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勤和村的搜尋結果,共08

  • 《電腦設備》安勤聯手捷格,攻亞洲智慧長照商機

    《電腦設備》安勤聯手捷格,攻亞洲智慧長照商機

    工業電腦廠安勤(3479)為強化物聯網市場布局,與長期著墨於專業醫療的軟體開發策略夥伴捷格聯手,日前與日本第一大安養機構元氣集團簽約,將透過安勤建構完整的醫療系統解決方案,共同打造智慧化與人性化的友善銀髮健康村,搶攻亞洲智慧長照商機。 \n \n安勤總經理張嘉哲表示,透過與捷格合作,整合資通訊技術與醫療系統解決方案,利用雲端化、智慧化照護突破傳統養老村侷限,可望解決照管人力資源不足與流程管理上的困難,達到符合以被照護者和看護人員為本的養老村居家照護,以及復健的創新營運模式。 \n \n安勤指出,在可預見的全球人口高齡化與少子化衝擊下,人口老化相關需求急速成長,長者未來可能面臨「自己的健康自己顧」窘境,建置健全的長照養護相關政策與智慧長照解決方案,已成為未來優先考慮的議題。 \n \n安勤推出的智慧病房方案中,護理站電子白板讓看護人員隨時掌握住房長者動態、照管人員排班資訊及移動性醫療資產儀器定位,電子床頭卡可隨時更新住宿人資訊,門房卡支援3種燈號顯示,可迅速辨識住房者身份、降低書寫錯誤造成的醫療疏失,並確保住房者隱私。 \n \n為了讓長者無礙且優雅的使用科技裝置,安勤提供結合視訊技術、友善直覺操作的床邊照護系統,加上服務一指到位的照護呼叫解決方案,能即時通知特定需求並反饋,省去介護士往返奔波確認的勞累,兼顧溝通品質與介護士工作效率。

