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搜尋結果,共33

  • 西班牙將特赦 9名加泰分離主義者

    西班牙將特赦 9名加泰分離主義者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分離主義陣營爭取獨立,但遭中央政府嚴厲打壓,導致雙方勢不兩立。西班牙總理桑契斯21日釋出善意,宣布次日將在內閣會議建議特赦9名被關押的加泰隆尼亞分離主義者,聲稱要讓國家走向和解及重新團結。  桑契斯在加泰隆尼亞首府巴塞隆納會見公民團體人士。他說:「西班牙民主未來數天將向和解踏出重大一步,我們從這裏踏上重建共處能力之路。新冠疫情提醒我們互相需要對方,為了達成協議,有人須要踏出第一步。我們將從尊重及尊敬出發重建社會和諧,我們可以重新開始。我們愛你,加泰隆尼亞。」  2017年至2018年,加泰隆尼亞獨立危機爆發,獨立運動最終失敗告終,同時協助桑契斯上台執政。  不過,民調顯示大約60%國民反對特赦被關押的加泰隆尼亞分離主義者,只有百29.5%的受訪者支持,所有在野黨也都不贊成特赦。馬德里自治區主席阿尤索形容桑契斯此舉是不能原諒的背叛,直言人民無法忍受此事,更聲言對方擔任首相的日子進入倒數。約二萬五千人13日在首都馬德里集會,大規模抗議政府特赦九人的計畫,並要求左翼政府下台。  加泰自治區尋求獨立失敗,其後12名獨派領袖被告上法庭,西班牙最高法院2019年10月作出裁決。雖然他們全都逃過刑罰更重的叛亂罪,但其中9人煽動罪及侵占公帑等罪名成立,重判9年至13年,其中加泰自治政府前副主席洪克拉斯被判13年徒刑,為本案被判刑最重的被告,前主席普伊格蒙特則流亡比利時至今。  桑契斯希望特赦能夠緩和加泰隆尼亞的緊張局勢,讓當地政府與中央政府展開談判。惟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要求特赦所有人,約3000人。

  • 蘇獨的腳步近了

    蘇獨的腳步近了

     力推蘇格蘭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在議會大選創下前所未有佳績,差1席就能取得絕對多數,只要和同樣支持獨立的綠黨聯手,二次蘇格蘭獨立公投已經看得到影了。現在蘇獨才剛起步,離真正走到目標還有一大段路,但至少這個起步,走得很堅決。  蘇格蘭和北愛都有相當人口想追求獨立,但和受殖民者英國壓迫的北愛不同,蘇格蘭是自願在1707年與英格蘭合併成大不列顛聯合王國,蘇格蘭相對享有平等而受尊重的地位,300多年來有多位首相,閣員出自蘇格蘭,處境和北愛完全不同。但蘇格蘭人很以自己的歷史文化自豪,長期以來一直有主張獨立的聲音,為了作個拍板,前首相卡麥隆同意2014年舉行獨立公投,結果以55%比45%選擇繼續留下。  事情原本該定案了,但2016年公投脫歐再度燃起蘇格蘭求去之心。脫歐公投是以52%對48%通過的,但這是全國比率,細算起來卻有南北差異。贊成脫歐的多在英格蘭,蘇格蘭的主要民意是反對的(62%vs.38%)。面對英國走向脫歐,蘇格蘭深刻感受到英蘇之間的鴻溝,及自己的意向難以伸張,蘇格蘭民族黨的聲勢飆漲,正反映了蘇格蘭民眾對中央政府專斷冒進的不滿。  蘇格蘭民族黨主席施特金是個激進的蘇獨派,講明了會不顧一切困難推動獨立並重新回到歐盟懷抱。在考量疫情下,她把再次獨立公投的時間訂在2023年。英國首相強生悍然拒絕,認為上次公投已是一世代一次的決定了,沒理由時隔沒幾年又來一遍。  蘇獨是施特金的重要民意支柱,所以她非推不可,不會向英國中央讓步,但公投發動權確實有憲政爭議。英國1998年通過的《蘇格蘭法》規定,英國國會得以授權蘇格蘭舉行公投,所以發動點在英國中央政府。強生大可一直拒絕下去,拖到脫歐引發的震盪逐漸平息,民眾都適應了新處境,社會憤怒撕裂緩和後,也許蘇獨的聲浪也會再衰三竭。  但施特金卻不打算聽命英國中央,因為蘇獨的最核心概念就是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英國中央政府同意當然最好,不然蘇格蘭議會就自行通過法律舉行獨立公投。到底蘇格蘭議會是否有此權力,要交由英國最高法院裁決,這有得拖。最近一個可參考的例子是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區自行舉行獨立公投,結果被最高法院判定違憲無效,領導公投運動的政治人物還被判有罪。  蘇格蘭若脫英,將讓大不列顛聯合王國分裂成兩個規模小一半的國家,若北愛也選擇分手,英國會分崩離析。這不僅將是英國史上最嚴重的國土分裂,也會大大削減英國在國際社會的話語權,英國的經濟與政治力量都跟著碎裂。更可怕的是,蘇獨對英國社會將造成慘痛的撕裂,人民心理創傷之深之痛,將遠甚於英國脫歐。畢竟蘇格蘭和英國有300多年的融合交織,早已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要硬生生分離,就像從兩邊心頭挖肉一般。  如果蘇格蘭真的要脫離英國,權力資源都要重新分配,協商工程絕不亞於脫歐,發行新貨幣、財政重分配、核武部署、漁場、石油資源乃至邊界關稅都要談。強生當然會全力阻擋,但民粹之風讓情緒推著政策走,英國當初頭一燒就衝向脫歐,現在就不能怪蘇格蘭頭一燒衝向獨立了。

