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加拿大央行的搜尋結果,共173

  • 《金融》加國央行再放鷹?美元兌加幣恐貶破1.2

    今日台北時間晚上10時,加拿大央行將公佈6月份的利率決議。由於上一次的決議聲明和內容都非常鷹派,市場預期加央行將會持續鷹派,甚至有預期加央行或會在7月開始將購債規模由目前的30億加元,再進一步縮減至20億加元。如市場預期得到落實,FXTM富拓首席中文市場分析師楊傲正認為,美元兌加幣有望進一步跌破1.2水準再創新低。

  • 《國際經濟》韓國熱錢繼續充斥 通膨率1.3%→1.8%

    27日,與外界預期一樣,韓國央行貨幣政策維持不變。不過,由於韓國出口與通貨膨脹加溫下,市場也好奇央行何時會改變目前寬鬆的資金供給。

  • 信評:銀行要做好技術、設施準備

    信評:銀行要做好技術、設施準備

     大國推動央行數位貨幣CBDC腳步不停歇,網路討論聲量近期爆多,全球信評機構張臂迎接CBDC的實踐,標準普爾全球評級評估2021年會是CBDC的「拐點年」,提醒銀行機構需提前部署底層技術和設備;惠譽亦認為,CBDC會有助於公部門其它政策的落實,如救災或紓困經費一部分會轉入CBDC帳戶,金融機構要在風控系統上提前進行管理,估計它確實會走進真實市場。

  • 《國際金融》加拿大央行開縮表第一槍 加元升幅飆10月高

    投資人對加拿大央行準備縮減支持力道給予正面回應,周三加元兌美元匯率急升,創下2020年6月來最大單日漲幅,多倫多股市亦反彈走高。

  • 加拿大央行縮表 暗示明年底啟動升息

    加拿大央行21日(周三)大幅提高對該國經濟前景的看法,並且宣布縮減購買債券規模,暗示可能2022年底啟動升息。

  • G7的第一槍 這國央行料將縮減量化寬鬆

    G7的第一槍 這國央行料將縮減量化寬鬆

    今晚22:00,加拿大央行公佈利率決議,市場預期可能上修經濟前景並縮減購債規模。23:00加拿大央行行長蒂夫·麥克萊姆(Tiff Macklem)將召開新聞發佈會。

  • 台灣數位貨幣研究中 發行需10年

     台灣央行去年7月報告就指出,全球央行普遍聚焦在通用型CBDC(央行數位貨幣)架構,採以公司合作模式的雙層架構,央行也遵循規畫,去年第4季啟動第二階段「通用型CBDC試驗計畫」。據了解,該計畫由央行CBDC工作小組與外部技術團隊協作,也與業者討論技術成熟的時間,業者多認為需要7至10年。

  • ECB利率決議 市場高度關注

     近期金融市場的股債匯市相當敏感,通膨和利率預期均可快速反映並影響商品走勢,例如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上升至一年新高,並導致金價持續走跌。這也使得本周與通膨有關數據的公布,尤其歐洲央行利率決議受市場高度關注。

  • 加拿大央行維持利率不變

    加拿大央行周三(9日)宣布基準利率維持不變於0.25%,此決議符合外界預期,同時重申將維持現行量化寬鬆政策,藉此因應新冠疫情帶來的衝擊與不確定性。 \n 加拿大央行在聲明中表示,他們將維持利率在歷史低水位直到2023年,按照他們預估,屆時新冠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可望告一段落。 \n 該央行表示,新冠疫苗問世是大好消息,令大家確信「疫情終有結束的一天」,但疫苗全球上市後的情勢發展仍充滿不確定性。

