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匯率走勢的搜尋結果,共626

  • 南非傳暴動 3300億基金投資人挫咧等

    海外雷聲四起,南非再度陷入風暴。近十年來匯率大起大落不斷震盪的南非幣,近來因為南非暴動而再度引發匯率大貶值、債券價格下跌,使得國內不論是南非幣,或是南非幣基金的投資人,均「挫咧等」,尤其是根據截至5月底的統計顯示,國內所有的境內外南非幣基金加計已超過等值3300億台幣,南非的暴動亦為相關基金再度敲響警鐘。

  • 新台幣連2貶 收27.99元一周新低 貶值8.6分

    新台幣連2貶 收27.99元一周新低 貶值8.6分

    台北外匯市場新台幣兌美元今(2日)盤中一度觸及28元大關,終場收在27.99元,貶值8.6分,收在一周來的新低,也是連續第2天呈現貶值走勢,成交金額12.35億美元。

  • 美將逐步退出QE 人行籲防外部風險

    美將逐步退出QE 人行籲防外部風險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近日召開2021年第2季度例會,分析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並再次強調要靈活精準實施貨幣政策,推動實際貸款利率進一步降低等。此次會議還新增「防範外部衝擊」表述,被解讀與美國聯準會開始著手逐步退出量化寬鬆(QE)有關。  相較於第1季度例會,這次會議在對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和貨幣政策表態方面並無明顯變化,只有個別表述出現微調,包括新增「研究設立碳減排支持工具」、「防範外部衝擊」、「維護經濟大局總體平穩,增強經濟發展韌性」等表述,並刪除「圍繞創新鏈和產業鏈打造資金鏈,形成金融、科技和產業良性循環和三角互動」表述。  對於人行新增「防範外部衝擊」表述,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從國際來看,全球經濟雖處於加快復甦階段,但不同經濟體之間的分化明顯加劇,或對全球經濟復甦增添新的不確定性。隨著美國通膨預期升溫,其經濟走勢和貨幣政策的變化方向仍需進一步觀察,特別要警惕美國聯準會貨幣政策提前轉向風險。  針對下階段政策部署安排方面,人行貨幣政策並無大調整。不過,會議強調,將健全市場化利率形成和傳導機制,完善央行政策利率體系,優化存款利率監管,調整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確定方式,繼續釋放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改革潛力,推動實際貸款利率進一步降低。  光大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張旭表示,今年春節以來,市場利率便平穩運行,目前全球經濟復甦和疫情防控仍存不確定因素,大陸國內經濟持續恢復基礎仍需鞏固,而且進一步加大直接融資比重是現階段突出的一項任務,此時並沒有大幅收縮銀行體系流動性的必要。  此外,本次會議就匯率政策的表述有多處調整,由於第2季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經歷了一段急漲後回檔的雙向波動走勢,此次會議未再提「人民幣匯率總體穩定」,而是改為「人民幣匯率預期平穩」;同時,在對人民幣匯率展望方面,新增「促進內外平衡」表態。

  • 人行:推動實際貸款利率進一步降低

    人行:推動實際貸款利率進一步降低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近日召開2021年第2季度例會,會議分析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並再次強調要靈活精準實施貨幣政策,推動實際貸款利率進一步降低,處理好恢復經濟與防範風險的關係,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根據《證券時報》報導,相較於第1季度例會,這次會議在對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和貨幣政策表態方面並無明顯變化,只有個別表述出現微調,包括新增「研究設立碳減排支持工具」、「防範外部衝擊」、「維護經濟大局總體平穩,增強經濟發展韌性」等表述,並刪除「圍繞創新鏈和產業鏈打造資金鏈,形成金融、科技和產業良性循環和三角互動」表述。 這次會議新增「防範外部衝擊」的表述,或與美國聯準會開始著手逐步退出量化寬鬆有關。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從國際方面看,全球經濟雖處於加快復甦階段,但不同經濟體之間的分化明顯加劇,或對全球經濟復甦增添新的不確定性。隨著美國通膨預期升溫,其經濟走勢和貨幣政策的變化方向仍需進一步觀察,特別是要警惕美國聯準會貨幣政策提前轉向風險。 此外,這次會議就匯率政策的表述有多處調整,由於第2季度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經歷了一段急漲後回檔的雙向波動走勢,此次會議未再提「人民幣匯率總體穩定」,而是改為「人民幣匯率預期平穩」;同時,在對人民幣匯率展望方面,新增「促進內外平衡」表態。

