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北川縣的搜尋結果,共12

  • 北川景子當媽像戰爭一樣

    北川景子當媽像戰爭一樣

     日本女星北川景子今年9月上旬生下與老公DAIGO的女兒,正式成為人母,11月初就在新片《死亡醫生的遺產》完成記者會上以俐落短髮露面,積極重返演員本業。  北川景子自《美少女戰士》劇集出身,2004年該劇播畢至今雖已逾15年,北川景子、澤井美優、泉里香、安座間美優、小松彩夏主角5人仍感情融洽,每年選在成員生日時舉行「戰士會」聚集,必成為當日娛樂焦點話題,今年在10月11日小松彩夏生日當天會合。當年在5人中處於配角位置的北川,雖已站上一線演員地位,卻從不避諱自該劇出身的背景。  育嬰新手人氣旺  工作態度認真謙和的北川景子2016年與歌手DAIGO結婚,今年9月生下長女,提到新手育嬰,北川形容「跟戰爭一樣,在家裡跑來跑去不知道在慌什麼。真的是拚了命。」周刊拍到他們夫妻倆帶著小孩的模樣,北川將睡著的小孩抱在懷中,散發慈母之光,42歲的DAIGO則一旁幫推嬰兒車,對話時兩人不時相視而笑,十分幸福。她日前6度蟬聯「最想成為她的面容」女藝人之首,升格媽媽絲毫不影響人氣。  日媒探聽出DAIGO與北川景子位於東京一等地段的住宅規格,建築今年1月才竣工,3月他們為準備迎接第一個孩子誕生搬到現址,地點、環境皆宜,家中房間天花板挑高,開闊豪華。北川遷入新居的同時,「救兵」北川爸媽也從神戶搬至東京,與夫妻同住大樓的不同樓層,主要為幫忙北川做生產準備,媽媽還親自打點三餐,讓DAIGO對岳母大人十分感激,家庭關係良好。  DAIGO的祖父是日本前首相竹下登,在家鄉島根縣盛傳DAIGO本人或是他的孩子未來將出馬從政,為名副其實的「華麗一族」。而北川家也不遑多讓,日前日媒爆料,北川父親是日本最大機械製造場三菱重工的重要幹部,北川在家對父親說話得用敬語,家教嚴格。  產後工作不鬆懈  日演藝圈女性藝人為求能延長演藝壽命,結婚生子後紛紛轉型「媽媽藝人」,競爭激烈,11月27日北川景子首度在ORICON「第5屆最喜愛媽媽藝人排名」入榜即奪冠,還引發資深媽媽藝人吃味發文表示不滿。北川產後立即投入工作,明年1月20日在台上映的《約定的夢幻島》中,北川與渡邊直美共同演出把孩子養給鬼吃的孤兒院媽媽;另一部明年1月15日在台上映的新片《死亡醫生的遺產》裡,北川則與綾野剛扮警視廳搜查搭檔緝兇,當中北川賞綾野一巴掌正中臉頰,魄力十足。

  • 日本正妹撞臉北川景子 6年後現況太衝擊

    日本正妹撞臉北川景子 6年後現況太衝擊

    誰說瘦才是美,有人變胖反而爆紅。日本有一名混血正妹,長相神似女星「北川景子」,原本抱著明星夢隻身至東京念書,希望可以成為偶像明星,豈料她的老師卻告訴她,必須再瘦10公斤才有紅的機會,她索性放棄並勇敢做自己,如今竟胖到114公斤,沒想到反而爆紅。 27歲「大橋ミチ子」(Michiko)出生於栃木縣,父親是日本人,而母親則是美國人,混血的她更撞臉女星「北川景子」,高中畢業後為了明星夢,因此她帶著6萬日圓的積蓄,獨自勇闖東京就讀偶像培育學校,以半工半讀的方式生活,僅管日子過得很辛苦,但只要想到能出道,一切都值得。 大橋ミチ子身高167公分,當時僅有54公斤,豈料老師卻告訴她,想到出道走紅,就必須再瘦10公斤,這讓她難以接受,因為為了減重,她還負債200萬日圓,報名減重課程,沒想到仍沒有機會出道,在經濟的壓力下,她最終選擇放棄,甚至過著暴飲暴食的生活,短短半年就胖了20公斤。 大橋ミチ子在因緣際會下,看到雜誌封面上的女星渡邊直美,讓她產生擔任大尺碼模特兒的想法,沒想到竟成功出道,甚至意外受到關注,2018年更加入胖妹女團「BIGANGEL」,能歌善舞的她還成為隊長,特殊的女團形象,讓每場演唱會的門票都銷售一空。 日本綜藝節目《有吉反省會》先前還拍攝大橋ミチ子的日常,只見她一睡醒後,幾乎沒離開過床鋪,就連早餐也是叫外送,甚至一餐就吃進3個漢堡,下午在透過外送,訂了2杯手搖飲,毫不在乎身材的生活方式,讓不少網友直呼好真實,6年的時間內,她就胖到114公斤。