  • 澳洲將擴大QE 澳元應聲跌

    澳洲將擴大QE 澳元應聲跌

     澳洲央行20日(周二)公布10月會議紀錄,明確暗示11月將進一步量化寬鬆(QE),包括調降現金利率與購買更長期公債。受此影響,澳洲公債殖利率與匯率立即承壓,澳元兌美元匯率貶至3周低點。 \n 澳元周二失守0.7054美元的技術支撐,貶至0.7031美元兌一澳元,朝向9月觸及0.7004美元低點邁進。 \n 根據該央行10月6日開會的紀錄內容,決策官員指出,其他央行擴大資產負債表,已造成多數富裕國家的公債殖利率下滑,同時也討論對匯率的影響,此是央行到目前為止,針對可能再降息與擴大購債規模向外界釋出的最明確訊號。 \n 澳洲聯邦銀行(CBA)經濟學家亞倫(Belinda Allen)表示,「此會議紀錄意味央行打算在11月開會時讓貨幣政策進一步寬鬆。」 \n 澳洲10年期公債殖利率周二降至0.75%,低於本月初的0.9%,與美國公債殖利率相當,但仍高於英國、德國、法國、加拿大與日本。 澳洲央行3月中將利率緊急調降50個基點至0.25%的歷史低點。經濟學家普遍預料11月開會時將利率再調降15個基點至0.1%,並將購債範圍擴大至5到10年期公債。 \n 澳盛銀行(ANZ)匯率策略師錢伯斯(Jack Chambers)指出,「我們認為澳洲央行將會宣布至少1,000億澳元的QE計畫,然而持續至2021年6月,之後還可能再延長。」 \n 澳洲央行總裁洛威上周四曾暗示,接下來可能降息與擴大QE。 \n 在周二會議紀錄公布之前,澳洲央行助理總裁肯特(Chris Kent)也提及,購買債券是央行的貨幣工具之一,擴大購債的用意在於降低更長期殖利率曲線,降低籌資成本,但這也可能帶來額外的效應,包括對匯率的影響。

  • 《國際金融》澳洲央行考慮擴大貨幣寬鬆 暗示即將降息

    根據澳洲央行發布的10月會議紀錄,該央行在會議上討論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的可能性,包括將現金利率降至零,以及購買期限更長的政府公債。 \n 10月6日的會議記錄顯示,澳洲央行決策委員會官員表示,其他央行更大幅度地擴張資產負債表規模,已經導致大多數其他富裕國家的主權債券殖利率下滑。 \n 委員會成員並討論對匯率的影響,提供了目前為止最清晰的信號,即澳洲央行可能很快就會進一步調降利率,並擴大其龐大的購債規模,以降低借貸成本,並促貶本幣。 \n 澳洲10年期公債殖利率從本月初的0.9%跌至周二的0.75%,與美國債息一致,但仍高於英國、德國、法國、加拿大與日本。 \n \n 自3月中旬緊急降息2碼(50個基點)以來,澳洲央行一直維持其現金利率於歷史低點0.25%不變。經濟學家普遍預期該央行將於11月3日的政策會議上,將基準利率調降15個基點,至0.1%。 \n 會議紀要亦指出,除了進一步放鬆貨幣政策之外,委員會亦討論了其前瞻指引的性質,該前瞻指引「同意在其決策中將更著重於實際通膨,而非通膨預測」。 \n \n

  • 澳央行暗示擴大寬鬆 重擊澳元

    澳央行暗示擴大寬鬆 重擊澳元

     澳洲央行總裁洛威(Philip Lowe)周四表示,央行目前的職責就是評估所有的工具,俾以進一步支撐經濟復甦,暗示接下來可能降息與擴大量化寬鬆(QE)。市場預估,澳洲央行最快11月就會採取擴大寬鬆的措施。 \n 受到澳洲可能擴大寬鬆的利空空襲,澳元應聲跳水,歐洲交易時段最低下探0.7074美元,重貶1.23%,並創逾半個月新低。 \n 洛威是在參加雪梨一場投資會議時做以上表示。他指出,「我們的職責是在現有的工具中採取合理的措施,以支撐澳洲的經濟復甦。」 \n 洛威還表示,澳洲10年公債殖利率目前是已開發國家最高,央行早就在評估購買長期公債可能帶來的效益。 \n 洛威並對政府本月稍早公布的新年度聯邦政府預算案表示肯定,聲稱預算案除了展現結構改革,同時也包含支撐經濟長期復甦所需的刺激就業措施。 \n 洛威強調,決策理事會尚未決定進一步降息,現階段政策策略主要依賴前瞻指引,而理事會已聲明至少3年不會升息。 \n 洛威指出,「在實質通膨率穩定落在通膨目標區間之前,理事會都不會調高現金利率。」 \n 外匯經紀商BDSwiss Group投資研究部主管季特勒(Marshall Gittler)表示,澳元後市看貶,對其他商品貨幣也一樣偏弱,特別是加拿大元,主因在於「我認為澳洲寬鬆貨幣的空間還很多。 」 \n 貨幣市場已預估澳洲央行將於11月宣布降息,安保資本投資指出,洛威已表明有必要採取更多的措施來支撐經濟復甦,預估澳洲將會把基準現金利率從0.25%調降至0.1%,3年期公債殖利率從0.25%降至0.1%,同時還會擴大QE,這些寬鬆措施可能都會在11月會期一併公布。 \n 澳洲西太平洋銀行外匯分析師卡洛(Sean Callow)表示,「降息與QE都是相當明顯的政策選項,市場自然會認為澳洲央行將會有所做為。」

