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劉華清的搜尋結果,共10

  • 鄧小平:英軍如拖延 解放軍就開進香港一錘砸死!

    鄧小平:英軍如拖延 解放軍就開進香港一錘砸死!

    根據鳳凰網報導,中國大陸國防大學教授金一南在著作中披露了1997年收回香港的中英較量。 \n \n文章說,1992年10月,時任軍委副主席劉華清上將把共軍接防進香港的方案遞給鄧小平看。鄧小平的批示只有兩個字:軟了! \n \n鄧小平的解釋也很簡短,兩句話: \n \n第一,軍隊的香港接受方案只有和平接受方案,沒有武力接收方案,不行。 \n \n第二,1997年7月1日,香港必須收回。不管英方用什麼借口拖延,如果出現拖延回歸,共軍就開進香港,一錘子砸死! \n \n據說英國人對中國大陸這個方案是相當震驚的。

  • 兩岸史話-南海征戰與奇襲 劉華清主持海軍改革(四)

    兩岸史話-南海征戰與奇襲 劉華清主持海軍改革(四)

     毛澤東對這些島嶼的期望落了空。西沙群島周圍迄未找到石油,而它們的戰略價值也有待證明。占領永樂群島並沒能夠阻止蘇聯海軍在河內打贏越戰後去使用越南的金蘭灣,而這正是北京念茲在茲所擔心的一點。 \n 永興島、珊瑚島上的迷你基地幾乎無險可守。英國皇家海軍早在1940年代就是如此評估,此後美國海軍也這樣認為。但是,這些疑點並沒有停止各方進一步占領。西沙群島遭侵略之後,南越政府急忙增派部隊駐守南沙諸島。至少派了120名部隊占領5個小島。 \n 中國海軍蓄勢待發 \n 但是中國在這方面並沒有進一步動作。事實上,它還降低衝突,隔不到幾個星期就釋放了從西沙抓來的所有俘虜,也停止了民族主義的罵陣。但是北越共產黨領導人雖然在公開場合對西沙海戰保持沉默,私底下卻相信北京有意占領更多島礁。1975年4月,也就是西貢淪陷之前3星期,河內奪下南越所控制的6個南沙小島,以確保它們不被中國竊取。 \n 1975年11月,北京和河內為南海諸島起爭議的新聞首度公諸於世,中國的《光明日報》批評越南人的領土主張。當時的中國根本沒有能力遠至南沙群島進行持久的軍事行動。接下來幾年,北京鞏固它在西沙的陣地,於1978年在永興島擴建港口、並開闢跑道。10年之後,它就具備不容小覷的實力了。 \n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軍的頭30年一直都是次要軍種,專注沿海防禦。北京領導人認為任何戰爭都得靠陸戰決勝負,海軍的角色就像海上游擊戰:數百艘小船從四面八方襲擾來犯之敵、切斷他們的補給線。但是,到了1982年,上有鄧小平做為共產黨最高領導人,下有劉華清主持海軍,推動了重大改革。 \n 劉華清自幼就是忠實的共產黨員,在最敏感的軍中政治及反滲透部門,以及國共內戰對付國民黨的鬥爭中做出了相當的貢獻。戰爭使他接觸到鄧小平,他們的夥伴關係變成相得益彰。 \n 鄧小平希望中國恢復經濟實力─這需要資源與可靠的貿易通路。他也擔心國家會有遭遇蘇聯及其盟國(如越南)包圍的危險。劉華清雄心勃勃,和其餘的海軍領導人都想出名。擴大中國在南海的地位是他們全都樂於追求的目標。 \n 毛澤東追求獨立自主,在遠離外來威脅的中國內陸發展工業。鄧小平和他不一樣,鄧小平的經濟改革重視貿易,因此偏向沿海。中國第一個經濟特區於1980年設在香港附近的深圳,1984年在其他沿海城市又設置另十四個經濟特區。最早開放給外人投資的產業就是外海石油開發;1982年和1984年頭兩輪招商開標,就集中在香港和海南島外海區塊。鄧小平的政策得依賴保持國際貿易路線的暢通,因此早在1979年3月4日,可能是出於劉華清的建言,他下達第一道要求海軍籌備長程任務的指示。 \n 劉華清一接任海軍司令員,就制訂一項他稱為「積極綠水防禦」的戰略。它指的是控制內陸「褐水」和遠洋「藍水」之間的海域,俾能進行縱深防禦,屏障快速增長的沿海城市不受攻擊。劉華清界定「綠水」是從中國海岸到「第一島鏈」之間的海域。他所謂的第一島鏈從日本延伸到台灣,再延伸到菲律賓、婆羅洲和新加坡。 \n 新船陸續下水服役,華南海岸和西沙這一路的基地擴建,另外亦努力蒐集情報。根據中國海軍自己發表的歷史,1983年4月,國家海洋局奉命開始勘查南沙群島以北的情況。5月間,兩艘海研船一直跑到曾母暗沙─離海南島1千5百多公里、距馬來西亞海岸僅有一百公里,淹在水面下的珊瑚礁,可是中國宣稱這是「中國領土的最南端」。 \n 船上有幾十個領航員和海軍官校教官。1984年,海研船勘查了南沙絕大部分海域,幾乎直抵菲律賓海岸。1985年2月,一支船隊航行遠達南極洲。到了1987年,中國海軍已經準備好進行遠征作戰。 \n 萬事具備只欠東風 \n 中國領導人關心的是,他愈來愈要依賴南海,可是又在南沙群島失去優勢。1983年6月,馬來西亞繼台灣、越南和菲律賓之後也占領島礁。對於一個要在南海尋求前進基地的海軍來講,中國的選擇愈來愈少。而且事不宜遲,應該要採取行動了;何況時機也合適。中國經濟成長蒸蒸日上,為海軍提供更多資源。戈巴契夫的改革終結了來自蘇聯的威脅,中美關係也進入空前融洽的階段。中國若是挑激起和越南的衝突,不虞會有損失。 \n 自從越南在1978年12月入侵柬埔寨,而中國在2個月後攻打北越以示懲罰以來,中越兩國關係一直沒有太大好轉。由於一直占領柬埔寨,越南在國際間陷於孤立,除了口頭支持之外,它的主要盟友莫斯科恐怕也幫不了它。根據中國事務觀察家泰勒.佛瑞維(TaylorFravel)的說法,北京在1987年初決定要占領領土。現在所缺者就是藉口。(待續)

