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助產的搜尋結果,共82

  • 助產神功 另類選民服務

    助產神功 另類選民服務

     本身未婚的嘉義縣議員林緗亭,卻經常受民眾請託代向動工單位拿金鏟子助孕,她說,當選至今已送出多把金鏟子,中獎率百分百,少子化浪潮下,官員、民意代表因職務之便,也多了特殊的選民服務機會。

  • 童報7年前助產恩情 注音寫「謝謝消防叔叔」加送雞排

    童報7年前助產恩情 注音寫「謝謝消防叔叔」加送雞排

    7年前,右昌消防分隊協助曹姓男子的太太送醫生產,順利男嬰。2020年9月6日,曹男帶著孩子與雞排、飲料,到右昌分隊感謝消防隊員,孩子則用注音符號寫下對消防隊員們的感謝。 \n右昌分隊於2013年9月6日接獲孕婦急產救護,當時孕婦已羊水破裂並出現陣痛症狀,經出勤同仁陳裕盛、俞祖祥及歐陽洲等3人現場處置及判斷,將孕婦載往位於前鎮區平時產檢的醫院,孕婦也順利生產。 \n曹姓男子說,妻子對此非常感念救護同仁不辭辛勞將她載至醫院,讓她平安產下早產兒,如今,兒子也準備就讀小學。兒子自小便就喜愛消防車,家中也買了許多消防車的玩具。日前剛好經過消防隊,兒子看到消防人員在烈日下訓練的樣子,提議要請消防叔叔吃冰淇淋。 \n回到家後,兒子拿出平常存下的零用錢,裝入紅包袋,並用注音符號親手寫上慰問語:「謝謝叔叔們在102年9月6號送媽媽到醫院,讓我平安出生,天氣很熱,請叔叔們吃冰淇淋喔。」表達對消防員的感謝之意。 \n右昌分隊得知其來意後表示婉拒,曹姓男子還購買慰問品與兒子親送至分隊。分隊得知6日是曹小弟弟7歲生日後,也特地贈送消防宣導品,並帶他參觀消防隊的車輛器材及體驗穿著迷你消防衣。 \n右昌分隊表示,執行救護任務是消防人員應盡的職責,民眾的慰問對消防人員是種莫大的鼓舞及肯定,今後會持續本著消防專業及為民服務的精神,完成各項勤務。

  • 7歲女童淪性奴!遭媽男友性侵3年懷孕…助產士驚呆急報警

    7歲女童淪性奴!遭媽男友性侵3年懷孕…助產士驚呆急報警

    \n美國堪薩斯州(Kansas)日前發生一起性侵慘案,有名現年10歲的小女童,從3年前開始就慘遭媽媽的51歲男友性侵,最後甚至還懷了孩子,媽媽偷偷找來助產士到家中接生,對方發現孕婦竟然是個小女童,驚覺情況不對下,趕緊報警處理,才讓這起離譜的案件得以曝光。 \n根據《太陽報》報導,該名媽媽和男子羅納德(Ronald Dejohnette Jr)長年發生性關係,孰料對方後來竟要求,當時年僅7歲的女童也要跟著一起「伺候」,媽媽為了滿足他的慾望,竟選擇出賣了自己的女兒,母女倆慘淪為性奴多年,羅納德甚至多次表示,希望女童能替他生個孩子。 \n沒想到在女童10歲這年,竟然真的不幸懷孕,她的媽媽私下找來了助產士,對方發現產婦是個小女童後,嚇得立刻報警處理。羅納德辯稱,女童是被10歲的男同學性侵,但經檢警調查指出,女童在過去2年間都是在家教育,並未到學校上課,且自從她懷孕後便足不出戶。 \n該起噁心的案件曝光後,激起社會震怒,紛紛要求嚴懲這對男女,目前當地警方依性侵兒童罪嫌將羅納德起訴,女童的媽媽則面臨虐待兒童、疏於照顧兒童等罪,倆人遭逮捕關押,不過警方並未透露女童是否已將孩子產下。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方文琳演助產士求救老媽

    方文琳演助產士求救老媽

     方文琳在台視八點檔《生生世世》劇中飾演「助產士」,角色冷靜沉穩到被認為無情,甚至對著痛到慘叫的產婦罵「叫什麼叫,騙我沒生過小孩喔」。她日前受訪時笑說,自己生2胎都是剖腹產,還真的一點也不了解自然產的痛,接戲後第一個請教對象就是媽媽,因為家裡4個兄弟姊妹,有3個都是產婆到家裡幫媽媽接生,直到生小弟時險些難產,媽媽才被緊急送醫院。 \n 她說,拍接生的戲真的很難,幾乎每天都要看很多演員、臨演「腳開開」的樣子,雖然她們大多會穿安全褲,但有些安全褲很短、甚至有臨演沒穿,拍戲時演員都要幫忙避鏡頭、不要穿幫。拍接生戲,助產士要做出手「伸進去」動作,因假嬰兒常會先放在大腿側邊,她們再小心還是有碰到對方大腿內側或私密處的尷尬時刻,所以常要先說不好意思,「畢竟我們也是會害羞的」。 \n 不贊成當全職藝人 \n 她與前夫于冠華的大女兒于齊優(優優),劇中飾演年輕版的她,對於女兒進演藝圈發展,方文琳不強求也不干預,因她一直以來的教育方式就是「放手」。這次拍戲也僅擔心女兒台語不夠好,並叮嚀一定要尊師重道、有禮貌,把「謝謝、對不起」掛嘴邊。其實她不贊成女兒當全職藝人,「雖然優優上過表演課,但不是科班出身,現在很多年輕孩子都很優秀,除非真的拍到很不錯的戲才有打開知名度機會,她都只是在磨練而已」。 \n 她希望孩子還是要有自己的興趣專長以及主業,否則現在戲那麼少、女兒又不會講台語,就會少很多演出機會。幸好有餐飲及美容丙級證照的優優,現在有咖啡廳正職工作,妹妹薇薇學運動休閒管理,將來可以當體育老師或去健身房工作。最近姊妹兩還一起獲邀演出某部新戲,因她好友林千鈺也參與其中,讓她放心不少。 \n 居家空間分隔2戶 \n 過去她給女兒很大自由,現在孩子大,反而是她高呼「媽媽想要自由」,她透露最近正計畫把家裡80坪房子分隔成2戶,希望把自己和媽媽的住處設計成禪意空間,也讓2個女兒另有自己的空間、負責自己的生活開銷。

