 強硬的路線,表示這個人的態度非常強硬、毫不妥協。這種人非常堅持自己的觀點,不容許其他的可能性。例:Some people do not appreciate China's hard line Communist leadership. 有些人並不欣賞中國共產黨的強硬領導路線。 \n 延伸觀點 \n 請上Window 1001.com看相關影片,並思考以下的問題: \n Q1.在報導中,利比亞現在最大的幾個問題是什麼? \n Q2.你認同北約及美國對反抗軍的支持嗎?你認為他們是為了民主?還是石油的利益? \n Window 1001 是世界公民文化中心為各領域人才設計的線上英語學習平台。透過聽力刺激出視覺的場景想像,將英文自然內化成語感,最後說出道地的實景英文。只要每天7分鐘,持續3個月,腦海中那些支離破碎,對不到場景的英文,都能經歷一次大革命,CNN、BBC的商業新聞,也都難不倒你。註冊或試讀請上網www.window1001.com。

  • 林博文專欄-西方動不了敘利亞?

    林博文專欄-西方動不了敘利亞?

     鐵腕統治利比亞四十二年之久的格達費政權(見圖,美聯社),已注定完蛋,但敘利亞呢?敘利亞總統巴夏.阿塞德跟他的父親一樣,只要動搖他的統治權力,就格殺勿論。敘利亞人民在此次反抗行動中至少已有二千多人被政府軍殺死。北約武力能夠援助利比亞叛軍,是促成叛軍節節勝利的最大因素,北約武力為什麼不能援助敘利亞反政府力量呢?為什麼不能助爭自由的敘利亞人民一臂之力呢? \n 遺憾的是,利比亞和敘利亞的國情以及所面臨的反抗大不相同。格達費在阿拉伯世界中是一個人人討厭,沒有朋友的怪人,就像前黎巴嫩駐美大使哈比所說的:「格達費在這場遊戲中(指反抗運動)是個孤家寡人。沒有人要他,沒有人接近他,沒有人喜歡他。而敘利亞則是截然不同的一場遊戲。」主管近東事務的美國助理國務卿費特曼亦強調,阿拉伯聯盟今年三月一改決議促請北約採取軍事行動,才為北約武力干預利比亞之亂而舖路。 \n 敘利亞人民聽到格達費政權垮台,狂人本身不知去向的消息後,在街頭大喊:「今夜是格達費滾蛋,明天是巴夏滾蛋!」可惜沒那麼簡單,包括美國在內的北約盟國和阿拉伯聯盟都不敢貿然對敘利亞動武,原因有六,一是在中東地緣政治和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中,利比亞一向處於邊緣地帶,而敘利亞則是屬於中心角色;二是敘利亞地處極為敏感的中東火藥庫,如北約進行軍事干預,其後果將不堪設想;三是敘利亞人口將近二千萬,比利比亞多三倍以上,而敘利亞軍隊戰力亦強於利比亞;四是敘利亞與伊朗是盟國,如北約動武,伊朗反應必然強烈;五是美國和北約目前皆認為對敘利亞進行經濟與外交制裁遠比武力制裁有效,敘利亞國庫收入三分之一是靠賣油給歐洲,只要歐洲拒購敘油,再加上其他貿易杯葛,也許能讓巴夏低頭;六是敘利亞地小人多,北約一旦發動軍事行動干預,人民死傷必多。 \n 眼科醫生出身的巴夏,絕不會輕易放棄權位,他也知道西方世界不可能像對待格達費那樣對待他,因此他只會對反抗群眾更加殘忍。尤其是他看到突尼西亞班阿里、埃及穆巴拉克和利比亞格達費的下場,他肯定會把政權抓得更緊,會無所不用其極地保護其政權,這是普天之下所有獨裁者的心態。但反過來說,突尼西亞、埃及和利比亞人民的眾志成城,卻給予敘利亞反抗運動以無窮的鼓舞和信念,他們也從阿拉伯兄弟成功推倒獨裁者的實例中,獲得啟示。這種啟示就是政府的武力和血腥鎮壓不會阻止人民渴望自由與自覺的熱潮。 \n 巴夏屬於什葉派的一個少數民族支派阿拉維派(Alawite),這個支派自七○年代初巴夏的父親海菲茲攫奪政權以來,即是敘利亞的統治階層。而敘利亞人口百分之七十四是遜尼派,阿拉維和祖魯僅占百分之十六。但巴夏父子拉攏遜尼商人不遺餘力,而使敘利亞的經濟活動仍能正常運作。除了伊朗,敘利亞與黎巴嫩的什葉赫茲波拉武裝分子關係良好,與現在伊拉克掌權的什葉政府亦稱友善。敘利亞與土耳其過去為了庫德族問題交惡多年,九○年代末,敘利亞答應不支持庫德族,土耳其始從土敘邊界撤退一萬軍隊。土耳其政府這回一直力勸巴夏進行政治改革,不要對人民動武,甚至在阿拉伯國家的反對下派外長到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勸說,結果自討沒趣,四十五歲的巴夏斷然拒絕土耳其的建議。沙烏地阿拉伯和其他阿拉伯國家亦紛紛召回駐敘大使,以抗議巴夏的鐵蹄鎮壓。 \n 中國和俄羅斯過去反對聯合國安理會通過制裁敘利亞的決議。幾個月來,中國不斷譴責北約軍事干預利比亞,但在格達費政權變成風中殘燭後,北京外交部改口了,宣稱中國「尊重利比亞人民的選擇」。在利比亞變天之後,中國和俄羅斯是否也會改變立場,贊成安理會制裁巴夏政府? \n 「阿拉伯的春天」演變至今,只出現更多「不確定的秋天」,而敘利亞更是其中情勢最險峻的一個。

