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勾踐的搜尋結果,共07

  • 查諷扁劇被要求迴避 陳師孟:將「勾踐附身」大反擊

    查諷扁劇被要求迴避 陳師孟:將「勾踐附身」大反擊

    監察委員陳師孟調查諷扁劇,遭北檢前主任檢察官慶啟人申請迴避,監察院紀律委員會日前決議陳師孟應迴避調查。陳師孟在個人部落格「尖尾週記」寫到,他故意違反迴避裁定,是否停止調查必須取決於院會合議,他將聲請馬派紀律委員迴避,總統蔡英文提名監委就會佔有人數優勢,情勢將由「山窮水盡」變為「柳暗花明」。 \n \n陳師孟以「第一滴血」為題發文指出,上星期三接到院方「紀律委員會」交來的「迴避通知信」,已經由院長核定,要他停止進行。最生氣的是院方像是防賊一樣,在通知他的同時,也對外發佈新聞稿,所以他要去找院長理論也沒用、想尋求申訴機會已太遲。 \n \n陳師孟表示,接下來他就「勾踐附身」、決定以牙還牙,他找出監察院自律規範,其中第9條指出,監察委員調查案件,若有人申請迴避時,先要經過紀律委員會審議,然後將結論送請院長核定,就此定案。他的案件既已走完程序,好像沒救了。 \n \n不過,他發現第18條規定:「監察委員調查案件違反本規範者,應提經本院紀律委員會審議後,提報院會決議,停止就該案件行使監察權」,陳師孟說,這不就等於,如果違反第9條,不遵守紀律會與院長的迴避裁定,就轉而適用18條的處置? \n \n陳師孟指出,逃生門在於「院會」決議,而非像第9條是由「院長」決定;單純迴避與否固是操之於院長一人之手,他無以對抗,惟一旦違反院長的迴避裁定,則是否要停止該案調查,反而取決於院會的合議。 \n \n陳師孟說,雖然目前院會結構,前總統馬英九提名監委有16席(不含正、副院長)、總統蔡英文提名監委有11席,但一旦到院會決議,他會立即聲請7位紀律委員(皆為馬英九提名)迴避,他也自行迴避;如此一來,變成馬派監委9席、英派監委有10席,「這就是句踐復國、以寡敵眾。」 \n \n陳師孟還說,他已經製造違規事證,在15日上午又約詢了一位檢察官到院,並向張博雅書面「自首」。他說,未來一週監院高層勢必要絞盡腦汁,考慮如何逃脫他光天化日之下設下的陷阱,如果監察院要假裝不知道他犯規,或另找委員「接管」此案,「我還有一個更毒辣的招數可用,暫不透露。」