  • 澳洲央行暗示擴大寬鬆 最快11月降息

    澳洲央行總裁洛威(Philip Lowe)周四表示,央行目前的職責就是評估所有的工具,俾以進一步支撐經濟復甦,暗示接下來可能降息與擴大量化寬鬆(QE)。市場預估,澳洲央行最快11月就會採取擴大寬鬆的措施。 \n受到澳洲可能擴大寬鬆的利空空襲,澳元應聲跳水,歐洲交易時段最低下探0.7073美元,重貶1.3%,並創逾半個月新低。 \n洛威是在參加雪梨一場投資會議時做以上表示。他指出,「我們的職責是在現有的工具中採取合理的措施,以支撐澳洲的經濟復甦。」 \n洛威還表示,澳洲10年公債殖利率目前是已開發國家最高,央行早就在評估購買長期公債可能帶來的效益。 \n洛威並對政府本月稍早公布的新年度聯邦政府預算案表示肯定,聲稱預算案除了展現結構改革,同時也包含支撐經濟長期復甦所需的刺激就業措施。 \n洛威強調,決策理事會尚未決定進一步降息,現階段政策策略主要依賴前瞻指引,而理事會已聲明至少3年不會升息。 \n洛威指出,「在實質通膨率穩定落在通膨目標區間之前,理事會都不會調高現金利率。」 \n外匯經紀商BDSwiss Group投資研究部主管季特勒(Marshall Gittler)表示,澳元後市看貶,對其他商品貨幣也一樣偏弱,特別是加拿大元,主因在於「我認為澳洲寬鬆貨幣的空間還很多。 」 \n貨幣市場已預估澳洲央行將於11月宣布降息,安保資本投資指出,洛威已表明有必要採取更多的措施來支撐經濟復甦,預估澳洲將會把基準現金利率從0.25%調降至0.1%,3年期公債殖利率從0.25%降至0.1%,同時還會擴大QE,這些寬鬆措施可能都會在11月會期一併公布。 \n澳洲西太平洋銀行外匯分析師卡洛(Sean Callow)表示,「降息與QE都是相當明顯的政策選項,市場自然會認為澳洲央行將會有所做為。」

  • 陸領跑 數位貨幣全球戰場

    陸領跑 數位貨幣全球戰場

     數位貨幣目前已成為全球央行最關注的話題,它攸關全球金融體系下一個戰場的勝敗。北京大學數位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最近在一場演講中指出,未來國家之間的競爭可能會集中在數位金融領域,數位貨幣或將是終極戰場。甚至未來國際市場上央行數位貨幣是贏者通吃,一家獨大,不可能是並駕齊驅,但肯定的一點是不能缺席。 \n 澎湃新聞網報導,國盛證券分析師宋嘉吉認為,國際央行研發數位貨幣主要受到兩大現象推動,一是現金使用率下降,央行擔心公眾無法得到央行負債,例如瑞典央行、加拿大央行;二是私人部門發行的數位貨幣崛起,各國央行擔心法幣受衝擊,例如英國央行。 \n 歐科雲鏈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煉炫表示,根據一項對全球63家中央銀行的問卷調查,所有中央銀行都已開始進行數位貨幣的理論和概念研究,有49%的央行進入試驗/概念驗證階段,僅10%進入開發/試點階段。不過,在短期(三年內),超過85%的中央銀行不太可能或非常不可能發行任何央行數位貨幣。 \n 在大陸方面,早就提槍起跑試行數位貨幣。人行副行長范一飛表示,大陸相比其他國家的優勢體現在:第一,大陸電子支付體系較為成熟,發行數位貨幣的零售場景已經基本存在,不需要重新搭建場景;第二,大陸消費者對於使用手機進行支付已經習慣,推廣數位貨幣使用具備較好的先天條件,消費者更容易理解和接受;第三,大陸商業銀行數量龐大的線下網點,可以較好地進行數位人民幣推廣,向消費者介紹數位人民幣的好處和優點。