  • 英大學的格達費情結

     ■英國大學接受外來捐款早是司空見慣的事,但當捐助者正是國際間備受爭議的格達費家族基金,就成了被攻擊的話柄。 \n ■Fundraising frequently posed "ethical dilemmas" in which there is a conflict in values. \n 隨著利比亞情勢躍上國際版面,利比亞「狂人」格達費(Qaddafi)引發全球撻伐,英國大學募款人員都「挫著等」,因許多英國學府與利比亞間的關連如今都成了被攻詰的焦點。 \n 上個月,隨著英國媒體揭露英國多所大學接受格達費家族捐款。正值格達費持續攻擊反政府人士,引起全球震驚之際,憤怒的英國學生們群聚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職員餐廳,抗議學校與利比亞政府的關連。 \n 格達費的兒子塞夫.格達費(Saif al-Islam Gaddafi)在電視上發表演說,揚言他父親的支持者將戰到最後一顆子彈。此話令英國學生們群情激憤,尤其塞夫於2008年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取得博士學位,英國學府與利比亞之間交易匪淺,也浮上檯面。 \n 倫敦政經學院名譽受損 \n 學生們要求倫敦政經學院全球管理部門,退還格達費家族150萬英鎊(約245萬美元)捐獻金。然而,當學生們得知學校亦簽訂合約,為利比亞官員進行訓練、同時校長戴維斯(Howard Davies)擔任利比亞主權基金的投資顧問時,輿論抨擊不斷,導致倫敦政經學院名譽受損,最後戴維斯只好選擇辭職謝罪。 \n 戴維斯下台可能為倫敦政經學院帶來暫時的和平,紓緩校園內的不滿情緒。不過此事件亦凸顯出英國大學籌措資金潛在的爭議。 \n 在倫敦政經學院內部,對於接受格達費和其家族捐款一直有不同意見。戴維斯下台後,倫敦政經學院學生會曾指出,過去贊同接受利比亞政府捐款的校內主管都該辭職。 \n 倫敦政經學院不但接受戴維斯的辭呈,也同時展開調查,例如校方協助利比亞經濟部門訓練人員的費用等,而剩餘捐款設立獎學金,以協助利比亞留學生。 \n 15年前,當沙烏地阿拉伯億萬富豪賽德(Wafic Said)提供2,500萬英鎊成立商學院,當時爭議點在於,一家具有悠久歷史的學校是否應該研究商學,而非關賽德與沙國政府的關連。近來,英國輿論界紛紛將矛頭指向英國校方,質問是否對部分捐款來源感到不妥。 \n 另3所英國大學亦受牽連 \n 繼戴維斯引咎辭職後,另有3家英國大學亦公開與利比亞間的關係。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一項有關利比亞監獄有關的研究中發現,該研究獲得格達費家族基金贊助,而利比亞一部分獄警曾接受國王學院人員的訓練。 \n 利物浦約翰摩爾大學則發表聲明,表示該校商學院、健康科學院和利比亞政府之間的協議,以及提供利比亞醫護人員新生兒醫療的訓練課程。 \n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與位於利比亞首都黎波里的阿爾菲斯大學(Al-Fateh University)共同開設金融碩士學位課程,同時還為格達費的另一個兒子穆塔西(Mutassim Qaddafi)安排短期英文課。 \n 當時任職亞非學院事業發展處主管的葉慈(Sue Yates)表示,「對於一些特權家族成員而言,這是常見的事。為一些具有特殊背景人士開設的特別家教。」 \n 「道德募款:非營利董事會和募款者的守則」(Ethical Fundraising: A Guide for Nonprofit Boards and Fundraisers)一書編輯、舊金山一家慈善顧問公司主管佩蒂(Janice Gow Pettey)表示,已建立且公開可行原則,是至關重要的。另方面,對於被捐款機關而言,擁有清楚的政策也是很重要的,這些政策必須建立在該機關的價值與文化上。她說:「接受捐款者往往會面臨『道德困境』,這是很難判定對錯的情況,但可能陷入『價值衝突』的情況。」

