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劉崇佑的搜尋結果,共04

  • 兩岸史話-愛國正義一律師

     可見腐敗政府干涉司法,自民初北洋時期已然。但也有少數法界人士如劉崇佑律師,周衡檢察官與葉在均審判長等,不懼惡勢力,以維護法律正義與尊嚴。 \n 下午1時刑庭開始審理,辯護人林行規先反駁原判所列舉之事實,繼由劉崇佑律師陳述應請法庭調查:(一)孫幾伊是否係總編輯?(二)所登之科洛撲禿金自傳係譯自日文,但孫幾伊不懂日文故該書非他所譯。(三)上海各界聯合會開會是否曾由上海軍民長官派人到場監視,及10月10日北京學生所散布之傳單事前事後是否未經政府禁止?最後審判長宣告,對於事實行調查後再行審理。 \n 3月5日下午1時高等審判廳開庭繼續審理。主要是由劉崇佑律師提出質疑及反駁原判之理由,辯論歷時1小時之久。其主要之質疑為: \n 一、《國民公報》於五月二十五日到七月八日在警廳監視中,七月八日起又在糾察中,「則其所記者,當然即官廳之所許」。 \n 二、孫幾伊自九月十六日起才代理總編輯,「何能即以概括從前刑事責任?」 \n 質疑辯論歷時久 \n 其所舉反駁原判之理由大要為: \n 一、科洛撲禿金自傳原文係反對暴力革命,所述為數十年前俄國及其個人經歷;該報所謂「世界革命潮流」等乃史家用詞,絕無煽惑他人推翻政府之意。故煽惑內亂罪不能成立。 \n 二、上海警廳已證明「上海各界大會」屬正當合法之會且有官吏臨場監視,並無不法,則登載該會中之演說詞如「共和國家以人民為主體,政府措施不當,為害國家,人民應當有以制裁之」,屬自然之理,不得謂為構成聚眾為強暴脅迫之罪。 \n 三、該報所謂「第一個要件使是排除不正當的壓迫」乃贊同我國參加和會代表拒絕簽字,並非鼓吹以暴力反抗之意;批評南北議和「多不是光明正大的接洽」故「最後唯一的希望在國民自己統一起來,此尤至極正當之語」;又所謂「正當的制裁」是「合法」之意,「新人與新生活」一文措詞亦絕無妨害治安之罪。 \n 四、報導學生集會散發傳單之事,當時在場警察並未沒收禁止或散發之人,亦絕無妨害治安之罪。故原判全然錯誤,應請審判廳宣告無罪。 \n 3月6日以孫幾伊無罪,正式取消地方廳原判。唯高庭檢察長表示不服,旋即向「大理院」(即最高法院)上訴而將孫幾伊繼續羈押。此時,劉崇佑律師原已由全國律師聯合會選派,代表我國參加在東京舉行的「國際律師會」,乃為繼續代表《國民公報》抗辯而請辭。他於4月間提出答辯書,「孫幾伊因《國民公報》事件被上告一案答辯理由書」,《晨報》曾於民國9年4月28日刊出,後被選入山東友誼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名律師論辯詞》一書。該書編者認為其特點為:「解剖事實嚴謹精細,闡釋文意周詳縝密。」惜於轉錄時偶有誤字,如「懇乞」誤作「襲乞」,「不知」誤作「兀知」而失原義。 \n 大理院判決結果 \n 此答辯書加強初、二審辯護之缺漏,據理剖析力爭,直言起訴前題之錯誤而予以辯駁。重點在(一)強調孫幾伊確為後期的代理主任編輯,《國民公報》從5月25日起發行即受警察廳之監視,故「本案被告事件,被上告人及國民公報社皆不能負責任」。