  • 澳評估干預匯市、負利率等選項

     澳洲央行副總裁德貝爾(Guy Debelle)表示,該央行正在評估多項貨幣政策,以達到通膨與就業目標,評估的政策選項包括干預匯市、負利率等。受此影響,澳元周二盤中一度失守0.72美元關卡,觸及0.7175美元的一個月低點。但稍後回升至0.7223美元。 \n 澳洲央行在3月中的緊急會議,將基準利率砍至歷史低點的0.25%,以支持該國備受新冠病毒衝擊的經濟。當時澳洲央行還推出「無上限」的政府債券購買計畫以及提供銀行融資措施。 \n 澳洲利率自3月維持低點迄今。該央行表示,如果有需要,仍會維持「高度寬鬆措施」以支持低迷經濟。 \n 德貝爾周二指出,有鑑於通膨和就業前景與該央行設定目標並不一致,央行正在評估其他政策選項。其中一個是考慮購買到期時間3年以上的政府公債。目前澳洲央行3年期公債殖利率設在0.25%。 \n 德貝爾提及,匯市干預也是另一項潛在工具,不過他也指出,以目前澳幣符合基本面的情況來看,尚不清楚此策略是否有效。 \n 第三個選項就是調降現金利率,但不至於進入負數領域。最後選項是負利率,但德貝爾強調,但就經濟證據來看,此策略的結果好壞不一。 \n 澳洲央行曾表示,澳洲「極度不可能」採取負利率,而德貝爾也重申此論點。 \n 加拿大皇家銀行(RBC)經濟學家翁蘇林(Su-lin Ong,音譯)表示,「就我們的觀察是略偏鴿派。」 \n 她指出,德貝爾強調經濟復甦疲弱且不平均,也提及就業市場前景面臨挑戰,再次強化央行的寬鬆傾向,「藉由持續強調其他政策措施,但未承諾任何時間點,尤其2020/21聯邦預算即將出爐前夕,顯示澳央行釋出最大的彈性」。

  • 前英國央行行長Mark Carney 加入PIMCO全球諮詢委員會

     全球首屈一指的固定收益投資管理公司PIMCO於9月17日宣布經濟學家暨前英國、加拿大央行行長Mark Carney加入PIMCO全球諮詢委員會。PIMCO全球諮詢委員會針對全球經濟、政治、與策略發展,乃至於對金融市場的影響,向PIMCO投資專家提出深入觀點。 \n PIMCO全球諮詢委員會成立的宗旨,在協助PIMCO更深入地瞭解影響金融市場的政策與機構組織,成立四年多來在PIMCO投資流程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目前,PIMCO全球諮詢委員會的主席為美國聯準會前主席Ben Bernanke(柏南克),其他成員包括英國前首相及前財政大臣Gordon Brown(布朗)、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前投資長Ng Kok Song(黃國松)、前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總監Anne-Marie Slaughter(斯勞特)、前任白宮幕僚長Joshua Bolten(博爾頓)、歐洲央行前總裁Jean-Claude Trichet(特里謝)等。 \n Mark Carney目前是聯合國氣候行動暨金融特使。於2008年至2013年期間擔任加拿大央行行長。2013年至2020年期間,任英國央行行長以及貨幣政策委員會、金融政策委員會與審慎監管委員會之主席。此外,Mark Carney於2011年至2018年期間擔任金融穩定委員會之主席,以及歐洲系統性風險委員會之首席副主席。 \n PIMCO執行長Emmanuel Roman表示,PIMCO全球諮詢委員會匯聚全球頂尖意見領袖。身為經濟學家的Mark Carney專精於氣候金融轉型的研究,且曾任英國與加拿大央行行長,未來將為PIMCO全球諮詢委員會貢獻多年來累積的寶貴經驗。 \n PIMCO集團投資長Dan Ivascyn表示,PIMCO全球諮詢委員會在PIMCO投資流程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為PIMCO貢獻獨到的全球觀點、挑戰PIMCO的成見與假設,協助PIMCO為全球客戶實現優異的投資成果。