  • 人民幣中間價連八貶 回跌逾千點

    人民幣中間價連八貶 回跌逾千點

     隨美元指數強勢回檔和人行官員多次暗示人民幣將走貶,人民幣近期一改上月的強升走勢,轉而走弱。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24日已連續第八天貶值,並來到近兩個月低點。市場人士分析,由於24日中間價不僅遜於上日在岸、離岸收盤,貶值幅度亦高於市場波動,顯見官方有意引導人民幣趨向貶值,呼應先前單邊押注升貶「久賭必輸」。  中國證券報報導,6月以來,人民幣匯率由升到貶,由6.36元一路下滑到6.48元附近。以在岸價24日收報6.4732元、離岸價6.4680元附近震盪來看,無論是在岸還是離岸人民幣,基本上都回吐5月升幅。  人民幣中間價24日大貶203個基點,報6.4824元,創5月6日以來新低。累計八個交易日已驟跌968個基點,跌幅1.49%。若與6月初高點相比,累計貶值更多達1,252個基點。  市場人士指出,人民幣匯率近期走勢大起大落,呼應官方多次強調的匯率「雙向波動」。  另值得注意的是,24日中間價的下調幅度遠大於上日市場價收盤水準,顯見中國人民銀行有意引導人民幣往貶值方向。  這也驗證了人行早前所言,「不要賭人民幣匯率升值或貶值,久賭必輸」,人民幣匯率升值預期已經逆轉。接下來的觀察重點,在於中間價顯露的貶值信號是否具有持續性。  報導稱,5月起全球大宗商品價格快速飆升,市場一度掀起人民幣加速升值以抵銷通膨壓力的論調,亦加劇當時人民幣升值壓力。分析師稱,近期人民幣匯率預期快速退燒,一部分是先前押注匯率單邊升值的資金損失較大,甚至「爆倉」;另外也有因企業逢低結匯出現的自發性貶值。  日前人行上海總部調查研究部主任呂進中才撰文指出,大宗商品價格中長期上行趨勢已然成型,因此要採取措施來抵禦輸入通膨的影響,建議堅持穩健貨幣政策,注重進出口平衡,增強匯率彈性。市場預期,這代表官方不會單以匯價作為抵禦大宗商品價格上揚及通膨壓力的唯一工具,而是透過增強匯率彈性,平抑物價上漲的影響。

  • 新台幣終止連7貶 收28.002元 小升0.4分

    新台幣終止連7貶 收28.002元 小升0.4分

    台北外匯市場新台幣兌美元匯率今(24日)收在28.002元,升值0.4分,終止連續7個交易日收貶的走勢,但仍在28字頭價位,成交量8.34億美元。 新台幣兌美元匯率以27.99元開出,升值1.6分,早盤一度走貶0.8分,來到28.014元兌1美元,最高來到27.970兌1美元,升值3.6分。 台股今日以平高盤開出後震盪上揚,盤中一度漲逾百點,終場加權指數以17407.96點作收,上漲71.25點,成交值4163億元,統計三大法人合計買超70.98億元,其中,外資及陸資買超38.47億元。

  • 社評/阻升人民幣要非常謹慎

    社評/阻升人民幣要非常謹慎

     在內需暢旺及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飆漲等因素帶動下,大陸5月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年增率高達9%。不僅較上月大增2.2%,也高於市場預期的8.5%,漲幅是13年來首見。部分人士認為,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仍在低檔的1.3%,還不足以構成通膨威脅,但PPI屬於領先指標,通常比CPI早約1到2季,何況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居高不下,將進一步助長PPI升勢,加上CPI已連續走升5個月,物價上升趨勢明顯。  全球通膨壓力恐難抵擋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漲勢與全球景氣復甦需求增加有關,而且目前處於復甦初期,方興未艾的基本需求將持續一段時間。尤其大陸成長力道格外強勁,諸多預測機構上修成長率到9%以上,勢必帶動總合需求上揚,連帶CPI也會被跟著全面推升。下半年大陸通膨威脅不能等閒視之,大陸官方動作頻頻,李克強下令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穩價」工作,劉鶴強調必須特別關注大宗商品價格走勢,發改委及工信部等五大部會聯合約談重點企業嚴禁哄抬物價,就是為避免通膨失控。面對嚴峻物價情勢,北京不敢鬆懈。  弔詭的是,當其他部會為防控物價上緊發條時,人行卻出手阻升人民幣。比如,人行罕見將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5%提高到7%,藉由收緊銀行體系的美元流動性,來提高境內美元資金成本以緩和人民幣升值壓力。同時人行旗下外匯管理局亦向17家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一次性發放103億美元額度,創下QDII制度建立以來單次批准額度新高,等於變相鼓勵人民幣對外投資。人民幣因而在短短13個交易日內就從6.37急貶至6.45,貶幅高達1.3%。  這些舉動不太尋常。照常理推斷,政府要壓抑物價,就要管理好生產端的PPI,理應放手讓人民幣升值。特別是大陸作為全球大宗商品的重要消費國,當經濟強力復甦時,由此衍生的大宗商品進口需求,一定更為強烈。人民幣升值,正好可以壓低大宗商品的進口成本,更要避免輸入型通膨的發生,沒道理在這個節骨眼上,還大動作干預人民幣走勢,壓低匯價。  唯一可能的解釋,就是人行認為物價是可控的,通膨只是短期現象,阻升人民幣不會對物價帶來太大的拉抬效果。確實,6月初人行行長易綱出席陸家嘴金融論壇時曾表示,雖然下半年大陸CPI可能逐月走高,呈現前低後高態勢,但全年平均漲幅還是可以控制在2%以下,基本上不存在失控風險。人行顯然對於阻升人民幣可能拉高物價的疑慮,先行施打預防針。  各國貨幣政策開始轉向  不過,這一波通膨走勢,並非單一局部地區的問題,而是全球共同現象。全球這一波物價上漲,有需求拉動因素,更多來自大宗商品的成本推動。這類型通膨通常不易控制,也容易受匯率因素干擾,加劇物價波動。  若全球景氣持續快速升溫,人行調控人民幣就要非常謹慎,過去幾次成本推動型通膨帶給全球經濟的夢魘,歷歷在目。兩次石油危機導致的停滯性通膨、2008年油價飆升(最高逼近150美元)引發全球物價大幅上揚,隨後爆發金融海嘯,都是鮮明例證。  隨著經濟復甦步伐加快,各國貨幣政策開始轉向。部分新興市場國家已陸續升息,全球最關注的Fed動向,在最近一次FOMC會議,也釋出鴿轉鷹的訊號,可能都會牽動接下來人民幣走勢,並讓人行貨幣政策動輒得咎。背後原因不難理解,當資金大潮開始轉向,人行阻升人民幣的動作,效果將適得其反。一旦人民幣出現類似2018年到2019年那段期間的大貶走勢,反映在進口物價的輸入型通膨,恐怕非常劇烈。當此通膨鵲起時點,匯率政策的選擇必須謹慎。