(二)詳細說明該報所介紹科洛朴禿金之學說思想;據實確定所報導之上海、北京聚會都是合法而傳布之消息和散發之傳單等均未遭禁止;具體解釋評論時政文章內容之無煽惑性,故「國民公報登載各節絕不能成立犯罪」。另再指出:「上告理由……或則割裂原文,或則顛倒意義,牽強附會,指白為黑,實屬無可諱言。」又批評上訴書中所謂「近來激黨盛行,人心不靖,往往有假借名義,利用青年,貽害地方,危及國本」之語,而說「然國家刑罰權之行使,應以絕對嚴格為主,就事論事,量罪科刑,被上告人既非以激黨身分而被訴追,報紙記載公眾共閱,又非專為青年學子而設,則此題外之議論,又與本案有罪與否何涉?」最後語重心長地表示:「有罪固在所必罰,有枉亦所必伸。法律昭垂,事實共見。如本案者,萬眾所瞻,惟在貴院今茲之最後判決。民國是否有法律,是否可恃,竊願執最高民權之貴院有以維持之。」今日觀之,此言無疑仍應是執法者之明鏡。 \n 干涉司法是濫權 \n 5月14日大理院判決結果,有關「科洛朴禿金自敘傳」,「新人與新生活」及「學生界之空前大慶祝」三則撤銷,處孫幾伊有期徒刑5月。未判決前,每羈押兩日可抵徒刑1日。大理院判決書中有兩點最可注意,即(一)「凡在報館從事編輯者,即為該報編輯人。不問曾否呈報警察官署,有無總編輯、分編輯或主任編輯等名稱,均應一體負責。蓋發行報紙原各有一定之目的,其在同一報館以同一目的從事編輯其責任本不可分。」(二)「一切文書圖畫,客觀上足使社會組織與其現狀因而動搖,或動搖加甚,即有害及公共安寧秩序之可能者,均在禁止出版之列。故止須其出版行為出於故意,而不必有妨害治安之目的及豫見。亦不必確已發生實害,且其文書體裁之為論說,為記述,以及編輯方法之為自撰,為轉載,或翻譯等類均非所問。」此兩點嚴重影響言論自由,顯然是北洋政府鉗制輿論之策。 \n 6月29日《晨報》透露: \n 《國民公報》案一審之後推事何班升官,檢察官華國文晉級;二審撤銷原判,諭示無罪後,推事單毓華次日即被陷遭逮捕,檢察官周衡與審判長葉在均於3個月內受到壓迫去職;而提上訴之高庭檢察長表示係受司法總長指示行事。可見腐敗政府干涉司法,自民初北洋時期已然。但也有少數法界人士如劉崇佑律師,周衡檢察官與葉在均審判長等,不懼惡勢力,以維護法律正義與尊嚴。3人也因而成為好友,後曾在天津合辦法律事務所。 \n (全文完)

  • 兩岸史話-愛國正義一律師

     當我們聽到劉律師聲稱被告的行動是出於愛國義憤,依法無罪的時候,就一致點頭稱快,學生們這種沒有妨害法庭秩序而又能清楚的表示他們意向的舉動,鼓勵劉律師說出一段極有份量的話。 \n 連北京許多小報也有報導。如8月22日《小公報》(第147號)的「新聞」有: \n 北大學生案本日開始公判 在京全體學生亦於本日自首 \n 北京大學學生魯士毅等,被地檢廳提出公訴,已紀前報。茲查地方審判廳已定本日上午十時開庭審判。主任檢察官為楊天壽,主任審判官為王克忠,被告律師為劉崇佑。此案發生以來,本為世人所在意,故本日前往旁聽者必甚多。在京外國人亦甚注目於此案。聞昨日已有外國新聞記者蓋大士氏(比國人)前往看守所,慰問被告各學生云。 \n 冰心的報導 \n 由於辯護理由充分,二十六日判決結果:被告孟壽椿、劉仁靜、狄福鼎、易克嶷與朱耀西五人無罪;魯士毅、王文彬、劉翰章、陳邦濟、謝紹敏及倪品貞有傷害或私擅監禁之罪;原告許有益、俞忠奎、程體乾、楊濟華則有「侮辱」之罪。