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包工頭的搜尋結果,共04

  • 遭欠薪 工人上40米高吊車待68天

     年關將近,大陸農民工討薪事件頻傳。陸媒分析指出,為了生活,農民工不得不想方設法拿回應得報酬,但卻大多以失敗收場。四川農民工譚勇在貴州打工多年,去年5月為討薪而爬上40米高的吊車,足足待了68天,罕見事件喧騰一時,但問題至今仍未獲得解決。 \n 目前,譚勇在老家附近一個工地打零工:「春節前我們還要去(貴州)六盤水。希望這一次去能夠順利要回工錢。」譚勇說。 \n 大陸農民工的欠薪問題究竟有多嚴重?以河南省為例,去年11月10日截至今年1月10日為止,全省法院共審結相關案件1583件,為6914名進城務工人員當事人追回勞動報酬1.26億元,相當於約6億新台幣,實在令人震驚。說起討薪過程,許多農民工都說,最大的痛苦就是,「感覺自己像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不知道到底該找哪個部門」。 \n 陸媒調查發現,農民工討薪最常遭遇「四重門」。一、轉包門,層層轉包已成建築業的潛規則,從開發商、承包商到小公司、項目經理、大中小包工頭再到農民工,且建築公司常常只是個空殼,說消失就消失。二、「官司門」,成本太高,民工耗不起。三、「舊帳門」,一拖再拖,欠薪很快過了申訴時效。四、「躲藏門」,包工頭躲債玩「失蹤」。

  • 包工頭雇黑保安 毆討薪民工

     黑心包工頭寧可拖欠工人月均2000元(人民幣,下同)的工資,卻捨得以每月5000元高薪雇傭「黑」保安,專門教訓討薪農民工。重慶警方表示,日前已逮捕當地一黑心包工頭及20多名打手,並重申不容雇傭黑惡勢力毆打討薪農民工,切實捍衛農民工兄弟的合法權益。 \n 民警制止竟遭圍毆 \n 中國新聞網報導,重慶市公安局刑警總隊4月30日晚,辦案途經重慶市江北區三灣路中凱城市之光工地附近時,遇上一群手持鐵棍菜刀的男子正在工地外追打幾名中老年男子。民警上前制止竟遭圍毆,民警遂控制2名行凶、滋事的男子,其餘行凶男子紛紛逃竄,警方連夜積極展開進一步調查。 \n 目擊者指出,「你是公安局哪個部門的?把他警號記下來。」在圍毆民警的同時,帶頭行凶者的男子除了要一旁的同夥抄下警號,並揚言事後報復。 \n 「名叫保安,其實是專門教訓討薪者的打手。」工地民工將這群保安稱為「黑打手」。多次來工地討薪的60歲農民工皮光列已不是第一次因討薪挨打了。皮光列指出,俞某的部門欠他1萬2700元工錢,欠他們勞務小組工錢總計80萬元。 \n 重慶警方偵查出手持凶器的逞凶男子,均為中凱城市之光工程項目部保安人員。該工地工作人員多來自江浙一帶,工地負責人工頭俞剛為解決工程施工中出現的「糾紛」,於2010年底以每月5000元工資的方式,雇請來自浙江、江西、河南及重慶本地20多個社會閒雜人等組成「黑」保安隊。 \n 在鎖定俞某等人後,警方連夜逮捕工頭俞剛及「黑」保安頭目郭明全及其手下的打手共計18人。 \n 聯合調查 堅決打擊 \n 目前,「黑」包工頭俞剛已被警方刑事拘留,其餘「黑」保安悉數給予勞動教養。據悉,涉案人員的其他違法犯罪行為警方正在加緊偵辦中。 \n 同時,5月1日12時,重慶警方組織刑警、經偵、治安、特警及江北公安分局民警查封該工地。警方查封現場時,正在內務工的200多位農民工紛紛要求嚴懲這些黑心包工頭和「黑」打手。現場的數十位工人表示,之前以俞某為首的專案部,從去年以來拖欠他們的工資約1.2到2萬元不等。 \n 對於工人們關切的「欠薪」問題,重慶市江北區相關職能部門指出,已對工地拖欠農民工工資等進行聯合調查,並協調各方盡快支付工人們被拖欠的工資。重慶警方相關負責人表示,凡雇傭黑惡勢力毆打討薪農民工,重慶警方將雷霆出擊,一經查實,毫不留情,堅決打擊,切實捍衛農民工兄弟的合法權益。

