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勞僱關係的搜尋結果,共24

  • 不只針對僱傭關係 勞長:也研擬針對非典僱用協助措施

    不只針對僱傭關係 勞長:也研擬針對非典僱用協助措施

    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勞動部推出「充電再出發」計畫、提供每月最高約1萬9千元訓練津貼,若未參訓則可使用「安心就業計畫」提供最高1萬1千元的薪資差額補貼,但未針對如部分工時、承攬、自營作業者等非典型勞動者提供計畫,勞動部今天在專案報告中指出,研擬計畫將針對受到新冠肺炎影響,提供上工計畫,提升工作收入,保障非典勞動者權益。 \n \n勞動部專案報告指出,目前相關部會依「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特別條例」擬訂辦法,針對企業端進行紓困,包括勞工薪資在內,也將要求受紓困企業不得裁、減薪。勞動部部長許銘春報告時提及,針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非典型勞動者,在減班休息階段適時給予上工機會,提升其工作收入,以保障非典型勞動者的權益。

  • 6外送平台與夥伴認定屬僱傭關係

    6外送平台與夥伴認定屬僱傭關係

     國慶連續假期接連發生2起食物外送員車禍致死案件,勞動部職安署隨即針對11家外送平台業者展開為期2周的「食物外送平台」專案檢查,昨天公布結果,推斷包括UberEATS、foodpanda等6家食物外送平台與逾4萬名外送員屬僱傭關係,違法樣態包括勞工名卡未置備、出勤紀錄未置備等,將請台北市勞動局及台中市勞工局開罰。 \n 北市勞動局長賴香伶30日晚間受訪表示,北市尚未收到中央送來的具體檢查資料,要等收到後才能處理。 \n 逾4萬人 適用勞動法令 \n 勞檢結果發現,11家業者中有2家確認已經歇業,5家為僱傭關係、1家為非僱傭關係;另外3家業者沒有自有外送員而是委由貨運公司外送(其中1家為僱傭關係、2家非屬僱傭關係)。據勞動部掌握,foodpanda有約2萬名外送員、UberEATS有1萬6千名外送員,占總體食物外送員人數4萬5129人比例的一半以上。 \n 認定為僱傭關係的外送員將適用勞動法令,包括應符合基本工資、投保勞保、提撥勞退、工時上限、一例一休、七休一等。 \n 戶戶送 不算僱傭關係 \n 北區職安中心主任朱金龍表示,遭認定為僱傭關係的6家業者包括要求外送員要在App登錄並回報,遇到阻礙時外送員應立即回報,公司也透過App全程監控等;違法樣態為未置備、工作規則未核備、未舉辦勞資會議、未投保勞工保險、未提繳勞工退休金等,後續將請地方政府勞工主管局處與勞保局裁罰。 \n 職安修法 最高罰30萬 \n 而未被認定為僱傭關係的戶戶送,朱金龍說明,戶戶送與外送員從屬性上較薄弱,約束性較其他的平台來得小,如未限制不得在其他平台接單等。 \n 職安署署長鄒子廉指出,因為所有外送員有4萬5129人,不可能一一檢視所有外送員的合約,因此用抽查的方式再推斷平台與外送員為承攬或僱傭等,公司可以再提起行政救濟。 \n 職安署已著手修正職業設施安全規則,將把食物外送安全指引納入,未來僱傭關係業者違反食物外送安全指引,將可依職安法第6條,最高可開罰至30萬元。

  • 勞檢出爐 UberEATS、熊貓與外送員屬僱傭關係

    勞檢出爐 UberEATS、熊貓與外送員屬僱傭關係

    國慶連續假期接連發生2起食物外送員車禍致死案件,勞動部職安署隨即啟動針對11家外送平台業者展開為期2周的「食物外送平台」專案檢查,依遭抽查的食物外送員推斷包括UberEATS、foodpanda等5家食物外送平台與外送員屬僱傭關係,將請地方政府依勞工名卡未置備、出勤紀錄未置備等開罰。 \n \n據勞動部掌握,foodpanda有約2萬名外送員、UberEATS有1萬6千名外送員,占總體食物外送員人數45129人比例超過一半。據勞檢結果發現,11家業者中有2家確認已經歇業,其中6家業者抽查個案認定與其外送員有5家為僱傭關係、1家為非僱傭關係;另外3家業者沒有自有外送員而是委由貨運公司外送,其中1家為僱傭關係、2家非屬僱傭關係。 \n \n北區職安中心主任朱金龍表示,每家平台業者至少抽取5名外送員,再推斷其餘外送員情況,查看契約、外送員作業型態及時間受規範等,親自履行必要性、懲處規範等,也會再訪談外送員實際作業情形。他說,5家遭認定為僱傭關係事實包括規範外送員應親自履行外送作業、外送員行為完全受到平台指揮監督、棄單需受平台規範的懲處或扣點機制、外送員納入平台業者的生產組織體系。 \n \n朱金龍舉例,遭認定為僱傭關係的公司包括要求外送員要在App登錄並回報,遇到阻礙時外送員應立即回報,公司也透過App全程監控,而如打翻食物等外情況,則是由平台業者賠償,與承攬關係不符合。 \n \n朱金龍說明,遭認定為僱傭關係的6家業者違法樣態包括勞工名卡未置備、勞工出勤紀錄未置備、工作規則未核備、未舉辦勞資會議、未投保勞工保險、未提繳勞工退休金等樣態,後續將請地方政府勞工主管局處與勞保局裁罰。 \n \n而未被認定為僱傭關係的戶戶送,朱金龍說,檢視戶戶送文件後,發現戶戶送與外送員從屬性上較薄弱,約束性較其他的平台來得小,如未限制不得在其他平台接單等。 \n \n職安署署長鄒子廉指出,因為所有外送員有45129人,不可能一一檢視所有外送員的合約,因此用抽查的方式再推斷平台與外送員為承攬或僱傭等,公司可以再提起行政救濟。

