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副主編的搜尋結果,共12

  • 仍有創新優勢 《金融時報》副主編提醒大陸勿低估美國

    仍有創新優勢 《金融時報》副主編提醒大陸勿低估美國

    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近日在《金融時報》撰文提醒,中國不要低估美國的實力,並列舉了美國在企業、創新等方面的優勢,並強調在一些相關資料上,美國與盟國的總和遠大於中國。 文章稱,中國精英相信,美國正處於不可逆轉的衰落之中。但是,美國衰落的觀點言過其實了。美國仍掌握著大量資源,尤其是在經濟領域。 文章認為,一個半世紀以來,美國一直是全世界最具創新性的經濟體。這是其全球實力和影響力的基礎。那麼,它今天的創新能力如何呢?答案是:相當不錯,儘管有來自中國的競爭。全世界最有價值的10家公司中有7家的總部設在美國,前20強中有14家總部設在美國。 文章稱,如果沒有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那全球最有價值的五大公司將全都是美國科技巨頭:蘋果、微軟、亞馬遜、Alphabet和臉書。中國有兩家科技公司上榜:騰訊(排名第七)和阿里巴巴(排名第九)。但它們是唯一進入前20強的中國公司。 文章說,如果只看科技公司,在前20強中有12家是美國公司;中國公司有三家;荷蘭公司有兩家,其中之一是阿斯麥爾公司,它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設備製造商。台灣地區有全球最大的晶片代工製造商台積電。韓國有三星電子。 至於生命科學是確保國家未來興盛的另一關鍵領域。在這一領域的前20強企業中有7家是歐洲公司(包括瑞士和英國)。但美國公司在前10名中佔據了7席,在前20名中佔據了11席。還有一家澳大利亞公司和一家日本公司上榜,但沒有中國企業。總之,美國公司在全球佔據主導地位,而且幾乎所有最有價值的非美國公司都將總部設立在了美國的盟國。 馬丁·沃爾夫稱,中國聲稱它在其他領域處於領先地位,特別是在高鐵領域。但這項技術卻發源於其他國家。中國在鐵路和其他幾個領域的成功體讓它現在能快速且大規模地建設基礎設施。 他強調,總體來說,未來的美國幾乎不可能淪為無關緊要的經濟體,尤其是在它與盟國聯合起來的時候。即使中國很快就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它也不會是最具生產力和創新性的國家。而且,即使中國經濟繼續發展,美國及其盟友也應該會長期保持領先地位。 文章認為,對美國國際地位的最大威脅不是來自中國,而是來自於自身。如果它選出的領導人蔑視民主體制、種族多樣性、全球聯盟、科學和理性,它就必將會衰落。美國的一大優勢是它有能力吸引到全世界最優秀和最聰明的人才,儘管,美國現在展現出來的本土主義傾向卻在抵消這一優勢。 不過,馬丁·沃爾夫也表明,美國不太可能繼續主導世界,因為中國的人口是美國人口的四倍多。然而,只要美國繼續保持民主、自由和開放,它就很有可能在未來很長一段時期內仍是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國家。

  • 刊登吹捧師娘文 大陸期刊惹議

    刊登吹捧師娘文 大陸期刊惹議

     大陸去年一篇遭翻出刊於中國百強學術期刊《冰川凍土》的論文,因作者用長篇大談導師程國棟和師娘,闡述「導師的崇高感和師娘的優美感」,對「個人的發展以及學科的發展」都具有指導意義。也一度引發軒然大波,其中令人眼花繚亂的抒情文字被指是拍馬屁、喪失學人品格。事後該導師已請辭主編,副主編也遭停職。  該篇名為「生態經濟學集成框架的理論與實踐」文章,於2013年10月分兩部份刊在中國科學院(中科院)主管的《冰川凍土》第五期。論文摘要部份即提到:「以導師程國棟院士夫婦的事蹟為例,闡述了導師的崇高感和師娘的優美感,描述了他們攜手演繹的人生大道。」論文共分為「美與道」、「導師的崇高感」、「師娘的優美感」、「生活之美與人生大道」以及「結論」5個章節。  該文作者是中科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研究員徐中民,而他的導師正是時任《冰川凍土》主編、中國科學院院士程國棟。事件曝光後,《冰川凍土》編輯部致歉並決定撤稿。程國棟也回應媒體並致歉,隨後請辭《冰川凍土》的主編職務獲准。  惟當時徐中民回應媒體表示,涉事文章發表後,師生關係受到了影響,但他再度否認自己的論文是「拍馬屁」。  《冰川凍土》主辦單位中科院西北生態環境資源研究院則表示,該文確實存在與期刊學術定位不符問題,編輯部存在學術把關不嚴問題。已暫停該刊專職副主編沈永平的職務。  無獨有偶,近日大陸又出現「用意念將熟蛋返生孵出小雞」論文亂象,對此,中共央媒央視新聞聯播的「主播說聯播」更以侮辱性極強,傷害性更大評論此事。主播李梓萌表示,此種明顯不應該通過正常審核的所謂論文,到底是走了什麼渠道得以發表?背後又有何利益關係?希望相關部門深入調查,對孵化出這荒誕論文的種種亂象予以堅決打擊。

