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加溼器的搜尋結果,共04

  • 疑為爭股權 台大畢業生砸死老母

    疑為爭股權 台大畢業生砸死老母

     逆倫弒母!住在基隆市仁愛區忠一路、經營報關行的60歲許姓婦人,9日被發現陳屍家中,下手行凶的竟是婦人的32歲王姓兒子。據了解,母子兩人疑似因報關行股權分配的糾紛,近日在家天天爆發口角,王男昨日大清早情緒失控,盛怒下拿起家中的「空氣加溼器」猛砸母親的頭部,許婦當場倒臥血泊死亡,警方獲報前往報關行逮捕王男,訊後依殺人罪嫌送辦。

  • 聲樂家護嗓 圍巾、加溼器攏來

     只要用得到喉嚨的職業,像老師、主持人或者是聲樂家,說、唱過度,該如何保護自己的嗓子?聲樂家護嗓有訣竅。已經舉行世界巡演退休音樂會的男高音卡列拉斯,永遠圍巾不離身,男高音波伽利不管到哪一家飯店,一定要裝加溼器,就是要讓環境維持在一定的溼度,避免太乾燥。  前年在台灣舉行告別演唱會的男高音卡列拉斯,1987年被診斷出罹患血癌,成功戰勝病魔後,卡列拉斯對身體相當照顧,圍巾是他永遠的「制服」,為的是保護喉嚨。卡列拉斯的個人化妝室需求包括一台增溼機,保持恆溫;不能有鮮花、空調,更不能有任何的氣味。所以演唱會上,可能把空調關起,把自己「包緊緊」。  今年61歲的男高音波伽利雖然眼睛看不見,卻被譽為「歌聲中有一對明亮的雙瞳」,歌聲分外感人,他的護嗓之道就是溫度要定溫在22度;避免刺激,保護氣管,一定要用無人工香味的香皂。

  • 《時報周刊》愛買加濕器 狂玩測距儀 怪癖一籮筐 阿部寬愈老愈紅

    《時報周刊》愛買加濕器 狂玩測距儀 怪癖一籮筐 阿部寬愈老愈紅

    日本男星阿部寬即使年過51歲,魅力卻依然不減!對隱私相當重視的他,很少在公開場合大談私生活,即使在2007年結婚時,他也不大肆宣揚只是簡單地向媒體告知而已,一直以來,他以不願家庭生活隱私受影響為由,在日本演藝圈內行事相當低調。最近,他受邀參加綜藝節目《櫻井有吉危險夜會》錄影時,在節目中大爆10年沒上髮廊剪髮、家中有10台加溼器、喜歡站在洗衣機前、還有隨身都會攜帶雷射測距儀等怪癖,連名嘴主持人有吉弘行、櫻井翔兩人聽了都忍不住捧腹大笑!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1971期《時報周刊》,每套特價69元。台灣第一小生陳柏霖自從「大仁哥」翻紅後,「周遊列國」戲約不斷,工作忙碌到幾乎成為感情絕緣體,粉絲們很關心他到底情歸何處,《時報周刊》本期有請大仁哥自己出來告訴你。時周新粉絲專頁粉墨登場,更貼近社會時事脈動,給您不一樣的感受。

  • 山西計程車老司機

     我坐在山西的計程車上,一路跟師傅(司機)聊天,他很健談,我們東南西北隨便聊。聊古蹟、聊我所認知的台灣、聊兩岸的種種差異。  老師傅是平遙人,接觀光客的包車生意很多年了,雖然不會英文,但一樣能接外國觀光客的案子,而外國客人也很滿意他的服務。他說到了王家大院放我下來後,隨便我看幾個小時都行,不用趕,反正今天就是給我包一整天,難得我來山西玩,慢慢看最重要。  我看著窗外黃土高原、隆冬蕭瑟的壯闊景色,跟他說這種場景在台灣看不到。黃土高原真的很壯觀,我沿路都被窗外景物吸引,師傅說那時山西算小旱,雪都下不來,不然以往12月就會被薄雪覆蓋,現在看到土黃色高原及河谷,都會成為一片銀白大地,那時的山西又是另一番面貌。  他很好奇地問台灣氣候,像電視上說南方多雨潮溼,是到底有多溼?我回說台灣在多雨溼熱的季節,食物或衣物若沒做好處理,光放著就會長霉,我們使用除溼機或克潮物品算蠻普遍的,就像陜西及山西人家裡會放加溼機,用超音波把水分子打成水煙,讓乾燥的空氣變溼潤般的普遍。  習慣終年乾燥的他,很難想像我講台灣有倒水桶般的傾盆雷陣雨,而我也是來到西安後,才知道世界上竟然有加溼器這種東西,第一次在大陸辦公室看到加溼器在一旁噴時,我還很蠢地問同事,大陸的精油芳香器都做這麼大嗎?  我說台灣的口味比大陸清淡,不像你們吃這麼鹹辣,我在西安上餐館都要吩咐少鹽、少油、少味精、不加辣子,但還是辣得要死。師傅笑著說,那是陜西才這樣,山西人不愛吃辣,但很喜歡醋酸。  車子在黃土高原上飛馳,我忍不住拿起相機往窗外拍。師傅很貼心,在街上都會特地停車讓我好好拍。可是連在高速公路上他都會突然大剌剌地停車,跟我講解對面哪個山谷比較好拍、橋下哪個河谷有什麼景色,我很怕後面有車追撞,但師傅一副「就慢慢拍啊」的表情,還說不用擔心。  後來聊到台灣前總統被關的新聞,我反問他大陸的貪汙嚴重嗎?師傅很氣憤地說,大陸雖然對貪官汙吏的刑罰很重,不是監禁終身就是槍斃,但就是因為刑罰特重,官員的貪汙手法反而更精明、更不著痕跡,他說老百姓對哪幾個貪汙無能的地方官僚都一清二楚,但就是沒有一套有效的方法或制度去懲治這些人。  說到這裡,師傅翹起大拇指稱朱鎔基是英雄,因為他「殺貪官」,「呃,殺?」「就是死刑啊,他把很多貪官槍斃了。」槍斃,真不愧是大陸。師傅將他對貪官汙吏的憤慨及無可奈何,明顯地表現在他對朱鎔基的崇拜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