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利率市場化的搜尋結果,共417

  • 陸首季發債規模 全球第二

    陸首季發債規模 全球第二

     中國人民銀行5日公布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大陸債券市場共發行人民幣(下同)12兆元債券,年增14%,市場規模位居全球第二。其中,受大陸政府放寬融資管道與利率下調等因素影響,民營企業在當季的發債規模為2,100億元,較2019年同期暴增50%。

  • 《基金》陳若梅:美國證券化商品 報酬多元、風險分散

    美國聯準會閃電連降六碼,並祭出無上限QE,史無前例的大動作寬鬆,引發其他國家央行群起效尤,伴隨利率不斷迫降,也讓固定收益商品投資魅力大增。摩根投信指出,全球主要央行正在上演利率迫降戲碼,許多投資人開始擔心固定收益產品的息收受到侵蝕,因此,建議投資人善用證券化商品與其他股債資產負相關的優勢,除讓報酬多元化之外,亦適度分散風險,掌握波動時刻的致勝關鍵。

  • 保證利率保單 成絕響

     高利率時代,暫時回不去了。2019年壽險業推出二段式年年還本固定利率保單,訴求十年滿年化投報率1.8%以上,短短幾個月掃入近450億元,且這是六年繳費,即未來五年內年年都有400多億元進帳,但這種保證利率保單只有去年下半年「季節限定」,今年不再復見,壽險公司已不再推出同款保單。

  • 大陸降準降息何時再現?機構:4月機率大

    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為穩定金融市場秩序,中國人民銀行於3月13日宣布定向降準,對達到考核標準的銀行降準0.5~1個百分點。但因當前疫情籠罩下全球市場依舊動盪,外界高度關注人行何時降準降息?多家機構則認為,時間點可望落在4月份。

  • 細水長流維穩 陸防大水漫灌通膨

    細水長流維穩 陸防大水漫灌通膨

     在緊急降息兩碼之後,美國聯準會(Fed)又大動作降息四碼(1個百分點),將基礎利率調低到0%-0.25%,但是大陸卻沒有跟著降息。其中有二個主要理由,一是大陸的商業銀行在利差縮小成本壓力下,不願意再降低貸款報價利率;另外,大陸央行在貨幣政策上仍可能保持著比較保守心態。

  • 人行按兵不動 3月LPR報價持平

     中國人民銀行20日對3月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報價採取按兵不動,1年期和5年期分別維持4.05%和4.75%。分析指出,由於3月中定向降準投放有限,MLF(中期借貸便利)利率也未調整,因此LPR沒有太多調降空間,但預計2020年還有15~30個基點的下調空間。

  • 陸降準抗疫 預期下周再降息

    陸降準抗疫 預期下周再降息

     為緩解疫情衝擊,幫助企業復工,大陸官方出手開閘放水,調降存款準備率,大陸央行周五宣布,從16日起定向降準,釋放長期資金5500億元(人民幣,下同),以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這也是疫情爆發以來,大陸官方出台的最新經濟刺激政策。

  • 人行:存量浮動利率貸款定價基準轉換今啟動

    中國人民銀行(簡稱人行)官方微信1日發文稱,根據人行「2019」第30號公告,存量浮動利率貸款定價基準轉換自2020年3月1日如期啟動。

  • 股票債券化 助攻台股ETF錢景

     殖利率當道,股票債券化將助揚台股ETF後市。由於市場利率幾已一片「躺平」,不僅債市難賺,連同法人看待台股的角度也和以往不同,大型行庫主管指出,現在已有「股票債券化」的趨勢,也就是比起大起大落賺價差,穩健的報酬率更重要,這將使貼近台股龍頭股或權值股、股息收益這類型的ETF後市更有發展動能。

  • 富邦投信:經濟展望佳 新興債可期

     儘管部分新興市場國家通膨,因食品價格上揚而略為走升,惟整體新興市場通膨仍處央行容忍目標區間,預期2020年新興國家仍有降息空間。鑑於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可能對全球經濟成長帶來風險,近期泰國與菲律賓已相繼降息;市場也預期2020年印尼、印度將再降息二次。此外,全球負利率債券已超過12兆美元,富邦投信量化及指數投資部主管粘瑞益認為,美債殖利率持續在低檔,具有較高殖利率的新興市場債券可望持續獲得投資人青睞。

  • 新興市場經濟展望佳 債市可期

    儘管部份新興市場國家通膨,因食品價格上揚而略為走升,惟整體新興市場通膨仍處央行容忍目標區間,預期2020年新興國家仍有降息空間。鑑於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可能對全球經濟成長帶來風險,近期泰國與菲律賓已相繼降息;市場也預期2020年印尼、印度將再降息2次。