  • 刊登參議員「派兵鎮壓」投書惹議 紐時資深主編請辭

    刊登參議員「派兵鎮壓」投書惹議 紐時資深主編請辭

    美國《紐約時報》3日刊登共和黨籍阿肯色州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的投書,這篇名為「派部隊進駐」的文章呼籲川普總統,援引《反叛亂法》,並派遣美軍進駐各地,以弭平因非裔佛洛伊德之死而掀起的抗議浪潮及騷亂。文章刊登後引發軒然大波,多位紐時現任和離職記者批評聲浪四起,外界更不解,為何紐時會刊登這篇與該報捍衛價值背道而馳的文章。 紐時7日宣布,論壇版資深主編班奈特辭職,副主編也被調職,但沒有說明原因。但該報在文章引爆怒火後,5日在柯頓投書的網路版加註「編按」,表示該文「不符合該報的準則,且不該被刊登。」 這項人事異動消息,向來痛罵紐時為假新聞的川普,當然不會放過開嘲諷的機會。他發推特寫道,言論版主編「因為我們優秀參議員柯頓的佳作而辭職了」「紐時就是假新聞。」 柯頓更指控紐時謊話連篇,並且抹黑他的人格。他強調投書並非呼籲派兵對付抗議者,而是萬一警力不夠,可以請軍隊支援。柯頓稍早也痛批班奈特與紐時,屈服於報社編輯部「屁孩暴徒」之下,推翻了原本捍衛刊登他投書的決定。 紐時發行人A.G.沙茲伯格7日對員工發出內部通告,表示上周遭逢編務流程上的重大問題,且並非近年來首見。他和班奈特都同意,要由新團隊帶來新改變。

  • 陸天涯論壇副主編 傳在北京地鐵猝逝

    中國大陸知名網路社群論壇天涯社區的副主編金波29日晚間傳出因疾病突發在北京地鐵站內失去意識,經搶救後仍然回天乏術,享年34歲。 澎湃新聞引述金波親友表示,金波於29日晚間7時40分左右,在北京地鐵6號線呼家樓站開往潞城方向站台上突然暈倒,隨後失去意識。 金波親友表示,金波倒地後身旁兩名地鐵乘客協助失以心肺復甦急人工呼吸等急救,並有1名自稱是醫生的外國女子,也參與急救。但金波最終仍無法甦醒。 報導指出,今年34歲的金波,育有一對雙胞胎。金波在網路產業從業多年,長期擔任大陸著名網路論壇天涯社區的副主編。多名金波的同事向澎湃新聞表示,金波「工作比較拚,經常熬夜」。 天涯論壇是大陸最大的網路論壇之一,也是許多大陸網軍的聚集地。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天涯論壇的使用者人數在2013年時已達8500萬人,即便近年受到行動社群媒體影響,但在大陸網路言論仍有一定的影響力。1050630

  • 實名舉報貪官 微博成另類途徑

    實名舉報貪官 微博成另類途徑

     繼《財經》雜誌副主編羅昌平、《經濟參考報》首席記者王文志實名舉報兩位副省部級官員劉鐵男和宋林後,《新快報》記者劉虎29日也在微博實名舉報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黨組成員、副局長馬正其。其微博稱馬在擔任重慶市委常委、萬州區委書記期間,有嚴重瀆職行為,已涉嫌構成犯罪。  劉虎在「籲請中紀委對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馬正其停職調查」的微博中指出,萬州是1個山城,因三峽工程淹沒涉及重建,經濟落後。2002年,兩家國有企業──萬州區乳品公司和萬州區蔬菜飲食服務公司合併為萬州區乳峰乳業,其國有淨資產經評估確認為2770萬元(人民幣,下同)。  2002年3月,時任萬州區商貿委副主任牟東安,開始兼任乳峰乳業的董事長、總經理。2003年1月19日,萬州區商貿委主任賈在雲前往乳峰乳業調研,才發現在商貿委、國有資產管理部門均不知情下,這家公司已以170萬元「賤賣」給牟東安和萬州商貿委企業指導科科長劉弘,成為民營企業。  違法案件 批示木已成舟  對此一既違反《公司法》規定、又違反中紀委規定、涉嫌違法犯罪、還不斷接到群眾舉報的「改制」,商貿委不得不向時任重慶市委常委、萬州區委書記馬正其反映。但是,2004年7月21日,馬正其竟批示「木已成舟」,只要符合基本政策,一定以發展為重,妥善處理好此事,讓企業加快發展。  可能涉及利益交換  在馬正其的指示下,商貿委、國資委只好幫乳峰乳業順利辦完民營「戶口」。而檢察機關據稱已掌握牟東安的有關違法犯罪行為,卻按兵不動。2010年牟東安因為群眾反映過大,已辭去公職。但馬正其卻一路官運亨通,先後當上了重慶市常務副市長、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  劉虎強調,馬正其的行為,造成了數千萬元國有資產的流失,還縱容了公務員違紀、違法犯罪,是嚴重的瀆職犯罪行為,還可能涉及利益交換。

