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前世情人的搜尋結果,共83

  • 爸拔過七夕  牽前世情人走秀

    爸拔過七夕 牽前世情人走秀

    高雄大遠百在周日舉辦麻吉情人親子服裝秀,由bossini、aspero、HANGTEN、馬桶洋行提供走秀服飾,活動吸引近20組親子報名參加,在一片歡樂聲中登台走秀,小麻豆與爸拔媽咪的走秀初體驗萌翻天,加上現場許多熱情民眾圍觀,相當熱鬧。 \n \n高雄大遠百表示,今年七夕情人節跟父親節相差一周,為了給民眾一個不同的七夕情人節,特別提前舉辦「麻吉情人親子服裝秀」活動,開放給爸拔媽咪帶著小寶貝來報名參加,活動消息一發出名額立刻秒殺爆滿,報名的親子組全部都是走秀初體驗,一家4口一起報名參加的陳姓家長表示,時常在百貨公司看見模特兒或素人走秀,沒想到今天可以跟小孩一起變成眾人注目的焦點,直呼可以跟親朋好友炫耀一下了。

  • 《自遊主義》尋找島嶼情人

    《自遊主義》尋找島嶼情人

     淺淺的港灣,靜靜的沙灘 ,老老的房子,稀稀落落的人,還有必定生動活潑的自然生態……來東莒吧!來愛我的島嶼情人吧!不須獨占,可以分享,再多人也行。去找一個島嶼情人,讓你的愛有所寄託,讓你的日子充滿夢與期待,讓你的生命發熱發光,讓一個你原本完全陌生的地方,內化成心靈的主要成份。 \n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島嶼情人。 \n 在喧囂擁擠的大陸(就算是小陸也罷,想像和兩千三百萬隻負鼠關在同一個籠子裡)待久了,你會變成「很多人」中的一個,一樣吃,一樣活,一樣想……人人都成了不同的大賣場裡,一模一樣的商品,唯一的差別只是你不賣──也不是不賣,賣給上司,賣給客戶,賣給一家老小……。 \n 所以你需要一個島嶼,做你的情人。 \n 追尋想像中環海小島 \n 你不一定要立刻擁有它,先有個念想就行了。反正就是個小島,四面環著海,不可能不偏僻,不可能不安靜,所以人不可能多,也不可能有什麼事好做……還有比這更理想的情人嗎? \n 所謂情人,不就是在一起無所事事,幹嘛都開心,什麼都不幹也開心的? \n 你先在心裡想這個情人,連它在哪兒也毋須弄清楚,就先想像它的樣子,淺淺的港灣,靜靜的沙灘,老老的房子,稀稀落落的人,還有必定生動活潑的自然生態──對這方面沒興趣也無妨,情人的好處就是你不必樣樣都喜歡,取你要的就行了。 \n 甚至它連你想要的可能也沒有,那就想像唄。 \n 先「認」了這個情人:你會開始不經意發現它的「倩影」:報紙上、電視上、一些人寫的書上、某些場合不經意的言談間……聽到情人的名字令你耳目一亮,急切著想知道更多,但也不必急到去「孤狗」它,那彷彿無所不能的世界情報局檔案,哪比得上自己零零星星拾綴的片段? \n 有時候,情人在傳說中更美。 \n 當然你也可以安排跟情人見面:可以熟悉它鉅細靡遺的資料後再見,然後一一印證、多半落空;也可以慒慒懂懂、幾無所知的遇上,那就真的每一次接觸都是驚喜──不過你得像我這樣,一步一腳印的踏過島嶼每一塊土地;就像用纖細的心,觸撫情人的每一吋肌膚。 \n 愛不愛、到底愛多久都不要緊,情人不就是可聚可散嗎?又不是結髮夫妻。縱然聚散依依,可也知道終將分離,你還是得回到那擁擠喧囂的大陸,平庸疲累的活著……這一次不同的是,心裡有個情人可以想念。 \n 你當然隨時可以回來(去?)看你的情人,但這隨時也不容易,有人就永遠把那島嶼封存在記憶裡了,或者絕口不提,或者常常說起,但那畢竟都是未必如煙的往事了……。 \n 曾經有過一個「舊」情人,也聊可安慰自己。 \n 與東莒島的巧妙緣分 \n 你也可能像我一樣,一次又一次去看我的島嶼情人,愛得無可自拔,愛得死皮賴臉,一開口就是「我們東莒」,明明借來的房子卻動不動叫「我家」……熟悉每一條偏僻的磯釣小徑,瞭解每個月的潮汐起落,叫得出每個小朋友的名字(他們都叫我「大師兄」,多得意!),幫每一隻貓都至少拍過一張照片,把每一個悲歡離合的故事深深藏在心裡……泉湧而出的愛,有時簡直自己也不可收拾,對情人不都這樣?也不管人家愛要不要。 \n 我甚至願意揹起竹簍、拿著夾子,把島上每一個撿得走的廢棄物,都收拾乾淨,那些散落在草叢、土堆中的瓶罐、菸盒,雖然很少,卻是情人眼中容不下的砂子。 \n 「砂子」當然還會再來,那我就再撿,愛一個人(地方),不就是不論它的好壞都愛?不為別的,就為我自己。 \n 情人總在那兒的,情人你總可以去看視的,而你的島嶼情人最大的不同,也是最大的好處:不會拒絕你。 \n 可你去哪找情人呢?哪來的緣份呢?說的也是。我和東莒的結緣就很難想像: \n 緣定三生的島嶼情人 \n 多年前我慕名來到馬祖、從東引到北竿到南竿,是滿喜歡的,雖然只有短短幾天,回去後也寫了「去希臘,先去馬祖」(我可不會隨隨便便就把台灣一個地方給比做亞馬遜雨林或聖托里尼,然後來個「去XX不用去XX」的魯莽口號)的長文,好像在我的舊部落格裡還能找到,也有讀者說看了會想來馬祖。 \n 但我當時沒到東莒,只「聽說」有東莒這個地方,不知怎麼就在心裡發了芽,心心念念「我有一天要去東莒,而且要去很多,很多天。」 \n 但一直沒機會去呀,除了知道有個東犬燈塔、大埔聚落和船老大民宿,我就這樣一無所知的眷戀著東莒,直到去年應邀到馬祖演講。 \n 為了我八年來第一本新書《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去的,當然是為了打書,一問之下馬祖竟沒有書店買得到此書,好吧那我就自掏腰包(其實是主辦單位放在我腰包裡的演講費啦!)買一百本送給聽講者吧! \n 那時候接待我的是文化局的曉雲,我隨口說想去東莒,她說正想找人去東莒長住呢──天啊,怎麼有這般好事?這叫「自投羅網」還是「甕中捉鱉」呢?不不,這就是「天作之合」,世間的偶然,命運的必然。 \n 遇上情人不都是這麼意外、這麼充滿驚喜嗎?馬祖日報的冰芳說我前世也可能是東莒人,這是我自己說大話了,但「緣定三生」這句話又好像不假,反正我夙願已償:終於,有了東莒這個美麗的島嶼情人。 \n 那為什麼你還沒有去找一個島嶼情人呢?讓你的愛有所寄託,讓你的日子充滿夢與期待。讓你的生命發熱發光,讓一個你原本完全陌生的地方,內化成心靈的主要成份。 \n 來東莒吧!來愛我的島嶼情人吧!拿島嶼做情人還有一個最讚:不須獨占,可以分享,再多人也行。