  • 迎零利率時代 加國退休基金重審公債效益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全球央行為了刺激經濟大幅調降利率,促使加拿大最大退休基金CPPIB開始思考,在利率逼近零的時候,持有大量政府公債是否明智。 \n 央行大舉降息提振受疫情重創的經濟,低利率對投資人形成挑戰,甚至是抱長期投資觀點的投資人,例如加拿大最大退休基金-加拿大退休金計劃投資委員會(CPPIB)。 \n CPPIB總裁暨執行長馬欽(Mark Machin)受訪時指出,雖然基金的長期投資計畫並未因疫情爆發而改變,但零利率底限(zero bound)成為基金的一大挑戰。 \n 零利率底限為央行的一種貨幣政策工具,將短期利率降至零,藉由降低借款成本來刺激經濟。然而低率低至零的水準對債券投資人而言,或許意味著債券到期後拿回的資金,可能低於原始投資金額。 \n 舉例來說,美國聯準會(Fed)3月將基準利率大砍至接近零,一周半後美國1個月和3個月期公債殖利率雙雙降至零之下。 \n 馬欽16日在美國財經媒體CNBC《Squawk Box Asia》節目指出,零利率底限是否影響長期的債券投資利益?CPPIB一如其他長期資產持有人,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n 馬欽亦表示,CPPIB投資組合還有許多其他固定收益資產,例如基礎建設、電力再生能源等,但CPPIB將持續評估,在零利率底限時期持有大量政府公債是否恰當。 \n 截至6月30日止,CPPIB管理約4,344億加元(約3,297.5億美元)的資產,CPPIB投資著重於北美地區,34%的資產配置在美國市場。

  • 零利率時期 加拿大最大退休基金評估公債投資效益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全球央行為了刺激經濟大幅調降利率,促使加拿大最大退休基金CPPIB開始思考,在利率逼近零的時候,持有大量政府公債是否明智。 \n央行大舉降息以提振受疫情重創的經濟,但低利率對投資人形成挑戰,甚至是抱期長期投資觀點的投資人,例如加拿大最大退休基金-加拿大退休金計劃投資委員會(CPPIB)。 \nCPPIB總裁暨執行長馬欽(Mark Machin)受訪時指出,雖然基金的長期投資計畫並未因疫情爆發而改變,但零利率底限(zero bound)成為基金的一大挑戰。 \n零利率底限為央行的一種貨幣政策工具,將短期利率降至零,藉由降低借款成本來刺激經濟。然而低率低至零的水準對債券投資人而言,或許意味著債券到期後拿回的資金,可能低於原始投資金額。 \n舉例來說,美國聯準會(Fed)3月將基準利率大砍至接近零,一周半後美國1個月和3個月期公債殖利率雙雙降至零之下。 \n馬欽16日在美國財經媒體CNBC《Squawk Box Asia》節目指出,零利率底限是否影響長期的債券投資利益?CPPIB一如其他長期資產持有人,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n不過馬欽亦表示,CPPIB的投資組合還有許多其他固定收益資產,例如基礎建設、電力再生能源等,但CPPIB將持續評估,在零利率底限時期,持有大量政府公債是否恰當。 \n截至6月30日止,CPPIB管理約4,344億加元(約3,297.5億美元)的資產,CPPIB的投資著重於北美地區,34%的資產配置在美國市場。 \n根據馬欽表示,CPPIB積極投資科技和醫療保健產業,並打算維持投資力道。新冠肺炎疫情改變消費者和企業的習慣,上述兩個領域的企業因而受惠。

