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十三太保的搜尋結果,共09

  • 少子化衝擊傳統文化 東港鎮靈宮十三太保今年不出團迎王

    少子化衝擊傳統文化 東港鎮靈宮十三太保今年不出團迎王

    東港迎王倒數3個月,信徒無不期待各家將團出演,當中由國小生扮相的十三太保尤引人關注,因他們曾數科未出團、直到前一科才復出,不料,近日又傳不參與今年迎王,引發地方不少議論;所屬角頭廟鎮靈宮證實不出團,而原因是受大環境改變、少子化影響。 \n \n 鎮靈宮指出,隨著少子化愈演愈烈,每個孩子不但是父母的心頭肉,家長更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在教育與教養觀念的改變下,實在很難一次湊齊10多個小學生一起練團,且即使練團時間都在六日,但很多小朋友在這些時間都是在補習班度過。 \n \n 「這是時代的變遷,沒有對錯。」鎮靈宮強調,其實在前幾科已經出現這樣的現象,所以十三太保也因此有3、4科沒有出團迎王,而10多年來不僅信徒會盼望,連其他角頭廟也會期待,因此上一科才會排除萬難出演,那時還是透過電視跑馬燈招兵買馬。 \n \n 然而,前一科挺過後,問題依舊在,所以鎮靈宮還是宣布,「十三太保不參與2018年迎王」。消息一出後,地方一陣熱議,不少人不捨甚至害怕傳統文化就此消失,還有家長及學生主動向廟方詢問,是否可以加入練團、試圖力拼演出。 \n \n 鄭姓堂主說,接到大家的關心真的很感動,但今年的狀況確實無法出團,不過這不代表往後都不再出演,此次見到大家的熱心,相信有很多人會跟廟方一起努力保護文化傳承。

  •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有幾件特別嚴重的禁律是不能違犯的,否則便有不可饒恕的結果:1.背叛行為。2.洩漏組織祕密。3.任意暴露身分、玩忽職務情節嚴重者。4.利用職權非法貪污者。 \n 抗戰中期,由於淪陷地區擴大,工作亦隨之而拓展,「軍統」上下內外工作人員,總數已在8萬以上。這些人員,多半是五湖四海、三教九流,色色俱全的人物,像這樣一個揉雜的團體,而欲發縱指揮,號令一致,不用說,當然不是一件輕易的事,便是控馭羈勒,不使內部鬧出什麼亂子,也就難之又難了。 \n 戴笠雖然讀書無多,但他對於處人治事,卻另有一套特別的做法。方法之一是:運用儒家的倫理觀念,將「軍統」強調為一個「家庭」,來維繫上下內外人員情感。方法之二是:運用法家的「重賞嚴罰」,來鼓勵、督促任務的完成。因此,「軍統」這一組織的精神與制度,無形中成為一個「儒」、「法」互用的混合體了。 \n 袖珍手冊命名家風 \n 此外,戴笠對工作人員平時的「養」,尤特別注意。所謂「養」者,養其室家,養其廉恥也。抗戰時期,自中央以至地方,一般公務人員的待遇,幾乎一律都是國難薪水,生活之清苦,不問可知。唯有「軍統」工作人員,其基本待遇,已較一般公務員為優,同時,又有所謂活動費、公差費,乃至於機密費等,其中配屬於公開單位者,有的還可領兼薪。這些得天獨厚的優遇,便是戴笠平時對於部屬的「養」。 \n 此外,工作成績如果特別優異或有功時,更有優厚的獎金(包括單位的、個人的)。於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軍統」在工作方面,有時每每會造出一些奇蹟來,其原因即基於此。不但如此,「軍統」人員在守法期間內,其直系親屬依舊可以領眷糧,且發給特別救濟金。 \n 如果其家屬生活真正清苦時,區、站、組長均可向局本部建議,保留守法人員的原有薪給,交由其家屬具領。守法期滿後,遵照命令前往指定地點報到,不但發給一筆優厚的旅費,而且還另有一次的特別救濟金給與,這些,都是一般公務人員做夢也享受不到的了。 \n 有人問筆者,戴笠既以「軍統」看成為一個「家庭」,而對於同志亦有如手足,照護得特別周到,那麼,他們的「家風」、「家法」又如何呢?這一問題,確也相當有趣。「家風」這個名稱,也許讀者會感到奇特。事實上,他們確有一個「家風」,不但形諸於口頭,而且見諸於文字。 \n 原來「軍統」發行有一本定期刊物,每月發行一次,為1本32開編印的袖珍手冊,由《家風》編輯委員會負責編印。封面《家風》2字,為蔣先生親筆所題。這本《家風》刊物,不僅對外不公開,就是他們內部的工作同志,也只有情報部分(即祕密單位)人員,才能人手一冊(公開單位的同志不發給)。封面的右上角,編有號碼,發給時,何人持何號碼,均有記載,而且還須親自簽收,以便查考遺落外間的責任,由此可見其祕密性之重要性了。 \n 《家風》的內容計分:工作檢討、意見建議、報導、通訊、一般法規的興革(不另行文者),以及人事獎懲等事項。由於上面的一些記載,對外皆不公開,因此他們在閱讀後,大都即行焚毀,以免遺落外人之手,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責任。 \n 至於「軍統」的家規(亦即禁條),雖無明文的規定,但歸納起來,有幾件特別嚴重的禁律是不能違犯的,否則便有不可饒恕的結果:1.背叛行為。2.洩漏組織祕密。3.任意暴露身分、玩忽職務情節嚴重者。4.利用職權非法貪污者。以上4項,除最後的第4項,有時還有酌情末減的萬一希望外,其餘第1、2、3項,一經觸犯,不論你係何地位?有何大功?絕無寬假地一律實行祕密制裁(即祕密執行處決),但第4項即使有酌情末減餘地,最少免不了5、7年有期徒刑。這是「軍統」整肅「家風」重賞嚴罰的情形。 \n 觸犯禁條絕無寬假 \n 下面附帶舉例說明。民國31年,浮梁組長雷某(後赴澳門),與文書于安民、報務員王鴻德,因意見不合而引起明爭暗鬥,事情傳到站部後,為著消除同志間的意氣,乃依據一般人事處理原則,報請局本部調整,將任何一方面予以他調,使之隔離,問題便解決了。局本部對此原則已經同意,並准將雷改調贛州,但令雙方各將因何引起爭執傾軋的原委與理由,詳細申覆。 \n 於是雷在申覆中,指摘于、王聯合行動,故意遲延發報。于則指雷威凌工作同志,並申述當時那件情報內容有欠詳盡,為爭取時效,乃將原稿撤回覆查併發。雙方申覆文件到達局本部後,竟認定于、王遲延發報已屬事實,即令站部將于、王2人一併扣押,一面電令督察陳慶尚負責徹查具覆。不想陳慶尚竟在酒醉糊塗中,輕率大意覆以「所查經過均屬實情。」局方遂根據止一覆查報告,即令站部予以祕密制裁。(全文完)

  •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特工人員的工作要求是這樣的:「只問目的,不擇手段;只許瞭解他人的祕密,不許他人知道自己一半點。」 \n 「軍統」的工作重心,還是擺在情報方面。「情報」二字的釋義,即內幕情況的報聞,「情報工作」自然是發掘他人的祕密內幕報聞上級了。「軍統」既以此為其工作重心,訓練班自也以此為其設立的基本目的了。 \n 情報工作分蒐集與編審,而郵電檢查等,自也屬於蒐集之列。蒐集情報主要課程為「情報學」、「心理學」……而實際注重的,還是觸覺的靈敏與智慧的運用等訓練,至於外間所傳一些「特工鬥爭藝術」等等,那只是偵探小說一類的神奇之說,連我這個「局外人」也騙不到,只令「局中人」一旁冷笑而已。 \n 蒐集雖難編審更難 \n 情報是要盡一切可能發掘人家的祕密,其搜索方法自不能和採訪新聞那樣,一見面就開門見山地直接詢問,這樣,不但所得來的資料不會正確,而且最危險的是輕易暴露了自己身分,這是從業人員引為深戒的。而做主觀的臆斷,也是最犯忌而絕對不許可的。 \n 特工人員的工作要求是這樣的:「只問目的,不擇手段;只許瞭解他人的祕密,不許他人知道自己一半點。」特工先決條件是如此,他們的不誠不信,不能說真話……在他們崗位上說,自然是天經地義的了。如果要想他們誠信無欺,除非如鄭介民說的「洗手不幹」才行,否則就未免太天真了。 \n 保密、守密,是特工人員不許違犯的戒條,也是他們自身安全的保證。輕易洩漏機密、暴露身分,這是何等危險的事!戴雨農為蔣先生所賞識與愛重,終於平步青雲,其始基即立於此,就算倒灌胡椒水,也休想求我半句真話。 \n 蒐集情報固然甚難,而「編審」情報更是不易,所以在訓練期間,這門教程是被視為非常重要的。例如寫普通文章,只要資料充分,著筆是不太費力的;編審情報卻不同了,資料越多,內容越分歧,矛盾越難統一,處理便越感困難。 \n 編審的方法,第一步將報告中的浮文瑣句,先行刪去,以免編時為原報告意見所左右。第二步以純客觀的態度,綜合內容的重點,扼要提出事實。這樣,一切繁蕪盡刪,不再令人眼花撩亂,上級所看到的,只是赤裸裸的一樁全盤事實,上級自易做正確的判斷和最後的決定了。 \n 郵電檢查是蒐集情報的一項輔助工作,自亦有其重要性。先說「郵檢」,如果一個未經訓練的人初任檢查工作時,真有茫然無所措手之感。因為任何一個設有郵檢處的都市,集散的函件都是堆積如山,如果必須一一拆封檢查,僅憑幾個人的時間、精神,是萬難辦得到的。那麼如何著手呢?在訓練期中會講授方法:首先將所有函件分成若干類,如黨、政、軍、學校、公法團體、工、商、居民及其他等等,就原有的人數去分擔,這樣就可以化繁為簡了。 \n 但函件檢查時,必須經過拆封,拆封後是不許留下痕跡於信封上的,因此,拆封的技術就有研究的必要。信封的紙質種類繁多,如果是道林紙的西式信封,封口粘的是膠水,這是最容易拆的一種。還有土製的信封,紙質是用毛邊紙加連土紙裱糊而成的,原極容易破損,如果加上用米飯封的口,那就夠麻煩了。 \n 因為,需要檢查的函件,在未拆封前,須先經過蒸氣的蒸發,使其粘質隨著水分蒸發而去,自然一拆即開了;但用米飯封口處,蒸發後隨之縐縮,任何拆封妙手,亦必要留痕,唯一辦法,只有改由漿糊粘貼的另一端或從信封腹部交口處去拆,才不至於損壞,這是普通拆封的一種。 \n 此外,還有特製的信封、保險信封等,有的在封口上加塗火漆,火漆上加蓋印鑑。再有先用縫紉機將封口車上,然後重加火漆,這類的拆封,就煞費周章了。如果不拆封改用紫光燈照射的話,依然是難檢出其中究竟來。原因是,這類的封套,必然是用黃色重磅的牛皮紙製的,有的裡面還襯上一層藍色的蔽光紙,這樣,就連紫光燈也失其作用了,唯一只有模製印鑑除去火漆的辦法了。 \n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n 更有一些狡獪的人,在裝封時,施用些少漿糊粘在信箋的一角上,使信箋粘著信封內部,抽出時,偶一不慎,便會留下一些令人不甚注意的損跡,這一方面,其作用在使收信人知道來信是經過了檢查的,爾後他們便會立即變更通信路線或改用其他方法,避開檢查。 \n 審查內容的方法:從字跡好壞、詞句通順或含糊,兩相對照一番,有訓練、有經驗的郵檢員,對於這信有無毛病,很容易地辨識出來。如認為有可疑時,便將其內容以及發信人的姓名、地址抄錄下來。儘管不法的通信,其收發雙方的姓名都是化名,也需要如此辦理,以備查考;原信卻仍須照常放行送達,好讓他們繼續通訊,從這些繼續通訊中,再進一步發掘他們的祕密。抄件則送由情報單位去展開調查,做更詳盡的瞭解。

  •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刺殺可以隨時隨地進行,雖在稠人廣眾中或熱鬧街道上,也一樣不妨事的。 \n 戴笠創辦軍統訓練班,初期教育完成後,接著是分科教育,班中科目分:情報、通訊、行動三組,行動組包括扼殺、刺殺、槍擊、爆破等,得視個人性格與興趣,自由選習三組中任何一科。 \n 所謂「刺殺」,刀插入人體後,肌肉立即會將那刀緊緊吸住,非用相當的力不易拔出,所以在一般刺殺習慣上,拔刀時,必先將刀身撬動,或旋轉一下,然後拔刀。可是,這麼一來,刀雖拔出了,空氣卻從罅隙中進入肌肉內,對方立即倒地無救了。歷來訓練班中,對於「刺殺」這一科,其技術與理論,僅有口頭講授,卻從沒有表演過,其原因即在此。如果真要表演,那就非當場出彩犧牲一條人命不可了。 \n 刺殺技術出其不意 \n 這裡說的「刺殺」,在技術上須經過專門訓練,在工具上是特製的一種小刺刀,其形狀和古代匕首相彷而略小,其構造自然比較進步的了。刀的長度約6英寸以上,刀鋒長約3英寸半至4英寸,柄長約2英寸半,闊約1英寸2分,刃尖尾闊,刀口兩面開鋒,全用精鋼鑄成,鋒利無比。 \n 鋒與柄的銜接處,有一圓孔,用時,柄的末端抵於掌心中,中指則穿入孔內,如是兩力緊緊相扣,即使臨時遇著箇中能手,也不愁將匕首奪去了。刀鋒的中間(兩面)各有一道凹入的槽,這和步槍上用的刺刀一樣,其構造原理,取其容易透入空氣,致人於死而已。 \n 刺殺的部位,自然是選人體要害而便於下手之處,即兩脅側、肋骨與胯骨間空軟無骨的所在。本來刺殺只是百年以前刀槍劍戟時代使用的方法,早已落伍了,但在特殊的情況下,仍然有其使用的價值。因為槍擊和扼殺,處處都受著環境的限制。換言之,它必須於僻靜無人處方可下手,不若刺殺可以隨時隨地進行,雖在稠人廣眾中或熱鬧街道上,也一樣不妨事的。 \n 一個諳練的行動人員,只要他認明了真正的對方時,他會利用各種方法機會和對方接近,即使對方是在熙來攘往的大道上,他可裝成熟朋友一般與對方並肩搭訕,就在對方這一錯愕間,出其不意,迅速地已將匕首插入對方的要害-腰間,一面喝唬著「禁聲」,對方驟不及防,遭此暗算,刀已深深刺入,生死迫於俄頃的一念之間,出聲則立致死命,不則還有一線生機。 \n 然而,人總是有求生慾的,何況在驚惶失措中,自然噤若寒蟬,聽人擺布了。這時在旁人看來,還以為他們是好友並肩談心,其實對方正負著傷、帶著刃地被人強挾著走哩!因為,這種刺殺,只要不將匕首拔出來,還可以支持一個短暫時間,行走一段路的。這樣他盡可以從容地到達適當地點將對方放倒,然後逸去。 \n 「槍擊」只是以短槍行刺而已,在技術上,只要射擊準確、命中率高就行了,原不需要多做介述的。不過,特工人員所用的槍枝,歷來就有許多的神祕傳說,有的說是特製的,也有說是無聲的,其實,這都是受了那些惡意的宣傳。抗戰初期前,軍統局發給各地工作人員使用的槍枝,是德國造的馬牌左輪,這類左輪,一般軍人多使用,並非特工人員的專用品。迨至中美合作所成立後,一律改用加拿大造的曲尺,其構造與形狀,和勃朗寧很相似,大小則和3號駁殼差不多,口徑則大過79步槍,配著達姆彈,彈頭開花,彈著點的殺傷力極大。在熟練技術高明的行動人員,發射時可用方法控制聲響,但也只是減低響聲,絕不可能全無聲息。 \n 當年「西南聯大」李公樸、聞一多刺殺案,中共就曾利用做惡意的宣傳,說是國民黨的特務,用無聲的槍刺殺的。其實,究竟是誰的兇手?誰的主使?至今還是一樁疑案。但所謂「無聲」的謠言,也許就因此而傳開了。 \n 訓練班中雖設有「爆破」一科,選習的卻特別少,其原因不在於技術上的困難,而在於危險性太大,因之都以習此為畏途。