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劇務的搜尋結果,共01

  • 影藝小學堂-他是個孩子 簽什麼合同呀?

    影藝小學堂-他是個孩子 簽什麼合同呀?

     當晚擺起導演的譜,召集劇務組人員,我震怒了一下子。「「我是怎麼交待的?要找人教這孩子的功課,不能因為拍戲耽誤了他的學習。不是簽了合同嗎?將來人家追究起來怎麼辦?」劇務主任以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我,說:「他是一個孩子,跟他簽什麼合同呀?」 \n 茱迪福斯特演「計程車司機」時,還是個中學生。她在片中扮演一名雛妓,勞勃狄尼洛是個寂寞富正義感的怪咖,見義勇為,最後他衝入妓院,單憑一人一槍,射殺一群惡棍,這部電影有個人人鼓掌稱快的英雄救美大結局。 \n 多機搶拍 準時赴考 \n 導演馬丁史柯西斯告訴我,他們當時的拍攝安排,大致跟著劇本次序走,為的是要培養演員的情緒,特別是片子裏有初次演戲的童星,顛三倒四的拍,演員進入狀況比較困難。這場血腥大屠殺完結篇,排在最後一個工作天。時間非常緊迫,因為依照合同,茱迪福斯特必須要在次日回學校參加期末考。 \n 美國演員工會,對於兒童演員有特殊而嚴格的規定。保護兒童的健康和發育,限制每日工作時數,避免在深夜拍戲。僱專人招呼他們的生活,有私人教師在拍戲空檔上課,保證學習進度不落後,逢上重要考試必須返校等等。違規者要受到嚴懲。 \n 這場戲挺複雜的,再怎麼趕也要拍到天亮,未成年演員熬夜到天亮,明顯違規。史導演名氣太大,這事瞞不了人。於是導演當機立斷,決定槍戰的戲以多機作業「一次過」。攝製組總動員,在租用的民宅中設計好鏡位,架燈光、鋪軌道。實景的現場狹小,還需要一個從上而下的鏡頭。他們就把這間屋子的大樑敲掉,撐起橫槓、滑動軌、攝影機緩緩隨著劇情跟進,捕捉全景。準備妥當,幾具攝影機同時開動,一氣呵成。拍出來的效果確實緊湊兼逼真。福斯特小姐準時收工,連夜送回家,沒有誤了她第二天的期末考。 \n 我聽完了還問:「你把公寓大樑給毀了,人家沒告你?」馬丁說:「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是問題。」 \n 真是如此,換一條大樑最多是花幾個錢,賠個不是,如果耽誤了年輕學子的重要考試,延誤了學習進程,因而造成她心智、精神上的傷害,用多少錢、多少時間也無法彌補。美國演員工會也是痛定思痛,才設立了這些規定。伊麗莎白泰勒曾說過:「我從來就沒有過青少年,為了拍電影,他們逼著我一步就跨入成年,那是一段極為痛苦的歲月。」 \n 天天拍戲還學習個啥子耶? \n 有一次我在中國大陸拍戲,選用了陳小弟。他剛上小學三年級,胖乎乎的,不怕鏡頭,表情自然,口齒清晰,歌也唱得不錯。或許是受到老馬丁的影響,我要求攝製組為陳小弟請一位私人教師,督導課業,也請他的母親隨組照顧兒子的生活。中方的劇務主任聽了,先略微一怔,然後答應照辦。陳小弟的母親是一位四川中年婦女,頭一次見到我就連聲道謝,給她兒子這麼好的機會演戲,將來成為大明星一定不會忘記導演。 \n 於是就陷入天昏地暗的製作期,趕進度、轉場景,每日混亂不已,累到接近崩潰。有一天想起來,我問:「給陳小弟請老師上課了嗎?」劇務主任顧左右而言他,再追問了一句,主任說:「他媽不是和他在一塊嗎?有媽媽督促著,耽誤不了學習。」 \n 偶然碰見到陳小弟的母親,問:「拍戲沒有耽誤你小孩的學習進度吧!」她一臉茫然,半天才弄明白我在問什麼,她說:「天天拍戲還學習個啥子耶?」聽著不對,質問劇務主任。他連聲道歉,自己太忙疏忽了。他說:「您放心,不過是小學三年級的課本兒,誰都能教他。這就去辦。」 \n 沒簽合同又花錢 \n 我從美國帶領一個攝影小組去大陸,堅持要按老美的規矩作業,每周休息一天。大陸的習慣是把日程排的滿滿,沒晝沒夜的幹,弄到個個精疲力竭,效率低而且容易出意外。某個休息日,我早起去爬山,看見陳小弟站在門前發愣,一臉疲憊。 \n 「怎麼了,昨天晚上沒睡好?」 \n 「對,祖叔叔躺下去就打呼,一直到天亮,跟打雷似的。」 \n 他說的是一位管劇務姓祖的小伙子。 \n 「小祖和您睡一間房嗎?你沒有和你媽住?」 \n 「我媽每天打麻將,有幾天沒見到她了。現在大概又在桌上。」「都是誰整天和她打麻將呀?」 \n 「哦,多了。」他一口氣說出一大串名字來。「有人給你補習功課嗎?」陳小弟就傻傻的看著我。 \n 「陪我去爬山吧!」小朋友立刻生龍活虎起來,連蹦帶跳地在我前面領路。他很熟悉這座小山,前面有個小動物園,養著一群猴子。陳小弟指著其中最大的一頭,說: \n 「這是他們的老猴王。」 \n 「真的很老,」我說:「比鄧小平還老。」 \n 陳小弟開心地笑了,他給其他的猴子也都起上不同領導人的名字,這孩子頗有幽默感的。我們在山上玩了一個多鐘頭。 \n 當晚擺起導演的譜,召集劇務組人員,我震怒了一下子。 \n 「我是怎麼交待的?要找人教這孩子的功課,不能因為拍戲耽誤了他的學習。不是簽了合同嗎?將來人家追究起來怎麼辦?」 \n 一屋子人都低下頭,沒人接腔。我又吼了一陣,劇務主任打圓場:「導演別擔心,沒問題的,我們沒有和那孩子簽合同。」 \n 「什麼?」我再度提高了嗓門。劇務主任以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我,說:「他是一個孩子,跟他簽什麼合同呀?」 \n 拍攝結束,陳小弟的母親來向我提條件,導演答應過簽合同、請老師補習,都沒有兌現,怎麼算!最後多付給她一筆錢。史大導演說得有理,凡是用錢能擺平的事,都好辦。 \n 我還是認為不應當耽誤陳小弟的學習,幼年教育何其重要,不能錯過每一刻。不過到了大陸,我成了光桿司令,號令不行,指揮無力。還聽到中方有人在背地裏抱怨:「導演是個假洋鬼子,弄什麼鬼花樣要跟一個孩子簽合同,最後還不是多花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