  • 《時報周刊》劉志勤案驚傳靈異 右腳踩骨骸即化膿 兒哭喊見鬼 5子怨靈糾纏林俊雄

    《時報周刊》劉志勤案驚傳靈異 右腳踩骨骸即化膿 兒哭喊見鬼 5子怨靈糾纏林俊雄

    林俊雄和董民雄這對原住民好友,原只想上山抓些肥鼠回家打牙祭,竟意外發現劉志勤夫婦骨骸。兩人一開始並沒有報案,回家後卻出現許多靈異現象,林俊雄甚至生了一場怪病,緊急送醫才救回一命;他4歲的稚子也在深夜驚醒哭喊:「家裡有鬼!」 \n \n 住在吉安鄉慶豐村的林俊雄,是5個孩子的爸爸,發現劉志勤夫婦骨骸後,和友人閒聊時,突然想到劉志勤也一樣有5個孩子,林俊雄心裡就在胡思亂想,懷疑是冥冥中安排好的。 \n \n 林俊雄平日在花蓮市清潔隊工作,微薄的薪水要養活一家7口,生活過得蠻艱辛的。他的好友董民雄,住在北邊的新城,原本是在當地一家葬儀社上班,年前葬儀社倒閉,董民雄從那時候失業至今,只能等到林俊雄休假時,兩人相約到山上設捕鼠籠,抓些松鼠、山鼠回家給妻小打打牙祭。 \n \n有力量牽引朝骨骸走 \n \n 6月10日那天,林俊雄輪空休假,他和董民雄約好,一早8點就從家裡騎機車出發,原本要到離慈雲山有一段路的北邊山谷設捕鼠籠,沒想到林俊雄才走進山徑沒兩步,就看見一條粗肥的百步蛇橫在腳前,「咻」地一下就消失在草叢裡。按照原住民傳統習俗,遇見百步蛇就要回頭,林俊雄、董民雄當下就決定放棄繼續深入。 \n \n 兩人改沿著山邊道路往南走,走到慶南四街、連接慈雲山火化場的產業道路,林俊雄見到馬路大轉彎旁有一個小山谷,地點蠻合適的,就示意董民雄停車,爬過路旁水泥護欄往裡面走。 \n \n 兩人走進一片竹林,一路彎腰從林間空隙鑽出去,出了竹林不遠,走在後面的董民雄就大叫:「喂,你踩到別人了啦!」此時,就在林俊雄右腳後方,一層薄土下,露出一個白森森的頭骨! \n \n 「我明明看好要往左邊草叢裡去,但不知道為何卻往右邊竹林鑽。」林俊雄事後回想,彷彿有股力量暗中牽引他朝骨骸處走。 \n \n 曾當過「土公仔」的董民雄,原以為那是丟棄的洋娃娃頭,還惡作劇地拾起頭骨嚇林俊雄,等到看清楚真是人頭,董民雄「哇」地大叫一聲,一把丟下頭骨,和林俊雄驚恐地穿過竹林狂奔,董民雄急不擇路,還摔落到路旁的小山溝,最後狼狽地爬到路面,騎上機車落荒而逃。 \n \n 兩人回到林家,驚魂未定,董民雄提議到附近的慶豐城隍廟拜拜作法解厄,兩人拜完後就在旁邊喝酒壓驚,林俊雄要董民雄去報案,董民雄打死不肯,兩人稍後道別,各自回家。 \n \n右膝蓋突然腫脹積水 \n \n 林俊雄回到家裡睡午覺,4、5點左右突然驚醒,開門狂奔而出,嚇得老婆趕緊再到城隍廟求平安符,給小孩子戴上,並勸丈夫趕快去報案。吉安派出所員警聽到林俊雄的敘述,嚇了一大跳,立刻要林俊雄陪著回現場,果然找到兩具骨骸。 \n \n 從那天起,林俊雄就覺得人昏昏沉沉,提不起精神,隔天差一點沒辦法上班;想請假,隊上又不准,只好硬撐下去。他4歲的么兒也從那晚開始,晚上不肯睡覺,還不時哭鬧,直說:「家裡有鬼。」 \n \n 撐到星期六早上,林妻發現林俊雄意識不清,右腳膝蓋腫了一大塊,趕緊請救護車將丈夫送到慈濟醫院。院方將林俊雄送進加護病房治療,從林俊雄的膝蓋內抽出將近500cc的濃白積水,病況才趨穩定。 \n \n 「那幾天我在家都睡不好,一直擔心會把不好的東西帶回家裡影響孩子。不過,當我被送進醫院後,我覺得心裡一下子輕鬆起來,睡得很好。」讓林俊雄不解的是,他的膝蓋沒受傷,為何會突然發炎腫脹積水?而且還很巧合地,是踩到骨骸的右腳? \n \n 在法醫研究所加班鑑定兩具骨骸是劉志勤夫妻後,林俊雄希望從此家裡能平靜下來,畢竟他能幫忙的也都幫了。 \n \n \n \n \n \n \n \n \n \n \n更多相關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1948期《時報周刊》。本期雜誌好康活動多多。 \n \n1、全通路雜誌均內附超商折價券,讓讀者激省974元。 \n2、「歡樂一夏」送好禮活動,凡購1946~1949期《時報周刊》,剪截角寄回,就有體脂計、BALL錶、力抗錶、CK包等好禮相送,總價值高達50萬元,寄越多中獎機率越高。 \n3、參加時周主辦《HAZZYS》韓劇穿搭網路票選活動,有機會獲得7,500元等值旅遊券或《HAZZYS》限量丹寧包,詳情請參看styletc.樂時尚官網。 \n4、完成網路「22K富族養成計畫」活動,即可參加總值超過103,900元獎品抽獎,詳情請參看styletc.樂時尚官網。 \n5、在時周臉書粉絲團活動至頂貼文,上傳1948期雜誌封面及購買發票照,有機會得到偶像劇《7個朋友》任容萱、陳奕和沈建宏親筆簽名拍立得一張。(隨機抽獎,恕不挑選) \n(訂《時報周刊》送JK蘿琳暢銷書【抽絲剝繭】,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00-000-668。) \n