  • 工商社論》全球中央銀行「日本化」與通貨膨脹

    工商社論》全球中央銀行「日本化」與通貨膨脹

     日本銀行(Bank of Japan,日本央行)在8月11日公布銀行放款餘額,包含地區信用合作社在內,今年7月的放款餘額相較於去年同期出現6.3%的增長,餘額為572.7兆日圓(約5.4兆美元),這是連續兩個月出現6%以上的放款年增率,主要大型銀行的放款年增率更高,在6月達到8.6%,7月為7.8%。這是自2001年至今,將近二十年來最快速的放款增長,而大型銀行以及地區商業銀行的放款增長率,更創下1991年泡沫經濟破滅至今最高的增速。 \n 日本商業銀行放款餘額突然增長,究竟是因為過去幾個月政府巨額補貼所造成的短期現象,還是趨勢扭轉的中長期現象,是必須高度關注的焦點。最終的答案,有可能會改變我們討論多年的「日本化」(Japanization)現象,甚至影響美國聯準會、歐洲央行、英格蘭銀行、加拿大銀行、以及跟隨在後的所有中央銀行的決策。 \n 日本商業銀行放款餘額重新出現增長動能,對於正在快速擴張資產負債表的主要國家的央行來說,是不可忽視的變數,日本已經持續二十餘年停滯增長的銀行放款餘額,如今重新增長,如果成為中長期的趨勢,就有可能刺激通貨膨脹,成為中央銀行政策穩定的重大考驗。其重要性更甚於COVID-19每日新增確診與死亡人數。 \n 日本央行是最先採行零利率政策的先行者,日本央行在1999年率先全球採取零利率政策,在千禧年網路泡沫破滅後,又從2001年開始採行量化寬鬆政策(當時用語為 Quantitative Relaxation),零利率的政策一直到2006年全球經濟復甦才告終,但是指標利率仍然維持在0.25%的超低水平,金融海嘯後,日本央行大量購買國債、REITs、證券ETF,將日本國債貨幣化,至今已經有將近六成的國債餘額被收入央行保險箱,然而,即使貨幣政策用到極致,日本經濟增長力道仍然疲弱,實質薪資增長停滯,通貨膨脹更從未達到央行所訂定的2%目標。 \n 相較之下,1990年代直到金融海嘯爆發之前,西方主要工業國家的中央銀行享受了一段將近二十年的黃金時光,資訊科技技術蓬勃發展,勞動生產力大幅提升,政府財政紀律嚴明、國際金融市場規模與深度不斷倍增,中央銀行一方面將政策目標從貨幣(Monetary Targeting)陸續轉向通膨(Inflation Targeting)機制,另一方面維持高度透明、中立的決策機制,即使遭遇千禧年網路泡沫、911恐怖攻擊、SARS病毒襲擊等重大事件,央行成為穩定經濟與金融的中流砥柱。 \n 但金融海嘯之後,日本央行迅速成為歐美央行學習的對象,過去長期遭到媒體與經濟學家訕笑的「日本化」,鹹魚翻生變成顯學,穩定金融市場成為央行最重要的任務,各國中央銀行職責從「物價穩定」,擴大到關注「信用擴張」與「資產價格穩定」,在COVID-19危機爆發後,更被迫進入「財政政策」與「信用分配」,各國央行的角色大幅向日本央行看齊。 \n 歐洲央行在德拉吉擔任總裁的期間,將量化寬鬆的油門踩到底,最終超越日本央行的政策極限,將歐洲全境導入負利率。從金融海嘯至今,歐洲央行的資產負債表暴增了近4.5倍,但是目前歐洲所有商業銀行的放款餘額,相較於金融海嘯爆發的2008年第三季底,竟然只增加了10%;另外,比較少成為媒體焦點的英格蘭銀行,海嘯至今資產負債表膨脹的幅度更高達9.7倍,但是英國經濟動能比歐洲大陸更為疲弱,累積了12年的放款增長竟然只有2%。 \n COVID-19爆發後,中央銀行衝上第一線,以穩定金融市場為要務,的確成功避免了重大的災難,但是央行集體跨越政府財政貨幣化的紅線,將政府的債務轉換成為中央銀行的準備金負債,如果日本央行過去二十年的政策模式持續有效,那麼全球仍然會享受一段低通膨、就業穩定、薪資溫和增長、而股市與房地產等資產價格持續上揚的完美模式。 \n 以日本央行為範本的模式,央行超越國會與財政部,由商業銀行的最後貸款者,擴大為金融資產的最終購買者,更藉著不斷創新的工具成為市場信用的配置者,而財政赤字貨幣化的操作,更提供財政部無限制擴大政府赤字的想像,萬能的中央銀行再也不必擔心獨立性的質疑。 \n 但是這個完美的遊戲,可能因為觸發通貨膨脹而瞬間告終,而且一旦觸發了通貨膨脹,市場的預期心理將會立即出現一八○度的轉向,因為相信「日本化」的魔術而債台高築的企業與政府,也將立刻面臨利率揚升的威脅。到底全球性的通貨膨脹會不會捲土重來,現在誰也沒有答案,唯一知道的是,已經低迷十餘年的銀行放款餘額重新恢復增長,對於實體經濟當然是個好消息,卻也可能是通貨膨脹重現的先期警訊,這正是所有中央銀行決策官員最擔心的訊號。

