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劉曉波的搜尋結果,共209

  • 吾爾開希曾聲援太陽花 政治主張挑戰中共底線

    據媒體報導,入籍中華民國、定居臺灣的大陸民運人士吾爾開希募款鑄造已故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的雕像,預計7月13日劉曉波逝世周年時,在臺北市府前廣場公園落成。 吾爾開希在103年「318學運」期間到場勉勵學生們說,「在關鍵的歷史時刻站出來是光榮的!」。綠營當年成功阻擋服貿協議,但時至今日,中國大陸直接推出繞過中華民國政府直接針對人民的惠臺《31條》政策搶臺灣人才。赴大陸就學就業、面對競爭、脫離小確幸舒適圈已形成新風潮。 大陸政府近期更展現自信,在回應媒體提問BBC創造的「脫臺者」時稱,「兩岸是制度和人才之爭」。此外,許多318學運時期反服貿的年輕人,紛紛跑去大陸賺人民幣。更別提那些反服貿、反核的藝人歌手了。 吾爾開希先前在網路媒體投書,主張「中華民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無論是政府對政府,還是國家對國家,我認為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接受的「對等」口號,突破兩岸僵局,同時保衛台灣的自主與獨立。我主張中華民國向全世界明確宣示『不在國際社會主張對全中國的代表權』,用難以辯駁的事實挑戰『一個中國』政策的立足點。」 問題是,大陸的底線是不接受「一中一臺」及「兩個中國」。只要接受「九二共識」,兩岸就能維持和平發展,中國大陸也願意提供中華民國一部分國際空間,例如馬政府成功參與WHA,對照現在蔡英文的斷交潮,與馬英九任內儘失一國就是「九二共識」才有活路的明證。 吾爾開希主張的「事實」,並不能改變國際社會弱肉強食、即使加入聯合國也未必能獲得正義的「事實」。臺灣2300萬人有主張維持現狀、統一、推翻中華民國獨立建國的言論自由,同樣地大陸14億人也有主張和平統一、武力統一、維持現狀的自由。 若依吾的主張,向全球明確宣示『不在國際社會主張對全中國的代表權』,對中共就是主張「一中一臺」,而切斷與中國大陸的連結,更直接違反大陸《反分裂國家法》反映兩岸處於「分治」而非「分裂」的立法精神,等同我方「片面改變現狀」,促使中共出下策武力攻臺。挑戰中共的底線的結果是「非自願性急统(武統)」,而挺318學運是破壞中華民國的民主法治,加速吾爾開希稱「很多信仰自由與民主的大陸人所心嚮往之的祖國」─中華民國的衰亡。 318學運成功重挫馬政府,協助民進黨奪取政權。而蔡政府上臺至今不發展經濟,全力搞政治鬥爭鬥垮國民黨,讓臺灣進入永無寧日的內耗與衰退,雖然吾、王「民運人士」的頭銜永遠存在,但歷史是一面最好的鏡子。

  • 男籃亞洲盃》假摔助攻!中國險勝黎巴嫩摘第5

    男籃亞洲盃》假摔助攻!中國險勝黎巴嫩摘第5

    薩德無疑是今年亞洲盃男籃賽地主黎巴嫩20日飲恨落敗的頭號罪人!誰也沒想到,中國大陸與黎巴嫩的第5名之爭,竟因薩德最後37秒假摔被吹技術犯規,讓劉曉宇罰進致勝分,幫助中國79比78險勝,今年亞洲盃第5收場。 整場比賽雙方互有領先,可是黎巴嫩靠著薩德最後1分鐘的進球,取得78比75領先,幸好吳前最後42秒投進追平三分球,接著黎巴嫩歸化球員佩爾進攻犯規,把球權送給中國隊,沒想到此時薩克竟因假摔被吹技術犯規。 這個罕見的判例,讓劉曉宇罰進超前分,儘管中國隊下波攻勢沒進,薩德卻在最後4秒,又發生要命傳球失誤,確定把地主黎巴嫩快要到手的勝利搞砸,難怪38歲老將法迪難過到跪地不起,始終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劉曉宇、韓德君與吳前各替中國隊拿下13分,顧全12分,胡金秋10分、6籃板,中國隊能在主控郭艾倫因傷缺陣,且僅派出半個國家隊的「藍隊」拿下亞洲盃第5,表現還算勉強及格;黎巴嫩以法迪30分、8籃板最佳。 至於菲律賓靠著羅密歐、萊特各有13分貢獻,終場75比70力挫約旦,搶下本屆亞錦賽第7名。