  • 古代沒有產鉗如何取死胎?過程好殘忍

    古代沒有產鉗如何取死胎?過程好殘忍

    希特勒無法自主控制的顫抖、席維斯史特龍的面無表情、史達林清晨起床卻走不出臥室、晚年的莫內再也畫不出繽紛色彩……,這些名人到底怎麼了?善於為古人看診把脈的譚健鍬醫師,將再次發揮抽絲剝繭的深厚功力,帶領我們穿越時空,回到獨裁政治家、藝術家、文學家們的醫療現場!親眼目睹病痛如何改變這些名人的生活,又如何影響了醫療史與世界歷史的發展。 \n【精彩書摘】 \n人類早就想過使用器械幫助產婦度過難關。限於科技的發展水準,一開始的工具往往只能用血腥和恐怖來形容。難產和阻產都令醫師和助產士傷透腦筋,母嬰雙亡則是最失敗的結局。死胎是由於胎兒頭部過大或腦積水,使得胎頭無法通過骨盆,造成胎兒滯留骨盆,最終因為產程太長和缺氧而導致胎兒死亡。十七世紀前,產鉗和剖腹產手術還未正式出現,當時的人只能採取碎頭的方式結束分娩,盡量保住母親的生命。 \n文獻記載,法國著名產科醫師莫里素(Francois Mauriceau)最早描述使用儀器刺穿死去胎兒的頭顱,然後拉出死胎。他發明了一把可以刺穿胎兒顱頂的利剪,使腦漿流出後顱骨塌陷,然後用另一個器械拉出死胎。這可能是最早的碎顱鉗剪。 \n十九世紀後期,此器械基本定型:一把寒光閃閃的大鉗子,兩個可以張開固定的側葉中間,赫然是一把鋒利的鑽子─ 必要時可穿入死嬰的腦袋,把腦漿攪爛,然後鉗子收縮,將頭部壓扁,繼而拖出整個胎兒遺體!一切只是為了挽救母親。 \n進入二十世紀,隨著產鉗和真空抽吸技術的推廣,還有後來剖腹產技術的成熟,這些碎頭工具慢慢成為醫學博物館的古董,碎頭術徹底退出了歷史舞臺。這種方式不僅殘忍,對產婦的產道也會造成重大傷害。不過,我們應該對前人寄予同情,難產時如不及時積極干預,很可能換來一屍兩命的災難性後果! \n十六世紀末,張伯倫(Chamberlen)家族由於宗教原因,從法國北部被迫移民到英國定居,他們世代行醫,尤其擅長外科和產科。這個移民家族的第二代出了兩位名醫,名字都叫彼得,史稱大彼得和小彼得。據考證,大彼得.張伯倫在十七世紀早期已發明了產鉗這種助產工具。為了壟斷這門技術,他們一直將其視為寶物,祕不示人。 \n有哪一家請他們助產,張伯倫家便帶著用箱子包裝好的產鉗進入產婦家中,並將家人一一阻隔在產房門外,更誇張的是還用黑布蒙住產婦的眼睛,防止她偷窺到神祕的器械。分娩時,產婦家人在門外常聽到乒乒乓乓的金屬撞擊聲,卻對裡面的情況一無所知,百思不得其解。 \n這種器械的使用確實減少了很多悲劇的發生,自然也促成了很多喜事,於是人人仰慕張伯倫家族,富人更是不惜一擲千金。張伯倫家由此致富,成為靠技術賺錢的富豪典範。 \n到了十八世紀前中葉,隨著張伯倫家族的沒落與最後一位家族成員離世,紙終於包不住火,世人終於得以一窺產鉗的廬山真面目。緊接而來的就是這種技術的廣泛應用。擅長統計和分析的西方人還早早寫出了許多篇論文,總結產鉗技術的利與弊。 \n從發明到現在,產鉗的基本形制和設計理念大體一致:主體結構分為兩個扁平稍稍彎曲的葉,兩葉之間可形成與胎兒頭大小類似的空間。將胎兒頭環抱保護在其中,以免胎兒頭部受擠壓。當產鉗的葉片被鎖住後,將輕柔且牢固地套住胎兒頭部。助產者隨即手扶鉗柄,輕輕向外牽拉,幫助產婦將胎兒頭分娩出來。一旦直徑最大的胎兒頭部產出,身體其他部分娩出也就水到渠成了。 \n當然,早期的產鉗技術不太成熟,使用的風險依然不少,醫師們很多時候還是仰仗天命。就拿十八世紀使用產鉗聞名的威廉.吉法德醫師來說,在他最後十二個月的行醫紀錄裡,二十一名嬰兒出生後就夭折,三十七名存活的嬰兒中,他本人承認有五名受到產鉗造成的各種外傷。 \n在產鉗的發展史上,人類先後使用過高位產鉗、中位產鉗和低位產鉗,前兩者已在現代社會成為歷史,畢竟它們進入母體的位置過深,造成的創傷太大,對母嬰同樣不安全。低位產鉗適用於胎兒頭骨已到達骨盆底的情況,目前仍有使用價值。除了雙葉,也有人使用單葉產鉗,拯救母嬰於水火。無論怎樣設計,產鉗的優點和缺點都同時存在,對操作者來說,它的技術要求很高,非熟練者無法完成。 \n產鉗助產適用於以下情況:胎兒子宮內缺氧、產程停滯、母體出現併發症(如心臟病、高血壓病等)、巨大兒、瘢痕子宮、臍帶脫垂、真空吸引術失敗等需要盡快結束分娩的時刻。產鉗助產術對避免胎頭在盆底過度擠壓造成缺氧、顱內出血及新生兒窒息等嚴重併發症來說,具有重要意義。在積極縮短產程方面,低位產鉗有剖腹產及胎頭吸引術無法比擬的優勢,主要是因為準備時間較短,對新生兒窒息的盡早復甦能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正因如此,真空吸引和剖腹產沒有辦法在手術能力不足的小醫院完全取代產鉗來助產。 \n當然,產道撕裂傷和胎兒頭面部的損傷,也是產鉗術無法徹底避免的。放置產鉗前,將產鉗的凸凹面均勻塗上潤滑油,置鉗動作輕柔,順應骨盆壁的形態及胎頭輕輕滑入,置鉗及卸鉗時盡量把作用力貼向母體骨盆側,將能減少部分併發症的發生。 \n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從總體趨勢來看,產鉗的使用的確愈來愈少,甚至有些歐美國家已禁止使用,但由於其特殊優勢,仍是不少國家和地區的產科必備工具之一。 \n(本文摘自《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時報出版 提供)