  • 藝味取經 邱鏡淳赴香川縣

    藝味取經 邱鏡淳赴香川縣

     新竹縣政府「2016年日本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參訪團,19日在台北駐大阪經濟文化辦事處部長洪英傑與藝術家林舜龍陪同下,赴日本香川縣拜會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總監北川,縣長邱鏡淳並當面向北川先生取經如何辦好國際性藝術活動的訣竅。  縣長邱鏡淳表示,擁有山、海、湖美麗景致的新竹縣,其實具備了國際性藝術活動的硬體需求,軟體部分即要藉重北川先生的經驗,北川總監則肯定邱鏡淳對文化的用心,而新竹縣又具有先天地理環境,非常有潛力,相信可以辦得很成功。  邱鏡淳表示,藝術文化產生鏈是長時間非一蹴可幾,就像新竹縣所推動的「1線9驛台灣漫畫夢工場」,經過時間的淬鍊已成氣候,希望串聯張學良文化園區,讓整個台3線從點、線、面逐步發展。而新竹縣政府也有信心將具有山、海、湖天然美景的新竹縣,介紹給國際認識。  北川則表示,香川縣在日本雖屬於一個小縣,但藉由辦理大型的國際藝術活動,全世界的藝術家與旅行者都到瀨戶內來,讓香川縣變成了家喻戶曉的縣,創造許多無形的價值;他認為新竹縣也可以,而且潛力無窮,相信辦理國際性藝術活動可以很成功。