  • 新台幣續貶 早盤見28字頭 觸及28.02元

    新台幣續貶 早盤見28字頭 觸及28.02元

    股匯脫鉤,台北外匯市場新台幣兌美元匯率今(23日)開盤持續貶值走勢,開盤30分鐘後,新台幣出現28字頭,一度觸及28.02元價位,貶值5.8分。 新台幣兌美元匯率已連續6個交易日呈現貶值走勢,今日以27.980元開出,貶值1.8分,雖然台股今日開高走高,盤中漲逾200點,但仍未受到影響,9點30分過後,新台幣出現28字頭價位,一度觸及28.02元。 台股今開盤以17127.59點、上漲52.04點開出,指數開高走高,盤中一度來到17296.57點,上漲221.02點。 美國聯準會(Fed)主席鮑爾周二出席國會聽證會時持續淡化通膨的擔憂,並對就業市場前景樂觀,美股延續周一漲勢,科技股走強,那斯達克指數收盤創新高,以14253.27點作收,上漲111.79點(或0.79%),道瓊指數上漲68.61點(或0.20%),收在33945.58點,標普500指數上漲21.65點(或0.51%),收在4246.44點,費城半導體指數上漲13.44點(或0.42%),收在3185.43點。

  • 工商社論》人民銀行強力阻升人民幣匯率

    工商社論》人民銀行強力阻升人民幣匯率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去年6月開始,展開一波長達一年的升值走勢,從2020年5月底的7.1348人民幣兌換1美元,一路升值到今年5月底的6.3688人民幣兌換1美元,一年升值幅度高達10.73%,這波升值走勢,終於在人民銀行祭出調升外匯存款準備金率(14年來首度)、以及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財政部長葉倫的視訊會議後,初步產生阻升的效果。  過去一年的人民幣匯率升值,是關心中國與亞洲總體經濟發展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我們從北京政府近日連串的動作,可以看出大陸最高的經濟決策官員劉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人民銀行行長易綱、以及相關的經濟與商務部門,正在推出一套對應當前經濟變動的重大政策,目標是「穩匯率、防通膨、拆除金融隱患、確保經濟穩定」,在全球疫情震盪所造成的經濟波動下,不僅要確保中國經濟平穩前行,更要為2022年中共20大接班布局創造有利的環境,而穩定人民幣匯率,避免過度升值帶來的副作用,將是大陸經濟政策的重中之重。  人民幣匯率長達一年的升值走勢,在過去兩個月腳步加快,5月下旬突破6.40關卡,不只創下2018年5月至今最高的價位,更是2015年11月至今,長達66個月以來,僅出現兩次的強勢價位。人民幣匯率這波持續升值10個月後,曾經在農曆年前略為回貶,但是4、5兩個月再度展現強勢升值的力量,市場預期心理被引爆,甚至出現是否會挑戰6.0的討論,為了遏止市場過度預期升值的預期,人民銀行先是多次提出口頭警告,接著縮緊境內與境外人民幣市場的操作,最終採取具體的調升外幣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並且加速與美國財政部的高層溝通,全方位來冷卻市場對於炒作匯率升值的情緒。  有趣的是,新台幣這一波的升值走勢與人民幣亦步亦趨。新台幣長線升值啟動較人民幣更早,但是今年以來回貶再升值的變化卻有高度雷同。從長線來看新台幣從2019年9月的31.039元兌1美元開始升值,至今已經長達18個月,波段升值幅度約12%,幾乎是亞洲最強貨幣。  今年新台幣匯率在農曆年前也跟人民幣一樣,出現比較顯著的回檔,但是從3月底收盤價28.533元兌換1美元又展開新一波的走勢,升值至上周末最強來到27.502元,對美元升值超過新台幣1元,幅度3.6%。新台幣的升值當然有我們特別的因素,除了出超持續擴大之外,台灣中央銀行長達一年半在外匯市場進行阻升操作後,今年在美國財政部匯率報告的壓力下,減少市場干預再度引發新一波的升值走勢,不過,人民幣升值所造成的漣漪效應,也是不可忽視的因素之一。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幣過去一年的強勢升值,是在美元利率創下歷史新低卻又強勢回揚的環境下創造的,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從去年8月的0.55%一路走揚,到了今年3月之後持續在1.5%至1.7%之間波動,美元利率回升超過1個百分點,原本應該會創造資金回流美國、有利於人民幣貶值的環境,但是人民幣卻依舊強勢升值,而且在美元利率持穩之後,又引發熱錢流入中國的升值套利交易,炒作人民幣升值的預期來到高點。  人民幣強勢升值最主要的動能當然是來自驚人的貿易順差,中國去年貿易順差金額高達5,350億美元,是1950年有統計以來的歷史次高,如果以人民幣計價更創下建國以來的歷史新高,龐大的順差金額大量存入銀行體系,雖然沒有兌換成人民幣,卻也迫使金融機構必須擴大美元借貸,國營企業與民間企業獲得大量美元頭寸,間接促成了借低利美元,轉存人民幣的套利交易,再加上聯準會印鈔票所創造的熱錢,光是5月下旬,主要資金流入的滬港通、深港通等管道,「北上資金」的金額單周流量就超越過去一整年流量的紀錄,也讓人民銀行緊急啟動各種降溫政策。  在人民銀行5月多次口頭警告,旋即祭出14年來首度啟用的調升外匯準備金率等措施後,人民幣匯率升值的炒風暫時獲得壓抑,劉鶴與李克強同時重擊境內炒作數字貨幣、鐵礦砂、大宗物資等炒作行為,以組合拳全面防阻熱錢、抑制泡沫,力求穩定匯價與物價,同時,從人行所屬《金融時報》的評論員文章,我們可以看到北京政府判斷美國經濟復甦、量化寬鬆規模逐漸縮減、全球供應鏈秩序恢復、以及美國資產泡沫破滅所帶來的效應等,可能創造有利於美元匯率指數回升、人民幣回貶的有利環境,北京全力阻升人民幣的政策態度極為明確。  2021年全球經濟雖然快速復甦,卻未帶來穩定的力量,熱錢流竄、資產價格劇烈波動、大宗物資價格炒作、以及人民幣匯率劇烈升值等,四處都是令人憂慮的地雷,大陸開始嚴控人民幣匯率升值等組合政策,是提供穩定力量的必要措施,而強勢穩定匯率與經濟政策成效如何,則是我們必須緊密觀察的指標。