  • 工業局醫用穿戴成果發表 助產學研創新

     經濟部工業局於6月21日假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舉辦「醫用穿戴式生理監測技術產業情報與專利成果發表會」,分享人工智慧產業暨專利分析情報,並邀請工研院生醫與醫材所精準醫療指引診斷技術組組長陳廷碩博士、臺北科技大學電子工程系李仁貴技教授與全康科技(股)公司研發部李致達副總經理等單位的學者專家擔任與談人,分享數位醫療產業發展機會、挑戰與策略,協助國內相關產學研機構優化創新研發選題及強化企業專利布局品質與價值。 \n 今年以數位醫療為主題,結合台灣產業現況需求,挑選「醫用穿戴式生理監測技術」進行產業與專利情報分析,內容涵蓋全球相關產業、市場、產品、技術、關鍵技術專利布局情報及跨國研發、投資、併購、新創、授權、訴訟之動態情報分析,本次成果發表會即為將上述重點產業情報擴散給相關企業而舉辦,期能輔助企業進行產品規劃、創新研發、市場競爭、策略聯盟、投資併購、人才布署、專利布局組合及投資併購決策等,強化企業競爭優勢。 \n 有關情報分析、諮詢、輔導服務與活動廣宣等皆發布於產業智財服務網站平台ForcePatent (http://www.forcepatent.com/)查詢運用。

  • 擲筊求「金鏟子」助產太旺 佳冬六根庄三山國王廟再加碼30支

    擲筊求「金鏟子」助產太旺 佳冬六根庄三山國王廟再加碼30支

    佳冬鄉六根庄三山國王廟在每年農曆1月12日都會遵循古禮搭「福廠」拜新丁,而今年爐主張長妹有感少子化愈趨嚴重,在取得廟方同意下首創「擲筊求金鏟子」,即取諧音求產子,首批36支在3天內被求完後詢問度居高不下,為此再出30支盼助信眾如願求子。 \n \n張長妹指出,拜新丁是客庄傳統,在年初求神保佑該年平安豐收的同時,也會一同祈求伯公庇佑男丁健康長大,所以庄內生男嬰的家庭都會拿新丁粄及各式祭品前來福廠祭拜,且連已搬到外地住的也不例外,但是新丁粄卻一年比一年少,前些年還有50多個,近年只剩下20多個。 \n \n張長妹說,看著新丁粄越來越少,真的會擔心,而正當她擔憂「少子化」問題時,侄子張孟偉突然給她一個「應該要先助產」的建議,並解釋說廟裡有供俸註生娘娘,何不辦個「擲筊求金鏟子」的活動,取其諧音求產子,好讓大家先產子再拜新丁。 \n \n「註生娘娘真的很靈!」她說,媳婦當初就是在求註生娘娘後懷孕的,因此在與廟方懇談並獲得神明同意後,立即著手舉辦求金鏟子活動,而沒想到竟引起廣大迴響,不僅3天內36支金鏟子全數被求光,還有人遠從台南來求,真的很開心幫到大家、也為佳冬打造另類觀光。 \n \n她說,金鏟子被求光後,還是有很多人在問,因此她決定再加碼30支,即日起供大家來求子,而後若還有需要,還會再追加。