  • 《人間好文》三月十日記事

     驚蟄一過,前後陽台的花與樹,又都說著同樣的話:看我看我,我在這裡我在這裡……。白的流蘇、柚子花,紫的馬纓丹,粉紅的韭菜蘭、酡紅的九重葛,深紅的長壽花……。即使花期未至的君子蘭、沙漠玫瑰左手香,以及沒有花語的鐵線蕨、虎尾蘭、圓幣草、萬年青、番薯葉、香椿、蘆薈、角菜……,也都以青綠粉綠淡綠墨綠的葉色喧嘩不已。哦,燦爛奪目了半個多月的金花石蒜已渡彼岸,此時燦爛的是謙卑垂綴於一些盆沿的黃葉……。這些繽紛的生命,是居於城市樓宇的我一直難捨的同居者。年復一年,我參與著它們的榮枯;驚蟄之後,我的必修課是為它們除草,補肥,拭塵,修枝,或者換盆,分植。  今年驚蟄後第五日是禮拜日,近午起床一室清亮,立即快意出門披著陽光疾行。走至傳統市場一身熱汗,買完蔬果搭車回家做了雜菜湯下飯。「吃飯配報紙」,三月十日的版面大多是棒球經典賽、廢核大遊行,整份看完已下午三點,去後陽台把那盆茂密的矮葉虎尾蘭搬進廚房水槽,預定分植為三盆。這是驚蟄之後最繁瑣的一課,可能需費一小時,還是先去上網收信瀏覽副刊文章再來動手吧。  是在那樣的午後,陽光穿過書房陽台的君子蘭葉脈,與電腦螢幕打了個照面,開啟了焦桐幾分鐘前寄至的信。  親愛的朋友:  報告不好的消息:內子謝秀麗已於昨天中午逝世,在我和女兒的親吻擁抱中,及朋友們的祝福歌聲中離開我們,走得安詳,從此不再被病痛折磨。  從大學時期談戀愛起,她已陪伴了我33年,比她陪伴父母更長久。梅堯臣悼亡妻:「結髮為夫婦,於今十七年。相看猶不足,何況是長捐。」17年已哀傷逾恆,難怪我失去妻子會這麼可怕。  ……………  哦,這是外太空駭客丟來的詐彈嗎?來來回回上上下下看了五六遍,不,焦桐不會是外太空駭客,他和秀麗一直是人人稱羨的「人間」佳偶啊!頓悟的時刻,身軀霎時冰凍如靜物,淚水藏在眼球之後,不想再看別的來信,更遑論副刊裡那些長的故事短的敘述。很想打個電話給焦桐,然而舌頭僵化語言結凍。那麼寫幾個字安慰他吧,然而字都凍在腦子裡手也僵在鍵盤上……。  頹然關上電腦,踱到客廳陽台前,遙望磺溪彼岸的陽明山頂──那露出一角橘黃色屋脊的文化大學,不就是33年前秀麗情繫焦桐的校園嗎?  我比秀麗虛長十多歲,會與她結緣是因為焦桐,而我與焦桐結緣則起於時報文學獎。1980年,高信疆先生找我從《聯合報》到《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任撰述委員,焦桐以〈懷孕的阿順仔嫂〉獲得第三屆時報文學獎敘事詩優等獎,頒獎典禮時才初識這位24歲的詩人。  《中國時報》是當時第一大報,發行百萬份,員工笑稱余紀忠先生「印報紙像印鈔票」,報社資源豐足。高公1978年二度主編「人間」那些年,除了創辦時報文學獎,還常邀學人作家公開演講,聽眾入場一律免費。1981年暑夏吧,高公請陳映真在延平南路「實踐堂」演講。那是「遠行」歸來(1975)的陳映真,於文革結束(1976)後最盛大的公開演講,文藝界朋友都想聽這位左傾大將如何評斷中共的十年浩劫,八百個座位幾無虛席。演講結束後,文友們招呼聊天一團熱絡,我看到了焦桐,過去和他說幾句話,才知他還在文化大學讀戲劇研究所,也在《文訊》任編輯,我說這麼優秀的詩人應該來「人間」做編輯啊;「有機會願不願意來?」他靦腆的笑著說,「願意啊,那是我的榮幸。」──其後「人間」經過一番政治、人事動盪,這句話經過五年才得成真。  陳映真演講時還是戒嚴年代,政治高於一切,1983年初,「高層」決定「安排」高公赴美遊學,徵召金恆煒自美返台接「人間」主編。1984年11月,創辦兩年多的《美洲中國時報》因違反新聞局禁令(不得報導洛杉磯奧運中國選手獲獎新聞)被迫停刊,原任副刊編輯劉克襄轉任「人間」編輯,金恆煒也於1985年底調任《美洲時報周刊》副總編輯,由《時報周刊》撰述委員陳怡真接任「人間」主編。1986年,向陽找劉克襄去《自立晚報》任藝文中心主任兼副刊主編,我向陳怡真推薦焦桐來「人間」,這才開始我們於時報共事的十多年歲月。彼時他新婚不久,秀麗在一家汽車雜誌任編輯。  