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創意江湖的搜尋結果,共05

  • 華山創意江湖獲得國家產業創新獎

    經濟部公布第六屆「國家產業創新獎」得獎名單,台灣首起文創園區促參案華山文創產業園區經營團隊台灣文創發展公司,以創新的「會展演店」經營模式獲得殊榮。

  • 唯晶打造密室逃脫 國際電玩展懸疑登場

    唯晶數位率旗下文創IP遊戲,前進2017台北國際電玩展,攤位設計首創《霹靂江湖》密室逃脫、美式街頭籃球場進駐,開展期間遊戲虛寶天天登入送,現場加碼限量驚喜禮包。 \n 唯晶數位娛樂 (WeGames Corporation),今(10)日宣布,帶領旗下超人氣遊戲《霹靂江湖》、《霹靂無敵》、《三國戰紀OL》及兩款全新手遊《鬥牛》、《天際奇兵》將前進「2017台北國際電玩展」,重金打造出最具娛樂感的「唯晶數位手遊概念館」。 \n 現場除規劃多款遊戲試玩區,更首次引進密室逃脫及美式街頭籃球場等創意互動闖關。首次替旗下經典手遊《霹靂江湖》,打造實境密室逃脫《霹靂江湖:英雄古墓》互動體驗館,設置充滿懸疑情境的關卡場景,擁有專業的道具與機關,邀請玩家及霹靂粉絲一同前來腦力激盪,合力破解謎團重重的古墓,將重生的毀滅之神─棄天帝再次封印。 \n 現場有精彩好玩的密室逃脫外,玩家們還可以親眼目睹全台僅有一尊的2公尺高「素還真」紙模型,由享譽國際的紙模型達人陳文泰,耗費數月細心創作出來的藝術品,將台灣最強文創IP與紙藝術完美結合。 \n 此外,為結合本月中旬即將推出的新遊戲《鬥牛》,將超擬真的美式街頭風籃球場搬進會場,並於現場舉辦五日不間斷的籃球PK、花式籃球表演、籃球甜心互動等活動,話題性十足,料將成為2017台北國際電玩展熱門攤位之一。1060110 \n

