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劉黃麗娟的搜尋結果,共02

  • 以WHA看國際勞工大會 學者批政府神隱

    今年國際勞工大會(International Labor Conference,ILC)昨(5)日登場,於瑞士日內瓦舉行為期2周的會議,中正大學勞工系助理教授劉黃麗娟批評,台灣政府對於ILC的關注度太低,「好像幫完了工會、雇主團體,就沒事了」。 \n \n劉黃麗娟以世界衛生大會(World Health Assembly,WHA)為例,一樣都是聯合國的專門機構,WHA有政府、外交部多方努力,強調防疫無國界,各方關注度高,但政府難道沒看到全球勞動的領域內,台灣也很重要嗎,在ILC當中,政府又在哪裡? \n \n劉黃麗娟說,ILC裡面,政府、勞方、資方3方都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但為什麼從來沒看到政府參與其中?政府怎麼找不到合理化的參與的理由,「好像覺得在幫工會的忙,沒有,是工會在幫你的忙」。 \n \n劉黃麗娟強調,ILC從來不曾拒絕申請旁聽,但去年卻阻擋她的學生用台灣護照申請旁聽,今年恐怕連自己的觀察員身分都要被阻攔,因此才投書媒體表達不滿,認為台灣政府無論藍綠,從以前到現在,在ILC持續缺席,沒有當作是應該優先積極突破的組織。 \n \n劉黃麗娟表示,台灣在整個國際全球供應鏈扮演其重要的角色,政府更應該積極突破跟爭取,讓台灣有發聲地位。對此,勞動部僅簡單回應,此事已交由外交部處理,一切以外交部的發言為主。

  • 脫鉤的,是平等的文明價值

     聯合國的專門機構國際勞動組織(ILO)剛於十月日一日慶祝第十任局長Mr. Guy Ryder上任,破天荒地該組織選出一位有三十年國際工會發展經驗的領袖,而這位工會頭子竟然能夠得到政勞資三方代表過半數的支持。在今天沸沸揚揚的爭論外勞是否與基本工資脫鉤、是否以特區排除外勞基本工資適用以及增額外勞的就業安定費率的台灣,實在是百感交集,點滴心頭。 \n 國際勞動組織對世界最大的貢獻,就是秉持追求社會正義的普世價值,以政勞資三方協商的治理機制,制訂出勞動領域相關的基準規範;亦即把人權的抽象概念,轉化成可規範、執行與監督的國際勞動公約。就連馬政府引以為傲所批准的聯合國兩公約,也於其一般性意見中強調須參酌國勞公約的具體規範,避免不當詮釋或衍伸。無論公約的目的是為了針對勞動條件、職業安全衛生或者結社與協商,其原則必定建立在公平與無歧視之上。 \n 政府以為犧牲外勞可以換取本勞的就業機會,殊不知全球化的人力流動,只有真正無路可走的弱勢外國人,才會甘冒高額仲介費的借貸,到台灣來買一個求發展的機會。以真正有專業技術的外籍看護而言,她們會選擇美加等有機會移民的國家,其次為標榜同工同酬的韓國,再其次才是台灣、新加坡與香港。駐越南的台灣仲介告訴筆者,真正有技術的越南勞工寧可在本國的加工區工作,或是憑技術到高工資的國家。可以想見,這樣的比較之下,台灣絕對爭取不到第一流的外籍勞工,而是想方設法借錢買工作的無技術外勞。想想,這是我們要的外籍勞動力嗎? \n 當勞動政策風向球吹向彈性與救經濟,我們的脫鉤策略於是有了護身符,而這樣的正當性之下,也一定會有開小門、走捷徑的建議出籠。國際勞動組織對於本勞、外勞應享國民待遇以及一體適用國內所有地區,無論是本島、離島或任何以外銷出口為主的特區、加工區或自由貿易區,都強調勞動基準的一體適用,無一例外。 \n 吾人擔心的是,明知道國勞基準與原則如此,但政府卻寧可悖離這樣的正道,選擇向下競爭的社會傾銷,而且還拿鄰國如新加坡沒有最低工資當墊背。但新加坡有政勞資三方對話的全國工資委員會,每年企業的調薪都必須參考該委員會的指引報告。那樣的對話協商機制,為什麼我們不提?新加坡於打擊人口販運的成果沒有台灣好,只被美國國務院評為第二輪國家,但新加坡已經立法規定外籍家事工從明年起將享有每周一天的休假。台灣以成為第一輪的人權國家自喜,但家事工作法還不見天日。 \n 沒有平等與無歧視作為勞動立法的基本價值,無論本國或外籍勞工,都將惶惑無以為繼。因為任何一個全球化的經濟風暴,都可能更壓縮勞動成本。缺乏勞資協商與對話的經濟與勞動政策,只會強化勞資之間的衝突對立,而政府終將成為社會不安的眾矢之的。這是我們要的幸福經濟,大同民生嗎? \n (作者為開南大學養生與健康行銷學系助理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