  • 天堂不撤守-從劉曉波之逝,看一國良制的期待

     劉曉波先生癌末病逝,讓人痛心、惋惜,也是中華民族的一大損失。劉曉波是「溫和的民主派」,他的一生有許多機會可以謀取個人的成就,或者是於外國發展,但是他始終選擇回到中國,以一個「中國人」的身分,希望以自己的自由作為中國民主的火種。  作為相信民主價值者的角度,要如何對劉曉波離去適切地表達自己的感受,是頗費思量的。  台灣也走過威權時期,雖然在威權時期的許多作為,從今天所謂「民主」標準來看是不及格的,但是台灣內部也有很多人覺得,如果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台灣就全面民主化的話,是否能夠有後來的經濟奇蹟,以及現在的穩定繁榮?  因此,真的要說,筆者的感受是「不解」。在中國大陸軟硬實力如此蒸蒸日上,經濟蓬勃發展,全世界都在關切、注意中國的腳步時,包容劉曉波,或者退一萬步來說,提早一段時間讓劉曉波先生出獄治療,不也是無傷大雅嗎?  筆者「不解」,是因為現在的中國,有條件實現更高一層的成就。從大陸近來推波的「中國夢」、「強而不霸」等理念來看,「王道」才是中華民族所要追求的目標,「近悅遠來」、「以德服人」,對於自己的人民、同胞手足,又何嘗不是如此?  當然,治大國如烹小鮮,對於領導人來說,心中一定會有著改革的優先順序。大陸近來大力反腐肅貪,雖然得到了普羅大眾的掌聲,但也可能埋下一些不安的因素,是否北京當局覺得,「政治改革」必須在「反腐改革」之後才能成功?這不得而知,但就目前的表現,中國大陸的政治氛圍,從民主的量度、自由的量度來看,又更為蕭瑟。  長期以來筆者呼籲「一國良制」,這是台灣人民可接受、大陸人民可受益,而「中國」整體更往前進的方向,但是也有不少人質疑。台灣的朋友說,大陸怎麼可能會願意跟台灣「良制」呢?  「良制」指的是更成熟、文明,而且可以讓兩岸人民都接受、更能提升人民福祉的制度,這個「良制」不代表是台灣現在所實行的民主制度,也可能是其他更「良」的制度,換言之,關鍵在「良」,而非「制」。用白話來說,不管我們自己多喜歡「民主」,這可以是一種內在的相信,但對於大陸的政治體制,卻不必變成一種「我贏過你」的優越感,保持一種自我警醒式的謙卑。  從台灣的照面來看,可以這麼說;但從台灣現在的表現來看,我們恐怕也沒有「絕對的高度」說台灣現在實行的制度就是不能質疑、完全進步的「良制」。  在台灣總統直選、權力制衡、受保障的新聞與言論自由,讓台灣在民主的各項指標上有著美聲,但是台灣的民主也的確有不足之處。  在馬政府執政時期,我們看到的是民主降低了政府的效率,讓施政淪為內耗空轉。而在蔡總統上任後,民主竟有成為「濫權」溫床的傾向,對在野黨的清算、資源的運用有黨派之私,「前瞻」沒有經過財務分析,只為綁樁,以及對言論自由的限制,台灣的民主正走在回頭路上,這一點是可憂的。  也因此,與其把台灣的民主當成一種「高人一等」的優越感泉源,去看不起中國大陸的政治體制,台灣更該努力的其實是提高台灣的民主品質,向全體中華民族證明,「民主」在台灣,濫權者會受到監督,舞弊者會受到制裁,權勢在司法面前不起作用,每一種認同都得到包容,會有更好的治理品質,能帶給人民更幸福的生活。  而若從大陸的照面來看,即便在台灣,包括筆者在內對民主政治懷有信仰的許多人言,對中國大陸目前的政治體制,不能接受、也不太認同,但即便從「絕對標準」上,在個人價值傾向上不接受與不認同,卻也不能否定,在「相對標準」上,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到今天,中國大陸確實是在「進步」中,只要保持這樣的進步,就可以樂觀期待,有一天大陸可以發展出一個兩岸人民都接受的「良制」,到那時,自然就是統一水到渠成的時候。  也就是說,即便目前兩岸的制度都還稱不上「良制」,但彼此仍可以保留對彼此制度進步的祝福。而在那之前,兩岸都該對「良制」的追求,保持耐心與期待。(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天堂不撤守:陳長文》從劉曉波之逝,看一國良制的期待