1988年解嚴初期又逢報禁開放,余先生決定增設偏重本土報導的「大地」副刊,由駱紳主編,我任副刊組主任兼「人間」主編,焦桐也因表現優異升撰述委員(後再升為副主任)。那時秀麗已升任汽車雜誌總編輯,有時加班晚了就到副刊辦公室等焦桐一起下班。秀麗一早上班黃昏下班,焦桐則黃昏上班至晚上十點半「人間」降版後下班,兩人作息不同,影響了秀麗的睡眠,臉上顆顆痘痘,看了頗覺不忍。那年年底,「人間」某編輯因「新詩類推薦獎洩密事件」去職,原任「大地」編輯路寒袖請調至「人間」,我想到秀麗臉上的痘痘,遂安排她來「大地」副刊,可以和焦桐一起上下班。之後秀麗的痘痘漸少,光潤的臉上總是浮著微笑,我也從此更了解這個屬牛的三月女子。  ●  電話響了,六妹來問身分證字號等保險資料。3月23至24日她們公司員工將赴雲林草嶺旅遊,六妹邀我同行。我對六妹委婉說道,「明天再mail給妳。」──明天先打電話去二魚辦公室問焦桐助理吧;如果秀麗的告別式在其中一天,我怎能去旅遊?  想到「告別式」三字,彷彿聽到秀麗下班時跟同事輕聲說著「再見」兩字,凍在眼球後的淚水霎時崩解,客廳牆上掛的畫都模糊起來。是的,聽到秀麗的聲音我哭了。以後只能如此在記憶裡聽她的聲音了。1986年訪問過「一代青衣祭酒」顧正秋後,我再沒聽過那麼清亮又溫柔的聲音!如果秀麗去學京劇或聲樂,想必會有突出成就的,然而她喜歡的是文學,愛上的是詩人,大學畢業後和焦桐一樣做了編輯,一起在時報服務十多年,2001年夫妻倆合創二魚出版,策畫、編輯了許多好書……。而她的聲音,不管如何勞累,一直是那麼清亮那麼溫柔……。  三月是既秀且麗的月份,她在三月十一日出生,又在生辰前兩日告別,確實堅持無愧於「秀麗」兩字。她工作起來也像她生肖所屬的牛,沉默、賣力、踏實。她到「大地」副刊做編輯後,我請她去訪問當時走紅於廣播界的本土說書人吳樂天,整理完成《廖添丁傳奇》在「大地」連載,很受讀者歡迎。那幾個月裡,她定期於上班之前去吳樂天家訪問錄音,進了辦公室則埋頭整理文稿、審閱來稿,有問題與同事交換意見永遠輕聲細語,溫柔迷人……。  1989年彼岸發生「六四」事件,「人間」收到大批海內外的控訴稿件,處理異常費時,心情也頗受影響。七月後風波漸熄,繁雜的文學獎季節又來臨,焦桐與秀麗想讓同事散散心,邀我們去桃園新屋鄉秀麗娘家吃她媽媽精心料理的客家美食,下午去石門水庫坐船遊賞山水,晚上在附近餐廳吃活魚。那個星期日有些同事忙於他事,我帶著二十四歲的兒子同行(兼司機),蕭錦綿帶著三歲的兒子,還有宋碧雲、路寒袖、張治倫、鍾宗憲與蕭淑芳(另一對人間佳侶)。  秀麗是長女,又那麼溫柔乖巧,極得家人疼愛。吃過美食帶我們上二樓參觀她的雅致臥房,害羞的笑著說,「跟我結婚前一模一樣啦。」那趟新屋之行很盡興也很有收穫,讓我們更了解「秀麗品格」的根源是一個幸福家園的愛與美。後來這些年看到焦桐層出不窮的飲食文學,總會想起那次新屋之行──原來秀麗是「飲食文學專家」的幕後推手。  ●  陽光漸漸淡薄,我走向廚房,面對那盆預定分植的虎尾蘭。秀麗對人一直那麼體貼,處事也一向盡責分明,一定不想看到我呆坐誤事的。於是繫起圍裙,戴上手套,把布袋裡的土倒入洗菜盆慢慢揉細,揉了半個多小時,拌入母親給的肥料再裝進花盆。哦,還有蚯蚓,牠們是鬆土大臣。然後植入虎尾蘭,洗淨菜盆,把泥水分別倒入三個盆裡。  矮葉虎尾蘭的葉片肥厚,纖維強韌,墨綠底色襯著花白橫紋,一片片緊密裹卷,株形如玫瑰綻放,有著飽滿、雍容的素樸之美。完成分植的功課時,我喃喃唸著:秀麗,這很像妳的氣質啊!妳聽到了嗎?  那天晚上,我終於又打開電腦,寫了幾個字給焦桐:  ……不久前你在副刊發表宜蘭美食的文章,還提到秀麗胃口很好,吃了很多;我當時邊看邊笑,認為秀麗已經快痊癒了。  如今,我也認為秀麗已經痊癒了;一個不再為病痛所苦的人,當然就是痊癒了!  我知道你很不捨,但不想勸你忍耐;想哭就哭,眼淚盈眶就讓它滴下來;這些都是人之常情啊!……  來年三月,驚蟄之後我仍會儀式般為陽台上的花與樹做功課。擦拭虎尾蘭的塵埃時,痊癒了的秀麗的聲音,將會依然清亮而溫柔的傳來。

