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副師長的搜尋結果,共06

  • 暨大附中學生自製畢業歌MV《致》

    暨大附中學生自製畢業歌MV《致》

    暨大附中108級的畢業生,為同一屆同學量身打造專屬於自己的畢業歌,高三梁承昱同學擅長譜曲,彈得一手好吉他,他找來學校語文實驗班的張仕昌填詞,發起「校內海選」遴選美聲和音與主唱,一群孩子就這樣大膽嘗試,完成一首畢業歌。 \n \n 暨大附中表示,歷年來師長培育出許多演藝明星,如金曲歌王荒山亮、偶像劇明星博焱、八點檔明星許鈞鈞、台灣小姐冠軍高曼容等校友,在各領域發光發熱,108級畢業生創作的歌曲《致》的概念是對青春的實踐、對未來的展望、對同學的不捨、對師長的感念。因學校保有許多在地原住民多元文化與特色,副歌用「泰雅」曲調哼唱,歌詞簡單好記,搭配好歌喉,讓師長們驚嘆學生創作能量如此豐沛。 \n \n 為了襯托畢業歌,暨大附中畢業生也自製、自拍、自行剪接畢業歌MV,同學把高中三年影像剪輯課程所學發揮淋漓盡致,MV更是取鏡學生常常駐足埔里的景點,如適合沉澱散心的筊白筍田、夜遊談心的河堤自行車道、校園內新穎美麗的新圖書館大樓,下課最愛去的籃球場等。 \n \n 暨大附中校長張正彥表示,「致」這畢業MV孩子從策劃到完成,學到相當多知能,這一首歌凝聚大家滿滿向心力,期盼畢業生乘著師長祝福展翅高飛,學校永遠是你們的家。