  • 助產序曲 回望早期懷孕禁忌

    助產序曲 回望早期懷孕禁忌

     政院版同婚專法草案出爐,性別、家庭的價值觀與角色都在與時俱進的今日,藝術家陳建北透過《助產序曲》訪談74歲的助產士顏桂英,並以錄像裝置藝術的形式,回望台灣早期的產婆文化以及女性對生產、懷孕禁忌的經驗,從中看出早年對婦女定位與子嗣傳承的社會價值。 \n 「我出生的年代,10個有8個是由產婆接生。」陳建北關注助產士議題,和自己的成長記憶不脫關係,他的外婆生了10多個孩子,其中不乏夭折的嬰孩,他後來在大陸見到「大媽」,也感受到她喪子多年無法釋懷的心情,「大媽總覺得沒能給陳家生個男孩!」由這樣的背景,陳建北也開始關注到助產行業凋零幾乎消逝,但近年又在大學裡新設「助產及婦女健康照護系。」台灣婦女此一時彼一時的處境及傳宗接代的價值觀,成為有趣課題。 \n 陳建北曾任教於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所,他說:「60歲退休後,我想一甲子正好是重新回來看台灣的時機」過去幾年他的作品包括《你甘知影阮的名—台北植物園》、《是誰?離島誰是》、《光.合作用—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等均關注於台灣當下。 \n 此次《助產序曲》則是要將時光拉回戰後的台灣,展場入口的「生子椅」既是台灣傳統必備嫁妝之一,亦是見證台灣婦女以往生子的歷史記憶。「所以早期生小孩決不是今日電視上演的,躺在床上生,而是坐在椅子上。」 \n 自2016年起開始訪談助產士顏桂英,影像中她娓娓道來,過去曾接生過連生8女的產婦,公公一聽又是女兒,轉頭就走,坐月子吃的麻油雞全無,還靠顏桂英怒斥「好歹煮個雞蛋吧!」而顏桂英自己的母親,當初連生2女後被婆婆要求去度假,回家後發現小老婆已進門,為了就是希望添丁。 \n 顏桂英當初是接受婦校訓練出來的助產士,而她也表示當時婦校的校長,其實是1949年後隨軍來台的軍醫,雖是男性但有助產的學經歷,無私地傳承,包括剪臍帶時,夾住臍帶把血向嬰兒推一點點,為嬰兒補充個40cc血亦是大有幫助。以此展作為序曲,陳建北期許新生代的助產士也將銜接起這個議題,對照台灣社會的價值觀。

  • 忠仁忠義助產士首曝光!還原連體嬰生產過程

    忠仁忠義助產士首曝光!還原連體嬰生產過程

    亞洲第一對成功分割的連體嬰哥哥忠仁昨過世了,曾幫忠仁、忠義接生的助產士吳月霞獲知後震驚、難過,她說,忠仁、忠義42年來承受身體痛楚、父母遺棄、外界異樣眼光,過得艱辛,「忠仁走的快,但不再受病痛拖磨,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報,我祝福他一路好走!」。 \n \n忠仁、忠義是於民國65年出生,68年兩人進行分割手術時,電視全程轉播,轟動全台,哥哥忠仁生前也曾說,外界的關注曾讓他得到憂鬱症,父母也因受不了外界輿論,偷偷搬家並與兒子斷絕聯絡,直到父親罹患口腔癌,連絡上忠仁後,仍不願讓忠仁、忠義回家『捧斗』。 \n \n《蘋果日報》報導,當初幫忠仁、忠義接生的助產士吳月霞回憶說,忠仁、忠義的媽媽來到診所時,肚子就很大,由於家裡經濟不佳,也只做過一次產檢,但她當時看了即覺得是雙胞胎,結果真的是雙胞胎,出生過程沒有很難,就是一般轉出來而已,但2人哭聲與活動力旺盛,只是肚子連在一起,兩人共用兩隻腳。 \n \n她說,她和另一位助產士見狀,加上家長要求,立刻將兄弟倆送到高雄有合作的小兒科保溫中心,小兄弟再從高雄轉診到中山附醫,又轉送到台大,接受分割手術;以前那個年代,家中生到這樣孩子多會覺得羞恥,家長只能默默送出去接受治療,她能體諒兩兄弟父母承受外界眼光的壓力,但她一直默默關心兩兄弟這些年過得好不好,直到看到兩兄弟逐漸獨立成長,忠仁在台北市環保局工作,忠義成家立業,才安慰放心。 \n \n

  • 米可白扮助產士 教臨演怎麼叫

    米可白扮助產士 教臨演怎麼叫

     台視新八點檔《生生世世》10日舉行開鏡典禮,女主角方文琳、林嘉俐、米可白、林雨宣等人劇中飾演4、50年代的助產士,方文琳透露演助產士常遇到害羞的狀況,「例如演產婦的演員必須腳開開,我手要有伸進去的假動作,有次遇到臨演沒帶安全褲,好尷尬,還臨時幫她找。」林嘉俐則遇到更誇張的臨演,對方被指示要穿孕婦裝,結果竟然沒穿內衣內褲。 \n 33歲的米可白結婚4年沒計畫做人,反而毛孩子愈養愈多,已養4隻。雖沒生產經驗,但她笑說,之前上過課,看過很多生產影片,由於每次來拍戲的產婦臨演都不一樣,她還常常指導她們該怎麼「叫」。 \n 米可白難抬頭 \n 米可白自曝不太敢去看婦產科,因為有次健檢時好丟臉,當時剛做完婦科檢查,護理師就跟醫師說:「那個是米可白!」讓她覺得好糗,心想:「可以等我走出去你們再討論嗎?」 \n 米可白年紀輕輕頸椎就長骨刺外加肩頸退化,平常手會麻,無法搬重物,曾起床時腹部到胸口會痛到無法動彈。偏偏劇中扮演助產士學徒,經常要提水、洗衣服,或抱著3公斤左右的假嬰兒,已覺得好重、好痛,她也無法做出抬頭動作,「最怕叫我抬頭看星星了!」 \n 方文琳昨特別穿上媽媽50年前和爸爸相親時的洋裝,透露大女兒之後也會進入劇組,飾演年輕時的自己,「滿擔心她台語講不好,幸好只有一集!」不過她不支持女兒走演藝圈,覺得太辛苦了。

