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包子窯的搜尋結果,共10

  • 復建掀波 包子窯像廁所 文化局滿頭包

    復建掀波 包子窯像廁所 文化局滿頭包

     鶯歌國慶街包子窯(協興瓦窯)拆組重建鬧得滿城風雨,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史副教授盧泰康數度槓上新北市文化局,並向文化部、監察院陳情,古窯、歷史建築如何復舊?雙方爭執至今,仍未找到交集。 \n 鶯歌僅存的窯場屈指可數,位在國慶街、光明街附近的協興瓦窯,保留完整外牆、窯爐及儲水溝槽結構,堪稱是台灣最完整的包子窯,建商去年初購地後,在新北市文化局協調下覓地復建。 \n 為了保存原樣,建商委由中國科技大學測繪並提出復建方案,還請來侯福全、李乾朗、戴寶村、賴志彰、張震鐘等教授擔任審議委員,但復建包子窯現身後卻引來外界抨擊。 \n 新旺集瓷董事長許順杰說,復建包子窯和舊窯形狀不同,看起來「會讓人誤認是廁所」;另據拆除舊窯照片推估,應有相當數量的舊窯磚瓦保存下來,卻沒用在復建窯體,新窯也淪為形體、內涵俱失的瑕疵品。 \n 曾在2004年間測繪窯體結構的南藝大副教授盧泰康,更對斥資650萬元卻蓋成廁所表達不滿,他抨擊文化局是文化破壞局,並直斥重組改建已淪為協助建商「合理化拆除歷史建物」的典範。 \n 盧泰康質疑,協興瓦窯為鶯歌地區重要文化資產,但市府對待重要文化資產態度草率,也未能在復建時嚴格監督,怠忽職守。 \n 文化局文化資產科長曾繼田說明,協興瓦窯並非歷史建築,建商委託中國科大採「窯體移出」方式復建,沒施作舊窯旁的駁坎、石塊,才會給予外界「廁所」印象。 \n 曾繼田指出,若以拆下的舊磚重組,外觀粗糙,才決定以清水磚取代;另當初在討論復建時,即以未施作地下煙道為由,審查委員也決議無復建煙囪必要。 \n 曾繼田說,盧泰康及地方人士對復建古窯有異見,文化局與建商、中國科大日前邀集地方人士、盧泰康開會,會後也決定要模擬復建駁坎,相關人士在場均未表達異議,不解為何事後翻案。 \n 盧泰康及部分地方人士無法接受復建結果,連續向監察院、文化部陳情,希望重蓋另個符合舊窯形制的包子窯,但市府方面表示於法不和,雙方意見僵持不下,連帶使得復原駁坎計畫受阻,這間造形突兀的「廁所」,迄今仍矗立在陶瓷園區裡。

  • 柴窯復建沒煙囪 包子窯活像廁所

    柴窯復建沒煙囪 包子窯活像廁所

     隨著瓦斯窯、電窯取代柴燒窯,鶯歌300多根煙囪一根根遭到拆除,如今已剩不到10根,今年初被拆除的國慶街包子窯,經文化局協調建商覓地復建,但復建的包子窯卻沒煙囪,外型也和舊窯有所差距,地方耆老認為,新窯像廁所,原味盡失。 \n 鶯歌極盛時期共有超過300根的煙囪,搭火車看到遠方天際線一根根的煙囪,就知道鶯歌火車站快到了,持續冒出遮天濃煙的「煙囪」,也被視為是鶯歌的代表物。 \n 今年初,建商買下國慶街、光明街的一塊建地,在文化局協調下,覓地復建原本位在當地的包子窯。文化局表示,為確保復建的包子窯能夠依照原樣復舊,在期中、期末報告審議過程還特別請來侯福全、李乾朗、戴寶村、賴志彰、張震鐘等知名教授擔任委員,同時也請來鶯歌在地文史社團與會。 \n 文化局文資科長曾繼田說,舊窯拆下的建材有限,煙囪部位的建材又未能保留使用,審查時委員即針對重組窯體方式深入討論,最後以復建窯體並未一併施作地下煙道,決議無復建煙囪必要。 \n 曾繼田表示,復建後的包子窯體以剖面方式呈現,讓民眾實際了解古早以磚頭堆砌包子窯的工法及構造。 \n 復建的包子窯已近完工,地方人士發現,少掉煙囪的包子窯不僅原味盡失,且形狀就像是廁所;還有民眾表示,「有點像風水」,現在又剛好是鬼月,「走過感覺毛毛的」。 \n 新旺集瓷董事長許順杰說,復建的包子窯完全和國慶街舊窯形狀不同,看起來「會讓人誤認是廁所」。他認為,鶯歌還有許多早年砌窯的師父,當初復建應擷取老師父經驗,而不是蓋出一個形體、內涵俱失的東西。 \n 地方人士也認為,「煙囪」是早期柴燒窯的精神象徵,也是鶯歌當地的重要地標,復建窯體卻缺了煙囪,「就像是吃古早麵卻少放那一塊肉」。 \n 對此曾繼田解釋,國慶街舊窯有年久失修、矮化問題,窯體外也附加許多不屬於窯體的東西,沒有依照原樣復建說法,純屬「誤會」。

