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十ppb的搜尋結果,共02

  • 社論-國際標準確立 美牛僵局應解套

    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 Alimentarius Commission)終於作出決定,制定了萊克多巴胺的容許殘留標準,陷入僵局的美牛案也得到了一個決策參考。台灣為美牛案已經耗擲了太多的時間和社會成本,如果能讓此事盡快獲得圓滿的處理,應為全民所樂見。 \nCodex以六十九對六十七的表決票數,通過訂定萊克多巴胺的殘留容許量,豬與牛的肌肉與脂肪為十ppb、肝臟四十ppb、腎臟九十ppb。過去Codex都採共識決,但因為歐盟和中國反對訂定殘留容許標準,Codex始終對萊克多巴胺無法作成決議,這次在美國的要求下,先投票通過用表決處理,接著表決通過了殘留標準,亦即容許使用。觀察其過程,是涵蓋醫藥學、畜牧、貿易戰、國際政治的一場角力,也是在權衡各面向之後的一個最終拍板。 \n萊克多巴胺(培林)是瘦肉精的一種,而且是對人體影響最輕、也是目前各國唯一容許的一種。美國、加拿大、澳洲、韓國等廿四國(及香港)均核准使用,美國、澳洲規定不得超過五十ppb,加拿大為四十ppb。日本、紐西蘭國內未核准使用,但訂定進口豬肉殘留下限十ppb。而人類可以接受的濃度約七萬五千ppb。 \n截至目前為止,沒有任何研究證明微量殘留的萊克多巴胺對人體有害,而美國三億人口吃了十幾年,到現在一個吃出問題的案例也沒有,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對其他國家因萊克多巴胺而禁止美牛忿忿不平,因為這就是他們平常吃的肉,並不是另外準備了毒肉要害別人。美國人難道對自己的身體不在意?美國民眾難道容許政府拿人民健康當兒戲?拿這個作禁止理由,美方認為其實是在設立貿易壁壘,也因此控告歐盟並且勝訴。 \n 當然,危險因子最好能免則免。不過在現實上往往無法堅壁清野,因為光是二手菸、汽車廢氣、農藥、檳榔等等,殺傷力就已證明遠遠強過萊克多巴胺了,而這些在我們的生活裡俯拾皆是,政府訂定了農業殘留標準,但抽檢還是常發現殘留過量,民眾糊里糊塗吃下肚的不知有多少。以比例原則來說,是不是要全面禁絕毒性相對極低的萊克多巴胺,確有可以討論的空間。 \n 此時要考慮的因素,就不只是醫藥了,包括國內畜牧市場、台美關係、自由貿易的推動、台灣如何面對國際競爭等等,如果萊克多巴胺不是那麼可怕的東西,那麼,以些許可能的風險,交換國家成長更大的利益,對人民福祉是不是比較有利? \n 這是馬政府在考量開放美牛時的最主要想法,百姓自己在算盤上打打,大概也會得到同樣結論。問題是,擔心開放美牛甚至美豬進口的國內業者,為顧生計,跳出來激烈反對。這和台灣加入世貿組織時,國內許多業者反彈一樣,都是可以理解的必然回應。台灣要面對國際競爭,就不能過度封閉保護市場,但在開放的過程中,政府也必須對受衝擊的業者提供補償或照顧,畢竟他們作出了犧牲。 \n 另外一個讓美牛案卡住台灣的更重要原因,是藍綠之間的政黨惡鬥。民進黨抓住美牛案在立法院發動焦土抗戰,導致議事癱瘓,所有法案都停擺,整個國家簡直趴倒在地。在不能片刻鬆懈的國際競爭中,這不但讓台灣付出了慘重代價,對民進黨本身也是短多長空,因為不只嚴重破壞其與美國的關係,更會在日後社會回歸理性後,讓民眾質疑民進黨寧為政黨小利不顧國家發展大義。 \n 立法院將於本月中召開臨時會,處理攸關美牛的食品衛生管理法修正案,希望在國際社會作出決議後,台灣朝野也能回歸理性,平衡考量國家整體及長遠利益,讓台灣從美牛僵局中解套。而政府將來更必須確實做好查核把關的工作,尤其要嚴格杜絕其他毒性較強的瘦肉精流入市場,才能有效維護民眾健康,重建社會對政策的信任。 \n 美牛這場仗,打得慘烈,卻沒有贏家。現在應該儘快結束戰爭,讓台灣繼續往前走吧。