凡習爆破的人員,必須親自裝置爆破器材,在未裝置前,須先將爆破目的物的種類、堅度,予以正確地估計,而配以適當分量的TNT炸藥,裝妥雷管。再視環境的難易、時間的緩急,或用點火(導火索),或用電發(通電),或用壓發(壓力)3種方法爆破之。 \n 爆破一門最危險 \n 在這3個方法中,最安全是點火,但不易爭取時效;其次是電發,但不易得此地利;壓發對於時效和地形都可克服,但裝置和使用的人危險性最大。因為壓發器材的裝置,雷管和信管,僅僅隔著一層極薄的安全隔離片,只須一拔安全片,立時爆炸起來,直和閃電一般,其快無比,任何身手敏捷的人,也難逃出爆炸力的範圍,只好以身相殉了。 \n 筆者在抗戰期中,曾見許多富有經驗的爆破指導人員,每遇裝置壓發爆破器材時,總是戰戰兢兢地誠惶誠恐,有時心情緊張得連手也不禁顫抖起來,甚至有的正在裝置中,偶一失手,只聽得「砰然一聲」巨響,便體殘肢斷血肉糢糊了。(待續)

  •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戴氏僥倖於性命交關中生還,雖然身體吃了大苦頭,但卻因此獲得了蔣先生深心的信任。 \n 這時蔣先生看到戴笠又有條陳,對於情報工作,也頗能說得頭頭是道,另有其奇詭縱橫的一套,心中不免一動,想到浙江的情勢實在也覺得可慮,戴笠這青年,既有一股冒險犯難的革命精神,又頗有詭譎的智機,不如就派他去浙江窺探一番,也藉此考驗他一下,看他是否能「言必信、行必果」?於是,馬上召見戴笠,面授他一個任務:「探明周鳳岐對中央的真正意向和浙江最近的軍事動態。」戴笠得了這個臨時差使,正是求之不得,當面滿口應承下來。 \n 威武不屈深受信任 \n 戴笠以浙江人返回原籍,無論負有何項祕密任務,或做任何祕密活動,斷不致輕易為人發現。無如蔣先生存心要從各方面來考驗他、磨練他、教育他,等到戴氏抵達杭州的電報到後,便毫不假思索地電知周鳳岐說:「據報某方已派有奸細多人,潛入杭垣做祕密活動,希從速嚴密查拿務獲訊辦……」 \n 周鳳岐祕密搞的各角關係,心中本已懷有鬼胎,這時突然接到這通迷離惝恍的電報,不免作賊心虛,暗中著急,他最怕的是那些鬼鬼祟祟和各方面信使往還的勾當,或已為中央窺破,或因此而啟南京之疑。於是,馬上調集軍警人員,挨戶搜查,嚴密捕緝。不一日,雨農便落在這個「考驗」圈套中而被捕了。 \n 周鳳岐正在滿腹狐疑,一聽捕獲了奸細,立即派人嚴加審訊。戴氏初出茅廬,墜入圈套中竟毫不知情,但他此行,是抱萬分決心,不顧任何危險,以求取信於校長的,任何訊問,自不肯輕易吐露出來。審訊的人見問不出真情,便施以拷打,拷打不出,便施用非刑「灌胡椒水」。 \n 這類非刑,是最厲害不過的。在過去沒有「電刑」以前,所謂非刑有3種,即「踩槓」、「坐老虎凳」、「灌胡椒水」。但「踩槓」、「坐老虎凳」,如果遇著銅筋鐵骨般的硬漢,也還能勉強忍受。唯有「灌胡椒水」這刑,是把人倒懸起來,將胡椒水倒灌入受刑者的鼻孔中,這種厲害而尖刻的刺激,不但無法忍受,而且直可傷害腸胃和呼吸器官。 \n 平常我們游泳時,如果偶一不慎鼻孔中灌入一點水,馬上會把你嗆得轉不過氣來,何況這樣富於刺激的胡椒水?自然不消幾下工夫,已將戴笠的兩鼻孔,直灌得鮮血迸流了。正當戴笠拚命熬刑、堅不吐實之際,蔣先生第2通電報到了。原來,蔣先生於第1通電報發出後,旋即感到這事不妥,如果戴笠真的被捕,也許會因這通電報而斷送了他的生命。 \n 立即再發第2通電報給周鳳岐,電文略云:「中央為研究敵情,如捕獲類似奸細嫌疑犯時,希立即解京訊辦……」周於接獲電報後,覺得本案既非什麼奸細嫌疑犯,不如乘此賣個人情,於是立將戴氏從千鈞一髮中解救下來,養息了數天後,便派人押解南京。 \n 戴氏僥倖於性命交關中生還,雖然身體吃了大苦頭,但卻因此獲得了蔣先生深心的信任,認為他是個「威武不屈」的革命青年,不久,便調他做侍從,從此便成為蔣先生的親信了。他在軍校6期尚未畢業,屆時仍然給他畢業證書。有人說:「趙普以半部《論語》治天下,戴笠卻以半根皮帶掌握大權。」這些妒忌話,可以說明戴在軍校6期和蔣堅忍在4期同樣沒有畢業。 \n 不過,戴於同學的人緣,大體算是好的。戴笠雖在這次嘗試中,建立了事業前途的基礎,但他的鼻孔卻因當時「灌胡椒水」受創過深,一直沒有醫好,成了鼻癰症,經常淌著碧綠色的膿水,便是這次「初試啼聲」的成績。因此,他對周鳳岐也就恨之入骨。後來,日本侵華,周鳳岐參加「維新政府」組織,出任綏靖部部長,終於民國27年冬,被蔣氏派遣行動人員,將周刺斃於上海巨籟達路。於是,有人說:「這是雨農報復當年倒灌胡椒水之仇。」這雖是無稽之說、附會之說,但也太巧合了。 \n 師承德國祕密警察 \n 其後「復興社」成立,他便以日侍校長左右關係,近水樓台,成為「十三太保」之一,而且負責組織工作,民國21年3月,他繼鄧文儀之後,主持「軍統」,並積極籌畫創辦訓練班,設於湖南零陵,戴氏兼班主任,是為「軍統」培養專業幹部之始。並保薦胡靖安擔任教育長,代他主持訓練班事務。胡靖安為江西靖安人,黃埔2期畢業,侍從蔣先生最久的,從先後順序言,第一便是胡靖安,其次是王世和,再次才是俞濟時。 \n 戴氏這次力保他出任教育長,自也有戴的用意。原來,胡靖安曾於早年奉派留學德國,名義上是習軍事,實際上是研究德意志祕密警察的制度、教育,及其單線、複線情報網之組織與布置等內幕,成為黃埔同學中留德研究最有心得之一人。祕密警察即是情報組織,像這類人才引用起來,自然對於「軍統」未來的展布,具有莫大的助力。(待續)