    天堂不撤守:陳長文》從劉曉波之逝,看一國良制的期待

    劉曉波先生癌末病逝,讓人痛心、惋惜,也是中華民族的一大損失。劉曉波是「溫和的民主派」,他的一生有許多機會可以謀取個人的成就,或者是於外國發展,但是他始終選擇回到中國,以一個「中國人」的身分,希望以自己的自由作為中國民主的火種。 作為相信民主價值者的角度,要如何對劉曉波離去適切地表達自己的感受,是頗費思量的。 台灣也走過威權時期,雖然在威權時期的許多作為,從今天所謂「民主」標準來看是不及格的,但是台灣內部也有很多人覺得,如果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台灣就全面民主化的話,是否能夠有後來的經濟奇蹟,以及現在的穩定繁榮? 因此,真的要說,筆者的感受是「不解」。在中國大陸軟硬實力如此蒸蒸日上,經濟蓬勃發展,全世界都在關切、注意中國的腳步時,包容劉曉波,或者退一萬步來說,提早一段時間讓劉曉波先生出獄治療,不也是無傷大雅嗎? 筆者「不解」,是因為現在的中國,有條件實現更高一層的成就。從大陸近來推波的「中國夢」、「強而不霸」等理念來看,「王道」才是中華民族所要追求的目標,「近悅遠來」、「以德服人」,對於自己的人民、同胞手足,又何嘗不是如此? 當然,治大國如烹小鮮,對於領導人來說,心中一定會有著改革的優先順序。大陸近來大力反腐肅貪,雖然得到了普羅大眾的掌聲,但也可能埋下一些不安的因素,是否北京當局覺得,「政治改革」必須在「反腐改革」之後才能成功?這不得而知,但就目前的表現,中國大陸的政治氛圍,從民主的量度、自由的量度來看,又更為蕭瑟。 長期以來筆者呼籲「一國良制」,這是台灣人民可接受、大陸人民可受益,而「中國」整體更往前進的方向,但是也有不少人質疑。台灣的朋友說,大陸怎麼可能會願意跟台灣「良制」呢? 「良制」指的是更成熟、文明,而且可以讓兩岸人民都接受、更能提升人民福祉的制度,這個「良制」不代表是台灣現在所實行的民主制度,也可能是其他更「良」的制度,換言之,關鍵在「良」,而非「制」。用白話來說,不管我們自己多喜歡「民主」,這可以是一種內在的相信,但對於大陸的政治體制,卻不必變成一種「我贏過你」的優越感,保持一種自我警醒式的謙卑。 從台灣的照面來看,可以這麼說;但從台灣現在的表現來看,我們恐怕也沒有「絕對的高度」說台灣現在實行的制度就是不能質疑、完全進步的「良制」。 在台灣總統直選、權力制衡、受保障的新聞與言論自由,讓台灣在民主的各項指標上有著美聲,但是台灣的民主也的確有不足之處。 在馬政府執政時期,我們看到的是民主降低了政府的效率,讓施政淪為內耗空轉。而在蔡總統上任後,民主竟有成為「濫權」溫床的傾向,對在野黨的清算、資源的運用有黨派之私,「前瞻」沒有經過財務分析,只為綁樁,以及對言論自由的限制,台灣的民主正走在回頭路上,這一點是可憂的。 也因此,與其把台灣的民主當成一種「高人一等」的優越感泉源,去看不起中國大陸的政治體制,台灣更該努力的其實是提高台灣的民主品質,向全體中華民族證明,「民主」在台灣,濫權者會受到監督,舞弊者會受到制裁,權勢在司法面前不起作用,每一種認同都得到包容,會有更好的治理品質,能帶給人民更幸福的生活。 而若從大陸的照面來看,即便在台灣,包括筆者在內對民主政治懷有信仰的許多人言,對中國大陸目前的政治體制,不能接受、也不太認同,但即便從「絕對標準」上,在個人價值傾向上不接受與不認同,卻也不能否定,在「相對標準」上,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到今天,中國大陸確實是在「進步」中,只要保持這樣的進步,就可以樂觀期待,有一天大陸可以發展出一個兩岸人民都接受的「良制」,到那時,自然就是統一水到渠成的時候。 也就是說,即便目前兩岸的制度都還稱不上「良制」,但彼此仍可以保留對彼此制度進步的祝福。而在那之前,兩岸都該對「良制」的追求,保持耐心與期待。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扁自比劉曉波 一定會坐回餐會的「椅子」

    台灣北社今天晚間舉辦感恩募款餐會,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上台代念前總統陳水扁的致詞稿,陳水扁卻自比日前過世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表明他要坐回「那張椅子」,只是劉曉波的是和平獎的椅子,陳水扁卻是餐會的椅子。 陳水扁表示,「很遺憾更是抱歉,這次感恩餐會我又缺席了!劉曉波再也坐不回諾貝爾和平獎那張空椅子。我一定會的,因為我們對蔡總統有信心!」 此外,日前被媒體拍到和助理上摩鐵的民進黨立委羅致政,前幾年北社舉辦感恩餐會,歌手妻子陳亮吟都會出席並上台高唱「雪中紅」,這次陳亮吟沒有出席,主持人介紹來賓時,卻介紹到「陳亮吟」,不過這位是水噹噹理事長陳亮吟而非「雪中紅」的陳亮吟,害大家虛驚一場。 陳致中代念陳水扁的致詞稿指出,「我特別注意到北社這次餐會的邀請函,以過半篇幅對蔡政府施政的高度肯定與推崇。若有不足,也是以期許代替批判。」他說,北社的調整改變,也是本土社團應該學習的標竿。 今晚出席還包括獨派大老辜寬敏、前國防部長陳唐山、民進黨副秘書長卓榮泰、近百歲的台獨革命家史明等。