  • 共通點竟是出身地!近期日本演藝界結婚潮♡

    共通點竟是出身地!近期日本演藝界結婚潮♡

    於2016年5月發表結婚的日本女星上野樹里(Ueno Jyuri),與TRICERATOPS樂團的主唱,和田唱(Wada Syo)♡其實最近在日本的藝能界正掀起一股結婚潮,但其中有共通之處喲~那就是出身地都是在兵庫縣的日本女演員,竟一個一個都步進了禮堂♡因此就要以最近人氣且火紅的情侶檔,來大膽預測,接下來可能會步入禮堂,出身於日本兵庫縣女演員吧! 上野樹里&和田唱♡ 上野樹里,是在日本兵庫縣的加古市所出生♪雖然上野樹里平時都說著一口東京標準話,但私底下她其實是說關西腔的樣子哦!因此使用標準話說敬語的時候,有時會變得有點奇怪(笑)。想像一下在和田唱面前,說著關西腔的上野樹里……一定非常可愛,讓人光想就感到很療癒和甜蜜♡ 北川景子&DAIGO♡ 北川景子(Kitagawa Keiko),也是出生於兵庫縣神戶市♪高中2年級時,被神戶的模特兒經紀公司給挖掘,就這樣順勢出道了。國中的時期,則是以將來要成為一名醫生為目標,認真學習理科的理科系女孩。順帶一提,和田唱與北川景子的老公DAIGO都是東京都出生的喔♡該不會在神戶出生的女演員們,有著容易與東京出生的男性交往,這樣的傾向也說一定。 相武紗季&一般男性♡ 與一般的日本男性結婚,讓很多日本男人非常難過的相武紗季(Aibu Ski)♡相武紗季出生於,有著響亮名氣寶塚歌劇團的兵庫縣寶塚市。而媽媽跟姊姊都曾是Takara-sienne(寶塚團員的暱稱)喲♪國高中時期,目標是成為像姐姐這樣完美並且是寶塚劇團中的成員之一,說不定有著戀姊情節。 現在也感情相當好的相武姊妹檔♡相武紗季也有提到,她能夠有今天,全都是「姊姊的功勞!」。家庭非常和睦,且努力認真的相武姊妹~真的是非常迷人♪ 藤原紀香&片岡愛之助♡ 藤原紀香(Fujiwara Norika),則是出生於兵庫縣的西宮市。大學時代的生活重心也幾乎都在兵庫縣,曾就讀神戶女子大學喔♡大學時期的她,參加了「日本小姐選美大賽」,眾望所歸地獲得了日本小姐的殊榮☆接著就出道踏入了演藝圈。藤原紀香還曾擔任,家鄉西宮市交通安全宣導活動中西宮署1日署長的活動喔♪針對此活動,有感發表的說到「這是我出生並養育我的地方,若是能藉由我的力量減低事故發生機率,我當然義不容辭。」〜完全展現出對家鄉深深的愛意。 下一個結婚的說不定是她!?兵庫縣出生的藝人大預測♡ 最近有著熱戀傳聞的,戶田惠梨香(Toda Erika),及加瀨亮(Kase Ryo)♡(相關文章連結:https://i.4meee.com/articles/view/11000576)戶田惠梨香,是出生於兵庫縣神戶市灘區的地方。平常說話時聽說和上野樹里一樣,都是使用關西腔喔!因為共同演出電視劇,發現個性合拍的2個人~對此一系列電視劇的熱衷粉絲們,也表示「希望兩人能快點結婚!」♡演藝圈的情侶檔,大多選擇在生日的季節時登記結婚。而戶田惠梨香是8月生的,說不定在今年的夏天,我們就能聽到好消息了哦♪ 接著則是,傳聞正在跟野村周平(Nomura Syuhei)熱戀中的水原希子(Mizuhara Kiko)水原希子,她雖然出生地是美國的德克薩斯,不過卻是在日本兵庫縣的神戶市長大喔♪而熱戀的對象野村周平,也是兵庫縣神戶市出生的喲!說不定就是因為同樣是神戶市的關係,才會讓彼此之間的話題這麼合拍♡ 持續報出結婚喜訊的,出生於日本兵庫縣的女藝人♡大家都教養的良好也都非常有氣質~若有是兵庫縣出生的女藝人妻子,丈夫們感覺就會很幸福♪接下來也希望他們永遠恩愛,白頭偕老⋯⋯♡

  • 超大洪水 四川北川縣城成澤國

     中新社報導,四川綿陽一帶近日連降豪雨,北川老城「雅安地震遺址」遭遇50年來最強洪水,北川大酒店遺址、遇難公墓等全部被淹。  新華社與中新社報導,4日開始,北川唐家山堰塞湖區域普降暴雨,8日下午開始,北川縣累積雨量已達285毫米,使唐家山堰塞湖水位升高5.5公尺。  最大流量近每秒5000立方公尺的洪水傾洩而下,淹沒老、新城區,老城8成遺址浸泡在洪水中,最深積水達7公尺,導致部分區域供電、供水、道路全部中斷。  官方目前已出動救援隊伍疏散沙壩、鄧家等地2019名民眾,用摩托艇救出在老城來不及撤離的工作人員。同時,指揮部對老縣城實施封閉管理,除搶險救災人員外,一律禁止進入。  中新社報導,老城除6名工作人員和水文監測人員未及撤離外,無傷亡傳出。新華社則指北川全縣2人失蹤,15個鄉鎮4萬2000人受災。1020709