  • 股匯雙漲 新台幣早盤強升逾1角 觸及27.615元

    股匯雙漲 新台幣早盤強升逾1角 觸及27.615元

    台股今(3日)早盤呈現上揚走勢,新台幣匯率也走升,開盤以27.670元開出,升值5分,盤中一度觸及27.615元價位,強升1.05角。 台北外匯市場新台幣兌美元匯率以27.670元、升值5分開出後,一路走升,盤中來到27.615元兌1美元價位,升值1.05角,目前盤中低點為27.687元兌1美元。 台股開盤以17201.30點、上漲36.96點開出後,指數持續上揚,盤中觸及17311.28點,漲逾百點,電子權值股開高,面板股走揚,傳產股以玻陶、造紙、航連族群表現強勢。 美股四大指數周三(2日)以小漲作收,道瓊工業指數收盤上漲25.07點(或0.07%),收在34600.38點,標普500指數收盤上漲6.08點(或0.14%),收在4208.12點,那斯達克指數收盤上漲19.85點(或0.14%),以13756.33點作收,費城半導體收盤指數上漲22.66點(或0.71%),收在3196.98點。

  • 陸官方呼籲:不要賭人民幣匯率升值或貶值 久賭必輸

    陸官方呼籲:不要賭人民幣匯率升值或貶值 久賭必輸

    近日人民幣升勢凌厲,大陸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第七次工作會議27日召開,會議認為,當前外匯市場總體平衡。未來,影響匯率的市場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幣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沒有任何人可以準確預測匯率走勢。企業和金融機構都應積極適應匯率雙向波動的狀態。企業要聚焦主業,樹立風險中性理念,避免偏離風險中性的炒匯行為,不要賭人民幣匯率升值或貶值,久賭必輸。 證券時報報導,會議還認為,不論是短期還是中長期,匯率測不准是必然,雙向波動是常態,不論是政府、機構還是個人,都要避免被預測結論誤導。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適合中國國情,應當長期堅持。在這一匯率制度下,匯率不能作為工具,既不能用來貶值刺激出口,也不能用來升值抵消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影響。關鍵是管理好預期,堅決打擊各種惡意操縱市場、惡意製造單邊預期的行為。 上述表態回應了近期市場對於人民幣匯率的諸多爭議,再次強調人民幣匯率以市場供求為基礎。華創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表示,結合近期官方對匯率的表態看,可以看出中國人民銀行對人民幣匯率水平並不預設點位,而是更多交由市場決定,匯率彈性會進一步加大,只有市場存在過度交易慣性的時候才會做適度的預期指引。 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暴漲背景下,通過人民幣升值以幫助對抗輸入性通膨的呼聲漸高,此次會議明確匯率不能作為工具,不能用來升值抵消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影響予以正面回應。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鍾正生也表示,本輪中國大宗商品漲價不能單純定義為輸入性,國內政策因素和部分核心原材料供應不足也起到了關鍵影響。應對本輪通膨壓力還需多措並舉,以緩和國內大宗商品供應緊張問題為著眼點。至於人民幣匯率的走勢,還是交給市場供求和國際金融市場變化決定為好,不必也不宜對其賦予更多的「念想」。 實際上,儘管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走勢強勁,但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的表現較為淡定。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4月以來升幅僅為0.32%左右,遠小於同期在岸人民幣兌美元超2%的升幅;同時,人民幣兌美元匯率4月以來的升幅也弱於同期美元指數的下跌幅度。 嘉盛集團資深分析師喬.佩里表示,在人民幣兌美元升值的同時,兌歐元、英鎊、加元等今年3月以來都是在走弱而非走強,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的表現並不十分強勢。本週以來,人民幣中間價與我們的模型預測基本吻合,這說明人行放手於市場的態度。

