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勾著的搜尋結果,共10

  • 網轟有男友還勾男性友人的手!陳喬恩氣炸:關你屁事

    網轟有男友還勾男性友人的手!陳喬恩氣炸:關你屁事

    陳喬恩因參加陸綜《女兒們的戀愛》,與小她9歲的馬來西亞富二代Alan擦出愛火,陳喬恩去年底甜蜜認愛後,她就屢被傳懷孕、分手,事後都遭陳喬恩駁斥,不過陳喬恩近日卻因大方與男性友人勾手,而遭網轟爆,對此,她也回擊:「關你屁事」。

  • 劉雨柔脫掉熱褲...都快全裸!美臀只有1條線勾著

    劉雨柔脫掉熱褲...都快全裸!美臀只有1條線勾著

    模特兒出身的劉雨柔,本來就擁高挑纖細的好身材,加上她平時熱愛健身,也更練出緊實線條,不吝嗇展現好身材的劉雨柔近日則穿上緊身連身衣,不只胸前挖洞,下身一條細窄布設計,更是讓她翹臀全外露。 \n \n劉雨柔昨(22日)在IG分享工作穿搭,只見她穿螢光橘粉色連身衣、牛仔熱褲,露出一雙纖細長腿,劉雨柔隨後更加碼曬單穿連身衣照,腰部挖洞以及下身一條細窄布設計,劉雨柔大方曬翹臀和小蠻腰。 \n \n性感到極致的劉雨柔俏皮問粉絲:「好久沒有當女森了~❤️還行嗎?」網友紛紛大讚:「好看」、「超辣」、「太強了」,吳怡霈留言「我大噴鼻血」,黃小柔更是直呼:「我的媽啊 只有雨柔能跨越雨柔」。 \n

  • 王祖賢全家福照熱傳 白裙飄仙氣一手勾著已逝的他

    凍齡女神王祖賢息影多年,近年來定居在加拿大潛心修佛,2年前因父親王耀煌過世,王祖賢才在鏡頭前久違現身,親自送父親最後一程。近日網上熱傳一張罕見的王祖賢全家福照,可見她一手勾著爸爸,另一手勾著竟是去年過世的「金牌經紀人」陳自強,令這張照片更具紀念意義。 \n王祖賢2年前出席父親告別式時,對於復出詢問,她禮貌表示:「我把最好的留給所有的觀眾朋友」,間接婉拒重返演藝圈,也說:「感情今生都了了」,否認在加拿大被傳有小男友的八卦,稱感情狀況「一切空白」。 \n據《鳳凰網娛樂》報導,近日有網友曬出王祖賢幾張舊照與全家福,可見在那個尚未有PS的年代,身穿一身白色連身裙的她畫著淡妝便氣質逼人,而王祖賢兩側分別是2年前病逝的父親和去年辭世、捧紅成龍的經紀人陳自強,可見彼此好交情。

  • 粉絲暖壽!吳奇隆禮貌拒合照 甜勾詩詩斜著走

    吳奇隆與劉詩詩甜蜜蜜,小倆口結婚2年多仍像熱戀情侶,更不時被拍到黏TT放閃瞬間,今(31日)是吳奇隆迎接47歲生日的日子,劉詩詩近日都一直陪在老公身旁。而為不影響機場秩序,面對粉絲提出生日要求合照,吳奇隆禮貌回拒,不過看到他與劉詩詩互動甜爆,也讓網友忍不住留言虧。 \n \n吳奇隆與劉詩詩昨(30日)被直擊現身機場,小倆口打扮低調,為了不影響機場秩序,吳奇隆面對粉絲提出「生日快樂,今天能拍照嗎」要求時,俏皮拉長音說「不行啊」,強調生日「還沒到」,禮貌委婉拒絕,也讓粉絲直呼:「大家心情貌似都很好哦」。 \n \n小倆口一路上說說笑笑、彷彿有說不完的話,吳奇隆更是側著脖子與詩詩說話,眼裡只有嬌妻,相當甜蜜,也讓網友留言虧吳奇隆「只要和老婆在一起,身子完全斜著走」。