  • 土地超限利用遭罰勤和部落居民反彈

    土地超限利用遭罰勤和部落居民反彈

     「這是我們唯一的生計,不種梅子要怎麼活下去?」桃源區勤和部落七戶居民陸續接到水利局以保留地超限利用,開罰八萬至三十萬元不等。原住民反彈認為,土地種梅延續好幾代,卻在現在開罰,簡直是要逼迫他們遷離。水利局指出,土地超限利用被認定是八八水災原凶,必須嚴格取締。 \n 八八風災後,桃源區勤和部落分裂成三地,堅持不離村的廿八戶居民,全靠種植農作物維生,種梅超過二代的居民高秀英說:「政府沒說明就直接開罰,我已連收兩次十萬元罰款,種梅是我們唯一經濟來源,不種梅要如何生活下去?」 \n 勤和部落重建委員會總幹事劉行健表示,勤和平台上以種植果樹為主,其中較陡峭山坡大多種植梅樹,受罰七戶耕地面積約廿多公頃,以目前標準取締土地超限利用,約有六成以上保留地將面臨取締。 \n 他說,原住民土地類似情況超過九成,政府嚴格取締土地超限利用,簡直是拿勤和居民開刀,「迫遷」意味濃厚。 \n 水利局水土保持科科長黃國維強調,八八水災後,監察院糾正行政院農委會水土保持局水土保持執行不力,農委會因此要求下屬單位執行取締超限利用。 \n 尤其勤和部落土地超限利用被認定為八八水災元凶,先前原住民委員會沒有積極改善,現在針對全國高山土地開發種植進行檢討,才對山坡地違規種植嚴格取締,曾經勸告勤和部落居民不要在山坡地種植農作物,但勸導不聽,只好開罰。

  • 離88不離村 勤和部落製梅謀生

    離88不離村 勤和部落製梅謀生

     桃源區勤和里遭八八水災分裂成三地,堅持不離村的廿八戶居民自立自強,成立桃源香梅「米如呼」工作坊,三年來已打響品牌建立口碑,一百多人昨天採收青梅,趕忙於清明節前製作脆梅與梅精,為部落找出生路。 \n 勤和部落因八八水災受創聲名大噪,「米如呼」是勤和里的布農族語村落名,部落被劃定危險區域後,居民面臨遷村抉擇,廿八戶居民選擇「離災不離村」,繼續留在勤和定居,為尋找經濟來源,於是成立「米如呼」工作坊,銷售自產的青梅。 \n 桃源香梅「米如呼」工作坊三年前獲得台北浩然基金會贊助,購置器材得以順利投入生產加工青梅,前天開始進行青梅採收及製作「脆梅」,居民請來龍山農場吳重富技術指導。 \n 昨天製作脆梅第二天,一百多位居民採完青梅,下午在工作坊敲青梅及泡鹽、脫水等製作程序。領班SAVI表示,採收的青梅將全部製作梅精,脆梅與梅精須趕在清明節前製作。 \n 他說,整個勤和平台種植的梅子產量約有八十萬公斤,成為當地重建的生活依靠,憑靠梅子產業的推展,「米如呼工作坊」已建立起好品牌與口碑。