  • 獨立運動撕裂西班牙

    獨立運動撕裂西班牙

     加泰隆尼亞爭取獨立不僅撕裂加泰隆尼亞和西班牙,也加重政壇動盪。  ■The independence movement doesn't split only Catalonia and Spain. Secession divides Catalans down lines of age,class and language.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積極爭取獨立,但其實當地民眾對脫離西班牙意見不一,右派政黨在本次大選大打統一牌,贏得許多民眾支持。  住在加泰隆尼亞首府巴塞隆納北部勞工區Ciutat Meridiana的費南德茲(Esther Fernandez),看電視播放加泰隆尼亞獨立派示威抗爭,這位57歲失業清潔工說:「他們是被寵壞的小孩,不用工作就有飯吃。」  西班牙最高法院在10月14日就加泰隆尼亞2017年非法獨立公投,將九名加泰隆尼亞分離主義領袖判處重刑後,爭取獨立的民眾幾乎天天走上街頭。  贊成獨立 年輕者居多  獨立運動不只是撕裂加泰隆尼亞和西班牙,加泰隆尼亞人對獨立也是意見不一。雖然加泰隆尼亞政府支持獨立,但許多當地民眾其實抱持反對意見。加泰隆尼亞政府7月調查顯示,44%的加泰隆尼亞人支持獨立,48.3%的受訪者反對。  人口數1萬人的Ciutat Meridiana是巴塞隆納最貧窮,也是獨立派勢力最弱的地區,在前次地方選舉僅得到17%的支持率。Ciutat Meridiana的居民較不關心獨立,支持獨立的抗議者主要是年輕、受過教育的中產階級。  裕富的Gracia區便是截然不同的情況,該地是獨立運動的大本營,幾乎家家戶戶都掛上加泰隆尼亞的旗幟。Gracia區為數眾多的居民參加10月18日的大規模示威遊行,當天有超過50萬人走上街頭,抗議最高法院的裁決,另有35萬人參與次日的獨立遊行。  抗議群眾和鎮暴警察發生衝突,抗議者向警方投擲石塊,在垃圾桶點火,警方以催淚瓦斯和高壓水砲回應。在Gracia區工作和居住的29歲建築師曼德茲(Marc Mendez)表示,他不喜歡暴力,但「暴力是讓聲音被聽見的有效辦法。」  加泰隆尼亞獨立的支持者主要是年齡25歲以下的民眾,65歲以上族群最少。中產階級比月薪不到1,200歐元(約台幣4萬元)的民眾,更傾向與西班牙分離。  分離主義 重傷執政當局  西班牙11月再次舉行大選,這是2019年的第二次選舉,也是四年來的第四次大選,執政黨「社會勞工黨」(Socialist)仍位居第一大黨,不過得票率並未過半,而右派政黨在本次選舉大有斬獲,反映選民對加泰隆尼亞分離主義的不滿情緒升溫。  西班牙總理桑切斯(Pedro Sanchez)領導的「社會勞工黨」,本次大選得票率為28%,在國會350個席次拿下120席,較4月的大選減少3席。  中間偏右的「人民黨」(People's Party)得票率為21%,取得國會87席,極右派「民聲黨」(Vox)的支持率提升至15%,國會席次倍增至52席,躍升為西班牙第三大黨。兩個右派政黨受惠於西班牙其他地區民眾反對泰隆尼亞獨立,本次大選得票率皆較前次增加。  最高法院在10月的判決出爐後,加泰隆尼亞獨立成為本次選舉的主要議題,加泰隆尼亞示威暴動不斷,讓西班牙其他地區更堅定反對分離主義。政治風險顧問公司Teneo主管巴洛索(Antonio Barroso)說:「大選並未解決任何事情,如今國會漸趨兩極化,政壇更難達成意見一致。」

  • 西班牙再舉行大選 加泰獨立問題拉抬極右政黨

    西班牙今天將舉行4年來第4次大選,加泰隆尼亞獨立問題依舊牽動選情,也讓極右派民聲黨(Vox)聲勢水漲船高。 執政的社會勞工黨(PSOE)4月大選時拿到最多票數,但未能取得國會多數,也無法贏得他黨支持,代理總理桑傑士(Pedro Sanchez)只得宣布再辦大選。 但民調顯示,此次選舉依舊無法打破僵局,左派或右派看來都無法在350席的國會贏得多數。 社會勞工黨預料又可斬獲最多選票,但席次會比4月拿到的123席略減,主要在野黨保守派的人民黨(Popular Party)則可望多得幾席。 但最驚人的發展或許就是民聲黨的崛起。根據最近的民調,民聲黨可能躍居第3大黨。 加泰隆尼亞問題仍是重中之重。 不到1個月前,西班牙最高法院以2017年企圖宣布獨立為由,判處9名加泰分離運動領袖長期徒刑。 判決出爐後,巴塞隆納等加泰隆尼亞城市一連數日爆發街頭示威,群眾放火焚燒路障,並朝員警丟擲石塊和汽油彈,超過600人在示威中受傷。