  • 兩岸史話-國軍遠征緬甸的親身紀實

    兩岸史話-國軍遠征緬甸的親身紀實

     第二百師師長戴安瀾,就在這次戰役中負了傷,因為醫藥困難,只有躺在擔架上隨著部隊抬著走,既是雨季,天氣又熱,創口生了蛆,在快到八莫附近時,就殉國了。 \n 事情經過大致是這樣,敵人從仰光北上的攻擊計畫,因在東瓜遭遇我強有力部隊之打擊,一直在膠著狀態中,使他們的攻擊計畫遭受頓挫,於是改變戰略,由泰國方面另調入大部生力軍,開進緬甸境,並且直竄我甘麗初所部第六軍之防地。 \n 第六軍在中泰緬三角地區,正面大至一千餘里,僅有四十九、九十三等三個步兵師擔任防務。不但處處空隙,且以正面遼闊,不能彼此援應:一師被攻,其他兩師無法抽調兵力赴援。敵人正利用我軍這一弱點,乃集中優勢兵力,向甘軍劉伯倫五十五師防地之羅衣考地方猛烈衝擊,劉部自然抵禦不住日軍這種猛烈攻勢,一經接觸,全部撤退,並向雲南之車里、佛海一帶撤去。 \n 朝向滇緬邊境撤退 \n 羅衣考既陷,我在東瓜、棠吉等地正在與敵作殊死戰之第五軍,乃無法繼續支持攻守戰局。且此時敵復出奇兵襲擊我後方重鎮之臘戍,實行斷我歸路。正當我到保山的那一天,由東瓜繞道北進之敵,開始猛攻臘戍,並以飛機十餘架,戰車、裝甲車30餘輛助戰。我六十二軍之一部奮勇迎擊,戰至29日午後,雙方傷亡均重,我軍遂向滇緬邊境撤退。 \n 5月3日,敵再侵陷畹町,5日猛炸怒江上面之惠通橋,同時陸軍竄至怒江西岸,我為阻敵北進,乃將惠通橋即行炸毀,與敵軍隔江對峙。畹町既失,由八莫、密支那、曼德勒至畹町前後方交通立時斷絕了,第五軍全部及第六十六軍孫立人部,均陷在曼德勒一帶,形成進退失據之勢。 \n 5月4日下午杜副長官命令在東瓜、棠吉前方作戰之部隊,連夜退卻,更限次日黎明前,必需通過曼德勒,同時以本處儲存梅茂之印刷器材,亦急待運出,乃派卡車3輛,手令編印處派往緬甸之黃綿齡主任,盡一夜之時間,將各項印刷品搶運完竣,亦限於次日黎明通過曼德勒,向八莫方面撤退。當時大家多不明瞭長官之企圖何在,至次日早晨9時,曼城鐵橋炸毀,始悉這樣爭取時間,係軍事上之措施,而阻敵北進預定之計畫。 \n 本處派至前方隨軍工作的負責人黃綿齡、江丹楓等,他們帶著七八個士兵和兩部收發電機,「每日要發行軍中簡報,報告各地重要戰況,同時還得為最高司令部搜集敵情」。與印刷及通訊器材等件離開曼德勒後,繼續奉到命令,從八莫取道滇西歸國。 \n 這一個戰局的突變,物力人力的損失,都是大極了的。原來積存在緬甸邊境的軍用物資十餘萬噸,轎車卡車吉甫車等數千輛,一時搶運不及,全部損失。又前方部隊的補結,是由中美英三國分別擔任,武器彈藥是美國負責;軍糧則由英方面負;服裝則由中國自給。那時的補給是十分充裕的,在曼德勒的軍用倉庫,物質堆積如山,這是無法運走的了,惟有付之一炬! \n 部隊是從曼德勒向八莫方向退走,沿鐵路兩線居住的緬甸人,都逃走一空,那也是很危險的。緬甸人因為極恨統治他們的英國人,這一種民族心理,被日寇利用了,就發動緬人襲擊聯軍部隊,尤其是緬甸遍地的僧侶,大多數是變成緬奸,撤退的國軍部隊,凡落伍的,都被緬人洗劫後予以殺害。 \n 部隊倉皇退往八莫途中,沿途遭遇緬甸游擊隊的襲擊,第二百師師長戴安瀾,就在這次戰役中負了傷,因為醫藥困難,只有躺在擔架上隨著部隊抬著走,既是雨季,天氣又熱,創口生了蛆,在快到八莫附近時,就殉國了。部隊當由副師長高吉人率領,一路苦鬥,部隊中,夾著一個戴故師長的靈柩,既行且打,既打又行,只帶輕便武器(重武器全部破壞),一直衝回到了雲南騰衝,這一師人此後便沒有進入印度。 \n 和二百師同一路線撤回的,還有九十六師余韶部,該部副師長胡心愉也陣亡,載胡兩將軍同時「馬革裹屍」,真不勝國失良將之悲! \n 杜副長官帶著那五軍直屬部隊和廖耀湘之新二十二師孫立人之新三十八師,退到八莫又發現敵人,遂轉向密支那方面退走,杜將軍當時決定是率部返國的,但其時遠征軍司令長官羅卓英,則堅決主張部隊撤往印度,杜副長官以國軍既然戰敗,為顯全國家體面起見,一再電請准其覓路衝回國境,但未邀接納。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只有遵命行動,退往印度去。 \n 文職軍人忠勇為國 \n 我是不能忘記我那編印處隨軍退卻的兄弟們,他們在倉皇奔北的途中,還是不斷向後方發電報向我報告軍情。我到了保山,都一直保持著對方的連絡,而同時,他們還照樣為長官部、軍部搜集情報。軍部當時如果沒有他們,其行動更其既聾且瞶,恐怕同無頭蒼蠅一般的瞎撞,損失更重。 \n 以密支那一度發現敵軍搜索部隊來說,若非編印處當時收到東京廣播,立即報告軍部,使能將部隊行動遲緩一下,則緬甸敵軍一旦發現了我軍行蹤,可能在密支那那個地區,便將我軍全部殲滅了。後來杜副長官對我談起這件事來,對這幾個文職軍人忠勇為國之精神,十分讚賞,並要我保升他們,用示鼓勵之意。 \n (待續)