  • 勾踐劍與夫差劍 蘇州拚場

    勾踐劍與夫差劍 蘇州拚場

     6月28日起,匯集大陸22家文博單位的115件吳、越、楚青銅器在蘇州博物館展出,聞名天下的大陸國家一級文物、被譽為「天下第一劍」的越王勾踐劍,蘇州博物館館藏同樣無比珍貴的吳王夫差劍及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楚王青銅鼎「會盟」蘇州。引人關注的是,越王勾踐劍與吳王夫差劍在蘇州第一次雙劍合璧。 \n 位於蘇州博物館的地下臨展廳,「大邦之夢──吳、越、楚青銅器特展」即在此舉辦。只見一把吳王夫差劍正陳列在玻璃櫃中,這把劍作為國之重寶,其年代為春秋晚期,通長58.3公分、身寬5公分、格寬5.5公分、莖長9.4公分。劍身覆有藍色薄鏽,刃鋒極為犀利。近鋒處明顯收狹,雙刃呈弧曲形。中起脊線,兩從斜弧面。劍格作倒凹字形,飾獸面紋,鑲嵌有綠松石。莖上有兩道凸箍,箍上有纖細的凹槽,遺存少許綠松石。劍身近格處鑄有銘文兩行十字:「攻敔(吳)王夫差自乍(作)其元用」。 \n 寶劍鋒利 劃斷12層紙 \n 這柄劍是迄今已知幾柄吳王夫差劍中,最為精美完整的一件。夫差是吳國末代君主,西元前495-473年在位。據了解,此劍使用了分鑄技術,分鑄是中國青銅鑄造技術中的高級工藝,一般將比較複雜或有特殊要求的部件先行鑄成,然後再插入合範的相應部位熔鑄在一起。著名的雙色劍和大多數器物的耳部即使用此技術。此外,圓盤形首鑄有多圈精緻峻深的同心圓凸稜,這種細密的多圈凸稜經上海博物館等機構多次實驗,在現代技術下也非常難以複製和仿製。這柄劍鑄工精緻,歷經二千四百餘年仍完好如新,無比鋒利。 \n 據蘇州博物館所作的測試,在不施加外力情況下,僅以劍體自身重量,即可輕鬆劃斷12層宣紙,其當年鋒利程度可想而知。 \n 勾踐劍出土 轟動世界 \n 在吳王夫差劍的旁邊,則是另一國之重寶──越王勾踐劍。這把越王勾踐劍收藏於湖北省博物館,越王勾踐劍是春秋晚期鑄劍技術的傑出代表。劍長55.7公分、劍寬4.6公分,從1965年湖北江陵望山1號墓出土伊始就轟動世界。越王勾踐劍劍首向外翻卷作圓箍形,內鑄有十一道同心圓圈。劍身滿布菱形暗紋,劍格兩面分別鑲嵌藍色琉璃和綠松石。劍身近劍格處刻有兩行八字鳥篆銘文:「越王鳩淺自作用劍」,「鳩淺」即勾踐。 \n 當時楚、越關係因共同的敵人──吳國而密切,楚惠王之母即為越王勾踐之女,然而隨著吳國的滅亡,楚、越兩國也漸行漸遠,越亦終為楚所滅。專家分析認為,這把劍有可能為越人陪嫁品,也有可能為楚國滅越而得的戰利品。如今吳王夫差劍與越王勾踐劍雙劍合璧,吳越爭霸的宏大場景早已久遠,他們的主人也早已成為歷史人物,只留下這兩把劍兩兩相望。 \n 展覽現場還展出了一把非常珍貴的吳王余昧劍,這把劍通長57.5公分,寬4.8公分,為蘇州博物館2014年徵集。據介紹,這把劍上刻有銘文,銘文在劍脊兩側,每側各一行,共75字。吳國王室青銅器存世較少,且多為兵器,但銘文極少有記事內容。這把劍上的銘文涉及壽夢、余祭、余昧三位吳王,吳、越、楚三個國家,伐麻之戰、禦楚之戰、禦越之戰三場戰爭。因此,這把吳王余昧劍是吳國王室兵器中較為重要的一件,也是目前所見先秦兵器中銘文最長的一件。而這把劍上的銘文也間接破解了此前《史記》和《左傳》關於余祭、余昧在位年數的爭議,肯定了《史記》的記載是正確的。 \n 地下臨展廳內,來自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南京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館、安徽博物院、湖北省博物館、河南博物院等國內22家文博單位及蘇州博物館收藏的吳、越、楚青銅器匯聚於此,共計92套115件。這些的青銅器是春秋戰國時期的吳、越、楚三國的文物,距今大約兩千多年。第一單元為「兵戎相見──青銅兵器」,以戈、劍、矛、戟等兵器種類為主線,吳、越、楚王世系表為輔線,囊括吳王夫差劍、越王勾踐劍、吳王余昧劍、楚屈喜戈等27件/套青銅兵器。展覽第二單元為「禮尚往來──青銅禮器」,主要包括鼎、缶、敦、簠、尊、盞、匜、盉等青銅禮器,其中以楚國禮器居多,另外匯聚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安徽博物院分藏安徽壽縣李家孤堆楚王墓出土青銅禮器共同展出。 \n 青銅器展現精湛工藝 \n 據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楊文勝介紹,禮儀是吳、越、楚逐鹿會盟的內在動力,青銅禮器則是吳、越、楚文化交流的實物佐證。在嫁娶姻親的儀式過程中,在烹食煮酒的日常生活中,他們學習中原禮儀制度,保持禮尚往來。楚國與中原相通較早,率先禮制革新,吳、越兩國相較懸遠,自成風尚。 \n 現場展出的克黃鼎,通高36.7公分,口徑38公分,為1990年河南淅川和尚嶺楚墓出土,克黃鼎有兩個變形的獸形飾,平底,耳飾三角形紋,腰部飾一周凸弦紋,其上飾一周寬帶狀蟠螭紋,其下飾兩排垂鱗紋。 \n 蘇州博物館副館長程義認為,青銅器時代的吳、越、楚均各懷問鼎中原的「大邦之夢」,三國相互征戰討伐,越、吳相繼亡國,而相對強大的楚國最終被秦所滅,「大邦之夢」終成黃粱之夢。但是,在這些諸侯國的築夢過程中,成就了歷史和輝煌而獨特的古代中國青銅器藝術。

