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包浩斯的搜尋結果,共19

  •  包浩斯不只是建築!台灣夜市「玩設計」顛覆想像

    包浩斯不只是建築!台灣夜市「玩設計」顛覆想像

    想到包浩斯,我們會想到現代建築、巴塞隆納椅!2019年適逢包浩斯創校100週年。台灣設計館也選在夏末在松菸文創中心開展, 從 包浩斯歷史、設計理念、經典建築!從德國到亞洲,台灣也有「包浩斯」!看各領域設計師玩創意,「 包浩斯夜市」裡大玩套圈圈!珍珠奶茶、鹹酥雞更繽紛!

  • 向威權挑戰 見證百年設計美學誕生與冒險

    向威權挑戰 見證百年設計美學誕生與冒險

    什麼是包浩斯?從蘋果、無印良品到歌手女神卡卡(Lady Gaga)的舞台服裝,都廣義涵蓋包浩斯的元素。1919年,誕生於德國小鎮威瑪(Weimar)的一間設計學校包浩斯(Bauhaus),紀錄片《世紀包浩斯》直指它是「充滿理想家、發明家以及夢想家的學校,夢想建造未來的聖殿、瘋狂的理想國。」時光快轉一百年,這個實體只存在14年的學校,已形成一門美學,至今仍影響世界。 \n \n「那是德國威瑪共和的黃金20年代,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破壞狀態,積極轉向建設,並向威權挑戰。」實踐大學設計學院院長丑宛茹說。華特・葛羅培斯(Walter Gropius)說服當局將威瑪藝術與工藝學校與威瑪藝術學院,合併為包浩斯,並擔任首任校長。 \n \n台北歌德學院院長羅岩(Jens Rösler)說,包浩斯跳脫藝術階級性,打破藩籬,將藝術與工藝融為一體。根據《包浩斯關鍵故事100》一書,學生完成6個月預備課程後,就可加入工作坊,接受藝術家和技術人員指導。威瑪時期的工作坊包括陶瓷、版印、編織與壁畫。工作坊的學生助手不僅免學費,甚至可獲得薪資。 \n \n當時的包浩斯,是前衛創意碰撞的創造者社群。他們推出劇場節目、端出各樣材質的經典設計,甚至成立包浩斯有限責任公司,確立產品權利並有效行銷,為學校帶來收入。「包浩斯凝聚強烈信念,歷任校長的人脈與說服產業、取得政商資源的能力,都是包浩斯可以成功的原因。」平面設計師彭星凱分析。 \n \n包浩斯帶來許多革命性觀念。第一,忠於材質。台灣藝術大學設計學院院長許杏蓉說,包浩斯特別注重材料本質,呈現原始的面貌。例如馬歇爾・布魯耶(Marcel Breuer)打造世界第一張以鋼管製作的瓦希里椅(Wassily Chair)。《包浩斯關鍵故事100》提及,布魯耶從腳踏車把手那些「看起來很像通心粉的鋼管」得到靈感,將鍍鉻鋼管彎塑出椅框結構,只用幾條布帶,突出鋼管椅架,而非遮掩起來。 \n \n第二,少即是多。包浩斯第三任校長路德維希・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主張,好的設計應運用減法策略,除去多餘裝飾與象徵。例如密斯在1929年設計的世界博覽會巴塞隆納德國館,一塊屋頂、一片基座、幾個十字形鋼柱,極簡至極。 \n 第三,形隨機能。「設計以使用、功能與製造為優先,是理性思考的結果。」成功大學工業設計學系助理教授陳璽任說。1925年,赫伯特・拜爾(Herbert Bayer)在擔任學生時開發通用字型(Universal Bayer)。他用幾何打造字體,字體擁有均等粗細,創造俐落排版。特別的是,通用字型只使用小寫字母。因為拜爾主張,人們講話也不會區分大小寫。作者艾倫・路普頓(Ellen Lupton)在《包浩斯ABC》指出,「通用字型反映出19世紀文化價值觀崩解,以及一個嶄新且更理性的世界誕生。」 \n \n1926年德紹包浩斯大樓開幕,像是大型社會實驗的最高峰。包浩斯大樓成為一種整體藝術,由師生參與建築和室內設計。不對稱的主大樓由葛羅培斯設計,課堂座椅用上布魯耶的鋼管椅,禮堂覆蓋編織工作坊的鐵紗布料……「這是具有高效率的建築創作,也是師生合力完成的實驗。」東海大學建築系講師謝宗諺說。 \n \n如今包浩斯大樓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幸運的參觀者甚至可在重建過的房間住一晚。想像一下,昔日學校生氣蓬勃,每月有化裝舞會,還慶祝金屬節。中原大學建築系兼任講師陳沛欣曾特地朝聖,「這是所有建築人的母校吧。」她說。 \n \n然而,德紹包浩斯大樓僅成立6年,就在右翼分子逼迫下關閉,遷往柏林,1933年更因納粹壓迫而永久關閉。但流亡海外的師生們,讓包浩斯的風格與精神往世界各地開枝散葉。「我佩服包浩斯勇敢創新,在政治、大眾品味與商業面向勇於冒險,具有執行理想的能力。」羅岩說。 \n \n「包浩斯的理念和社會是連結的,回應當時歐洲面臨的問題,用設計追求改變,讓社會變得更好。」彭星凱表示。包浩斯教會我們最重要的一件事,正如同《世紀包浩斯》紀錄片中所說,包浩斯是關於參與和同理心,關於用新想法挑戰現有一切的勇氣。 \n \n※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商業周刊》1651期 \n \n【延伸閱讀】

