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劉紹的搜尋結果,共117

  • 時論─節能減碳 台灣要自救

    時論─節能減碳 台灣要自救

     聯合國目前在紐約召開氣候峰會,祕書長潘基文還參加了氣候暖化的抗議活動,又有歐洲三國駐台代表最近聯名致函媒體,希望台灣的政策能趕上國際碳排放減量要求。 \n 台灣1980年每人每年約4公噸二氧化碳排放量, 2003增至12公噸左右,在全球超過1000萬人口的國家中,中華民國每人每年排碳量高居第4位,前三名是美國、加拿大及澳洲,一旦聯合國通過減碳的制裁條約,中華民國勢必首當其衝。 \n 目前聯合國氣候峰會主要目標之一是將全球增溫在本世紀末控制在攝氏2度內,要達到此目標,二氧化碳排放量須在2050年前,由目前全球每人每年5公噸的排放量減少到3公噸左右。 \n 節能減碳主要可分兩部分,一是節約能源、增加效率,另一是開發低碳替代能源。前者效果較快,但有一定限度,替代能源可達到較大效果,但須時較長。節約/增效包括極廣,如資源回收、各種省電節能措施、大眾運輸、素食等,這些措施可以很快取得效果,如果能廣泛推行素食,估計節約/增效可取得50%的減碳效果,主要源自素食可讓出大量農地造林。如果無法推廣素食,節約/增效在台灣的效果上限大約是25%,也就是4倍減碳的四分之一,剩下的四分之三必須來自低碳替代能源。 \n 低碳替代能源很多,但台灣的選項卻很少。核能目前是世界大部分國家減排的主要替代能源,但從311日本福島地震核災以後,核能發展受挫。台灣的生質能必須仰賴進口,若世界其他國家也選擇生質能,糧價勢必高漲,造成糧食問題。 \n 水力發電約占台灣發電量4%,但可用水力已基本用盡。地熱及海浪發電不成熟且相當有限。台灣風力資源豐富,但大部分在海上,並且風電的季節性是一大限制。 \n 工業國都將矛頭指向中國、印度等發展中國家,卻忘了1997年京都議定書中答應在2012年達成減量的工業國中沒有一國遵守減量諾言。2009年哥本哈根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也沒能達成減碳的具體條約。人均排碳最多又最有能力減碳的工業國都不能達成減碳諾言,卻要求貧窮國家減碳,無理,可笑。 \n 我們有必要、有義務、也有能力解決,並且解決的過程也不會明顯降低台灣的GDP或生活品質。但必要條件是國民支持,黨派合作,及大有為的政府。這些條件不知何年會有。 \n 全球暖化是現在進行式,已經排放的二氧化碳在空氣中的半衰期約50年,節能減碳要50年才能見效,也就是說暖化會繼續至少25年,極端氣候會持續惡化,我們必須調適自救。 \n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院士、環境變遷研究中心主任)

  • 聞到熟悉的嬰兒油香氣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又傳出撲鼻溫膩的嬰兒油香氣,是光環舞集30周年新作《舞輪脈》,也是「嬰兒油上的現代舞」最新作品。只可惜,發展出這一套舞作的編舞家劉紹爐已於9月1日辭世,再無法登台演出。所幸,跟隨他多年的舞者以他生前留下的概念與音樂為主體,將這部劉紹爐未能完成的《舞輪脈》編創完整,本周上演。 \n 在澆滿嬰兒油的滑溜地板上舞蹈、發展身體動能,是劉紹爐畢生創作的代表作與重點。新作《舞輪脈》共分上、下場,上半部〈舞輪脈〉以劉紹爐年初與舞者工作的內容為主,透過身體輪脈的發聲與嬰兒油創造出的身體動能呼應舞動;下半部則是舞者王憲彬、陳瀅安、姚凱蕾與蕭靈鳳首度挑戰編舞之作〈曲.直的油戲〉。 \n 劉紹爐的妻子、同時也是光環團長楊宛蓉說,光環未來將秉持劉紹爐遺志持續創作、演出、推廣,同時也要鼓勵年輕人創作,更歡迎其他有興趣的編舞家參與光環的創作。《舞輪脈》25日起至28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 別了,劉紹爐 光環獻舞致敬