  •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他好大喜功,風流好色。由於好大喜功,便不能綜覈名實,深入精微;由於風流好色,便不免為盛名之累。 \n 「軍統」自民國21年4月1日成立,迄民國35年6月1日改制(「軍統」隨國防部成立改稱為「保密局」),其間整整14年2個月,始終由戴笠一人負責主持其事。我最首肯的評語,是章孤桐輓戴的聯句,其中有云:「亂世行春秋事,將來自有是非。」章孤桐晚節不保,其人固不足論,至對戴氏這一聯論評,是頗具分寸,彌見大體,不失為客觀的、公允的。君子不以人廢言,我還是拿他這句話,作為對戴氏論評的權衡,和本文的前引。 \n 無可否認地,戴氏一生赫赫聲名和事業,完全建立在軍統這一機構上面的,到了抗戰中期以後,正是他的鼎盛時代,無論是黃埔同學或「復興社十三太保」中,除了胡宗南外,戴的聲威幾乎駕凌所有前期老大哥之上,他的際遇之隆、信任之專,可說是得天獨厚。 \n 出身浙江江山巨族 \n 他之所以能如此者,卻也並非偶然。他生性機智、果決、有毅力、有擔當、有豪氣、有賞罰、不避艱險、能御繁難,再加上人緣、地緣、時代,自然是際會風雲,一時無兩了。 \n 除了上述這些先天、後天的長處外,卻也有他的短處:他好大喜功,風流好色。由於好大喜功,便不能綜覈名實,深入精微;由於風流好色,便不免為盛名之累。也許這就是他生平致謗的緣由之一。 \n 戴笠,字雨農,浙江江山人。江山毗連江西、福建,山明水秀,風物清幽,著名的特產有靛青、毛竹,和敬神祀鬼用的通表、冥紙。保安(鄰近福建,距縣城140里)的戴家和賴家,是江山兩大巨族,這些特產,便成為戴、賴兩姓的專利品。 \n 戴氏祖上數代,都以販運上述靛青、毛竹為業,家道頗稱殷富。靛青原是唯一主要的染料,用途至廣。在過去西洋顏料未輸入中國前,「土靛青」便是大宗的生意。到了他父親手上,營業更屬鼎盛,但大宗的貨物運出、大批的銀兩解回,在當時萑苻未靖之際,是有著誨盜危險的;於是便用著手眼遮天的辦法,將銀兩祕密換運煙土回去,如是一出一進,兩頭獲益,自然是利市3倍了。 \n 不幸他父親一病逝世,業務由他叔父接管,可是煙土是有干禁令的,他叔父經營未久,便一連幾次失手,不但財貨兩空,而且人也吃定了官司。雨農這時正在中學念書,尚未卒業,但他為了家難,不能不棄學從商,來繼承這祖遺的產業了。 \n 戴氏生就一副機智果決、揮金如土、好色風流的性格,他鑑於他叔父前車之失,便運用他那機智、巧妙、各種各式的方法,來隱藏偷運煙土,他利用船舷、船桅、船篷一些顯露所在,或挖空,或夾層,來暗藏那違禁品。那時一般關卡查驗人員,頭腦笨拙而守舊,他們明知道這隻船上夾帶了私貨,但總是待在艙裡東翻西倒,用竿子去探測,絕不料那違禁品就顯露在眼前。 \n 因此,那批關卡人員,老是被他捉弄得團團轉,結果,氣喘汗流,依然是一無所獲。由於營業順利,他手中有了大把錢,他便胡天胡地地狂嫖豪賭起來。等到他叔父官司了結來查帳時,不但沒有盈利,連資本也被他挪用得過半數了,看看不是路道,便實行分居各爨。這時已是一個中落之家,再經一番分割,錢自更少了,但他依然不改舊章,揮霍如故。一個偌大家私,不到幾年已花得七打八了。 \n 戴氏經此打擊後,無法再在家鄉挨下去,只好遠走高飛,跑去上海度那流浪生活。不久,便由人介紹轉到南京,考入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6期,從此拋棄了過去糜爛生活,開始過著革命軍人嚴肅緊張生活。 \n 戴氏進入軍校後,初時也還安安靜靜,按部就班過著入伍生活。但他生性好奇、好動,有抱負,又急於要求表現,等到入伍期間屆滿了,便又覺得這刻板式的生活過不慣了。於是一再上報告與校長,表示自己對於情報工作的興趣與思想。 \n 棄商從戎請纓諜報 \n 接著,他又繼續上了幾個條陳,反覆說明關於情報工作的理論、計畫和實施辦法等等。那時正值革命軍事受挫,孫傳芳殘餘勢力既未完全肅清,而北方諸軍閥且正有聯合對抗革命軍的醞釀。至於黨方面,也多明爭暗鬥、培植自己勢力。於是,李宗仁也竭力用周鳳岐出主浙江省政。 \n 周鳳岐原是浙江的舊時代軍人,也是軍閥官僚混合體,腦海中壓根兒沒有半點革命思想,一旦官星高照,從蔣、李內爭的夾縫中獲此意外機會,居然主持浙江省政來,自然施展出渾身解數,希望能鞏固他既得的地位。周之為人,也自有他一手,他最擅長的是善觀風色,他默察當時局勢,還是混沌沒有明朗化,為著自己打算,自不肯笨拙地一面倒,做起死硬派來。 \n 於是,他一面感恩報德地表示做李宗仁的死黨,一面又暗中輸誠中央表示擁護。中央也明知周之此舉,出於虛偽,但為著顧全革命事業的大局,只得曲予優容,虛與委蛇。(待續)