  • 百年經典-包浩斯最終的目標不是產品,而是人

    百年經典-包浩斯最終的目標不是產品,而是人

     包浩斯在一個世紀前創立,即便一百歲了,看起來還是很棒。雖然包浩斯的活躍時間很短,只從1919到1933年,但它結束後的生命卻長上許多。事實上,直到今天,它還在形塑我們的周遭世界。 \n 雖然人們常將包浩斯的理念簡化成一系列物件,例如機能主義建築、閃亮金屬椅、無襯線字體,也許還有圓形、方形和三角形,但包浩斯想追求的目標,永遠超過這些。就像萊茲洛‧莫霍里-那基說的:「最終的目標不是產品,而是人。」包浩斯是不斷演化、時而矛盾的一堆想法和抱負,擴展的範圍遠超過它在威瑪、德紹和柏林的三所實體學校。將包浩斯結為一體的力量並非風格,而是樂觀主義─認為好設計應該人人適用,以及相信好設計有潛力打造新世界。 \n 由於包浩斯從來就不只是一樣東西,因此本書用了一百個關鍵詞,去探究由人物、構想和設計拼湊出來的這條百衲被,它們塑造了包浩斯的存在,並繼續塑造它的來生。本書讚頌了包浩斯的創意和多樣性─從它在藝術教育上的開創性構想,例如預備課程,到為包浩斯舞台設計的各種劇場實驗─也挑戰了打從包浩斯成立之初就縈繞不去的一些迷思。無論包浩斯的創立者華特‧葛羅培斯是否有資格聲稱是他將現代建築帶到美國,或人們是否誇大了包浩斯對特拉維夫「白城」的貢獻,但這類聲明或概論,都可能掩蓋掉受到包浩斯形塑的想法、產品和人物的豐富多樣性。(本書摘自P7)

  • 2019台北國際書展!德國故事慶閱讀!慶包浩斯一百週年

    2019台北國際書展!德國故事慶閱讀!慶包浩斯一百週年

    除了賓士、環保、香腸和足球,大家對於德國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想像?卡夫卡、歌德、班雅明都是德國知名作家!2019寒假飄書香!由文化部主辦、台北書展基金會承辦的2019年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2019年2月12日至17日將於世貿一、三館展開。在6天的閱讀嘉年華裡,德國主題國將以400多本圖書、展覽、音樂等各種動靜態方式展出他們的「德國故事German Stories」,更歡迎民眾以自己的語言,用打字機寫下自己和德國之間的點滴,和德國共同創作新一頁的德國故事。 \n \n呼應「德國故事German Stories」主題,以及2019年包浩斯一百週年紀念的特殊意義,主題國展館414平方公尺設計融合包浩斯簡潔的設計概念,一條貫穿展館的長廊象徵故事前進的動線。為了突顯德國浪漫情懷的一面,館內特別設置數台英文古董打字機,以德國浪漫主義詩人海涅(Heinrich Heine)的詩句「當我想起德國時If I think of Germany…」 (《海涅詩集:在極美的五月裡》,格林,2015) 作為活動核心,邀請讀者們重回打字機懷抱。 \n \n \n \n德國身為世界出版大國之一,台灣讀者對德國作家與作品的資訊並不陌生。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鈞特.格拉斯(Guenter Grass)、荷塔.穆勒(Herta Muller);影視作品震撼人心的徐林克(Bernhard Schlink)《為愛朗讀》(《我願意為妳朗讀》,皇冠,2000)、徐四金(Patrick Suskind)《香水》(皇冠,2006),都是德國擲地有聲的重量級作家。 \n \n2019德國主題國館隆重邀請13位德國暢銷作家。在這13位德籍作家當中,有臺灣讀者相當熟悉的《罪咎》(先覺,2011)作者馮席拉赫(Ferdinand von Schirach),以及《獵眼者》(商周,2017)心理驚悚作家費策克(Sebastian Fitzek)。 \n \n英國皇家喬治小王子和夏洛特小公主兩兄妹最愛《古飛樂》(格林,2013)作者、廣受全球大小朋友喜愛的繪本名家薛弗勒(Axel Scheffler)也將首次登臺。此外,德國館除了展出包浩斯相關書籍和展覽品,還邀請包浩斯德紹學院(Dessau)院長畢特納博士(Regina Bittner)發表專題演講。同時,德國新秀小說家恩岑斯貝格爾(Theresia Enzensberger)處女作《藍圖》正是描述一名女孩在包浩斯學校展開的新生活。 \n \n \n2019台北國際書展 \n \n \n展覽日期:2.12-17 \n展覽地點:台北世貿中心一館、三館 \n \n展覽時間:平日10:00-20:00;週五-週六10:00-22:00 \n2.12日專業日:世貿一館下午三點後,開放民眾購票入場 \n世貿三館,全面開放購票入場 \n \n天天星光夜 \n18歲以下憑證免費入場 \n \n