  • 外匯探搜-市場風險偏好左右 加幣下半年承壓

    外匯探搜-市場風險偏好左右 加幣下半年承壓

     7月15日,當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及其盟國(統稱為「OPEC+」)同意從8月至12月期間將原油減產規模從目前的每天減產970萬桶,調整成每天減產770萬桶之後,油價於7月16日或略有下跌。但是,我們依舊認為以加幣為代表的石油貨幣下跌走勢可能與市場風險偏好更相關,而非油價本身。 \n 經濟挑戰加深空頭疑慮 \n 在十大工業國的貨幣中,若以標準普爾500指數作為相關性衡量指標,過去一個月美元兌加幣匯率的走勢與市場風險偏好的每日變化幅度,我們發現了非常明顯的負相關趨勢。換句話說,加幣匯率的整體走勢主要還是受到市場風險偏好所主導,而非油價。 \n 也因此,我們對於加幣匯率短期很可能會出現單獨走弱的預期,主要是考慮到加拿大即將面臨諸多中期經濟挑戰。儘管加拿大的經濟活動指標(例如零售支出和餐館就餐等)近期有所改善,但仍遠低於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的水準(資料來源:谷歌新型冠狀病毒社區流動報告和Opentable)。 \n 不僅如此,加拿大還必須面對家計部門高負債比例的嚴峻挑戰。滙豐集團經濟學家認為,房屋貸款與信用卡貸款的延期償還措施或許暫時減輕了借款人的財務負擔,但隨著這些紓困機制的逐漸退場,家計部門陸續出現破產的情況只會更加惡化而已。 \n 同時,加拿大的勞動力市場面臨持久性經濟創傷的風險依然存在,再加上商業投資的前景也很黯淡,企業資本支出慾望甚至處於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準,且就業指標表現也持續疲弱不堪(資料來源:加拿大銀行2020年夏季商業前景調查)。 \n 疫情難見和緩 拖累GDP \n 加拿大的政策利率將維持低檔,今年GDP將出現萎縮7.8%。在貨幣政策方面,加拿大央行於7月15日導入明確的前瞻性指引,表明政策利率將維持在0.25%的低檔,「直至經濟疲軟的狀況消除,從而維持通貨膨脹在2%的政策目標」;不僅如此,在經濟復甦「步入正軌」之前,也將維持每周購買至少50億加幣加拿大政府債券的量化寬鬆計畫。 \n 加拿大央行甚至還提出了一個核心情景設定(假設新冠肺炎疫情沒有出現全面二次爆發,且相關單位持續放鬆防疫措施下),預測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GDP)預計會較去年下跌7.8%,然後在2021年才會出現5.1%的反彈,並在2022年維持3.7%的成長力道。 \n 缺乏基本面 恐大幅修正 \n 基於經濟前景堪慮,將讓加幣在未來12個月承受極大壓力。面對這一充滿挑戰的經濟形勢,我們認為,當市場風險偏好回升後,自3月份以來加幣兌美元匯率的上漲幅度便顯得格外不合理。由於缺乏基本面的支撐,我們認為加幣兌美元的匯率可能於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下半年之間,出現大幅修正的狀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