  • 勾踐的人口政策

    勾踐的人口政策

     《國語.越語上》:「越王勾踐令壯者無娶老婦,令老者無娶壯妻,女子十七不嫁,其父母有罪,…,生丈夫,二壺酒,一犬;生女子,二壺酒,一豚。生三人,公與之母,生二人,公與之餼…」 \n ■我國出生人口於1961年達42萬,1981年仍達41萬,至1991年降至32萬,2001年再降至26萬,此後逐年下滑,2008年跌破20萬,2010年降至16.7萬的史上最低,近年又回升至21萬。 \n 人口的多寡對國力大有影響,春秋末年越王勾踐戰敗被俘,隨後十年生聚,十年教訓,深知復國大業取決於人力,遂下令:「女子十七而不嫁,其父母有罪,丈夫二十不娶,其父母有罪。將娩者以告,公令醫守之。」 \n 勾踐復國的故事,我們經常聽到的是他如何臥薪嘗膽,忍辱負重,如何以西施迷惑吳王,終於取得霸業,殊不知,這道人口政策才是關鍵,沒有年輕人力,再怎麼臥薪嘗膽,派再多的美人,亦屬無用。 \n 人口減少拖累台灣經濟 \n 今天各國的情況亦然,政府天天忙著振興經濟,忙著安倍的3支箭,但若忽略人口,再怎麼振興,就算安倍30支箭也未必能奏效。因為人口既是生產活動的要素,也是消費需求的來源,當生育率下滑,先是婦產科、嬰兒用品首當其衝,接著才藝班乏人問津,再來中小學招不到學生,繼而大學也岌岌可危,最後工廠找不到人力,然而這一連串的經濟困局都源於微不足道的生育率。 \n 台灣這10多年來經濟成長低迷,有全球競爭的問題,有生產技術的問題,有景氣循環的問題,但我們忽略了,其實導致經濟低迷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學齡人口(6~21歲)變少了,1980年代學齡人口610萬,今年降至400萬,少了200多萬,所失去的消費極為可觀,繼而在總體乘數效應、產業關聯效果的連動下,必然是拉低台灣經濟成長的重要因素。 \n 由於近年生育率仍低,學齡人口未來還會繼續下滑,依國發會日前推估,4年後,也就是2020年學齡人口會降至359萬,2025年更降至331萬。人口推估不同於經濟預測,準確度非常高,這些人口變化都將在10年內發生,其對民間消費的潛在衝擊,已顯然可知。 \n 以大學入學人口而言,今年尚有28萬人,但10年後就將落至20萬,屆時國中入學人口也將降至21萬,至於小學推估約20萬,3個入學年齡人口幾乎都是1980年代的一半。 \n 缺工問題將日益嚴重 \n 這些年企業一直喊「五缺」,其中就有兩缺與人力有關,一是缺工,一是缺人才。再過幾年,2000年以後出生的小孩就要投入職場,這些年出生的人數大約是1970年代的一半,估計生產活動缺工問題必將更為嚴重。 \n 出生人口的下滑,於最初20年影響消費,隨後40年影響生產活動,同時由於工作人口降低,老年人口增加,養老年金等問題也將浮現。我國隨著2000年以來出生人口驟降,目前是5.6人(20~64歲)養1個老人,10年後將變成3.4人養1個老人,20年後是2.3人養1個老人,經濟重擔將落在更少的人身上,這是更大的危機。 \n 這些年我們政府最大的毛病就是沒有遠見,人口少生幾個,看起來不是什麼大問題,但一年少、兩年少、三年少…,再經過10年、20年之後,就成了大問題,而且是解決不了的問題,輿論現在成天只會談安倍3支箭,但真正聰明的是勾踐這道人口政策指令。一個對的人口政策勝過安倍30支箭、300支箭,細心揣摩應可明白其中的道理。