    別了,劉紹爐 光環獻舞致敬

     雲門舞集第一代舞者、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9月1日因腦瘤復發辭世,享年65歲。20日下午舉辦劉紹爐的追思告別式,光環舞者以舞蹈敬獻,搭配好友作曲家李子聲演奏他生前最愛的盧炎《鋼琴前奏曲第一首》,200多位親友與劇場人齊聚天主教聖家堂送他最後一程,氣氛浪漫莊嚴。 \n 劉紹爐的妻子楊宛蓉致詞時不斷感謝外界的幫忙與關心,同時強調,「他往生時一點痛苦也沒有,一臉安詳,大家的溫暖陪伴了他也支援了我,我們一點都不孤單。」她說劉紹爐住院時曾告訴她做了一個夢,「他說他夢到另一個世界,一個亮著的世界,我問他是否害怕,他說不會,因為那是不一樣的世界。」 \n 告別式上發送的《光頭哥愛跳舞—劉紹爐紀念集》中,雲門創辦人林懷民憶念起劉紹爐為舞蹈棄教職、進雲門;為了專心舞蹈,說服妻子楊宛蓉不育養孩子;病了、手術後,他發揮愚公移山精神與之周旋、硬頸復健。 \n 「雲門40周年慶,他瘸著腿跟老夥伴上台接受歡呼,開心地告訴我他在編新舞,要演出,直到臨終前,還要宛蓉『什麼都不可以丟!』」真摯訴盡了劉紹爐其人其事。 \n 客委會副主委鍾萬梅代表頒發總統褒揚令,肯定劉紹爐一生為舞蹈藝術的奉獻與努力。北藝大戲劇系教授鍾明德也代表親友致詞,追念他的身影,也肯定劉紹爐以客家精神開創了台灣舞蹈表現新可能,「一接觸他,可以感受滿臉熱情的笑容,打死不退的硬頸,全力以赴的奉獻,朝聞道夕死可矣的信仰;他這個舞蹈界的愚公,替台灣把寫實主義,表現主義兩座大山搬開了。」 \n 接下來,光環舞集會在楊宛蓉與現任舞者的支撐下繼續營運,9月25至28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推出的新作《舞輪脈》將如期演出。

  • 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告別式 學生獻舞

    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告別式 學生獻舞

    因為腦瘤過世的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20日舉行追思告別式,現場許多親朋好友前來參加,而他的學生在現場獻上一支舞,用來感念他們親愛的老師。

  • 追思劉紹爐 公視周六播《陂塘》

    追思劉紹爐 公視周六播《陂塘》

     雲門第一代舞者、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1日因腦瘤辭世,9月6日下午5點,公視HD頻道將播出劉紹爐生前、在腦瘤術後所編創的第2支舞作《2011組曲:陂塘》。而劉紹爐的追思告別彌撒將於9月20日下午2點在台北聖家堂舉行,7日上午11點另有頭七彌撒,地點在八里聖心女中教堂。 \n 《陂塘》是劉紹爐最具代表性的「嬰兒油系列」創作作品。

  • 公視週六播出劉紹爐舞作《陂塘》

    公視週六播出劉紹爐舞作《陂塘》

    雲門第一代舞者、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1日因腦瘤辭世,他畢生以愚公精神擁抱舞蹈、追求藝術的執著與熱情為人稱道,即使在4年前因腦瘤開刀、留下行動不便等後遺症,劉紹爐依然持續創作與登台跳舞,創作不輟,精神感人。9月6日下午5點,公視HD頻道將播出劉紹爐生前、在腦瘤術後所編創的第2支舞作《2011組曲:陂塘》。