  • 債市多頭續航 10年台債殖利率0.57%創新低

    肺炎疫情激發債市多頭,加上主要國家央行寬鬆不變,及籌碼供給缺口未除,在18日財政部標售10年債前夕,次級市場10年指標券殖利率大跌1.35個基本點(1個基本點是0.01個百分點)至0.57%,再創新低紀錄。

  • 2020投資布局 股債穩中求益

     歷經2019年股債齊揚,復華投信認為,2020年仍看好具基本面優勢、政策利多之美國低波動股票、新興美元主權及類主權債、新興亞洲美元債,此時布局建議採「穩中求益」策略,透過股債指數傘型基金,直接掌握市場行情。

  • 工商社論》人民幣基準利率一動不如一靜

    工商社論》人民幣基準利率一動不如一靜

     新年元旦當天,中國人民銀行即趕著宣布,自本月6日起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率(降準),降幅為0.5個百分點。人行如此積極地藉此釋放資金,給人們帶來「好戲在後頭」的弦外之音;海內外部分金融界人士因而預期,今年稍後,人行很可能進一步宣布降息,即調降存貸款基準利率。然而,由於大陸經濟近期有消費物價躥升等事態,所以人行今年對降息政策宜儘量予以保留;換言之,人民幣基準利率理應是「一動不如一靜」,最好避免調降。

  • 人行放大招 促房貸利率市場化

    人行放大招 促房貸利率市場化

     為加速利率市場化,同時引導房貸利率調降,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28日發布公告,確定從2020年3月1日起,規定將目前的浮動利率貸款的定價參考基準,從現行的貸款基準利率轉換為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根據銀行業者估計,此次轉換形同已有的貸款利率將重新定價,勢必影響超過百兆(人民幣,下同)存量貸款的利率水準,引起大陸房貸一族的高度關注。 \n 事實上,早在今年10月,人行就規定新發放的商業性個人住房貸款利率,必須以最近一個月相應期限的LPR為定價基準加點形成。定價基準轉換後,大陸全國範圍內新發放的首套個人住房貸款利率不得低於相應期限LPR;二套個人住房貸款利率不得低於相應期限LPR加60個基點,而先前已簽合約的個人住房貸款利率仍按原合同執行。 \n 借款人可與銀行協商 \n 不過,從人行28日公告來看,未來就算是已簽合同的貸款合約(存量貸款利率)都要改為按照LPR重新定價,將原合同約定的利率定價方式轉換為以LPR為定價基準加點形成。 \n 根據人行的公告內容,在此次新政公布後,借款人可與銀行協商確定將定價基準轉換為LPR,或轉換為固定利率,但借款人只有一次選擇權;轉換工作自2020年3月1日開始,原則上應於2020年8月31日前完成;轉換後的貸款利率水平、重新定價周期等由雙方協商確定,加點數值合同剩餘期限不變。 \n 有銀行業高管指出,隨著所有貸款利率均參考LPR為定價基準,未來貸款基準利率逐漸淡出將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 \n 錨定LPR有利申貸者 \n 另外,住房貸款關乎千家萬戶,此次對住房貸款的新政如何實施,市場尤為關注。對此,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指出,這對於存量貸款市場或者說原先的抵押貸款市場有一定的影響。但要注意,這種影響是計算方式的變化,其利率本身不會變,或者說不會過多影響購房者的月供水平。 \n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則指出,貸款利率「錨定」LPR,對於申貸者是有利的。他指出,人行自今年8月推出LPR新機制以來,1年期LPR利率已累計下降16個基點,以LPR為定價基準的新增信貸利率穩步下移,已讓企業綜合融資成本呈現下降態勢。 \n 另外,由於LPR的數據為每月公布一次,與過去基準貸款利率須等人行宣布降息才會調整有所不同。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范若瀅認為,這個改變將給商業銀行帶來更大的經營壓力和挑戰。范若瀅表示,一方面,利率公布的頻率提高將增加銀行的利差管理和資產負債管理壓力。另一方面,對商業銀行風險定價、內部定價能力也會有更高的要求。