  • 鶯歌包子窯移地重組 煙囪仍回不去了

    鶯歌包子窯移地重組 煙囪仍回不去了

     鶯歌國慶街、光明街口的老包子窯,去年1月間意外遭建商拆除煙囪後,經文化局及地方人士介入並多次協商,建商長虹建設願意全額負擔拆遷、重組費用,最快年底前將在陶博館復建,但因遭拆的煙囪屍骨無存,即使改建也「回不去了」。 \n 長虹建設表示,目前該公司正在國慶街包子窯周邊整地,由於興建集合住宅工程持續進行,預計3月間將現存的包子窯體及紅磚逐一編號、拆解到一旁堆置,再視文化局規畫,移往陶博館後方重組。 \n 長虹建設說,拆組包子窯費用都由該公司全額負擔,但希望文化局能儘快協調,讓整個拆組作業儘速完成。 \n 文化局文資科長曾繼田指出,整個國慶街包子窯拆組工程經費預估約650萬元,預記最快在今年底前,即可在陶博館後方的陶瓷公園重組完成。另為表彰建商配合及協助,文化局也將在重組的窯體旁立碑說明。 \n 曾繼田指出,為讓遊客了解窯體構造,復原的包子窯右側窯體將有4/5鏤空,讓遊客可以由此進入內部參觀窯體構造。 \n 但據指出,重組後的包子窯僅存窯體,至於已遭拆毀的煙囪、位在地底下的煙道,全都「回不去了」,僅存窯體空殼作法,也讓不少地方人士惋惜。

  • 鶯歌包子窯 改在陶瓷公園重建

     鶯歌國慶街、光明街口超過百年歷史的包子窯,今年一月間遭建商拆除,原本規畫要在鶯歌國中復建,但經文化局及建商、地方文史人士多次會商,決定將重建地點改在陶博館後方陶瓷公園,相關費用由建商全額負擔,但復建形式仍待討論。 \n 為了討論百年包子窯的落腳處,文化局副局長王玉芬在二月底邀集建商、鸚哥石文化夢想協會前往鶯歌現場會勘,討論將包子窯「易地改建」可行性,原本會中初步決定將包子窯拆至鶯歌國中重組,費用由建商全額負擔。 \n 但考量到後續的維修及觀光效果,文化局日前邀集地方人士及建商討論後翻案,把古窯復建地由鶯歌國中移往陶博館後方的陶瓷公園。 \n 王玉芬表示,包子窯拆除後,大部分的舊有構造物、紅磚恐都無法再做為建材重組,未來復建古窯勢必還要使用新建材;另關於復建規畫,未來是只復建煙囪?抑或是蓋出一座包含完整窯體、煙道,未來可實際用來柴燒的包子窯?王玉芬表示尚未定案。 \n 王玉芬說,目前文化局與建商僅達成先測繪整個窯體,再將相關建材拆除利用的共識,至於費用全由建商負責;未來在陶瓷公園的呈現樣貌,有待專家學者討論。 \n 至於窯體遭到拆除的合興窯,儘管業者計畫在當地設置「文化園區」,但文化局表示尚未接獲開發計畫的相關訊息,且當地屬私人財產,公部門難以介入。