  • 中國美院慶90歲 展出包浩斯藏品

    中國美院慶90歲 展出包浩斯藏品

     中國美術學院90周年校慶,其中最受矚目的是,落戶美院的中國國際設計博物館也正式落成啟用,而開館推出的展覽中,即可見曾引起諸多關注的包浩斯西方現代設計系列收藏。 \n 杭州市政府於2011年重金引進「以包浩斯為核心的西方近現代設計史系列藏品」,並視之為大陸創意產業提升的一次「洗禮」。中國國際設計博物館開館,作為常設展的「生活世界--館藏西方現代設計」,展品便主要來自此一系列藏品。 \n 以索涅特14號椅作起點 \n 此一常設展,分成「椅子中的椅子」、「現代設計的先驅」、「景觀社會:從製造到消費」三個單元,以「椅子中的椅子」為例,策展人之一的張春艷指出,是以一把索涅特14號椅作為起點,它誕生於1850年,由6片木板、10支螺釘及兩個螺帽組成,號稱至今為全球最多人坐過的椅子。作為現代設計史上的代表,它的普及性及結合了美學的實用性,對於設計師而言別具啟發意義。 \n 中國國際設計博物館,由高齡80歲,曾於1992年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的葡萄牙建築師阿爾瓦羅‧西塞所設計,該博物館也是大陸首間擁有「以包浩斯為核心的西方現代設計系列收藏」博物館,建築整體呈三角形布局,外觀主要材質為安哥拉紅砂岩輔以法國黃砂岩,呈現現代主義美學風格。 \n 國美之路大典首發 \n 中國美術學院90周年校慶自3月底開始有一系列活動,由百餘位中國美術學院的師生團隊參與編輯,歷時十載,共16卷39冊,近1500萬字的《國美之路大典》首發式帶出校慶活動。中國美術學院,簡稱中國美院或國美,校本部位於浙江杭州市,最初是由蔡元培於1928年在杭州孤山南麓創辦的中國最高美術學府國立藝術院,開始了「美育代宗教」的實踐,揭開了中國高等美術教育的序幕。國立藝術院後幾經更名,最終定名中國美術學院。

  • 包浩斯設計中心 東方設計大學營運

    包浩斯設計中心 東方設計大學營運

     東方設計大學在2016年奉教育部承辦技職教育再造計畫,於美術工藝系設立「包浩斯設計中心(Bauhaus Design Center/BDC)」,將以跨學科領域的整合設計,把新創產業與創意設計共創平台,並落實設計職人國際視野養成體驗計畫。 \n 該校表示,包浩斯(Bauhaus 1919-1933)是1919年於德國威瑪(Weimar)成立的一所有關藝術與設計的學院,包浩斯期望聯合藝術家、建築師與工匠,透過綜合藝術、手工藝、科技與工業生產,創造出一個藝術與科技的新型綜合體;打破藝術家與工匠、教師與學生之間的階級高低,描繪了一個自由、平等的烏托邦。 \n 該校指出,東方設計大學本年度開始營運包浩斯設計中心,將帶給師生更多與國際交流與實務設計視野的開闊性、前瞻性與未來性。期許以包浩斯創新、實驗工坊與社會設計思維的精神,更能強化人類對物理材料感知能力,打破傳統的教學方式,讓基礎課程延伸至五感互動式教學進而邁入新科技與產業串連的實務,培養學生從生活中發現問題,結合新的觀念與新材料、新科技的創作實踐,為人類設計美好的生活願景。

  • 大葉大學德國籍教授約翰蓋格  帶大家發現包浩斯

    大葉大學德國籍教授約翰蓋格 帶大家發現包浩斯

    德國知名建築藝術學院「包浩斯」(Bauhaus) 深深影響現代建築藝術風格,大葉大學工業設計學系、德國籍教授約翰蓋格(Johann Geiger)17日下午受邀到統一時代百貨台北店,擔任「Found MUJI 發現德國-包浩斯設計解析」主講人,分享德國的設計思維。 \n \n目前任教於大葉大學工業設計學系的約翰蓋格教授,是德國知名汽車工程設計師,曾任德國 Target Design 公司設計總監,擁有二十多年設計實務經驗,曾參與保時捷、BMW、AUDI、HONDA等大廠的車輛設計。赴台灣教書後,約翰蓋格教授去年也與經典車業有限公司產學合作「保時捷997套件設計開發案」,帶領學生從前期的資料蒐集、繪製草圖、車子油土底架等,一直到後期車子3D掃描、建模及開模到可以進行量產,幫業主完成整個設計開發步驟流程。 \n \n約翰蓋格教授首先介紹包浩斯學校的歷史背景,以及包浩斯如何對世界設計與社會發揮影響力。他指出,創辦於1919年的包浩斯,為工業時代的設計教育開創了新局面,由沙龍藝術轉向應用藝術。約翰蓋格教授進一步談到,一個造型像壽司一樣的USB,看起來很新奇,但並不是算是一種好的設計,設計應該從人出發,就像包浩斯所提倡的「設計的目的是人,而不是產品!」 \n