  • 南海征戰與奇襲 ──劉華清主持海軍改革 (四)

    毛澤東對這些島嶼的期望落了空。西沙群島周圍迄未找到石油,而它們的戰略價值也有待證明。占領永樂群島並沒能夠阻止蘇聯海軍在河內打贏越戰後去使用越南的金蘭灣,而這正是北京念茲在茲所擔心的一點。 \n \n永興島、珊瑚島上的迷你基地幾乎無險可守。英國皇家海軍早在1940年代就是如此評估,此後美國海軍也這樣認為。但是,這些疑點並沒有停止各方進一步占領。西沙群島遭侵略之後,南越政府急忙增派部隊駐守南沙諸島。至少派了120名部隊占領5個小島。 \n \n中國海軍蓄勢待發 \n但是中國在這方面並沒有進一步動作。事實上,它還降低衝突,隔不到幾個星期就釋放了從西沙抓來的所有俘虜,也停止了民族主義的罵陣。但是北越共產黨領導人雖然在公開場合對西沙海戰保持沉默,私底下卻相信北京有意占領更多島礁。1975年4月,也就是西貢淪陷之前3星期,河內奪下南越所控制的6個南沙小島,以確保它們不被中國竊取。 \n1975年11月,北京和河內為南海諸島起爭議的新聞首度公諸於世,中國的《光明日報》批評越南人的領土主張。當時的中國根本沒有能力遠至南沙群島進行持久的軍事行動。接下來幾年,北京鞏固它在西沙的陣地,於1978年在永興島擴建港口、並開闢跑道。10年之後,它就具備不容小覷的實力了。 \n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軍的頭30年一直都是次要軍種,專注沿海防禦。北京領導人認為任何戰爭都得靠陸戰決勝負,海軍的角色就像海上游擊戰:數百艘小船從四面八方襲擾來犯之敵、切斷他們的補給線。但是,到了1982年,上有鄧小平做為共產黨最高領導人,下有劉華清主持海軍,推動了重大改革。 \n劉華清自幼就是忠實的共產黨員,在最敏感的軍中政治及反滲透部門,以及國共內戰對付國民黨的鬥爭中做出了相當的貢獻。戰爭使他接觸到鄧小平,他們的夥伴關係變成相得益彰。 \n鄧小平希望中國恢復經濟實力─這需要資源與可靠的貿易通路。他也擔心國家會有遭遇蘇聯及其盟國(如越南)包圍的危險。劉華清雄心勃勃,和其餘的海軍領導人都想出名。擴大中國在南海的地位是他們全都樂於追求的目標。 \n毛澤東追求獨立自主,在遠離外來威脅的中國內陸發展工業。鄧小平和他不一樣,鄧小平的經濟改革重視貿易,因此偏向沿海。中國第一個經濟特區於1980年設在香港附近的深圳,1984年在其他沿海城市又設置另十四個經濟特區。最早開放給外人投資的產業就是外海石油開發;1982年和1984年頭兩輪招商開標,就集中在香港和海南島外海區塊。鄧小平的政策得依賴保持國際貿易路線的暢通,因此早在1979年3月4日,可能是出於劉華清的建言,他下達第一道要求海軍籌備長程任務的指示。 \n劉華清一接任海軍司令員,就制訂一項他稱為「積極綠水防禦」的戰略。它指的是控制內陸「褐水」和遠洋「藍水」之間的海域,俾能進行縱深防禦,屏障快速增長的沿海城市不受攻擊。劉華清界定「綠水」是從中國海岸到「第一島鏈」之間的海域。他所謂的第一島鏈從日本延伸到台灣,再延伸到菲律賓、婆羅洲和新加坡。 \n新船陸續下水服役,華南海岸和西沙這一路的基地擴建,另外亦努力蒐集情報。根據中國海軍自己發表的歷史,1983年4月,國家海洋局奉命開始勘查南沙群島以北的情況。5月間,兩艘海研船一直跑到曾母暗沙─離海南島1千5百多公里、距馬來西亞海岸僅有一百公里,淹在水面下的珊瑚礁,可是中國宣稱這是「中國領土的最南端」。 \n船上有幾十個領航員和海軍官校教官。1984年,海研船勘查了南沙絕大部分海域,幾乎直抵菲律賓海岸。1985年2月,一支船隊航行遠達南極洲。到了1987年,中國海軍已經準備好進行遠征作戰。 \n \n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n中國領導人關心的是,它愈來愈要依賴南海,可是又在南沙群島失去優勢。1983年6月,馬來西亞繼台灣、越南和菲律賓之後也占領島礁。對於一個要在南海尋求前進基地的海軍來講,中國的選擇愈來愈少。而且事不宜遲,應該要採取行動了;何況時機也合適。中國經濟成長蒸蒸日上,為海軍提供更多資源。戈巴契夫的改革終結了來自蘇聯的威脅,中美關係也進入空前融洽的階段。中國若是挑激起和越南的衝突,不虞會有損失。 \n自從越南在1978年12月入侵柬埔寨,而中國在2個月後攻打北越以示懲罰以來,中越兩國關係一直沒有太大好轉。由於一直占領柬埔寨,越南在國際間陷於孤立,除了口頭支持之外,它的主要盟友莫斯科恐怕也幫不了它。根據中國事務觀察家泰勒.佛瑞維(TaylorFravel)的說法,北京在1987年初決定要占領領土。現在所缺者就是藉口。(待續)