  • 重慶菜棄川菜 辣中點綴江湖味

    重慶菜棄川菜 辣中點綴江湖味

     重慶有不少大亨是做餐飲的,但提到餐飲品牌,源自重慶的品牌卻甚少擁全大陸知名度,為了讓重慶菜成為大陸、乃至世界知名品牌,近期重慶餐飲界大炒「叫響重慶菜」議題。 \n 「叫響重慶菜」,意味要讓重慶菜聞名大陸,甚至輸出到國際市場。一般人對重慶美食的直觀印象是「火鍋」,各式各樣的火鍋,提到重慶菜就是一個字「辣」。但伴隨重慶的城市地位提高,相關文化概念也應有「話語權」,陶然居集團董事長嚴琦大力提倡重慶菜成一個新菜系,而不是過去習慣稱的「渝派川菜」。 \n 文化性格豪爽直接 \n 嚴琦說,食物代表的不僅是一種舌尖上味蕾的感覺,更是一段城市文化發展史,也是城市縮影和城市文化的載體,重慶菜的辣中帶麻,正如重慶人的性格豪爽而直接,代表著這個火熱的城市,是一種根深蒂固的城市情結和城市符號的縮影。 \n 中國烹飪協會副會長、重慶廚師泰斗李躍華說,與川菜比,重慶菜更重三椒(乾海椒、泡海椒、花椒)與兩精(雞精、味精)的融合,口味更重,如水煮牛肉、酸菜魚等,而川菜相對溫和。 \n 但李躍華強調,重慶的大菜做得比成都好很多,因為重慶交通發達,水陸都有,食材相對更多元,加上重慶是個移民城市,匯聚四面八方來客,料理手法相對創新。 \n 重慶菜是否必須由川菜獨立出來?在湖廣會館經營「飯江湖」頗為成功的美女董事長蘇醒說,「這是有必要的。」 \n 蘇醒在重慶電視台做了十年的「食在中國」節目製片人,兩年前投入湖廣會館古代文化體驗區,經營重慶菜為主的餐飲店,她追根溯源發現古代重慶菜不只是辛辣味,而是融合各地不同的「江湖味」。 \n 「飯江湖」現在是重慶人氣最旺的飯館,傳統的民間菜呈現出重慶特有的江湖文化。一進餐廳門就拜關公,牆上張貼:「不談政治、只談匪事」的字樣,服務人員穿古代跑堂的衣服,菜單是用毛筆字寫的簿冊。飯江湖人均消費不高,約50元(人民幣,下同),店裡面積不大,只能擺6張桌子,但非假日的營收卻在2萬元以上,可見受歡迎的程度。 \n 如果說,蘇醒的飯江湖是傳統重慶菜,近來攻占全大陸小吃街的江湖菜,就是直轄後推出的新重慶菜。 \n 近來在大陸小吃街裡常見的麻辣菜,比如辣子雞、芋兒雞、辣子田螺、毛血旺等,都是道地重慶直轄後衍生出的新創意菜,俗稱「江湖菜」。 \n 調味過重損及味蕾 \n 在重慶,以江湖菜為主的餐館,如順風123、外婆橋、陶然居等,都深受歡迎。重慶人習慣在周末夜晚,從一盤盤辣椒比肉多的辣子雞中,挑出肉末配著啤酒;或者是在一堆紅油中撈出小小的水煮牛肉片,重慶人認為,這才叫夠味。 \n 正因為江湖菜成為主流,但過多的調味料卻損及廚師味蕾,因此江湖菜的盛行也意外讓以前盛產名廚的重慶,越來越看不到能端得上台面的廚師。 \n 辣而麻是江湖菜特色,與成都川菜相較,一般認為較沒層次,難登大雅之堂,所以江湖菜雖然輻射範圍較川菜廣,但與川菜動輒可列入高檔宴席相比,江湖菜只能屬於市井小民的街頭食物。 \n 「中國百大名廚」之一的陳小彬對此說,有6成川菜起源地是重慶,重慶菜掌握火候會更透徹,且重慶菜不只是大家印象中的江湖菜。他認為有必要突出另種更健康、口味更能被接受的新派重慶菜。 \n 走進長江邊上的鴻恩寺大觀園,這是陶然居在重慶打造的7個古鎮之一,也是重慶有名的觀光地產,偌大的廣場上有幾根陶瓷打造的柱子,上面寫著「老重慶、新重慶、最重慶」,企圖把重慶菜行銷全國。 \n 新系菜色符合口感 \n 在大觀園裡,標榜新式重慶菜的「兩江水餐廳」每季推出的新菜品中,有越來越多的菜不麻也不辣,但保留花椒入菜的特點,口感讓外地人也能接受;因此,重慶市官員宴請外地貴賓經常會選擇兩江水餐廳。 \n 事實上,陶然居在全大陸有93個餐廳,由牡丹江到廣州、由新疆到福建,輻射範圍很廣,論規模排得上是大陸前5名,但論知名度卻遠不及潘慰的味千拉麵、甚至是張蘭的俏江南。 \n 而且,陶然居高達半數的餐廳都在重慶與成都,餐飲品牌局限在西部,原因就在於重慶菜不被視為一支獨立菜系,過於麻辣的口感也不利餐飲品牌在全大陸的推廣。因此,唱響重慶菜、宣揚重慶菜概念,有利於陶然居之後的企業布局。 \n 推展新重慶概念菜,除陶然居的嚴琦,經營火鍋生意的小天鵝何永治也正推動火鍋的新革命。 \n 推廣旅遊提升形象 \n 嘉陵江畔的洪崖洞依山而建,是重慶近來的新地標,外地觀光客如果沒到那裡吃麻辣鍋會被認為是沒到過重慶,但小天鵝的火鍋是改良過的。對重慶人來說,小天鵝的一次性鍋底,不夠香、不夠麻、不夠辣,但卻是外地人非常能接受的味道,無怪乎小天鵝的鍋底會成為外地人搶購的伴手禮。 \n 叫響重慶菜不但對企業有利,同時也成為重慶市推廣旅遊的一部分。重慶「非去不可」文化傳播公司負責人趙建就說,站在城市行銷的高度,吃是旅遊第一要素,以旅遊名義推薦重慶菜,就是推薦重慶菜背後的歷史,等於訴說重慶的故事。 \n 除了因為改直轄市帶來的知名度,重慶正打算利用飲食、旅遊、文化的軟環境,擺脫過往農民城市的刻板印象,在大陸城市圈中爭取更高的話語權。