  • 短 評-狂人遇強敵

     利比亞強人格達費雖然被稱為「狂人」、「瘋狗」,但因為難以捉摸而難以對付。聯合國安理會決議在利比亞畫禁航區,西方盟軍準備轟炸時,利比亞又突然宣布停火,但這並不會讓國際社會停止干預。 \n 表面上看來,格達費是想藉此讓盟軍的轟炸師出無名,既然我都宣布停火了,你也沒有理由再炸。事實上,如果戰機被炸、空戰指揮系統被毀,政府軍有如失去雙翼,不只武力大減,也會重創格達費的統治力量,甚至危及政權。 \n 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禁航區的決議,可以說是一個國際社會強勢介入的轉捩點。 \n 未通過前,格達費一路猛攻反抗軍而其他國家只能乾瞪眼。再瞪下去,政府軍一旦打下班加西,反抗軍就可以算是玩完了。頭過身就過,一切回到原狀。 \n 但是聯合國通過禁航區決議案,意味著西方盟國、阿拉伯聯盟及國際社會,都已有了強力介入的決心,不但要聯手發動攻擊,而且絕對要快,務必先保住班加西一線命脈。 \n 格達費翻臉如翻書,此時又突然宣布遵守決議案立即停火,聲稱的理由和聯合國禁航決議一樣─「以保護平民」。顯然是想先避避風頭,採取低姿態,讓西方盟國暫且打住空襲。 \n 但他屠殺鎮壓時下手太慘,這樣的殘忍行為,已經不為現今國際社會所容忍,既然下定決心予以制止,利比亞宣布停火的花招,是唬不了人的。

  • 狂人頑抗 美考慮出兵利比亞

     利比亞動亂昨天進入第11天,聯合國估計狂人格達費的武力鎮壓已造成數千人傷亡,格達費繼續負隅頑抗,反抗軍在首都外圍與格達費對峙,軍事上尚無重大進展,全球領袖正研究懲罰格達費的措施,美國已考慮出兵利比亞。 \n 美國白宮發言人卡尼當地時間24日在例行記者會被問到,美國是否考慮對利比亞採取軍事行動時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n 北約欲扮演協調者 \n 卡尼表示,包括出兵利比亞、採取禁運與實施禁航區等選項都在白宮的考慮之中,而且白宮很快就會做出決定,並與盟國共同採取行動。 \n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秘書長拉斯穆森,昨天要求針對利比亞召開緊急盟國會議,且如果會員國採取行動,北約準備扮演「推動者和協調者」。 \n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昨天開會討論利比亞的危機,美國總統歐巴馬稍早已和法國總統薩科齊、英國首相卡麥隆,以及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通過電話。 \n 外交人士指出,在利比亞鎮壓死亡人數不斷攀升引發外界關切的情況下,他們正在研究可能在利比亞畫設禁航區,以及對格達費家族實施旅行禁令、資產凍結和全面武器禁運。 \n 中通社報導,截至24日,利比亞反對派已控制了該國東部的大片領土,多座城市落入反對派手中。第三大城市米蘇拉塔23日成為第一座由反對者控制的西部大城市,此處距離的黎波里僅200公里。在抗爭活動最激烈的班加西,反對派已奪取了市中心最大的軍營。 \n 格達費政府也在分崩離析,至少有6人叛逃或辭職。司法部長、內政部長相繼宣布辭職支持反對派。利比亞一些規模最大的部落,已經表態支持反對派。 \n 謠傳格達費已死 \n 外電指出格達費顯然已失去班加西周遭的利比亞東部地區,反對陣營目前似乎各有盤算,也缺乏組織,既沒有統籌指揮中心,團結發動攻勢可能性也不大。 \n 據中央社綜合外電報導,美國政府官員昨天否認有關利比亞領導人格達費已死亡的謠言,表示並未出現任何跡象顯示格達費已不在人世。 \n 報導指出,大部分的死亡謠言都是在網路上流傳,但是這次格達費已死的傳言則是出自交易市場。有石油交易商表示,昨天世界油價所以走低,是因為傳出格達費遭到槍殺的謠言。 \n 新華社旗下的環球時報網,昨天轉引法國《費加洛報》的報導說,格達費正身穿防彈背心、頭戴防彈頭盔,藏身於首都的黎波里附近一座軍營裡,軍營駐紮著精銳部隊,警衛極其森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