  • 〈建築文創〉-鋼骨玻璃 火柴盒建物大奧祕

     凡.得.羅先生(Mies van der Rohe,1886-1969,簡稱密斯)是現代主義時代最有影響力的建築家之一。他是荷蘭人,到德國成名,後來被納粹趕到美國去,被芝加哥的伊理諾理工學院(IIT)接納,擔任建築系主任,與早已存在的芝加哥學派接上,一拍即合,發展為世界性的鋼骨玻璃建築的風潮。 \n 火柴盒的學問 \n 如在世界各地看到鋼架子鑲玻璃的匣子式大樓,都是他徒子徒孫的作品。 \n 對於一般人,鋼骨玻璃盒子恐怕談不上藝術或美感吧!其實不然。真正懂得美感的人就要從最簡單的火柴盒的欣賞開始。而這位密斯先生是專造火柴盒的專家。火柴盒的學問在哪裡呢?這要分別從大處與小處著眼。 \n 先說大處。這是從歐洲的古典文化中承襲而來的。古希臘與羅馬最受尊崇的建築是神廟,而神廟沒有什麼太多花樣,外觀只是一個上有斜屋頂的火柴盒。這些石砌的神廟四邊都是一排柱子。為什麼這樣一個簡單的外觀被視為偉大的藝術呢?奧祕之處在於比例,英文稱為「Proportion」,有一位學者譯為權衡。這是說,建築的高低與寬窄間,柱子的粗細與間隔的大小,要求適當,必須微調得好。這幾句話說來容易,做起來就難了。何謂適當?怎樣微調?需要學養的功夫可大了。適當就是達到古典美的標準。有了敏感的美學素養,才知道微調之道。 \n 密斯先生認為古典廟宇的比例都不相同,說明比例不一定在權衡,尋找美的極致。也可以利用比例來表達不同的感覺。比如柱子細長就有輕快的感覺,粗重就有莊嚴的感覺。樑薄就有飄逸的感覺,厚就有敦厚的感覺。比例的感覺如果掌握得好,建築表達的感覺是千變萬化的。雖然只是一個火柴盒,可以說很多不同故事呢! \n 大處在美與表現方面,小處在哪裡呢?小處就是建築構造的細節。在古希臘時代,細節也很受重視,但是密斯先生的注重細節,是從歐洲中世紀建築承襲而來的。以德國為中心的日耳曼族自中古以來就重視工藝,有匠、藝合一的傳統,與我國看不起匠人是大不相同的。 \n 沒有他們的工藝傳統,精緻的後期哥德式建築是不可能那麼精彩的,現代工藝的機械精神與後來的建築與工藝學校「包浩斯」也不可能產生。 \n 注重細節就是把構造細節當藝術看。中國建築中有一種構造稱為斗拱,就是來自建築的構造細節,可惜後來變成裝飾了。一個很巧妙的接頭,對於細心欣賞的人就是一件藝術品。所以現代藝術史上有所謂「構造主義」之說。這是做為中國人最容易忽略的美感。 \n 克朗館的結構之美 \n 克朗館是密斯在伊州理工學院校園中設計最用心思的一座。由於是建築系館,他同時是使用者,可以隨他的意發揮,所以最能清楚地表達他的建築理念。成為他一生事業的紀念碑是理所當然的事。我站在它的前面,四十幾年不見,仍然使我感動,使我為他嚴格的古典美學感到震撼。 \n 這座建築是一個簡單的長方形盒子,四面很近似。由於只有一層高大的繪圖房,及挑高的地下層,所以是扁平的。如果用一般的眼光來看,它只是一個鋼骨玻璃的廠房而已,無法看出其美妙所在。 \n 向仔細處看,可以看出它是中間無柱的大廳,屋頂是由大跨距鋼樑吊起來的。吊,意味著樑在上面,樓板在下面,因此樑與柱都是建築外觀的一部分。自正面看,高出屋頂的一系列樑頭成為正面視覺節奏的框架,自側面看,樑身的高度增加了外觀的紀念性。整個建築的鋼材都上了黑漆,是伊州理工學院校園建築的統一色調,簡單而莊重。 \n 看它的側面,發現它的美在於鋼材的組成。水平方向,在上面大樑懸吊下是支承屋頂的橫樑,及接近地面的支承地板的橫樑。垂直方面,大樑之間分割為六片,除了大柱外,柱間加了五根小柱。這樣水平、垂直的結構元素形成外觀的架構。在小柱之間,於一般建築高度處加一個橫框,使裡面很清楚的分為透明的上部空間與略有隱蔽性的活動空間。加上地板樑下面的地下層採光窗,就是三層玻璃面,下面的二層又加了一只直框,把視覺單元由大小五塊玻璃組成。 \n 比例的神祕力量 \n 說到比例,密斯與柯比意(Le Corbusier)是不相同的。柯比意認為比例就是數字的演作,所以他推演出一套黃金尺的理論。密斯同樣認為比例是美的奧祕所在,卻不相信純數字的理論。 \n 他並沒有說清楚他的依據,認為比例是表達的工具,自有其神祕的力量。用中國傳統的說法,就是「只可做,不可說」。 \n 我個人的解釋是比例不只是線段問題,用在建築上就產生音樂中韻律的效果。每一個牆面垂直的單元就是一個和聲,整個建築的立面就是反覆的節奏。和聲是由兩個潛在的秩序完成的,一是直角的關係存在於屋頂線與地板線之間,一是橫框的位置恰在中間,亦即其上高度略等於其下的高度。這一點,未必是密斯的原意,卻是在無意識之間做到的。(本文摘錄自《人與空間的對話》,博雅書屋出版) \n ◎建築與人文大師漢寶德的書寫在文字形體上顯得寬博而雍容,運筆上則沉著而雄渾,流露出寫作的高度自由與沈浸在自由的生命喜悅,這種特質非由臨摹可得,而是對於中國書法的一種洞見。漢寶德「人文書寫與生活美學藝術展」即起至11月25日止,於台灣文創會館開展,洽詢電話:(02)2321-7327。