  • 社論-解嚴30年 思劉曉波之死

     7月15日兩個政治事件在台北天空環繞,成為媒體、網路、社群活動,甚至許多社交場合的話題,一是台灣解除戒嚴30周年,二是大陸民運人士劉曉波13日去世,兩件不同性質的事,卻因緣際會進入同一個平台對話,點出了兩岸各自面對的民主困境問題。固然台灣面對的民主功課,無論問題本質、民主進程或面對的挑戰等,都與大陸不同,但兩岸都面對了「民主的下一步」問題,兩岸政府與人民都需要深思。  就台灣而言,蔣經國在30年前,建立了國民黨有效率的威權統治體系,個人在黨內也確立無可挑戰的絕對權威地位,但他洞察威權的不可持續性,及台灣與國民黨所面臨的內外部艱困挑戰,決定「改變」,因而宣布解嚴、開放黨禁與報禁,並開放老兵赴大陸探親。這是台灣從威權走向民主的轉捩點,開啟了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的去管制與解除禁忌的進程,今天台灣人民才能盡情呼吸自由空氣、百無禁忌地追求自我實現。  台灣於1991年制定《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並終止動員戡亂時期,民主進程達於高峰後,兩個亂流干擾了台灣的民主進程,一是統獨爭議,二是民粹現象, 2010年後民粹現象更深化為從政治、學術、企業、宗教、媒體到家庭、學校的「權力弱化」問題,權威崩解造成政府失能、政治失信、族群對立、家庭崩潰、社會分崩離析;經濟發展、國際處境也愈見艱難。尤其政府失能、政治失序,讓台灣在面對大陸時,很難再自豪民主的成就。  就大陸而言,劉曉波的去世,點出了專屬於大陸、與台灣不同的民主課題。劉曉波的《零八憲章》主張實施與台灣類似的西式民主,也許並不適用於今天的大陸,這中間有民主發展階段論、中國特殊的政治文化、中共的歷史傳統等等的辯證空間,但有一點非常明確,劉曉波是以一個「中國人」的立場,提出他覺得中國該走向的制度之路,他始終拒絕流亡海外,「以民族榮」、「為中國好」是劉曉波主張西式民主的初衷,而他在追求理念實現時所展現的無私與單純,是世人對劉曉波不能忘卻的記憶。  這時,如果把台灣與大陸的民主課題連結起來,則會發現,二者之間有很大的對參性。劉曉波追求的是西方民主,西式民主在華人社會到底適不適合、會否成功?台灣又恰恰是唯一的對照組,因此,台灣在尋求西式民主的過程,就會成為中國大陸適不適合西式民主的重要參照。  然而,台灣的西式民主之路,雖然有其成功的部分,但也有更多不成功與不成熟的部分。最鮮明的近例,政府修法管制退將與退職政務官赴大陸訪問,可長達15年,違者削減削奪其退休俸,這已經赤裸裸地違背了西方民主最重要的人權價值,也違反了《中華民國憲法》第10條的遷徙自由、第11條的言論自由與第15條的財產保障。換言之,台灣的執政者,自己都在嚴重傷害西式民主所追求的核心價值。  在社會端也傳出類似反民主事件,近日PTT針對大陸電競選手在台比賽奪冠,卻受到冷落的事件,及陸生不幸病亡的悲劇,充斥著各種煽動仇恨、歧視侮辱的不堪言論,尤其是陸生病亡一事,連人死為大的厚道都不存焉,相應引發了大陸民眾的強烈反感。這些不成熟處反覆呈現後,讓大陸不論官民,對西式民主存有疑慮,指著台灣的亂象問:「這就是西式民主嗎?」  台灣實踐民主過程中,確實有很多不成熟、甚至不成功的地方,但這不能直接畫上西式民主不好的等號。對此,台灣人民仍要對自己的民主路「保有信心」,我們的民主不夠成熟,但相應端的作法,不是放棄民主,而是要讓民主更成熟。  而大陸方面,在觀察注意台灣的西式民主發展時,則當「存有耐心」。雖然大陸當局努力地要開展一條「中國特色」的制度道路,但即便不複製西方式民主制度,卻不能摒除「民主」兩個字,不論中國式民主或西方式民主,都擁有相同的核心價值。什麼是民主的核心價值?就是讓人民擁有更幸福的未來,讓人民過上好日子,可以充分自我實現。  這種「大家都有好日子過」的簡單期待,中國老祖宗很早就提出,反映在《禮記》禮運大同篇:「大道之行,天下為公。」不管是蔣經國的解嚴,劉曉波的志業,西方民主的目的乃至於中國特色的制度建制,所追求的,也是這大同世界的實現。  兩岸在制度追求上,確實面對不同情境與不同困難,但是在心態上,應該共存著「都是中國人,兩岸一家親」的共好心情,祝福彼此,讓彼此的制度可以不斷成長進步,並成為彼此的良性參照。

  • 陸官方證實 劉曉波遺體15日早火化

    據港媒報導,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大陸異議人士劉曉波的遺體已於15日早上火化。 明報在報導中引述瀋陽市政府新聞發言人說,遺體火化前進行簡短告別儀式,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大哥劉曉光等親屬及其生前好友都有參加。 報導表示,按家屬意願,告別及火化在瀋陽溫南區殯儀館舉行,儀式於15日上午6時半開始。 另據香港電台報導,在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表示,劉曉波遺體今早已經火化。醫院15日早上舉行記者會,表示「按劉曉波家屬的意願及風俗」,遺體今早在瀋陽市一間殯儀館火化,火化前有告別儀式,劉霞及親友都有出席。