  •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復興社的成立,雖淵源於德意志的黑衫黨,但其組織制度,大部分則係採用蘇俄共黨的方式。 \n 在「藍衣社」、「力行社」的短暫過程中,尚未正式展開吸收新的細胞工作,即使有的話,也只是限於軍事部隊以及黨、政機關中較高級的基本幹部。到了正式改組為「復興社」後,才開始向社會各階層如機關、部隊、學校、社團、工會等方面做廣泛而祕密的展開工作。 \n 那時正是剿匪時期,蔣先生先後駐節武漢與南昌,而復興社的核心人物「十三太保」,也都扈從在蔣先生左右,因此,在展開活動初期,湖北與江西,自然是近水樓台,得風氣之先,成為復興社與「新生活運動」的策源地了。 \n 新生活運動之藍本 \n 新生活運動的發起,原是楊永泰所倡議的傑作,同時復興社又是楊永泰的眼中釘,何以併為一談呢?原來復興社的組織,是保持一種高度祕密的,不但對外不公開,即對於初步加入的新同志,也只是把他們劃為外圍,對於組織內幕以及中心意義,是諱莫如深的。 \n 然而,對於每個新同志,表面上總該有個名義使他們知道,因此,在這初期外圍階段,乃以「新生活運動促進隊」名義代表之。經過了一個相當時期,等到上級完全瞭解了這新同志思想、言行、政治意識、學識能力,以及社會關係,認為合格後,才核定為基本同志,同時也將賦予他一種「細胞的繁殖」任務,這時便由一個外圍組織分子,而成為復興社正式基本幹部了。 \n 復興社的成立,雖淵源於德意志的黑衫黨,但其組織制度,大部分則係採用蘇俄共黨的方式,除了最高層書記制外,其以下相互間橫的關係,完全採取隔離方式,只有極少數幾個共組同志和指導組長外,其他便無法接觸與瞭解,即使碰破了鼻子,彼此間也無法知道是自己同志。至於縱的方面,亦復如此,只有最上級能夠全盤瞭解,而下級對於上級除了直屬系統者外,其他也就一無所知了。在縱的層級,大概可分為三級,其情形如下:第一級:最高的核心組織→第二級:中間的基本組織→第三級:基層的外圍組織。 \n 復興社初期,對於新同志雖已做廣泛地爭取,但在爭取過程中,是極端嚴格而慎密的。每一新同志加入,必先經過三番五次正面、反面的調查、考核種種手續。其詳細情形,據早期參加過的一位內幕朋友透露,其經過如下: \n 任何一個新分子加入,必先經過介紹人介紹於組織上;這種介紹是祕密進行的,被介紹人是被蒙在鼓裡、絲毫無所知的。而這介紹人必須對被介紹者的思想言行、政治意識、學識能力,以及家庭環境、社會關係等等,有著深切的瞭解認識,值得爭取的條件,否則絕不輕易填表向組織上介紹;原因是對被介紹要擔負完全責任,因此,介紹人不是知親好友,便是師長同學,否則,瞭解不深切,責任卻重大,誰也不肯討此庸人自擾的麻煩呢! \n 組織上接受了介紹表後,一面派人和你正面接觸,從各種談話中來瞭解你的一切;另一方面,又派人從側面來調查瞭解。這兩方面調查瞭解結果,如能和介紹表上所列舉的沒有重大出入,這時便會有人以各種各式的方法,來誘導爭取他加入;等到同意了,便交給一張志願書逐項詳細填寫;於是,組織上又再派人做詳密的調查考核,其考查的內容和上面所述的相同;再通過組織上的核准,最後便是宣誓了。 \n 宣誓手續是祕密進行的,同時還派有監誓人,而這監誓人卻並非以前所接觸過的,而係另一陌生人。其誓詞如下:「余謹以至誠,效忠黨國,擁護領袖,如有破壞組織行為,洩漏組織祕密及違反紀律時,願受最嚴厲之制裁,謹誓。宣誓人×××監誓人×××」 \n 而下一次會議課題,以及集會時間、地點,也在這時提示,屆時各人按照指定地點分頭會合。由於小組會議是祕密而嚴肅地進行,因此,會議多在野外舉行,如無特殊事故,便非到不可。 \n 成也復興敗也復興 \n 上述小組會議課題,有幾點值得特別一提,即課題之(一)讀書心得,與其(二)時事分析,對於青年政治意識,是頗能有所幫助而進步的;但時間一久,弄來弄去總是這一套,也就漸漸地由乏味而生厭了。課題之(四)的蒐集情報工作,這是每一組織中成員,自精神以至於行動全體武裝化的方式,尤其共產黨最擅此道,所謂:「人人武裝,處處設防。」自然,這組織便特別堅強鞏固起來了。 \n 因此,要想滲入他們的組織,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無疑地,當年復興社也是仿效這一辦法。然而,共產黨由此而興,國民黨卻因此而敗,在今日重做回憶與檢討,是值得深深思考的啊!但也有人說:「如果復興社的組織與精神,能繼續存在,始終不懈地進步下去,則中共在政治上的滲透,沒有如此之易,在軍事上的坐大,也沒有如此之速,也許中國當前的局勢乃至於歷史,要為之改寫。」然乎?否乎?讀者諸君當有一個正確的看法與評估。(待續)