  • 8月號文化快遞 出刊了

     8月號《文化快遞》出刊了!本期內容的封面故事為「2012臺北藝術節 定調喜劇」,8月2日至9月9日舉辦的第14屆臺北藝術節,以「喜劇」為主軸,提出「顛覆神聖-嬉笑臺北城」主張,策畫12檔精彩節目及1項國際藝術展覽,並以「臺北核心‧國際參與」的模式,媒合國內與國際藝術家聯手創作,推出多部世界首演作品,將使「顛覆」與「喜劇」成為今夏最重要的關鍵詞。 \n 呼應臺北市爭取「2016世界設計之都」的城市發展策略,今年臺北藝術節特別邀請德國德劭包浩斯基金會,為臺北量身打造「Play‧包浩斯」動態裝置展,同樣於8月2日至9月9日將在松山文創園區南向製菸工廠免費展出。透過影像播放、互動裝置、現場舞蹈演出等多元形式,探討如何延續、開展包浩斯創新法則,並邀請民眾透過參與,一同演繹這則開放式的包浩斯劇場發展史。 \n 歷年來「台北藝術進駐計畫」廣邀世界各地優秀並具實驗前瞻性的藝術家舉辦《舞上癮-跨領域表演實驗場》活動,本次邀請來自臺灣、德國、義大利、希臘、法國等6組藝術家,於台北國際藝術村及寶藏巖國際藝術村進行駐村創作,8月11日至9月16日之間,不間斷地發表跨界創作成果,有興趣民眾不妨前往觀賞,一起體會跨領域各種藝術可能性。 \n 其他專題還有「臺北第一暨臺北市文獻委員會成立60周年成果展」、「走訪芝山風華士林文化節」、「2012粉樂町 東區處處有藝思」;快遞藝評「不斷演出,才有可能創造經典」。更多精彩內容,請上《文化快遞》網站(express.culture.gov.tw)點閱,或至各捷運站、美術館等藝文場館索閱《文化快遞》。 \n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廣告)

  • 李奇茂、鍾正山 史博館雙個展

     被譽為「馬來西亞藝術教父」的鍾正山,如今與相識多年的好友李奇茂,即日起聯袂於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行《薰風藝遊──李奇茂、鍾正山雙個展》。 \n 除了為大馬當地引進設計美學思維、促進水墨畫在南洋的推廣,鍾正山還在中國創辦了數間現代設計藝術學院。出生於南洋的書香家庭,鍾正山早年就讀南洋美專時,充分領略到大馬多元文化薈萃之風,不僅對其創作產生影響,連後來創辦「馬來西亞藝術學院」時他也秉持著類似精神。1970年代的歐洲考察之旅,讓他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包浩斯(Staatliches Bauhaus),「他們把藝術與工業設計相結合的理念,影響了我後來對於傳統文人畫的創造,包括包浩斯理性與中國哲學精神的應用等等。」 \n 1980年代,鍾正山有機會到中國拜訪美協、美院等單位,發現儘管當時已然改革開放,但美術教育風氣仍屬閉塞,因此他決定將海外華人所見包浩斯辦學的經驗及理念,推展到大陸。與中國國家教育委員會討論下,鍾正山走了一趟大江南北,最後相中蒙古及雲南兩地辦校;因為邊疆少數民族文化特色,正好是滋養藝術家的搖籃。「我在校園裡傳播藝術與工業結合的理念,這跟中國傳統教學方法有距離;因為藝術院校是要培養有創意思考能力的學生,而非只會一味模仿技巧的工匠。」眼見近年來中國美術設計教育走向蓬勃之路,他也倍感欣慰。

  • 天價租零售商變陣應對

    天價租零售商變陣應對

     國際品牌以高租金搶舖位,本港舖位租金排名於過去兩季站於全球第二位,加上最低工資生效,以及環球經濟前景不明朗,令其他難以用逾倍的「天價租金」搶舖的零售商成本添壓,要變陣保生意增長。政府發言人指出,雖然訪港旅遊業和勞工市場仍然暢旺,應可繼續為零售業務提供一定支持,但由於外圍環境的不明朗因素與日俱增,因此必須保持警覺,並留意這些因素將如何影響本地經濟和消費信心。 \n 以代理銷售化妝品為主的莎莎(0178)主席及行政總裁郭少明坦言,租金上升窒礙本港業務拓展,今年上半年為9家店舖續租,租金平均升幅25%,部分升幅更超過40%,下半年有20間分店續租,其中7間將自動續租,其他13間需要再洽談。 \n 租太貴 莎莎半年僅增1店 \n 他稱,今年上半年原計劃開4家新店,但因租金昂貴,現只開了1家新店。雖然有租金壓力,但是其他方面的成本下降,使毛利率在期內得以上升,由去年同期的39.8%增加至41.3%。 \n 東方表行(0398)截至今年9月底,於港澳台及大陸共有106間店舖,其中港澳地區的分店因備受租金成本上升壓力,會通過部分自置舖位來控制成本。 \n 包浩斯經營成本飆發盈警 \n 以銷售休閒服為主的包浩斯(0483)預期,由於經營成本增加,及集團來自中國的溢利貢獻大幅下跌。截至9月30日止中期盈利將按年大幅下降,而要發出盈警。