  • 方文琳、米可白演「助產士」 動輒看「下體」好害羞

    方文琳、米可白演「助產士」 動輒看「下體」好害羞

    台視新八點檔《生生世世》10日舉行盛大開鏡典禮,女主角方文琳、林嘉俐、米可白、林雨宣等人劇中飾演四、五十年代的「助產士」,方文琳透露演助產士常遇到令人害羞的狀況,「例如演產婦的演員必須胯下腳開開,我手要有伸進去的假動作,有次遇到臨演沒帶安全褲,好尷尬,還要臨時幫她找」。林嘉俐則遇到更誇張的臨演,對方被指示要穿孕婦裝,結果竟然沒穿內衣內褲。 \n \n33歲的米可白結婚4年,還沒有生小孩的計劃,反而毛孩子愈養愈多,已養了4隻。雖然沒有生產經驗,但她笑說,之前上過課,也看過很多生產影片,由於每次來拍戲的產婦臨演都不一樣,她還常常指導她們該怎麼「叫」。 \n \n米可白自曝其實不太敢去看婦產科,因為有次去健康檢查時好丟臉,當時她才剛做完婦科檢查,正要走出去時,護理師就跟醫師說:「那個是米可白!」讓她當下覺得好糗,心想:「可以等我走出去你們再討論嗎?」 \n \n米可白年紀輕輕就已頸椎長骨刺外加肩頸退化,平常手會麻,也無法搬重物,曾經起床時從腹部到胸口都在痛,痛到無法動彈。偏偏劇中扮演助產士學徒,經常要提水、洗衣服,或抱著3公斤左右的假嬰兒,已覺得好重、好痛,更慘的是,也無法做出抬頭動作,「最怕叫我抬頭看星星了!」 \n \n米可白劇中和薛仕凌、曾子益、方大緯三位男生都有對手戲,唯獨和薛仕凌對戲會「臉紅」,她靦腆笑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他先是耳朵紅、再來就是全臉紅,大概是覺得他很可愛吧!大緯是溫暖的大哥哥、子益則是可愛的小男孩」。 \n \n方文琳特別穿上媽媽50年前和爸爸相親時穿的洋裝出席開鏡,她透露大女兒之後也會進入劇組,飾演年輕時的自己,「滿擔心她台語講不好,幸好只有一集!」不過她不支持女兒將來走演藝圈,覺得太辛苦了。 \n \n為了讓演出更加精準,製作單位事前安排真正的助產士讓演員上課,學習專業的接生手法,方文琳也透露,劇中要講大量的器官台語發音,包括子宮、卵巢、胎盤、羊水等,陳文山就是大家的台語小老師,他把所有台詞都錄下讓大家聽,還特別前往故事背景地高雄,去了解當時的在地語言該怎麼說。而首度拍台語劇的薛仕凌,雖是大嘴巴團員出身,不過他的台語卻讓大家驚豔,原來他是道地高雄人,講的是道地高雄口音。 \n \n林雨宣和薛仕凌為了演國中剛畢業的樣子,分別剪了西瓜皮、小平頭。巧的是,阿龐之前在《加油!美玲》演米可白的老公、林雨宣的姐夫,這次卻演林雨宣的爸爸父女,阿龐爆料:「上次在片場她一見到我就喊我『阿伯』,相當錯愕,我必須承認當下手已經握拳。」 \n \n台視新八點檔《生生世世》集結實力派演員方文琳、林嘉俐、米可白、林雨宣、薛仕凌、曾子益、方大緯、阿龐、黃文星、吳佳珊、林健寰、馬惠珍、曹景俊、楊忠穎、周宥伶(Stacy)、陳婉婷、黃瑄、潘逸安,許蓁蓁、吳勇濱,陳宇豪,陳思樺、楊子儀、鮪魚-吳俊諺、洪淇、陳文山、何宜珊、何聖菲、盧尚恩等。本劇是台灣40、50年代發生在旗山一帶「助產士」與蕉農的故事,方文琳、林嘉俐、米可白與林雨宣在劇中飾演助產士,開鏡祭拜時還出現了發爐的好兆頭。

  • RAISE助產學媒合 解決學用落差

     為產業培訓需高階人才,科技部106年12月啟動「重點產業高階人才培訓與就業計畫」(Rebuild After PhDs’ Industrial Skill and Expertise,RAISE),預計明(108)年由工研院、中興大學等22家培訓單位共同培訓360名產業博士級人才,提供產業博士後的多元在職實務培訓(on the job training),跨域創新、接軌產業。 \n 多次帶領博士生參訪廠商的RAISE計畫培訓單位中興大學黃姓教授表示,解決學用落差是業界廠商共同面對的問題,通常博士生的研究項目並非廠商所需。為解決學用落差問題,RAISE計畫提供在職實務訓練,讓博士從學界順利銜接進入業界,幫助產學媒合。 \n 黃教授強調,RAISE計畫大幅縮短媒合廠商與博士的時間,讓博士瞭解到產業真正的需要,為參與計畫的博士生提供有效的實戰訓練。事實上,若能解決學用落差的問題,博士們的歷練是業界可以倚重的重要資產。 \n 參與RAISE計畫合作廠商高鼎精密材料許姓經理表示認同。他指出,博士級人才邏輯思考能力強,多年的學界訓練,讓他們進入業界後可以快速進入狀況、獨當一面。「跨領域的產業,往往需要有自己搜尋資料的能力,自己去應對外面的環境,我們很看重博士在學校的訓練。」 \n 「博士想找到好的工作,廠商也想找到好的人才,供需之間產生落差!」工研院產業學院RAISE計畫主持人王本耀博士指出,科技部推動RAISE計畫就是希望彌補這個落差。目前第一期計畫已培訓357名博士,預計年底結訓,就業媒合率可達8成以上。 \n 王本耀指出,第二期計畫已開始展開招生作業,11月17日(周六)在台北大學台北校區體育館舉辦第二期博士級產業訓儲菁英甄選會,廣招博士級人才,甄選成功,該計畫將提供每個月6萬元的培訓酬金。計畫最新消息及報名作業,可上官網(www.raise.org.tw)查詢。