  • 加泰隆尼亞示威延燒 逾50萬挺獨群眾上街

    支持加泰隆尼亞獨立的群眾這週因不滿獨派政治領袖遭判重刑,發起街頭抗議,行動於今天掀起高峰,在巴塞隆納有超過52萬人上街。 西班牙最高法院於10月14日判處9名主張加泰隆尼亞獨立的政治人物有期徒刑9年到13年重刑,他們是因2017年推動獨立公民投票期間的行為而受審。 2017年,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於10月1日舉辦獨立公投,區議會於10月27日宣告獨立,西班牙中央政府隨即依據憲法,把加泰隆尼亞區政府領袖解職、解散區議會,暫時接管自治區;同年年底,加泰隆尼亞選出新的議會,組成新的區政府,中央政府去年解除接管。 流亡比利時的獨派領袖、加泰隆尼亞區政府前主席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在推特(Twitter)發文譴責法院判決「殘暴」。他於2017年被中央政府免職後,流亡至今,躲避西班牙對他的司法追究。 判決公布當天,上萬名民眾開始在加泰隆尼亞大城巴塞隆納抗議法院判決,並一度阻撓機場運作,上百航班被取消。 抗議行動進入第5天仍然持續,夜間不時出現暴力場面,有汽車和垃圾桶被燒,有人向警方投擲雞蛋和汽油彈,單在16日一天就有97人受傷、33人被捕。 法國費加洛報(Le Figaro)提到,這波暴力抗議行動昭示了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改變走向,過去一直還算平和,現在卻漸趨緊張;此外,西班牙將於11月舉行國會議員選舉,在右派主張採取強硬措施以恢復秩序的呼聲下,執政的社會勞工黨(PSOE)壓力更大。 挺獨民眾的抗議行動今天進入新一波高峰,他們響應大罷工的號召,發起「為自由而行」遊行,下午齊聚巴塞隆納,警方估計約52萬5000人上街,影響所及,著名景點聖家堂暫時關閉,機場取消57個航班,法國與西班牙交界的雙向公路也被阻斷。 加泰隆尼亞約有750萬人口,區政府和區議會都由傾向獨派掌控,但今年7月加泰隆尼亞區政府公布的調查結果顯示,只有44%的當地受調者贊成獨立,48.3%持反對意見。 法國新聞電台(Franceinfo)提到,9名獨派人物遭判重刑,加深挺獨民眾兩年來未能成功推動獨立的挫折感,這波抗議行動可能還會持續下去,近期突然出現的網路組織「民主海嘯」(Tsunami Democratic)呼籲民眾於10月26日在巴塞隆納再度集合。 26日在巴塞隆納已排定西班牙甲級足球聯賽兩大強隊巴塞隆納隊(FC Barcelona)與皇家馬德里(Real Madrid)的經典賽(El Clasico),為防範暴力事件,西班牙職業足球聯盟(LFP)曾要求把球賽改到馬德里舉行,目前暫且延期。 加泰隆尼亞區政府主席托拉(Quim Torra)昨天譴責暴力,指示要隔離暴力挑釁分子與真正的抗議群眾,但他同時提出要於2021年之前再度舉辦獨立公投,「我們不允許自己在捍衛不可剝奪的自決權上往後退」。 西班牙總理桑傑士(Pedro Sanchez)表示,中央政府會以「堅定、團結及依據比例原則」的方式回應;內政部則宣布,將增派警力到加泰隆尼亞支援。

  • 全球抗議者以香港為師 加泰獨立運動佔領機場

    全球抗議者以香港為師 加泰獨立運動佔領機場

    長期以來困擾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近來趕搭香港示威熱潮,除模仿反送中示威者戴口罩防毒面具、撐雨傘、堵塞公共運輸外,甚至公然喊出「學習香港」並模仿其佔領機場的抗議方式,導致巴賽隆納機場百餘航班取消。而此種風潮也同樣影響了英國與澳大利亞環保運動人士,讓香港的反送中在抗議策略、群眾組織聯絡與裝備上成為全球政治與社會運動競相模仿的典範。 據《新浪網》報導,已有長期歷史的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近期在許多場合公開喊出學習香港示威者的口號,並推廣香港示威者「be water」(似水無形)的戰術,戴蒙面口罩,以減少被捕的風險。在連續兩天成功佔領機場後,讓西方媒體與西班牙政府都極為驚訝香港示威運動的影響力。 報導說,不僅西班牙,英國的環保主義者也試圖學習香港示威者的戰術佔領機場,同樣在澳大利亞,也有一批環保主義者試圖模仿香港示威者採取行動。香港示威者的暴力方式有可能嫁接到西方社會廣泛存在的各種問題上,通過變異的方式逐漸引爆。加泰隆尼亞只是一個開始。 報導認為,在全球化時代,香港示威對其他國家的政治與社會運動人士形成的示範作用可能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這才是香港示威影響力的真正擴散。 美國《石英》網路雜誌近期也發表題為《香港正向全球出口其抗議技巧》的文章稱,加泰羅尼亞示威者正在模仿香港抗議方式,其中包括戴蒙面口罩、防毒面具,以及利用雨傘等掩蓋身份等等。在前往巴賽隆納機場進行抗議途中,年輕人高喊「做第二個香港」的口號。 報導稱,加泰獨立運動除學習香港示威者「似水無形」戰術外,甚至還演繹出新形式「像海嘯一樣」(as a tsunami),甚至還有一個名為「海嘯民主」的組織,鼓動群眾以香港示威方式堵塞鐵公路,並前往佔領機場。最後有數千人佔領了航站樓以及航站外的馬路,導致至少100趟航班取消。佔領過程中「海嘯民主」組織與香港一樣通過Telegram通訊應用程式分發了約130個電子登機牌,讓示威者得以進入機場,他們也與香港一樣蒙面戴口罩,認為此舉「增強了加泰羅尼亞鬥爭的國際形象」。 報導還稱,數個星期以來,加泰羅尼亞激進主義者一直在仔細研究香港示威抗議的技巧,以期學習或複製相關技巧,同時還舉辦研究香港非暴力鬥爭經驗的論壇。一個激進組織說,香港抗議活動給了他們很大的啟發,雖然兩個社會有差異,但也能從香港學到很多東西。 大陸《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其微博上發文表示,「香港暴力示威的幽靈在歐洲徘徊,西方社會裡很多擁有不滿的群體都在努力從香港示威者的經驗中獲得啟迪。美國和歐盟應該鼓勵香港的「美麗風景線」在西方一道道呈現出來,那麼好的美景如果讓香港壟斷,太不公平了。」