  • 雲門第一代舞者、國家文藝獎得主劉紹爐病逝

    雲門第一代舞者、國家文藝獎得主劉紹爐病逝

     與腦瘤強悍對抗了4年餘,開刀復健後仍數度登台跳舞的光環舞集舞團創辦人、雲門第一代舞者劉紹爐,1日下午因腦瘤發作辭世,享年65歲。 \n 劉紹爐妻子楊宛蓉表示,劉紹爐的病情自4年前開刀後就十分穩定,復健1年後就重返舞團工作、每天練舞,勤奮認真的態度更鼓勵了所有舞者。直到今年初,他的腦部腫瘤又開始有變化,8月8日,最新的腦部斷層片子顯示腦瘤復發,8月31日轉入安寧病房,9月1日下午在家人陪同下安詳離世。 \n 嬰兒油系列代表作 \n 劉紹爐是第2屆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別的得主,從18歲起接觸體操、繼而開始學舞。1984年,他與楊宛蓉創立光環舞集舞團,畢生創作不輟,其中「嬰兒油上的現代舞」、「觀音聽舞」系列舞作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熱愛舞蹈的他曾說過:「舞蹈是我的生命。」即使在4年前、被推進手術房麻醉前,他留下的話仍是:「醒來我還要繼續跳舞!」 \n 堅持生命就是舞蹈 \n 術後的劉紹爐,留下語言、行動等障礙後遺症,醫生甚至宣判他僅剩2年的生命。但他為了重返最愛的舞蹈的懷抱,每天努力復建,一路從簡短的斷句進步到能完整闡述自己的舞蹈理念。雖然身體行走時雖仍有些不平衡,但劉紹爐卻仍堅持在灑滿嬰兒油的地板上創作、舞蹈。 \n 這4年來,劉紹爐陸續推出新編舞作《身音》、《陂塘》、《奇想河圳》、《逐風轉》。朋友見他能動、能跳雖然欣慰,卻總勸他不要太累,要多保重身體,但他總是告訴朋友:「死過了一回,我現在是重生的人,看什麼都很美好。而我的生命就是舞蹈,你不覺得人的身體還有聲音是最美的嗎?」 \n 楊宛蓉說,劉紹爐走得安穩,生前念茲在茲的就是舞團的舞者,不斷跟他們鼓勵打氣,也堅持9月25至28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的公演《舞輪脈》一定要照常舉行,「他希望所有工作都要維持,還交代我這一切丟了會很可惜。」

  • 為舞痴狂 林懷民:他就是硬頸

     談起劉紹爐,舞蹈圈的人都知道他有「牛脾氣」,長年與他工作、生活的妻子楊宛蓉也總說他拗、個性像牛,懷有很多堅持,尤其在面對舞蹈時。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則以客家精神「硬頸」來形容他,「他就是硬頸,鍥而不捨,他對舞蹈的愛,我們說不來的。」 \n 林懷民說,劉紹爐生前沒有獲得多大的光環,但他面對舞蹈就是從不放棄,並且培養了一批很有特色的舞者,「那就是一種愚公的精神,當他面對藝術、面對舞團的生存,態度總是如一,就連面對疾病,他依然如此鍥而不捨的與之周旋著。我們很想念他,真的只要看他,就會有動力。」 \n 楊宛蓉也說,為了舞蹈,他們夫婦很早就放棄擁有孩子的權利,一路走到現在,「他一直有個心願,可以在新竹家鄉有個藝術村,當年得了國藝獎,本來想將獎金用來籌畫,卻因為經營舞團,一點一點又把錢花完,但他從未放棄。」