  • 內著尬性感 文藝氣息勾情慾

    內著尬性感 文藝氣息勾情慾

     Raf Simons接掌Calvin Klein兵符後首秀在台灣時間昨晚登場,在此之前,Raf早已先針對LOGO進行微調外,也讓以往強打名人牌的內衣褲廣告,起了微妙變化,Raf這次大膽讓半裸模特兒在匹茲堡的安迪沃荷博物館和邁阿密的盧貝爾家族珍藏館與藝術品同框,讓廣告少了煽情多了文藝氣息;在此同時,已跨足時裝、美妝、的Tom Ford也宣布進軍內衣與鐘表市場,讓人好奇,擅長玩弄性感的Tom Ford內衣廣告要如何撩撥人心弦。 \n 喜愛藝術的Raf Simons在CK Underwear春夏廣告中,使模特兒佇立在沃荷、Sterling Ruby、Richard Prince和Dan Flavin畫作之前,簡約地結合藝術與時尚,擺脫以往內衣廣告暗藏挑逗情慾之感,讓一場CK轉變之路正在逐步鋪陳。 \n 善於勾人情慾的Tom Ford,則選定與義大利內衣製造商Albisetti International合作,首度推出男性內衣系列,此系列將於全球Tom Ford專賣店與官網等處開賣,雖然價格、款式仍都在保密中,但出自Tom Ford之手,性感、誘人程度早已是可預見。

  • 炎亞綸化身型男主廚 勾粉絲凍未著

    在新浪微博「演藝圈夢幻情人票選」獲得最佳男神的藝人炎亞綸今(14日)中午在微博上傳一張親自下廚的「煮夫」照,身穿深藍色圍裙的他看來賢慧,更寫下「嘿!想吃我做的菜嗎?準備好你的碗筷吧,會下廚的男人,你受得了嗎」,十足勾引的眼神讓粉絲大喊「凍未著」、「好想吃齊執行長(《就是要你愛上我》戲中名稱)煮的菜!」 \n炎亞綸近年來演員身份發展的相當順利,月底他將發行第一本旅遊書《夢遊私台北》,書中揭祕自己最愛的台北景點,拍攝手法以夢境出發,他將拿著枕頭睡遍各大街小巷,包括熱門的士林夜市,到東區小巷內的酒吧,更打造一座造價60萬的巨型貓頭鷹鳥籠,讓炎亞綸帥氣可愛的「睡相」向歌迷介紹近150個台北地區旅遊景點。