  • 新創勞動型態 送餐人員權益如何

    新創勞動型態 送餐人員權益如何

     正逢台灣歡度國慶,國人連休四天享受輕鬆假期之際,卻不幸經由新聞媒體報導平台外送人員因績效搶時搶快遭車禍身故。無獨有偶,卻在短短4天內連續發生 2 起引發國人批評聲浪,認為平台業者罔顧勞工權益,沒有為勞工加保勞健保等等責備。而勞動部在輿論壓力下,急急如律令在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內宣布認定外送人員與平台業者如Uber、Foodpanda 等應為僱傭關係非承攬關係,並發動勞檢給予開罰。受罰業者Foodpanda 旋即發出聲明強調他們是平台業者提供的是媒合機會,與外送人員互為夥伴僅是承攬關係。 \n 近年來AI人工智慧發展迅速,延伸出以電子商務為新經濟營運模式新型態的新創事業陸續崛起,對於勞動市場起了相當大的質變,很多合作模式與方式已和傳統的僱傭勞務給付亦有看似相同又或不同及交疊性質,或介於僱傭與承攬之雙重關係中。 \n 僱傭或承覽?尚難定論 \n 例如以APP資訊軟體作為聯繫載具發出媒合之功能,提供對一方商業利益機會,而這載具訊息所發送的媒合機智即是以特定對象之需求發出應允者(願意接收者),而這應允者在線上從可能一位至數十位都同時接收到訊息,但卻只有一位可以在時間的競爭中獲取機會。 \n 這樣的運作模式難謂平台業者對應允者(願意接收者)有僱傭關係上之指揮監督,更明確的說應是應允者(願意接收者)自願點擊而獲取合作機會,進而賺取分享利益造就收入。僅就這模式之二造關係,無論是業者(資方)或是合作夥伴(勞方)要論僱傭或承攬關係,法律性質未明前尚難定論。勞動部驟將平台業者認定為僱傭關係,雖然可以迅速保障勞動者,但卻也恐怕帶來後續其他類族群的挑戰。 \n 例如代購排隊網路APP、人力銀行或獵人頭公司或家教網一樣,是以抽成分享的平台業者提供勞動者賺取媒合的機會,若一律論就為僱傭關係為前提,而是否家教媒合APP網也要替家教投保勞/健/勞退?網路代購排隊是否要為其投保勞健保?而過去長久以來,計程車業者加入無線電平台獲取乘客叫車媒合機會,司機多半是在職業公會自行加保,是否也屬僱傭關係,也要一起討論。 \n 應通盤了解後 再提政策 \n 台灣法規跟不上產業創新,近年來常不利發展新創科技,如之前Uber 到底算不算計程車的爭議一樣混亂。 筆者認為,雖然「外送員之死」發生不幸令人同情,勞工弱勢需更多保護,但在二造法律關係未明確之前,主管機關就直往勞工權益的思維上綱。勞動部喊要罰並急著認定為僱傭關係,這樣是否太情緒化了些?如果這樣治理國家政策,是否也很危險,應通盤了解後而提出因應方針是妥。筆者認為未來要解決平台媒合產業的雇用政策,有兩個方式進行, \n 1.首先要尊重勞資二造契約自由訂定原則(民法精神) \n 2.未來平台媒合產業,送餐人員可以有兩種契約約定。一、選擇僱傭契約, 二、或選擇承攬契約。如果是以承攬契約自由訂簽,則內容要以勞基法的最低標準條件給予合作夥伴(外送員),這樣就可以概括保護勞動者權益了。而勞動部以行政函出《平台媒合產業與外送人員約定原則》來規範業者,或許可行。 \n 過去一例一休留下來的業障(姑且說是業障吧!),不良的勞動政策只會導致雇主以時薪分配及限制勞務時數,使得勞工收入減少,就業更不安定,,也不利新創事業於台灣之發展。