  • 社論-解決美牛問題須符合台灣整體利益

     一如預期,政府考慮對瘦肉精解禁以為美牛進口解套,引發了強烈爭議。這個議題曾經造成政治風暴,如今捲土重來,更是必須慎重處理,在尊重專業、理性、通盤考量下,尋求最能符合台灣整體利益的解決方式。 \n 瘦肉精解禁的問題,其實包含了四個層面。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對健康的影響。 \n 目的在增加動物體重、瘦肉比例、改進飼養效率的瘦肉精有幾種,包括「ractopamine」(培林)、「Clenbuterol」、「Terbu-taline」、「Salbutamol」。如果不依照規定使用使得殘餘量過高,大量食用可能出現頭暈、顫抖、血壓上升等症狀。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在二○○六年公告上述四種瘦肉精為動物用禁藥。 \n 但不同的瘦肉精藥性也有不同,其中培林在豬體內的代謝很快,殘留量低,對人類的毒性非常低,無累積性,比起Clenbuterol及Salbutamol,毒性低了二千倍以上。不過台灣過去養豬場違法使用的瘦肉精,以Salbutamol最為普遍,因為它價格便宜,毒性比Ractopamine高,比Clenbuterol低。現在政府考慮解禁的,是毒性最低的培林。 \n 事實上,瘦肉精對人體的危害,在醫學上尚無完全定論。站在最安心最保險的立場,當然完全不使用最好,但有些國家的蓄牧業者認為在安全範圍內,容許若干極低度的殘留量,以提高產品競爭力,是可以接受的,而現在各國容許的瘦肉精只有培林一種。 \n 目前美國、加拿大、澳洲、韓國等廿四個國家(以及香港)均核准使用培林,美國、澳洲的規定是不得超過五十ppb,加拿大則為四十ppb。日本、紐西蘭國內雖然未核准使用,但允許使用培林的豬肉進口,最高殘留量不可超過十ppb。聯合國農糧組織的培林殘留上限是十ppb,世界衛生組織的培林殘留上限是四十ppb。而人類可以接受的培林濃度約七萬五千ppb。現在全世界有一百六十多國仍禁用,包括歐盟與中國大陸。究竟瘦肉精應不應該解禁,事涉健康專業,必須尊重專家的意見。 \n 另一個層面是貿易壁壘的問題,國內業者強烈反對瘦肉精解禁,其實還有藉此阻擋美國牛豬肉入關的用意,業者擔心一撤掉瘦肉精的關卡,美國牛肉與豬肉大舉進口,會嚴重衝擊國內產業。農委會考慮牛豬切割處理,放牛不放豬,就是顧及豬肉市場及豬農生計。 \n 不過,既然隱然有貿易壁壘的功能,這就牽涉到了第三個層面─政治考量。在全球化的時代,各國之間的貿易往來已是常態,但在保護本土產業與開放貿易交流之間,國與國之間往往不斷拉鋸角力,其間不只事關牛肉豬肉的進口,更可能牽動兩國政治、外交各方面的關係與籌碼。 \n 美國一再向台灣叩關,當然是為了替其業者拓展市場;美國政府要挺美國的蓄牧業者,台灣政府也要挺台灣的蓄牧業者。但兩國的關係千絲萬縷,經貿交流的範圍大、領域多,既合作又競爭已是國際間的常態,只是在付出與獲利之間,付出哪些獲利哪些,必須協商出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交易條件。 \n 美方明言開放美牛是重啟台美貿易談判TIFA的前提,加上已經把台灣免簽排入優先國的誘因,也說明開放美牛及瘦肉精解禁,已經成為一個複雜的政治問題。 \n 因此,第四個層次,是如何對國家利益作通盤考量,並努力尋求一個整體性的平衡。國家利益有許多面向,執政者必須考慮的也很多,包括國民健康、豬農生計、消費者喜好、肉品進口與餐飲業者商機、TIFA進度、赴美免簽與台美關係等等。其他國家的作法固然可以參考,但最終的拿捏,還是要在執政者的心中。 \n 這項議題如此複雜,如果再度成為政治口水攻防議題,可能只是舊事再吵一遍。馬政府在處理時,必須比上次更加重視與社會各方的溝通,聽取相關領域專家的意見,對民眾的疑慮作出回應,並以負責任的態度,清楚說明決策考量。這是一個難題,必須慎重面對。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