  • 凍露水

    凍露水

     兩人爭著酒喝,身體勾纏了起來,一不小心,雙雙跌入溪中,歡笑聲伴著驚叫聲,夫妻倆就在溪中交歡,彷彿一輩子未曾快活過…… \n 女人家的心事,只能在夜裡對著男人說,無奈這臥房裡不只睡他們一家三口,兩個小姑也和他們一起睡,她還幫兩房小叔各帶一個孩子,加起來等於七個人擠一張床,逼得她只好用氣音說話。 \n 「我就說,你這樣寵這女孩子早晚出事,把人家打到見血,叫我怎麼跟人交待?我一個人光是照顧你們一家老小就已經忙不過來了,你還要我怎樣?你要幫我想一想。」 \n 獨生女刁蠻任性,一天到晚闖禍,男人卻一味寵著,這下出了大事,她狠狠教訓一頓,不料男人一回到家,又哄又騙的,壞了規矩,一切全功盡棄。這筆帳,得跟他算。 \n 雖然是氣音,沙沙沙的如芒花拂動,教人聽得心煩,但男人早已筋疲力盡,睡到不知人影,無動於衷,她索性翻身趴到他的胸口繼續說。 \n 她從來都是這樣跟她的男人示愛,他個性土直,從不對她獻殷勤,不是不愛她,只是不解風情,她要,就得明示,用這樣的方式躺在男人懷裡,雖然略嫌粗魯,但唯有這樣,她的男人才懂。 \n 這叫撒嬌。 \n 雖然還是教訓的口氣,不過有了肌膚之親,罵人的速度和力道,瞬間減弱。 \n 跟你袂煞! \n 「你不要老是讓我一個人煩這麼多事情,女兒都這麼大了,我已經教不動了,我再怎麼兇她,她也無動於衷,她只聽你的,你要幫我管管她,野成這副德性,以後要怎麼做人家的媳婦,你不要跟我說她不嫁,不要跟我說這種痟話,我會捶死你。」 \n 愈說愈激動,她重重捶了男人的胸口,怎料他竟然「唉喲」一聲,讓她心頭一驚。 \n 「你安怎?」她知道,她的男人太會忍,鐵打的身體,耐操耐磨,除非撐不住了,否則就算再嚴重的傷,也不會出半點聲。 \n 「沒安怎,小傷,沒代誌。」 \n 女人追問:「是怎樣受傷?傷到哪裡?」 \n 「就坑內稍微崩一下~」 \n 雖然只是輕描淡寫,她卻感到一陣暈眩,雙腳也跟著發軟,呼吸困難。 \n 雖然她的男人活生生就在她眼前,天知道此刻她撫摸的可能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n 「還說沒安怎,你是要嚇死我是否?你是要死了,我跟你袂煞!」女人邊說邊捶著她的男人,他忍著痛不敢哀號,竟咳了起來,愈咳愈兇,咳到令人驚慌,她連忙將他扶起身坐直。 \n 「來,咱來去浴間,我幫你擦藥,緊~」 \n 女人的刀子口就此打住,內心早已完全融化,兩行熱淚奔流,直接從下巴滴下來,浸濕了男人粗壯的手臂,在傷口上留下刺痛的感覺。 \n 讓妻子如此擔憂,他感到過意不去,大男人不會表達自己的心意,攙扶之間,只能在她臉頰上輕吻,反倒讓她的情緒瞬間潰堤。 \n 她緊擁男人身驅,不停啜泣,不停吮吻他身上的傷口…… \n 浴間有人 \n 這一切,兩個小姑都看在眼裡,青春少女早就習慣大人床第間的把戲,就當看好戲,只怕戲演得太短,草草結束,沒意思;他們的女兒並未睡著,但歷經一日驚濤駭浪,身體不聽使喚,加上根本不懂大人之間的事,也就不想嚕嗦,連眼睛都沒睜開。 \n 夫妻相扶走出房門,露水濃重,迎面襲人,但兩人全身暖烘烘,一點都感覺不到涼意。走到浴間只小小一段路,此刻竟顯得漫長,夫妻想的事差不多,卻也不敢多想,肌膚之親是最直接的慰藉,最好讓慾念戰勝煩惱。 \n 怎料推開浴間,裡頭還有別人,婆婆阿蘭在幫文祥叔擦澡,黑暗間仍可見兩個半百老人赤條條一絲不掛。 \n 她感到不好意思,很快將門帶上。 \n 夫妻倆有些不知所措,回房也不是,不回房也不是,只得在前門石階上坐下,望著夜空裡略顯單薄的上弦月,對坐無語。 \n 半晌,她的男人才說:「文祥叔也受傷了。」 \n 隔了半晌又說:「我把他抬出來的。」 \n 才想起那年礦坑落磐,公公被壓在坑裡,抬出來的時候早已血肉模糊,面目難辨,事隔多年,記憶猶新,好像昨天才發生的一樣,之後婆婆便失蹤,由她和男人扛這一家子,沒想到十三年後,婆婆帶著另一個男人及兩個孩子回來投靠。 \n 往事歷歷。 \n 女人輕嘆:「為什麼要這麼艱苦?」 \n 男人不知該如何安慰,只能緊握她的手。 \n 是他讓她受的苦,打從她十六歲嫁進家門,就沒讓她過過好日子,只怪自己沒出息,拚了老命,似乎也改變不了現狀。 \n 溪水不冷 \n 其實女人並不怪他。 \n 她從不盤算三天以後的事,只是讓自己像個陀螺一樣拚命的轉呀轉,嘴巴不停歇的叨叨念念,盼因此日子能過得快些,盼一家人都能聚在一起永不分離,就算吵吵鬧鬧,也讓人感到踏實。 \n 她最開心的事,莫過於每天睡覺的時候,依偎在男人身邊,伴著他的巨大鼾聲入眠,沒這轟轟轟的聲響,她反而睡不著,彷彿這鼾聲,才是她的幸福。 \n 想到這裡,她就寬心,長吁一口氣,執起男人的手:「來,咱來溪邊洗,傷口還是得清一清,不然會爛掉。」 \n 她到廚房熄了炭火,取半桶熱水,再進房拿了浴巾、傷藥、換洗衣物,和一勺私釀的米酒,挽著男人的手步入夜色中,心情頓時輕鬆了起來。 \n 待到溪邊,將男人脫得一絲不掛,在淡薄的月光下,用布沾著米酒為他消毒,細細清理他的傷口。 \n 男人聞到酒香,不禁拿來嘗了一口,女人不准他喝,自己卻搶來喝了一半,兩人爭酒喝,身體漸漸勾纏了起來,一不小心,雙雙跌入溪中,驚叫聲伴著歡笑聲,夫妻倆就在溪中交歡,彷彿一輩子未曾如此快活。