  • 股匯雙漲 新台幣收27.876元 升值7.4分

    股匯雙漲 新台幣收27.876元 升值7.4分

    台股今(25日)開高走高,終場上漲257.38點,新台幣匯率也同步呈現升值走勢,收盤以27.876元作收,升值7.4分,成交金額9.38億美元。 台北外匯市場新台幣兌美元匯率開盤以27.910元兌1美元開出,升值4分,盤中最高來到27.838元,升值逾1角,最低為27.910元。 台股今日開高走高,台積電、聯電領軍上攻,終場加權指數收在16595.67點,上漲257.38點,成交值放大至5273億元,資金則回流到電子股,台積電終場大漲15元,收在583元,漲幅2.64%,聯電也大漲3.2元,收在51.9元,漲幅6.57%,航運股盤中則由紅翻黑,貨櫃三雄長榮、陽明、萬海均收黑,其中以萬海跌幅最重,收盤下跌6.8%,收在116.5元,下跌8.5元,統計外資及陸資則是賣超11.84億元。

  • 人行:人民幣匯率 雙向波動成常態

    人行:人民幣匯率 雙向波動成常態

     人民幣近期升貶波動明顯,引起市場關注,對此,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23日表示,目前大陸外匯市場自主平衡,人民幣匯率由市場決定,匯率預期平穩。未來人民幣匯率的走勢將繼續取決於市場供求和國際金融市場變化,雙向波動成為常態。  人行官網23日公布新聞稿,劉國強針對媒體提問做出上述說明。他並表示,2021年以來人民幣匯率有升有貶,雙向浮動,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了基本穩定。他指出,人行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這一制度在當前和未來一段時期都是適合大陸的匯率制度安排。人行將注重預期引導,發揮匯率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作用,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騰訊網報導,邁入2021年以來,人民幣升值與貶值交替,雙向波動特徵越來越明顯。  2021年年初至2月中旬,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強勢上揚,自6.54元附近最高升值6.43元左右,升值幅度達1,100點。  但2月下旬之後,美債收益率和美元指數雙雙走強,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動盪,人民幣承壓下挫,至3月底貶值約1.8%。但4月之後,受到穩健經濟基本面和弱勢美元的雙重驅動,人民幣重回強勢區間,5月以來,更是升值近400個基點、最高觸及6.41元,刷新三年以來高位。  在人民幣震盪加劇之際,大陸金融部門和官員近期頻頻對人民幣匯率政策提出建議和說明,人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周誠君在5月20日建議人行放棄匯率目標,不為匯率目標所牽制,如此就可以推進貨幣政策框架轉型,追求貨幣政策獨立性和資本帳戶開放。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會議,要求進一步推動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對於官方接力為匯率政策表態,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唐建偉認為,人行態度明確,保持目前匯率制度的穩定性是一個中長期的制度安排,未來,重視與市場溝通和維持一定的管理浮動,仍是貨幣當局的工作重點,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將成為常態。  唐建偉認為,當前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因素很多,人民幣匯率更大的決定因素在於大陸經濟基本面,另外一個影響因素是美元匯率變化。這兩個基本影響因素,在短期之內是很難改變的。

  • 人行: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基本穩定

    中國人民銀行官網23日消息指出,人行副行長劉國強就人民幣匯率問題回應記者提問時表示,人行將注重預期引導,發揮匯率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作用,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 人民網報導,針對近期人民幣匯率走勢和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劉國強認為,2021年以來,人民幣匯率有升有貶,雙向浮動,在合理均衡水準上保持基本穩定。目前,大陸外匯市場自主平衡,人民幣匯率由市場決定,匯率預期平穩。未來人民幣匯率的走勢將繼續取決於市場供需和國際金融市場變化,雙向波動成為常態。 劉國強表示,人行完善以市場供需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此一制度在目前和未來一段時期都是適合大陸的匯率制度安排。

  • 股匯雙跌 新台幣收27.938元貶值3.3分

    股匯雙跌 新台幣收27.938元貶值3.3分

    新台幣兌美元匯率連4升之後,今(28日)由升轉貶,與台股走勢同步,收盤收在27.938元,貶值3.3分,成交金額9.27億美元。 台北外匯市場新台幣兌美元匯率今日開盤以27.93元開出,貶值2.5分,開盤不久即由貶轉升,盤中一度觸及27.848元價位,升值5.7分,但午盤過後不久即轉為貶值,盤中最高來到27.848元兌1美元,最低為最低27.945元兌1美元。 台北股市今(28日)開高震盪走低,盤中指數上下震盪130點,終場集中市場加權指數以17567.53點作收,下跌28.37點,成交值高達5064億元,為歷史次高量,外資持續買超60.05億元。