  • 算帳!加泰隆尼亞獨派領導人 共被判百年刑期

    算帳!加泰隆尼亞獨派領導人 共被判百年刑期

    西班牙最高法院今天宣判,2017年違法發動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的9名獨派政治人物和運動人士,分別被判處9至13年徒刑,另外3人則遭罰款。不過,被起訴的12人都否認犯行。 目前流亡國外,沒有受審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前主席普伊格蒙特批評,所有人的刑期相加剛好1百年,根本是「滔天暴行」。他在推特寫道,「為了我們的子女,為了歐洲,為了加泰隆尼亞的將來,現在是發起前所未見反抗的時刻了。」 被判刑的9人中,加泰自治區前副主席洪克拉斯被檢方求刑25年,最後以煽動造反與濫用公帑等罪名,被判處13年。他是所有受審人士中,最高階的獨派運動領導人。不過,9人都逃過更嚴重的叛亂罪。 法院宣判後,在加泰隆尼亞首府巴塞隆納,支持獨立的民眾高掛上寫著「釋放政治犯」的旗幟,並號召民眾再度走上街頭。上個周末,獨派人士為了聲援受審官員,在巴塞隆納發起大遊行。

  • 西班牙國會大選  5大黨派可能都未過半

    西班牙國會大選 5大黨派可能都未過半

    西班牙國會改選將在週日開始,今次被認為是西班牙幾十年來,最具分裂性和開放性的一次投票,很可能議會裡沒有一黨能絕對多數,左派優勢的格局可能結束,而且極右翼的聲音黨有極大的機率進入國會。 路透社(reuters)報導,這次投票開始於上午9點,並於晚上8點結束,這將是該國四年來的第三次全國大選,先前每場選舉都大幅改變了西班牙的政治格局,又以這一次特別激烈,至少五個政黨有機會進入聯合政府,然而他們的屬性立場都很不同,所以他們很難達成協議籌組聯合政府,可能需要數週或數月的時間才能整合,這將使整個歐洲的政治處於不確定性。 發動這場大選的是西班牙總理桑傑士(PedroSánchez),今年2月,他的政府預算案被加泰隆尼亞政黨反對,於是他宣布於4月提前舉行大選,希望能改變政局不穩定和不確定的現況。他在投完票時說:「我們必須建立一個能夠支持穩定政府的多數議會。」 不過他能擇選的盟友不多也不可靠,立場偏左的桑傑士也許會和極左派的「我們能黨」(Podemos)和其他小黨派之外,他還需要加泰羅隆尼亞分離主義者的支持,然而他本人是反對加獨的,因此談判將不會順利,可能結果也不明確。 除了左派困難,右派也一樣,週一結束的民意調查顯示,右派分成極右的聲音黨(Vox)、中間偏右的的公民黨(Ciudadanos)和保守的人民黨(People ' s Party),三方之間的支持度都很接近,民意調查在誤差範圍內,不過右派政黨的意見很一致,他們都堅決反對加泰隆尼亞獨立,並認為桑傑士過於軟弱。 在巴塞隆納的公民黨領導人阿伯特‧里維拉(Albert Rivera)再次呼籲推翻桑傑士政府,桑傑士雖然反對加泰隆尼亞獨立,但他試圖與他們對話和解的路線已激怒了右派,里維拉形容桑傑士是西班牙叛徒。 里維拉說:「如果我們想要繼續成為自由和平等的公民,如果我們想要一個有過去、有未來的西班牙,那麼我們必須保持國家團結。」 1975年去世的西班牙強人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的時代已結束40年,但軍事獨裁治下的創傷,對於其老一輩人來說仍然記憶猶新,西班牙長期以仍壓抑著民族主義、民粹主義政黨的浪潮。然而這次大選,極右翼的聲音黨異軍突起,幾乎確定將獲得席位,這與選民對傳統政黨的不滿,對於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普遍憤怒,以及「反對性別暴力法」的非主流觀點,似乎在歧視男性。 由於1975年去世的弗朗西斯科·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在軍事獨裁統治下的創傷,對於其老一輩人來說仍然記憶猶新,因此在他死後,西班牙長期以來都是左派佔優勢,對於極右派相當恐懼。 一些選民仍然堅持這一點,比如27歲的政治學畢業生胡利歐‧加登(Julio Cesar Galdon)在投票後說:「我的立場其實更像是一個公民黨或人民黨,但我對聲音黨的立場感到害怕,所以這次我寧可投票支持左派集團。」 但是聲音黨火已幾乎確定將會獲得一定的席位,因為選民對傳統政黨的不滿,特別是對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憤怒,就會反應在投給極右的聲音黨上。比如57歲的公務員佩德羅(Pedro)說,他過去投給中右派,但這次要投給極右的聲音黨,他認為此次選舉是「一方為西班牙人的利益而爭,另一方為自己的利益而爭,他站在西班牙這一邊」,他不願透露全名。 多數的選民不說明自己的政治選擇,一些民調中多達四成的選民未表態,也使選舉預測變得更困難,這場大選有52個選區,要選出350名國會議員。

  • 西班牙足球名帥窩藏加獨領袖?飛機竟遭搜索

    西班牙足球名帥窩藏加獨領袖?飛機竟遭搜索

    在西甲、德甲拿過6座聯賽冠軍的西班牙名帥瓜狄歐拉(Pep Guardiola),本季準備帶領曼城收下個人首座英超冠軍,最近卻捲入政治風波。他因涉嫌窩藏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領袖普吉蒙特(Carles Puigdemont),私人飛機遭西班牙警方搜索,在英足總盃別黃緞帶聲援兩位遭囚的加泰官員,也被英足總罰款處分。 「警方只是做他們的工作,他們有權力停下飛機並且進行搜索,」瓜狄歐拉24日證實私人飛機遭搜索的相關消息,「而我的家人在飛機上,他們目睹警方搜索飛機的過程,事情就是這樣,這是我太太跟我說的。」 前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主席普吉蒙特目前流亡到比利時,瓜帥的家人日前搭乘私人飛機從曼徹斯特飛回巴塞隆納,西班牙警方懷疑普吉蒙特可能在這架飛機上,進行搜索但並無收穫。 瓜狄歐拉是加泰隆尼亞人,球員與教練生涯都在巴塞隆納隊揚名立萬,他也不避諱自己對於加泰獨立運動的支持。在周二的足總盃第5輪比賽,瓜帥於左胸別上黃緞帶,聲援因主張獨立,在去年10月被西班牙逮捕監禁的兩位加泰自治政府官員。 結果曼城在這場足總盃比賽,以0比1不敵維根競技,慘遭淘汰,瓜帥也遭到英足總罰款,理由是服裝有「政治標語」,違反足球規則。對此瓜帥在3月5日前可以提出上訴。