  • 《南風窗》-鎮江最美千年古村 面臨拆遷

     江蘇省鎮江新區丁崗鎮葛村是一座擁有千年歷史古老村落,保留60多座明代至民國的古建築,從宏偉的解氏宗祠到轉角處、牆邊、門檻旁的小石雕,都看得到千年滄桑風雨的痕跡。但鎮江新區城鄉建設局網站10月8日發布的一則招標公告《丁崗鎮葛村提前拆遷專案房屋拆除工程》,卻毀了葛村的悠遠寧靜氛圍。 \n 鎮江新區的官員更在電視新聞裡公開宣稱「調集精兵強將,大幹100天,完成葛村拆遷任務」,卻沒說明拆掉這些具有歷史價值的古建築的目的,讓先祖從南宋時期即遷至此地、安居千年的解氏全村2840人,與文史學者專家憂心忡忡,擔心這些無價的古文物從此消失不見。 \n 《南風窗》追查結果,發現鎮江新區拆葛村的古蹟,居然是為了興建工業園,創造另一個「經濟奇蹟」。 \n 千年古村 保留老建築 \n 葛村現尚留有明、清和民國初年的古建築67處,計1萬1330平方公尺,是鎮江地區現存的民用建築中歷史久遠、保存較多的古住宅建築群,研究明清建築和民俗文化的重要實體。 \n 南京工業大學建築與城市規畫學院教授汪永平說:「在江蘇能保存60多處明清建築的古村落鳳毛麟角,如果拆了就永遠沒了。」因此,他一方面與居民合力向官方爭取保留葛村,一方面也在10月24日帶著160個學生到葛村,為這些古建築作測繪,急著為葛村留下記錄。 \n 據大陸文史學家考證,早在6、7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這裡已有人生活,從事原始農業、原始畜牧業乃至原始工業的生產,世代繁衍。1955年南京博物院考古大隊還在葛村癩黿墩、文昌閣2處遺址發現新石器時代的石器、骨器與大量的陶器殘片、製陶工具,共計142件。 \n 葛村五組組長、75歲的解建中表示,「我們的祖先其實並不生活在鎮江,解家祖上原住在山東袞州的葛村,北宋滅亡後,一個名叫解壽輝的侍衛將軍率領族人隨康王趙構南渡時落戶鎮江,至今村裡人8成以上都姓解。先祖為紀念故土將落腳地也取名葛村。」 \n 據《潤東藍埜解氏恩榮堂》家譜等文史資料顯示,葛村曾孕育多位「名人」,包括明朝成化年間的進士解錦,明朝內閣宰相、大學士解應和等人;清末光緒年間還曾創下「一榜五進士」輝煌史,光緒皇帝頒授「文魁」匾額,目前還保存在葛村的精神象徵、2008年剛整修完成的解氏宗祠中。 \n 清末與黃興等革命志士推翻滿清、上書反對袁世凱稱帝的「七將軍」之一的解朝東,也是葛村的驕傲。 \n 放眼望去 處處是寶 \n 葛村最具代表性的古建築,包括解氏宗祠、榜眼門、解朝東故居、古更樓等,尤以始建於明代中期景泰年間、磚木結構的解氏宗祠最為有名,目前名列鎮江市級文保單位。 \n 解氏宗祠位於葛村中心,具550多年歷史,堪稱鎮江地區最古老的祠堂,占地面積2350平方公尺,歇山式的主體建築廣達1813.56平方公尺,精美的木雕、彩畫、石雕隨處可見,建築工藝極其考究;宗祠內也留有大量的歷史文物,例如斜靠在牆上的「植本堂」匾額,落款是「清光緒十九年」。 \n 東南大學規畫院曾為葛村做過規畫,除了宗祠,還列出超過40處歷史建築。而在汪永平眼中,村裡60多處保存完好的老宅子也是瑰寶,清水磚、空鬥牆、黑色小瓦的屋面和精緻的瓦當尤其醒目。 \n 汪永平舉例說,葛村38號是1處晚清宅院,是70多歲的解蕻璽的家,被村民們叫成「大宅門」,門上鏽跡斑斑的鐵釘拼出「尚父在此」(尚父即姜太公),還有蝙蝠和壽字,寓意「避邪趨吉,福壽雙全」;宅子裡,「麒麟送子」、「歲寒三友」之類的磚雕更是隨處可見;若以古代工法修建,500萬元人民幣都還不一定造得出來。 \n 更難得的是,老宅子裡大多數都還住著人。142號的女主人殷冬華家是個四合院,她說:「老宅子冬暖夏涼,夏天不用空調。」汪永平表示,「沒有了人的生活,那些老宅不過是文化的遺跡,是死去的歷史,因此保護古村落,現在的主流觀點是既保住老房子,也留下原住民,這樣才是整體的、活態的保護。」 \n 官方不提 小村被埋沒 \n 這個保留千年歷史的村落,其實從去就開始捲入官方與開發商的經濟利益中,最明顯的例子是去年7月,鎮江新區社會發展局為葛村申報省級歷史文化名村事件。 \n 當時,社發局曾出具1份《丁崗鎮葛村現存歷史傳統建築、文物古跡登記表》登記表,列出葛村傳統建築共有勤怡堂、走馬樓、武秀才門堂、樂分支祠和古樹名木等共62處,爭取名鎮名村的頭銜,但最後卻未能如願。社發局潘大富科長表示,得到的答覆是,葛村「體量較小,不具備名村條件」。 \n 汪永平向負責評審的江蘇省住建廳城鄉規畫處查詢,得到的答覆卻是「從來沒有收到過葛村的申報材料」。換言之,鎮江市並沒有提報葛村角逐歷史文化名村,讓汪永平百思不解:「葛村古建築較多、街巷格局未受大破壞,居民基本是原住民,評上省級歷史文化名村應沒有問題。」 \n 鎮江新區想申報又不申報的舉動,對照現在的拆遷計畫,頗有耐人尋味的懸疑意味,讓陸媒質疑:「到底是什麼原因擋住了鎮江市的申報之路呢?」 \n (文轉A15版)