  • 給前世的情人-珍惜自己讀不懂的書

     我記得是剛上國中時,連續讀赫塞作品的,第一本是《徬徨少年時》,第二本是《漂泊的靈魂》,第三本是《鄉愁》,第四本是《流浪者之歌》,一本接一本讀。而且不是隨便順手讀讀。每天早上用鬧鐘將自己在5點半叫醒,然後坐在書桌前,攤開書一字一字讀,一行一行讀,一直讀到該出門上學的時間。我完全記不得讀書前有沒有先吃早餐,都吃了些什麼,但清楚記得書桌上一盞裝著20瓦日光燈管的檯燈,白光照在書頁上的亮度。 \n 為什麼這樣認真?老實說,因為那時我讀不懂赫塞的書,是真的讀不懂。早上讀過的,晚上問自己到底讀了什麼,想想,腦袋一片空白。可是,一方面是不服氣,覺得只要堅持下去,陌生的字句意義總有一天會在眼前豁然開朗;另一方面是好奇,那讀不懂的字句間,偏偏有種奇特神祕的魅力,吸引我一直想看下去。 \n 與其說是讀書,不如說是在那天剛亮的時刻,享受和一種遙遠不可解的事物相聯繫的感受。一種無法用理性掌握,所以無法用言語形容,卻在身上、心底麻癢搔爬的經驗,無可取代的經驗。很長一段時間,我記得我讀過赫塞,但卻沒有能力將他書中的內容吸收進去。我知道等到自己的閱讀能力更強,理解更成熟時,我會、我需要重讀赫塞。 \n 幾年後,高三吧,我無意中從書架上揀出《徬徨少年時》,隨意翻翻,翻到了這樣的句子:「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找出被允許的和被禁止的事物。……有些人疏於思考,懶得為自己的行為把關,他只要不違反別人規定的禁令就行了,因為這樣他可以過得很輕鬆。還有些人在心目中有一套自己的法則,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n 我嚇了一大跳,這明明就是我自己的信念啊!再翻再讀,我更驚訝了,書裡的情節內容我很陌生,猜不出再下來要發生什麼事,然而書中講的道理,關於光明與黑暗的世界,關於個人的選擇,我卻都再熟悉不過!當年,我真的沒讀懂《徬徨少年時》嗎?還是一字一句其實仍進入了我的大腦, 影響了我的想法與感受?還是本來的我,個性中就藏有這些傾向,所以才會即使讀不懂,都不願放棄赫塞的書? \n 一直到今天,我還是不知道答案。不過我知道、我確信,少年時代最大的珍寶之一,就是極度善感的心,隨時吸收,隨時感應,就算對於看來陌生、疏遠的東西,也不要輕易拒絕。生命擁有比我們想像更大的空間,可以容納更多不同的東西。 \n (摘自本書之二「不把你寵壞,也希望你懂」)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