  • 加泰議會改選 獨派險勝過半

    加泰議會改選 獨派險勝過半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議會改選投票21日晚間結束。獨派政黨贏得70席,勉強過半數。流亡比利時的加泰前主席普伊格蒙特歡慶勝利,稱這就像打了西班牙總理拉霍伊「一巴掌」。躍升最大黨的統派「公民黨」領袖阿利瑪達思則放話,會跟獨派「周旋到底」。  統派公民黨 周旋到底  加泰隆尼亞選民踴躍投票,創下歷來最高的82%投票率。普伊格蒙特領導的「全力為加泰隆尼亞黨」(JxCat)、「加泰隆尼亞左翼共和黨」(ERC)和極左派的「人民團結候選人黨」(CUP)3個獨派政黨,在135個議席中拿下70席,僅勉強過半,且比2015年少2席,稱不上是大勝利。  支持加泰繼續成為西班牙一部分的統派共計拿下57席。主要政黨「公民黨」(Ciudadanos)取得37席,比上回多12席,成為議會第一大黨,凸顯獨立運動造成的巨大鴻溝仍然存在於加泰隆尼亞社會。西班牙總理拉霍伊的「人民黨」(PP)從上次的11席減少到3席。CNN與BBC網站等西方媒體在新聞標題同聲指出,西班牙當局在選舉「敗北」、「遭到重擊」。  公民黨領袖阿利瑪達思21日揚言,「繼續與加泰的分離分子周旋到底」。她表示,「分離分子不能再向外聲稱他們代表所有的加泰人,我們會堅持為加泰人的和平共融而戰」,並指加泰人同時自覺是西班牙人及歐洲人。  前主席好樂 打臉西國  遭革職的獨派領袖、加泰自治區政府前主席普伊格蒙特,21日晚間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與支持者見面,慶祝獨派贏得「毫無爭議」的勝利,他說,「我們打敗了西班牙政府」。他在計票未徹底結束前即率先發表勝選宣言,「其他人需要聽我們的聲音,這是我們贏回來的權利」。期間多名情緒高漲的支持者歡呼,高叫「主席!主席!」  普伊格蒙特強調勝利之餘,也不忘批評西班牙首相拉霍伊之前解散加泰議會的決定,指重選結果無疑是打了拉霍伊一巴掌,「他已經失去他想要的授權」。普伊格蒙特也指出,歐洲現在必須體認,拉霍伊的方法不能解決問題。他表示自己被控叛亂等罪,無法回到加泰,希望歐盟伸出援手。歐盟委員會則重申,無論加泰議會選舉結果如何,歐盟的立場不變。

  • 中時專欄:潘華生》歐洲獨立風潮,小就是美?

    中時專欄:潘華生》歐洲獨立風潮,小就是美?

    近來歐洲除了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喧騰一時之外,還面臨著許多地區獨立的紛擾,像是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區、英國的蘇格蘭、比利時的法蘭德斯、法國的科西嘉、義大利的薩丁尼亞與帕達尼亞,還有丹麥的法羅群島等。一時之間,似乎獨立分離運動在歐洲蔚為風潮。 其實歐洲一直存在統一與分離的兩種力量,在很長的數百年時間,絕大多數時間都是統一力量占了上風。中世紀的歐洲邦國林立,戰亂頻仍。小邦在軍事上缺乏防禦縱深,能動員的人力、物力也很有限,因此在戰亂中很難生存。 例如17世紀的三十年戰爭,日耳曼各邦國位於四戰之地,大約被消滅了25%~40%的總人口,男性有將近一半陣亡。工業革命開始之後,歐洲卻普遍仍存在關稅壁壘,小邦無法自給自足,也無法達到規模經濟,難以適應新的生產形式與大市場的需求,因此歐洲在18~19世紀出現民族國家的統一運動。 根據英國歷史學家霍布斯邦的看法,19世紀歐洲政治菁英普遍追求統一大國的目標,認為像比利時、葡萄牙這樣的「小國」存在是「荒謬的」,因為這樣的小國在軍事上與經濟上均無法存活。日耳曼地區長期戰爭的大規模消耗與傷亡,使得德意志的統一運動擁有很強的支持度;義大利的建國者馬志尼也認為,歐洲未來至多只能存在10餘個較大的國家,因此義大利必須完成統一。統一運動使得歐洲邦國數目大為減少,殘存的小邦國也必須與某個臨近的大國維持著特殊的經濟與安全關係,才得以苟延殘喘。例如蘇格蘭就因為國家經濟的崩潰而簽定了《議會合併法案》,選擇了與經濟蒸蒸日上的英格蘭合併。 歐洲的統合運動一直持續到20世紀末的歐盟成立而達到了高潮。歐盟是歐洲企望消弭戰爭與經濟繁榮的具體實現,也因為如此,每當歐洲發生分離運動的強震之後,還會有餘震般的連鎖效應擴散到其他地區。歐盟及歐洲的主要國家無不站在維護歐盟統合與各國主權完整的角度反對分離運動。 然而,正是因為歐盟提供了集體安全的保證,從而確保了小國的和平安全;歐盟提供了統一的商品與生產要素的大市場,使得小國也有機會與大國一樣達到規模經濟與專業分工,從而保證了繁榮富庶。因此歐洲小邦尋求(或被迫)統一的前提條件就不再存在。因此,除了英國的意外脫歐之外,歐盟境內的分離運動大多是尋求脫離主權國家,而繼續留在歐盟境內。 因為合併的脈絡不同,因此各國的兩種作用力也不大相同。英國始終存在著愛爾蘭與蘇格蘭的離心力;德國卻始終存在向心力,即使戰後被國際強權強行割裂,也終究能完成再次統一。 其次,19、20世紀歐洲民族國家快速擴張,原有的邦國之間發展並不平均,很多分離意識高漲的地區,都是自覺未被公平對待、經濟上較為貧窮或富裕的地區。過去,通常是貧窮地區感覺受到中央政府的忽略而心生二心,這也給貧窮地區的政治人物要挾更多預算補助支持的理由。然而,這樣的情形長期持續下去,現在要求分離的富裕地區,更多是感覺自己長期被貧窮地區所拖累,只要國家面臨重大的政治和經濟危機,經濟上分配的問題就會觸發潛藏的分裂傾向,分離運動就會沿著舊有的邦國邊界重現,他們渴望脫掉包袱成為小確幸的富裕小國。 這給尋求獨立的小國什麼啟示?首先,軍事上的安全必須能得到確實的保證。小國無法長期進行軍備競賽,若不能加入集體安全體系,就是必須得到區域強權的某種諒解與保證。 其次,必須維持經濟的開放與大市場的進入許可,以確保自身能夠參與國際經濟上的專業分工,並達到生產的規模經濟。歐盟拒絕蘇格蘭與加泰隆尼亞留在歐盟,等於是拒絕提供軍事與經濟安全,也將使這兩地的獨立難以成功。 最後,民主加上地方主義運動的興起,使得跨區補貼另一個艱困地區變得越來越政治不正確,無限制地要求富裕地區補貼,將使經濟繁榮外向的富裕地區心生分離,而成為國家的長期威脅。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 巴塞隆納75萬人上街 要求釋放分離運動領袖