  • 李瑞騰:?弦獲文學貢獻獎 實至名歸

     今年第二屆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的貢獻獎由詩人?弦(見圖,幼獅提供)獲得,創作類徵文也有不少作品參賽。文學星雲獎評議委員會主任委員、台灣文學館館長李瑞騰表示,?弦在創作、評論、媒體等方面的表現都非常出色,這次獲貢獻獎,實至名歸;創作類徵文也有很不錯的作品。  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是由公益信託星雲大師教育基金設置,委由獨立運作的評議委員會承辦。獎項分為主動遴選的貢獻獎,及創作徵文兩類別;創作徵文畫分歷史小說、報導文學、人間佛教散文三大類。在貢獻獎方面,李瑞騰說,由七個評議委員每人推薦一到兩個候選人,再加上外界推薦人選從中去遴選,最後由著名詩人、前《聯合報》副刊主編?弦得獎。  評議委員會推崇現旅居加拿大的?弦,在青年時代即以出色的新詩作品〈深淵〉、〈如歌的行板〉聞名,並是《創世紀》詩社的創辦人和活躍詩人,曾擔任《幼獅文藝》的主編,以中年之齡前往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攻讀碩士。  ?弦回國後受邀擔任《聯合報》副刊主編,在他主編聯副期間,台灣文學史上多場重大的文學事件都在聯副發聲,?弦採取多元開放的立場,促使聯副成為華人世界中重要的文學花園。  創作文學類的「歷史小說」及「報導文學」分別具「面對過去歷史」及「呈現今天現實」意涵。李瑞騰說,歷史小說寫作難度高,今年雖有三十多件參賽,但前三名從缺,蕭元愷〈海天夢遺〉及高志峰〈劇神〉為佳作;報導文學首獎也從缺,第二名是李秀蘭〈一路ho-hai- yan 撒奇萊雅族豐年祭紀實〉,第三名馬西屏〈眷村一道噙笑的淚痕〉。

  • 大學畢就升副主編 天才少女惹議

     大陸「天才少女」蔣方舟以年僅22歲之姿,在北京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畢業後,即獲聘擔任大陸《新周刊》副主編一職,引來大陸網友羨慕眼光。不過,網友也質疑她是否能勝任或只是藉名氣炒作。面對爭議,蔣方舟謙虛表示自己「不夠優秀」;《新周刊》方面則高喊:我們賺到了。  蔣方舟1989年出生於湖北襄樊,被譽為「天才少女」。她7歲開始寫作,9歲出書,12歲在大陸十幾家報紙開設專欄,16歲當選大陸少年作家協會主席。4年前,蔣方舟被清華大學錄取時,也曾被爆是60分降分錄取的「特權生」,一時輿論沸騰,但蔣方舟對此否認。  《新周刊》執行總編封新城3日在微博證實,蔣方舟將擔任該雜誌副主編。封新城表示,「蔣方舟2008年9月入學時即被本刊聘為特約記者,2010年4月升任主筆。這麼說吧,老員工了。」  《北京青年報》報導,封新城指出,蔣方舟未來主要負責編務,特別是建設北京記者站,她還必須寫作,「我們的薪酬制度和發稿有很大的關係。」但封新城不願意透露數字。  對於眾人質疑蔣方舟能否承擔重責?封新城說,蔣方舟比同齡人成熟許多,如今經過4年學習,一步步實踐、鍛煉,「並不是一畢業就當副主編。」「她有很多別的選擇,能繼續留在《新周刊》,我們賺到了。」  蔣方舟自己也坦言,目前還「不好說自己能不能勝任,反正努力唄。」「我是在爭議中成長的,也覺得自己不夠優秀。這會讓我的心態放得很低,不斷激勵自己。」目前蔣方舟正與大陸音樂人、導演高曉松合作一部電影,劇本已完成。

  • 創意不設限-你會拿黑桃Ace當名片嗎?