  • 雲門第一代舞者 劉紹爐病逝

    與腦瘤強悍對抗了4年餘,開刀復健後仍數度登台跳舞的光環舞集舞團創辦人、雲門第一代舞者劉紹爐,1日下午因腦瘤發作辭世,享壽65歲。 \n \n劉紹爐的妻子楊宛蓉表示,劉紹爐的病情自4年前開刀後就十分穩定,復健1年後就重返舞團工作、每天練舞,勤奮認真的態度讓所有舞者都汗顏。直到今年初,他的腦部腫瘤又開始有變化,直到8月8日,最新的腦部斷層片子顯示腦瘤復發,31日轉入安寧病房,1日下午安詳離世。 \n \n劉紹爐是第2屆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別的得主,「嬰兒油上的現代舞」、「觀音聽舞」系列舞作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熱愛舞蹈的他曾毅然說過:「舞蹈是我的生命。」即使在4年前、被推進手術房麻醉前的最後一句話,他留下的話仍是:「醒來我還要繼續跳舞!」 \n \n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形容劉紹爐其人:「他就是硬頸,鍥而不捨,他對舞蹈的愛,我們說不來的。」

  • 老董股東要劉正雄15天內開董事會

     媒體報導,老董牛肉麵董事長劉正雄假借與鴻海合作名義,吸金1億元。老董牛肉麵股東組成自救會,今天要求劉正雄15天內召開臨時董事會,否則將連署1/2以上股東,撤換劉正雄。 \n 報導指出,劉正雄兩年前打著與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合作名號,對外賣股吸金高達新台幣1億元。鴻海昨天澄清,集團和郭台銘個人,與「老董牛肉麵」沒有任何合作關係,老董牛肉麵若有損害集團與郭台銘名譽的行為,將採取法律行動。 \n 劉正雄目前人在中國大陸,股東找不著他,今天委託公司特助程紹華對外說明。 \n 程紹華表示,股東對老董牛肉麵還是深具信心,公司也會正常營運下去,股東要求劉正雄15天內召開臨時董事會,如果沒有召開,自救會將連署超過1/2股東,撤換劉正雄董事長職位,推選新的董事長。 \n 劉正雄昨天發表聲明,強調他並未假借郭台銘名義對外吸金,部分股東日前為了個人私利,對他提出假扣押與不實刑案告訴,想要威脅他,並造成公司資金調度困難。1030728 \n