  • 陸人銀推存量浮動利率貸款定價基準轉換

    中國人民銀行發布關於存量浮動利率貸款定價基準轉換公告,以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進一步推動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運用,存量浮動利率貸款定價基準轉換原則上於2020年8月31日前完成。 \n新浪財經28日報導,中國人行指出,目前接近90%的新發放貸款已參考LPR定價,但存量浮動利率貸款仍基於貸款基準利率定價,不能及時反映市場利率變化,不利於保護借貸雙方的權益。 \n人行表示,存量浮動利率貸款定價基準轉換的原則,是借款人可與銀行協商確定將定價基準轉換為LPR,或轉換為固定利率,借款人只有一次選擇權,轉換後不能再次轉換。

  • 降低融資成本 人行LPR報價不變

    降低融資成本 人行LPR報價不變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簡稱人行)20日公布最新一期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一年期LPR為4.15%,五年期LPR為4.8%,均與11月份相同,符合預期。分析人士認為,出於降低融資成本需要,後續中期借貸便利(MLF)和LPR還有望下行;考慮到銀行資金成本,激勵下調LPR報價,明年初或春節前降準的必要和可能性較大。 \n 自8月人行加強利率市場化改革後,至20日共進行五次LPR報價,由於在11月LPR報價分別下調1年期與5年期的LPR利率,市場對今年最後一次的LPR變動也格外關注。據路透先前調查,四分之三受訪者預期本次報價不會變動。 \n 降低製造業融資成本 \n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和高級分析師馮琳指出,本月MLF利率持穩,或是此次LPR報價未延續下調的直接原因。不過,著眼2020年宏觀經濟運行環境及剛性較強的增長目標,判斷本輪降息週期已啟動,未來MLF利率還將經歷一個「小步慢走」式的持續下調過程。 \n 未來一年期LPR將走出更大幅度下行軌跡,從而切實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為基建及製造業投資提供重要支撐。在主要針對居民房貸的五年期以上LPR方面,預期也將保持下行態勢,但下行幅度或遜於一年期LPR,這將在穩定房地產市場運行的同時,體現「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 \n 分析指出,春節前可能實施降準。為激勵商業銀行下調LPR報價,提升其放貸能力,央行除將下調MLF利率,加大公開市場操作力度,帶動貨幣市場利率震盪下行,降低商銀平均邊際資金成本外,明年還可能有2至3次、共計1.5至2.0個百分點左右的普遍降準。其中,春節前可能降準0.5個百分點,可起到緩解季節性資金壓力作用。 \n 明年中或降政策利率 \n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指出,20日LPR報價符合市場預期。從外部看,美國聯準會暫停減息降低了人行降息的必要性,從內部看,CPI仍有結構性通脹壓力,本月人行續作MLF利率保持不變,因此LPR利率保持穩定。 \n 下階段要實現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降低社會融資成本的政策目標,明年初有進一步降準的空間和必要,從而降低銀行資金成本,引導銀行降低LPR報價的點差;隨著豬肉供求趨於平衡,預計明年中通膨增速回落,將打開政策利率下調空間。

  • 大陸人行:不搞競爭性的零利率或量化寬鬆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2日發表文章表示,中國經濟增速仍處於合理區間,通貨膨脹整體上也保持在較溫和水平,即使世界主要經濟體的貨幣政策向零利率方向趨近,中國也不搞競爭性的零利率或量化寬鬆政策,始終堅守實施穩健貨幣政策,維護幣值穩定。 \n他發表在「求是」雜誌的文章稱,應主動作為,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健全金融宏觀調控機制,重視發揮積極財政政策在優化結構、減稅降費方面的重要作用,形成供給體系、需求體系和金融體系相互支撐的三角框架,保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的良好態勢。 \n文章指出,貨幣政策需要關注經濟增長,又不能過度刺激經濟增長;堅守幣值穩定這個根本目標,同時人行也要強化金融穩定目標,把保持幣值穩定和維護金融穩定更好地結合起來;貨幣政策不能單打獨鬥,需要與其他政策相互配合,「幾家抬」形成合力。 \n目前中國把握好實施穩健貨幣政策的著力點包括: \n一是總量適度,在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過程中,把握好總量政策的取向和力度。下一階段,要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貨幣條件與潛在產出和物價穩定的要求相匹配,實施好逆週期調節,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鬆緊適度,繼續營造適宜的貨幣環境。 \n二是精準滴灌,引導優化流動性和信貸結構,支持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下一階段,要繼續合理運用好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並根據需要創設和完善政策工具,疏通貨幣政策傳導,補短板、強弱項,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優化。 \n三是協同發力,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把保持幣值穩定和維護金融穩定更好地結合起來。未來還將逐步拓展宏觀審慎管理的覆蓋面,完善宏觀審慎管理的組織架構,更好地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 \n四是深化改革,強化市場化的利率形成、傳導和調控機制,優化金融資源配置。近年來央行操作利率向債券利率、貸款利率的傳導效率逐步提升,市場主體對利率的變化更為敏感。目前,正在穩步推動管制利率和市場利率「兩軌合一軌」,進一步疏通市場化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n五是促進內外均衡,完善市場化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需要強調的是,人民幣匯率是由市場供求決定的,中國不將匯率工具化,也絕不搞「以鄰為壑」的競爭性貶值。 \n下一階段,人行將繼續推動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改革,保持匯率彈性,並在市場出現順週期苗頭時實施必要的宏觀審慎管理,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 貸款利率合軌知易行難