  • 海權爭議方熾 《海軍司令劉華清》熱賣

    海權爭議方熾 《海軍司令劉華清》熱賣

     在中國與周邊國家海權爭議升高之際,一本講述中共海軍「突破島鏈、挺進大洋」現代海洋戰略發展的《海軍司令劉華清》(見圖,新華網),出版三個月,銷售突破十萬冊,成為北京外交圈關注焦點。 \n 此間外交人士透露,近來中方海監船與中共海軍在釣魚台海域的強勢維權,已升高中日「外交對峙,軍事磨擦」的可能性。同時,中菲在南海的矛盾與紛爭持續惡化,在外部環境刺激下,《海軍司令劉華清》的熱銷很值得探究。 \n 外交人士說,有關北京對台菲處理台灣漁民遭槍殺的因應過程,外交界更關注的發展是,兩岸是否出現「共同保釣」或「共同護漁」政策突破。尤其,台灣退役將領頻登陸,六月初還有更大規模兩岸退役將領將在青島聯誼交流,中共軍方布局動向備受矚目。 \n 中共海軍現代戰略關鍵轉折,源自一九七九年八月二日,鄧小平搭乘中共自行研製的首艘現代化導彈驅逐艦出海巡航時所宣示:「我們在太平洋應該有發言權!」這是鄧小平將改革開放與軍事戰略整合的關鍵決策。 \n 中共海軍近年採「突破島鏈,挺進大洋」強勢作為,正是劉華清自一九八二年接任海軍司令後,建構的重要戰略。包括一九九五年至九六年台海危機,也是亟於突破島鏈引起的軍事衝突危機。 \n 由大陸長征出版社發行的長篇紀實文學《海軍司令劉華清》,曾描述當年鄧小平任命劉華清接任中共海軍司令,及劉華清組織領導核潛艇研製、籌建海軍航母的發展歷程。 \n 該書作者施昌學說,劉華清對中國軍隊做出的貢獻無與倫比,劉去世後,美媒曾送給劉三個稱號:「現代中國海軍之父」、「中國航母之父」、「中國核潛艇之父」。 \n 劉華清全面擴充中共海軍裝備,正逢中國經濟實力快速增長時期。中共前海軍裝備部長鄭明在提到老長官劉華清時說:「他從來沒表揚過我,有次還跟我說,你小心點,史達林在衛國戰爭時曾殺了好幾個裝備部長!」 \n 劉華清是中共最早提出「近海防禦」海軍戰略的人,他曾說「中國不發展航母,我死不瞑目!」中共海軍軍備規模、科技水準,及「遼寧號」航母籌建,都與劉華清在海軍司令任內的建軍決策,密不可分。

  • 旺 報 觀 點-為交班鄧小平棉裡藏針挫楊家將

     楊白冰在中國軍政界的躍升得利於其兄楊尚昆,把楊家將拉下台的則是「棉裡藏針」的鄧小平。鄧在1989年歷經天安門學運後,在當年11月召開的十三屆五中全會就部署交班大計。 \n 1989年的五中全會,鄧小平辭去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由江澤民接任。當時85高齡的鄧已經考慮其身後的中國政局,尤其是黨軍關係。 \n 面對楊家將在軍內聲勢,他先安排二野老部下劉華清在十三屆五中後,由軍委副祕書長連跳兩級升任軍委副主席,緊盯軍委第一副主席楊尚昆;劉向來有「中國海軍」之父稱號。 \n 至1992年,鄧小平當時雖未具有任何黨職,仍在1月發動「南巡」旋風,楊尚昆以國家主席身分陪同,楊白冰則以總政主任授意《解放軍報》發表題為〈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的社論。但鄧小平在南巡後有更長遠的想法。 \n 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大在北京舉行,楊尚昆退出了10年的政治局委員,楊白冰入局。但他卻是明升暗降,在政軍兩界皆有名無實。 \n 鄧為確保軍隊穩固,1992年10月鄧還安排三野老將張震出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張震和劉華清為軍委主席江澤民「扶上馬,送一程」。 \n 十四屆一中,更破例的把劉華清安排在7名政治局常委中。可以說這樣的安排徹底消除了楊家將的長久經營。 \n 但因為楊氏兄弟在關鍵時刻支持鄧小平,楊家失勢是因為鄧小平深知黨軍大權如果再集中於一人一家的弊病,才做如此安排。楊家將也沒有甚麼反彈,所以兩人得以善終並得到黨內高度評價。