  • 合肥晚報-新北川縣分房的啟示

     四川省北川新縣城建成後,通過搖號公平、公正、公開地將1萬多套住房分給了1萬多戶居民。縣長和農民一塊兒搖號,副縣長的樓上住著「煮飯的」。放眼當下,新北川所發生的這條分房新聞,是一個有正常思維的人所不能不承認的事實:一位廳級官員、一批縣級官員、更多手握實權的官員和最底層的百姓一起搖號分房,縣長和農民住在一個單元裡,在當今中國,除了北川,還能找出來多少?  北川這次利益分配新機制是現代政治文明的體現,是以民為本、執政為民的最好宣示,儘管它是無聲的。為了制訂《北川羌族自治縣老縣城建成區入住新縣城居民安置辦法》等相關文件,有關部門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群眾代表、村社幹部等各方人士,足足研究了8個月,直修改到第39稿才定下來。而這個安置辦法的一個政策底線就是「官民一致」。  如今,很多不穩定因素,歸根到底在利益機制的不平衡,有時為實現傾向權貴的目的,千方百計隱瞞真相,輿論曝光後還強詞奪理,這怎能不引起群眾的憤怒?如果像北川這樣在利益分配機制上人人平等,公開透明,體現公平正義,還會有「群體事件」嗎?  (摘自《合肥晚報》2011-5-12,作者江錫鈺)

  • 災民再婚再育 川震重建重點

     北川是一個羌族自治縣,縣內的擂鼓鎮貓兒石村,如今已經改名為「吉娜羌寨」,「吉娜」在羌語中代表「美麗的女神」的意思,藉此,吉娜羌寨想走出一條靠著少數民族風情,發展農家樂及特色旅遊的路子來。  王孝萬是吉娜羌寨的村民,他和妻子劉賢惠兩人共守著一棟羌族特色房子,他們是吉娜羌寨新起農家樂經濟的一員,但王孝萬、劉賢惠有著和別人不同的故事。王孝萬早年喪偶,劉賢惠則是在地震中失去了丈夫,由於災後的協力重建,兩人逐漸培養起感情,王在○八年底向劉提出了結婚請求,但苦於劉的兩個女兒「感情上無法接受」,王、劉的婚姻遭遇困難。  隔年三月,昔日有「共青團第一美女」稱號的大陸國務委員劉延東來到了吉娜羌寨視察,獲曉此事後,劉延東親自為王、劉兩人向其子女說項,做了許多「思想工作」,最終才促成此段良緣。王孝萬、劉賢惠在○九年四月順利成婚,並開始共同經營農家樂,名為「羌族農家菜館」。  劉延東是不是管太多了?國務委員已經是大陸「黨和國家領導人」的一員,這個級別的「大官」竟然插手老百姓的婚姻「小事」?  事實上,在汶川災後重建的過程中,為了協助再組幸福家庭,不只「再婚」,甚至「再育」都被大陸官員視為「大事」來抓,絕非「小事」。  汶川地震當年,大陸就啟動「再生育服務工作」,地方工作人員一開始先進行調查摸底、建立檔案,而後就是提供各類免費服務,包括孕前保健、孕期保健、產後隨訪等,以北川縣的計生(計畫生育)服務站為例,災後三年來,共有八八一名「再生育服務對象」成功受孕,震後已有七○五名「再生育寶寶」順利誕生。  和北川計生服務站一起聯合辦公的是北川心理衛生服務中心,如果一些被列為「再生服務對象」,因深深沉溺於對罹難子女的傷痛中而無法接受「再生育」計畫,就由此心理衛生服務中心承擔起「思想工作」的任務。  這項工作,外人看來,總覺得怪,但也是講究「務實精神」的「中國特色」之一。為迎接媒體訪問團的到來,北川計生服務站召集了一群「再生育寶寶」,一時間,現場童聲童語,母親抱著稚齡的兒童,身旁多是滿眼關切,一會整理背巾、一會撥弄小孩髮稍的婆婆。一個「再生育寶寶」的出世,確實拯救了一個受災家庭。  趙太蓉在地震中失去十六歲大的兒子,三年後,她笑容再現,全靠一歲多的小兒子。她說:「有了孩子帶來了希望嘛!沒有孩子我們肯定還生活在地震的陰影中。」