  • 台灣舞者陳韻如大玩包浩斯跨界計畫

    台灣舞者陳韻如大玩包浩斯跨界計畫

     旅外的台灣舞者非常多,有一位頗為特別,她的服務單位不是劇院或舞團,而是建築界聞名的德國包浩斯基金會。畢業自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曾是德國德紹(Dessau)國家劇院芭蕾舞團舞者的陳韻如(見圖,許正宏攝),近一年來參與了包浩斯基金會的《Play Bauhaus》計畫,實驗舞蹈、空間與建築三者間跨界互動的表現可能。 \n 以建築聞名的包浩斯基金會二○○○年開始一項顛覆傳統又具實驗性的《Play Bauhaus》計畫。陳韻如表示,過去包浩斯的設計給人的印象多半是簡約實用的、冷冷的,為了創造包浩斯新形象,基金會找上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合作,包括音樂、劇場、舞蹈,重點在於活化包浩斯在當代藝術的各種可能。 \n 目前《Play Bauhaus》已到過日本東京大學、布拉格劇場展、德國的德雷斯頓美術館等地演出,明年還將到希臘、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 \n 七十三年次的陳韻如,大學畢業後背上行囊到歐陸流浪,找跳舞的機會。二○○九年她進入德國德紹國家劇院芭蕾舞團,而包浩斯學校就在同一個城市。在一次包浩斯學校與舞團的編舞合作上,陳韻如被包浩斯的舞台藝術總監布魯門(Torsten Blume)相中。 \n 陳韻如回憶,當時她在一旁暖身,「瑜伽與太極導引」,可能因為她的暖身方式跟別人不一樣,布魯門找她聊天。幾次約談後,陳韻如逐漸認識包浩斯基金會與《Play Bauhaus》。去年她和舞團約滿,以編舞者與舞者的身分加入布魯門負責的《Play Bauhaus》計畫。 \n 陳韻如長髮、挺鼻、豐唇,她爽朗的笑容、大剌剌的動作與率真令人印象深刻。陳韻如的母親是前田徑國手呂明秀,父親也是畢業自輔大體育系的運動好手。她學舞的路上,從韻律、芭蕾、民俗到舞蹈科班都學過,好動的她不甘於此,還學了跳街舞、爵士。「對我來說,多元化的身體動作就是生命力量展現的方式。」 \n 「反叛因子很強大啊我!我就不懂,為什麼跳舞一定是腳要抬得頂高、身體線條延展到極致才是美?」因此,她的履歷上,還曾經擔任體適能教練、街舞比賽冠軍,也曾為蘇打綠、陶喆等藝人的大型演唱擔任編舞。 \n 她說,古典芭蕾沒有不好,「我還是很愛,但那其實都在重覆歷史與技巧。我什麼舞都跳,其實就是一種對傳統的反叛。」陳韻如的母親不但是成功的運動員,退休後轉任教職,還開了一間體適能機構,大家都一直問陳韻如什麼時候去幫媽媽處理事業,加上她觀察到在台灣舞蹈環境限制大。三年前她選擇出國自由跳舞。 \n 她認為包浩斯基金會的計畫:「他們想實驗的,跟我渴望的自由一樣,都是要顛覆一些既有的框架。」

  • 提攜下一代舞者

    提攜下一代舞者

     台灣下一代舞者的舞台在那裡?繼新銳編舞家周書毅以「官不辦民來辦」的精神,推出「下一個編舞計畫」之後。長年在台北藝術大學培育下一代舞者的編舞家何曉玫,也啟動「鈕扣 (New Choreographer)」3年計畫,每逢暑假,邀請在海外發展的台灣年輕舞者「回家」起舞。 \n 即將於8月12日在林口廣藝廳演出的兩枚「鈕扣」,分別是目前在以色列巴希瓦舞團擔任舞者的李貞葳以及擔任包浩斯基金會舞者的陳韻如。兩人將以「自編自舞」的方式,展現在國外闖蕩的實力。 \n 以色列對於台灣是陌生的國度,對於以色列的了解,多半來自電視上的負面新聞,2年前在美國習舞的李貞葳,通過了巴希瓦的徵選,個性獨立的她,在家人支持與擔心下,勇闖台拉維夫。 \n 巴希瓦是全球著名現代舞團,對李貞葳來說機不可失,她說台拉維夫其實很像歐洲城市,沒有外界想像的恐怖。不過一次舞團的法國行,讓她嚇到了!「我們到蒙佩里耶演出,上台前有人鬧場,揚言威脅,我們被關在後台,完全不知前台的狀況,事件結束後,走上台起舞那瞬間,真想放聲大哭。」 \n 陳韻如是「舞林」高手,街舞、芭蕾、現代舞都難不倒她,目前為旅德自由舞者,今年起參與德國包浩斯基金會的編舞計畫。陳韻如說,包浩斯學院是現代設計的先驅,她參與的計畫主要討論空間和肢體的關係,之前才在布拉格國際劇場展演出。此行回台,陳韻如將帶來舞作《Playback》,以玩自己的背部為發想。