  • 書刊神隱前領導人 到底怕什麼

     最近,《黨史博覽》刊登了《劉華清與西沙設防、南沙奪礁》一文,回顧了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司令員、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劉華清上將為維護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與海洋權益所做的貢獻。文章發表後,引起不小回響。 \n 拐彎抹角 用心良苦 \n 我在讀到「1988年2月12日晚,中央軍委一位主要負責人找到劉華清(時任中央軍委副祕書長)談話,就南海問題想聽聽劉華清的意見」時,不禁生出一絲疑惑:中央軍委「主要負責人」不就是軍委主席鄧小平嗎?為什麼要刻意迴避呢?但接下來作者又兩次提及鄧小平,尤其是劉華清與「中央軍委主要負責人」談話後,這位負責人當即指示劉華清寫一份報告給他,最終這份以總參謀長名義呈送的報告得到了鄧小平的批示。顯然,這位所謂的「主要負責人」並非鄧小平,而是兩位軍委副主席之一。我懂了。 \n 我研讀了目前高校常用的幾本教科書,對於這位在上世紀80年代歷任中國國務院總理、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在當代中國外交中不能不提的重要領導人,多數教材刻意做了「技術處理」。比如,張歷歷在《當代中國外交簡史》中通篇迴避了這位領導人的姓名。謝益顯主編的《中國當代外交史:1949-2009》也採取了同樣方式。總而言之,想方設法遮掩與淡化,就是不告訴你他姓甚名誰。 \n 有人可能會說:教材使用面廣,影響也大,所以審查相對嚴格,學術專著應該會寬鬆一些。此說有一定道理,比如同樣是張歷歷的作品,其專著《新中國和日本關係史:1949-2010》就提到了上述「中國總理」的姓名。但現實並不盡然。比如,倪世雄的回憶錄《一個中國學者眼中的中美建交30年》在記敘1984年「中國總理」訪美時引用了《人民日報》當年的報導,但還是對這位總理做了技術處理。 \n 毋庸諱言,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國內對這位因犯有「嚴重錯誤」而被撤銷職務的前領導人確有淡化處理甚至刻意抹煞的趨勢。比如中國外交部網站上掛的「新中國外交圖片冊」在記錄1984年美國總統雷根訪華時,寧願選取雷根與時任中國副總理李鵬會見的照片,也不願意放上中美首腦會談的圖片。如此用心良苦,已經到了可笑的地步。 \n 還沒脫敏 刻意迴避 \n 然而,事實終究是事實,不可能永遠迴避,更無法徹底抹煞。雖然這位領導人的大名在國內尚未完全「脫敏」(所以我也不告訴你),但官方並不是沒有實事求是的態度。比如,用百度搜索這位領導人的姓名,儘管「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部分搜索結果未予顯示」,但還是能夠找到約109萬個相關結果。其中一條位居前列的消息就是,1987年11月2日新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的他會見採訪中共十三大的中外記者,並回答了記者的提問。中國中央人民政府的網站上至今仍有這篇「實名制」的《答中外記者問》,這位領導人當年的意氣風發和機智幽默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n 再回到開頭關於劉華清的那篇文章。無獨有偶,《黨史縱橫》最近也刊發了類似主題的《劉華清情牽南中國海》,其中也講到1988年2月時任中央軍委副秘書長的劉華清向當時的中央軍委副主席彙報了南沙的鬥爭問題和現狀。與《黨史博覽》文章中「中央軍委一位主要負責人」的描述不同,後者不僅交代了他的職務,也原原本本地告訴了讀者他的姓名。中國國防部網站全文轉載《劉華清情牽南中國海》。 \n 有些國內書刊對這位領導人採取嚴格的「遮罩」措施不一定是「有關部門」授意,有可能是出版單位甚至編著者習慣性的「自我審查」,或者自認為與有關部門「心照不宣」。然而,他們到底怕什麼呢? \n (作者為自由投稿人、大學教師)

  • 新聞分析-胡耀邦女婿發聲 為保駕護航

     《人民日報》昨天刊登劉曉江上將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長文,有幾點值得注意,這是因為在政治局委員薄熙來被扳倒後,一個軍方高級將領在黨報發表政治性極強的長文,自然是一件極敏感的政治動作,難道不怕犯「槍指揮黨」之嫌? \n 確實,解放軍將領的政治性文章應當登在《解放軍報》,劉的長文登在黨報,因為長久以來,其個人和家庭就是改革開放路線的代表,某種程度上,劉家和老愛整同志、翻臉不認人的薄一波、薄熙來父子,具有高對比性。 \n 劉的岳父是反左直至鞠躬盡瘁的前總書記胡耀邦,其父劉西元中將曾任38軍政委,1957年擔任共青團中央書記,當時任團中央第一書記的正是胡耀邦。而薄一波當年沒少告胡耀邦的狀,讓其錯愕、痛心至死。 \n 其次,劉文章中要批的軍中「迷惘」者,並不是近來謠傳和薄熙來親近的幾個太子黨上將,而是被稱為「暗流」的謠言。 \n 因此,劉曉江這次出手是為保駕護航,效忠才是第一。談到保駕護航,1980年劉曉江出任劉華清祕書,當時劉華清擔任副總長。劉華清在1989年以軍委副主席職務為江澤民的改革開放路線保駕護航。 \n 在中共中央將崇毛的薄熙來「撥亂反正」後,劉曉江的長文因此是面向全黨、全軍。 \n 至於軍中暗流,《解放軍報》也承認「不為暗流所動」。「暗流」是什麼?據港媒說,在處理薄熙來的關鍵時期,軍隊內部有高級幹部同情薄,且在過去就明確支持過重慶的做法,軍隊內外流傳著「瀏陽河」的說法。 \n 在軍隊指的是總後政委劉源和二砲政委張海陽。既然劉曉江提出幾個「堅決」,就表明除了前述二位上將外,再加上常務副總謀長章沁生上將傳主張「軍隊國家化」,「瀏陽河」之說自然是謠傳了,不應妄議、妄信。