    巴塞隆納75萬人上街 要求釋放分離運動領袖

    加泰隆尼亞地區的分離獨立運動領袖遭關押,高達75萬加泰隆尼亞人今天(12日)走上首府巴塞隆納街頭示威抗議,要求釋放分離運動領袖。加泰隆尼亞警方估計,大約75萬民眾走上街頭,人群塞滿區議會大廈旁大道的15個街區。 中央社報導,示威抗議行動在加泰隆尼亞自治區首府巴塞隆納展開。示威群眾揮舞加泰隆尼亞獨立旗幟,高呼「自由!」口號,部分民眾拉起寫著「SOS民主」(SOS Democracy)的橫幅。 上個月遭中央政府解職的自治區議會議長佛卡德爾(Carme Forcadell)11日以15萬歐元(17.5萬美元)交保獲釋。 加泰隆尼亞危機已在歐洲聯盟引發憂慮,歐盟除了必須因應英國脫歐談判,如今又面臨加泰隆尼亞地區750萬人民前途不確定問題。超過2400家企業已將法定總部遷離加泰隆尼亞地區。

  • 加泰獨立運動進入司法戰 比國將決定罷黜官員未來

    加泰獨立運動進入司法戰 比國將決定罷黜官員未來

    遭西班牙發布全歐逮捕令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與其他4位遭西班牙政府罷黜的加泰隆尼亞官員,5日(周日)向比利時警方自首,比國法官將進行調查,並在24小時內決定要拘留或釋放五人。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進入司法戰。 比利時布魯塞爾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迪赫梅普(Gilles Dejemeppe)表示,普伊格蒙特等人向比利時警方自首後,法官將在6日(周一)決定下一步行動,包括:釋放、逮捕或有條件保釋。 迪赫梅普說,如果法官決定執行拘捕令,普伊格蒙特等五人將被羈押,等候引渡期間將在監獄度過,引渡程序估計會超過60天;但法官也可以拒絕引渡他們返回西班牙,或逮捕後容許他們有條件保釋。 比利時在1990年代曾拒絕將巴斯克分離運動組織(ETA)人士引渡回西班牙,當時造成兩國關係緊張。

  • 西班牙第3季經濟季增0.8%

    西班牙官方周一公布,第3季經濟成長初估較第2季擴張0.8%,意味這個歐元區第四大經濟體今年經濟成長可望突破3%,另一方面也反映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尚未產生影響。不過第3季成長略遜第2季表現,當時季增0.9%。

  • 鼓動加泰…普丁曾派特使點火

     西班牙發行量最大的《國家報》引據該國情報部門消息指出,俄羅斯總統普丁透過指派特使走訪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在加泰首府巴塞隆納設立辦公室的方式,鼓勵加泰獨立運動。  情報顯示,普丁指派政治親信、南奧塞提亞的實質外交部長梅多耶夫,前往加泰首府巴塞隆納,與當地的商界領袖會晤,並在當地設立了一處辦公室,目的在為克里姆林宮當局與尋求獨立的加泰地區建立各種聯繫,包括「促進雙邊在人道與文化等領域的關係」。不過,加泰自治政府以及南奧塞提亞當局都沒有說明,梅多耶夫是否有與加泰高層官員或自治議會的議員們會面。  在加泰10月1日舉行獨立公投之前,南奧塞提亞當局曾發布聲明,要求「尊重加泰公民的主權」,並警告「無法接受」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壓制行動。  梅多耶夫訪問加泰期間表示,「26年前,南奧塞提亞民眾也採取過與當前加泰人相同的關鍵政治步驟,朝獨立建國的道路前進。」約有5.3萬人口的南奧塞提亞1991年宣布脫離喬治亞獨立,當年喬治亞政府以撤廢南奧塞提亞自治作為回應,並意圖以武力重新控制當地,結果引爆1991年到1992年的南奧塞提亞戰爭,以及後來的2008年俄羅斯與喬治亞戰爭,前者最後由俄國調停收場,後者則造成南奧塞提亞形同遭俄國兼併。  雖俄國表面與少數國家承認南奧塞提亞獨立,但南奧塞提亞在軍事、政治與財政高度依賴俄國援助。喬治亞與許多國家甚至認為當前南奧塞提亞是被俄軍事占領。  梅多耶夫訪問加泰之前,適逢義大利北部倫巴底及維尼托區舉行公民投票,向羅馬中央政府爭取更大自治權,他也前往兩地會晤了多名地方與地區領導人。