  • 研訓院看世界-有限合夥法草案 何去何從

     行政院政於6月初審查「有限合夥法」草案,希望透過新種企業組織,「鼓勵金頭腦與金主採新型態合作」,譬如大導演李安「以名聲、技術或創意」出資,與有資金實力者合作,透過這種有限合夥事業,共同拍片。 \n 但創投公會的秘書長蘇拾忠說草案忽視業者需求,沒有直接把合夥人當做納稅義務人,而有限合夥組織被賦予「法人人格」,造成稅務負擔,限制會計制度的彈性,根本「白修了」! \n 約在2003、2004年左右,我國創投制度面臨瓶頸,我就向當時經建會何美玥主任委員建議立法,以便引進真正的有限合夥制度,何主委當即委託著手起草。回顧過去10餘年數易其稿,果然變法不易。欠缺合理稅制,這個草案就算通過,也可能徒具形式。 \n 什麼是有限合夥?從李安的例子,就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它的濫觴是類似「威尼斯商人」的金主,找上具有「馬可波羅」冒險精神的船長,與神秘的東方做貿易。 \n 如果平安返鄉,則結束契約,賣貨分錢;但如果出事,金主以出資所限認賠,船長則是全賠(也就是無限責任)。在那個年代,這就是具備創投事業屬性的風險性投資! \n 有限合夥盛行了幾百年,支撐創業投資,推廣新創事業。在美國,從1970年代開始興起的創投基金與私募基金,都是採取這種組織。 \n 去年10月,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報導這種企業組織的普及與貢獻,就連發現頁岩探勘的fracking新技術,也是拜有限合夥之賜!合夥組織(包括有限合夥)的盛行遠超過公司制法人,「已使美式資本主義面貌默默地改觀」。 \n 清末民初時引進「隱名合夥」民法契約,又在公司法中也明列「兩合公司」,兩者都近似有限合夥,但是鬧雙胞就出了一些問題。 \n 第一,兩合公司受限於公司法一些硬性的規定,欠缺彈性。 \n 第二,隱名合夥不是法人,沒有權利能力,不能獨立享有權利、負擔義務,財產不能登記在自己的名下。 \n 第三,兩者沒有什麼人敢用,這也是「網絡效應」:罕見的法律或企業組織,大家都怕怕,越怕越沒人敢試用! \n 台灣創投界這30年來,是把股份有限公司當作創投基金,當初財政部推動創投,就挑了這個企業組織型態。理由是:「習慣了嗎!好用啊!」。 \n 股份有限公司當然不好用,它是營運用的企業組織,有董事會、股東會的設計,對於只是聚資投注新創事業的創投基金,不太理想,但因眾人皆熟悉,一用就已經30年! \n 前述這些現象,正好是這次有限合夥法草案迄今難產的核心,在最近的跨部會討論上,財政部主張:如果要採法人制,就得課營利事業所得稅,否則無法特殊開例,對有限合夥事業給予免營所稅的租稅「優惠」。 \n 其實這些論調都未必正確。在台灣,以往對合夥雖然在所得稅法的形式上認為是營利事業,但並不單獨課法人稅。而且,過去10多年來,為落實租稅中立,已實施兩稅合一制度。 \n 美國、英國、日本及新加坡等國對於有限合夥是未必都視為法人,但均僅課合夥人的個人稅,而不另徵法人稅,等同兩稅合一! \n 但有限合夥法草案最近審議過程中,另於「第二戰場」發生一項轉折:在今(2014)年5月16日通過的所得稅法第71條第2項,已修正為所有合夥組織都得計納所得稅,並於申報前繳納應稅額的一半。換言之,兩稅合一制度,已經進入半衰期! \n 而且,一邊在跨部會協商有限合夥法草案,相關稅務處理的遊戲規則卻已悄悄改變!難怪民間不諒解為何而戰。 \n 為了推動有限合夥法,磨一劍已遠遠不止10年,今年是政府引進創投制度的第30周年;相對於30年前,創投界現在只能以「慘澹」一詞來形容。有限合夥法草案何去何從?主政者宜三思。 \n (本文為作者個人意見)

  • 呂紹嘉 劉孟捷 一起玩帕格尼尼

     相識20年,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呂紹嘉與旅美鋼琴家劉孟捷終於首度攜手合作音樂會,演出拉赫瑪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與李柏曼《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劉孟捷表示,李柏曼今年以偏印象派作曲手法創作,帕格尼尼《鐘》練習曲為主題,音響效果相當特殊,也可以看出同主題不同作曲家的趣味。 \n 呂紹嘉回憶,還沒出國前,他從指揮家陳秋盛學習指揮,「劉孟捷跟中提琴家黃心芸都在老師家玩,兩人現在都成為非常重要的音樂家。」呂紹嘉說,劉孟捷是他少見願意稱他是「天才」的音樂家,「相隔多年,我們都沒碰到,卻互相關心,這次終於有機會一起合作。」 \n 15年前罹患多發性皮肌炎與血管炎的離奇病症,目前擔任寇帝斯音樂院鋼琴教授的劉孟捷,至今仍然為手傷所苦,右手伸出來十幾根鋼釘,後三指幾乎沒力,但從他的演奏當中,幾乎聽不出來。 \n 走過生命的艱難挑戰,劉孟捷時時刻刻彷彿都要失去音樂,但他選擇了活在當下,樂觀面對音樂事業,目前除了音樂會之外,也擔任芝加哥室內樂團的音樂總監,今年秋天還將成為新英格蘭音樂院的鋼琴教授。 \n 談到這兩首同名卻風格迥異的曲子,劉孟捷表說,拉赫瑪尼諾夫與李伯曼本身都是優秀的鋼琴家,「所以兩首曲子都像是專為鋼琴設計。」劉孟捷說,該曲至今是第二次演奏,距離首演已經相隔12年,難度可想而知,「這也是我選擇的挑戰。」 \n 為了搭配這兩首作品,呂紹嘉也選擇了荀貝格以大膽作曲手法寫作的《管絃樂變奏曲》及艾爾加具有多重音樂性格的《謎之變奏曲》,展現各類變奏曲的多變語彙。 \n 「謎與變奏」音樂會將在6月7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 劉孟捷、NSO呂紹嘉 演出謎與變奏