  • 職災後才認定僱傭關係?勞動部:提供一般性原則

    職災後才認定僱傭關係?勞動部:提供一般性原則

    近日食物外送員接連發生多起意外事故,引起社會關注,立法院社會福及衛生環境委員會邀請勞動部等相關部會就「食品平台外送員權益保障」專案報告,勞動部政務次長林明裕會前受訪表示,依照大法官解釋,如僱傭關係等認定都是個案、事實認定,但會透過一般性的原則讓他們知道彼此的關係在哪裡。 \n \n林明裕表示,針對各界關心食品外送員權益保障,勞動部採取包括職安的維護及社會的保障2方式,職安的部分明天將邀請9家外送平台業者針對派單合理化如APP的設計、演算法加入安全係數等,而社會安全的部分則希望為食物外送平台為外送員加保第三人責任險等商業保險,如認定為僱傭關係則還有勞健保等保障。 \n \n至於如何認定為僱傭關係?林明裕說,僱傭關係的認定包括行政處分及法院認定,目前初步透過其契約逐字逐句的介定,認為這2個職災死亡的個案與雇主有從屬關係,按大法官解釋之後也都是個案、事實認定,但勞動部會透過一般性的原則認定,讓食品外送平台、外送員透過行政指導知道自己的身份介定在哪個關係之內。 \n \n林明裕也說,至於如何改善派單機制,將待明天討論後,近期內公布相關措施。

  • 外送僱傭關係認定原則 勞動部11月上旬加速擬定

    外送僱傭關係認定原則 勞動部11月上旬加速擬定

    \n近日接連發生多起食品外送員意外事故,引發社會關注,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今天邀請勞動部等部會「食品平台外送員權益保障」專案報告,會中有立委認為目前勞動部僅透過勞檢認定個案關係,勞動部政務次長林明裕則說,將於11月上旬訂出「僱傭關係與承攬關係認定指導原則」。 \n \n立委王育敏詢問,上星期勞動部承諾要在2星期內,針對所有的外送平台完成勞動檢查,目前的進度為何?職安署署長鄒子廉回應,目前已勞檢9家外送平台,目前正逐一比對出勤紀錄、報酬、管理事項,認定為承攬或僱傭關係等,下星期才能更清楚。 \n \n王育敏也說,勞動部上星期說最高可開罰175萬,至今的開罰結果?林明裕說,目前已確定2罹災者與外送平台為僱傭關係,台北市依未備妥勞工名卡處罰30萬、桃園市也開罰6萬,其餘的開罰項目仍在討論中,他也提及目前foodpanda有23500外送員、UberEATS 16500名外送員。 \n \n立委蔣萬安說,目前勞動部都是事發之後才去勞檢,上星期也僅針對罹災的外送員認定為僱傭契約,但萬一其餘的外送員受傷沒有任何保障要怎麼做?林明裕說,會在11月上旬擬定僱傭認定原則,如英國、美國、義大利等國都定食物外送員與外送平台是僱傭關係。 \n \n蔣萬安也認為,目前勞動部以穿制服、貼貼紙為由認定有指揮監督,但是否業者會為了規避僱傭關係,不穿制服、不貼貼紙?但風險僅能讓外送員承擔?呼籲應針對新型態的勞動模式設置專章。

  • 勞動部跟不上時代

     正逢國慶連休4天享受輕鬆假期之際,不幸傳出平台外送人員因績效搶時搶快遭車禍身故。無獨有偶,卻在短短4天內連續發生2起引發國人批評聲浪,認為平台業者罔顧勞工權益,沒有為勞工加保勞健保等責備。而勞動部在輿論壓力下,急急如律令在短短不到1天的時間內宣布認定外送人員與平台業者如Uber Eats、Foodpanda應為僱傭關係非承攬關係,並發動勞檢給予開罰。受罰業者Foodpanda旋即發出聲明強調他們是平台業者提供的是媒合機會,與外送人員互為夥伴僅是承攬關係。 \n 近年來AI人工智慧發展迅速,延伸出以電子商務為新經濟營運模式新型態的新創事業陸續崛起,對於勞動市場起了相當大的質變,很多合作模式與方式已和傳統的僱傭勞務給付亦有看似相同或不同及交疊性質,或介於僱用與承攬之雙重關係中。例如以APP資訊軟體作為聯繫載具發出媒合之功能,提供對一方商業利益機會,而這載具訊息所發送的媒合機制即是以特定對象之需求發出應允者,而這應允者在線上從可能1位至數十位都同時接收到訊息,但卻只有1位可以在時間的競爭中獲取機會。這樣的運作模式難謂平台業者對應允有僱用關係上之指揮監督,更明確的說應是應允者自願點擊而獲取合作機會,進而賺取分享利益造就收入。 \n 僅就這模式之兩造關係,無論是業者(資方)或是合作夥伴 (勞方)要論僱用或承攬關係,法律性質未明前尚難定論。勞動部驟將平台業者認定為僱傭關係,雖然可以迅速保障勞動者,但卻也恐怕帶來後續其他類族群的挑戰,例如代購排隊網路APP、人力銀行或獵人頭公司或家教網一樣,是以抽成分享的平台業者提供勞動者賺取媒合的機會,若一律論就為僱傭關係為前提,而是否家教媒合APP網也要替家教投保勞健保、勞退金?網路代購排隊是否要為其投保勞健保?過去長久以來,計程車業者加入無線電平台獲取乘客叫車媒合機會,司機多半是在職業公會自行加保,是否也屬僱傭關係,也要一起討論。 \n 台灣法規跟不上產業創新,近年來常不利發展新創科技,如之前Uber到底算不算計程車的爭議一樣混亂。雖然「送員之死」的不幸令人同情,勞工弱勢需更多保護,但在兩造法律關係未明確之前,主管機關就直往勞工權益的思維上綱。勞動部喊要罰並急著認定為僱傭關係,這樣是否太情緒化了些?過去一例一休留下來的「業障」,不良的勞動政策只會導致僱主以時薪分配及限制勞務時數,使得勞工收入減少,就業更不安定。(作者為勞務管理公司總經理)