分判拘役十四日(五人),徒刑三月(三人)或四月(二人)不等。判拘役之在押者以羈押期相抵,其餘各有罪者皆獲緩刑。使自動自發,意圖維護北京大學不受腐敗政府干擾的十一位學生獲得釋放,免受刑責。這是劉崇佑律師對抗執政當局,為弱勢學生義務辯護成功的第一案。當時法院為了保持顏面,做此判決,雖有人不滿意,一般也只好接受了。 \n 著名女作家「冰心」(謝婉瑩,1900-1999)當時是協和女子大學理預科學生,原擬學醫,五四運動時因是協和女大的學生自治會「文書」,參加了北京女界聯合會的宣傳組。這次北大學生事件開庭,宣傳組派她去旁聽作紀錄。她寫了一篇「二十一日聽審的感想」,於8月25日在《晨報》第7版中刊出,作者署名「女學生謝婉瑩」,是她的第一篇文章。因十分生動,甚受讀者歡迎。文中與審判有關的部分如下: \n 二十一日早晨,我以代表的名義,到審判廳去聽北大學生案件的公判。我們一共有十一個人,是四個女校的代表。 \n 劉律師辯護的時候,到那沉痛精彩的地方,有一位被告,痛哭失聲,全堂墜淚,我也很為感動。同時又注意到四位原告,大有「躑躅不安」的樣子。以及退庭出的時候,他們勉強做作的笑容。我又不禁想到古人一句話,「哀莫大於心死」。唉!可憐的青年!良心被私慾支配的青年! \n 審判的中間,審判長報告休息十五分鐘。這個時候,好些旁聽人,都圍在被告的旁邊招呼慰問,原告那邊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我想被告的自有榮譽,用不著人的憐憫。我們應當憐憫那幾個「心死的青年」。 \n 自開庭至退庭一共有八點鐘,耳中心中目中一片都是激昂悲慘的光景。到了六點鐘退庭的時候,我走出門來,接觸那新鮮清爽的空氣,覺得開朗得很。同時也覺得疲乏飢渴,心中仍是充滿了感慨抑鬱的感情。 \n 我盼望改天的判決,就照著他們二人所說的話。因為這就是「公道」,這就是「輿論」。 \n 此文甚受讀者歡迎。從那時起,她開始在《晨報》發表短篇小說和散文,之後成為中國著名的作家與中國兒童文學的前驅者。 \n 張國燾的回憶 \n 張國燾(1897-1979),1916年秋考入北京大學理工預科,後轉入本科。在校期間參加了五四運動,曾因領導上文所述「六三」事件中被捕,是北京學生領袖之一。他的自傳《我的回憶》第64頁裡也記下此案開庭之經過: \n 八月底,魯士毅等被捕已近兩個月,北京地方法院才宣告偵察終結,正式開庭審訊。開庭的那一天……學生的辯護律師劉崇佑先生是一位有名的法學家,也是研究系的一位著名領袖。他義務出庭為被捕的同學辯護,極為賣力。使主控的檢察官在庭上窮於應付,我和其他在那裡旁聽的同學們每當聽見檢察官陳訴被告曾犯毆打官吏、反抗政府、擾亂治安等內亂罪行時,便一致怒目相視,當我們聽到劉律師聲稱被告的行動是出於愛國義憤,依法無罪的時候,就一致點頭稱快,學生們這種沒有妨害法庭秩序而又能清楚的表示他們意向的舉動,鼓勵劉律師說出一段極有份量的話。他說如果被告人等罪名成立,全國將育萬千學生自請拘禁。審判長在庭內外這樣輿情壓力之下,終於當庭宣告各被告無罪開釋。(待續)

  • 兩岸史話-愛國正義一律師

