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十七日晚上的搜尋結果,共02

  • 誓死保釣七勇士出海前 簽生死書

     「保釣七勇士」已搭機返港,接受採訪時憶起和日方搶灘對抗及登島過程。第一位登島的是伍錫堯,最後一位是方曉松,「還好是最後一個,讓我在島上跑了六十多公尺。」曾參與保釣的香港亞太研究中心主任鄭海麟說,出海時每個人都簽了「生死書」,表明一切後果自己承擔。  保釣因日本最終放人而落幕,但憶起四十八小時,七勇士有說不完的話。方曉松說,進入十二海里後,日船共撞擊兩次。「距釣魚台剩三海浬時,日巡邏艦因船體大,怕在暗礁擱淺才沒續追,但我們船仍往前衝,不過島上已有三、四十名日警等著我們。」  第一個跳下海的伍錫堯來自澳門,隨後是曾健成、盧松昌陸續上岸,「他們先登島,日本警察的注意力都在他們身上,我看準時機,鑽縫隙,扛著國旗往島上跑,大約光腳跑了六○多公尺,才被兩名日警撂倒。」  登島後,七人一度與日警對峙,方曉松說,我們聽不懂他們的話,就拿旗子對他們喊:「這是中國領土,請你們不要干涉我們回家。」  對峙一小時後仍遭日警拘捕,七人被送往那霸拘留所關押約十六小時,期間他們遭搜身,甚至不准上洗手間,兩名記者被戴上手銬。「日方以非法入境為名,強迫我們簽認罪書,但七人都拒簽」,保釣人士蔣曉峰說。  行動很危險,保釣人士早了然於心。曾隨船出海保釣的鄭海麟透露,每次出海前,每個人都要簽生死書,表示知道有生命危險,一切後果自己承擔。  十七日晚上九點多從石垣港啟錨的「啟豐二號」,保釣人士說,雖然船體綁了十幾個飛機輪胎,但還是被日船撞壞不少處,船頭、方向盤都撞毀,回程僅能靠電腦導航,香港保釣行動委員會發言人柯華說,預計在海上要航行三天左右才能抵港。  世界華人保釣聯盟顧問劉夢熊對這次保釣貢獻很大,據悉,劉夢熊○六年捐款一百六十萬港元,購買了包括「啟豐二號」在內的兩艘保釣船,至今累計捐款四百萬港元用於日常維修,堪稱保釣行動最堅強後盾之一。

  • 毒蟲看A片起色心 襲胸女學生

     男子李柏元十七日晚上吸食毒品並觀看黃色光碟片之後,對一名高中女學生襲胸,被捕後坦承犯行,卻一再辯解他只用一手摸女學生胸部約五秒,反駁女學生的指控。  卅七歲李柏元是高雄市人,曾涉及強盜、搶奪、竊盜、毒品、槍砲案件,十七日晚上六時許,他吸食毒品並觀看A片之後,心癢難耐,騎著腳踏車到戶外吹風,最後停留在一處公車亭附近,坐在人行道的椅子邊吃餅乾邊乘涼。  當時,一名高三女學生放學在公車亭等車,李嫌見她獨自一人,一時色心大起,上前將女學生推倒在地,動手撫摸她胸部,女學生拚命反抗並大聲呼叫求救,引起路人注意,李嫌才騎腳踏車逃離,女學生脫險後,跑回學校求助,由老師陪同到附近警所報案。  案發時,一名送貨員開車經過,目擊歹徒將女學生壓制輕薄,見義勇為開車追趕,於路口將李嫌攔下,在路口交警上前詢問,與送貨員合力將李嫌制伏押送警局偵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