  • 新書布告

     尼可拉斯‧法克斯‧韋伯著,吳莉君譯,臉譜出版,650元;藝術 \n ■包浩斯人 \n 本書是1920年代以降德國威瑪與德紹時期,包浩斯藝術設計學校一群創作者的傳記合集。包括保羅‧克利、康丁斯基、葛羅培等現代主義大師,他們相知相惜,但也會爭吵鬥氣、分門別派。全書透過藝術家的私密生活及品味個性,呈現出包浩斯人的藝術風采。 \n ■一看就懂台灣博覽 \n 遠足地理百科編輯組著,遠足文化,450元;工具書 \n 台灣歷史上,農、林、漁、礦業及特色工藝都曾有過輝煌篇章,稻米、鳳梨、樟腦、砂糖、茶葉等都曾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產地。本書從歷史發展、產業技術及民俗文化等角度,透過豐富圖文闡述傳統農業的特色,是台灣產業文明的紀錄,也是台灣人經濟文化的共同記憶。 \n ■父親的手 \n 麥倫‧尤伯格著,謝維玲譯,大家出版,280元;回憶錄 \n 作者的雙親都是失聰的聾人,他從小扮演著家人與外界溝通的窗口,曾疲憊怨懟,也曾因目睹失聰者不被理解而無力沮喪。在轉譯有聲訊息和無聲手語的過程中,他找到了超越聲音的語言力量。藉著回憶父親以手代口飛舞訴說的身影,帶領我們聽見無聲世界的動人語言。

  • 極簡、幻視圓石鼓設計 開展

     東方技術學院接受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委託辦理之「極簡、幻視 七十二面圓石鼓設計展」,即日起於文化中心藝術大道上展出。 \n 該展結合歐洲最重要的藝術家和亞洲日本的設計平面大師的作品,每個石鼓燈箱一面為約瑟夫.亞伯斯的極簡抽象作品,另一面為福田繁雄的極簡具象作品。 \n 不同時期、不同國家的2位設計大師作品相互呼應,巧妙結合東西方的藝術設計。 \n 該校表示,約瑟夫.亞伯斯是20世紀最重要的藝術家與教育家之一,是包浩斯學院最早期的學生,首位以畢業生身分被拔擢為教師,亞伯斯參與並見證了包浩斯學院每一階段的歷程,也在其最重要的現代主義轉型過程擔任旗手角色,更是將包浩斯理念在美國發揚光大的關鍵人物。 \n 而福田繁雄則是日本當代視覺設計大師,與崗特‧蘭堡、西摩‧切瓦斯特並稱為當代「世界三大平面設計師」,甚至被譽為日本平面設計教父,他的設計理念及其設計作品所取得的成就,對當代平面設計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n 為此,東方技術學院特別成立了福田繁雄設計藝術館,典藏福田捐贈近兩千幅的世紀代表作,並且運用其作品,來更多元的推展該校的設計教育。 \n 該校指出,從這兩位大師作品中找到圖像的樂趣,探究兩位大師級人物的創意、手法和他們對設計的堅持與貢獻。 \n 「極簡大用:包浩斯巨匠亞伯斯」展和「錯視.幻影:福田繁雄設計典藏展」,目前分別在高美館和駁二藝術特區展出,展期至8月1日止,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前往觀賞一覽大師風采。為呼應前2項展覽,東方技術學院受文化局委託,特別籌畫了「極簡、幻視 七十二面圓石鼓設計展」,製作了七十二面匠心獨具的石鼓安放在高雄市文化中心的藝術大道上,讓民眾能更貼近領略2位大師的作品。

  • 包浩斯告訴我們的事

    威廉‧史莫克著,吳莉君譯,臉譜出版,360元;藝術 標舉簡潔實用原則、幾何美學及以設計改造社會理念的包浩斯,幾乎是現代設計的同義詞,影響當代藝術和建築甚深。本書以大量精緻的手繪插圖,呈現包浩斯的歷史及今日風貌,在後現代繽紛多元的當前,強調現代主義的設計原則與典範,創造有意義的秩序而不致耽溺於復古的鄉愁。

  • 包浩斯風格 影響現代建築、藝術

    包浩斯學校當初成立目的,是希望成為結合建築、工藝與藝術的學校。包浩斯對現代建築的影響深遠,主張建築造型和實用機能合一,因此今日提到「包浩斯」已不單指的是學校,而是一門風格流派的統稱。 \n除了建築,包浩斯對藝術、設計、現代美術和教育等各方面都有深刻的影響。 \n包浩斯一九一九年成立於德國威瑪,之後又陸續遷移到德紹與柏林,創辦人沃爾特.葛羅佩斯本身就是一位建築師,在此任課的老師包括大名鼎鼎的保羅.克利、康丁斯基等人,而約瑟夫.亞伯斯則主要負責玻璃藝術工坊。 \n一九三三年在納粹壓迫之下,包浩斯宣布關閉,葛羅佩斯、亞伯斯等人躲避到美國。包浩斯的設計和教育理念理念因而在美國發揚光大,葛羅佩斯後來當了哈佛大學建築系主任,亞伯斯在北卡羅萊納州黑山學院和耶魯大學任職。 \n為了紀念包浩斯創校九十周年,二○○九年起歐美各地相繼舉辦紀念展與研討會,而高美館推出的「極簡.大用:包浩斯巨匠亞伯斯」,是一九八八年紐約古根漢美術館舉辦的「亞伯斯百歲冥誕紀念展」之後,最完整的一次回顧展,呈現這位包浩斯重要旗手的創作概念以及各階段代表作,包括移居美國後創作的版畫、色彩研究和「向方形致敬」等代表畫作。