    貸款利率合軌知易行難

     2019年8月17日,中國央行發布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公告。8月25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公告,明確自10月8日起新發放的商業性個人住房貸款利率以LPR為定價基準加點形成,推進貸款利率「兩軌合一軌」。 \n 按照央行的貨幣政策報告,是希望完善商業銀行LPR形成機制,通過MPA考核等方式推動銀行更多運用LPR,堅決打破銀行通過協同行為設定貸款利率隱性下限,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推進貸款利率「兩軌合一軌」,以市場化改革辦法促進實際利率水準明顯降低。健全央行政策利率體系,增強利率調控能力。央行的政策目標非常好,希望通過新的貨幣政策工具LPR改變現行扭曲了市場利率形成機制,並讓金融市場利率形成機制不斷成熟,降低整個金融市場的融資成本,促進實體經濟持續穩定發展。 \n 但是現實情況與政策目標相比還是差一大截。一是在中國當前金融市場的利率形成機制下,對國內的商業銀行是最有利的,中國銀行業成為全球最賺錢的銀行業。如果通過LPR讓商業銀行的貸款利率降低,改變現行利差水準及銀行利益機制,肯定會損害國內商業銀行業的利益,所以LPR是否會如中國央行所期望的那樣不斷降低,估計商業銀行是不願意的。 \n 二是中國央行引導金融市場的融資成本降低,希望讓這些低成本的資金流入小微企業、流向弱勢產業、流向實體經濟,願望是很好,但要達到效果並非易事。這些年來,中國央行統計報表一直在強調有多少資金流入實體經濟,但實際的結果是流入房地產市場。本來按照國家統計局的報表,購買住房都是投資,既然購買住房是投資,流入房地產資金當然不是流入實體經濟了。 \n 所以,這些年來,中國央行一直在降低融資市場成本,希望讓低成本的資金流入實體經濟,但實際上更多地是流入房地產市場,吹大了房地產泡沫。可以說,如果沒有商業銀行的信用過度擴張,國內的房地產泡沫吹大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商業銀行信用過度擴張與不斷把利率推低有關。 \n 三是金融市場利率機制扭曲,還表現為目前中國金融市場的利率機制還存在管制下的利率、准市場化的利率、市場化的利率、正規市場之外影子銀行的利率等。由於這些利率的價格水準相差較大,不僅造成市場的利率形成機制嚴重扭曲,也自然會形成巨大的尋租空間。 \n 四是巨大的利率尋租空間不僅讓中國銀行業以市場的合法的方式成了最賺錢的行業,也讓國內商業銀行各級的主事者都可輕易牟取大利,而且層級越高其牟利越大。銀行業的主事者們如政府一樣具有無限大的權力,而且其無限大權力很難監督。這些根本上的制度不改革,低成本的資金是否真正的流入實體經濟是不確定的。 \n 所以,推進貸款利率「兩軌合一軌」,並讓LPR成為逐漸成為中國金融市場的基準利率,中國央行的願望是很好,但是要達其目標並非易事,有可能同樣走到上海利率之路上。因為,由目前的1年期存貸款為基準利率切換到LPR並不存在一條理論邏輯及市場的路徑。(全文見中時電子報)(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 四中全會決定 健全市場化利率體系

    中共5日傍晚發布第十九屆四中全會「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簡稱決定)指出,優化政府職責體系;完善科技創新體制機制。 \n新華社5日報導,決定指出,健全以國家發展規劃為戰略導向,以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為主要手段,就業、產業、投資、消費、區域等政策協同發力的宏觀調控制度體系。完善國家重大發展戰略和中長期經濟社會發展規劃制度。完善標準科學、規範透明、約束有力的預算制度。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完善基礎貨幣投放機制,健全基準利率和市場化利率體系。 \n在完善科技創新體制機制方面,弘揚科學精神和工匠精神,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健全國家實驗室體系,構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