  • 事故頻傳 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提醒慎投身外送工作

    事故頻傳 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提醒慎投身外送工作

    外送平台業者的外送員車禍死亡事件頻傳,引發外送平台業者與外送員間法律關係的爭議,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榮譽會員、台中市政府法制局長李善植發文提醒想要投身外送工作的人,高報酬的工作往往伴隨較高的風險,應審慎評估,以免得不償失。 \n \n 李善植指出,以企業主的立場,依法須幫具僱傭關係的勞工投保勞健保、提撥退休金等,增加龐大的人事成本,因此,坊間常出現部分公司為規避勞動成本,以設計工作條件或簽訂契約之方式,將其與員工間之關係解釋為承攬或委任關係。 \n \n 不難推測,餐飲外送平台業者就是在這種思維模式下,才創造出現今這套刻意規避僱傭法律關係的遊戲規則,導致外送員目前只能屈就於業者主張之承攬關係下。當然,不可諱言,也有不少的外送員樂意接受其與外送平台業者是承攬關係,在業者成本降低的同時,外送員相對的也可獲得較高的工作報酬。不過,一旦發生事故,不管是對外送員,還是對第三人,都較無保障。 \n \n 李善植說,在法院實務上,法官的判斷標準係以是否具有「從屬性」來認定是否為僱傭關係,並以實質之工作條件及內容進行審查,只要其中具備部分從屬性勞動性質者,縱其他部分兼有承攬、委任等性質,法院仍多認定屬勞動契約。 \n \n 不過,李善植提出3點質疑,提醒想要投身外送工作的人審慎評估。第一、當外送平台公司要求外送員穿著統一的制服,強制他們使用印有公司商標的外送袋,使外送員穿梭於大街小巷送餐兼行銷宣傳的同時。公司卻聲稱:外送員不是公司員工,他們都是自己獨立工作的老闆(承攬人)等語,這樣合理嗎? \n \n 第二、當外送平台公司憑藉著旗下成千上萬的外送員,以便捷且迅速送達餐點為口號吸引消費者,再以其擁有眾多消費客源作為談判籌碼,藉以向餐飲店家收取高額抽成費用的同時。公司竟表示:只是單純提供平台,讓外送員得以賺取彈性報酬等語,這樣說得過去嗎? \n \n 第三、當外送平台公司一方面技巧性的運用獎勵制度要求外送員送餐次數達標,另一方面又用懲罰制度限制外送員拒絕送餐頻率的同時。公司卻辯稱:外送員是自主的承攬人,可以自由選擇是否接單等語。這樣沒有矛盾嗎?

  • 勞部憂讒畏譏 2條命換僱傭關係

    勞部憂讒畏譏 2條命換僱傭關係

     零工經濟或是共享經濟早在國外時有所聞,最早的食物外送平台早在2012年就在台灣成立,但勞動部一直拖延,直到上周末出了2條人命才換來食物外送平台的「專案勞檢」,行政院院長蘇貞昌口中「憂讒畏譏」正是勞動部近年來作為。 \n 勞保僅是聘僱員工最基本要求,若連勞保都給不起,遑論要叫員工去工作;業者用「承攬契約」無非想規避聘僱員工要負擔的勞保、健保、勞退等法定成本,或勞基法工時上限等,但用剝削勞工換來的優惠價格及高額薪資,根本是血汗外送員。 \n 若以基本工資2萬3100元計算,業者一個月就規避掉2826元的勞健保負擔及1386元的勞退;若旗下有2萬名外送員皆以基本工資計算,事業單位一個月就可省下8400多萬元負擔。外送平台卻以「新興產業」、「不要扼殺年輕人收入」為由,用「承攬」規避應負擔的法定成本。 \n 用承攬的外送員不僅不用管一天12小時的工時上限,甚至連七休一也沒有,業者口中的「彈性」,可能成為剝削外送員的理由;而早就該跳出來的勞動部,遲遲以年底要訂定的「僱傭關係與承攬關係認定指導原則」為由,不願意直接認定僱傭關係,非要等到2個生命消逝後才願意勞檢認定。 \n 僅有外送平台用承攬規避嗎?更多的承攬可能在國營事業,如中油日前才被監察院糾正用「假承攬真僱傭」的方式剝削勞工。換言之,連國營事業都帶頭違法,遑論私人業者。 \n 而勞動部部長許銘春在立法院承諾「一個月內可提出相關配套作法」,但配套到底是什麼?無非是2條人命才換來的「專案勞檢」、「僱傭關係」等,後續勞動部還會再協助籌組工會、落實職安署工作指引,並在年底前完成訂定「僱傭關係與承攬關係認定指導原則」,無非老調重彈,這樣真能讓外送員減少意外發生嗎?