  • 勤和避難屋、向山中心獲台灣建築獎

     「二○一一台灣建築獎」由台灣建築師謝英俊事務所協助布農族勤和部落建造的勤和部落避難屋,以及日本建築團隊「團紀彥」設計的日月潭向山行政中心共同獲得。這兩個得獎的案子,特色都是以成熟的設計,成功融入當地環境,而獲得評審團肯定。 \n 勤和部落位於高雄市桃園區(即過去高雄縣桃源鄉勤和村)荖濃溪上游的斯拉巴庫山,當地是布農族部落。兩年前,八八水災淹沒位在河谷的勤和部落,即使如此,村民仍不願意遷村平地。因此,謝英俊事務所協助災民先在河谷上方平台,建造十二戶避難屋、兩座環保廁所與一座指揮所,提供部落與遊客緊急避難之用,今年一月十五日完工,九月那瑪都颱風來襲時便實際發揮功能。 \n 謝英俊事務所主任陳敬烜表示,避難屋的結構設計簡單,當地村民也能參與,從當地環境取材,造價低廉又兼具環保,耗費一千多萬,三個多月完成。「避難屋牆壁是用當地泥土裝在沙袋累積成土牆,未來若不需要避難屋,泥土可還給大地,輕鋼架也能回收再利用。」 \n 另一獲獎的日月潭向山行政中心,是二○○三年開放國際競圖的地景建築案,由日本建築團隊「團紀彥」得標。行政中心占地兩公頃,兩層樓高,一半作為日月潭風景區管理處辦公區,另一半是遊客中心,去年年底落成,今年二月廿五日正式啟用,造價三億六千萬。 \n 向山雖然鄰近日月潭,過去因公共設施少,少有遊客前往。如今行政中心啟用,建物有卅五公尺大跨距的特殊設計,吸引人潮,已成為當地景觀地標。 \n 「團紀彥」團隊中的台灣建築師蘇懋彬表示,如何讓建物融入周邊環境,是設計的主要考量。建物主體以木紋清水混凝土建造而成,反映當地特產植物台灣杉。此外,為了不讓建物遮住潭景,採台灣少見的「後拉預力」工法,設計出卅五公尺寬的大跨距,透過跨距形成的框景,創造出寬闊的視野,將潭景帶入建築之中,頗具禪意。 \n 除了兩件得獎作品,今年另有實踐體育館圖書館、台大博雅館並列佳作。台灣建築獎由中華民國建築師公會主辦。