  • 中時社論》解嚴30年 思劉曉波之死

    中時社論》解嚴30年 思劉曉波之死

    7月15日兩個政治事件在台北天空環繞,成為媒體、網路、社群活動,甚至許多社交場合的話題,一是台灣解除戒嚴30周年,二是大陸民運人士劉曉波13日去世,兩件不同性質的事,卻因緣際會進入同一個平台對話,點出了兩岸各自面對的民主困境問題。固然台灣面對的民主功課,無論問題本質、民主進程或面對的挑戰等,都與大陸不同,但兩岸都面對了「民主的下一步」問題,兩岸政府與人民都需要深思。  就台灣而言,蔣經國在30年前,建立了國民黨有效率的威權統治體系,個人在黨內也確立無可挑戰的絕對權威地位,但他洞察威權的不可持續性,及台灣與國民黨所面臨的內外部艱困挑戰,決定「改變」,因而宣布解嚴、開放黨禁與報禁,並開放老兵赴大陸探親。這是台灣從威權走向民主的轉捩點,開啟了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的去管制與解除禁忌的進程,今天台灣人民才能盡情呼吸自由空氣、百無禁忌地追求自我實現。  台灣於1991年制定《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並終止動員戡亂時期,民主進程達於高峰後,兩個亂流干擾了台灣的民主進程,一是統獨爭議,二是民粹現象, 2010年後民粹現象更深化為從政治、學術、企業、宗教、媒體到家庭、學校的「權力弱化」問題,權威崩解造成政府失能、政治失信、族群對立、家庭崩潰、社會分崩離析;經濟發展、國際處境也愈見艱難。尤其政府失能、政治失序,讓台灣在面對大陸時,很難再自豪民主的成就。  就大陸而言,劉曉波的去世,點出了專屬於大陸、與台灣不同的民主課題。劉曉波的《零八憲章》主張實施與台灣類似的西式民主,也許並不適用於今天的大陸,這中間有民主發展階段論、中國特殊的政治文化、中共的歷史傳統等等的辯證空間,但有一點非常明確,劉曉波是以一個「中國人」的立場,提出他覺得中國該走向的制度之路,他始終拒絕流亡海外,「以民族榮」、「為中國好」是劉曉波主張西式民主的初衷,而他在追求理念實現時所展現的無私與單純,是世人對劉曉波不能忘卻的記憶。  這時,如果把台灣與大陸的民主課題連結起來,則會發現,二者之間有很大的對參性。劉曉波追求的是西方民主,西式民主在華人社會到底適不適合、會否成功?台灣又恰恰是唯一的對照組,因此,台灣在尋求西式民主的過程,就會成為中國大陸適不適合西式民主的重要參照。  然而,台灣的西式民主之路,雖然有其成功的部分,但也有更多不成功與不成熟的部分。最鮮明的近例,政府修法管制退將與退職政務官赴大陸訪問,可長達15年,違者削減削奪其退休俸,這已經赤裸裸地違背了西方民主最重要的人權價值,也違反了《中華民國憲法》第10條的遷徙自由、第11條的言論自由與第15條的財產保障。換言之,台灣的執政者,自己都在嚴重傷害西式民主所追求的核心價值。  在社會端也傳出類似反民主事件,近日PTT針對大陸電競選手在台比賽奪冠,卻受到冷落的事件,及陸生不幸病亡的悲劇,充斥著各種煽動仇恨、歧視侮辱的不堪言論,尤其是陸生病亡一事,連人死為大的厚道都不存焉,相應引發了大陸民眾的強烈反感。這些不成熟處反覆呈現後,讓大陸不論官民,對西式民主存有疑慮,指著台灣的亂象問:「這就是西式民主嗎?」  台灣實踐民主過程中,確實有很多不成熟、甚至不成功的地方,但這不能直接畫上西式民主不好的等號。對此,台灣人民仍要對自己的民主路「保有信心」,我們的民主不夠成熟,但相應端的作法,不是放棄民主,而是要讓民主更成熟。  而大陸方面,在觀察注意台灣的西式民主發展時,則當「存有耐心」。雖然大陸當局努力地要開展一條「中國特色」的制度道路,但即便不複製西方式民主制度,卻不能摒除「民主」兩個字,不論中國式民主或西方式民主,都擁有相同的核心價值。什麼是民主的核心價值?就是讓人民擁有更幸福的未來,讓人民過上好日子,可以充分自我實現。  這種「大家都有好日子過」的簡單期待,中國老祖宗很早就提出,反映在《禮記》禮運大同篇:「大道之行,天下為公。」不管是蔣經國的解嚴,劉曉波的志業,西方民主的目的乃至於中國特色的制度建制,所追求的,也是這大同世界的實現。  兩岸在制度追求上,確實面對不同情境與不同困難,但是在心態上,應該共存著「都是中國人,兩岸一家親」的共好心情,祝福彼此,讓彼此的制度可以不斷成長進步,並成為彼此的良性參照。