  • 洗腦教育?加泰獨派出版加泰語言生字書 灌輸幼童獨立思想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的獨立公投風波未息,仍與馬德里中央政府持續拉鋸。加泰地區有獨派組織出版加泰隆尼亞語文字母書,鼓勵幼童學習加泰語言及獨立運動相關知識。有家長批評,不應讓幼童太早受到政治影響。 該本共24頁的字母書以3名兒童披上加泰旗幟玩耍的圖案做為彩色封面,每頁生字都與加泰文化或獨立公投有關,如「D」代表決定權(dret a decidir),「S」代表贊成(si),「L」代表自由,「N」代表新的歐洲國家等。據悉,該書首次於2014年舉行非正式公投時出版。 出版該書的機構聲稱,每個字母都象徵推進主權獨立過程中的明確動機,這本書也會帶給男孩、女孩快樂,讓他們更接近歷史性的當下。有家長認為該書簡單易明;但也有家長認為學習政治對幼童來說言之過早,他們還沒有能力恰當評斷事件,只會一味相信父母的話。

  • 加泰隆尼亞獨派號召大規模「公民不服從」 抵抗西國政府

    西班牙中央政府史無前例援引憲法第155條、擬解散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並於半年內改選,藉以壓制加泰獨立運動。加泰的獨派政黨「人民團結候選人黨」斥責這是故前獨裁者佛朗哥之後對加泰最嚴重的侵犯,該黨並主張民眾以大規模的「公民不服從」運動,回應中央壓制加獨的舉動。 極左翼的人民團結候選人黨提出這項主張後,加泰獨派與中央政府緊張對立的風險隨之提高,外界深恐這場西國民主化40年來最嚴重政治危機將演變為社會騷亂。 西國總理拉霍伊21日宣布中央準備解散加泰自治政府的計畫後,加泰首府巴塞隆納有約45萬人上街示威抗議,群眾並高呼獨立口號、要求當局釋放2名被收押的獨派領袖。

  • 西班牙收回加泰自治權!巴塞隆納人上街示威抗議湧現

    巴塞隆納欲脫離西班牙獨立聲浪未平歇!繼今年10月1日舉辦公投投票,92.01%贊成獨立,投票率有43%。然西班牙政府決定「來硬的」,在西班牙中央政府著手解散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以阻止自治區領袖尋求獨立後,消息傳出後,據當地警方表示,約45萬人今天在巴塞隆納走上街頭表達不滿。 加泰隆尼亞位於伊比利半島東北部,是西班牙自治區之一,當地第一母語的加泰隆尼亞語和西班牙語也有所不同!2008全球金融風暴後西班牙經濟每況愈下,然身為工業中心、觀光中心的加泰隆尼亞經濟仍算穩定,因此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始終沸沸揚揚。 加泰隆尼亞今年10月1日舉辦公投投票,92.01%贊成獨立,投票率有43%。然事後西班牙政府欲阻止自治區領袖尋求獨立後,政府內閣會議後宣布將暫時收回加泰隆尼亞政府的自治權,並解散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所領導的政府轉由中央接管。 據中央社報導,此消息傳出後,阻止自治區領袖尋求獨立後,據警方估算,有逾45人上街抗議馬德里當局的決定。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現身在抗議中,許多人高呼「獨立」和「自由」等口號。 除巴塞隆納人上街示威外,針對西班牙政府解散加泰隆尼亞政府並強行舉行新選舉,加泰隆尼亞自治區議會議長佛卡德爾(Carme Forcadell)稍早表示,這是發動「政變」及「攻擊民主」。 公投大選結果出爐後,先前伊格蒙特暫緩宣布加泰隆尼亞獨立,以尋求與西班牙政府對話!然西班牙政府表態不願妥協,加上西班牙各地反對加泰隆尼亞獨立聲浪起,堪稱解西班牙近40年來最大的政治危機。

  • 西國最後通牒 籲加泰勿獨立

    西國最後通牒 籲加泰勿獨立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今日將宣布是否獨立。西國總理拉霍伊18日在國會向加泰發出最後通牒,呼籲加泰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理智行事」。拉霍伊還發出嚴厲警告,表示如果加泰執意獨立,自治權將立即被解除,由中央政府接手直接統治。  理智行事 最後機會  西班牙的行動需上議院表決,不過拉霍伊所屬的保守派執政黨「人民黨」在占絕對多數席次,要通過此案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倘若拉霍伊所言成真,將是西國民主政體成立逾40年以來首度實施直接統治(direct rule)。從普伊格蒙特的角度來說,今日是他宣布放棄獨立的最後機會。  拉霍伊18日說,「我希望普伊格蒙特以全體人民利益為優先,做出平衡而且明智的決定」。他指出,「他只要回答這個不太困難的問題:加泰隆尼亞是否宣布獨立?如果是,中央政府有責任按照唯一的方式行動;如果否,那麼我們就可以協商」。  期限將屆 依舊強硬  普伊格蒙特16日面對西班牙當局質問是否獨立時態度模稜兩可。他表態希望暫緩2個月,並在這段時間與拉霍伊見面及展開對話。西國副總理薩恩茲同日回應,再給普伊格蒙特3天,如果不在19日上午10時(台灣時間下午4時)之前宣布放棄獨立,西國政府將會宣布取消加泰隆尼亞自治,由中央接管統治。然而加泰隆尼亞態度沒有軟化,自治區發言人圖魯17日說,不會放棄獨立目標,19日給予的答覆,將會跟16日所說的相同。  逮捕行動 點燃怒火  西班牙當局這幾天連續對加泰隆尼亞祭出嚴厲手段,以涉嫌叛亂為由逮捕2名加泰獨立運動領導人,分別是加泰國民議會領袖桑切斯,和加泰文化協會領袖庫夏爾特。西國憲法法庭則裁定,加泰隆尼亞充滿爭議的獨立公投係屬違法,因為其逕行通過並作為依據的公投法,違反了西班牙憲法。  當局的逮捕行動點燃加泰民眾怒火,17日晚上約20萬人聚集走上巴塞隆納街頭,高舉有桑切斯和酷夏爾特頭像的標語遊行抗議。18日在西班牙國會,西國和加泰議員約50人也舉牌抗議,要求當局釋放這些政治犯。