  • 劉奇葆探望災區 大展親民風

    劉奇葆探望災區 大展親民風

     一改日前較嚴肅的神情,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昨日神清氣爽的來到南投921地震災區,探望「菩提長青村」和埔里國小。劉奇葆昨日大走親民路線,和村民蹲在地上剝蔥、與小學生打羽毛球,還在烈日高溫下吃便當。不僅學習到台灣災區重建的經驗,也體驗了台灣的庶民生活。 \n 結束台中行程,劉奇葆率領的四川參訪團,昨日開拔至南投,考察921地震災區的重建情形。第一站來到埔里鎮的菩提長青村,探望浩劫重生的弱勢老人。 \n 克服語言障礙勤問候 \n 921大劫震垮了許多獨居老人的家,當時體通法師和現任長青村村長陳芳姿便興建菩提長青村,來收容這些無家可歸的老人。日後長青村漸轉型為專門照顧弱勢老人的養老院;但由於經費拮据,除了募款外,村中30多名老人靠賣咖啡、陶藝品、種菜等方式自力更生,形成「自助互助」的生活型態。 \n 長青村的事蹟也傳遍大陸各地,劉奇葆昨日一見到陳芳姿就說,「我在電視上看過妳!」在陳芳姿引領下,劉奇葆仔細看望村中環境,還一一彎腰向村中老人握手寒暄;有些老人聽不見劉奇葆講話,但劉奇葆仍耐心地表達問候之意;遇到正在拔蔥的老人,劉奇葆還刻意蹲在地上跟著老人一起剝蔥。 \n 邀學生赴川參加活動 \n 劉奇葆大有感觸的說,長青村老人生活愉快、幸福,像個大家庭般,讓他理解安置老人不只靠硬體設施,軟體建設更重要,「這點我要向長青村多學習!」他當場邀請陳芳姿夫婦到汶川參訪災後重建情形,並指示省台辦官員迅速辦理。 \n 隨後,劉奇葆來到震後重建的埔里國小,考察災後重建的經驗。看到小朋友打羽毛球,劉奇葆一時興起,拿起球拍和學童「切磋過招」;從劉奇葆的「球技」可看出,平常應有練過。 \n 此外,劉奇葆還邀請921地震和88水災中受災慘重的南投縣、高雄縣、屏東縣等100名中小學生,今年暑假到四川參加夏令營。 \n 午餐後劉奇葆馬不停蹄的來到南投中台禪寺,和惟覺老和尚會晤。接著又趕赴日月潭遊湖,晚間下榻涵碧樓酒店,結束緊湊的南投行。

  • 勤和村列危險區 高縣府急勘查

    八八水災期間,桃源鄉勤和村兩百多人逃往位半山腰活動中心等候救援,在裡面住了七天,縣長楊秋興發現活動中心後方緊鄰山坡地,萬一發生山崩,後果不堪設想,因勤和村民不願意遷村,楊秋興指示農業處等單位緊急勘查評估活動中心安全性,以備不時之需。 \n勤和村民說,八月七日開始下大雨,因雨勢非常大,荖濃溪水位快速上漲,眼看情況不妙,村民紛紛往活動中心上跑,兩百多人擠在活動中心裡面避災。 \n村民指出,荖濃溪水位不斷上漲,八月十日,水淹進村子並帶來泥砂,這時候沒有人敢回到村內。 \n勤和村聯外道路全部被沖毀,橋樑斷了,沒有人能夠離開村子到外地求救,只能全部在活動中心等候救援,一直到十三日,終於等到直升機降落在活動中心旁空地,把村民逐批送到旗山安置。 \n楊秋興前天到勤和村勘查,看到活動中心後面緊靠著山坡地,感到憂心,因萬一發生山崩,活動中心勢必遭掩埋。 \n中央鑑定後,將勤和村列入不安全部落,但勤和村民堅持不肯遷村,楊秋興指示縣府農業處等單位,會同桃源鄉長、勤和村長勘查評估活動中心安全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