  • 西施美色被越王覬覦 因不願侍寢慘遭處死

    西施美色被越王覬覦 因不願侍寢慘遭處死

    西施出生在「春秋無義戰」的如磐年代,一位16歲少女,銳身赴難,在吳越兩國宮廷內之外,一場綿延十年的腥風血雨之中,上演了扭轉乾坤、使一代霸主終成劍下魂的故事。在稗官野史的筆下,將她描繪成用作「美人計」的香餌,也有人把她說成是打進吳國的「高級色情間諜」,甚至有人把她說成是「女色亡國」的禍水。但西施卻是一位憂國憂民的巾幗,具有高超智慧和純樸的絕色女子。但上天卻沒有眷顧她,給了她一個十分痛苦的悲劇命運。 \n史料記載:西施之父,業採薪,其母紡績以佐之。終日辛勞,僅供三餐粥飯。西施不肯坐食,父母為其選擇了浣紗的輕活。一家人雖不十分富足,倒也過得安逸溫馨。西施入越宮以後,「與家人永別,迴腸百折,情懷憂鬱,萬種傷心。清晨對鏡,恆顧影而徘徊;日夕憑闌,時臨風而雪涕。」西施在越王宮中被授以機宜,教授宮廷禮儀,熟悉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錦衣美飾後,被送到了吳王宮中。她入吳十載,夕無虛度,含辛茹苦,曲意逢迎,在吳國上層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使得吳國朝廷大亂。 \n西施在越國做準備工作的半年中和范蠡產生戀情,但有情人終不能成眷屬,而要去陪伴異國君主,;這一切都是為了完成越王交給她的「復國」使命,西施對於自己的祖國確是忠心耿耿的。為了祖國,西施割捨了雙親和個人情愛。 \n從個性的角度來看,西施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吳王夫差對其十分寵愛,真情無假,恩愛備至。直到勾踐打到吳國,逼得吳王夫差引劍自刎時,還在為西施的安危呼叫哀傷,使西施大為動情,一陣慟哭,然而西施最終沒有和吳王夫差同歸於盡,而是回到了越國。本來,西施是應該作為越國最大功臣受到隆重禮遇的,而後讓其和親人團聚,同她的情人重敘舊情。 \n然而越王勾踐喪盡天良,竟在西施歸國當晚,就要她「伴寢」,把西施作為自己的「玩物」,對她進行蹂躪和摧殘。這時的西施不是比淪落在吳王夫差手中更為痛苦嗎?赴湯蹈火地為越王勾踐的政權赴難,完成任務回國後卻受到得恩自己的越王勾踐侮辱,最後以「不能伴寢」的「抗君之罪」判處死刑結束年輕的生命。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范蠡與西施》破教條 更有血有肉

    《范蠡與西施》破教條 更有血有肉

     台灣崑劇團與浙江崑劇團合製新編崑劇《范蠡與西施》2日晚在杭州勝利劇院演出,由台灣崑劇團長洪惟助編寫的劇本,令人一新耳目。劇中的范蠡非傳說中秉持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也非頭也不回的將西施送至越國。此外,西施實對吳王夫差動了情,一度猶豫是否回到范蠡身邊。 \n 在崑曲發展的歷史中,明代梁辰魚所寫的《綄紗記》被視為首部為崑腔水磨調創作的劇本,但因劇幅冗長、結構鬆散,4百年來只有部分折子流傳。目前任教中央大學的洪惟助,大學時代迷上崑曲,數十年來磨刀霍霍,終以《綄紗記》為本寫出處女作《范蠡與西施》。 \n 勾踐一跪 范蠡割愛 \n 洪惟助說,以現代眼光細讀《綄紗記》,會發現許多內容不合乎情理,過度教條化。例如:當文種向越王勾踐提出獻上美人計時,范蠡不僅沒有掙扎,還主動獻上自己的未婚妻「西施」。 \n 化解自己無法被說服的部分,洪惟助決定回歸人性。他筆下的范蠡得知文種之計後,一開始不願接受,懇請勾踐成全他和西施,直到勾踐向他一跪,才忍心割愛。 \n 結局逆轉 由悲轉喜 \n 除了將劇情更貼近現代,劇中洪惟助為凸顯吳王夫差的昏庸,設計出新的橋段:當夫差與西施遊湖玩樂品嘗荔枝時,在果內發現小蟲,西施一句:「以大王的霸氣是你吃蟲不是蟲吃你。」硬是讓夫差把蟲吞下去。 \n 洪惟助指出,在寫作過程中,令他最掙扎的是劇終的處理:面對夫差自殺,「美人計」終告落幕,西施要何去何從?洪惟助說,他原本傾向當范蠡來接她時,她是拒絕的,因而以「夫差為了我而亡了國家,你(范蠡)為了國家而捨棄了我」表達西施心境。最後覺得,觀眾還是喜歡觀看美好的結局,終讓有情人終成眷屬。 \n 《范蠡與西施》結束杭州演出後,將展開台灣巡迴,5月3日至5日在台北城市舞台演出,之後巡迴高雄、台南等地,也將赴中央大學慶祝98周年校慶。

