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動產炒作的搜尋結果,共01

  • 社論-民之所欲,天必從之

     尚書周書泰誓上:「惟十有三年春,大會於孟津…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災下民…皇天震怒,命我文考,肅將天威,大勳未集…予有臣三千,惟一心。商罪貫盈,天命誅之。予弗順天,厥罪惟鈞…民之所欲,天必從之。爾尚弼予一人,永清四海,時哉弗可失!」泰誓中:「惟戊午,王次于河朔,群后以師畢會,王乃徇師而誓曰,嗚呼,西土有眾,咸聽朕言,我聞吉人為善,惟日不足,凶人為不善,亦惟日不足,今商王受,力行無度…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今朕必往,我武惟揚…立定厥功,惟克永世。」  我們所以引用尚書周書「泰誓上」及「泰誓中」兩段文字,乃要籲請立法院在處理「特種貨物及勞務銷售稅條例」(俗稱「奢侈稅條例」)時,不應如部分媒體所稱:立委諸公們考慮到年底國會改選,擔心若得罪建商及不動產投資客,可能「法案一過,就甭選了」;相反地,我們認為任何立委若支持本條例,就會獲得更多選票。關鍵之處在於,能否以記名投票方式,讓選民看清立委諸公們的立場。以記名投票方式表決本條例,「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以及「民之所欲,天必從之」,就自然而然地彰顯出來了。  「特種貨物及勞務銷售稅條例」與其簡稱為「奢侈稅條例」,不如稱為「炒房稅條例」,因為其重點在於針對社會最大民怨之一的不動產炒作,有劍及履及而且鞭辟入裡的處置。除了部分建商及3%左右的不動產投資客(投機客)之外,無不額手稱慶。支持這個條例的立委,勢將受到選民的肯定,除非會影響其政治獻金,否則立委們應該紛紛跳出來表態支持,才是真正「民之所欲,長在我心」的民意代表。因此,執政黨若要爭取民心,以便完全執政且繼續執政,就應支持本條例,且讓此條例在立法院以記名方式表決。在野黨若要「翻本」,則應搶在執政黨之前,率先表態,甚至可以揚言,若不記名投票,則不惜抗爭,以示與多數民眾站在一起。  財政部規劃這個條例,在打壓不動產炒作方面,可以說是既縝密又周全。所謂縝密者,謂其只針對「非自用」之不動產,而且只針對持有未滿兩年就轉售者課稅;同時考慮因繼承等正當之特殊原因取得非自用不動產,或因失業等原因需出售非自用不動產變現,雖在兩年內轉售,均不課徵此稅,如此就不致「誤傷無辜」。所謂周全者,謂其不只針對豪宅,而且包括所有一般住宅、店面、土地;看似「擴大打擊面」,其實是針對不動產炒作之要害,予以迎頭痛擊。因為部分建商常以「圍點打圓」的戰術拉抬其不動產價格,亦即若某建商在某處養地甚大,為使其整塊土地價值飆高,則伺機由人頭在附近做小面積的不動產(土地、住宅、店面均可)天價交易(交易方式包括法拍、一般買賣等,而以法拍最具公信力),藉此天價交易價格創造「比價效應」,拉抬附近行情,而使其擁有之整塊不動產均獲得暴利。這也是精華區土地價格泡沫化的重要原因之一。  至於本條例有關奢侈品的部分,我們認為這是緩解民眾對社會M型財富分配民怨的配套措施,甚至是財政部「抓大放小」的策略。財政部可以在這部分略做讓步,例如:在奢侈品的門檻標準或稅率方面,給立委諸公們有討價還價的空間,以免讓立委們在此法案完全棄甲曳兵,有失顏面。然而,站在年底「選舉本錢」的考量,兩黨在「純奢侈稅」部分,反倒需要多費心思量,參酌「賽局理論」,針對自己政黨及選民的屬性,多做研究,瞭解課稅門檻和稅率在何種水準是能滿足最多數民眾的「最適點」(optimal point),以便「賺取」最多選票。  當然,財政部也應擬具說帖,對本條例內容清楚明白地交代,好讓本條例能像白居易的詩一般「老嫗能解」,才不致被部分建商似是而非的論點所混淆。部分建商及代銷業者,提出恐怖訴求,強調此條例若通過,將使台灣地區不動產價格遽降,使全民財富縮水,而使未來「黃金十年」變成「惶驚十年」。對於這種危言聳聽、不合邏輯的言論,原本不值得財政部費神駁斥,但恐積非成是,財政部宜蒐集類似論點做成QA的專集,廣置於各公眾場合,並張貼於財政部及所屬單位網站,好讓謠言止於智者。  要言之,財政部推動此條例是「做對的事」(do right things),而且在民眾對不動產炒作深惡痛絕之際,更是「選對時點」(at the right time),但要能畢竟全功,也應「把事做對」(do things right):對此條例之內容及影響,應該說明與闢謠兼備。對兩黨而言,此案最後的決戰點是在立法院,但兩黨不是對抗,而是「搶功」:任何政黨先營造出「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的態勢,它就在年底的國會選戰中搶得「民之所欲,天必從之…時哉弗可失」的部分先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