  • 「勾仔祥」專做「鐵鉤」加工生意

    「勾仔祥」專做「鐵鉤」加工生意

     林益世向陳啟祥索賄事件越演越烈,業界每天緊盯媒體,發現報導有兩個錯誤,一是誤以為林是為陳向中鋼關說標購脫硫渣,實際是標購「著磁料」。二是誤以為陳「勾仔祥」外號是因常對人蒐證而來。 \n 高爐煉出生鐵再製鋼會產生「轉爐石」,中鋼將轉爐石交給子公司中聯,中聯委託「永豐盛」公司加工,過程中會產生「著磁料」,體積較大且含金屬成分較高的又稱「鐵鉤」或「鐵塊」,體積較小而金屬成分較低的稱為「A塊」、「B塊」。 \n 陳啟祥長期向鋼鐵公司收取爐渣,加工取得各種金屬外銷,其中以「鐵鉤」為主,因此業界叫他「勾仔祥」,與他常對別人錄音蒐證的行為無關。

  • 阿美族婦女手工織品 設計大師青睞

    阿美族婦女手工織品 設計大師青睞

     在台東隆昌部落有一間不起眼的小舖「棉麻屋」,阿美族女主人龍惠媚堅持用純天然的棉線與亞麻為素材,和極簡勾法,勾織出一件件以白色系為主的商品,知名設計師驚呼「有紐約第五街的水準」,近兩年來,部落十七名婦女也投入棉麻屋工作,薪水可以養活一家生計。 \n 「我只是想把部落的美帶出去,也讓大家分享部落的美」,隱身於台十一線東部海岸公路旁的「棉麻屋」,主人是對「美」相當執著的阿美族婦女龍惠媚,多年來原本孤獨地勾織著自己的美夢,直到手作品牌被發現之後,不再是單打獨鬥。 \n 如今,部落裡有十七個婦女陪著她勾織,每個月平均有兩萬元可以養家活口,在龍惠媚要求下,這些婦女還改掉吃檳榔習慣;另外,透過公益平台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穿針引線,龍惠媚淡雅、自然的手作品風格,也獲得時裝設計界大師陳季敏的青睞,在台北精華商圈銷售。 \n 龍惠媚表示,原本在醫院擔任外科助理,看多了刀光血影,對紅色極為厭惡,所以雖然身上流著阿美族的血,創作的靈感也來自部落,但是作品風格及勾法迥異於原住民傳統風格。