  • 名家觀點-創意管理藝術價值與商業價值的平衡術

    名家觀點-創意管理藝術價值與商業價值的平衡術

     創意管理的目的是要使文化產品創造符合大眾的象徵符號,這種象徵符號具有意義和價值,情感和體驗,責任和使命。這才是超越時間而成為歷史的經典,這才是超越空間而成為世界的神話。創意管理是一種平衡術,在商品經濟喧囂的時代,去恪守文化的意義和市場的價值,這是人類文化傳承的矛盾,卻是人類文化因襲的真實命運。 \n 最近翻譯出版了一本有關創意與管理的新書。眾所周知,藝術家如何創作?藝術家如何將個人激動人心的創意靈感在空白的畫布或者纖柔的素紙上肆意揮灑?這在傳統農業社會和工業社會早期裡都一直是一個「蒙娜麗莎」般微笑之謎,藝術家也往往做神秘狀。 \n 鄭板橋也曾感慨說「眼中之竹」、「胸中之竹」和「手下之竹」各不相同,其間參雜了藝術家獨特的個人體驗和藝術創意。但進入工業社會後期,尤其是當今世界不同國家的社會車輪先後駛向了資訊經濟、知識經濟、創意經濟時代,駛向文化經濟的新時代,創意作為最初上帝的專權或藝術家的天賦,已不再是顛撲不破的藝術創作的真相了。 \n 文化不再是深閨之秀 \n 英國著名學者克里斯‧比爾頓在他的新作《創意與管理:從創意產業到創意管理》的新作中,試圖去揭示那些活躍在文化創意產業實踐中的創意密碼。 \n 無可置疑,當今社會進入了一個消費時代,一個側重于文化娛樂的商業時代,商業權力和傳媒娛樂權力似乎比政治權力和宗教權力都要更加深刻地影響著一個人的消費觀念和文化行為。 \n 於是乎,曾經隸屬于知識貴族的精英文化也向大眾妥協,為了大眾而生產,蛻變為大眾娛樂文化,時時向手握消費權力的大眾上帝發出諂媚討好的微笑。 \n 大眾作為「經濟動物」和「市場公民」,擁有對一切商品生殺予奪的絕對權力,包括文化商品。於是,文化也要面向大眾創作,文化產品的價值從單純的藝術價值的考量轉向複合的商業價值的訴求,從單純關照藝術家個人的藝術體驗和人文追求轉向團體的共同協作和產品的規模效益,從靜態的充滿「光韻」的膜拜價值轉向到動態的洋溢「多元」的展示價值和體驗價值。 \n 於是乎文化產品的評價也從藝術的追求和創造的個性轉變為效益、經濟和利潤。這不能不說是一種生產力的解放,是一種文化生產力的驅動,是社會發展和進步的新動力。文化不再是靜躲在博物館、美術館裏的「深閨之秀」,而是活躍在瓦肆勾欄、廟堂之外、江湖之上的百姓生活。 \n 創意不再是為了創新而創新 \n 因此,在這個語境下,創意不再是個人的天賦,而是團體的共識;創意不再是為了創新而創新,而是為了「合乎目的的適用」,要有價值;創意不再是一個思維靈感一發的結果,而是多元思維相互作用的過程;創意不再是個人的戰鬥,而是團體和組織的協同。 \n 在這裡,創意行為與促使創意達成的非創意行為同等作用。在這裡,消費行為的過程由於文化產品象徵性的特徵而變成一種創意消費。 \n 對於這些,克里斯‧比爾頓博士都進行了深入的剖析。創意正在塑造一個國家和地區產業的新形象,一個民族的創意力在國民經濟的推動因素中佔據了重要的位置。 \n 藝術價值是文化產品的根本 \n 然而,創意畢竟面對的是千年的歷史文明與易逝的現代文化的博弈。創意首先要考慮的是一個國家和民族優秀的傳統文化如何在新世紀瀟灑走過,一直走向人類的新文明,一直走向不同的國家和地區。創意管理不僅要考慮文化產品的商業價值,更要考慮文化產品的藝術價值,而藝術價值是文化產品的根本。 \n 創意管理的目的是要使文化產品創造符合大眾的象徵符號,這種象徵符號具有意義和價值,情感和體驗,責任和使命。 \n 這才是超越時間而成為歷史的經典,這才是超越空間而成為世界的神話。創意管理是一種平衡術,在商品經濟喧囂的時代,去恪守文化的意義和市場的價值,這是人類文化傳承的矛盾,卻是人類文化因襲的真實命運。 \n 克里斯‧比爾頓的《創意與管理》給我們傳統文化面臨現代化和國際化的雙重境遇下提供了一種平衡的可能,這是文化產業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平衡的一種想像,是藝術作品創意者、文化政策制定者和文化商品經營者的互相致敬,是一個可以嘗試的方法。 \n 《創意與管理:從創意產業到創意管理》,(英)克里斯˙比爾頓著,向勇譯,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10。

  • 文創產業的文化成本?