  • 戴笠與十三太保

    戴笠與十三太保

     戴氏主持「軍統」以來,其表現最得意傑作,即為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 \n 到了民國19年剿匪時期,蔣先生先成立湘、鄂、贛3省剿匪總司令部於武漢,旋以軍事進展,乃改為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南昌行營,由武漢移節南昌。這時由於匪方的軍事情報非常靈通而正確,為適應事實需要,乃決定成立調查統計科,隸屬於南昌行營,專負對匪方軍事情報工作。鄧文儀以蔣先生的機要侍從祕書,近水樓台,於是這調查科長一席很輕易地落在鄧文儀身上,由他兼任了。 \n 到了民國21年,南昌行營調查科擴充為「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所謂聲威赫赫的「軍統」,至此始告定名。而鄧氏雖為前身負責主持人,但「軍統」大權終於移到戴笠手上去了。 \n 派系糾葛少壯派勝 \n 戴在黃埔同學中,期別較低,資格太嫩,蔣先生為使他在工作上便於領導起見,特派賀耀組擔任局長,戴笠為副,而以鄭介民兼書記,替戴看家;其實,一切實際責任全由戴笠負起,賀耀組只是虛領名義而已。一直到國防部改組,「軍統局」改為「保密局」,賀耀組才脫卸這頂空帽子,由戴氏真除,而以鄭介民兼充副席。 \n 「軍統局」成立日期為民國21年4月1日。這在他們圈內人稱之為「特工節」。但自南昌行營調查科成立,以至於改組為「軍統局」,「復興社」的名稱仍然存在,而且還繼續地吸收新人,只是不負實際的軍事情報與行動工作罷了。 \n 因此,他們的關係上,「軍統」是「復興社」的一個旁出分枝。本質上,「復興社」遂成為一個政治性的組合,「軍統」則為名副其實的特務機關。而在工作聯繫上,則由於「復興社」掌握有大量散布各地區各階層的區分小組,尤其是各地中央軍校畢業生調查處,無形中成為「軍統」外圍組織了。 \n 戴笠接掌「軍統」後,除接受了大部分別動大隊工作人員外,人事上安排,感到異常缺乏,便一面以軍校同學和「復興社」同志為骨幹,逐步分點展開工作;一面從速設立特訓班(這特訓班與廬山特訓班無論是素質、技術、學識水準與訓練時間,均有不同):第1期設於湖南零陵,第2期遷蘭州,第3、4、5期復遷於息烽,第6、7、8期,更遷於福建建甌(又稱為東南特訓班),是即軍統圈內人簡稱的陵、蘭、息、東南班也。 \n 「軍統」自特訓班新人崛起後,其內部人事可分3大主流:第一為「元老派」,以軍校同學為主,其不屬於軍校而隨戴氏工作悠久,著有勞績者次之;如鄭修元以文書開始,逐級晉升為局本部第二處處長,抗戰時期,晉升為東南辦事處主任,負責東南方面有關各項工作。 \n 其次是「實力派」,即各地區富於地方實力的人員;如華北區區長馬漢三,因工作時間久,該地區所有工作人員,對馬都具有深厚情感。馬於戴笠墜機殉難後,即因背叛組織,由毛人鳳親赴北平予以扣押,祕密加以槍決。再次為「少壯派」,即訓練班中各期學生,而以第1期零陵班為老大哥。其後,元老派勢力日衰,實力派也加以漸次削弱,於是少壯派遂成為軍統內部唯一主流了。 \n 戴氏主持「軍統」以來,其表現最得意傑作,即為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事變前夕,我方曾以是項情報通知美國當局,促請其注意。美方於獲得通知後,認為日本絕不敢貿然冒險南進,毫不加以戒備;迨至事變發生後,再參閱我方通知中,所指出日方出動的兵力、兵種以及時間等,皆一一應驗不爽。自是始受美方重視,並由聯邦調查局特派主管遠東情報事務的梅樂斯准將(旋升為少將),前來重慶,擔任聯絡及交換情報工作。 \n 梅氏抵達重慶後,第一件使他滿意的事,便是1星期內,要求我方將東南亞沿海氣象紀錄,供給與他。這一限期,在那時東南亞全部陷於日軍手中說來,確有很大困難;不想戴氏於受重託後,第4天即開始源源供給,使梅氏為之驚詫,而憬然瞭解於戴氏情報觸角,不僅在中國內部,且已遍及於東南亞各地區了。於是,建議美政府成立「中美合作所」,除由美供給全部經費及一切物資、器械外,並派了一部技術人員來華協助。 \n 美欲贈艦人亡政息 \n 由於中、美合作期間,戴氏所表現得特別卓越,美方視為特出人物,迨至日本無條件投降,盟軍統帥麥克阿瑟曾有一極祕密建議,將隸屬於太平洋地區的海上艦隊大部贈予我國,以為支持我方建立海軍之用,但附帶有兩項條件:第一,艦隊贈撥後,須由戴氏親自統率。第二,簽訂條約,須以戴氏為直接的對手方。這事經由多次祕密進行,已獲有初步協定。 \n 不久,戴氏墮機殞命,美方於獲此消息後,立由美大使司徒雷登氏發表一項聲明,謂:與戴氏協定的一項協約應即無效。這項協定,竟爾胎死腹中。當這項聲明發表時,一般局外人,都以為是中、美情報合作的問題,誰知乃有此一項大祕密也。