  • 援助川震 各省「比、學、趕、超」拚佳績

    援助川震 各省「比、學、趕、超」拚佳績

     汶川地震災後重建的一大特色,是在大陸中央的部署下,十八個省市對口支援四川省十八個重災縣。根據統計,至今年三月底止,大陸十八個省市共對四川地震災區投入七六二.五八億元人民幣援建資金,援建隊伍超過卅一萬人。  對口援建是以一個省(直轄市)對一個縣或縣級市為原則。例如受災嚴重的什邡市、綿竹市都為縣級市,分別由北京市、江蘇省對口援建,隸屬於綿陽市(地級市)的北川縣,則由山東對口援建。此外,各個省又把對口任務分解到地級市一級,例如廣東省對口汶川縣,往下分解的結果,汶川縣的映秀鎮交由廣東東莞市負責,水磨鎮則由佛山市負責。  這種對口援建方式,一方面反映出「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中國特色,另方面,又顯示出大陸中央的匠心獨具。採訪地震災區時,由綿陽市區到北川縣城,再轉往德陽的什邡市、紅白鎮,汶川縣的映秀鎮、水磨鎮等地,可以看到一些對口援建省市的相互競爭痕跡,甚至一個省內,東莞援建映秀、佛山援建水磨,也同樣出現相互攀比情況,在「比、學、趕、超」的氛圍下,各方都企圖做出最好的成績。  佛山援建的水磨鎮,古色古香的建築,充滿「黃飛鴻」影跡;東莞援建的映秀鎮,則包含東莞人的現代化觀念及各種巧思。走到北川,則又是另一番景象,嶄新的建築、漂亮的街道、寬闊的馬路,在在顯示出援建者的用心,但在這裡,你看不到「山東」兩個字。據指出,這是山東省最高領導下的令,在援建北川的政治任務中,「山東」要形於無形。  然對口援建也有它的限制,硬體建設做完了,對老百姓的經濟生活,多數援建者設計一戶一店舖,而這樣的設計,必須以旅遊業繁榮為前提。對此,四川省常務副省長魏宏說,他不願意用災區旅遊這個詞,但四川災區確實成為吸引遊客的景點之一。  根據四川省政府統計,四川○九年的旅遊收入是一千四百多億元人民幣,比大地震發生當年成長了三四.八%,一○年四川旅遊收入更達一千八百多億元人民幣,再度成長二八%,其中,災區旅遊是重點項目。  事實上,更多的災後重建工作必須落實在四川各級地方政府部門身上。在總結此次震災經驗問題時,張通榮說,城鎮對外道路的設計應該是環狀的,這樣就有兩條出入的通道。當時映秀就因為單一通道遭到破壞,加上通訊失聯,整個城鎮形成一個孤島。  此外,映秀避開地震斷裂帶,在全鎮新建六個避災廣場,一旦災害發生,上萬人在兩分鐘內可以全部疏散到安全地帶;重建工作是政府災民的共同負擔,張通榮強調,要讓老百姓學會感恩,不能麻木,不能一切靠政府、靠外援。