  • 台幣27元新常態?看三大關鍵

    台幣27元新常態?看三大關鍵

     暌違近24年,新台幣收盤又見27元價位,主因央行3月初開始,讓新台幣匯率「回歸市場供需決定」。至於是否就此進入「27元新常態」?匯銀主管認為,美元走勢、外資動向、央行態度為三大關鍵。  匯銀主管強調,新台幣匯率來到27元,不是新鮮事,早在今年初開紅盤日隔天、1月5日,盤中就來到27.973元。接下來盤中最高價都看得到27元,持續至3月8日,3月9日才重返28元。但當時因為央行在尾盤作價調節,幅度動輒4~5角之多,「否則早就是27元常態了」。  今年以來新台幣升勢相對強勁,就算3月一波回跌,對美元匯率由升轉貶,但與主要亞幣相比均是最強地位。匯銀主管指出,央行明知被美國財政部列入匯率操縱國機率高,去年還是「買好買滿」,總計進場買匯391億美元,畢竟維持匯市秩序更重要,只能「超前部署」,擬好四大理由說服美國財政部。  「理由充分很重要,但誠意也不可少」,匯銀主管表示,儘管四大理由被美方暫時接受,但在美國財政部4月16日公布的最新匯率報告中,台灣仍列入「加強觀察名單」,意味著接下來到10月的下半年匯率報告出爐期間,我國央行在匯市是否有持續干預舉措,將會影響到美方的判斷,因此,「看來短期內央行不會再在尾盤進場大肆作價」,應該會繼續放手「讓它去」。  匯銀主管預期,近期美債殖利率陷入停滯,暫無反彈衝高跡象,因此國際美元指數也停在91之下低位整理,外資今年以來匯入匯出量相對保守,主要因應換股操作,並無太大部位匯入需求。但近日來量能趨於擴大,若後勢不變,新台幣將持續升勢不變,加上出口表現亮眼,出口商滿手美元貨款等著進場,國際上若無新的巨大黑天鵝,恐怕新台幣將正式進入27元新常態。

  • 美匯率報告央行大解密

    美匯率報告央行大解密

     美國財政部16日公布匯率報告,並未指名任何主要貿易對手國為匯率操縱國,中央銀行18日正面回應,認為「與美國財政部溝通管道順暢,我方建議獲得接受」,尤其先前提供的「台美經貿關係與新台幣匯率走勢」報告發揮作用,美國財政部接受台灣建議的中美貿易爭端與「COVID-19特殊情況」。  據悉,央行與美方的溝通在2020年期間均以視訊進行,多次由央行在台灣直接與美財政部進行。央行18日也特別「解密」提供給美國財政部的「台美經貿關係與新台幣匯率走勢」報告,分中、英文版,英文版以公文方式直接送交美方,中文版公布在央行官網。  央行在報告中強調口,目前有兩大情勢處於「特殊情況」,一是中美貿易爭端仍未解決,二在是疫情期間暫時不宜用美方原本的三項檢視標準評估貿易對手國的經貿與匯率政策的適當性,央行進而建議美方可考量在疫情期間暫緩相關檢視標準的適用。  針對2020年台灣對美出超擴大,央行報告直指主因是「美國對台灣資通訊產品需求大增」,包括中美貿易及科技爭端,還有疫情使美國對ICT產品需求增加,則是兩大主因。央行因此在與美方溝通時,強調匯率政策旨在維持有秩序的外匯市場及金融穩定,從未意圖獲取不公平的貿易優勢,或影響國際收支的有效調節。  央行表示,美方匯率報告提及「尚無足夠證據顯示台灣符合1988年『綜合貿易暨競爭力法案』(Omnibus Trade and Competitiveness Act of 1988)所稱『避免國際收支有效調節』或『獲取不公平貿易優勢』等要件」,表示美方也同意央行的說法;未來會與美國財政部將在良好的互動基礎上,持續就該部關心議題進行溝通。  央行也提及,國際一致的作法是貿易對手國匯率採「IMF架構」,但台灣不是IMF會員,美方用外部提供的匯率為基礎計算新台幣匯率是否低估,可能會與實際情況產生落差。  且金融自由化及資本自由移動下,大部分全球外匯交易與進出口貿易相關性小,國際資金鉅額且頻繁移動更成為影響匯率波動的主因,讓衡量均衡匯率更為困難。