  • 百年古窯被拆 反掀建窯風

    百年古窯被拆 反掀建窯風

     鶯歌國慶街包子窯、文化路合興窯先後遭拆,保留古窯的聲音才逐漸浮現,幸好除了所剩不多的古窯外,陶博館內也興建二座供教學及柴燒示範的蛇窯、四角窯,讓遊客尚能追憶那個「坱坱膏膏」的年代。 \n 位於鐵道旁的合興窯,窯體雖遭拆除殆盡,但煙囪仍大致保存完整。有鑑於大煙囪在鶯歌當地相當稀有罕見,業者除規畫要在當地設置文化園區,並保證不會繼續拆除煙囪本體。 \n 遭拆的國慶街包子窯,一度是鶯歌主力窯廠,儘管文化局介入將爭取在鶯歌國中復建,但不少地方人士認為「生機渺茫」。部分地方人士更認為,只保留一根煙囪,卻沒有完整保留煙道、窯體,這樣的復建只是半套,毫無意義。 \n 另在文化路芭樂埔的蛇窯,則是因土地及地上物所有權有紛爭,公權力難以介入私人產權下,煙囪本體已傾圮差不多了。 \n 除了這些即將走入歷史的煙囪,鶯歌地區也有新建數根新煙囪,除了中湖國小炘窯、鳳凰窯;鶯歌國小鶯園童窯外,鶯歌陶博館後方的陶瓷公園裡,則有一座蛇窯及四角窯,另在常設展區中,也製作登窯、蛇窯、四角窯等傳統窯廠模型,讓遊客可以了解古窯形制。 \n 在陶瓷老街上的新旺集瓷,在賣場後方復建一座小四角窯,董事長許順杰還透露,這邊原本有二座四角窯,但都已經拆除僅剩地底下的煙道。 \n 許順杰說,柴窯燒起來濃煙蔽日,「現在不能燒,只能當作裝飾品啦!」當地文史工作者林聰明表示,古早時代鶯歌三百多支煙囪天天冒黑煙,沒有人在喊空汙問題,但今日只要煙囪一冒黑煙,就立刻有人檢舉,「這算是古今不同吧!」

  • 百年包子窯 將移往鶯歌國中

    百年包子窯 將移往鶯歌國中

     今年一月間遭拆的鶯歌百年包子窯該如何保存?經文化局與建商、地方文史工作者會商,決定把包子窯拆除,移往鶯歌國中易地重建,所有費用由建商負擔。 \n 鶯歌區光明街、國慶街口的包子窯,是鶯歌現存歷史最久、保存最完整的古窯,新旺集瓷董事長許順杰表示,包子窯建造歷史超過一百年,目前當地除了窯體,還留有不少當初燒成的瓦片。 \n 隨著都市發展,鶯歌空地已剩不多,去年包子窯所在地產權移轉給建商,地方文史人士感覺包子窯面臨危機,因此積極與建商協商保存,但果不其然,今年一月十日上午,包子窯煙囪遭建商怪手推倒。 \n 許順杰表示,根據他現場勘查的結果,包子窯煙囪雖然被推倒,但是窯體、煙道等結構大致良好。 \n 鸚哥石文化夢想協會理事長鄭演郁等地方人士為保存包子窯,二月廿五日邀集文化局人員前往會勘保存方法,最後卻得出了拆除的結論。 \n 鄭演郁表示,目前鶯歌地區的瓷窯已不多,包子窯就此消失實在可惜,昨邀集文化局副局長王玉芬到場討論「易地改建」可行性,再到鶯歌國中、陶博館等地勘查。 \n 鄭演郁指出,經過會勘後發現,若堅持現地保留包子窯,恐有安全疑慮,目前初步決定,將包子窯拆除後移至鶯歌國中重組,建商也表示願意負擔費用。 \n 由於文化局在保留鶯歌歷史建築「成發居」時,也曾提出「易地重建」計畫,最後卻不了了之;地方人士希望,文化局此番能讓包子窯在鶯歌國中重現風采。