     美國幽默作家達蒙.倫揚曾在報社工作過。他說去報社應徵那一天,他坐在門外,等候忙得不可開交的主編約見。等了半天,一位小弟出來傳話:「主編要我先把你的名片送進去。」倫揚身上連張名片都沒有,但口袋裡剛好有副撲克牌,他靈機一動,挑出黑桃Ace,說:「就拿這張給主編吧!」結果他立刻獲得召見,而且馬上獲得那份工作。  每種東西都有它固定的功能,撲克牌原本是用來打橋牌、梭哈或21點等牌戲用的,倫揚用撲克牌當名片,且以黑桃Ace來代表自己,表示他跳出「功能固著」的框框,創意十足,難怪主編對他刮目相看。  其實,每種東西都可以有另一種功能或更多種功能,有人用廢棄的舊輪胎做鞦韆、當花盆,有人以用過的吸管編籃子;有人買了一架閒置老飛機,改裝內部,在美國佛羅里達開了一家飛機餐館,生意好得很。飛機的功能不限於飛行,廁所的功能當然也不只是方便,美國史迪威廣告公司就將廁所的牆壁開發成美輪美奐的廣告看板,收視率相當高,不僅廣告客戶歡迎,上廁所的人也歡迎。這些都是創意。  每個商家或企業的經營項目都不是固定的,它可以有各種意想不到的商機。譬如德國有名的沏寶咖啡連鎖店,除了賣咖啡外,還兼營販售手機及移動通訊的一切服務。而東日本鐵道公司為了興建新幹線,在挖掘穿越谷川岳的隧道時,隧道內嚴重出水。當工程師忙著擬定如何將不停湧出的水排出時,一個負責安檢的工人嘗一嘗這些水,發現味道相當清涼可口,於是向上級建議,乾脆將它們做成礦泉水來販售,於是東日本鐵道公司生產了叫做「大清水」的礦泉水來販賣,業績高達6,000萬美金。  原本因鹽業需求減少而日漸萎縮的台鹽公司,打破原來只生產鹽與鹽相關產品的「固著性功能」,擴大為生產各類海水化學產品、沐浴藻皂、牙膏、洗髮劑、海水養殖及其加工產品、魚類生長激素等等,如今更開發熱門的膠原蛋白和玻尿酸,儼然成為一個尖端的生物科技公司,並將形同廢棄的七股鹽場開發成休閒旅遊的「鹽業文化園區」。如今,台鹽的業績蒸蒸日上,股價節節升高,可說是台灣最有創意、轉型最成功的公營企業,而它的本業-鹽的生產與銷售反而只占其總業績的一小部分而已,說不定有一天連鹽都不賣了。誰說台鹽一定要賣鹽?  台鹽可以生產膠原蛋白、賣玻尿酸,你也可以當聖誕老人、打詠春拳。要想創新,就不能故步自封,就必須跳出各種「功能性固著」的框框。  (摘自本書部一)

  • 陸言論自由 台有推一把貢獻

     從新聞自由的角度來看,大陸媒體從業者正處在順應市場競爭邏輯,與擺脫政治干預的博弈賽局當中。張鳴指出,如被重點盯防的《南方周末》,雖已換了10個主編與好幾波人員,但報紙風格沒有什麼變,因為是訂戶而非黨要看的,若順著市場經濟的邏輯走,媒體將會走向更開放。  張鳴分析,由於受眾人數最多,大陸當局看的最緊的是電視,其次報紙,再其次網路。網路雖然國外的中文媒體不能看,但英文可以。很多上級領導自身不明白應該如何管,媒體人會試著衝撞紅線禁區(簡稱撞線),打游擊式的看能否滑過去。等到過了一段時間,上級領導看多了、覺得不敏感了,就開放了。  他說,大陸傳媒的變化有3個因素,第一直接跟政治形勢的變化相關,其次網路次媒體的出現,最後是微博的出現產生公民記者。大陸的媒體與新聞自由無法被徹底箝制,主要是必須受到市場經濟的制約,這些規律不是某些人、政黨、領導可以阻擋的。  《旺報》社長黃清龍認為,從《南方周末》換血事件,可看出順應博弈賽局當中,報社雖被迫將主編降為副主編,但其實以遲不派主編、薪水照舊等方式,一定程度在保護、爭取媒體空間,這與跨省異地監督一樣,是大陸媒體從控制走向變化的表現。  張鳴還表示,龍應台最近在北京大學的演講如放了顆未爆彈,因為大陸當局在意與台灣之間才剛修復的和平關係,因此特意准許龍應台公開發表敏感言論。從這個角度看,台灣對大陸的言論自由有「推一把」力量與貢獻。