     言至此,旁聽席滿座欷歔流淚,被告更多傷心痛哭,全場頓呈悽慘現象。 \n 傅斯年窮一夜之力,撰成「安福部要解散大學了」長文投稿《晨報》。刊出後立即引起各界的重視。7月21日「北京學生聯合會」公開宣布「安福部破壞大學」,並舉出7月16日幾位「安福部」的議員和議院的職員於「中央政聞社」宴請一些學生,收買他們發動歡迎胡仁源、拒絕蔡元培回校及要求恢復民國元年學制之事實,呼籲全國注意。也因而造成著名的北大學生「護校」事件。 \n 此事件發生在7月17日。是日,為「安福部」所收買的學生等在北大「法科」開會商討如何進行「迎胡拒蔡」等事時,有北大學生2百餘人聞知而闖入。雙方發生爭執,扭打,魯士毅等11學生將「親安福部」的許有益(休學)、俞忠奎、程體乾、楊濟華(均在學)與王朝佑(已畢業)關在「理科」教室中詢問受賄、誣陷等事。為警察救出後,許、俞、程、楊4人乃提出告訴。因得安福部人士之助,檢察廳於28日將魯士毅、王文彬、朱耀西3人拘捕。其餘孟壽椿、劉翰章、陳邦濟、劉仁靜、謝紹敏、狄福鼎、易克嶷及倪品貞因當時不在校內,隔日自行投案,亦遭囚禁。 \n 8月2日,北大教授陳大齊等赴檢察廳,欲保釋學生而未獲准。8日,檢察廳正式以傷害及私擅監禁之罪名,將被告魯士毅等11人提起公訴。但原告楊濟華等,也以誹謗罪起訴。 \n 劉崇佑義務辯護 \n 這案件被告學生所請的辯護律師是《晨報》之一創辦人劉崇佑。劉律師一向同情正派的學生運動。「五四」發生後,北京律師公會曾於5月8日決議如曹汝霖等欲請律師,一律不接受;學生如有需要,則願盡義務。5月10日法院傳訊曾被捕學生時,劉崇佑即曾指導學生如何應對。民國31年朱自清在《當代評論》發表的「不知道」一文中就寫到此事: \n ……五四運動的時候,北平有些學生被警察廳逮去送到法院。學生會請劉崇佑律師作辯護人。劉先生教那些學生到法院受訊的時候,對於判官的問如果不知道怎樣回答才好,或者怕出了岔兒,就乾脆說一個「不知道」。真的,你說「不知道」,人家抓不到你的把柄,派不了你的錯處。…… \n 羅家倫晚年回憶五四運動時,也說他為學生應訊事,幾次請教劉崇佑律師。 \n 劉律師為主持正義,為北大護校學生義務辯護。並為此學生互訴案撰有近5千字之辯護書,曾載於民國8年8月27日北京《晨報》及民國8年8月30、31日上海《民國日報》。 \n 審判經過與結果 \n 8月21日開庭。北京、天津各大報多有詳細報導。如天津《益世報》23日有「特別紀載」,專篇報導審判詳情。有關劉律師的辯護部分如下: \n (律師劉崇佑君謂)此事竟無證據,法廳所最可恃者,不過警區之報告,而區長對於親見之狄福鼎尚承認報告有誤,則其餘可想。至於偵探之報告,則自稱得諸傳聞。聞傳聞之說豈可納人於罪?其餘驗傷等報告亦多自相矛盾之處,望法庭必詳細調查,以重真相云云。 \n 嗣審判官不肯再行調查。律師繼續發言謂:此案法廳所得之證據如報告等項,辯護人以為既多彰彰不可靠之事實,則法律上自失其根據。原告口供自係一面之辭,被告口供據其陳述,則稱記錄以後並未閱過亦未簽押,於法律手續不無欠缺之處。今遽行辯護,則辯護人亦有辭可說,即據原告供詞,如稱魯士毅已高坐台上又能台下之許有益,許有益既能上台,則又何所謂審問。此點因早為審判長所明察。 \n 其他又如攻擊狄福鼎走來走去作書記,則書記豈走來走去所可作者?況狄福鼎不在會場已有黃區長允為證明,若謂押解,則法科至理科地將二里豈有途中警察不聞不問之理?