  • 《匯市》未列匯率操縱國 新台幣升值逾1角

    美國財政部16日公布貿易夥伴的「匯率政策報告」,雖然點名越南、瑞士和台灣2020年符合匯率操縱國的三項標準,但因去年國際貿易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情況特殊,美方並未認定任何國家操縱匯率。台北外匯經紀公司今早新台幣匯價一連升破28.3元及28.2元,最高匯價為28.196元,較前一個交易升值1.45角。 對於此次美國財政部未將台灣列入匯率操縱國,央行總裁楊金龍表示,此次未列入的原因有三:一、美中貿易衝突,全球價值鏈分散;二、新冠疫情,造成晶片和視訊產品需求暢旺;三、美國QE。楊金龍也稱讚葉倫的務實和周延。 中央銀行在「匯率政策報告」出爐後,也發聲明指出,央行與美國財政部溝通管道順暢,在報告發布前已向美方建議在疫情期間暫緩三項檢視標準之適用;央行並指出目前新台幣匯率已趨近IMF架構所估計之均衡水準,美方報告指稱新台幣匯率被低估,是用新台幣兌美元匯率而非實質有效匯率來評估,不盡公允。 央行表示,4月16日美國財政部公布匯率報告,並未指名任何主要貿易對手國為匯率操縱國。長期以來,央行與美國財政部溝通管道順暢,經常就雙邊經貿及匯率議題交換意見。在本次匯率報告公布前,央行曾提供「台美經貿關係與新台幣匯率走勢」報告,做為雙方溝通基礎,並建議美國或可考量在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暫緩三項檢視標準之適用。 央行指出,我方在與美方溝通時,均強調央行匯率政策旨在維持有秩序的外匯市場及金融穩定,從未意圖獲取不公平的貿易優勢,或影響國際收支的有效調節。本次美方匯率報告亦指出,尚無足夠證據顯示台灣符合1988年「綜合貿易暨競爭力法案」(Omnibus Trade and Competitiveness Act of 1988)所稱「避免國際收支有效調節」或「獲取不公平貿易優勢」等要件。 央行並表示,當前金融自由化及資本自由移動下,大部分全球外匯交易與進出口貿易相關性小,而國際資金鉅額且頻繁移動已成為影響匯率波動的主因,因此衡量均衡匯率更為困難。對美方報告常引用單一模型來評估新台幣匯率低估情形,央行已充分表達不同觀點。

  • 央行回應美財政部 建議暫緩適用檢視標準

    央行回應美財政部 建議暫緩適用檢視標準

    美國財政部發布2021年上半年匯率報告,認為台灣、越南和瑞士等3國已符合操縱匯率3項標準,但無足夠證據可做成操縱匯率的判定。中央銀行今(18)日作出正式回應,認為先前提供的「台美經貿關係與新台幣匯率走勢」報告,發揮溝通作用,美國財政部接受我方建議。該份報告有中、英文版,英文版以公文方式直接送給美國財政部,央行今天也在官網上公布完整中文版,並有報告重點摘要。 央行向美方表示,目前有兩大情勢處於「特殊情況」,包括:1、美中貿易爭端仍未解決,2、COVID-19疫情期間,現行美方的三項檢視標準,暫時不宜作為美方評估貿易對手國之經貿與匯率政策的適當指標。央行並建議美方,或可考量在COVID-19疫情期間,都暫緩相關檢視標準的適用。 針對台灣在COVID-19疫情及美國QE期間面臨的國際匯金情勢,央行在報告中加以說明,其一, 美台利差大幅縮小,美元資金大量流入,致下半年國內匯市美元供需嚴重失衡,美元超額供給大增至410億美元。其二,為避免衝擊金融市場的穩定並外溢至實體經濟面,央行本於職責,加大匯市的調節力道,致該年下半年淨買匯約352億美元(全年為391億美元)。 央行說,儘管如此,該年新台幣對美元仍升值5.6%,而且不只影響台灣,瑞士、香港及新加坡等小型開放經濟體,都因鉅額資金大量流入,使得該國央行呈現淨買匯金。 央行在提供給美方的「台美經貿關係與新台幣匯率走勢」報告中,正式提出四大觀點,說明台灣目前情況,以回應美國財政部匯率政策報告的作法: 一、隨著全球價值鏈的興起,台灣出口以中間財為主,新台幣對美元匯率變動對貿易的影響不若以往。此外,本國資金或外資的進出比商品貿易資金的進出更能決定匯率的走勢,若要以新台幣對美元匯率做為調整台美貿易失衡的工具,將更為困難。 二、美國的貿易入超反映美國儲蓄小於投資,在美國未解決國內儲蓄不足問題前,限制與其所稱匯率操縱國的貿易,只會將美國貿易逆差重新分配至其他貿易對手。以2020年為例,美國對中國入超雖較2019年減少344.0億美元,惟對瑞士、越南、墨西哥、台灣、泰國、馬來西亞、南韓、愛爾蘭及印度等國入超均擴大。 三、干預匯市係小型開放經濟體必要的貨幣政策工具之一。事實上,小型開放經濟體的匯率干預,與美國實施量化寬鬆相同,均為達成各自央行法定職責的重要貨幣政策工具。 四、基於美中貿易爭端及COVID-19疫情期間係屬特殊情況,現行美方三項檢視標準暫不宜做為美方評估貿易對手國之經貿與匯率政策之適當指標,建議美國或可考量在COVID-19疫情期間,暫緩前述檢視標準之適用。