  • 揭黑幕被迫致歉 編採出走

    因刊載《證監官員陷落》一文的《證券市場周刊》,於14日晚間8點多在官網刊發致歉聲明,稱與事實不符,隨後9點多,該刊主編于穎卻表示該聲明並非其所發,而是編輯部被強加的道歉,為堅持新聞原則,《證券市場周刊》核心骨幹團隊計畫集體辭職。 人民網報導,繼胡舒立團隊出走之後,大陸著名財經媒體集團聯辦(即中國證券市場研究設計中心)可能再度失去主力團隊,《證券市場周刊》主編于穎、副主編高翔、王安及主編助理計畫辭職。 矛頭直指監管層 14日,《證券市場周刊》主編助理李德林隨即在部落格發表文章《這是一個恥辱的夜晚》,文章中指出,《證券市場周刊》刊發了證監會的醜聞,卻被人強行透過網站發布了所謂的致歉聲明,文章中稱強行致歉這一行文「觸及了新聞人的底線,是一場利益的交易」,矛頭直指監管層。 《證券市場周刊》主編于穎說:「我哪裡新聞失實了?」主編助理李德林也表示,這不是周刊編輯部的致歉,而是聯辦強加給編輯部的致歉,而《證監官員陷落》一文作者尹鋒聽聞致歉聲明,第一時間表示驚詫和憤慨,他表示:「我們根本就沒有不實之處。」 中國證券市場研究設計中心即聯辦媒體管理部副總經理楊浪感到無奈,表示正在溝通,但沒有正面回答如何對應辭職及致歉聲明一事。 文章作者:我們沒有不實 《證券市場周刊》4月10日第12期封面為《證監官員陷落》,該文是「李莉門」事件追蹤報導。李莉是證監會工作人員,其前夫和前婆婆舉報其涉嫌內幕交易,指李莉提前一天獲得三一重工分紅資訊,央視對此進行報導,但證監會隨後公開聲明,對李莉進行調查後,沒有發現相關帳戶有操作該股票記錄,而且上市公司分紅資訊不屬於證監會監管範圍,因此不涉及違規。 李莉前夫繼續舉報,並向《證券市場周刊》提供了一些李莉出國旅遊的照片,周刊記者據此調查取證,並刊發報導,此文一出,引發大陸證券市場軒然大波。14日9點8分,證監會指定資訊披露媒體中國證券報網站以最快速度,全文轉載了《證券市場周刊》道歉聲明。 證監會網站全文轉載 這份致歉聲明落款為《證券市場周刊》雜誌社、時間為4月14日,這份致歉聲明中寫道:「本刊4月10日第12期刊發《證監官員陷落》一文,經進一步調查,本刊所掌握的情況與事實不符,不能得出文中『證監官員陷落』等一些結論。對於此文給有關主管部門和當事人造成的不良影響本刊誠懇表示歉意。特此聲明。」 中國證券市場研究設計中心(前身為證券交易所研究設計聯合辦公室,下稱「聯辦」)是《證券市場周刊》的主辦方、股東,負責人為王波明。聯辦旗下媒體集團中以《財經》和《證券市場周刊》最為著名,筆調犀利,尤以揭開證券市場黑幕報導聞名。此前出走的胡舒立團隊,是聯辦旗下久負盛名的《財經》雜誌的支柱和締造者之一。