  • 老子不差錢

    老子不差錢

     白眉雖然走過不少彎路,卻也算「見多識廣」。他聽來聽去發現,關鍵就是把自己的親戚朋友全都給騙進來。但他意識到這幾乎是條不可能發財的路,因為他的親戚朋友一個比一個窮,不向他借錢就算不賴的了!哪裡會有錢讓他來騙! \n 五月的南方,氣溫已經到了三十度。小康和大剛頭頂驕陽,壯起膽子坐在六樓的橫樑上。老王頭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安排人打電話報警,還打了當地晚報的新聞熱線。不久,就有一輛新聞採訪車趕到了現場,一輛警車和一輛消防車也隨後趕到。現場早已被圍得水泄不通,看熱鬧的看熱鬧,起鬨的起鬨。員警驅開人群,放好氣墊。一切佈置妥當,便安排人上去勸說他們不要跳樓。 \n 倆人按照老王頭的吩咐,說不見老闆不下樓,不結工資就跳樓。戲,演得一本正經,比電視上那些專業演員演得還要精彩許多,現場氣氛十分緊張。 \n 很快,倆人就已經在樓上坐了兩個多小時。這天天氣出奇的好,他們給曬得又累又熱又渴。下去吧,工錢還沒有著落;不下去吧,坐在這十幾米高的地方曬太陽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倆人坐在那裏曬著日光浴死撐。幾名上來勸說的員警進退維谷,左右為難。而那老王頭看到這齣戲效果不錯,則在心裏偷著樂。 \n 錢灃接了通知趕到現場時,已經是下午三點。他是這個項目的老闆。一圈人看老闆來了,都圍上來討說法,連訴苦加抱怨帶罵娘。錢灃萬沒想到這跳樓討薪的事兒會發生在自己的工地上,正在考慮該怎麼辦,電話響了。一看是市委張副秘書長,便接通了電話。 \n 「你那工地上有人跳樓,你知道嗎?」張秘書劈頭就問。 \n 「可不是嘛,我現在就在工地上!」周圍一片嘈雜,錢灃不得不對著手機大聲叫。 \n 「這事兒已經給報到市委了,你趕緊想辦法把它解決好!不就是一點工錢嘛,你真有出息!快付給他們,別因小失大!」張秘書說完,沒等錢灃答話就掛了電話。 \n 張秘書說的也是錢灃想的。這處工地當初拆遷時就鬧出過人命,好不容易才被擺平,如今可不能再出點什麼岔子。否則,誤了工期不說,即便將來建成出售,工地上死過人也會有不良影響。從大局出發,花些小錢也值得!再說,錢灃當初也是白手起家,知道老百姓掙錢不容易,還算有些同情心,答應重付那些拖欠的工錢。至於那捲款而逃的包工頭,就交給公安局立案處理了。 \n 老王頭看目的已經達到,就對著樓上的二人喊話,說老闆答應給工錢,你們不要再鬧了,趕緊下來吧。他倆早坐不住了,聽老王頭說可以下去了,慌忙站起來想要下樓。哪知道人曬久了脫了水,加之起得過猛,小康一陣頭暈,踉蹌兩下沒站穩,翻個跟頭栽了下來,扯下來一塊做隔離牆的紗網,重重地跌在樓下的充氣墊上,又彈到地下,人昏了過去。 \n 樓下圍觀的人群一下子亂作一團,竟然還有人叫了聲「好」。早就候在下面的醫生護士迅速跑上前來,處理一番,把小康抬上擔架送上了救護車。救護車一陣呼嘯奔醫院去了。 \n 幸虧有紗網和氣墊的緩衝,小康保住了性命。但因為強大的衝擊導致他左腿膝蓋骨粉碎性骨折,小康成了瘸子。因為這是小康鬧自殺造成的意外,不屬於工傷,所以錢灃只負擔了部分醫藥費用,沒有其他任何賠償。小康在病床上躺了半個多月就出了院。 \n 出院以後,小康失去了工作能力,工地上是不能再去了,也找不到其他工作。幸好他能拉幾曲二胡,於是,便留在這座城市,帶著兒子賣藝為生。 \n 二、白眉 \n 白眉不遠千里來到這座城市已經五天了。 \n 白眉之所以叫做白眉,是因為他的兩條眉毛都是白色的。 \n 在家鄉時,他還是黑眉毛。接到遠在外地的表弟的電話,說是找到了掙大錢的門路,機不可失,時不再來,讓他帶上所有的錢趕快來,本錢越多賺的越多。他一聽有這美事兒,取出塞在膠鞋裏的五千塊錢老婆本兒就火急火燎地一路南下,期待著 抓住機遇,改變命運。誰知到了之後,交過錢才發現,表弟把他騙過來搞傳銷。 \n 在一間昏暗的民房裏,傳銷培訓師激情四射地給這些上當受騙的人洗腦:「中國面臨諸多困難,自加入WTO後,就要和國外一起競爭。保持中國資本有效地運行於中國,靠政府當然不行,靠那些經濟學家也不行,還得靠我們自己。我們是新世紀的人才,是中央政府暗中培養的用來對付嚴峻形勢的『資本運作』優秀人才。既然我們是中央政府暗中保護的,本地政府、公安、工商當然是我們的朋友。你不信是吧?你看,我們就在派出所對面喝茶。若我們是非法,派出所早就該來干涉我們了。好了,兄弟,你還不相信我們是合法的,對吧?你打110,看員警是否會抓我們。兄弟,若是我們的活動是非法的,你看,怎麼這麼多人晚上到外面活動,而且光明正大地站著聊天,根本沒有人管。若我們是非法,怎麼還會有這麼多人呆下來呢?兄弟,你若還不相信,你就看看我們是什麼素質?就看看我們是什麼水準?就看看我們是什麼心態?我們低調做人,高調做事,我們中的每一個人都會邁向成功。好好幹!早點幹上去早點享受!老總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 \n 授課人講得是眉飛色舞,唾沫橫飛,儘管漏洞百出。下面坐著的幾十個人卻都睜大眼睛,聽得是五迷三倒,都在做著一夜暴富的美夢。 \n 「放你娘的狗屁!」白眉在心裏狠狠地罵道,恨不能竄上去捶他一頓。 \n 白眉雖然走過不少彎路,卻也算「見多識廣」。他聽來聽去發現,關鍵就是把自己的親戚朋友全都給騙進來。但他意識到這幾乎是條不可能發財的路,因為他的親戚朋友一個比一個窮,不向他借錢就算不賴的了!哪裡會有錢讓他來騙! \n 這生意不能做!他想退錢! \n 可是,別說退錢,他們連人都不讓走!白眉無奈,只得打消了把錢給討回來的念頭,假裝被洗了腦來讓他們放鬆看管,伺機逃脫。這天,附近一處工地有人討不著工錢鬧跳樓,大家都擠到窗口看熱鬧。趁那些看管的人不注意,白眉一個人瞅準機會悻悻地逃了。 \n 幸虧白眉逃了,不然他要是學了他表弟,那後果可就嚴重了。他表弟成功發展來了三四個老鄉,可到他再次回家打算發展下線的時候,卻被那些勤勞勇敢的鄉親們給打斷了一條腿。 \n 白眉雖然鬱悶,但還是有很強的心理承受能力的,五千塊錢還不至於讓他愁白了眉毛。這遭遇反倒激發了他的鬥志,錢在哪裡丟掉,他就要在哪裡再賺回來,而且是加倍賺回來。 \n 他在這裏混了一個多月,小偷小摸弄了點錢。一時半會兒也沒有什麼好的去處,於是只得在一片棚戶區租了間舊屋棲了身。這是城北的城鄉結合部,有老舊的五層居民樓,也有普通的瓦房。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多年前,這裏曾是這座城市的繁華地帶,經過歲月的洗禮,曾經的新房新樓大都成了老屋甚至危樓,彷彿過了氣的老明星,被遺忘在這繁華的背後等待終極的宿命。由於租金低廉,這裏聚集了許多外來務工人員,還有一些三無人員,環境自然有些髒亂差。這兩年城市化發展迅猛,城中心早已是寸土寸金,沒了絲毫開發餘地。城西新區專案還有城南濱河工程早已上馬,開發建設一片熱火朝天。有小道消息說這裏不久也有可能要拆遷,這裏的住戶大都盼著那一天到來。按照常理,就算分不到新房,也會有一筆不菲的拆遷補貼。(2)