  • 61歲 劉曉波病逝瀋陽

     大陸官方昨晚證實,大陸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昨日下午5時35分,因肝癌病情惡化,導致多臟器功能衰竭,搶救無效後,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病逝,享年61歲。  劉曉波病逝後,瀋陽市司法局隨即在網頁發布劉的死訊。網頁指出,劉曉波,男,現年61歲,於2009年12月23日因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  網頁內容說,劉曉波服刑期間,因患肝癌被保外就醫,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邀請國內知名腫瘤專家多次診治,並邀請美、德權威肝癌治療專家參加會診。經多方救治,劉曉波病情持續惡化,7月10日進入搶救和重症監護狀態;13日因多臟器功能衰竭,經搶救無效死亡。  據了解,患上肝癌末期保外就醫的劉曉波昨日病情再度惡化,瀋陽醫大第一醫院緊急通報劉的病情,指劉曉波存在腹腔感染、腹膜炎、感染性休克、器官功能不全等情況稱正在積極搶救中,延至昨日下午搶救無效不治。  今年6月26日,劉曉波代表律師莫少平向外界證實,劉在5月23日發現患上肝癌末期,已辦理保外就醫,並在瀋陽醫大第一醫院治療;除大陸當地醫院醫療團隊,其間有來自美國及德國專家赴瀋陽會診。劉曉波生前多次表達希望出國接受治療,但最終未能如願。

  • 劉曉波病逝 陸:已全力醫治 外國無權置喙

    劉曉波病逝 陸:已全力醫治 外國無權置喙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證實在昨天(13日) 因多臟器功能衰竭死亡,外國領袖紛紛表示哀悼,也呼籲大陸當局釋放劉曉波之妻劉霞。對此,大陸外交部回應,劉曉波案屬中國內政,外國不得干涉。 大陸外交部13日召開記者會,對劉曉波病逝一事公開說明。發言人耿爽說:「劉曉波被診斷患有肝癌後,中國有關部門和醫療機構根據法律規定,並從人道主義出發,為其提供了全力醫治;但劉曉波是因觸犯中國法律而被判刑的罪犯,該案純屬中國內政。」 耿爽強調:「中國是法治國家,敦促有關國家切實尊重中國的司法主權,不得利用上述個案干涉中國內政。」

  • 悼劉曉波 柯P:主張兩岸和平 但陸該改還是要改

    悼劉曉波 柯P:主張兩岸和平 但陸該改還是要改

    台北市長柯文哲針對劉曉波過世臉書貼文,但網友則質疑他的「兩岸一家親」主張,柯文哲14日受訪時強調,「我們是主張兩岸和平相處,但大陸該改進的還是要改進」,他表示,最近遇到大陸民運人士,都認為劉曉波案是可以避免的錯誤。 柯文哲在出席「續修台北市志」全套發表會後受訪時說,中國大陸已經是世界大國,該改的還是要改,特別是人權方面,常被其他國家批評不文明,這是他們要去改的。他指出,這也是台灣的價值所在,如果中國願意,台灣其實是成功的示範,台灣民主自由多元開放的社會,雖也是一路走來相當艱辛,但比起韓國的光州事件好一點,韓國的學運更慘烈,所以,只要大陸願意,可以參考台灣。 至於網友的負評,柯文哲說,希望中國和台灣一樣有自由民主多元開放的社會。柯文哲說,他最近遇到大陸民運人士,他們都認為這是可以避免的錯誤,特別在人權醫療方面,這會讓人感到怎麼這麼落後,何況德國總理都出來說話了,他們要去想一想,為什麼台灣愈跑愈遠,大陸總覺得讓利很多給台灣,為什麼台灣愈跑愈遠,這是值得檢討的,劉曉波就是個例子。

  • 劉曉波病逝 曾因美麗島入監的陳菊說...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人權鬥士劉曉波昨日病逝,高雄市長陳菊受訪時表示遺憾,她曾因美麗島事件入獄,「坐牢的人,最瞭解坐牢的苦痛」,感慨劉曉波如此年輕就逝去,民主自由人權是普世價值,希望大家在這條道路一同努力。 陳菊今天上午出席2017年台灣東協投資策略夥伴論壇,媒體問及對於劉曉波癌逝看法,陳菊認為,劉曉波因為有不同意見與理想,就被大陸判10多年囚禁致死,如此年輕生命就逝去,感到相當惋惜與不捨。