  • 紀念一位詩人──昌耀

    我一直對詩人昌耀深懷敬意,一是因為他17歲就參加抗美援朝並負傷致殘,二是因為1957年那場反右運動他被光榮地打成了「右派」。我可以肯定地說,中國當代詩人中最窮困潦倒、最憤懣孤寂的詩人,除了昌耀,恐怕再別無其二了。關於他,有兩件事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想來仍心酸不已。 1994年12月,我收到了在深圳舉行的「第二屆國際華文詩人筆會」的邀請函。赴會之前,我曾向主辦者打聽與會詩人的名單,有白樺、徐遲、綠原、邵燕祥、 舒婷、李小雨、傅天琳,也有臺灣詩人管管、洛夫及雜文家柏楊和他的詩人太太張香華等,聽說昌耀也應邀出席。 12月23日下午我們在深圳遠東大酒店報到的時候,來自世界各地的華人詩人已陸續到達。但我沒有看見昌耀的身影……直到後來聽主辦筆會的負責人說起,才知道昌耀因為他所在的青海省作協不能給他報銷車旅費而放棄了參加這個筆會。聽了這話我有一種很複雜的情感:昌耀竟然窮困到這樣的地步啊!我知道詩人從來都是貧困的,但改革開放已那麼多年,市場經濟使很多地方摘掉了窮困的帽子,可是昌耀所在的西部邊陲青海,依然還是那麼地窮困,我想,窮困單位的詩人恐怕是很潦倒的。由此,我對昌耀有了無法改變的印象,在一個能夠致富的年代,他依然是一個窮困的詩人。 先生朱子慶經營的「七星書舍」,曾上架過不少詩人讓我們代銷的自費詩集。這些詩人把詩集放在書店就走人,從不過問究竟賣出了多少本,一般說來詩集很難售出,是可想而知的。記得1995年冬天,我的朋友唐軍拿來一包昌耀的詩集《命運之書》,告訴我們這是昌耀多方籌錢而自費出版的詩集,而且每本都有詩人的親筆簽名,希望我們為他代銷一下。這使我們深感榮幸,於是就把昌耀的詩集擺在書店最顯赫的位置。說來也奇,本來那些自費的詩集在我們書店都不好賣,但偏偏昌耀的詩集在不長的時間內就賣完了,我們很替昌耀高興,把全部售款請朋友轉交給了他。現在我們家的書櫃上保存的《命運之書》,就是這次奇遇留下的歷史見證。 還有一事也頗值得一記。1998年秋天,我責編的「芳草地」版面開闢的詩歌專欄很受讀者喜歡,我經常給國內的詩人打電話約稿,一天,我給遠在青海的昌耀打 了一個長途電話,我一報出我的名字,電話那邊的昌耀說:「馬莉,我讀過你的詩……只有詩人才會想方設法為詩歌尋找出路,也只有詩人編輯才會不計較發行量在 自己的版面開詩歌專欄,報紙有一個詩人當編輯,詩人就有福了!」昌耀說得極其認真而嚴肅──類似這樣的話綠原先生也說過,我聽了很受感動。但是這個詩歌專 欄壽命不長,第二年就被取消了。我在電話中告訴了昌耀。他沉默了一下,說:「因為你們的主編不是詩人。」我說是的,我們的主編從不寫詩。他又重複一遍說:「因為你們沒有一個當詩人的主編呵……」這話痛切入骨,至今言猶在耳。 2000年春天聽北京來的詩友說起昌耀,我們知道他身患絕症住院了。不久後的一天,又聽說他無法忍受病痛的折磨,跳樓自殺了,這一天是3月23日。聽到這樣的噩耗,我深感痛惜。我看見不少媒體報導了這一消息,但我沒有立刻呼應,我在想,我要怎樣做才能做得更出色些?我要怎樣做才能比所有媒體的悼念都更為深切?……在昌耀逝世100天的時候,我在我的版面上作了「百日祭」,用整整一個版面來悼念他,我的大標題是:「紀念一位詩人」。我在家中的書櫃裡找出他的三本詩集:《命運之書》、《昌耀的詩》、《昌耀抒情詩集》,我還找到他的一張照片。選發他詩作的時候,我的心情是激盪的,被詩人籲請的沉默大地忽然發出應和,隆起的奇峰、雄渾的高原、嚴寒的山川、蒼涼的河流和森林……紛紛前來與詩人共鳴: 我從白頭的巴顏喀拉走下。 白頭的雪豹默默臥在鷹的城堡, 目送我走向遠方。 我老遠就聽到了唐古特人的那些馬車。 我輕輕地笑著,並不出聲。 我讓那些早早上路的馬車, 沿著我的堤坡,魚貫而行。 那些馬車響著刮木、像奏著迎神的喇叭, 登上了我的胸脯…… 我沒有去過青藏高原,但彷彿置身其中,置身昌耀的精神故鄉……,我覺得只有這樣做才是紀念昌耀的最好方式。在紀念專版的上方,我滿懷深情地寫了如下編者按: 我們在這裡用一小塊版面來紀念一位詩人。 為什麼要紀念一位詩人?這在今天看來似乎不可思議,因為詩歌在今天的時代似乎是被人們遺忘的,人們在熱鬧與浮躁中似乎再也沒有耐心閱讀詩歌了,就連寫詩的人都要奮不顧身地為自己的發表出版像變戲法似的吶喊並爭得一席之地。因此,詩歌在今天這個喧嘩的時代,無法逃脫沉默的命運。 但是,我們紀念一位詩人難道僅僅是因為詩歌的命運如此不濟嗎?難道我們這個時代還缺乏詩人嗎?我們這個時代其實一點也不缺乏詩人,缺乏的只是像他這樣虔誠的詩人──一位從不需要用各種包裝來兜售詩歌的本色詩人,一位從不需要借用諸如『著名』、『偉大』等漂亮言詞來為自己貼金的真誠詩人,一位除了傾情於繆斯此外心無他用的詩人。 我們紀念這位詩人,他叫昌耀。他剛剛離開這個世界100天。他的一生是窮困而沉默的。他用他的一生維護了他的詩歌尊嚴。雖然不會有太多的人知道他的名字,但對於一個詩人而言,只有他的詩歌才能證明他的存在價值;他的優秀與不朽也只有(惟有)通過他的詩歌才能證明。 我們紀念詩人,我們要記住他的名字。我們紀念詩人,願詩人的靈魂安息。 我清楚地記得,副主編錢鋼審畢這個紀念專輯並把大樣交還我時,他的目光是沉重的。他只輕輕說了一句:「編者按寫得很動情!」 昌耀死去快10年!日子像靈感稍縱即逝。為昌耀先生畫完肖像並寫下此文的此刻,我想起俄羅斯白銀時代詩人安年斯基的詩句:「要知道,要仔細地諦聽/ 我的一生並非生活,而是痛苦。」昌耀去後的中國日漸強大,各項節慶活動日漸奢華,但詩歌依然賣不出稿費,很多詩人因無單位報銷差旅費,而難赴遠方的美好邀約。 在天堂裡,上帝的身邊是否預留了詩人的座位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