  • 川震重建 硬體跨進了50年

    川震重建 硬體跨進了50年

     編按:發生於二○○八年五月十二日的「汶川大地震」,造成死亡、失蹤人數總共近九萬人,重創約五十萬平方公里的中國大地,其中,四川省北川縣、綿竹市、什邡市、汶川縣等地受災最為嚴重。在「汶川大地震」屆滿三周年前夕,四川官方宣示重建工作已完成九二%,將於今年九月底全部完成,本報特派記者朱建陵前往採訪,探討災後重建、四川取得的經驗教訓,以及受災戶的生活現狀。  四川綿陽市南山中學是一所具有百年歷史的學校,在汶川地震中,學校雖然沒人傷亡,但校舍和教學設施嚴重受損。三年後的今天,在澳門五千四百萬元人民幣援助下,校園、校舍煥然一新,校長吳明禹在導覽媒體記者參觀校園時,指著背後一棟興建中的大樓說:「這將是一座圖書館,我們學校百年的歷史中,還沒有一座自己的圖書館。」  德陽市所轄、位於什邡市的紅白鎮是原址重建的典型。什邡市與汶川只有龍門山一山之隔,直線距離不到廿公里,在川震中整個城鎮瞬間被夷為平地,遇難失蹤超過一千人,但如今透過硬體重建,紅白新鎮已被譽為「深山之中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奇蹟」。現年才卅歲的紅白鎮年輕鎮長李得立說,與地震前相比,紅白鎮的城鎮建設跨進了廿年。  廿年可能是一個比較含蓄說法,汶川縣長張通榮說,是跨進了五十年。此次川震的震央,位於汶川縣映秀鎮區南方的山坳處。回憶起川震初期的新聞報導,所有海外媒體記者都是趕赴成都後、西進都江堰市,而後就被阻斷在汶川縣映秀鎮之前。但如今的映秀鎮,已成為一個旅遊小鎮,旅遊景點包括防震減災示範區和「汶川大地震」震中(央)紀念地。  由都江堰進入映秀鎮之前,有一條叉路可以通往水磨鎮,如今的水磨鎮,在廣東佛山市的援手下,一個原本以農業、工業為謀生手段的小鎮,已轉型為一個以「古鎮遊」、「農家樂」為號召的宜人之地,甚至被聯合國授予「全球災害重建最佳範例」稱號。  在水磨鎮,為印證「跨進五十年」的說法,汶川縣長張通榮指著背後美麗建築說:「以前這地方連公共廁所都沒有,現在我們有了遊客中心。」事實上,負責汶川地震災後重建工作的大陸國務院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仇保興就說,依據重建構想,重建並不是簡單的建物恢復,而是一種「超越式的重建」。  北川縣城位處山坳,汶川地震引發山體滑坡幾乎埋掉縣城,死亡、失蹤人數近二萬人。以城區北川中學為例,背後的景家山滑坡掩埋學校,師生一千餘人罹難。  今天的北川新縣城已經異地重建,並由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命名為「永昌鎮」,而舊縣城內,倒塌、傾斜、龜裂的樓房與破碎的道路,全數維持原貌,成為一座為保留地震遺跡而存在的「龐貝城」。  汶川地震的災後重建,不只再一次展現了「中國速度」,在工程品質的追求、貪汙腐敗的防範上,也都創下了典範。  在說明汶川地震災後重建情況時,四川省常務副省長魏宏說,災後重建預計投入八千六百多億元人民幣,如今已經完成投資九一%、超過七千八百億人民幣。他說,短短兩年多的時間裡,在一個相對集中的地區,密集投入了如此天量的政府資金,而目前並沒有出現資金方面的大問題,「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蹟!」

  • 投書-中國且慢領導世界

     「我們可以領導世界」,這是一種幼稚和異想天開,但這種虛妄的夢想不時從某些人的頭腦中冒出來。在FT中文網曾看到一篇讀者來信:「中國可以率領全球救災」,我禁不住感歎:現在,如果我們真的可以率領全球救災,這也算在領導世界這方面邁出了第一步吧。  該文的依據是,政府在抗震救災中的突出表現,顯然過於相信官方媒體近乎狂轟濫炸的正面宣傳,而沒有看到另一方面的問題。例如,據人民網報導,四川安縣17萬戶中,有12萬戶需要重建,重建戶數相當於汶川、北川、平武等縣的總和。這個數字出乎許多人的意料,應與某些官僚的政績觀有關──把汶川、北川當作典型,媒體大量報導、社會極度關注,捐款和撥款一股腦投入到這裡,把這裡的事情搞好了,就等於把抗震救災的事情搞好了,顧不得是否災區的每一個地方都和諧安定。  日前紐西蘭發生7.1級強震,結果是零死亡,他們的做法是否更值得借鑒?他們是否在這方面更有領導世界的資本?事實上,不只民居,有多少災區學校根本沒有人關心?又有幾個人關注過其他地方學校建築的防震標準?  不注重公平,只關注政績,這是中國官場的積弊,即使有汶川地震的警惕,這種積弊也沒有改變多少。看不到這一點,就想領導世界,顯然是太沒有自知之明了。