  • 馬英九悼劉曉波 盼陸發展具中國特色的自由民主

    馬英九悼劉曉波 盼陸發展具中國特色的自由民主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13日去世,前總統馬英九14日上午在臉書發文悼念,他並提到,臺灣民主改革的過程中,對異議人士「容忍歧見」的根源,不必是西方的言論自由,而是中國春秋時代鄭國宰相子產「不毀鄉校」的開放作風,希望大陸可據以走向「具有中國特色的自由民主」。 馬英九臉書全文如下: 中國大陸知名作家、人權鬥士、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昨日因肝癌在瀋陽醫院去世。消息傳來,舉世哀悼。 劉曉波因草擬推動「零八憲章」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已服刑8年。2010年雙十國慶前夕,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因中共不放行而無法出國領獎;在挪威奧斯陸頒獎典禮上空著的椅子,乃成為全球焦點。我在國慶前夕四海同心會上向全球僑胞代表致詞時,也呼籲中共放人,表達我們的關切。 我一向積極推動兩岸和解、合作、與和平,但我也一向關心大陸自由、人權、民主、法治的發展。今天正好是臺灣38年戒嚴解除30週年的前夕。根據世銀統計,1987年的臺灣,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是5350美元。目前(2017)大陸人均GDP是8123美元。在兩岸在不同時段都顯示─經濟成長突飛猛進,人民生活大幅改善,但人權保障遙遙落後。目前的大陸,條件還優於1987年的臺灣。臺灣的經驗,也許可以提供大陸參考。 大陸今天已成為世界政治、軍事、與經濟大國,全球動見觀瞻。大陸振興中華的「中國夢」在自由、人權方面,應該要有成比例的提升,以配合大國的身分地位。大陸當局一向認為西方經濟發展模式成效率不佳,因此對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並不認同。 過去30年,臺灣力行民主,總統直選已六次,「服從多數,尊重少數、容忍歧見」的民主態度,已成為人民生活的一部分,臺灣也已成新興民主國家。但臺灣民主改革的過程中對異議人士「容忍歧見」的根源,不必是西方的言論自由,而是中國春秋時代鄭國宰相子產「不毀鄉校」的開放作風。 這是一個更好的起步點,大陸可據以走向「具有中國特色的自由民主」。一旦大陸能夠尊重異議人士,兩岸心理距離可以立即拉近,兩岸合作的空間自然無限擴大,這就是臺灣人民期待的兩岸關係。我們懷念劉曉波,也可以從兩岸關係的面向來思考。

  • 陸委會籲北京啟動憲改 國台辦:民進黨肆意攻擊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13日下午病逝,陸委會呼籲北京早日啟動民主憲政改革;對此,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14日回應表示,大陸政治經濟社會發展情況,只有大陸人民才最有發言權,並砲轟民進黨一再肆意攻擊大陸、升高兩岸對抗,行徑十分危險。 馬曉光說,劉曉波因觸犯法律而被判刑,他被診斷有肝癌後,有關部門和醫療機構根據法律規定,並從人道主義出發,為其提供全力醫治。 馬曉光說,近段時間以來,民進黨當局及其領導人進一步撕去其「維持現狀」的欺騙面紗,一再肆意攻擊大陸,升高兩岸對抗,企圖把兩岸關係拉回緊張動盪的老路,這種行徑是十分危險的。 他並稱,大陸政治經濟社會發展情況,只有大陸人民才最有發言權,而民進黨當局應該關注和反思的是,其執政給台灣社會帶來的亂象和對兩岸關係造成的傷害;馬強調,政治操弄、轉移焦點、混淆視聽,是不可能得逞的。

  • 劉曉波病逝 民進黨呼籲釋放李明哲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人權運動鬥士劉曉波先生今日不幸因肝癌病逝,民進黨深表哀悼及不捨。並呼籲中國,停止逮捕、關押政治思想犯,盡速釋放劉曉波妻子劉霞女士和台灣NGO人士李明哲先生,「讓他們在自由的國度中,當一個真正的自由人」。 民進黨發新聞稿指出,劉曉波奉獻其生命,致力於中國民主化運動。身為《零八憲章》的起草與發起人,劉曉波先生主張在自由、平等、人權的普世價值下,在中國實施民主、共和、憲政的現代政治架構,並以非暴力運動,要求中共當局,落實人民主權,把屬於人民的政治權利還給人民。 劉曉波先生的離世告訴世人,民主自由絕非憑空而來,更非理所當然;他所遭受的不當對待,不但重創中國的國際形象,也讓更多人體悟,自由與尊嚴不是罪過,不應被國家任意剝奪。 我們相信,中國民主化進程不會因劉曉波的病逝而嘎然停止;一黨專政的體制,無法掩熄人民追求自由的火苗。中國若要成為和平、負責任的大國,必須廣納諍言,邁向普世價值的正確道路。 追尋民主自由無罪。民進黨嚴正呼籲中共當局,展現文明和包容的精神,停止逮捕、關押政治思想犯,盡速釋放劉曉波妻子劉霞女士和台灣NGO人士李明哲先生,讓他們在自由的國度中,當一個真正的自由人。

  • 蔡英文臉書發文 悼劉曉波過世

    諾貝爾得獎者劉曉波過世,蔡英文總統今晚在臉書發文哀悼,她說,「那張椅子確定永遠等不到劉曉波本人」,如果中國夢是民主,台灣會在中國大陸實現中國夢的過程中,提供必要的協助。我相信這是劉曉波先生在天之靈所樂見。劉曉波先生沒有敵人,因為民主沒有敵人。 臉書全文如下: 今晚,全世界關心中國人權的人,都和我們一樣,為劉曉波先生的病逝感到無比哀慟。我要向這位人權鬥士致上最高敬意。我也要向劉曉波先生的家屬,特別是仍然遭到軟禁的劉霞女士,致上我最誠摯的慰問。 2010年,劉曉波先生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上,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那張空椅子。現在,那張椅子確定永遠等不到劉曉波本人。 劉曉波在〈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曾經說過:「我堅信中國的政治進步不會停止,我對未來自由中國的降臨充滿樂觀的期待,因為任何力量也無法阻攔心向自由的人性慾求,中國終將變成人權至上的法治國」。 這是劉曉波的中國夢。我們期待中國大陸當局展現自信,推行政治改革,讓中國大陸人民享有民主自由的天賦權利,並為兩岸關係打開新的契機。中國夢不應是耀武揚威,中國夢應該把劉曉波先生的夢想也一起思考進去。落實民主,讓每個中國人都有自由與尊嚴,才是值得驕傲的真正大國。 如果中國夢是民主,台灣會在中國大陸實現中國夢的過程中,提供必要的協助。我相信這是劉曉波先生在天之靈所樂見。 劉曉波先生沒有敵人,因為民主沒有敵人。再一次向劉曉波先生一生的理想與堅持致敬。