    電影《阿凡達》票房佳績,為美國賺進大量財富,要創造相同產值,台灣不知道要製造多少腳踏車。而這還沒有把強勢文化商品輸出,所造成全面性的文化影響(如:生活、消費方式的改變)導致後續衍生的商機計算在內。從這樣舉例中,不難發現文化創意產業收益的龐大。也正因此,相對於許多傳統產業的式微,強調透過文化與創意生產,以創造高附加價值商品的文化創意產業,也就日趨受到重視。 \n但日前文化創意產發展法通過後,除了該法是否能夠達成促進產業發展的立法目的外;我們更為關心的課題是:這樣一部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究竟與文化的關係何在?尤其是當檢視「文化創意產業」一詞,實不難發現「文化」與「創意」僅是作為「產業」類別的形容詞,而文化更似乎僅是作為產業發展的原料、成本之用。這時不免產生的疑問是,產業有沒有可能過度影響文化的發展,文化與產業間的關係,究竟孰先孰後?孰主孰從? \n就此而言,剛通過的文化創意產發展法,卻沒提出上述問題解答,更沒提供這片土地文化願景。它就像一張空白支票,空有各種文化創意的產業類別,而全然沒有論及文化創意的內容。這就不免讓人懷疑,在主事者心目中,「文化」、「創意」對這土地所扮演的角色,難道真的只是作為「產業」的新興火車頭?文化究竟只是為了經濟發展而服務,而可以任由產業的需求,扭曲成各種不同的賣相嗎? \n舉例來說:就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推動的媒體產業而言,電影《艋舺》雖然還沒上映,但導演與製片心目中的「生猛」江湖文化,就已引起部分萬華(艋舺)地區居民的反彈,認為該片所描繪的暴力、色情,對於萬華有負面影響。在此,不難看出當地居民的文化焦慮,擔心在虛擬化的戲劇手法下,萬華當地的庶民文化會不會成為被過度消費的客體,而該社區將可能難從色情、暴力的刻板印象中抽身。 \n又例如,就數位內容產業的發展而言,在這個數位化的時代中,藉由三國志系列電玩了解三國時代的人物,恐怕比閱讀三國志原典、三國演義的人要來得多,於是乎日本電玩公司對三國人物的詮釋,可能就片面的改變了我們的文化。事實上,這些日式卡通形象的武將面容,甚至是細腰豐臀的女戰士,或許早已不漏痕跡的取代了木刻版上的俠義人物。那麼,在推動數位內容或是其他文創產業之餘,我們所要付出的「文化成本」,將會是什麼?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也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n上述的舉例,顯示了隨著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產業的力量更可能反過來形塑文化內涵,而當文化論述的主導權被奪走,文化是否淪為任由所謂「文化創意工作者」與「文化創意產業」聯手宰割的羔羊。更有甚者,而在開放的文化創意市場中,在面對全球化、資本化的文化衝擊時,甚至是來自中、外資的「統戰」時,這個社會對文化的共識是什麼?而國家文化政策的走向又該何去何從?在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通過後,一片文化創意產業情勢大好的歡欣鼓舞下,其實有太多的問題沒有獲得解答。 \n更可惜的是,這個社會沒有藉由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的立法過程,進行對文化內涵與價值的深層溝通,並藉此機會尋求社會的文化共識。除了再次反應主事者在經濟掛帥下,對文化事務習慣性的輕忽外;在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通過的這個時刻,上述的幾個問題似乎也益發顯得迫切,而值得趁著這個「文創熱潮」方興未艾之際,進行更全面性的深度討論。如此一來,才能避免文化創意產業回頭反噬文化本身,畢竟亡羊補牢,猶未晚矣。 \n(許育典為成功大學法律學系特聘教授兼系主任,凌赫為同系博士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