    劉孟捷、NSO呂紹嘉 演出謎與變奏

    旅美台裔鋼琴名家劉孟捷將於7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與NSO國家交響樂團合作演出《謎與變奏》音樂會,由NSO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呂紹嘉指揮,劉孟捷將彈奏兩首重量級曲目:拉赫曼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李伯曼《格尼尼主題狂想曲》。 \n \n相識甚久但卻是初次合作的兩人3日接受媒體聯訪,劉孟捷笑稱自己是領1首曲子的錢但卻要彈奏兩首曲目,說完後他大笑不已,一旁的呂紹嘉趕緊解釋。

  • 中共經改小組 徐紹史劉鶴掌軍

     中共中央經濟體制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專項小組負責人日前出爐,由大陸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徐紹史、副主任劉鶴擔任。 \n 中國大陸21世紀經濟報導今天報導,2014年大陸全國經濟體制改革工作會議16至17日在北京召開,中央經濟體制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專項小組負責人首次曝光。 \n 現任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及大陸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的劉鶴,1952年出生,擁有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碩士。他當年曾到吉林「插隊」(知識青年下鄉),同時也具「海歸」身份。 \n 劉鶴被封為「中國經濟設計師」,外傳「城鎮化」與「4兆元景氣刺激方案」,都出自他的規劃。劉鶴後來成為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重要的財經智囊,習近平曾當著外賓面前說出「他(劉鶴)對我非常重要」的話。 \n 徐紹史1951年出生,南開大學經濟學院經濟學碩士,仕途受到前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提拔,如今在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財經內閣裡也扮演重要角色。 \n 中共中央政治局2013年底召開會議,決定成立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擔任小組組長。 \n 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下設六個專項小組,包括經濟體制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民主法制領域改革、文化體制改革、社會體制改革、黨的建設制度改革以及紀律檢查體制改革小組。1030521 \n

