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刻本的搜尋結果,共03

  • 豬哥亮墓碑不刻本名藏玄機 想當他「厝邊」有條件…

    「萬秀之王」豬哥亮上月15日癌逝,事後歷經一個多月的各式紛擾,所幸最終仍於20日順利舉辦告別式,且場面熱鬧,一生圓滿畫下句點,並風光下葬在基隆擁恆文創園區的「立足星空區」,豬哥亮乃第一位點亮星空區的超級巨星,墓位占地廣闊,價值超過千萬,園方未曝光確切價格,然透露家屬有負擔部分費用。 \n據《自由時報》報導,不僅墓穴風水得天獨厚,豬哥亮下葬的時辰、方位都相當考究,一切都是為了子孫著想,且在他的花崗岩墓碑上,刻的不是本名「謝友偵」,而是「豬哥亮萬秀巨星」字樣,擁恆發言人透露這是因古代斷驗吉凶的密碼「生老病死苦生老」,也是7個字,符合庇蔭後代的7字格式,看得出來天王身後仍相當惦記後代的生活。 \n園方表示,「立足星空區」共有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等7星位,與天上的北斗七星相互輝映,在豬哥亮下葬後,還剩6個位子,但要當天王的「厝邊」可有條件,擁恆將鎖定與豬哥亮相同地位的萬世巨星,或是榮華富貴身分人士,來當這6個鄰座的主人,據悉,目前豬哥亮墓位除了墓基,其餘一切還在施工,約2個月後完工,未來開放民眾朝聖。 \n

  • 三少四壯集-文字淵源不窮盡

     今年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首日下午,和幾位同好到書友家參觀藏書。令我驚喜的是,明萬曆三十七年(1609)新安環翠堂刻本《坐隱先生精訂捷徑奕譜》。它是安徽富豪汪廷訥,聘請徽派雕版名家黃應祖刻版。卷首〈坐隱圖〉是精緻絕倫的長畫卷,為汪氏好友汪耕的畫稿。畫卷中描繪的環翠堂,係汪氏的園林。畫面上層層疊疊,似沒有什麼空間,卻又不顯得擁擠。在細密的景色,時時吹來瀟灑悠閒的涼風;有些玲瓏剔透的假山,由點點針尖、線線游絲組成;柔和溫潤的門幃,其上的花紋朵朵圈圈;輕輕飄舉的衣袂,和錦緞包袱上的圖案,刀刀細膩;人物的髮髻、髮簪,遠望似烏雲,近看纖毫畢見;全畫雕刻歷歷如繪,宛如晚明園林生活的再現,徽派木刻畫的代表作。 \n 汪廷訥,官鹽運使,除刻書外,尚工樂府,有環翠堂畫集及傳奇雜劇等,其中最有趣的是《坐隱先生精訂滑稽餘韻》。作者是陳鐸,字大聲,號秋碧,江蘇下邳人,家居金陵(南京),活在明弘治正德(1488-1521年)間。他是一位世襲的指揮官,熟悉音律,擅長作曲,當時金陵教坊子弟,稱他為「樂王」,所寫的《滑稽餘韻》,是一部用口頭語寫成的短曲,全書一百三十六曲,刻劃當時社會上各行各業,以及各種生活方式不同的人,通過本書可以看到明代中葉的社會面貌。我欣賞與我工作性質相近的〈書鋪〉一曲: \n 典墳秦火化為塵,後代尋煨燼。文字淵源不窮盡,廣博聞。須求巧匠鐫印,為人之本。先賢遺訓,萬卷付兒孫。 \n 書鋪又稱書坊,原指朝省藏書、校書、修史之所。坊刻書籍是我國最早的刻本,唐代刻本都是坊刻,五代仍以坊刻為多。北宋刻書興盛,《清明上河圖》中可見「書坊」的畫面。南宋時坊刻大盛,官方文書統稱「書坊」,與書肆並稱;連北方的金代,以及後來的元代仍延續。明初「詔除書籍稅」,出版管理和輿論控制相對寬鬆,特別是晚明時期印刷技術進步,社會經濟發達,市民文化興起,讀書階層擴大,書坊刻書空前繁榮。〈書鋪〉雖然描繪的是明代中期,但可見當時的圖書出版業,聘請技術高超的工匠刻印,自覺加強與知識份子的合作,富有文化使命感。到了晚明,富有之家如汪廷訥,加入書鋪主行列,增加投資,擴大生產規模,新書不斷推向市場。書鋪主更加關注市場動向,盡量滿足消費者的需求,努力使自己在競爭中處於不敗之地。〈書鋪〉反映明弘治、正德年間書鋪主的經營理念,無疑為晚明時期的空前繁榮打下基礎。 \n 《坐隱先生精訂滑稽餘韻》是環翠堂刻本《刻陳大聲全集》的一部份,汪廷訥在全集自序:「第原刻不善,日久益發模糊,乃自精訂,援之剞劂;而並以草堂餘意詩詞二韻附其後。」可見晚明時期的圖書出版,不是浪得虛名。而是在明代中期的基礎上,更加精益求精,足以為我們當代作為借鏡。