  • 如認定僱傭關係 外送平台恐罰4倍勞保

    如認定僱傭關係 外送平台恐罰4倍勞保

    據目前統計,foodpanda 約有3萬名註冊外送員、Uber Eats則有2萬名註冊外送員,職安署昨天認定2家業者與罹災外送員為「僱傭關係」後,將依勞基法最高開罰175萬,而除了開罰外,勞保局也會依勞保條例裁處雇主應負擔保險費4倍罰鍰。 \n \n近日外送員外送時發生車禍死亡或受傷的意外傳出,但平台業者認為與外送員的關係是「承攬制」,因而未為其投保勞保、提撥勞退。勞保局納保組代理組長林秀襄表示,因勞保無法追溯,但若是僱傭關係則應納保,針對此次個案職災,待職安署提供相關資料後,會依勞保條例處應業者負擔保費的4倍。 \n \n如以現行基本工資23100元投保,則雇主每月應負擔1617元的勞保費用,如罹災外送員工作年資1個月,則雇主應被罰6468元;林秀襄也說,除了會處應負擔勞保費用4倍外,也會再處就業保險10倍的罰鍰。 \n \n勞工退休金組組長楊佳惠則說,如果認定為僱傭關係,會請業者限期提繳勞退費用,如果過了限期改善期間未補繳齊全,則會對業者開罰。 \n \n如以基本工資23100計算,每個月雇主應提繳勞退1386元,但仍得依實際請領薪資情況補繳。 \n \n而未投保勞保的罹災勞工,依職災勞工保護法規定,則應按最低投保薪資(現為23100元)給予職災補償,而依勞基法59條規範,雇主應至少提供5個月的喪葬津貼及40個月的遺屬津貼,計算應為1百萬餘元。 \n \n職安署職業安全組組長李文進說,昨天僅認定罹災的2名勞工為僱傭關係,後續會再透過專案檢查,釐清外送員與平台的關係為僱傭關係或承攬契約。

  • 火速認定僱傭關係!勞動部:Uber Eats、熊貓不交出勤紀錄將重罰175萬元

    火速認定僱傭關係!勞動部:Uber Eats、熊貓不交出勤紀錄將重罰175萬元

    國慶連假發生兩起外送員車禍死亡,美食外送勞動員者工作權益引發外界關心,勞動部長今天緊急和地方勞動局前往foodpanda、Uber Eats進行勞檢,經過一天檢查後,最後確認,外送員和平台之間屬於僱傭關係,這次外送員因公傷害,要依照勞動基準法給予職業補償。 \n \n職安署署長鄒子廉署長表示,今天由勞動部指揮北區職安中心台北市勞檢處前往總公司實施檢查,經查業者與外送員訂的合約內容,必須24小時回覆公司、服要穿公司制服、且使用該品食物箱,機車機身還有黏貼品牌貼紙,因此具有一定程度指揮關係具有組織從屬性,也就是具有僱傭關係。 \n \n鄒子廉指出,外送業者要負起雇主責任,而這foodpanda、Uber Eats業者均遲未提供勞工名卡出勤紀錄,若不提供屬於情節重大,勞動部會依照職安法促請台北市、桃園市勞工局分別給予最高罰鍰一百七十五萬。 \n \n此外,鄒子廉表示,除了這兩家發生車禍事務業者,職安署也會在兩週內針對所有食物外送事業單位實施勞檢。 \n \n而這兩位死亡勞工是僱傭關係,事業單位都沒有給予勞工保險,職安署會移請勞動部勞工保險局針對未依法加保部分依據勞動保險條例給予有關處罰。 \n \n兩週內清查國內七家外送平台,包含foodpanda、Uber Eats、foodomo、Deliveroo、國內包含foodpanda、Uber Eats、Deliveroo、foodomo、honestbee、有無快速、吃飽沒(已歇業)等共七家外送平台,此外加上麥當勞、必勝客等業者,約有8萬多人從事機車美食外送工作,外送業者騎車穿梭大街小巷,工作風險高,勞動部指出,前三家業者宣稱和外送員之間關係為承攬,另外4家的業者與外送員則是僱傭關係。