  • 研訓院看世界-從臉書併購WhatsApp 談經濟轉型

     網路世界裡的天價併購案能為國內的經濟轉型,帶來什麼省思? \n 臉書為什麼以190億美元(自家身價的8%)併購WhatsApp,一家做行動網路簡訊軟體的新創公司,不賣廣告,不愛蒐集用戶的個人資料,沒有行銷費用,沒有基地台建設,沒有店面,沒蓋全球企業總部,2013年營收才約2,000萬美元? \n 因為在5年內,WhatsApp以50位員工就掌握到4.5億個客戶;其中,超過3.6億人是有效客戶,成長之快打破臉書的紀錄!每天繼續吸引100萬位新客戶,目標為10億人,即將推出語音服務! \n 雲端計算服務普及化,使得數位科技事業的創業門檻遽降,讓WhatsApp從醜小鴨速變為天鵝:「世界級」的小公司用世界級的速度成長,甚至快速成長的邊際成本等於零的現象,也是世界級。 \n 本案也預告一個「美麗新世界」即將到來,或許會像赫胥黎預言小說一樣,帶來新希望、新衝突與新調適。 \n 網路免費,但絕非沒有價值,只是不易推估,而市場擴展的誘惑決定了企業價值。用190億美元除以「可銷售之市場」(addressable market)的4.5億客戶,每個客戶價值約42美元。乍看嫌貴,但如果客戶群可以成長1倍以上,每名客戶的單位價格就會大幅降低。本案也展現網路世界「無所不在」(ubiquity)的行動通訊能力! \n 這也是一個顛覆不息的世界:臉書是少年得志的一方之霸,卻是PC世代的產物。WhatsApp是後起之秀,臉書如不買它,或讓其他業者得手,可能將來被邊緣化,這就是「打破現狀」(disruptive)的產業現實。 \n 英特爾前任總裁葛洛夫(Andy Grove)有一句名言:「先吃掉自己的小孩吧,反正別人遲早也會把他們吃掉!」行動網路App的興起也顛覆Google原有以PC為設計對象的數學計算(algorithm)方式,必須改程式,才能掌握流量來賣廣告。 \n App無所不在,但也造成新的紛擾。今年2月,北京市政府開始限制出租車業者只可使用一種App來「打的」。上海市政府立即跟進,而且禁止在尖峰時段使用,還禁止「打的」App用「快」或「嗶嗶」等字樣。這些新措施如此嚴苛,主要是因阿里巴巴與騰訊兩大巨人砸大錢補貼用戶,爭奪市場,讓傳統出租車師傅快要活不下去了。 \n 去年6月,阿里巴巴集團在電子商務的平台上推動貨幣市場共同基金的產品餘額寶,到今年2月中旬,已吸收約人民幣4,000億元的資金,讓騰訊、百度等眼紅的同業跟進推出類似產品。目前,中國大陸銀行儲蓄存款的名目利率才約0.35%,而1年期定存利率也只有3.3%,報酬率遠遠比不上網路上貨幣市場共同基金。 \n 中國大陸空談了10幾年的利率自由化,反倒是網路科技的驅動,在金融圈外先點著了一把改革的火。但這些影子銀行不提存準備金,一旦景氣下滑,是否會造成金融風暴,也令人擔憂。 \n 美國雖然沒有「產業政策」,但事實上,促進競爭、創新、整併等,就是產業政策。從臉書併購WhatsApp案來看,美國創新密集的經濟實力,其基礎是以併購為國策。 \n 今年2月,工研院蔡清彥董事長在台灣金融研訓院舉辦的研討會上指出:目前國際大廠的轉型重要策略,是「進行滾雪球式併購轉投資,再研發加值,建構ecosystem,來壯大自己」。10幾年前,我也是因為看到這個趨勢,主動幫經建會草擬「企業併購法」。 \n 台灣在規畫經濟轉型時,一直問what、畫大餅(投資「哪些」新興產業?兩兆雙星等),而不是問how、練功(「如何」促進轉型?靠併購?靠自創品牌?)。是不是因為沒有把併購做為國策,以致經濟一直無法轉型,讓眾人覺得很悶?臉書併WhatsApp案顯示:併購雖然不是萬靈丹,但面對美麗新世界,是值得修煉的武功。

  • 高市議員 第1選區掀激戰

    七合一選舉年底登場,高雄市議員選舉第1選區角逐白熱化,前議員、市政顧問蕭育穎力戰現任議員林富寶、鍾盛有爭取綠營提名;前議員李鴻鈞妻子鍾惠美代夫出征態勢底定;前經發局長劉馨正、前立委鍾紹和兒子鍾易仲表態參選讓藍營的林義迪背腹受敵,最後鹿死誰手,各憑本事。 \n高市議員選舉第1選區(旗山、美濃、茂林、甲仙、六龜、內門、桃源及那瑪夏區)主要票源有閩客之分;3席現任議員中沒有1人出自美濃,唯屬杉林客籍鄉親鍾盛有在該地區成立服務處、廣設看板,布局龐大客家票。 \n呼聲極高前議員朱信強表達放棄參選,讓美濃選況產生變化,李鴻鈞人在囹圄,卻心繫美濃,其妻子鍾惠美在支持者熱情呼喚下決定接續服務;劉馨正見美濃有力拚空間積極參選,但苦等不到國民黨的首肯;鍾紹和除要卡李勢力外,美濃地區藍軍不能群龍無首,為鞏霸主之姿推出兒子鍾易仲搶攻灘頭堡。 \n地方人士說,蕭育穎、林富寶、鍾盛有檯面上按部就班、私下卻廝殺激烈,力拼2席提名;反觀,國民黨未能儘速整合,團結一致,恐一失足成千古恨。