  • 工商社論》從金融市場反應看加泰隆尼亞事件

     甫落幕的西班牙自治區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搶占國際媒體版面,部分評論更斷言,此舉對位居歐元區第四大經濟體的西班牙而言,受創程度不下於脫歐對英國經濟的衝擊。但從加泰隆尼亞公投後到10月4日,金融市場似乎頗為淡定。  本周前3個交易日,除了西班牙股市累計下跌4.01%,10年期公債殖利率也跳升18個基點至1.1784%外,歐元僅貶值0.5%至1.1756、歐盟STOXX 50指數出現平盤。更別說今年初西班牙信用違約交換(CDS)為78.63個基點,10月4日卻僅為75.585個基點。  由此看來,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乃至於西班牙政府強勢驅離等作為引發的衝突與影響,似乎侷限在西班牙境內,市場更未把獨立公投與獨立劃上等號。但事情真可就此落幕嗎?看來未必!  從經濟地位的角度來看,加泰隆尼亞之於西班牙,仿若英國之於歐盟。它不只是西班牙最大的經濟區域(占比達20%,人均所得高於全國平均、失業率低於全國平均),且境內有許多大型企業營運中心,成為西班牙最重要的稅收來源。若少了加泰隆尼亞的分擔,將加大西班牙政府償還規模1.1兆歐元債務的難度,進而有重啟債信危機的可能。  再者,當前西班牙政府處於少數內閣狀態,總理拉霍伊(Mariano Rajoy)處理加泰隆尼亞問題過於強硬的態度,恐引發其他自治區反感。最壞的情況下,甚至會遭到支持他的區域型政黨,如巴斯克自治區的巴斯克民族主義黨劃清界線,讓拉霍伊政府陷入跛腳窘境。拖累國內經濟復甦不說,更可能因為無法有效參與當前英國脫歐協商及歐盟長期整合路線的討論與規劃,間接影響這些事務的推展,進而產生癱瘓歐洲議事的骨牌效應。  既然後續影響如此可觀,金融市場怎敢這般輕忽?原因有三:第一,此次加泰隆尼亞高唱獨立已非首例。加泰隆尼亞成為西班牙一員已淵遠流長,即使1975年後重獲自治權,但部分權利仍受到限縮,使加泰隆尼亞一心追求曾經擁有,比現在更高度的自決權利。相較之下,西班牙中央政府在獨立議題上,向來堅持基於憲法,且強調該紙憲法當初也獲得加泰隆尼亞地方政府所認同,中央政府依循憲法維持西班牙國土與主權的完整,並無不當。雙方立場各異,且富庶的加泰隆尼亞往往需負擔更多經濟與財政義務,以至於近十多年來每逢西班牙經濟面臨遲滯或衰退時,加泰隆尼亞獨立的呼聲就高漲,市場早就見怪不怪。  第二,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陷入統計上的選擇性偏誤(selection bias),代表性不足。在前述加泰隆尼亞已認同西班牙憲法與統治主體的前提下,無論公投通過與否,對西班牙中央政府來說,公投本身就是違法的活動,體認到獨立公投違法的加泰隆尼亞民眾,也不會前往投票,以致於這類公投只會吸引到那些本來就對議題有強烈意見者。所以,即便2014年9月及今年10月兩次公投中,贊成獨立者分別高達8成、9成,但投票率僅有37%、42%,形成代表性不足的問題。若再參照今年7月,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所做的民調,約有49%的加泰隆尼亞人反對獨立,僅有41%贊成,看來更能反映真實的民意。  第三,加泰隆尼亞獨立等同於硬脫歐,經濟必遭重創。加泰隆尼亞本身使用歐元,且經濟比於英國更依賴歐盟,其出口有65%、FDI有70%來自於歐盟。在歐盟已正式表態不支持獨立活動下,加泰隆尼亞獨立將面臨嚴重的金融動盪與經濟衰退危機。  由此可知,考量上述政治與經濟的眾多限制下,金融市場多認為加泰隆尼亞獨立不會成真,且即便拉霍伊政府的嚴厲手段,讓加泰隆尼亞首府巴塞隆納出現大規模抗議活動,其他自治區也傳出批判聲浪,但衝突仍侷限於加泰隆尼亞地區。再加上西班牙國王仍強調遵守憲法、國家統一的立場,亦未對警察執法過當有任何意見,國際間也沒有支持加泰隆尼亞獨立的奧援,足見當前紛擾只不過是中央與地方協商資源配置的拔河。  至於2016年就任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主席的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在成功推動本次獨立公投後,旋即表態願與西班牙中央政府達成新的理解,亦要求國際調停,可知其意欲將加泰隆尼亞放在與西班牙中央政府同位階的國際架構中,並藉由突顯對等地位來增加談判籌碼,其為加泰隆尼亞追求高度自決權利的策略可謂「相當務實」。  要言之,就目前情勢看來,加泰隆尼亞獨立成真的機率不大,但因後續效應甚大,各界仍不能忽略非理性行動擦槍走火的風險,英國脫歐殷鑑更是不遠。尤其加泰隆尼亞尋求獨立的背景,隨著全球化、金融危機、民粹主義的交織,到今日人文與歷史特殊性等,均已非單一驅動因素,亦是近年歐洲民粹運動的縮影,使加泰隆尼亞獨立對歐洲的象徵性意義極大,金融市場在淡定以對之餘,仍應密切關注後續發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