況據警察報告,亦謂當時大眾帶說帶笑而赴理科。若謂逮捕,則祕密開會係許有益等自來,何勞逮捕?若謂監禁,則許有益等謂被禁於一教室內,有警察張某謂證。 \n 次日有友人六人前來接去,跳牆而走。須知既已監禁豈六人所可接去,既屬來接,何勞跳牆?況北大牆之高矮又為路人共知,此言之有無根據一思即可明瞭。若謂保證書,悔過書,則至今尚未查得此物,豈可聽原告一面之辭?假有此物亦不過道德上之行為,豈須法庭之保結可比?至於共同犯罪一語,尤為不解,法律上所謂共同犯罪,必須事前有準備,當事有分職,乃得成立。 \n 今據種種事實,彼等二者皆無,何得稱為共犯?況據北京大學留京學生所遞之全體負責公呈,與此事亦極有關係,可見此事乃數百人之聚眾行動,決非十一人之共犯。既非共犯則原告雖稱輕微傷害,亦當問尋毆打之人,何可加於此十一人之身上?今就法律而言,此十一人無所謂罪,亦無所謂共同犯罪。就人情而言,被告之心跡實為全國所共諒。政潮黑暗危及教育,今日某派思攫取校長,明日某黨擬併吞學校,使青年學子讀書且不能安心。苦心孤詣,維持學校。至於今日還要告他犯罪,致令坐廢光陰,陷身囹圍。他們不過不幸而為中國人罷了。 \n 言至此,旁聽席滿座欷歔流淚,被告更多傷心痛哭,全場頓呈悽慘現象。言畢審判長謂問檢察官有何意見解答?檢察官起立略謂:律師方纔說魯士毅既作審判官何能打人一節,余意不妨,須知彼等並非正式法庭。律師起立說:既非正式法庭,又何有乎犯罪?家庭兄弟之爭,兒戲之舉?事屬常有,何曾事勞法庭檢舉?學校即學生之家庭,事屬相類,可不勞國家法律之尊嚴。況法律所以排斥惡性學校,所以培養士氣。今一般青年曾受國家培植,自非惡性可言,為國家立法初心,為貴廳愛護青年盛意計,顧及刑事政策至少亦不與執行云。繼又由律師要求被告人取保,謂拘留的目的所以防被告人消滅證據而且逃遁,今既喪失此兩種目的而仍使多數青年收押,實屬法律上不必,人道上難忍之事。望即取保。 \n 嗣經法官以現離判決時不遠,不必取保。宣布辯論終結退庭。當場旁聽人莫不感動,爭向被告表示敬意,而見原告則噪之以鼻。並聞女界代表以為將來判決不能彌意時,將有相當表示云。(待續)

  • 兩岸史話-愛國正義一律師

     編者按劉崇佑為民初大律師,20多年的執業生涯,不畏威權、協助弱勢,向政府抗辯不當訴訟和裁判。民國8年五四運動發生後不僅教導學生應對檢警訊問,也在7月發生安福系政客製造的學生互訟案中,義務擔任擁護蔡元培回任校長之北大學生辯護律師。作者劉廣定為台灣大學名譽教授,劉崇佑先生為作者先祖父。 \n 劉崇傑是劉崇佑之胞弟,原任駐日使館參事,並曾代理館務。探知重要消息,由梁啟超陸續向國內友人報告。 \n 民國8年發生的五四運動,至今已逾90年,相關之專書和文章可說已是汗牛充棟。雖近幾年來已少談論,實際仍有一些乏人重視之要點。本文即欲說明,「五四」及隨後學生運動之火種乃先祖崇佑公與友人在北京創辦的《晨報》所點燃,隨後先祖也以律師身分義務幫助學生,為遭北洋政府囚禁起訴的學生辯護。 \n 「五四」學生運動 \n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巴黎和會中,日本據袁世凱和段祺瑞先後主導所簽賣國密約,強行接收德國之所有在華權益,造成國人強烈不滿。和會期間,正好梁啟超於民國8年初率丁文江、徐新六、張嘉森(君勱)、蔣百里和劉崇傑等到歐洲訪問,2月中旬到巴黎。 \n 其中劉崇傑是劉崇佑之胞弟,原任駐日使館參事,並曾代理館務。探知重要消息,由梁啟超陸續向國內友人報告。3月22日《晨報》以「梁任公之重要來電」報導: \n 轉汪、林二君鑑。交還青島,中、日對德同此要求,而孰為主體,實目下競爭之點。查自日本占據膠濟鐵路,數年以來,中國純取抗議方針,以不承認日本承繼德國權利為根本。去年9月,德軍垂敗,政府究用何意,乃於此時對日換文訂約以自縛?此種密約,有背威氏(按,指美國威爾遜總統)十四條宗旨,可望取消。尚乞政府勿再授人口實。不然千載一時良會,不啻為一二訂約之人所壞,實堪惋惜。超漫遊之身,除襄助鼓吹外,於和會實際進行,未曾過問。惟既有所聞,不敢不告,以備當局參考,乞轉呈大總統。 \n 超 十一日。 \n 《晨報》的主要人物為蒲殿俊,劉崇佑。他們與梁啟超、外交總長汪大燮、以及原任司法總長林長民等原皆屬「進步黨」,意氣相投。故這重要消息自然就由《晨報》領先披露。 \n 4月初,汪大燮、張謇、熊希齡、范源廉、王寵惠與林長民等即組成一個「國民外交協會」,汪大燮為委員長,希望讓國內民意真正形成外交的後盾,爭取國家權益。 \n 民國4年5月7日,日本向袁世凱提出「二十一條」。所以當時以5月7日為「國恥」紀念日。國民外交協會已訂8年5月7日在中央公園舉辦「國民大會」,各校學生團體也決定是日發動遊行,示威抗議。因《晨報》5月1日率先以「頭條」(第二版)報導「山東問題之警報」,指出「此次外交失敗即足以亡國。」引起國人注意此問題之嚴重性。 \n 次日更刊出幾件「頭條」消息,其中最重要的是林長民的「外交警報敬告國民」,其全文是: \n 昨得梁任公先生巴黎來電,略謂青島問題因日使力爭結果英法頗為所動,聞將直接交於日本云云(原電見另欄)嗚呼,此非我舉國之人所奔走呼號,求恢復國權,主張應請德國直接交還我國,日本無繼承德國掠奪所得之權利耶?我政府,我專使非代表我舉國人民之意見,以定議於內折衝於外者耶?今果至此,則膠州亡矣!山東亡矣!國不國矣!此惡耗前兩日僕即聞之,今得梁任公電乃證實矣!聞前次四國會議時,本已決定德人在遠東所得權益,交由五國交還我國,不知如何,形勢遽變。更聞日本力爭之理由無他,但執1915年之廿一條條約,及1918年之膠濟換文,及諸鐵路草約為口實。嗚乎!廿一條條約,出於脅逼;膠濟換文,以該約確定為前提,不得逕為應屬日本之據。濟順、高徐條約,僅屬草約,正式合同,並未成立,此皆國民所不能承認者也。國亡無日,願合四萬萬民眾誓死圖之! \n 山東如此斷送 \n 同日該報又以「山東竟如此斷送耶」為大標題,列三條「緊要新聞」: \n ◆巴黎代表電告束手 \n ◆梁任公早來警電 \n ◆政府國民曷不自圖補救耶 \n 最後說: \n 觀上消息,山東問題大勢已去。惟茲事最後決定權仍操諸我,今友邦不能為助我政府,國民應死力堅持,勿稍退卻。彼意大利思啟封疆不遂,決然脫退和會。法國爭薩爾礦權,卒獲如願以償。我國同為參戰之一員,而所獲之結果,乃並敵人所掠奪之我國固有權利不能由我直接收回。此事若成,我國家尚有何面目視息於國際場裡。時至今日,國民猶不自圖補救,則真不知死所也。\t(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