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動保司的搜尋結果,共04

  • 農委會升格農業部 新設動保司、漁保署

    農委會升格農業部 新設動保司、漁保署

    農委會未來將組織改造,升格成農業部,目前農委會研擬,未來組改後動保及生態保育會是施政重點,因此將新設「動保司」,並把漁業署改制成「漁業及保育署」,農業除了生產面向外,也要顧及保育,另也將新設「安全司」,確保農產品有安全的產製過程。 \n \n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表示,組改是考慮未來30年至50年,農業可能面臨到的問題,這樣思考組改才有意義,不是現有單位在東拼西湊,目前農委會規劃,未來將新增「動保司」,未來動保會是很重要的議題,需要一個單位來處理。此外,漁業署也思考增加保育工作,改制成「漁業及保育署」,漁業不只是生產,也要保育,否則會耗盡資源。 \n \n陳吉仲指出,由於林務單位涉及林業及保育業務,未來的規劃比較複雜,要把林業生產單位留在未來的農業部,把保育單位留在未來的環資部,這是一個方案,全部放在環資部是第二個方案,全部放在農業部是第三個方案,不同的處理方式,最後的影響都不一樣,林務局未來歸哪個部會,還要跨部會以及和專家、公民團體討論,看放在哪個部會才能發會最好的成效。 \n \n陳吉仲表示,農業部除了顧及生產外,也要有確保產品安全的單位,因此農委會也規劃新設「安全司」,負責農產品生產的安全業務,另外也研擬新設專門行銷農產品的「行銷司」,不過目前組改計畫都還在討論中,要等農委會主委林聰賢拍板定案後,才會把組改內容送交政院。

  • 來函

     △行政院農委會主委陳保基: \n 針對黃宗慧教授〈動保人的聲音 總統聽見了嗎?〉一文,有關動保工作的推動,總統向來十分關心,並於去年接見動保人士後指示本會,協助地方政府充實動物保護執法資源。目前農委會已呈報行政院六年中程計畫,希望加強源頭管理、提升動物福利及收容品質。 \n 另,世界各國多由畜牧獸醫單位辦理動物保護業務,「動保」及「畜產」相輔相成,絕無扞格。至於我國中央動物保護主管單位層級,其實已不亞於其他國家,至於是否成立專責動保司,未來將持續朝與國際接軌的方向規劃,也將與立法委員及動保人士充分溝通。

  • 觀念平台-動保人的聲音 總統聽見了嗎?

     立法院上周審查農業部組織法草案時,場外有一群動保人士正拉著布條,賣力疾呼:「反對畜產管動保,成立專責動保司」,原因在於五二○農委會即將升格為農業部,但農委會提出的組織法草案,卻將畜產、動保合併為一個司,如此難保不會讓目前已很糟的台灣動物處境雪上加霜。 \n 光是以流浪動物而言,由於政府未嚴加管理動物販售、長期以來又只有捕捉與撲殺一種「對策」,其結果,就是讓無數動物在收容所等死,這既是對生命教育的錯誤示範,也沒能真正解決不滿流浪動物問題的民怨,至於經濟動物的福利,更是始終遭到漠視,而各類頻傳的虐待動物事件,亦說明了動物保護法形同虛設,這也難怪動保司行動聯盟發起人朱天心會憂心,一旦讓目標方向南轅北轍的單位硬被合併在一起、且由以開發動物經濟效益為主的畜產來管理動保,將會讓台灣動物保護運動的前景堪慮;畢竟畜產考量的是如何用動物獲取利益,而動保卻必須要為動物投入資源,「畜產及動物保護司」的規畫實有其可議之處。 \n 其實呼籲成立專責動保司的陳情活動並非近日才醞釀成形,去年底「催生動保司聯盟」便曾至總統府表達相關訴求,而當馬總統接見包括本人在內的動保界人士與聯盟代表時,也曾強調政府會虛心檢討相關施政措施、改善台灣動物保護的現狀,並在會談後要求農委會召開會議,與動保團體和各地縣市政府針對動保司的議題協商。而讓本人印象最深刻的,是當總統與代表們一一握手致意時,一位動保人士哽咽懇請總統支持民間動保團體的TNR(為街貓與棄犬進行絕育後原地回置,以控制數量的方式取代撲殺),當時總統的回答是:「妳如果跟別人說TNR,他不見得聽得懂,但我一定聽得懂,因為台北市街貓的TNR是我在市長任內推動的」;作為邊陲小眾的動保人士,總統這樣的反應不禁讓我們懷抱著一絲期待─假使街貓TNR對馬總統來說,是他市長任內值得驕傲的政績,那麼選前宣稱視動物福利為文明國家進步象徵的馬總統,在五二○之後是否有可能會記得要落實當時的承諾? \n 無論動保司的成立是否是改善動物現行惡劣處境的唯一方式,政府所不能否認的事實是,目前動保最高主管機關位階過低、人力經費不足,已造成既無法指揮地方、又無權協調各部會的亂象,長此以往,由動物問題所引發的民間對立,將始終無解。一個思想進步的政府應該要能體認到,解決動物問題就是在解決人的問題,因為動物福利與環境永續及社會和諧其實都息息相關。 \n 當然,在馬政府因油電雙漲造成民怨四起、支持度下滑的此刻,動保人士還期待自己的聲音被聽見,或許會被認為不切實際,而倘若這弱勢的聲音果真沒能被總統聽見,也只能希望動保人的訴求至少透過了屢次陳情被更多人聽見;只有當越多的人因聽見而理解,因理解而認同,動保人士才不會再輕易被扣上「率獸食人」的大帽子,民間的動保力量也才不至於被無心於動保的政府與無視動物苦難的民眾雙重夾擊,失去生存的空間。 \n (作者為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 管動保又管畜產 左手打右手