  • 包浩斯巨匠亞伯斯特展 呈現極簡美學

    現代人喜歡簡約風格家飾設計,單純的線條製作成的桌椅造型,搭配紅、黃、藍等色塊,呈現簡單俐落的視覺感受。像這樣的設計風格,其實是受到廿世紀初期包浩斯流派倡導的設計概念影響。高雄市立美術館現正舉辦「極簡.大用:包浩斯巨匠亞伯斯」特展,這也是亞洲首次舉辦亞伯斯的個展。 \n高美館此次共展出「包浩斯」靈魂人物約瑟夫.亞伯斯(Josef Albers)創作生涯的二五○件代表作。包浩斯是包浩斯學校的簡稱,這是一所德國的建築和藝術學校,一九一九年由建築師葛羅佩斯(Walter Gropius)創立,主張建築、藝術和設計都應該兼顧造型與實用機能,並鼓勵繪畫、建築等跨領域的合作,也強調回歸手工製作等。亞伯斯進入這所具實驗精神的學校就讀,畢業之後轉任教職,成為從包浩斯學生變成包浩斯教師的第一人。 \n就讀包浩斯 學生變教師第一人 \n亞伯斯一八八八年生於德國工業小鎮波特魯普,一九七六年卒於美國康乃狄克州。亞伯斯的父親是木匠兼油漆匠,喜好彩繪玻璃製作和組裝設計,此外還有音樂長才,精通長笛、大提琴、喇叭、大提琴和豎笛。亞伯斯受到父親的影響甚深,因為他在進入包浩斯就讀之初,第一個藝術突破就是鑽研如何把廢棄的玻璃瓶罐當成創作的素材。 \n亞伯斯的玻璃藝術並不是吹製出各種形狀的玻璃容器,而是把玻璃當成平面構圖的素材,如在高美館展出的作品《無題》和《公園》,畫面是由一堆小正方格玻璃片拼組而成,並塗上各種顏色,看起來就像建築外觀貼的小磁磚,營造出視覺的韻律感。 \n喜歡玩方形 在學創辦玻璃工坊 \n亞伯斯是包浩斯玻璃藝術工坊的創辦人,當時他還是包浩斯的學生,日後擔任教職的時候,玻璃工坊更由他職掌。不過,一開始,亞伯斯的玻璃藝術並不被看好,第一學年結束之前,校長葛羅佩斯還告訴他,如果要繼續玻璃藝術的創作,可能無法繼續在包浩斯求學。 \n然而,亞伯斯並未妥協,年終學生作品展仍執意展出玻璃作品。沒想到獲得好評,校方不僅同意他繼續研究玻璃藝術,甚至請他設立玻璃藝術工坊。 \n無論藝術創作或家具設計,「極簡美學」都是亞伯斯追求的目標,他非常喜歡使用方形,藉由方形設計出造型極簡、又具實用機能的產品,儼然成為他的正字標記。一九二三年,亞伯斯應邀為校長辦公室接待室設計的裝潢,就是最典型的範例。 \n高美館展出 打造其經典接待室 \n亞伯斯為接待室設計展示櫃、吊燈、五張折疊椅和彩色玻璃窗等,幾乎就是由大小不一的方形設計而成,一派簡約的風格。可惜,這些原作據說已全部遭到戰火摧毀。過去十年,後人依照當時的舊照片製作出仿製品。為了重現八十年前的場景,高美館特別依樣打造出這個接待室,並陳列了這些仿製品。

  • 亞伯斯亞洲首展 明高美館見客

    亞伯斯亞洲首展 明高美館見客

    高雄市立美術館從三日起推出約瑟夫‧亞伯斯完整回顧展,這是亞伯斯在亞洲的首次個展,也是一九八八年紐約古根漢美術館亞伯斯百歲冥誕紀念展之後,最完整的一次回顧展,整個活動由高美館獨立籌畫自製,也是首次創舉。 \n展品由約瑟夫與安妮.亞伯斯基金會典藏,涵蓋各階段重要作品,從早期畫作到包浩斯時期的玻璃創作、攝影、家具設計與印刷字體設計,到移居美國後的版畫、形式結構研究、色彩研究與最具代表的「向方形致敬」系列畫作。 \n也包含向德國德紹包浩斯基金會,借展的教學作品,共有近二五○件作品,盡覽由亞伯斯詮釋的包浩斯現代設計經典,沉醉他所創作的「形色」合鳴藝術樂章。 \n其中葛羅佩斯校長辦公室的接待室,從彩繪玻璃窗、燈具、展示櫃都以方形設計為原則,原始作品已毀於戰火,基金會進行考究,過去十年逐一仿製,首次重現世人眼前。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