  • 大陸學者:北京故宮馮摹本 是贗品

    北京故宮藏品即將來台展出之際,北京故宮所藏《蘭亭序》摹本的書法藝術藝價值竟不高,引起大陸學者爭論。近日,河北唐山書畫專家王開儒發布研究結果認為,現故宮所藏馮承素《蘭亭序》摹本,經考證發現明代前的收藏史並無記載,而浙江寧波天一閣所藏明朝豐坊摹刻神龍本《蘭亭序》石碑,上有六位帝王玉璽畫押佐證、十分罕見,對比字跡較馮承素摹本更勝一籌,藝術價值要比故宮所藏高。 \n王開儒從事文物研究多年,曾論證現存《清明上河圖》是全本、而非殘卷,受到中國文物研究界矚目。據香港《大公報》報導,王開儒最近在部落格「炎黃軒」撰文指出,經他逐字比對馮承素摹《蘭亭序》與寧波豐坊所刻《蘭亭序》兩帖後,發現被郭沫若、啟功、徐邦達等譽為「天下第一書」、現珍藏於北京故宮的馮摹《蘭亭序》有疑。 \n王開儒提出四個證據佐證明代豐坊摹刻應是真正「神龍本」指出,首先,豐坊石刻本上有唐中宗的「神龍」印、唐太宗的「貞觀」印、唐玄宗「開元」印、宋太宗「淳化」印、宋徽宗「大觀」印、宋高宗「紹興」印六枚黃印,而現流傳的故宮「神龍本」沒有這麼多皇帝收藏印。 \n其次,唐宋皇帝印章難以偽造,以帖中的南宋駙馬楊鎮收藏印為例,楊鎮絕不敢偽造本朝皇帝印章,且這些皇印均有歷史可考;第三,豐坊石刻本上的唐宋元明大書法家、收藏家褚遂良、米芾、郭天錫、趙孟頫、豐坊等的題跋印章,流傳有序、不似偽造。 \n最後,豐坊刻本對比保存王羲之字體最多的《聖教序》,字跡一致者更多且更有神韻,經王開儒對比統計,豐坊刻本裡非常接近《聖教序》的字四十五個,不僅遠勝現北京故宮所藏的「神龍本」,且比歷史上一度被認為是最佳摹本、現存於日本的「定武本」也高出九倍。 \n至於現存於北京故宮的馮摹《蘭亭序》真偽,王開儒認為,此馮摹本在明代以前的收藏史上並無記載,最有可能的是豐坊依據當時存在的不同摹本,再製造出一個新摹本,後稱為馮承素所摹而流傳下來,實際上是贗品。 \n《蘭亭序》是晉永和九年(西元三五三年)暮春,王羲之、謝安等四十一人雅集會稽(今紹興)之蘭亭,飲酒賦詩、暢敘幽情,王羲之乘興為此詩集作序,共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個字,次日王羲之對幾個字不滿意、又再重寫,惜後作均不如原作,遂在原作上塗改幾個字,留下傳誦千古的《蘭亭集序》,簡稱《蘭亭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