  • 名家-偏頗隱喻中的西方中心意識

     12月分的《經濟學人》有一篇「柴薪與膽汁」的文章,當中藉由春秋戰國時期越王勾踐的故事和若干國際關係研究的學說或理論,來隱喻中國崛起及其對國際秩序的威脅。 \n 在某程度上,這是文化與認知上的誤解,錯把勾踐當年的際遇類比為「中國」對20世紀西方列強加諸在「清朝」的不平等通商條約、租界與特許權強取,還有被長年殖民侵略等等的羞辱。此對於21世紀西方與非西方文明的交流、人民的往來以及國家間的互動,難謂非一項負面詮釋。 \n 並非衝撞國際社會 \n 一個國家客觀上的軍力成長或是外交影響力提升就等同於是對國際社會的威脅或既存秩序的衝撞嗎?表現優異難道可與帝國野心與擴張企圖畫上等號乎?莫非是畏懼自己能力亞於潛在競爭者,從而試圖以所謂的「威脅」來傳達與建構多數人對於進步者的負面評價。 \n 越起吳落的權力消長,吳王夫差何以輕敵?何以奢靡?何以好色?以致讓勾踐有機會實現復國與雪恥的志業。臥薪嘗膽的歷史其實不必然要被解讀成是一則關於復仇的寓言。 \n 21世紀的中國會是哪個版本的勾踐呢?在美國的眼裡,世界能否繼續和平與繁榮發展,取決於當前北京政府的戰略抉擇。錯了;事實並非如此!越起吳落的權力消長並不是勾踐一手促成的,個人豈有能力改變國際層次中的權力分配呢?同樣地,冷戰後以美國為尊的單極體系轉變,也不是中國可以獨自導致的,個別國家豈有能力隻手轉換全球體系層次的權力分配呢? \n 今天實力逐漸崛起的中國理性地堅持對於若干爭議領土的主權。但為何許多西方媒體要特別對此加以關注或甚至非難?我是個台灣人,絕對反對與譴責中國霸凌台灣的主權與國際活動空間。但換個角度想,另一個中國人,也不會樂見台灣從中國領土上分離出去,因為那代表其心中國家領土的減少,背離了傳統主權國家概念的社會建構。 \n 持平而論,中國對於目前以西方價值為主體結構的世界秩序並未感到不滿或提出挑戰,相反地,中國已經習慣於這套運作模式,並進而從中獲取有助於國家發展的利益。 \n 再者,對美國而言,一個透過全球經貿而繁榮起來的中國,只會更加維護這套既有的西方遊戲規則,成為抵制衝撞現狀的守門者,而不是去挑戰它的威脅者。 \n 中國在多少國際組織中活躍地表現,就知早已擺脫數十年前西方帝國主義「被害人」的思考。聯合國現在位於全球各地進行維和行動的工作人員中有越來越多是中國籍,甚至在人數上已超越其它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 \n 當然,如果從南北韓問題評斷中國,則它對金氏政權的怠於譴責或是消極容忍,必定讓韓日美等三國感到失望。可是,客觀上的不作為無法被視為一項檢驗中國是否成為威脅現狀者的指標。 \n 中國對誰構成威脅 \n 朝鮮半島的問題是敏感性極高的傳統安全議題,即便是美國,也沒有在北韓核試或炸沉天安艦後,立即展開實質有效的制裁行動。中國作為地緣上有直接利害關係的國家,從理性而言不應輕率反應或輕易表態。 \n 中國是否構成威脅,要從許多角度來思考,特別是對於「誰」的威脅。崛起的中國對美國而言極有可能是一項威脅。美國近幾年的官方報告反應出對中國軍力發展之憂慮,因為中國已具有使用核子武器攻打美國本土的能力。 \n 然而,舉世有能力攻打美國的不只中國一個,客觀上能力的具備不足以證成主觀上意圖的存在。國與國間的關係究竟是和是戰,尚有其相互主觀上的認知成分需要考量。 \n 對於中國究竟該如何評價與回應,從對基本人權的政策與立場或可知蛛絲馬跡。以毒奶粉事件以來,中共當局不但沒有展現解決問題的誠意和努力,甚至進一步壓抑人民相關問題的言論自由或結社權利。聯合國官員對中共以動盪社會秩序為名判處一位要求賠償的受害家長兩年半刑期,感到難以置信。 \n 女性在中國勞動市場不平等的地位。海外流亡人士的返回待遇或簽證發放,北京態度也依舊頑強及保守。 \n 崛起的中國並不是當年百忍堅強的越王,《經濟學人》或是西方社會對於臥薪嘗膽的理解,恐怕因而流於一個偏頗的隱喻和缺乏信心的恐懼。 \n (作者分別為中正大學助理教授,政治大學講師)