  • 新疆兵團2副師長違紀 遭調查

     共軍年前查違紀,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紀委昨天宣布,新疆兵團兩名長期在兵團任職的副師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立案調查。 \n 根據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和大陸監察部網站消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5師黨委常委、副師長宋國安和第13師黨委常委、副師長馮焰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調查。 \n 根據中共黨媒人民網刊出的宋國安簡歷,1964年生,塔里木農墾大學農學系畢業。他從1987年開始在新疆兵團農2師任職,2007年擔任農5師總農藝師,2008年11月起任農5師黨委常委、副師長至今。 \n 馮焰1957年生,中共中央黨校經濟管理系畢業,1981年進入新疆兵團農5師,擔任過副連長、連長、副團長、團長,2003年升任總農藝師,2006年升至現在擔任的新農5師副師長。1030123 \n

  • 新疆兵團2副師長 涉違紀被查

    據中共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五師黨委常委、副師長宋國安及第十三師黨委常委、副師長馮焰2人,都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 兩岸史話-國共相爭與皖南事變

     岳處長挑了頭,所有人立刻附和,大家恐怕也早猜出顧長官中意的是誰。 \n 岳星明這樣做還有一個原因,身為參謀處長,在軍事調配上提建議、做計畫是他應盡的職責。如果大家都不說話,顧祝同早晚也會問到他的頭上。 \n 據岳星明自己的回憶,他當時直言不諱地表示:「唐副長官能力較差,川軍兵力分散。現在任務很重,要掩護新四軍,或者堵住他們,使之不能竄到徽州,主要是靠新調去的第七十九師、第四十師和原來住在寧國、旌德的第一○八師、第五十二師。這些部隊恐怕由上官副長官指揮為好。」 \n 委屈了唐式遵 \n 岳星明這樣說是因為四十、五十二和一○八師都是屬於上官雲相三十二集團軍的部隊,七十九師由浙東調來,與川軍不熟悉。「此外,川軍第一四四師和新七師也得準備好,如果新四軍南竄,好在側後牽住他們,這也必須統一指揮才能奏效。上官副長官雖然資格較淺,但能力強,這就應該把資歷問題擺在次要位置。只是這樣就只好委屈一下唐副長官了。」 \n 岳處長挑了頭,所有人立刻附和,大家恐怕也早猜出顧長官中意的是誰。 \n 顧祝同這時才終於說道:「我也是這樣考慮的。」說完這句話,顧祝同立刻命令岳星明就在他的辦公室草擬調整指揮系統和作戰地區的計畫。等岳星明寫好了計畫書草稿,他又親自修改,看著岳星明蓋上長官的大印,並親手密封起來,這才放心。他又指示說:「我已在電話上告訴過上官副長官,要他召集就近師長以上的負責長官,明天在徽州開一個會,你帶著計畫去代表我宣布。如果唐副長官方面有什麼意見,你們是四川同鄉,可設法向他解釋解釋。」 \n 顧長官考慮得真是周全。顧祝同最後給岳星明派了一輛小汽車,對他說:「你不要帶任何人,明晨出發,務必當天趕到。參謀處的人員你也不必告訴他們。」 \n 第二天27日一早,岳星明急匆匆地乘車上路了。國民黨這邊正加緊動武的準備,延安卻在同時收到了一份情報。看過這份情報後,前一天還為項英不能儘快撤走焦慮發火的毛澤東,此刻又覺得皖南新四軍的轉移也許不那麼危險了。 \n 這情報是國民黨內部的一份電報,內容是通報新四軍北移的路線,要沿途國軍「所部官兵與各地民眾周知」,對共產黨部隊使用的詞句是「歡送江南之新四軍開黃河北抗戰復土」,實在沒發現裡面藏有什麼惡意。 \n 這樣看起來,國民黨好像真的不會為難葉挺、項英他們。毛澤東又和朱德給葉挺等人發去電報,轉告得到的情報,當然也還是告誡「新四軍渡江仍須對桂軍戒備,以防襲擊」。 \n 這個時候,上饒的顧祝同也收到了葉挺、項英請他轉給蔣介石、何應欽、白崇禧的一份電報,解釋皖南新四軍經費、彈藥和過冬的衣服等方面存在極大困難,請求把北撤的時間向後延期。還要求把皖北的廬江縣劃作新四軍渡江後的「臨時集結境地」,「並請指定廬江六安以北路線,庶可防止與皖北友軍無謂之誤會與衝突」。 \n 顧祝同對此的看法是,這些都可以商量。這天傍晚,岳星明風塵僕僕地來到了徽州西邊的巖寺,此地有第三十二集團軍兵站的分監部,上官雲相就在這裡。他已經把集團軍總部向北推進到寧國南面的萬福村去了,自己是專門來此等候岳星明,並召開會議的。 \n 從岳星明那裡得知自己的新任務後,上官雲相便告訴他:「召集的人員都已到齊,就等你到後開飯,飯後開會。」眾人在一起吃完飯已經是晚上8時左右了,上官雲相主持召開會,唐式遵和皖南國民黨軍多數部隊的師長,還有三十二集團軍兵站的負責軍官參加了會議。 \n 會議一開始,上官雲相便說道:「新四軍北撤的可能較小,南竄的可能較大,會議是奉顧長官的指示召開的,現由岳處長傳達顧長官的指示。」 \n 轉達上峰意思 \n 岳星明於是開始傳達上峰的意思,說道:「顧長官有指示,新四軍如果北撤,我們要掩護好;如果南竄,我們務要堵止住。無論如何,皖南必須統一指揮。唐副長官擔負的正面已寬,責任已經很重;所以,這次打算暫由上官副長官負責統一指揮。」 \n 他接著宣布了帶來的行動計畫,然後又客氣地徵求唐式遵和大家的意見。所有人當然都知道這只是走過場,誰也沒說出什麼不同的看法。新四軍不走就剿滅它,這個方針他們都贊成。 \n 見議程順利結束,上官雲相立刻宣布散會,又單獨把自己屬下的四十師師長方日英、五十二師師長劉秉哲和七十九師師長段霖茂留下細談。其餘各部的長官,離部隊遠的明天早上再走。離部隊近的當即便動身返回了 。 \n 上官雲相也很快回到了萬福村。想著顧祝同把如此重任託付給他,不由得滿心的激動和欣喜。集團軍總部參謀處長武之棻見到他時,這位司令大人還沉浸在亢奮之中,禁不住脫口道出了顧祝同早有的算計:「這個任務是艱巨的,顧長官早就打算好了,才調我到皖南來擔任這個任務的。」 \n 從這句話看,顧祝同當初調上官雲相來皖南似乎確有對付新四軍的考慮,但此刻的情況表明,那時的顧祝同對這個「任務」也顯然沒有什麼具體的策畫。 \n 上官雲相又接著誇耀道:「我的總部可說是最現代的兵團指揮機構,自己沒有私人的基本部隊,但是指揮哪個部隊都能作戰,唐式遵他就辦不到。」(待續)