  •  勞動部狠狠打臉外送平台 外送員出事公司要賠

    勞動部狠狠打臉外送平台 外送員出事公司要賠

    美食外送員接二連三的發生意外,讓原本外送平台與外送員的關係爭議浮上檯面。勞動部長今緊急和地方勞動局前往foodpanda、Uber Eats等外送平台進行勞檢,最後確認,外送員和平台之間是屬於僱傭關係,直接打臉業者聲稱的「承攬關係」。 \n \n年輕的美食外送員10日深夜外送時和小貨車發生擦撞當場慘死,餐袋裡還留著翻覆散落的待送熱食。桃園市勞檢處為確認雙方有無勞雇關係,14日派員會同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及台北市勞動檢查處,前往餐飲外送平台空腹熊貓Foodpanda總公司調查。勞檢處指出,根據Foodpanda與外送員所訂的合約內容,包括指定工作時段、如無法於選擇時段提供服務要在24小時內回報公司、服務期間需穿著制服、使用制式品牌圖樣保溫箱、黏貼機車車身品牌圖樣貼紙等規定,初步研判業者對外送員具有一定程度的指揮監督,雙方存有組織從屬性,因此認定雙方具雇傭關係。 \n \n 勞檢處表示,外送員是送餐平台業者所雇勞工,因此外送員送餐途中發生意外,雇主要依照勞基法規定,給予必要職業災害補償。此外,包括超時或加班費計算等也要合乎勞基法規。

  • 養樂多媽媽沒勞保 出車禍公司送一盒水果

    養樂多媽媽沒勞保 出車禍公司送一盒水果

    「養樂多媽媽」騎著三輪車或機車在街上賣養樂多產品,是台灣民眾相當熟悉的光景;但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養樂多媽媽」並非養樂多公司員工,沒有勞健保也沒意外險,日前台南一名曾姓「養樂多媽媽」送貨出車禍骨折,沒有勞保職災理賠也沒慰問金,公司只送她一盒水果。 \n \n曾姓「養樂多媽媽」向自由時報表示,13日她騎機車外出送貨發生車禍,左腳骨折住院,因公司未幫她投保勞健保、意外險,只有保人壽險,她無法申請勞保職災給付,公司也沒有慰問金,主管探視只送一盒水果。 \n \n曾女認為「養樂多媽媽」騎公司配發的三輪車、使用公司冷凍生財設備,有服務區域、寫報表,怎會不是公司僱用員工?將向勞工局投訴,替所有「養樂多媽媽」爭取權益。 \n \n養樂多台南分公司則說明,從一開始就告知「養樂多媽媽」是承攬關係、並非僱庸關係,公司未幫投保勞健保,如媽媽們想投保勞健保,可以提供乳品工會加保。三輪車等生財器具,則是公司借給她們使用。 \n \n南市勞工局勞檢中心則說,若雙方是承攬關係,業者的確可不必幫承攬人投保勞健保;至於強制媽媽們買公司產品推銷,若當事人投訴,勞檢中心會據此到公司進行勞檢。 \n

  • 大學生抗議教育部開後門 規避兼任助理納保

    大學生抗議教育部開後門 規避兼任助理納保

    \n \n「校園工作真血汗,沒有勞保還要買。」10多位台大、清大等校學生今天上午到教育部前抗議說,教育部放任各大學濫用獎助生(學習型助理),卻不願意支持補助兼任助理的勞健保預算,讓學生勞動保障是看得到吃不到。 \n \n大學內的兼任助理分成兩種,一種是「學習型」,學校不用幫他們保勞健保;另一種是「勞僱型」,學校要為他們保勞健保。不過教育部也規定,兼任助理的工作如果與課程、論文、實習或畢業條件相關,則列為「學習型」。 \n \n台大工會、政大學生會及清大學生會等學生團體共10多人今天到教育部前開記者會,抗議106年「專科以上學校獎助生權益保障指導原則」,讓各大學以學習型助理名義規避為學生投保勞健保的義務。 \n \n清大學生會勞權小組成員、社會所學生林士豪表示,清大的教學助理工作與其畢業或課程無關,校方卻要求學生必須先花1580元修「教學實習課」,成為獎助生後,才能擔任助教工作,等於是「花錢買工作」。 \n \n政大傳播所碩士生徐子為指出,政大校方強制要求教學助理修習與其專業無關的課程,甚至准許無限次重複修習,已有許多助理重複修習類似課程5次以上,這樣做只是為了取得擔任助理資格,但這些課程都沒有實質教學內涵,只是用來規避勞健保與勞僱關係的「假課」。 \n \n台大工會秘書、歷史系學生楊量鈞說,不管是「學習型」或是「勞僱型」助理,做的工作是一樣的,但卻有不同的待遇,這不合理。根據106學年的統計,全國仍有超過一半、約16萬名學習型助理仍未獲得勞健保。 \n \n對於學生陳情,教育部長吳茂昆邀請他們進到會議室來談,不過這突如其來的大禮,學生不敢接受,他們寧願在外面嗆教育部,也不想跟吳茂昆面對面溝通。 \n \n教育部高教司科長曾新元表示,學校為教學助理開課,如果課程內容是循序漸進培養學生的核心能力,那是可以的;但若只是用來規避讓教學助理納勞健保,那就不行。教育部不排除調整「專科以上學校獎助生權益保障指導原則」,以避免學校走漏洞。