  • 工商社論》從學者理事出書看央行的決策難題

    工商社論》從學者理事出書看央行的決策難題

     台灣大學經濟系三位教授吳聰敏、李怡庭、陳旭昇和台大經濟系系友陳虹宇最近合出的「致富的特權:二十年來我們為央行政策付出的代價」一書引發關注,主要原因在吳聰敏為中央銀行前任(第18屆)理事,李怡庭和陳旭昇更為現任央行理事(李怡庭為20屆、陳旭昇為19和20屆),加上該書推薦序由同樣出身台大經濟系教授的央行副總裁陳南光撰寫,因而讓市場有「央行理事檢討央行政策失宜」等聯想。  先談陳南光所提「主要國家的央行在面臨國際經濟與金融情勢鉅變時,總會大膽地調整政策目標、啟用新的貨幣政策工具、或重新思考貨幣政策架構,必要時進行組織結構的大幅變革;要能做到這點,央行必須有扎實的研究團隊與更具彈性的組織架構與人力配置,以及應對制度變革與制定長遠計畫的能力,才能因應未來各種挑戰」,這確實是央行面對日新月異的金融和經濟環境變化時,應有的調整能力。  但對於陳南光所說「央行應是一個介於政府機構與研究單位的綜合體」,這點就頗值得深入省思,因為政府機構要背負的是政策使命,透過各種工具達成經建目標,研究單位如國內諸智庫在提供建言之餘,並不需要真正去執行政策、達成目標,說白點也就是沒有所謂KPI。大多數人都知道,給建議和實際執行,往往是兩碼事,如果要把央行定位在「介於政府機構和研究單位的綜合體」,試問央行究竟應以實務操作為先,抑或是以研究為重。  這也凸顯長久以來的爭論點:央行與學者是否一定是站在對立面。當然,我們希望這個答案是否定的,且如陳南光副總裁所言,期盼「尊重研究」能成為我國央行的一項重要特質。但另一個問題在於,當央行的政策執行方式偏向實務而非理論時,究竟又該如何評價呢?  以該書序言提及「央行在2020年10月到12月之間,對於穩定房價的政策上出現方向大轉彎。總裁楊金龍在10月15日立法院答詢時,並不支持實施選擇性信用管制,卻忽然在12月7日舉行臨時記者會,宣布對台灣房市的信用管制措施,完全出乎市場預期,也體現了民眾無法掌握央行政策實施的明確依據」為例,該書作者群有兩人為時任央行理事,依央行公布去年第四季理事會議事錄,12月7日是由常務理事會決議實施選擇性信用管制,但17日「由全體理事准予追認」,這是否就是政策轉彎?  再把時間拉回去年9月的理事會議事錄,明確提及「數位理事關注國內房市發展」。有位理事表示,在全球金融寬鬆下,須關注金融資產及不動產市場泡沫的可能性,並備妥因應或預防措施。另位理事認為,央行應密切觀察房市變動的趨勢,且最好在民眾對房價上漲預期形成前即採取行動。數位理事均認為央行宜持續監控房價變化,並廣泛蒐集銀行業意見,經審慎周延評估,「如有必要應提出選擇性信用管制措施」。  至於干預匯率,就楊金龍至立法院業務報告內容,很明顯可看到央行是在2020年下半年大量且密集買入美元阻升新台幣,對於央行雙率政策,理事就算沒有最終決定權,在理事會起碼也有發言權,但從去年第三、四季理事會議事錄關於理事討論匯率的內容,第三季有位理事指出,美國寬鬆貨幣政策外溢效應將蔓延全球,台灣是小型開放經濟體,所受衝擊尤大,尤其新台幣匯率將持續面臨升值壓力,對傳統產業將構成重大衝擊,宜思考有否其他方式可協助國內傳統產業,避免其發生倒閉情事。  有位理事指出,當前與上年、前年比較,新台幣升值幅度高於韓元,致傳統產業表現不佳;惟台灣出口主力的電子產品在新台幣升值趨勢下,出口仍持續成長,顯示匯率無須維持在某一水準;若當前利率維持不變,央行匯率政策應以整體產業考量,思考適當的匯率水準,且最適匯率應是可變動的。  第四季央行理事會則有理事指出,國內企業在國際市場面對不公平補貼國家,加以區域經濟整合的競爭,及新台幣匯率升值,致使中小企業經營困難。長期而言,當一國經濟結構調整完成,經濟成長率上升,匯率自然就會升值;惟升幅須合理。儘管新台幣升值各有利弊,短期央行仍宜關注新台幣與其他貿易對手國匯率的相對走勢,政府並宜提供中小企業支持政策。  純就議事錄而言,可發現央行理事對房市選擇性信用管制並非毫無預期的政策大轉彎,匯率部分也僅認為新台幣不必固守一定價位,但並無理事直言「央行不應干預匯率」或「央行干預是錯誤政策」。  學者提出質疑、針砭時事、發表研究天經地義,而央行理事的職責則是在理事會發揮力量、討論當行的政策,誠如書中所言,央行理事會決議的政策可能影響吾人及其後數十年台灣的經濟,理事會絕不是學術研究的田野場域,每位理事都有其歷史責任而非旁觀者。  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昨日則發表公開信,引用美國前總統老羅斯福的演講內容:值得肯定的是實際在場打拚的人,「這些人的地位,永遠不應該與那些冷眼旁觀而不需承擔成敗的人相提並論」。此番言論正是為政者的心聲,但同時我們也期盼並相信央行理事會在決策過程中,因為有不同意見的激盪,而更加全面且周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