  • 鶯歌古窯保存 盼所有權人申請

    鶯歌古窯保存 盼所有權人申請

     鶯歌協興包子窯及合興窯小煙囪,上周陸續遭拆除,引起地方及文化界人士關注,新北市文化局邀集四名文化資產審議委員,十四日前往僅存的合興窯、蛇窯、洪爐窯現勘,評估是否該保留,並希望所有權人主動提出申請,保存才於法有據。 \n 文化資產科長曾繼田表示,昨天現勘的合興窯、蛇窯都約有五、六十年歷史,其中合興窯僅剩一支煙囪,蛇窯更只剩半支;洪爐窯雖有近百年歷史,但因陸續經過增設修補,保存較為完好。 \n 鶯歌區北鶯里長李松進指出,早期鶯歌窯廠都是簡單的磚頭、泥土堆砌,很難保存下來,現在留下來的合興窯,因是較晚興建,採用水泥等較現代工法技術,才有辦法留到現在。 \n 李松進說,窯廠及煙囪是所有鶯歌人的記憶,也是鶯歌的地標,希望能將碩果僅存的幾座窯廠保留下來,不僅讓當地人能夠回味,也讓外地人了解鶯歌的過去。 \n 文化局指出,四名文化資產審議委員現勘過後,會進行初步評估,若認定具有保留價值,會列冊追蹤並主動聯絡窯廠所有權人,討論保留後的未來規畫。但若業者無意保留,站在公部門的立場,也無權強迫。 \n 合興窯所有權人、傑作陶藝負責人許元國日前即表示,願意配合文化局政策多元利用,希望將合興窯打造成文創產業園區。 \n 地方人士表示,像是蛇窯所有權人有近百人,光是聯絡就非常困難,處理起來十分複雜;洪爐窯也面臨所有權人是否願意保留的問題。鶯歌僅存的幾處舊窯廠存廢,考驗有關單位的決心及執行力能否落實。

  • 合興窯小煙囪遭拆 古窯剩5座

    合興窯小煙囪遭拆 古窯剩5座

     鶯歌古窯保存面臨重大危機!鶯歌協興包子窯前天才被建設公司包商拆除,十一日再傳東鶯里平交道旁的合興窯小煙囪被拆,合興窯所有人強調,絕不會拆大煙囪,但鶯歌目前僅存的五座古窯皆為私人所有,政府根本管不著,地方人士認為,文化局再不加緊腳步,古窯恐將一一倒下。 \n 位於鶯歌光明、國慶街口的協興包子窯,前天才被建設公司包商以有倒塌疑慮為由拆除,昨天上午又有民眾發現位於東鶯里平交道旁的合興窯場有怪手進駐,嚇得趕緊通報文化局,幸好只有小煙囪被拆,一旁大煙囪安然無恙。 \n 合興窯所有權人、傑作陶藝負責人許元國表示,小煙囪因年久失修斷成兩半,昨天請工人到窯場內整理時,認為小煙囪隨時可能倒塌,才會將小煙囪拆除,但他保證大煙囪在他有生之年,絕對不會倒! \n 許元國表示,過去合興窯場因產權糾紛,這幾年來一直都無人積極管理,直到今年一月,官司糾紛結束,他才完全取得合興窯所有權,昨天上午才會派人到窯場內整修勘查。 \n 許元國說,合興窯大煙囪也有許多損傷,近日他會請人加固,未來會配合文化局政策多元利用,屆時傑作陶藝店面將進駐合興窯場,打造文化園區,活化古窯。 \n 地方人士表示,新北市文化局雖將在下周到鶯歌評估各古窯,但目前鶯歌僅剩的五座古窯皆為私有,文化局腳步再不加快,古窯恐將一一倒下,對陶都鶯歌絕對是極大的損失。