  • 兩岸史話-抗日戰爭外一章

     仁安羌之役,展現出國軍英勇的人道救援精神,贏得友邦一致讚揚。 \n 異域征戰 人道救援 \n 第五軍第二百師援緬,經過3次重要戰役:同古戰役、棠吉戰役與仁安羌戰役。二百師師長戴安瀾,安徽無為人,軍校4期畢業,治軍嚴明,帶領這支援面先頭部隊首抵同古,可能因國軍速抵大出日軍意料,在沒有遭到抵抗情況下,軍隊入城如入無人之境。 \n 日軍占領仰光後,下一目標即是同古。國軍二百師率先入緬進駐同古,以鐵公路掩護第五軍九六○師之後續作戰部隊布署,拒日軍繼續南侵。 \n 未幾日軍以摩托搜索隊直衝我軍前哨部隊,幸經我部隊機警圍殲成功,敵人全部落網。不過也因此引發敵軍之猛攻。 \n 敵機出動40架次轟炸,並集戰車、毒氣之聯合戰力,向同古猛攻,我軍與敵數度肉搏巷戰,激戰數晝夜,傷亡慘重。 \n 二百師因掩護全軍集中任務已畢,奉命放棄同古,旋又啣命進攻棠吉。 \n 棠吉是緬甸東部軍事重地,為一易守難攻之山城,盤據之日軍對我軍威脅頗大,二百師奉命進攻,血戰兩晝夜終於收復該地。為此,史迪威將軍頗表讚揚,一再以華語感性地說:「你們二百師英勇的戰功,不但傳到重慶,也傳到美國和全世界了。」對我軍有相當鼓勵作用。 \n 戰況至今,我軍準備集第二百師、九十六師、新二十二師之兵力,在同古以北之彬文那地區與日軍作大會戰,予敵以重創,以扭轉戰局。詎料英軍竟逕自放棄與彬文那平行之「勿外」陣地,而「勿外」以北的仁安羌英緬軍第一師復遭日軍包圍,情況危急,因而使我軍不得不放棄會戰計畫。 \n 我軍急速抽調防守曼德勒之新三十八師兼程馳援,經雙方激戰數日,我軍大勝收復仁安羌。此役殲敵1200餘人,救出英軍7000人以及大批戰車和軍用物資。此外尚有美國教士和記者數百人同時獲救,戰果光輝。如無國軍及時救援,不數日英軍只有投降一途。 \n 英軍方面並無心固守緬甸作戰,不久即退入印度,英軍原本並不希望中國軍隊援緬,他們的顧慮是怕國軍入緬若不及時撤退,將造成英人的困擾,如英軍固守緬甸作戰,豈不等於間接幫助中國抗戰,一旦中國戰後強盛,對大英帝國在遠東的勢力造成威脅。 \n 他們並認為中國抗戰之成敗,對大英帝國並無影響,故其攻守進退完全以英國本身的利益為前提。因此國軍在緬期間,全力協助英軍及英印軍抵抗日軍進犯,血戰犧牲,赴湯蹈火在所不惜,而英軍方面卻一幅懶散不羈態度,在不該放棄時輕易放棄;不應撤退時逕自撤退,盡採不合作之伎倆,甚至有將裝甲旅戰車寧可盡投江中而不動用之怪動作,實令人驚訝費解。 \n 另方面我軍迭受敵軍五十六師之猛攻,因兵力薄弱,守備力量分散,使敵人有機可乘,敵軍以戰車及快速部隊強勢攻破我防線,不久即攻陷雷列姆。雷列姆為緬甸中部重要交通線,適合機械化快速部隊運用,惜雷列姆至臘戍之間並無國軍守防,加上英軍所提供之地圖為數十年前舊地圖,地形已完全不符,因而疏於防範。 \n 4月底敵軍進占臘戍,直逼國軍後背,5月初日軍取畹町,陷八莫,並搶先占領密支那,至此國軍後方聯絡全被切斷,我軍第三十八師、預備第二師開赴惠通橋東岸布防,在怒江兩岸遂成敵我對峙之態勢,此時第六軍則奉命撤至滇南之車里、佛海地區擔任邊境防守任務。 \n 新二十二師及軍直屬部隊則由曼西、新平洋撤入印境雷多。第二百師則擬經眉苗、摩谷、入奠回國,轉戰三千里,赴緬征戰於9月16日結束。 \n 依當時情況,因回國退路早已遭日軍全部切斷,部隊宜暫時退入印境,但第五軍軍長杜聿明指示,絕不撤往印度,再多艱難也要重返自己國土,才能繼續對日抗戰到底。 \n 窮山惡水 百般掙扎 \n 二百師由戴師長帶領部隊北進邁向返國之途。首先遭到的困難是沒有緬北地區的地圖,幸好師長隨身攜帶一個指北針,方能帶領部隊朝返國方向摸索前進。為避開敵人襲擊,乃晝伏夜行,謹慎行軍,並以毛巾或白布繫於頸項以為識別,以免走失脫隊,那將是相當危險之事。 \n 在北進途中,發現山中有一條公路橫梗在前,行經時突遭敵人襲擊,戴師長胸部受傷,副師長高吉人將軍立即率部隊繞道而行,避開敵人大舉阻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以後方知這條公路是緬甸西保至摩谷的著名西摩公路,也是該地區交通要道。 \n 部隊轉入山中小道後,幸遇一當地土司(土著地區的官),囑其女兒帶路轉入大山深谷,乃得以脫離險境。 \n 但不幸的是戴師長受傷後,因缺乏食物與藥品,加上大雨酷熱,以擔架行軍9天後含恨殉職,年僅39歲。(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