  • 天下第一勾踐劍 穿梭千古來台

    天下第一勾踐劍 穿梭千古來台

     有「天下第一劍」美稱的《越王勾踐劍》將與台灣民眾見面!國立台灣博物館「劍舞楚天—越王勾踐劍暨楚國出土文物展」,展出春秋晚期《越王勾踐劍》及戰國時期楚文化的青銅禮器、漆木器、樂器、兵器、車馬器等共一一八件,其中,一級文物有十六件,呈現浪漫色彩濃厚的楚越文化。 \n 這項展出由台博館與湖北省博物館、鴻禧藝術文教基金會共同策畫。昨天下午,《越王勾踐劍》在展前曝光,成為吸睛焦點。 \n 《越王勾踐劍》長五五˙七公分、寬四˙六公分,劍首是圓錐型底座,內鑄有間隔細密的十一道同心圓圈紋,劍身滿布黑色菱形紋,劍格(護手處)兩面鑲嵌藍色琉璃和綠松石,劍身近格處刻有兩行鳥篆銘文共八字:「越王鳩淺自作用劍」。「鳩淺」就是勾踐,換言之,這把劍是春秋晚期五霸之一越王勾踐的「自作用劍」。 \n 一九六五年考古人員發掘了位在湖北省江陵(今荊州)紀南城西北方望山的一號楚墓,出土了文物四百餘件。經查證,墓主人是楚悼王後代、楚國大夫召固,下葬年代約在戰國中期(距今約兩千三百年前)。在他的墓中,發現了這把聞名遐邇的《越王勾踐劍》,引起轟動。 \n 事實上,歷來出土的越王劍不少,何以這把《越王勾踐劍》最為出名? \n 湖北省博物館陳列部主任王紀潮表示,勾踐因「臥薪嚐膽」家喻戶曉,「文獻記載吳越兵器鑄造精良,但始終沒有印證之物,勾踐劍的出土證明了這項說法。」 \n 「這把劍保存情況很好,出土時表面甚至沒有明顯鏽化痕跡,加上上頭刻有勾踐名字,應是越國國勢最強大時期所製造。」 \n 《越王勾踐劍》除了裝飾華美,據說出土時,考古人員還做了鋒利度測試。「沒想到兩千五百多年前製作的劍刃,竟然可以一次劃開卅張白紙。還有人將自己一根頭髮飄落到劍刃處,立刻斷為兩截。」 \n 既然是越王勾踐的愛劍,為何從楚墓出土? \n 王紀潮說,實情尚不可考,目前流傳的說法有三種,一是楚惠王的母親是勾踐的女兒,所以可能是陪嫁品,楚王再贈予大夫召固。第二種說法是越國被楚國所滅,所以這把劍是戰利品。第三種則是勾踐贈給楚王的「餽贈說」。不過,學者認為陪嫁品的可能性較高。 \n 《越王勾踐劍》一九六五年出土後共出境展出四次。首航是一九七二年中日建交時,在當時總理周恩來批准下,肩負促進中日友好關係的任務赴日展出。第二次是一九八四年到香港展出,第三次是一九九三年中國與新加坡建交時到新加坡展出,這次到台灣是《越王勾踐劍》第四次出境展出。 \n 湖北省博物館館藏以先秦、兩漢文物為重點,館內一級文物近千件,《越王勾踐劍》與舊石器時代的鄖縣人頭骨化石、戰國時代的《曾侯乙編鐘》和《元青花四愛圖梅瓶》並列四大鎮館之寶。台博館館長蕭宗煌表示,雙方是對等交流,明年台博館將策劃「鄭成功時代」於湖北省博物館展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