     馬英九總統日前公開宣布將在明年一月一日啟動更新再造後的中央政府組織,在已進入朝野協商、部會層級已經確定的時程中,農委會將升格為農業部,在行政院版的《農業部組織條例》中,把動保科看似升級的與畜牧處合併為「畜產及動保司」。但從長期在做動保工作的我們來看,真是為德不卒,甚至精神錯亂。 \n 我們雖已有《動保法》十多年,但動物(尤其流浪動物)的處境並沒有改善,實則因為中央動保主管單位層級太低(畜牧處轄下的動保科),人力經費的配置幾乎無法有作為,竟至遠遠落後民間,甚至成為絆腳石。 \n 未來,雖將其規畫與畜牧並列同司,但我們憂心動保註定繼續被排擠、被邊緣,主其事者,不是打算敷衍,就是精神錯亂。這,絕非危言聳聽,因畜牧與動保原本就是兩套不同、甚至相反的思維,前者以人的利益為出發(將畜產品的利益極大化),後者以動物的生存權與處境為念(實驗動物、流浪動物、經濟動物的養殖宰殺是否「人道」,不直接與人的利益有關)。誇張點說,一個是管殺動物的,一個是救動物的;一個是賺錢掛帥,一個是花錢的(買的是無價的人道、文明)。將之囫圇燴於一爐並期望都能發揮功效,不就像將獅子白兔關於一籠,而以為牠們可以和樂共處並生養眾多一樣? \n 我們並無意天真激進的去貶抑畜牧機關的存在和功能,但關照其他文明進步國家並無將動保業務與畜牧並置,就即充分說明動保已非單純的愛心良心事業,而是牽涉到多方面專業知識、技能、法律的業務,它須是獨立且完整的單位,不受其他牽制,不在兩者價值利益衝突時被犧牲被放棄。例如這兩天的殺豬公爭議畜牧處的反應(我們一再要求的有效監督經濟動物的飼養和宰殺人道化,能期待「畜牧及動保司」自身左手打右手嗎?) \n 難得的政府組織再造必須是前瞻的、具進步意義的,不應動輒以精簡為最高甚至唯一準則(何況規畫中的農業部未來有七個司,距法定的八個司尚有空間),不然具人道文明意義的移民署不會在數年前一片精簡聲中逆勢誕生。 \n 我們強烈要求動保司從畜產部門獨立出來成一級主管單位,這除了要政府藉此整理釐清自己的精神思維,同時也是真誠對社會人民宣示價值信念的機會。例如○六年前,台北市曾如目前不少地方政府一樣,將流浪動物業務交予環保局清潔隊,那意思再清楚不過(將有生命的動物當生物垃圾一般清除)。馬市長的最後一年,簽署了批准動檢所試行TNR計畫(革命性的以絕育代替捕捉撲殺),乃至有去年動保處的成立,皆標示了進步的價值和方向,儘管距上個世紀歐洲議會通過的如今歐盟條約第一二五條「人有尊重一切生靈的義務」仍遙遠,但終歸有了開始。 \n 那,別在農業部的這一關倒退嚕,浪費一代之人的動保努力事小,繼續置此時此刻仍在各個角落掙扎於生存邊緣的生靈們於煉獄,才是叫人義憤沮喪和羞愧的。(作者為「催生動保司行動聯盟」發起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