  •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兩岸史話-戴笠與十三太保

     編者按《戴笠與十三太保》是由「獨立作家」從中研院收藏中,找出20多篇文章集結出版,作者「局外人」是前軍統局幹員,礙於身分,僅以筆名示人,文章甚少人見過並引用,單行本首次問世,彌足珍貴,本刊特予節錄。 \n 他們認為:一黨制優於多黨制,獨裁優於民主,而且舉出德義蘇俄的例子,認為多黨制的英、美、法漸漸落伍了,將來終歸要失敗。 \n 在國民黨執政前30幾年中,「中統」和「軍統」這兩個組織,在中國近代政治史上各占有重要一頁。當他們風雲際會、聲威烜赫時期,其一舉一動、一語一默,對於整個中國政潮起伏、人事遞嬗,直接、間接都有著不可分開的密切關係,雖則人人諱言,但確是不容抹煞的一項重要事實。 \n 只是,這兩個組織的內容為何?中心思想怎樣?核心人物是誰?以及對外活動範圍如何?乃至於後來隨著時政局的演變又怎樣?這一切都是對外不公開的機密。因此,這兩組織,便成為「謎」一般的東西,而國人對之,更具有一種不可思議的神祕感了。 \n 欲圖富強效法德義 \n 所謂「軍統」,為「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的簡稱,其前身則為「軍事委員會南昌行營調查統計科」。更溯而上之,則「復興社」為「調查科」的前身;而「藍衣社」又為「復興社」的前身。因此,要瞭解「軍統」,便必先瞭解「藍衣社」創立組織的原委。但任何一個政治性的產物,必有其時代背景與主觀客觀的環境,因此,要談「藍衣社」,更得要從當時國民黨的內在、外在情勢談起。 \n 當國民黨領導北伐尚未底定全國之際,不但黨外既有共產黨的包藏禍心、煽動搗亂,即在黨內,亦明爭暗鬥、交訌不已,終於先後鬥成了寧漢分裂、馮閻叛亂,以及唐生智的倒戈諸悲劇。 \n 同時在國際方面,鑑於德、義兩國在希特勒、墨索里尼2人的獨裁制度下,雖在第一次戰後,飽受著戰敗國的種種條約束縛,獨能脫穎崛興,於是,論者咸以為中國欲圖富強、鞏固政局,非實行獨裁政制不可。這一理論,在當時政治圈中,自上而下,幾乎成為一個最時髦的論調。 \n 這時蔣先生便派黃埔軍校同學如賀衷寒、潘佑強、酆悌諸人先後赴德、義、蘇俄考察或留學。他們一群對於德、義兩國的獨裁制度、軍國民教育(即國民軍事訓練)、勞動服務,等極為讚賞與興奮,回國後,便將這考察所得上了一個詳細報告,並極力主張效法、德、義以宗教式的狂熱情緒來擁護領袖,以國社黨的組織精神來改造國民黨,控制政治和軍事,因而深得蔣先生的嘉納與重視。自這時起,德、義的法西斯獨裁政制,便在中國政治圈中醞釀復醞釀,而政府的外交,也特別採取了傾向於德、義的路線,而表現得格外友好了。 \n 不久,賀衷寒諸人又提出了一套理論,他們認為:一黨制優於多黨制,獨裁優於民主,而且舉出德義蘇俄的例子,認為多黨制的英、美、法漸漸落伍了,將來終歸要失敗。其結論是:「一個政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接著便根據這套理論,在獲得蔣先生的特許和人事的圈定下,而組成了一個類似德意志黑衫黨的「藍衣社」。 \n 自然,這「藍衣社」3字的命名,是脫胎於黑衫黨3字而蛻化出來的。其參加「藍衣社」創始的核心人物共13人,即賀衷寒、鄧文儀、康澤、鄭介民、酆悌、曾擴情、蔣孝先、桂永清、蕭贊育、潘佑強、劉健群、戴笠、杜心如,亦即聲威烜赫、鼎鼎大名的「十三太保」是也。 \n 在這十三個太保中,原本是清一色的黃埔軍校同學,但唯一例外的是劉健群,他既非天子門生的黃埔同學,也不是出過洋、留過學的博士、碩士,他之所以能參加這個核心組織的創始人,除了有同鄉何應欽的援引外,主要原因,還是由於蔣先生平日對他的器重。此外,還有一點值得一提的,參加這一核心組織的黃埔同學,都是1、2期老大哥,唯有戴笠是軍校6期(這時黃埔已改為中央陸軍軍官學校),這便是第二個例外。 \n 十三太保湘軍居半 \n 「藍衣社」組織計畫方案,起草人便是賀衷寒,也有人說是鄧文儀的傑作。因為,那時鄧文儀正擔任軍委會委員長的機要侍從祕書,刻刻侍從蔣先生不離左右;他之所以為蔣先生置諸寵信侍從之列,據說便是由於他最歡喜搞計畫而起家。因此,在藍衣社十三太保中,賀衷寒被譽「理論家」,鄧文儀被譽「計畫家」,康澤則為「訓練家」,至於戴笠則為「實行家」,但也有人詆毀他為「陰謀家」。 \n 這些傳聞以及私人恩怨,我們且不必深論了。只是,在這十三個太保中,湖南籍的人,幾乎占全數的2分之1稍弱。除了浙江籍的蔣孝先、戴笠,四川籍的康澤、曾擴情,廣東的鄭介民,江西的桂永清,貴州的劉健群外,其餘便都屬於湖南籍,唯楚有才,由此更可以得一明證了。(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