  • 瀋陽市司法局證實劉曉波13日去世

    瀋陽市司法局證實劉曉波13日去世

    瀋陽市司法局官方微博13日晚間公布,罹患肝癌的大陸學者劉曉波已因多臟器功能衰竭,經搶救無效死亡。 司法局官方微博說,劉曉波,男,現年61歲,於2009年12月23日因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服刑期間,因患肝癌,被保外就醫。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邀請國內知名腫瘤專家多次診治,並邀請美、德權威肝癌治療專家參加會診。經多方救治,劉曉波病情持續惡化,7月10日進入搶救和重症監護狀態。7 月13日,因多臟器功能衰竭,經搶救無效死亡。

  • 709兩周年 民團促陸釋放李明哲劉曉波

    在中國709律師大抓捕兩周年前夕,台灣人權促進會等民團及民進黨立委尤美女今召開記者會,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台灣人權工作者李明哲、異議人士劉曉波等人,並提供其合乎國際標準的正當法律程序。 尤美女指出,歐洲議會已通過決議要求中國釋放劉曉波及李明哲,李明哲之妻李凈瑜9月亦被邀請至日內瓦參與會議,代表國際社會已注意到此事,開始聲援、採取行動。 尤美女並批評,李明哲已被關押超過百日,家屬無法接見,亦無法依照中國法律程序聘請律師,行使法律辯護權,完全違法法治國家的正當程序。中國身為聯合國理事,卻違反文明國家、司法公正,令人不齒。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則表示,基於歐洲議會昨天通過的決議文,她呼籲台灣政府、立法院、整體公民社會應更應挺身而出,在這件事情上,「我們沒有錯,錯的是中國政府」,不應將理想與價值置於經濟利益之後。 台灣人權促進會指出,2015年7月9日開始,中國政府帶走國內大量人權律師、助理、維權人士與家屬。統計至今年5月底,受影響人數達320人,跨越29個省份。 在709兩周年之際,台灣NGO團體本周日將聯合舉辦《退無可退》、《709人們》等紀錄片播映,以及相關連署活動。

  • 劉曉波若欲來台治療  陸委會:政府將提供協助

    劉曉波若欲來台治療 陸委會:政府將提供協助

    曾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大陸異議人士劉曉波因肝癌末期保外就醫。陸委會29日呼籲大陸盡速無條件釋放劉曉波,並批評大陸打著依法治國的旗號,濫訴維權及異議人士,不僅顯示中共政權對一黨專政統治正當性缺乏信心,更是違逆歷史潮流及普世價值的退步作法。 針對劉曉波正保外就醫一事,陸委會副主委兼發言人邱垂正29日再次呼籲大陸當局應盡速釋放,並給予妥適醫療照顧,應以更開闊包容胸襟,面對以和平方式表達政治改革的民主訴求人士,不應動輒以濫訴、重刑,違反基本人權。 邱垂正表示,此事件凸顯中共仍慣以高壓手法,箝制言論自由及民主改革發展,「打著依法治國的旗號,濫訴維權及異議人士」,並關押重判,以壓制不同意見的聲音。 陸委會認為,此種嚴重違反基本人權的統治手段,不僅顯示中共政權對一黨專政統治正當性缺乏信心,更是違逆歷史潮流及普世價值的退步作法,只會讓中國大陸社會更加動盪不安,也無法壓制中國大陸人民爭取自由民主堅定的意志。 邱垂正也指出,如果劉曉波及其家屬,明確表達來台治療意願,政府也將協助提供最完善的醫療照顧。

  • 劉霞手跡曝光 證實劉曉波想逃離大陸

    劉霞手跡曝光 證實劉曉波想逃離大陸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肝癌末期,被大陸監獄安排保外就醫,引發外界對他近況的關注。劉曉波妻子劉霞的親筆手書昨天(28日)也被外國友人公開,內容證實,劉曉波其實想逃離中國大陸,冀望赴德國就醫。 劉曉波夫婦友人廖亦武28日在推特發文,稱眼下劉家被嚴密監控,因此不得已公布劉霞手跡,另一份劉霞向國保申請出國的手跡暫不公開。可以此憑證:「出國治病是他們最迫切的心願,劉曉波說死也要死在西方。」 劉霞寫給廖亦武的親筆信全文如下: 我厭惡我的生活 我的生活很難看 我想撕碎這醜陋生活中的我 我渴望逃離 沒想到劉曉波同意跟我和劉暉(劉霞弟)一起離開,在有機會的時候,他非常擔心我的病。 拜託你和朋友們為我們奔波,我想儘快擁抱你! 劉霞 2017.4.20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