  • 劉華清「近海防禦」 比殲20早25年

     有「中國現代海軍之父」之稱的劉華清,一月十四日在北京過世,享年九十五歲。各界在報導其死訊忽略的是,他是中國「近海防禦」戰略的奠基者,也是最早提出中國海軍作戰海域應前抵第一島鏈及其外沿海區,比殲二○試飛早了廿五年。劉華清的攻勢作戰理論,至今對解放軍發展仍具現實意義。 \n 十四歲就參加紅軍的劉華清,自稱軍旅一生有三個意想不到。第一次是擔任中央軍委副祕書長(一九八七至八九)、第二次升任軍委副主席(一九八九至九七),第三次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一九九二至九七),爬上權力頂峰。他卸下政治局常委後,解放軍就無人進入黨的最高決策層。 \n 鄧小平倚重劉華清有三個理由。一、他懂科學,曾參與衛星和導彈工作。二、當時軍中以四方面軍的幹部居多,劉來自四方面軍,便於服眾協調。三、中壯派,身體好,服從黨的領導。三者兼具,由此竄升。 \n 劉華清最大的成就莫過於他在海軍司令員期間(一九八二至八七),既提出「近海防禦」戰略理論,又有裝備研製上的成績。按他的想法,「近海」包括黃海、東海、南海、南沙及台灣、沖繩島鏈內外海域,並逐步擴及太平洋北部海域至第二島鏈,防區相當大。作戰時,他主張「敵進我進」,即敵人向大陸沿海區進攻時,解放軍也向「敵後」進攻。這種積極防禦思維,和美國理解的「反進入」戰略相當不同。 \n 為從近岸走向近海,劉華清提出發展「一艦、一機、一艇」計畫,即○五二旅滬級驅逐艦、飛豹殲轟機和○三九宋級潛艦,這些裝備已服役多年。 \n 進入軍委,劉華清並未特別關照海軍,反而強化空軍戰力,包括研製加油機、預警機、殲一○和殲八的二型戰機;作戰半徑達一千四百公里的蘇二七戰機,也是在他的運籌下購得。這些都符合攻勢作戰需求。劉華清為人忠厚,但在軍事戰略上他態度強勢。不戰則已,要戰決不動搖,所謂「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其思想影響至今。

  • 中共現代海軍之父 劉華清過世

     曾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政治局常委的劉華清(見圖,中新社),昨日過世,享年九十五歲。他生前力主興建航空母艦,被外界喻為大陸現代海軍之父。七十餘年的軍旅生涯雖讓他在大陸備受敬重。他曾打趣說:「如果中國不建航母,我死不瞑目。」 \n 新華社報導,劉華清是因病醫治無效過世。並稱他為「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黨、國家和軍隊的卓越領導人」。 \n 劉華清與大陸前領導人鄧小平有長達六十年的革命情誼,他的官運與鄧小平都脫不了關係。他在二○○四年出版的回憶錄,已成為研究中共黨史與解放軍建軍的重要參考資料。 \n 他在回憶錄中曾表示,鄧小平曾有意將軍權交給總書記趙紫陽,扶持趙全面接班;但是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後,趙紫陽因同情發動事件的學生而黯然下台。六四事件後,鄧小平提拔劉華清成為中央軍委副主席,幫助江澤民穩定軍心。 \n 劉華清退休前官拜上將,他在一九七○年就曾組織過航空母艦的興建論證小組,是中國航空母艦夢的啟蒙者。劉華清也曾任海軍司令員,他在七○年代時曾說,中國造航空母艦,目的不是為了和美國、俄羅斯比賽,主要是用於解決對台鬥爭需要、解決南沙群島爭端和維護海洋權益等方面的任務,平時還可以用於擴大維護世界和平的政治影響。

  • 大陸前軍委副主席 劉華清逝世

     中共第十四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原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劉華清,因病醫治無效,于2011年1月14日6時在北京逝世,享年95歲。 \n 官方稱其為「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黨、國家和軍隊的卓越領導人」。 \n 劉華清1929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5年10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55年9月被授予海軍少將軍銜。1988年9月被授予上將軍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