  • 鶯歌最後包子窯 包商竟把煙囪拆了

    鶯歌最後包子窯 包商竟把煙囪拆了

     位於鶯歌光明、國慶街口的協興窯是鶯歌歷史最久、保存最完整的古窯,建設公司包商卻在十日上午,以有倒塌疑慮為由拆除煙囪,引發居民反彈。地方人士說,市府預計下周到場會勘,研擬如何保存古窯,建商急拆動機可疑。 \n 鶯歌窯業鼎盛時期,窯場煙囪多達三百多根,燒窯排放的黑煙造成鶯歌滿地落塵,當時有「好天落坱,下雨落糕」的俗語,南來北往火車旅客只要看到煙囪,就知道鶯歌快到了。 \n 隨著電氣燒窯技術進步,傳統古窯逐漸沒落,只剩下文化路的蛇窯、合興窯、中興窯、烘爐窯,尖山埔路的仁和窯,與光明、國慶街口的協興窯。 \n 鸚哥石文化夢想協會理事長鄭演郁說,協興窯是鶯歌僅存的包子窯,有近百年歷史,足代表台灣早期窯業特色,燒到近黑色又彎曲的老煙囪,是在地鶯歌人的共同記憶。 \n 鄭演郁說,協興窯不久前產權轉移給建設公司,在地文史工作者擔心協興窯因此被拆,上月才邀請地方文史工作者與市府官員討論古窯保存,文化局也將在下周到鶯歌勘查古窯場,建商無預警拆窯,「真的很心痛」。 \n 建設公司承包商解釋,昨天上午他們進場清除雜物,因工人發現煙囪傾斜,擔心倒塌傷人,才動手拆掉煙囪;但新旺集瓷董事長許順杰表示,協興窯彎曲煙囪歷經九二一等大小地震仍屹立不搖,包商說法他不以為然。 \n 文化局表示,他們已要求建設公司不能繼續破壞下方窯體,未來會以容積獎勵或轉移誘因,推動古窯保存工作。 \n 昨日國慶街煙囪遭拆後,目前僅存東鶯里平交道兩側的合興窯、文化路芭樂埔蛇窯、中正二路萬善堂附近舊窯場,加上重慶街的隧道窯,當年數百根大小不等煙囪的鶯歌,如今剩不到十根。包子窯、登窯等傳統柴燒窯製造大量黑煙,加上「同行相忌」,鶯歌當地柴燒窯一旦生火,往往就立刻遭人檢舉違反《空氣汙染防制法》之虞,近年來鶯歌柴燒窯已少有生產。

  • 所有權易主 鶯歌包子窯 恐遭拆除

     隨著電氣燒窯技術進步,鶯歌地區傳統古窯沒落,曾多達三百根的煙囪,至今只剩下六根。其中光明街、國慶街口的協興窯更是鶯歌僅存的包子窯,但所有權人已將土地賣給建設公司,地方人士擔心,煙囪可能因開發面臨拆除命運,盼政府出面與地主協商,保留鶯歌重要文化資產。 \n 鶯歌窯業鼎盛時期,燒窯排放的黑煙造成鶯歌滿地落塵,當時有「好天落坱,下雨落糕」的俗語,南來北往火車旅客只要看到煙囪,就知道鶯歌快到了。 \n 隨著政府禁燃生煤加上新式窯問世,古窯幾乎不復可見,目前僅存文化路的蛇窯、合興窯、中興窯、烘爐窯,光明街的協興窯與尖山埔路的仁和窯。 \n 其中,協興包子窯老煙囪是鶯歌鎮僅存的包子窯,足以代表台灣早期窯業特色,極具保存價值,燒到近黑色的老煙囪,總吸引不少遊客駐足;但地主已將土地賣給建設公司,地方居民擔心此一重要歷史文物恐因開發而被拆毀。 \n 昨天鸚哥石文化夢想協會在陶博館舉辦座談會,討論如何拯救古窯。文史工作者何振源表示,鶯歌重要古蹟「謙記商行」、「農會穀倉」現已被拆除,地方與政府再不加緊保留這些重要文化資產,鶯歌浪得宜居城市美名。 \n 曾配合城鄉局提出活化鶯歌古窯的醒吾科技大學教授傅茹彰表示,她六年前針對協興瓦窯的保存與再利用,提出過具體規畫,但至今古窯問題仍原地踏步,她認為古窯若良好規畫,可發展成陶博館的衛星博物館。 \n 文化局副局長王玉芬表示,未來可能採取都市計畫方式,提供容積獎勵或轉移誘因,推動古窯保存工作,迫在眉睫的協興窯,他們會再與建商溝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