  • 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 三獎作品-老子不差錢

    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 三獎作品-老子不差錢

     世上賺錢的方式有很多種:種地、打工、開公司、炒房、騙貸款、傳銷、乞討、賭博、偷竊、受賄……就如同自然界的食物鏈,每個人都能在這個食物鏈上找到自己的位置。無論處在哪個位置,大家除了賺錢,還得花錢。據說,世上沒有錢解決不了的問題…… \n 一、弄假成真 \n 這是南方的一座三線城市,人口百萬,經濟富庶,物價高的離譜。商品房均價更是在剛剛過去的2009年一路高歌猛進,早早超過了一萬塊。 \n 小康家境不好,他媳婦兒忍受不了艱難的生活,跟人跑了。小康家的地也被鎮政府以建設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名義給徵收了。失去了賴以生存的土地,小康便獨自帶著兒子,遠離家鄉來到這裏謀生。經老鄉大剛介紹,來到一處建築工地上當小工,幹些拌水泥搬磚頭的雜活兒。他希望能多攢點錢,好讓孩子讀得起書,將來也好改變命運。 \n 包工頭四十來歲,肚子裏像是塞了半頭肥豬,滿臉黑白相間的胡茬子。他跟民工們約定每個月只發一半工錢,其餘工錢代為保管,年底一次結清。其實包工頭手裏並沒有錢。建築這個行當存在這種現象,開發商承包給承建商,承建商又把工程都外包給一個個包工頭。建設費用一般都由承建商墊付,最終拿了建築款項後再跟包工頭結算,再由包工頭來發工資。所以那些小工也只能等到每次結賬的時候,才能拿回屬於自己的大部分工錢。 \n 小康們沒日沒夜忙活,一年到頭也攢不了幾個錢。而房地產商卻往往是空手套白狼,只在各部門和各利益集團之間兜個圈子,摟著女人陪人吃飯K歌灌酒,弄到貸款搞到地皮,就能輕輕鬆鬆賺得大把的鈔票。但小康們除了有點羡慕,卻並不會去想這些問題是否合理。況且,他們也根本不可能理解那些地產商們是如何輕鬆賺錢的。好歹,跟在家裏一畝地上一年到頭扒拉出來的千把塊錢相比,這裏的收入要強許多。他們很是知足,十分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工作,都賣力地幹活。 \n 建築工地的活兒很累人,但這些農家出來的孩子哪個不是吃苦吃大的,也都不當回事兒。有吃有住又有工錢拿,一個個幹得熱火朝天。每天早早上工,到飯點兒已經餓得不行,一個個狼吞虎嚥。晚上簡單洗漱後便和衣而睡。如是往復,都巴望著年底能帶一大筆錢回家過個好年。 \n 轉眼又到了結工資的日子。早上,大夥兒高高興興起了床,卻又一個個都傻了眼。原來那包工頭嗜賭,欠下一屁股賭債,捲了工錢玩兒失蹤。工地上一下子炸開了鍋。工人們討不著工錢,就七嘴八舌商量著該怎麼辦。做飯師傅老王頭思來想去,一拍腦門兒說有門兒!原來,他經常在報紙上看到農民工為討薪而跳樓的新聞,結果大都是因為引起了媒體和領導的關注,而順利拿到工錢。於是他也萌生了跳樓討薪的想法,大夥兒都贊同他的高見。至於讓誰去跳,卻拿不定主意。大夥兒都推來推去地謙讓。雖說只是演一出苦肉計,但是槍打出頭鳥,這些勤勞樸實的民工沒人敢去挑這個尖兒。 \n 大夥兒決定抓鬮兒。 \n 老王頭拿出一疊撲克牌,說誰拿到「猴王」誰就上去,假裝跳樓,見好就收。大夥兒都說成。他取出跟人數相等的包括一張「猴王」在內的紙牌洗了幾遍,丟進了平時用來盛菜的紅色塑膠桶,並在桶口遮了一塊擦汗用的大毛巾,然後便讓大家來抽牌。大夥兒挨個兒摸走了自己的牌。小康排在最後,摸出來一看,不偏不巧,正是「猴王」。原來大夥兒平日裏輕閒時常用這副撲克押寶,賭個三塊五塊的解解悶兒。押寶用不著「猴王」,就抽出來不用。到後來,52張牌都給揉搓的又破又舊了,惟獨那對兒「猴王」還是嶄新的。這牌的新舊軟硬是能摸出來的。大夥兒摸牌的時候都撿舊的摸,就把那嶄新的「猴王」留到了最後。小康最後摸牌,「猴王」自然非他莫屬。 \n 小康無奈,只得硬著頭皮去當個「新聞發言人」。但他有些膽小,不太會說話,未必能夠準確地傳達眾人的意思,猶豫不定時,他的好友大剛自告奮勇陪他一起上去壯膽。老王頭給他二人交代了幾句:一要假裝跳樓,安全第一,萬不可弄假成真;二要多撐一段時間,造成影響,引起關注,越轟動越好;三要等到有領導拍胸脯保證給工錢再下樓。倆人記在心裏,吃罷午飯便爬上了六樓。(1)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