  • 孕婦急產請救援 消防隊、醫療站助產

    孕婦急產請救援 消防隊、醫療站助產

    桃園市復興區王姓孕婦23日早上因急產請求消防隊救援,巴陵消防分隊李忠育、黃則銘發現孕婦已經落紅,若送到醫院能會來不及,因此決定在華陵醫療站接生,眾人協助下,順利產下男嬰,並再以救護車送到大溪婦產科。 \n \n消防局第4大隊大隊長黃世忠表示,山區醫療資源跟人力都十分缺乏,此次救護人員與醫療站相互配合順利產下胎兒,所幸分隊與醫療站橫向聯繫合作的默契,讓孕婦順利產子。

  • 女人堆裡抱娃照 男助產士成網紅

    女人堆裡抱娃照 男助產士成網紅

     近來一張浙江中醫藥大學護理學院的照片在朋友圈爆紅,一位男生坐在三排女白衣天使中間,女生全都抱著胳膊擺出「女王樣」,唯一的男生則抱著娃娃面帶「慈母」微笑,幽默又帶點衝突的畫面,讓抱著娃娃的男生瞬間成了網紅。 \n 今年大三的婁聰裕,是該校護理系唯一的男助產生。男生以助產為業,體力好、冷靜果斷是優勢,但有些護理操作免不了有點尷尬。不過據婁聰裕的男助產士前輩說,男生學了護理專業有個額外好處,能理解女孩的思維,治好了「直男癌」。 \n 在大陸,護理專業的男生佔比不到10%。浙江中醫藥大學護理學院目前有139個在校男生,被戲稱可以組成「偶像練習生」,還有人說要成立「男護生聯盟」。學護理的男生已是稀有動物,而學助產專業的男生更只有婁聰裕一個。 \n 臨床實習才是挑戰 \n 7年前,他還在讀初一,表姐生了雙胞胎,其中的女寶寶出生後只能待在保暖箱。「看到表姐隔著保暖箱看孩子的眼神,又悲傷又自責,我覺得心酸無奈。」遺憾的是,這個寶寶最終離開人世,婁聰裕那時就決定,將來要做醫護人員守護小生命。 \n 除了護理專業的一些基本操作,助產士還需要學習接產、肩難產(生產過程中肩膀卡住)處理、新生兒復甦等專業性的操作。對於男生來說,有些操作就免不了有點尷尬了,例如陰道擦洗、灌洗等。在學校還有模型人練習,今年7月就要臨床實習,才是婁聰裕面對真正挑戰的時候。 \n 漸能理解女孩思維 \n 為了做好準備,他還向助產士前輩請教過經驗,了解到男助產士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為人所不理解,而且因為體力好,遇到緊急情況更冷靜果斷,所以能較快做出反應,使產婦在生產時更有溫暖感和安全感等優勢,更為各大醫院所需要。 \n 有趣的是,浙江中醫藥大學的男護士生們都表示,學了護理專業還有額外的好處,能治好「直男癌」。因為周圍都是女孩子,漸漸能理解女孩的思維,能為她們設身處地想了。 \n 婁聰裕說,「看過自然分娩過程以後,那位媽媽生完孩子連喝水的力氣都沒有了。我確實感到女人很不容易,男人要對老婆好一點。」

  • 懷胎10個月生下女兒 助產士抱嬰笑:我和妳老公睡過

    助產士應該是要幫忙孕婦分娩,但卻有助產士睡了孕婦的丈夫。英國一名產婦於2017年在利物浦婦女醫院( Liverpool Women's Hospital )產下女兒,但才剛生完孩子,就聽見助產士在她耳邊說出「我和妳老公睡過」,讓她當下相當崩潰。 \n根據《每日郵報》報導,孕婦瑞秋(Rachel,化名)懷孕不久後,擔任員警的男友就曾至西班牙海濱城市貝尼多爾姆(Benidorm)度假,回國後行為就變得相當詭異,每次產檢時都會找理由不去,甚至連分娩時都讓她獨自面對。直到生下女兒後,37歲助產士拉姆斯登(Joanne Lumsden)抱著她的孩子,說出「我和妳老公睡過」,之後甚至還說出兩人認識的細節、男方替她擦防曬油,與發生關係的過程。 \n初為人母的瑞秋表示,當助產士說出那句話後,我的孩子還抱在她懷中,她始終無法釋懷,將信任與自己託付給專業助產士,沒想到對方竟是小三,破壞她家庭的兇手。「我生女兒的美好回憶都被破壞,只要想到懷孕期間,丈夫與小三亂來,我卻還在她的手中照料,只要我還活著,就會想到這名曾經抱過我孩子的女人,曾與我的丈夫有一腿」。 \n據了解,由於拉姆斯登因涉嫌「沒有申報利益衝突」,目前已被醫院開除處分。院方也表示,在得知此事後也積極進行調查,而護理及助産理事會也正對相關人員進行紀律處理,對於孕婦的控訴也會做好溝通。而瑞秋也分享自己的故事,希望其他女性不要碰到類似經歷。