  • 北川 唐山連震2天 幸無傷亡

    北川 唐山連震2天 幸無傷亡

    繼智利、台灣高雄發生地震後,曾是地震重災區的四川北川與河北唐山也在3月5日凌晨、6日上午11點分別發生規模3.7與4.2的有感地震,幸好除了川北有2條通訊主幹線中斷外,目前並無人員傷亡災情傳出。 四川省與河北省的地震局與學者一致認為是屬於能量正常釋放,請民眾不要過於恐慌。 四川在線、《成都晚報》等報導,據四川地震台網測定,3月5日淩晨1點52分,北緯31.9度、東經104.2度,也就是在四川北川境內,發生一次3.7級地震,成都部分地區也明顯感到地面搖晃。四川省地震局專家表示,這是汶川地震後的1次低震級餘震,當地有一定震感。 金堂縣走山 扯斷通訊光纖 事實上汶川餘震一直不斷在發生,3月5日下午,位於寶興縣、北緯30.8度、東經102.8度的地方,即連續發生規模1.9和2.8的2次地震。 雖然北川發生的地震強度不大,沒有造成傷亡,但四川金堂縣竹篙鎮卻因此發生走山現象,該村一座因為修路而回填形成的土山發生滑坡,從中間裂開1條長達200公尺的大縫,切斷了2條埋於地下、大陸國家一級通訊光纖幹線,北川地區的通訊一度中斷;經過緊急搶修,5日下午恢復正常。 老震區 破壞力小 正當民眾對北川地震議論紛之際,3月6日上午11點,河北省唐山市灤縣、唐山市市轄區交界,北緯39.7度、東經118.5度的區域也發生2次規模分別為3.1與4.2的地震,震源深度約15公里。 新華社報導,北京市的東部區域感受到地震的威力,但目前尚無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報告。經河北省、唐山市地震局專家會商,初步認為上午發生在唐山灤縣境內的兩次地震是老震區的正常起伏和能量釋放。唐山市地震局新聞發言人鄭湘軍表示,這次地震,唐山地區有感,市區、灤縣震感較明顯;他也呼籲民眾不要有恐慌心理,保持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 河北省地震局新聞發言人刁建新表示,該地震級數雖較低,仍具輕微的破壞性,具破壞程度;不過,唐山是老震區,以現在的城市設防程度,這次地震造成的破壞應該是很微小的。

  • 兩億重建北川中學 被批浪費

    去年毀於汶川大地震的北川中學,重建正如火如荼展開。據官方預估,重建要投入兩億元(人民幣,下同)。但日前有媒體批評,花兩億重建恐有奢侈之嫌,北川中學不應過度濫用人們的愛心。不過負責捐建的中國僑聯強調,他們是秉持著愛心來建設。 北川中學在四川省綿陽市北川縣,去年5月地牛翻身時,許多學生在斷垣殘壁中展現出無比的求生意志,感動不少人們,也引發重建的極大迴響。 今年5月四川省北川縣副縣長程微夢宣布,「新北川中學」由中國僑聯負責捐建,預計建設資金約為兩億元。工程建設全程公開透明。 北川縣教育局表示,北川中學重建規畫為5000人規模的中學,占地面積225畝,8級抗震。 重建計畫開出後,日前卻有媒體批判,北川中學在汶川大地震中受災特別嚴重,已成為一個標誌性記憶。這不僅因為它的悲情,更由於因它而燃起的大愛和力量。北川中學已開始重建,但兩億元的費用都顯得奢侈。 有評論指出,連日前廣受熱論「最豪華希望小學」的中國海外三峽希望小學,其教學設施一流,抗震8級,總投入金額也才350萬元;若按照北川中學的規模是其6倍計算,投資額大概兩千多萬元,與兩億金額相差甚遠。 對於批評,中國僑聯副主席喬衛表示,投資兩億是初步設計的概算,這個概算是根據與同等規模學校的設計相比,也是根據大陸災後學校重建的標準。「我們一直把北川中學當做一個愛心事業來做,以愛心為前提,珍惜捐贈人的愛心,用好每一分錢!」 北川中學校長劉亞春也呼籲各界,勿過度消費北川中學的「悲情」。「去年四川大地震前,北川中學只是一所很普通的學校,名不見經傳,震後它仍是一所普通的學校。它不應該與地震、痛苦畫等號;而是與快樂、健康畫等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