  • 桃市勞檢處:康姓司機與友力運通沒僱傭關係

    桃市勞檢處:康姓司機與友力運通沒僱傭關係

    桃園市勞動局勞動檢查處15日追查康姓司機到底是否為友力通運公司員工,處長周賢平表示,稽查人員在友力公司內沒找到康姓司機的資料,包括出勤紀錄、薪資、派工等都沒有,負責人黃河清也對康姓司機沒印象,排除與友力有僱傭關係。

  • 北市三度勞檢蝶戀花 清查駕駛僱傭關係

    台北市勞動檢查處今天第三度赴蝶戀花旅行社勞檢,處長江明志解釋,因友力通運公司和蝶戀花旅行社對車輛和駕駛的僱傭關係說法不一,所以派員清查,也要求蝶戀花提供排班班表。 \n 江明志說,14日赴蝶戀花旅行社勞檢2次,取得契約書等相關資料,蝶戀花也提供租車和駕駛的合約,但契約書中僅蓋有友力通運的簽章,且蝶戀花提供的資料,和友力通運卻不相同。 \n 他表示,勞檢員今天上午再度前往蝶戀花公司進行勞檢,是要釐清友力通運和蝶戀花在租賃遊覽車和駕駛的僱傭關係,目前還在清查,有相關訊息會對外說明。 \n 至於有離職司機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疑似有超時工作部分,江明志說,這部分也會要求蝶戀花提供駕駛排班班表。 \n 江明志表示,初步清查,友力通運和蝶戀花對於遊覽車和駕駛的僱傭關係說法不一,未來會持續清查、釐清兩造說法。1060215 \n

  • 蝶戀花與司機 市府認定為僱傭關係

    蝶戀花旅行社遊覽車登記在友力通運名下,蝶戀花雖稱與司機康育薰無僱傭關係,但北市勞動局今天再度前往蝶戀花旅行社勞檢,初步判定兩者有僱傭關係。 \n 北市勞動局勞檢處昨晚赴蝶戀花勞檢,取得契約書等相關資料,蝶戀花也提供租車與駕駛的合約,但契約書中僅蓋有友力通運簽章,且兩造提供資料不相同。 \n 處長江明志表示,因蝶戀花與友力對車輛、駕駛的僱傭關係說法不一,所以今天再度派員前往清查,初步判定兩者有僱傭關係,友力通運登記在桃園市,後續彙整桃園市勞動局、勞動部資料,確認後可立即開罰。 \n 江明志指出,蝶戀花負責人周繼弘父親周比蒼共買了17輛遊覽車,因蝶戀花不是運輸公司,所以周比蒼將車靠行在友力通運,「表面上(兩者)有租賃契約,友力是名義上的物主,而委任契約是蝶戀花跟領隊,不是跟駕駛」,所以蝶戀花認為司機不是其員工。 \n 不過,江明志說,司機若要請假,仍要告知周比蒼,同時也要接受排班,等於旅行社確實可對司機「指揮監督」;再者,司機每天薪水新台幣1800元,都是直接跟散客收費,多的再交給蝶戀花,沒有第3人經手,因此初步認定蝶戀花與司機有僱傭關係。 \n 另外,康育薰女兒康宜甄指其連續上班16天,但蝶戀花都沒交出2月2日、2月9日班表,「假設這2天沒法拿到,針對連續工作10幾天無法判斷」,但江明志也說,若經過各機關調查,確定雙方有僱傭關係,旅行社卻沒有備置員工出勤紀錄,可一併開罰。若惡意不提供、加以竄改,都會涉及刑責,由檢察官做後續調查。1060215 \n