  • 稱與建設公司打官司 愛情騙子騙走150萬

    葉姓男子化名「白紹煒」,在民國100年9月間在「愛情公寓」認識劉女後,自稱在某大型建設公司擔任監工、月薪10萬元,過不久卻以訴請法院支付遣散費,「需付法院擔保金159萬元」,向劉女取得150萬元。 \n以為找到真愛的劉女,過不久才發現碰上了專門詐財的網路男蟲,法院除依詐欺罪判處葉男10月徒刑,也在今日判決這名愛情騙子應歸還150萬元。

  • 舊作將上映 馮紹峰自爆曾對楊冪動心

    舊作將上映 馮紹峰自爆曾對楊冪動心

    馮紹峰和楊冪十年前拍攝的電影《大寒桃花開》,大陸安排在今年春節上映,影片是兩人的首次合作,後來兩人又合作過多部電視劇,彼時「峰冪戀」也傳得沸沸揚揚,不過現在馮紹峰情歸倪妮,楊冪也與劉愷威步入禮堂。馮紹峰接受採訪時表示,當年的確對楊冪動心過,但後來發覺不合適也就沒有在一起了。 \n雖說《宮鎖心玉》這部古裝宮廷劇成就了楊冪和馮紹峰這對螢幕情侶,但其實《大寒桃花開》才是峰冪真正的處女作,螢幕情侶現在雖各自有春天,但舊戲上映而談情是否為戲宣傳,頗令人玩味。

  • 馮紹峰:對楊冪動心過

    馮紹峰:對楊冪動心過

    馮紹峰和楊冪10年前拍攝的電影《大寒桃花開》今年春節將在大陸上映。這是兩人的首次合作,後來兩人又合作過多部電視劇,一段時間也曾傳過「峰冪戀」,不過現在馮紹峰情歸倪妮,楊冪已經與劉愷威修成正果。馮紹峰接受採訪時表示:「當年的確對楊冪動心過,但後來發覺不合適。」 \n雖說中天現在播出的《宮鎖心玉》成就了楊冪和馮紹峰這對螢幕情侶,其實《大寒桃花開》才是「峰冪組合」的最初,當年雖然沒有順利上映,但卻奠定了兩人之後長達8年的合作。

  • 各方搶分美濃客家票 高市1選區撲朔迷離

    各方搶分美濃客家票 高市1選區撲朔迷離

    年底七合一選舉逼近,呼聲極高前議員朱信強表達放棄參選後,高雄第1選區美濃客家票選區更加撲朔迷離;除現任議員外,前議員李鴻鈞妻子鍾惠美、前高市府經發局長劉馨正都動作頻頻,前立委鍾紹和家族也可能推出人選,搶攻有利灘頭堡。 \n縣市合併後,首屆高雄市議員選舉,第一選區(旗山、美濃、茂林、甲仙、六龜、內門、桃源及那瑪夏區)林富寶、朱信強、李鴻鈞等3人當選,但朱、李不久因案解職,由林義迪及鍾盛有遞補上任。 \n由於朱、李同為美濃客家人,解職後等同旗美地區沒有1位議員出自美濃;屬杉林客籍鄉親的鍾盛有根基雖在杉林,但該地區許多親友都是美濃人,他還特地在美濃成立服務處,以爭取當地民眾認同,佈局更龐大客家選票。 \n據悉,朱的退選不僅讓浮出檯面的人提早準備,也打亂選舉步調,外界臆測劉馨正可望獲國民黨提名,鍾紹和也可能推派夫人或小孩披掛上陣;美濃選戰暗潮洶湧,客家選票更是各方必爭之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