  • 婦罹乳癌二期 賀爾蒙療法助產子

    婦罹乳癌二期 賀爾蒙療法助產子

     台中市35歲張姓婦人,3年前剛結婚不久就發現罹患乳癌第二期,她為保有生育能力,經與醫師溝通,決定先接受半年化療、並服用停經藥,之後接受2年半賀爾蒙療法,療程結束後順利受孕、產子,一圓當媽媽的夢想。 \n 張婦3年前洗澡時,發現右側乳房有硬塊,就醫檢查確診為乳癌第二期感到難以置信。亞大醫院一般外科主治醫師王銘嶼表示,近10年來台灣乳癌人數成長近2倍,以40至60歲族群為大宗;隨著晚婚人口增加,罹患乳癌者常得面對抗癌與生兒育女雙重壓力。 \n 王銘嶼指出,罹患二期以上腫瘤者,傳統以化學治療為主,但約有3分之1至2分之1病人可能在接受化療後停經;若在療程中搭配使用停經藥物,藉以保護卵巢功能,可提供年輕乳癌患者生育的另一治療選項。 \n 王銘嶼說,治療乳癌藥物發展快速,除傳統化療現在也有賀爾蒙療法。以張婦為例,她罹患乳癌種類經篩檢為賀爾蒙受體陽性,透過化療配合停經藥物,完整保留卵巢功能,幫助她在完成3年療程後順利懷孕生產。 \n 王銘嶼強調,若患者不幸必須接受乳房切除,近幾年因乳房重建手術進步,更有新發展的內視鏡微創乳癌部分切除合併胃網膜自體脂肪瓣,可保留乳房外觀;患者不必因治療喪失信心,也提醒30歲以上女性或直系親子曾罹患乳癌、卵巢癌者,應定期接受檢查。

  • 模擬孕產婦「維多利亞」 學生學習助產

    模擬孕產婦「維多利亞」 學生學習助產

    屏東慈惠醫護管理專科學校本學年成立「護理助產科」,是全國專科學校首創,學校還斥資300萬元,購買模擬孕產婦「維多利亞」,能模擬孕產婦在懷孕、生產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學生可學習處理及接生,畢業後也具有護理師及助產師證照考試資格。 \n \n這具模擬孕產婦暱稱「維多利亞」,能模擬懷孕及生產時遇到的抽筋、難產、產後出血、胎位不正、子宮收縮、胎盤碎片殘留等問題。為了更仿真,維多利亞還會眨眼睛、說話,生產時太痛還會尖叫、哀嚎,目前只有英文版,未來會錄製中文版。 \n \n科主任藍淑芬說,2007年政策改變,助產師要專科以上畢業,也要考照;現在不僅醫院需要助產師,也有愈來愈多女性想在家生產,同樣需要助產師。因應未來婦產科醫師短缺,及婦女孕期健康照護助產需求,學校去年成立首屆護理助產科。 \n \n學生除了要學習護理專業外,也要學習助產技術。孕產期照護示範中心提供孕期照護與胎兒健康評估技能學習;LDR示範教室可學習待產、分娩至產後恢復期的過程;另外還有生產輔助設備,減輕孕婦不適。 \n \n第一屆學生共38名,其中只有1名男性魏啟軒,他說,從小就對人體構造很有興趣,自己也會學習醫療護理相關知識,因此決定讀護理助產科。他覺得生產是很自然的事,希望未來成為1名助產師。

  • 助產士手繪分娩攻略 孕婦受用

    助產士手繪分娩攻略 孕婦受用

     生寶寶是一個專業的問題,很多準媽媽在過程中不知所措而焦慮。近日兩位90後的助產士自創兩組漫畫,讓準媽媽能輕鬆理解分娩,生動的描繪也引起網民紛紛稱讚。 \n 助產士張鑫在上海第一婦嬰保健院工作,她發現醫院常有焦慮的老外和聾啞孕產婦,因為醫護人員無法與這些「特殊」孕產婦妥善溝通,只能比手畫腳解釋,甚至拿出紙筆又寫又畫,使得分娩時間經常長達十多個甚至幾十個小時。 \n 於是張鑫想起了自己的繪畫特長,她為準媽媽手繪一套暖心的「分娩攻略」漫畫,對生寶寶各個環節進行指導提醒,即使是老外與聾啞孕產婦,也能一目了然的認識分娩各階段。 \n 她的創作圖文並茂,搭配「待產包,物品多;成人尿褲與尿墊,寶寶帽子與尿片;胎監帶,入產房;胎心監護不可少」等文字,朗朗上口的「三字經」小提示,提醒產婦和家屬待產必備物品。 \n 受到張鑫漫畫的啟發,如今醫院正著手把圖譜做得更完善,計畫推出雙語版,讓跨越浦江兩岸的三個院區進行共享,孕產婦看漫畫就能淡定的升格當媽。 \n 蘇北人民醫院的助產士郭凌雲長期在臨床一線工作,隨著「二孩政策」的實施,高齡產婦增多,常會遇到前置胎盤、產後出血搶救的病例。這個時候郭凌雲用上了她的繪畫技能。 \n 郭凌雲利用休息時間創作了8幅漫畫,描繪一位孕產婦在危急重症救治中心的事情,8幅漫畫,她就把前置胎盤、產後出血的故事講清楚了。網友說,「這如同小時候看連環畫,很快就明白專業知識,太讚了。」 \n 對於這兩位90後的女孩來說,創作漫畫的初心並非走紅,而是能夠幫助他人,身為助產士,她們最期盼的就是「母子平安」。