  • 台灣的選擇-勞工政策PK國家競爭力

    台灣的選擇-勞工政策PK國家競爭力

     有人曾說:「有比誠實更高的道德標準」。類此,也會有許多人將勞工政策無限上綱到比國家競爭力更高。 \n 今年(2015)6月,勞動部對全國的大專院校放了一顆核彈,該部正式宣布,目前大專院校的工讀生及研究助理等,均正式納入勞基法的適用。此一政策宣布,無疑地對大學,不論是在經費上、師生關係上、學校獨立自主上、校園研究環境上均產生重大衝擊,而此,也會直接地影響國家未來的競爭力,實不可小覷。 \n 首先,就學校經費而言,多數學校在教育部「學費凍漲」的政策下,是無法負擔如勞、健保、勞退等相關龐大費用支出,為此,學校多只能大量地減少工讀生員額以為因應,對學生而言,當然是未見其利而先見其弊,且更重要的是,它會是個影響深遠的長期現象。再者,原本經濟條件不佳的學生,如今更須奔波至校外打工,然而,台灣有不少大學遠在大都會外,故對(弱勢)學生而言,尤其不利。 \n 其次,就師生關係而言,這個法律的變革,它已把師生關係轉變成正式法律上的勞僱關係,國際間是沒有人這麼做的。今後,老師與學生間,是對立的僱佣關係,而不是關愛、提攜的師生關係。 \n 再就學校獨立自主性而言,一旦大學納入勞基法的適用,學生在勞基法的「保護」下,它不但會有上述師生關係基本的轉變,它也必會讓勞動部以保護學生權益為名,進入校園作勞動檢查。這也是台灣創全世界的首例。之前,我們強調的黨、政、軍退出校園的社會共識,又再一次地被踐踏。 \n 另就校園研究環境而言,也被嚴重破壞。不論是什麼學門,常須學生與老師們長時間地做實驗、找資料、做調查、跑電腦、趕論文等,爾今,在勞基法適用下,學生參與研究時,是否能依勞基法申請加班?「假日(或寒暑假)工作」是否薪水加倍等等?類此勞基法上的問題很多,再再都是困擾,如此一來,又如何能在校園裡有個安心的研究環境?強調國際通例的勞動部,能否具體舉例,全世界的大學,有那一國的勞工法令是這麼要求? \n 為了平息上述不安,勞動部新頒布的「專科以上學校兼任助理勞動權益保障指導原則」、及教育部頒布的「處理原則」中,它把助理分成「課程學習型」及「服務學習型」兩類。依勞動部規劃,屬「課程學習型」者,勞動檢查可在六個月內「暫」不管,目前,他只會嚴查「服務學習型」者,以平息爭議。然不論是勞動部的「指導原則」或是教育部的「處理原則」它們都將無法矇混過關,因為,同樣適用勞基法「服務型」的學生甲,為何他與「課程型」學生乙之間,兩人命運竟是大不同?一旦爭訟,上述這些行政命令,在法理上是無法得到法院支持的。若此,則勞動檢查進入校園勢將難免,校園再無寧日:師生信任關係瓦解、老師及學校常成被告、研究工作必受嚴重打擊,它也會直接導致台灣競爭力的瓦解。 \n 如何彌補這個嚴重的政策錯誤?目前,行政院張副院長的協調結果,想在大學法中排除勞基法的適用,然這樣的想法是不可行的。若行政院真的關心台灣的高等教育、關心台灣未來的國際及高教競爭力,可否請毛院長要求陳部長再重作考量?若都不成,台灣的高等教育及國家整體競爭力恐將坐以待斃矣。

  • 新聞分析-勞僱關係不明 保險局踹共

     南山人壽與保險業務員間的法律關係,爭吵多年無法定位,金管會保險局坐壁上觀是主要關鍵;難道業務員賣保單,保險局可以不管?保險公司與保險業務員私簽契約為承攬關係,符合保險法與保險經紀人等相關法規規定嗎?保險局需要給個說法。 \n 首先,保險業務員與保險公司的法律關係,若是勞僱關係,就與所有的行業一樣,公司須為勞工投勞健保;如果保險業務員自行跑去職業工會投保,就是勞健保費自費。 \n 承攬關係是什麼?例如包商,如工程包商、晚會的承包商等,與公司無關,只是包一項公司工程而已,公司自然不須為包工保勞健保。 \n 倘若保險公司與業務員間的關係是承攬關係,那有何問題呢? \n 保險是特許行業,因為它賣保單收受保戶金錢,按保險法及其相關經紀人規定,都需經保險局特許經營,目的就是要對保戶保單負責。 \n 明白的說,承攬的作法都是保險公司為成本考量的權宜之策;各行各業都願為自己員工加勞健保,南山人壽為何獨自於外?以承攬之名賣保險的人,保險局的管理立場在那?保險局長期諉、鄉愿,才是使南山與業務員間糾紛不斷的始作俑者;還在繼續怠懶職權下去嗎?

  • 無雇傭關係 兼任助理教師衛生署抗議

    不滿校外打工享健保,校內兼任自己保!數十位大學兼任助理、兼任教師上午到衛生署抗議,不被承認的僱傭關係,讓月薪八千的兼任助理,繳交的健保份跟專職五萬以上者一樣,高教團體要求衛生署撤回不合理的解釋,對校方開罰。 \n「我是兼任助理、我要健保!衛生署立即開罰!」高喊口號,數十位大學兼任助理、兼任老師走出校園,,抗議不被認定為僱傭關係,得繳納高額健保費。憤怒的學生代表舉例,大學助理月薪八千,卻要繳交高達749元保費,等同專職薪水50600元收入者。 \n台大工會副秘書長楊品妏也說,成立工會時,透過訴願,勞委會承認校方與助理的僱傭關係,可是勞健保對於身分認定矛盾,讓兼任受僱者權益受損。「訴願結果最近下來了,勞委會承認國科會兼任助理、國科會臨時工都是勞工,勞委會承認,學校教學助理是勞工,還承認這些助理與台大有僱傭關係。」 \n根據高教工會調查,高達八成大專院校未替兼任助理與教師納保,疾呼衛生署廢止「周工時需要達到12小時,雇主才有投保健保義務」的函釋,立即對無良校方開罰。對此,衛生署健保小組副召集人曲同光回應,納保身分牽涉廣泛,除了兼任助理教師外,也會影響到其他兼任者,必須整體考量,高教團體的聲音,衛生署聽到了,會帶回去研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