  • 三少四壯集-生物距離

     最害怕的是跟女孩一起上街,女孩二話不說將手穿進我臂彎,勾著攀著,更把身體一側貼上我身體…… \n 生物距離指的是兩個同類生物在一起,彼此可以感到最舒服的間隔距離。 \n 電線上停著兩隻鳥,牠們必須隔多遠感到自在呢,就是那意思。 \n 鳥、貓、豬、老虎、花豹、長頸鹿的生物距離都不同。仔細看下去,同樣是人,不同國家的人類,生物距離也不同。再分析下去,這東西逐漸又從動物性安全本能,變成揉合了文化乃至於教養上的差異。 \n 那是一種隨身的空間權力概念,微妙地隱含每個人對支配性、安全感的需求。每個人的生物距離感,又可以連結到他的自我認同,再看看一個人對他的親密對象可以出讓或妥協多少距離需要,便形成一個光譜,簡直像指紋一樣的個人專屬的辨識系統。 \n 搭乘捷運電扶梯的時候,我總習慣跟前面的人隔著一格距離。我不能理解排隊買東西的時候,有人要緊緊靠著前頭的人站,包包還擦到你手臂。還有,一張長沙發,有人一屁股坐下就緊貼你,有人坐你身邊但留空隙,有的則坐另一端說話。 \n 我最害怕的是跟女孩一起上街,女孩二話不說將手穿進我臂彎,勾著攀著,更把身體一側貼上我身體,簡直像情人一樣黏著一起走。我被貼著的那側身體,生出麻痺感,全身不自主僵硬。但生怕傷害他人的感情,我總是木著身體,克制尖叫的衝動,忍住無助與委曲,僵直地被她們勾著走。 \n 我身邊有一個這種症狀嚴重的女人。她一開口就有少女態,撒嬌黏膩,但以撒嬌黏膩變形成權力,支配她那個姊妹團體。 \n 我發現只要面對面說話,她站的位置總讓我痛苦。她站得好近,臉貼近我的臉,我聞到她吐出的熱氣,看到她的毛孔,感到緊繃,我老藉機要她看旁邊的不相干的東西,快速往後退半步。她卻嘻嘻笑地,什麼都沒感覺到,本能地往前向我踏半步,再度以那種接吻前的預備距離,對我的臉的吐氣撒嬌。 \n 她勾著我走路,真是將身體半邊都壓上來。我被她黏著走,眼眶不自主地泛淚。我發現我出於想逃脫的本能,一邊走一邊往旁挪動,她緊迫貼人地還是緊緊黏住,不管我怎麼挪,她貼住。 \n 後來那畫面變得可笑至極。我一直往旁挪,她一直貼住,走著走著,我們的位置順著我的一直挪動從行人道中央逼到大馬路邊,再挪就要走上車道。 \n 我哽咽了:「你到底想怎樣?我都要走上大馬路了,你還一直貼過來?」 \n 她睜大無辜的眼:「你到底是怎麼走路的啊?」 \n 我開始學國標舞的時候,關於必須跟不熟的舞伴或老師抱在一起扭動,演出情人的渴望愛戀,花了好久才能不害羞。我的表演慾最終克服了我對於生物距離的需求慣性。我也可以開始搔首弄姿,並且仰賴對方的身體。 \n 「來吧,乖,你從那頭轉圈圈一路衝到我身上,你要注意臉上表情,要有氣勢!」老師教我專業行道:「我要看到『我想上你』這種表情!」 \n 我拼了命轉圈圈一路奔向他。 \n 「我的表情這次對嗎?」 \n 他嘆了氣:「我看到『我想殺你』而不是『我想上你』。」 \n 那天我不知為何一直處在被侵犯的脆弱及憤怒中。我不懂,明明身體距離的問題不困擾了,卻一直覺得被侵犯。我在車上怒,回到家氣也消不了。 \n 我終於發現。我的腦子已經教育好我的距離感,但沒料到氣味。 \n 我們跳了兩三小時,他的古龍水混著他的汗水與我的汗水,整層包覆我全身。那氣味分子滲進我全身打開的毛孔,就像是陌生人順著氣味竄進入侵了我的身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