  • Nespresso執行長杜佛辛 親赴咖啡園助產高質豆

    Nespresso執行長杜佛辛 親赴咖啡園助產高質豆

     如果好萊塢影星喬治.克魯尼(George Clooney)是奈斯派索(Nespresso)的公眾面孔,那麼奈斯派索執行長杜佛辛(Jean-Marc Duvoisin)就是該品牌幕後推手,他讓咖啡膠囊從原本的單純商品晉身為奢華生活象徵。 \n 說話總是輕聲細語的杜佛辛,在雀巢已任職30多年。雀巢是奈斯派索的母公司,它以高占全球咖啡市場的22%占有率,成為全球最大咖啡公司。 \n 57歲的杜佛辛剛開始只是雀巢在哥倫比亞的銷售員。不過憑著他在拉丁美洲18年的銷售與管理經驗,讓他在雀巢集團一路高升,並於2013年被拔擢成為奈斯派索品牌的負責人。根據分析師推估,奈斯派索每年約為雀巢創造45億瑞郎(約47億美元)的營收。 \n 不過找來影帝喬治.克魯尼代言,並成功將該品牌塑造為奢華現代形象的奈斯派索,在最近卻因採購阿拉比卡咖啡豆一事而受外界批評,使得奈斯派索的聲譽受影響。 \n 根據Jeffrey Sachs經濟學家表示,參與奈斯派索咖啡豆採購計畫的業者所獲得的收入僅是價值鏈的一小部分,如每杯售價3到4美元的咖啡,咖啡農卻只拿到5美分。 \n 杜佛辛對此提出辯解,表示參加這項收購計畫,也就是所謂的Triple A的咖啡農,所得到的收入比一般市價還要多出3成到4成。他說每年他都會去造訪這些咖啡園約兩次,看到業者所過的生活,杜佛辛表示相當欣慰,他說這些咖啡農甚至還有能力送小孩到大學就讀。 \n 奈斯派索在雨林聯盟協助下,於2003年推出Triple A計畫,來強調咖啡的高品質、永續性與產能。杜佛辛聲稱,「如果不協助農夫增加高品質咖啡豆的產能,我們將面臨供給不足的問題。」 \n 為提升品質,奈斯派索必須大量使用阿拉比卡咖啡豆,不過這些咖啡豆卻僅生長在高原或山區,而且無法密集性的種植。加上氣候暖化導致農作業者必須更往高處種植,也加劇了供應危機。 \n 杜佛辛指出,目前該計畫運作還算順利,這主要是奈斯派索鼓勵更多咖啡農生產高品質的咖啡豆。不過他也強調「這並非是慈善事業」,「他們若生產高品質的咖啡豆,我們也會支付更多價格來確保這些咖啡豆的優良品質」。 \n 一旦咖啡農簽署這項合作計畫,農業專家將會定期查訪咖啡樹的種植情況,這些專家會提供建議來協助改善收成情況,以及如何永續性進行生產。目前已有7.5萬名咖啡農參加這項計畫。 \n 杜佛辛也不諱言表示,第1年對於這些種植業者相當辛苦,因為生產的咖啡豆可能有高達5成被打回票,不過在3到4年後,被拒絕的情況會逐漸減少。現今奈斯派索的咖啡豆有8成來自該計畫,這項計畫已在12個國家進行。 \n 雖然Triple A計畫的成功,讓咖啡農與奈斯派索都處於雙贏局面,不過由於奈斯派索的咖啡膠囊使用的材質無法分解,讓該品牌迄今還無法洗刷不環保的惡名。 \n 對此,杜佛辛也強調該材質可無止盡的回收。他說目前在瑞士已有46%的咖啡膠囊回收,該數據雖然堪稱不錯,但他也同意奈斯派索還可以做得更多,來保護地球環境。

  • 畢業45載 弘光助產科首屆校友回娘家

    畢業45載 弘光助產科首屆校友回娘家

     「闊別45年回母校,感覺真棒!」弘光科大今年創校50周年,為護理助產科第1屆校友舉辦同學會,88位校友齊聚母校重溫舊夢,劉淑璜形容,用了「洪荒之力」極力聯絡每個人,很開心88人能夠重逢、再續前緣。 \n 弘光科大第1屆護理助產科共202人畢業,88位校友19日齊聚護理大樓前,昔日老師、系主任出席參加。不少人在闊別45年後回到母校,遠遠看到熟悉又陌生的老同學抵達,紛紛拉開嗓門呼喊、揮手,見面後更是激動握手、擁抱,回憶當學生的情景。 \n 弘光科大校長黃月桂表示,第1屆校友歷經「篳路藍縷」的創校時期,要幫忙用腳踩踏、夯實操場、撿石頭,學校從202人的護專,成長為1.3萬人的科技大學,12月2日將舉行校慶,歡迎所有校友相約回娘家。 \n 劉淑璜形容,為了同學會,她用「洪荒之力」,能聯絡到那麼多人參加,非常不容易。「第一屆最有感情,操場是我們用腳踩出來的,石頭是我們搬的,花也是我們澆的,一草一木幾乎都跟我們一起成長!」 \n 黃淑卿為參加同學會,前1天提早到學校住宿,畢業後再度走入校園,直呼「學校變化真大!」王錦霜則說,有的同學從畢業後就沒有再見面了,看到昔日同窗好友,好多回憶浮上心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